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邑剪辫惨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昌邑剪辫惨案又称民元五·一八惨案,[1],乡人称之为杀秃子1912年7月山东省昌邑县顽固派屠杀剪辫子的平民事件[2]

背景[编辑]

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建立,要求剪去清朝要求民众留的发辫,1912年3月5日,南京临时政府颁发“大总统令”再次要求剪辫:“兹查通都大邑,剪辫者已多;至偏乡僻壤,留辫者尚复不少。仰内务部通行各省都督,转谕所属地方,一体悉知。凡未去辫者,于令到之日,限二十日一律剪除净尽。”[3]1912年3月,袁世凯任命周自齐为山东都督。周自齐有外交经验,与德、日、英等打交道,处理颇为棘手的山东外交问题。他做过山东巡抚,深知孔孟民众心态多趋保守,周自齐身在欧美十余年,被西方文明濡染。早就想剪掉发辫,上任后,颁发了剪发办法三条,令各衙署局所职员仆役于一个月内,各衙署书吏差役于两个月内剪辫,至期不剪者除名;人民不剪,停止其选举权、被选举权暨诉讼权,[4]

南方民众闻听剪辫令,大都踊跃响应;北方各地,从乡野到都邑都有抗剪辫之风。1920年代,济南“履衢市、入餐馆,目之所接,无往不遇垂辫广袖之徒。”[5]

辛亥革命时,昌邑县议事会、参事会曾资助陈干组织“淮泗讨虏军”。李长庚、第三十九混成旅炮兵营参谋肖兰池追随陈干,奔走革命。肖兰池1911年冬因济南商埠案(即宜春轩惨案)与同盟会员刘溥霖等被捕入狱,4月刚刚恢复自由。和时任陈干参谋的于恩波回昌邑省亲。

过程[编辑]

周自齐派宣传员彭仲豪周振声到昌邑宣传新政、剪辫。农历五月十七(7月1日),昌邑大集。他们在县衙门影壁前搭宣传台,与昌邑县议事会、参事会议员相继演说。大意是无论工、农、兵、学、商,一律剪辫。两宣传员即邀同议员和在场维持秩序的警佐,一同到顽固派巢穴城区议事会拜访,要求绅士梁怀思魏桂五剪辫。梁、魏二人被警佐强制剪辫,未敢反抗,怀恨在心而去。

第二天,梁怀思、夏俊魁勾结县长张春海,造谣说接到宣统帝来电要求镇压剪辫者。早晨7时,城隍庙钟声大鸣,地方管事丁寿亭沿街鸣锣高呼:“各家都关门上城隍庙啊!”一大群县衙门衙役各执长枪、大刀、土枪、腰刀、马叉等,由十字街向南往城隍庙而去,袭击宣传剪辫和已经剪辫的人。要杀所有议事会的人,刘镜海、王国恩、罗振卿等参事会人员躲在办公的地藏庵里,被连房带人放火烧作灰烬。梁怀思、夏文华(主凶夏俊魁之子)和昌邑卸职千总许殿魁在城隍庙开会,说杀的人不够,要挨门搜查,没有辫子的人一律杀死!搜查者在东街合盛隆号搜出县立高小教员王章民、徐锡田,拖出门外用刀棒砸死。越城跳出藏在城壕苇湾者五六人,内有议员王凤亭、宣传员彭仲豪、同盟会员肖兰池、张怀鹗等,被搜出,用刀剁死或砸死。宣传员周振声也被杀。县议事会会长李长庚,越城不果被杀于县衙门门前。

山东都督府得到潍县议会打电告急,昌邑同盟会员于恩波连夜绕道赴省城向都督告变,周自齐招布政使王丕煦、提法使范之杰、巡警道丁汝彪和陆军第五师师长靳云鹏等商议对策。驻防徐州的第三十九混成旅旅长昌邑人陈干来电请命。陈干就读湖北陆军学堂,1905年在日本加入同盟会。陈干本想亲自弹压,无奈道远。他一再打电催促,周自齐决定派驻扎潍县的陆军第五师第九旅旅长马良处理,委托省临时议会副议长王讷督办。马良率队于农历五月二十二(7月6日)晨到昌邑,梁怀思随即通知县衙役逃跑,千总许殿魁,及夏俊魁、夏文华父子及其全家均逃跑,梁怀思一人和几个老妪在家,其余皆逃。马良不动声色,对老百姓安慰一番,带队复回潍县。六月初一(7月14日),马良又带队到昌邑,说帮助县衙恢复办公,传知衙役初三点卯,来者赏制钱四千文,不来者永久除名。初三衙役们来到县衙,军队突然出击共杀衙役63人。马良带人将梁怀思押解到济南山东都督府。周自齐下令,将梁怀思押赴西关丁字街斩首示众,将夏俊魁全部家产没收充公,所得款项在昌邑修建烈士祠,为27烈士立碑。

后续[编辑]

民政长张春海因不作为被免职,都督府任命王姓同盟会会员继任。他立即着手办理新政,“首以剪发为急务,先用强迫手段将本署内之役吏概行剪发”。消息传出,胥吏又暴动,“将署中各执事人以及本城内议员绅士等杀死三十余名”。王民政长磕头求饶,才算捡回一命。8月7日,《民立报》报道:县衙门胥吏愤恨主张剪辫最力的绅士庞某,遂聚众至其家中,将其全家男女老幼30多人灭门。

1914年6月23日,袁世凯政府又颁布《劝诫剪发规程六条》,其中规定:凡政府官员不剪发者,停止其职务;凡车马夫役不剪发者,禁止营业;凡商民未剪发者由警厅劝令剪除。1928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出台《禁蓄发辫条例》,这是近代中国最后一个剪辫法令。当年9月,北京还有4689名男子蓄辫[6]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