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星》杂志是由台湾台北文星书店”在1957年创办的杂志;在1960年代,曾对台湾青年思想产生重要影响。

1957年创刊到1965年被停的文星[编辑]

1952年,萧孟能、朱婉坚夫妇于台北开设“文星书店”。经营“文星书店”5年之后,由叶明勋担任发行人,萧孟能任社长,创办了《文星》杂志。《文星》杂志的初期,编辑部有三位负责人,陈立峰约稿及业务,何凡看稿、改稿,林海音编辑文艺版及校对。《文星》杂志创刊于1957年11月5日,每月1期,每6期为1卷。《文星》的代发刊词“不按牌理出牌”由何凡所撰写,其创刊词提出的编辑方针为:“文学的、艺术的、生活的”,但到1959年《文星》第25期,杂志编辑方针始改为“思想的、生活的、艺术的”。 [1]

中西文化论战[编辑]

1961年, 《文星》第48期(10月1日)刊出居浩然写的《徐复观的故事》,把批判对象指向了徐复观;第49期(11月1日)又刊出李敖写的《老年人和棒子》,批评中式的老年人;在第50期(12月1日),又刊出胡适在亚东区科学教育会议上发表的英文演讲中译稿《科学发展所需要的社会改革》,这篇讲稿燃起中西文化论战的战火,徐复观首先开炮,他在《民主评论》第12卷24期(12月20日)发表《中国人的耻辱东方人的耻辱》严厉批评胡适;次年1月,《文星》第51期刊出李敖的《播种者胡适》力挺胡适;2月,第52期又刊出李敖的《给谈中西文化的人看看病》,继续反驳徐复观们。至此, 李敖、胡秋原、徐复观、居浩然等人于《文星》杂志上,展开一场中西文化论战[2]  [3]

文星人事变动[编辑]

据潘光哲主编的《胡适与现代中国的理想追寻: 纪念胡适先生120岁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341页)所记录:1962年8月1日,《文星》刊载启事,声明“原发行人叶明勋与主编陈立峰自该月份同时离职”。从杂志第58期开始,李敖成为主编, 萧孟能担任发行人[4]

李敖主编文星[编辑]

1962年,李敖出任主编之后,文星编辑方向发生改变,更加注重“思想”性与批判性。据李敖在其回忆录中所言:1965年5月27日到1965年6月8日举办的香港书展,参展单位22间、2万7千4百多册中,文星书店就独占了2万4535册,将近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也因为文星书店受到国民党当局的施压,到了1966年的书展,文星书店负责人朱婉坚即被禁止出境;甚至到了1967年的书展,也禁止文星书店参加。

1965年8月31日,《文星》杂志第90期登载张湫涛的《陈副总统和中共祸国文件的摄制》报导陈诚副总统早年“剿匪时代”所搜集的有关中共叛乱的文件,及应美国方面的要求,委托中央研究院把这些文件摄制成缩影胶片,以赠送史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经过;遭到警备总司令部以“(54)训唤五九八四号”查禁,理由是“为匪宣传”;8天后,警备总司令部又以“(54)训唤九三四五号”查禁《文星》杂志第97期。

1965年11月1日,《文星》第97期刊出李敖的《新夷说─“孙逸仙和中国西化医学”代序》用文学性的语言“三分中国人,七分洋鬼子”批评“国父”孙中山,这一期又遭到扣押。学者陶恒生,在他的《“不按牌理出牌”的文星杂志》指出:这一篇《孙逸仙和中国西化医学》是李敖应台湾省医师公会之请所写的,可是在出书之前,医师公会要求文稿先送该会“专程中央党部审核认可” ,《文星》认为没有道理,予以拒绝而径行出书,结果触怒了党部,遭到扣押。

1965年12月,《文星》第98期刊出社论《我们对“国法党限”的严正表示──以谢然之的作风为例》,指出党官跨过政务官,越权指挥小老百姓之荒谬行为,从而质问中华民国早已进入宪政体制,为何主持党务的人还停留在训政时代,大开民主倒车;再指名抗议主管党部宣传的“中四组”主任谢然之公然构陷征信新闻报派驻欧洲的记者,充分暴露党部对“国法党限”观念的混乱,以及高层党员行事的乖谬失当。历数罪状之余,社论大声疾呼:“对这样的一个破坏国民党党誉,违反蒋总统指示,箝制人民言论自由,乱用诬陷手法陷害忠良爱国青年的人物,我们唾弃他!”这一期《文星》终于招来“杀身之祸”[5]

1965年12月25日,《文星》第99期尚待排印之时,台北市警局的警员直接到印刷工厂没收了待印稿件。两天后,高玉树市长下达《文星》杂志停刊1年的行政命令。1966年12月,《文星》停刊1年期满,萧孟能依法申请复刊,未获批准。至此,《文星》成为了继《自由中国》后,又一被封杀的杂志。[6]

1986年复刊到1988年停刊的文星[编辑]

1986年5月7日,《文星》杂志获得了出版登记,距离1965年被迫停刊,整整20年。9月1日,《文星》出了第99期复刊号,其复刊词《“文星”复活了》由萧孟能撰写。复刊后的文星杂志,于1988年6月20日,出了最后一期停刊号(第120期)。至此,台湾萧孟能主办的《文星》杂志,走入了历史。此次的停刊,萧孟能在《“文星”停刊了》中作了一些交待:“财务的沉重负担,个人年纪和健康,都是促成停刊的一些因素”[7]

參考文獻[编辑]

  1. ^ “不按牌理出牌”的文星杂志. [2019-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9). 
  2. ^ 谈谈台湾早年的中西文化论战. [2019-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2). 
  3. ^ 标新立异的《文星》杂志
  4. ^ 《文星》杂志创刊. [2019-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2). 
  5. ^ 追溯《文星》殒落的轨迹. [2019-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2). 
  6. ^ “不按牌理出牌”的文星杂志. [2019-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9). 
  7. ^ 《文星》(代发刊词):不按牌理出牌. [2019-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2). 
  • 李敖,《李敖回憶錄》,商周出版,2001年11月二版14刷。
  • 《文星》,第99、120期。
  • 潘光哲主编,《胡适与现代中国的理想追寻: 纪念胡适先生120岁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2013年9月版。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