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孔 (郑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子孔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公子嘉
子孔
时代 春秋
国家
身份 司徒、當國
鄭穆公
宋子
子女 公孙泄

公子嘉(?-前554年),春秋时期郑国的司徒、當國,字子孔,父亲郑穆公,後代為孔氏。

簡介[编辑]

前565年,在晋国楚國爭霸的格局下,子驷子国子耳子良之子,公孙辄)欲從楚,子孔、子蟜子游之子,公孙虿)、子展子罕之子,公孙舍之)欲待晋。[1]

前564年,郑国與晋国盟誓,鄭國六卿子驷、子国、子孔、子耳、子蟜、子展跟隨著鄭成公。十二月,晉國再次攻打鄭國,還軍時,子孔想襲擊,子展沒有答應。楚共王來犯,子驷向楚國求和。子孔、子蟜認為与晉国盟誓口血還未干就背誓,不太好。但是鄭國和楚國還是議和定盟了。[2]

前563年,子驷当国,子国为司马,子耳为司空,子孔为司徒十月十四尉止司臣侯晋堵女父子师仆在西宮殺死子驷、子国、子耳。子孔事前知道消息,沒有被殺。平亂之後,子孔當國,要求其他大夫都聽他的,并訂立盟書。諸臣不服,子孔想殺了他們。在子產(子國之子,公孫僑)勸說下,盟書終於被燒,平息眾怒。[3]

前555年,子孔想除掉其他家族大夫。想通過楚國的兵馬進行。楚國令尹子庚沒答應,但是楚康王要求出兵。當時子蟜、伯有(子耳之子,良霄)、子张子印之子,公孙黑肱)和鄭簡公隨諸侯聯軍討伐齊國,子孔、子展、子西留守,子展、子西知道子孔的計劃,所以子孔不敢和楚軍聯絡。[4]

前554年,子展、子西,因為子孔專權,還有西宮事變和勾結楚國侵犯的事情,要殺子孔,子孔讓子革子然之子)、子良士子孔之子)和自己的甲士守衛自己。八月十一,子展、子西率国人討伐,杀子孔分其室。子革、子良逃到楚國。[5]

参考文献注释[编辑]

  1. ^ 春秋左氏傳·襄公八年》:子驷、子国、子耳欲從楚,子孔、子蟜、子展欲待晋。
  2. ^ 春秋左氏傳·襄公九年》:将盟,郑六卿公子緋、公子发、公子嘉、公孙辄、公孙虿、公孙舍之及其大夫、门子皆從郑伯。……子孔曰:“晋师可击也,师老而劳,且有归志,必大克之。”子展曰:“不可。”……楚子伐郑,子驷将及楚平。子孔、子蟜曰:“与大国盟,口血未干而背之,可乎?”
  3. ^ 春秋左氏傳·襄公十年》:于是子驷当国,子国为司马,子耳为司空,子孔为司徒。冬十月戊辰,尉止、司臣、侯晋、堵女父、子师仆帅贼以入,晨攻执政于西宫之朝,杀子驷、子国、子耳,劫郑伯以如北宫。子孔知之,故不死。书曰“盗”,言无大夫焉。
  4. ^ 春秋左氏傳·襄公十八年》:郑子孔欲去诸大夫,将叛晋而起楚师以去之。使告子庚,子庚弗许。楚子闻之,使杨豚尹宜告子庚曰:“国人谓不穀主社稷,而不出师,死不従礼。不穀即位,于今五年,师徒不出,人其以不穀为自逸,而忘先君之业矣。大夫图之!其若之何?”子庚叹曰:“君王其谓午怀安乎!吾以利社稷也。”见使者,稽首而对曰:“诸侯方睦于晋,臣请尝之。若可,君而继之。不可,收师而退,可以无害,君亦无辱。”子庚帅师治兵于汾。于是子蟜、伯有、子张從郑伯伐齐,子孔、子展、子西守。二子知子孔之谋,完守入保。子孔不敢会楚师。
  5. ^ 春秋左氏傳·襄公十九年》:郑子孔之为政也专。国人患之,乃讨西宫之难,与纯门之师。子孔当罪,以其甲及子革、子良氏之甲守。甲辰,子展、子西率国人伐之,杀子孔而分其室。书曰:“郑杀其大夫。”专也。子然、子孔,宋子之子也;士子孔,圭妫之子也。圭妫之班亚宋子,而相亲也;二子孔亦相亲也。僖之四年,子然卒,简之元年,士子孔卒。司徒孔实相子革、子良之室,三室如一,故及于难。子革、子良出奔楚,子革为右尹。郑人使子展当国,子西听政,立子产为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