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博尼法乔·达维罗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尼法乔·达维罗纳
Bonifacio da Verona
Seal of Boniface of Verona (Schlumberger, 1897).jpg
博尼法乔的印玺
卡里斯托斯加尔季基英语Pelasgia, Phthiotis埃伊纳岛萨拉米斯岛的领主
在位1294-1317或1318年
前任居伊二世·德拉罗什英语Guy II de la Roche(加尔季基和萨拉米斯岛),其妻(卡里斯托斯和埃伊纳岛)
繼任马鲁拉·达维罗纳英语Marulla of Verona阿方索·法德里科英语Alfonso Fadrique
出生1270
逝世1317年或1318年
貴族维罗纳家族(Verona)
配偶阿格内斯·德奇孔(Agnes de Cicon,存疑)
子嗣
马鲁拉·达维罗纳英语Marulla of Verona、海伦(Helen)、托马索(Thommaso)
父親弗朗切斯科·达维罗纳(Francesco da Verona)
母親未知
宗教信仰天主教

博尼法乔·达维罗纳義大利語Bonifacio da Verona,?-1317年末或1318年初)是来自伦巴第十字军战士后裔,内格罗蓬特(黑桥)三主国君主后人,作为家族幼支的第三子,他卖掉了祖上传下的一座城堡,换取了骑士装备,组织一支小队伍,前往雅典公国,成为公爵居伊二世·德拉罗什英语Guy II de la Roche的陪臣,后获封土地,1296年,带兵驱逐了优卑亚岛拜占庭势力,逐渐成为法兰克希腊英语Frankokratia的强大领主。居伊二世死后,他于1308-1309年担任雅典公国摄政,1311年3月的阿尔米洛斯战役英语Battle of Halmyros中,雅典军队被加泰罗尼亚佣兵团英语Catalan Company击败,博尼法乔被俘。加泰罗尼亚人很尊重他,提出让他来做他们的领袖。博尼法乔虽拒绝,但日后仍与他们关系紧密,因为博尼法乔与兵团有共同的敌人——威尼斯共和国,他们共同反对后者控制优卑亚岛的野心。1317年末或1318年初,博尼法乔去世,其领土由女婿阿方索·法德里科英语Alfonso Fadrique——加泰罗尼亚人的“代牧将军”继承。

生平[编辑]

博尼法乔可能出生于1270年左右,他是弗朗切斯科·达维罗纳(Francesco da Verona)之子,祖父名叫吉贝托·达维罗纳(Giberto da Verona),是建立内格罗蓬特(黑桥)三主国的三个伦巴第男爵之一,他们将内格罗蓬特岛(优卑亚岛)划为三份,各自统治一部[1][2]。但弗朗切斯科是幼子,没能继承父亲的领地,博尼法乔的母亲身份不明[1]

服务于居伊二世[编辑]

1278年的希腊

博尼法乔自己是家中的第三子,从父亲那里仅继承了一座城堡,1287年,他卖掉城堡,为自己和十个扈从购置装备,前往雅典公国的宫廷。在那里,他与年幼的公爵居伊二世·德拉罗什英语Guy II de la Roche(1280年出生,1287年继位)交了朋友,成为他的亲密伙伴[1][3]。1294年6月,居伊二世的成人礼在公国的陪都底比斯盛大举行,公爵选择让博尼法乔来封他为骑士(即扮演用剑拍击新骑士的角色)[1][4]。史家拉蒙·蒙塔内尔英语Ramon Muntaner在其《编年史英语Chronicle of Muntaner》中记载,即使在衣着华丽的法兰克人贵族中,博尼法乔的服饰仍显得高人一等。仪式后,居伊二世授予他5万英语French sol的年金,并封给他13座城堡,包括居伊从母亲那里继承的加尔季基英语Pelasgia, Phthiotis领地,以及萨拉米斯岛。博尼法乔此时也结了婚,19世纪和20世纪的历史学家认为其妻子就是阿格内斯·德奇孔(Agnes de Cicon),通过这次婚姻,博尼法乔获得了埃伊纳岛和优卑亚岛南端的卡里斯托斯。另外,居伊二世还下令如果自己早逝,博尼法乔将成为公国的摄政[1][5]

1296年 博尼法乔的目光投向优卑亚岛。13世纪70年代,该岛的大部分被拜占庭帝国的拉丁人将领利卡里奥英语Licario夺取,1280年他离职前往君士坦丁堡,该岛原来的主人伦巴第人开始收复失地。博尼法乔对岛上剩余的拜占庭堡垒发动进攻,其中包括他妻子的领地卡里斯托斯。到1280年底,他不仅收复了卡里斯托斯,还把剩余的拜占庭势力全部赶出该岛。战斗结束后,他成为优卑亚岛最有权势的人:他不仅依据妻权宣称卡里斯托斯的所有权,还继续占领他收复的其他堡垒,这也得益于三主国此时的宣称者多为女性。但与此同时,威尼斯共和国也开始通过其在内格罗蓬特城(今哈尔基斯)的殖民地干涉该岛事务,其驻内格罗蓬特代表英语Bailo of Negroponte的影响力也不断增大[6][7]

1302或1303年,色萨利的希腊人统治者君士坦丁·杜卡斯英语Constantine Doukas of Thessaly突然去世,他的未成年儿子约翰二世·杜卡斯英语John II Doukas继承了父亲的领地。伊庇鲁斯专制国的摄政太后安娜英语Anna Palaiologina Kantakouzene想要趁机夺取色萨利,于是发兵进攻,攻占了法纳里英语Fanari, Karditsa城。君士坦丁·杜卡斯是雅典公爵居伊二世的舅父,生前曾指定后者担任儿子的摄政直到成年,于是居伊二世履行义务,动员了自己的附庸,博尼法乔也在其中。根据《摩里亚编年史英语Chronicle of the Morea》的记载,博尼法乔带着一百骑兵加入了居伊二世和亚该亚亲王国元帅尼古拉·德圣奥梅尔英语Nicholas III of Saint Omer统率的队伍。法兰克人军队的强大使安娜震惊,她很快放弃法纳里求和。法兰克军队应允了和平,之后向北前往拜占庭控制的塞萨洛尼基,但意大利出生的拜占庭皇后维奥兰特·德蒙菲拉托英语Yolande of Montferrat此时正将该城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她成功说服法兰克军队撤退,战事得以避免[8]。1308年,威尼斯政府指控博尼法乔、居伊二世、安托内·勒弗拉芒英语Anthony le Flamenc加泰罗尼亚佣兵团英语Catalan Company首领贝尔纳特·德罗卡福特英语Bernat de Rocafort共同阴谋夺取威尼斯在内格罗蓬特的殖民地[9],但当年10月5日居伊二世突然去世,且没有继承人,改变了局势。博尼法乔此后担任摄政,直到新任公爵戈蒂埃一世·德布列讷英语Walter V of Brienne于1309年8月或9月到达[1][10]

阿尔米洛斯战役及余波[编辑]

几乎在新公爵到达雅典公国的同时,他就面临着加泰罗尼亚佣兵团的威胁。1306年以来,这支军团一直进攻色萨利。戈蒂埃一世此时也开始雇用兵团来进攻色萨利的希腊君主约翰二世·杜卡斯英语John II Doukas,因为后者转而反对法兰克人的监护,寻求独立统治,倒向伊庇鲁斯与拜占庭帝国一边。加泰罗尼亚兵团代表戈蒂埃夺取了佐莫科斯英语Domokos附近的三十多座堡垒,但戈蒂埃不愿全额支付他们的报酬,引得兵团转而攻击雅典公国,1310-1311年的冬季,他们攻击了维奥蒂亚。作为回应,戈蒂埃召集了他的附庸,在亚该亚亲王国群岛公国英语Duchy of the Archipelago军队的支援下,前往攻击加泰罗尼亚人[11][12]。博尼法乔也加入了雅典一方,1311年5月10日,博尼法乔和另一位优卑亚男爵乔瓦尼·德马伊希(Giovanni de Maisy)在泽图尼翁英语Zetounion(今拉米亚)见证了戈蒂埃一世立下的遗嘱;5天之后,法兰克军队在阿尔米洛斯战役英语Battle of Halmyros中遭遇惨败,战斗的细节不太清楚,但可确定的是法兰克一方的重骑兵冲锋被沼泽地形所阻碍,使得加泰罗尼亚人和他们的突厥盟友占了上风。包括公爵本人在内,雅典的重骑兵几乎全部阵亡,博尼法乔是少数几个被生俘的骑士之一,加泰罗尼亚人把他当做朋友,所以留他一命[1][13][14]

阿尔米洛斯战役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法兰克希腊英语Frankokratia的局势:大部分法兰克贵族阵亡,加泰罗尼亚佣兵团几乎没有遇到抵抗,轻松地夺取了雅典公国[15][16]。他们现在面临如何管理新领土的问题,兵团缺少一位身份高贵的领袖,于是他们计划让博尼法乔来领导他们,因为他是幸存的北希腊贵族中地位最高的贵族,且得到了加泰罗尼亚人的高度尊重,史家拉蒙·蒙塔内尔英语Ramon Muntaner称他为“又是一俩最明智、最懂礼节的贵族”。但博尼法乔担心威尼斯会进攻内格罗蓬特以报复,也不愿意对抗其他的法兰克希腊领主,而且加泰罗尼亚政权能维持多久也是个未知数,于是他拒绝了担任他们领袖的邀约[1][17]。最后,加泰罗尼亚人选择另一位被俘的法兰克贵族——罗歇·德洛尔英语Roger Deslaur做他们的领袖。1312年,应加泰罗尼亚人的要求,西西里国王费德里科二世任命儿子曼弗雷迪英语Manfred, Duke of Athens为雅典公爵,并派遣“代理将军”以其子的名义统治公国[1][18]

2016年的卡里斯托斯城堡

尽管战败,但在14世纪10年代博尼法乔仍是法兰克希腊最强大的领主之一:他控制着优卑亚岛的大部分、埃伊纳岛萨拉米斯岛,而且还是优卑亚领主中最富裕的一个[1]。不过他与威尼斯的关系仍然紧张,因为共和国怀疑他试图在加泰罗尼亚兵团的帮助下,成为整个优卑亚岛唯一的主人。于是威尼斯开始巩固它在哈尔基斯的殖民地,除博尼法乔外,其他优卑亚岛的领主都同意为此捐款。此外,他与威尼斯的岛上政权也产生矛盾,因为他属下的臣民对威尼斯船只做出了海盗行为,作为回应,威尼斯驻哈尔基斯的代表英语Bailo of Negroponte没收了其货物[1][19]。1317年,博尼法乔又与统治内格罗蓬特三主国半部的威尼斯人安德烈亚·科尔纳罗英语Andrea Cornaro, Marquess of Bodonitsa发生争执,加泰罗尼亚人这次站在后者一边,派遣2千人帮助哈尔基斯的驻军[1]

同年,兵团的新任“代理将军”阿方索·法德里科英语Alfonso Fadrique抵达希腊,博尼法乔迅速与他缔结同盟,把自己的女儿、继承人马鲁拉英语Marulla of Verona嫁给阿方索,同时世纪剥夺了自己的另一个女儿海伦(Helen)和儿子托马索(Tommaso)的继承权.[1][20]。不久之后,阿方索便率军进攻优卑亚岛,很可能占领了其大部分土地,他应该是想让他的岳父成为全岛的统治者,但博尼法乔在1317年底或1318年初去世,此事落空。出于父亲西西里国王费德里科二世的外交压力,以及威尼斯在海上的胜利,阿方索在1318年底撤军。但继承上的争端仍存,阿方索主张他将继承博尼法乔的所有领地,尤其是优卑亚岛上的卡里斯托斯和拉尔梅纳(Larmena)城堡;威尼斯则支持博尼法乔的儿子托马索,因为后者是威尼斯公民。最终,威尼斯设法控制了拉尔梅纳,在此后的数十年中,威尼斯逐渐夺取了全岛的控制权,1365年它从阿方索的继承人博尼法西奥·法德里科英语Boniface Fadrique夺取卡里斯托斯,完成了对全岛的征服[1][21][22]

引用[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Luttrell 1987.
  2. ^ Setton 1976,第424, 434 (note 143)頁.
  3. ^ Miller 1908,第193頁.
  4. ^ Miller 1908,第192–193頁.
  5. ^ Miller 1908,第193–194頁.
  6. ^ Fine 1994,第243–244頁.
  7. ^ Miller 1908,第209頁.
  8. ^ Setton 1976,第438–440頁.
  9. ^ Miller 1921,第133頁.
  10. ^ Miller 1908,第220–221頁.
  11. ^ Miller 1921,第119–120頁.
  12. ^ Fine 1994,第241–242頁.
  13. ^ Fine 1994,第242, 244頁.
  14. ^ Miller 1908,第226–229頁.
  15. ^ Fine 1994,第242頁.
  16. ^ Miller 1921,第121頁.
  17. ^ Miller 1908,第231頁.
  18. ^ Miller 1921,第121–122頁.
  19. ^ Fine 1994,第244頁.
  20. ^ Setton 1976,第450頁.
  21. ^ Setton 1976,第450–451頁.
  22. ^ Fine 1994,第244–245頁.

来源[编辑]

空缺
拜占庭帝国占领
上一位持有相同頭銜者:
阿格内斯·吉西(Agnese Ghisi)
卡里斯托斯领主
1296–1317
繼任者:
马鲁拉·达维罗纳英语Marulla of Verona
阿方索·法德里科英语Alfonso Fadri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