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地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吸血鬼地道
比利时佐内贝克
坐标50°52′27.88″N 2°57′15.98″E / 50.8744111°N 2.9544389°E / 50.8744111; 2.9544389坐标50°52′27.88″N 2°57′15.98″E / 50.8744111°N 2.9544389°E / 50.8744111; 2.9544389
历史
建於1918年
使用时期帕斯尚尔战役英语Battle of Passchendaele
利斯河战役英语Battle of the Lys (1918)
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战
驻军状态
著名駐紮人員英国第33师英语33rd Division (United Kingdom)第100旅
国王皇家来复枪团英语King's Royal Rifle Corps第16营
高地轻步兵团英语Highland Light Infantry第9营
德意志帝国
伍斯特郡团英语Worcestershire Regiment第2营

吸血鬼地道英文Vampire dugout ,在比利时当地被称作Vampyr dugout),位于比利时佐内贝克附近的地下,是一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旅部,建于第三次伊珀尔战役英语Third Battle of Ypres(又称帕斯尚尔战役)之后,[1]英國皇家工兵部隊的第171坑道连在法兰德斯地下14米(46英尺)处挖掘而成。该地道在2007年被重新发现。2008年英国电视第四台的《时间小队英语Time Team》系列节目中的一期以它为主题,美国的科学频道也播出了这一节目。[2]当地的战场史学会每年都会检查吸血鬼地道,而一般公众无法进入该通道,因为它位于私人领地内。

背景[编辑]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更加机动的作战方式取代了战争早期的固定围攻方式,对战双方的技术不断发展,尤其是火炮技术突飞猛进。因此作战方开始需要越来越深的庇护所,用来保护前线部队。

帕斯尚尔战役进入尾声时,英方收复了帕斯尚尔山脊。然而在曾经的森林和农场中,英军几乎没有得到天然隐蔽——双方的火炮将地表铲平了。为了给军队提供隐蔽,协约国最高指挥部在1918年1月,将75,000名士兵向北调动至伊珀尔突出部。这批士兵由25,000名专业坑道兵和50,000名辅助的步兵组成,他们从1917年6月7日起就准备并参加了梅森战役英语Battle of Messines (1917)。在伊珀尔地下30米的蓝粘土中,他们挖出了近200个或独立或相互连接的设施。这些设施中,小的可以住宿50人,最大的位于63号丘陵,可容纳2000人。[3]

这些地道开始只是按照普通的深地道来建设。不过从当时的地区战壕地图来看,这些地道建成了医院、食堂、厨房、礼拜堂、铁匠铺、工作室、以及供疲惫的士兵休息的卧室。这里的活动水平可以从一个侧面得到印证:1918年三月在伊珀尔地下居住的人,比今天在地上的伊珀尔城里居住的人还多。这些地下设施配有排水泵,设施之间由1.98米(6英尺6英寸)高、1.22米(4英尺)宽的走廊连接;然而战役结束时部队撤出了地道,之后它们逐渐被淹没了。[4]

建造[编辑]

吸血鬼地道是按照旅司令部规格建造的,最多可容纳50人,外加一名高级指挥官。[5]“吸血鬼”这一名称来自附近波勒冈森林英语Polygon wood战场的补给兵,他们在晚上出动,为前线部队送去给养。[6]

171地道连挖掘了四个月,用工字梁和缴获的铁轨建成“口”字形框架,之后又用木质横梁进一步加固。[7]

1918年4月初,吸血鬼地道被启用。第一个驻扎的是英国第33师英语33rd Division (United Kingdom)100旅,然后是国王皇家来复枪团英语King's Royal Rifle Corps第16营,之后是高地轻步兵团英语Highland Light Infantry第9营。[8]

但是仅仅数周后,在德国于1918年4月发动的利斯河战役英语Battle of the Lys (1918)中,英国人失去了这一地道。英军在1918年9月重新占领了吸血鬼地道,伍斯特郡团英语Worcestershire Regiment第2营因而成为了地道最后的使用者。

战后:1920年以来[编辑]

1918年11月停战后,包括吸血鬼地道在内的所有深地道被废弃。到了1920年,地面所有已知的弹药都被军方移走。当地人回到地道,回收了入口上段的木质台阶,用做建筑材料或者燃料;之后又用瓦砾填满了主要坑道,让土地可以恢复耕种。今天,积水淹没了绝大多数地道,但这些地道也因此得到保存,成为法兰德斯地区战役的最真实的遗迹。[3]

砖厂建设[编辑]

佐内贝克区中有五个村位于帕斯尚尔争夺战的中心地带,它们因而拥有最大的地下设施密度。此外,特卡·佐内贝克公众有限公司(Terca Zonnebeke N.V.)制砖工厂目前正将这里的蓝黏土开采做商业用途。砖厂不断扩张它的商业开采活动,开采过程中也不断发现地下工程。[3]

1983年,人们在砖厂后方发现了澳大利亚建造的布雷曼地堡,此后它对公众开放,直到1998年地堡垮塌。普遍认为是支撑木梁变干使得这一堡垒最终坍塌。[9] 在对奥斯定会隐修院的考古发掘中,人们在佐内贝克教堂地下发现了另一条地道。教堂庭院内的一处考古园里标出了这一地道的轮廓。1998年2月21日,一位农民的妻子在擦洗窗户时掉进了地下,毕汉姆地道由此被发现。它离泰恩克特公墓英语Tyne Cot Cemetery不到400米远。[3]

2006年春季,砖厂收到了扩张蓝黏土开采区的许可。由比利时考古学家约翰·范德瓦勒和英国电视制作人彼得·巴顿领导的战场考古与保护协会(Association for Battlefield Archaeology and Conservation,ABAC),用一份包含350所地下工事的地图显示,至少有一处工事位于计划的开采区附近。协会认为,这一地道应当就是吸血鬼地道。[7]协会和当地的保护官员,历史官员,议会和州官员进行讨论后,获准开展科学研究计划。由于吸血鬼地道曾是高地轻步兵团的驻扎地,协会的考古计划吸引了格拉斯哥大学的战场考古中心:中心为这一计划提供考古支持。[7]

重新发现[编辑]

2006年剩下的时间里,ABAC深入分析了地图。2007年夏天,范德瓦勒和巴顿带领一支队伍来到法兰德斯“狩猎”这个“吸血鬼”。这是一支比利时—英国联合考古队,由数名专家陪同:考古学家托尼·波拉德、莱恩·班克斯与地球物理学家马尔科姆·威尔。[2]为了勘测,波拉德和班克斯研究了原始的战壕地图,进行了地球物理测量,并用一台机械挖掘机进行拓展挖掘。在调查的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他们确认了吸血鬼地道的入口井位置。[5]

挖掘工作于2008年一月开始。[7]2008年春季,一只更加庞大的考古队回到这里进行工作。队伍中有白金汉郡消防署英语Buckinghamshire Fire and Rescue Service的成员,他们将这次发掘当做一次训练任务。[10]考古队制订了计划目标和时间表,要在农民收回这块地种植冬大麦之前完成入口井的清理,到达井底并勘察坑道。

蓝黏土的土质对某些发掘方式而言太硬,对另一些发掘方式又太软。最后考古队决定先用高压消防水枪冲水,将黏土液化;然后用泵将泥浆排入一个沉淀槽。发掘用水因而得以循环利用。3个星期后,考古队挖掘到了入口井底部。团队用一台遥控潜水器估测工事结构的强度;[7]之后为了保障研究团队安全,采矿专家为坑道添加了额外支柱。 英国电视4台拍摄了整个勘查工作,主持人托尼·罗宾逊在潮湿但保存完好的地道中录制节目。[2]

研究团队发现了很多证明英军驻扎的踪迹,但是德国人留下的踪迹很少;考古队也没有发现金属床的结构痕迹。这说明在德国占领这里之前,英军几乎没有时间启用地道内的设施。[7]起初,专家估计地道的尺寸为200米×150米(660英尺×490英尺);但在勘探中,已发现的隧道占地超过800米×600米(2600英尺×2000英尺)。英国起初按照容纳50人的标准设计地道,而根据现在的估计,这一地下村曾驻扎了超过300人。[11]工事中到处都有未完工的建设痕迹,但是目前仍不知道究竟是英军还是德军扩张了这一地道。

现状[编辑]

出于保护缘由,吸血鬼地道入口井已被覆盖,整个地道也会重新注满水。地道就是这样保存了90年,因此这可能是保存地道的最佳方案。这一做法也借鉴了布雷曼地堡的教训:地堡的结构和吸血鬼地道相似,由于支撑木桩在干燥空气中失水,地堡最终坍塌了。

通常而言,这些地道不对公众开放。这么做主要是因为它们年代久远,可能存在安全隐患;而且它们有很重要的历史地位;此外,布雷曼地堡的坍塌也是一个原因。帕斯尚尔博物馆英语Memorial Museum Passchendaele 1917中有地道的复原模型。[3]由于吸血鬼地道所在地现在为私人领地,公众无法到达它;不过当地的战场史协会每年都会检查地道。

未来[编辑]

佐内贝克的砖厂正在扩张,而吸血鬼地道所在的土地未来可能成为采石场,这些都使地道的未来变得不明朗。采石工作会引发失水,在蓝黏土中制造裂缝,即使地道在挖掘中得到保护,这些裂缝也会威胁地道的安全。

以地道作为指挥所的部队[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文章
注解
  1. ^ Corps History - Part 14: The Corps and the First World War (1914-18). Royal Engineers Museum.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15). 
  2. ^ 2.0 2.1 2.2 Vampire dugout. Channel4 Time Team.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09). 
  3. ^ 3.0 3.1 3.2 3.3 3.4 Memorial Museum Passchendaele 1917. GreatWar.co.uk.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4). 
  4. ^ Jasper Conning. First World War tunnels to yield their secrets. Daily Telegraph. 2007-08-27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5. ^ 5.0 5.1 Robert Hall. Uncovering the secrets of Ypres. BBC News. 2007-02-23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0). 
  6. ^ Vampire dugout. polygonwood.com.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08). 
  7. ^ 7.0 7.1 7.2 7.3 7.4 7.5 Vampire Dugout (PDF). polygonwood.com.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2-03-08). 
  8. ^ Scots' World War One Shelter Discovered. Daily Record. 2008-02-16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9). 
  9. ^ Bremen Redoubt. flanderland.de.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9). 
  10. ^ Evacuating the Vampire Dugout (PDF). Bucks Fire & Rescue.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2-12). 
  11. ^ Archaeologists uncover WWI underground village. Scotsman. 2007-03-16 [2010-06-22].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