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光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吳光悅(1759年-1832年),原名廷燮[1],字星乙,又字星一,號見樓,室名瑞芝堂[2]江蘇省常州府陽湖縣(今常州市)人,清朝政治人物。

經歷[编辑]

嘉慶元年(1796年)丙辰科第二甲第十七名進士出身。以內閣中書用。

二年(1797年):補官內閣中書。

三年(1798年):內閣中書。八月六日,充順天鄉試同考官。

四年(1799年):內閣中書,二月十一日入直軍機章京[3]

六年(1801年):內閣中書、軍機章京。七月六日充山西鄉試副考官

七年(1802年):內閣中書、軍機章京。吏部議敘,以主事用。

  • 十二月,川陝楚教亂底定,以繕寫與有勤勞,予軍機章京憂敘。

八年(1803年):軍機章京,補吏部文選司主事。

九年(1804年):吏部文選司主事,遷員外郎

十年(1805年):吏部員外郎。記名以御史用。三月六日充乙丑科會試同考官。

十二年(1807年):吏部員外郎,補授浙江道監察御史

十四年(1809年):浙江道監察御史。以巡城御史巡視中城

十五年(1810年):浙江道監察御史。以巡城御史巡視中城。轉掌廣東道監察御史。

十七年(1812年):廣東道監察御史,十月改京畿道監察御史。

  • 十二月,刑部因為禁止庶民呈遞機密奏章,在〈議奏條例〉暫定一條命令本人將呈遞內容開列摘要一併進呈;吳光悅認為必有奸詐之人開具與密陳內容相異的摘要,接手的官員無法查考知悉,導致事情不分大小都呈報給朝廷,而主張應規定凡是秘密封章,不論有無摘要,一概不准擅自投遞。嘉慶帝以刑部議擬的草案本來就不完全恰當,諭:「嗣後如有呈遞封章接收之員,一面將所遞封章具奏,一面將該犯先交刑部押禁,附於折內呈明,所有開呈節略一條,著即刪除。」

十八年(1813年):京畿道監察御史,陞授安徽寧國府知府

十九年(1814年):安徽寧國府知府。

  • 桐城縣縣民汪儉萬毆打徐仲書致死,賄賂囑託王松禮頂認真兇,吳光悅承審未能查出實情,降二級調職處分。

二十年(1815年):捐復原官品級,選授福建建寧府知府。以尊親年老請求改任於離鄉近地。

二十一年(1816年):福建建寧府知府,改浙江處州府知府。

二十四年(1819年):浙江處州府知府,署理杭州府知府、嘉興府知府。

二十五年(1820年):浙江處州府知府,署理嘉興府知府。丁母憂,回籍。

道光三年(1823年):服闕,補直隸保定府知府。

四年(1824年):直隸保定府知府,擢河南河北道

五年(1825年):河南河北道,九月一日遷湖南按察使

  • 河北道任上,正值黃河決口之後,搶修河堤大工。吳光悅長駐工地,晝夜巡視督工。派遣兵卒巡檢職責內的三省五百餘里,每里設分巡,立帳簿總括記錄;汛地官兵勤惰情形、河堤安危都瞭如指掌,東河總督張井將此方法傳達各效法施行。

七年(1827年):湖南按察使,閏五月十七日改湖北布政使。十月召赴京師,十六日改授左副都御史

九年(1829年):左副都御史,十月二十三日授江西巡撫

  • 朝廷商議以降低官鹽價格對抗私鹽。吳光悅奏言:「官鹽有價、有課、有費,私梟有價而已,即多減,勢不敵,緝梟急懼轉而為盜。鹽之於民,猶布帛菽粟、茶烟竹木也,聽其賣買、任其流通,關津徵稅,遠近利賴。若設官徵課於場竈,而任民運販,則私梟皆良商,國課裕而民食便。」道光帝贊同,但之後部議不實行。

十年(1830年):江西巡撫。

  • 三月,以江西所屬各處糧倉有儲糧虧短的問題,奏請限期買穀補足,再行徹查。
  • 漕運習慣上,各個重複載運的漕船船幫借領天津道庫銀,應從各船丁新領的項目扣還歸款,但全數扣除則會使船丁太過拮据,吳光悅奏請籌款墊解漕船借款,於各船丁名下分兩年扣還歸款。都獲得允許。
  • 四月,奏報南昌府贛州府等地方有幫會盜匪搶劫,抓獲四百多人,請求加重量刑一等,以示懲戒警告。
  • 七月,捕獲雩都縣會昌縣安遠縣等地方會匪劉學洙等四十三人。
  • 八月,於萬安縣等處抓獲朱光聞等九十餘人。都依律治罪。
  • 秋季,連續十餘日大雨,江水暴漲,南昌縣等縣民房被沖毀,吳光悅奏請借款修補,於次年與稅徵一同繳歸。如其所請施行。
  • 十二月,高安縣貢生江方城赴京城呈報稱宜春縣吳家尖茶蘭巖等山有銅礦,自願自備資本開採、納稅,此事移交巡撫審議。吳光悅主張此山脈曾經勘查後議定封禁,並無銅礦,且開山採礦容易導致窩藏奸犯,並且有礙農村運作,應該請官員封禁,並飭令宜春縣增設巡哨房,派兵巡查,以杜絕奸民覬覦。

道光十一年(1831年):江西巡撫。

  • 二月,奏報南昌縣等縣圩堤,去年被水沖垮,請借款修築。道光帝都聽從之。
  • 此前御史周作楫奏稱江西會匪常常挾怨誣指他人涉案,江西都聚集宗族共同居住,請飭令遭指控的各族長出具結文。吳光悅覆奏:「查乾隆年間,撫臣陳宏謀設立族正之法,令合族公保一人,族中如有乖戾之徒,小則處以家法,重則送官究治。與此奏本自相符,惟遴選不得其人,易滋流弊,應飭屬選舉公正族長,照所議辦理。其獲案實係無辜,許其出結保領,隨時訊釋。」奏摺遞入,道光帝回應知道了。
  • 三月,遵旨覆奏:「萬安縣查鹽快船藉端滋擾,因該處船戶貪載私鹽,巡兵向查多有搜出私載,遂及禁煙,以致翻箱倒篋,擾害行旅。節經分別辦理,惟是販私不可不禁,滋擾尤宜預防。應飭南贛地方,凡雇船者責成船行查明,並無私鹽,方許攬載,並將船戶姓名於船旁首尾大書刊刻。查船之兵,各穿號衣,書寫姓名,俾被累者易於指明。並諭商民如受擾害,准其呈控。」奏疏呈入,上諭「該撫仍委員隨時查訪,以重緝私而安行旅」。
  • 五月,連十餘日暴雨,江水泛漲,南昌縣等三十一個廳州縣的圩堤、田產都被淹決,吳光悅奏:「請分別賑恤,仍請借款修築圩隄,并懇動項赴川買米,以資接濟;復於南昌、九江地方設廠放粥,自十一月至十二月,需米八萬餘石,援照成案,請截留漕米備用。嗣因設廠後,饑民雲集,隨議給資遣回;又因景德鎮工匠如林,被水後客米到鎮稀少,民食維艱,請於臨邑借給常平倉穀,減價平糶。又江西辦理漕運,全仗屯糧,并帶徵餘糧,以應支放。是年屯田被淹,餘糧亦在緩徵之例,請於藩庫借銀十萬兩,以資辦公而肅漕運。」先後奏摺遞入,道光帝全都聽從。

十二月,積勞而卒於任上,年七十三。

家庭及關聯[编辑]

注釋[编辑]

  1. ^ 光緒《武進陽湖縣合志》:「殿試時有同姓名者,純皇帝親更焉。」但查該榜沒有同姓名者,僅有馬廷燮同名。
  2. ^ 楊廷福楊同甫 編《清人室名別稱字號索引》下冊959
  3. ^ 梁章矩《樞垣記略》卷四,除授三

參考文獻[编辑]

  • 光緒《武進陽湖縣合志》卷二十四,人物志三,宦績,一百六
  • 《清史列傳》十冊卷三十五
  • 《清國史》八冊821,清國史大臣畫一傳檔次編,卷一二五
  • 《清國史館傳包》1854號
  • 《清國史館傳稿》3791號
  • 《清史館傳稿》5703號,6381號
  • 閔爾昌 編《清朝碑傳全集》五冊4085引李兆洛〈江西巡撫吳公墓誌銘〉
  • 李桓 編《國朝耆獻類徵初編》十二冊卷一百九十七
  • 國立故宮博物院軍機處檔摺件053007號,056348號,056573號,057697號
  •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109104號,125445號,133368號,151669號,151861號,156438號,161692號,190401號,190445號,206551號
官衔
前任:
韓文綺
江西巡撫
1829年11月19日-1832年1月29日在任
繼任:
吳邦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