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新聞學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新聞學是一種包含搜集、撰寫及報導新聞的學科。在廣義上,它亦包含了編輯和演示新聞專題的過程。新聞學在報業電視電台以及网络新媒体等各種傳播媒介上均起著重要的作用。多數的傳媒機構皆希望「先發制人」,爭先發佈資訊,而處於這種壓力下,傳媒機構通常會先對新聞進行編輯和校對,以使其內容符合該機構在準確性、素質和式樣等方面的標準。有很多傳媒機構均聲稱他們是政府機關和官員的監察者,由此監督政府對人民負責,並為這傳統感到自豪。但同時,批評者則對傳媒本身能否向大眾負責而提出質疑。

二十年代初,傳統新聞工作者都是受僱的畢業於相關學士學位的專業人士。可是到了九十年代,隨著新聞製作數碼化及互聯網的普及程度日益上升,傳統、專業的新聞文化正在受到挑戰。民間記者的概念應運而生,網絡上的記者可以透過不同渠道來把自己製作的新聞發放,而不只限於透過專業的媒體渠道。

華盛頓郵報編輯菲尔·格雷厄姆英语Phil Graham形容以消息導向的新聞寫作是「歷史初稿」[1],因為每當重大歷史事件發生時,新聞工作者都把它們記錄下來,接著把該些專題報道在短時間內製成,而這與寫作歷史的初稿無異。

新聞製作[编辑]

在美國,新聞是由媒體組織或是個人所製作。部落客多半也都是記者(不過也有例外)。聯邦貿易委員會要求部落客若在著文介紹產品前,已有收到免費推廣用的產品,需要告知讀者其產品是廠商免費贈送的,目的是為了避免利益衝突及保護消費者[2]

假新聞是已知不真實,但又特定散發給大眾的消息,或是由不可靠的組織所製作的消息。假新聞很容易在社交媒體上傳播(例如假新聞網站英语fake news website)。讀者可以根據新聞是否由可靠的新聞機構發布來評估是否是假新聞。美國的可靠新聞機構會有編輯委員會,而且其編輯部門和廣告部門會有清楚的劃分。可靠的新聞機構或是其員工會屬於一個或多個專業組織,例如美國新聞編輯協會英语American Society of News Editors專業記者協會英语Society of Professional Journalists, 調查記者和編輯協會英语Investigative Reporters & Editors或是在線新聞協會英语Online News Association。這些協會都有其成員必需遵守的職業道德準則。許多新聞機構也有其職業道德準則,規範記者的專業行為。一認認為纽约时报的標準和道德規範[3]是相當嚴謹的。

在記者寫作的時候,就會出現有關客觀及偏見的問題。有些報導是特意要表示作者自身的觀點,有些報導則是刻意比較中立及客觀的。在印刷版的報紙中,報導有其各自的版面,可以根據版面判斷報導是作者自身觀點或是較中立的描述。若在網路版的報紙中,上述版面的分界就不一定存在。讀者需要仔細根據其標題或是其設計元素,來瞭解作者意圖傳達個人觀點,或是要傳達中立的觀點。作者個人觀點一般會是由專欄作者寫作,或是在社论对页版的章節中。新聞特寫英语Feature stories、封面新聞及资讯娱乐新聞一般不會是作者自身觀點。

根據羅伯特·W·麥切斯尼英语Robert W. McChesney所述,民主國家健康的新闻需要提供當權者的意見,也需要提供想要執政者的意見,需要有各方面的意見,考慮所有人資訊的需求[4]

許多爭議的焦點是在記者是否應該是「客觀」或是「中立」的。記者是在一特定社會背景下產生新聞的人,自身也是其社會背景的一部份。記者遵守其職業道德守則,盡力呈現所有合法的觀點。

歷史[编辑]

約翰·卡羅勒斯英语Johann Carolus的《所有值得尊敬和值得紀念的新聞集德语Relation aller Fürnemmen und gedenckwürdigen Historien》於1605年在斯特拉斯堡出版。這被認為是第一份報紙。第一份成功的英文報紙,於1702至1735年出版。[5]巴西20世紀50年代報紙《政府卡里奧卡》(Diário Carioca)的改革通常稱為巴西現代新聞業的誕生。[6]

報導[编辑]

新聞寫作的過程採用5W1H分析法,即介定何時(when)、何地(where)、何人(who)、何事(what)、為什麼(why)和如何(how),以及介定該事件或趨勢的顯著性和效應。報章、電視、電台和雜誌,還有最近互聯網上的萬維網等媒體均涉及新聞寫作。 記者寫作並報道廣泛且多樣的題材,包括:

新聞的形式[编辑]

新聞有許多不同的形式,對應不同的受眾。新聞是第四權,是政府的看門狗英语watchdog journalism,監督相關的施政。一份報紙中可能包括多不同形式的新聞。報紙、雜誌或是網站的各部份也可能是為了不同的受眾[7][8]

2013年11月攝影記者拍攝美國總統歐巴馬
2013年3月時,因為坦尚尼亞达累斯萨拉姆大樓倒毀事件英语2013 Dar es Salaam building collapse,記者訪問政府官員

以下是一些新聞的形式:

近來社交媒體的興起也引起有關新聞的探討,即重新将新闻报道视为一个过程,而不是将其归類于特定的新闻产品。以這個觀點來看,新闻报道是互動性的,由許多的作者、記者以及社會媒體大眾一起參與[11]

法律地位[编辑]

記者會中的記者
2002年至2013年之間各國被傷害的記者人數[12]

各國政府對於新聞及記者的政策及管理方式不同,相關政策會決定記者可以研究或是撰寫報導的內容範圍,以及哪些媒體機構可以製作新聞。有些政府保證新聞自由,而有些國家嚴格的限制記者可以研究或是或是撰寫報導的內容範圍。

在許多國家中,記者有一般大眾沒有的特權,包括比較容易接觸到公眾事件、犯罪現場以及記者會,也可以和政府官員、社會名流以及大眾關注的人進行訪談。

以報導战争為主的記者(可能是國家和國家的戰爭,或是國內的暴動),常常不會受到政府的保護。在戰爭中被抓获或拘留的记者會視為是平民,送回到所屬國家。由於記者報導的內容有時是政府不希望公開的,因此世界各地的許多政府會給予记者恐吓,骚扰和暴力等干預手段[13]

來源的保密權[编辑]

記者对消息來源保密的行为受法律保護。即使警察或檢察官要求,情報提供者的身份也是機密的。

美国州法院对消息来源提供不同程度的保護,但在美国联邦法院调查时记者无权保護來源。一般而言聯邦法院不会強迫記者透露消息來源,只有法院尋求的信息是高度相關案件,也沒有其他的方式來獲得時才會強迫記者透露消息來源。記者拒絕作證会被以藐視法庭罪處以罰款或監禁。

以記者的角度來說,有需保密的消息來源也有其風險,因為無法確認消息是否屬實,若最後消息不實,可能會因此而破壞記者的信譽。

新闻学的分科[编辑]

参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Who Said It First? Journalism is the ‘first rough draft of history.’” by Jack Shafer, Slate (30 August 2010)
  2. ^ The FTC’s Endorsement Guides: What People Are Asking
  3. ^ Standards and Ethics
  4. ^ McChesney, Robert W. Farewell to Journalism?. Journalism Practice. 2012-10-01, 6 (5-6): 614–626. ISSN 1751-2786. doi:10.1080/17512786.2012.683273. 
  5. ^ rst Journalism School. Columbia.: University of Missouti Press: 1. 
  6. ^ Afonso de Albuquerque and Juliana Gagliardi. THE COPY DESK AND THE DILEMMAS OF THE INSTITUTIONALIZATION OF ‘‘MODERN JOURNALISM’’ IN BRAZIL. Journalism Studies. 2011, 12 (1). doi:10.1080/1461670X.2010.511956. 
  7. ^ Harcup 2009, p. 4.
  8. ^ Gerald Stone, Kaye O’Donnell, K., & Stephen A. Banning (Winter/Spring 1997). "Public perceptions of a newspaper’s watchdog role". Newspaper Research Journal, 18(1-2), 86–102.
  9. ^ Corcoran, Mark. Drone journalism takes off.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1 February 2012 [25 March 2012]. 
  10. ^ Gonzo Journalism.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4 October 2012]. 
  11. ^ Robinson, Sue. "Journalism as Process": The Organizational Implications of Participatory Online News..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 2011, 13 (3): 137. 
  12. ^ Gohdes, AR; Carey, SC. Canaries in a coal-mine? What the killings of journalists tell us about future repression.. Journal of peace research. March 2017, 54 (2): 157–74. PMID 28546646. doi:10.1177/0022343316680859. 
  13. ^ Press Freedom Online.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