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瓦历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图瓦这一地区在历史上曾被众多民族占据。图瓦早期历史非常稀少。根据考古学的证据,大约在公元前9世纪,斯基泰人可能在此活动。

早期历史[编辑]

在18世纪中叶之前,唐努乌梁海的书面记载非常稀少。

考古学发现现今图瓦地区存有长时间居住痕迹。墓葬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1]。考古发掘表明该地区早期属于阿凡納謝沃文化奧庫涅夫文化

在约公元200年前,匈奴统治这片区域。

鲜卑人击败了匈奴,之后柔然兴起。突厥汗国灭亡后,属于铁勒诸部的都播人被唐朝编入安北都护府,都播是图瓦人的祖先。

8世纪,回鹘汗国兴起,图瓦人臣服于汗国,汗国于公元840年被来自叶尼塞上游的吉尔吉斯人推翻一些回鹘人融入到图瓦社会中。

蒙古统治[编辑]

1207年,由成吉思汗长子朮赤领导的蒙古人征服图瓦。元朝时称为秃巴思人,归属岭北行省的益兰州。北元之后,图瓦由和托輝特部统治直至17世纪。和托辉特部消失可能是和瓦剌持续的战斗。图瓦成为准噶尔的一部分。

清朝统治[编辑]

清朝在通过与准噶尔的一系列战争此地建立统治。1757年后清廷将乌梁海人纳入统治,1762年,清设置唐努乌梁海四旗总管,总管下辖唐努旗等5旗(1764年增编1旗)、46佐领[2]乌里雅苏台将军定期派遣蒙古官员收取贡赋。在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的附约《乌里雅苏台界约》中,划定了唐努乌梁海西部边界,设立8个界牌[2]

19世纪,俄国开始向此地进行移民。1860年《北京条约》清朝允许俄罗斯人前往乌梁海定居,条件是他们住在船只或帐篷里。1878年,俄罗斯人在乌梁海东部发现了金矿,俄国商人和矿工向位于叶尼塞斯克的俄罗斯当局请求军事和警察保护。1886年,乌辛斯克边境总监成立,代表俄罗斯在唐努乌梁海的利益,并向在乌梁海旅行的俄罗斯人发放护照,开始非正式地管理该地区俄罗斯人的税收,警务,行政和司法权[3]。到20世纪初,可能有2,000名俄罗斯商人和殖民者来到图瓦。

并入俄罗斯帝国[编辑]

1911年,外蒙古独立之后,1912年2月,唐努旗副都统贡布多尔济宣布属下三旗“独立”,并请求俄国出兵保护[4]。而另外两旗希望加入哲布尊丹巴的大蒙古国[5]。1914年7月,俄出兵将唐努乌梁海划归叶尼塞省,并委派了俄乌梁海边区事务专员管理当地,驻扎于别洛萨斯克;1915年又宣布俄国的民法、刑法及各类法典均适用于唐努乌梁海地区[2]。图瓦大部分地区于1918年7月5日至1919年7月15日被亚历山大·高尔察克的“白军”占领。1918年秋天,中国政府军严式超率领下联合马克思尔扎布率领的外蒙古军队收复了图瓦南部。1919年冬,中国驻唐努乌梁海地方长官曾与苏俄代表就该地主权问题举行过会晤,但双方对立,会晤未取得成果。

独立[编辑]

在1919年7月和1920年2月间,红军控制图瓦,在俄国侨民中成立了苏维埃政权。1921年3月,占据库伦的恩琴部残匪侵入唐努乌梁海,大部分中国官员和驻军遇害。7月,苏俄红军以支援东方被压迫人民解放斗争的名义,进入唐努乌梁海地区剿灭白俄残匪。8月16日,布尔什维克支持下图瓦呼拉尔宣布成立“唐努图瓦人民共和国”。9月9日,苏俄外交人民委员契切林在致乌梁海人民书中宣布:“苏维埃俄国不把这块领土视为自己的领土,而把它的自决与蒙古的解放运动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是承认了唐努乌梁海的独立[2]

并入苏联[编辑]

1944年,图瓦并入苏联,称为圖瓦自治州

现代[编辑]

图瓦主题的俄罗斯邮票

1991年8月28日,图瓦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最高委员会改国名为图瓦共和国。1992年,图瓦签署协议,加入俄罗斯联邦

参考资料[编辑]

  1. ^ Badamxtan, S. (fr) Les chamanistes du Bouddha vivant. SEMS. 1987: 17 [13 May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1). 
  2. ^ 2.0 2.1 2.2 2.3 xuzhiping. 民国时期的唐努乌梁海问题. 12 July 2016 [2019-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8). 
  3. ^ V.I. Dulov, Russko-tuvinskie ekonomicheskie svyazi v. XIX stoletii, [19世纪的俄罗斯图瓦经济关系] in Uchenye zapiski tuvinskogo nauchno-issledovatel’skogo instituta yazyka, literatury I istorii (克孜勒, 1954), no. 2, p. 104.
  4. ^ Northern Eurasia 1912: Chinese Revolution. Omniatlas. 
  5. ^ L. Dendev, Mongolyntovchtüükh[蒙古简史](乌兰巴托,1934), p.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