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宇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杨宇霆

杨宇霆(1886年-1929年1月10日),字凌阁,或作麟阁麟葛邻葛奉天省法库县(今辽宁省法库县)人。北洋军阀执政时期奉系军阀重要將領,由於爭奪大權,與常蔭槐遭到奉系領袖張學良秘密處決杨宇霆與常蔭槐遭處死,造成奉系舊派離心離德,後來不少舊派人物因而投奔滿洲國[來源請求]

早年[编辑]

清代生員留學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八期砲兵科毕业。歸國後在長春第二十三鎮中任哨官(長),逐步升遷,嶄露頭角。

經歷[编辑]

楊得到奉系領導人張作霖的信任,历任奉军参谋长(總司令張作霖、副司令徐樹錚[1]:170、东北陆军训练总监、东三省兵工厂总办,奉军第三军团、第四军团司令江苏军务督办。

1925年10月,張作霖之子張學良的恩師、曾任奉天講武堂教官郭松龄起兵反奉,郭素遭杨宇霆排擠,亦為郭兵諫之因,郭隨即被奉軍討死,杨宇霆甚喜,張學良從此深恨杨宇霆。

1928年6月,大元帥張作霖皇姑屯事件刺殺后,楊自命為老臣,時常對少主張學良不稱軍銜,直呼名諱,不假辭色,動輒譏諷,諸將深以為不敬,在東北易幟典禮當天,不給張學良面子,拒不參加集體留影,又甚至隱匿公事自行批閱,張學良隱忍不發,但已認定楊欲夺取东北军政大权。

1929年1月10日,楊向張學良提出成立東北鐵路督辦公署,並派黑龍江省省長常蔭槐為督辦,咄咄逼人。張學良託言「晚飯再談」,卻密令警務處長高紀毅、副官譚海把楊宇霆與常蔭槐處決。晚上杨宇霆與常蔭槐被高紀毅、譚海率領六名武士枪殺於元帥府“老虎廳”。

张学良處死杨、常之後,並無意株連其族。给兩人家屬天價奠儀,各贈銀元一萬元,并亲筆寫信給時在德国留學的杨宇霆長子杨春元,以示安慰。張學良也親題輓聯與杨家:「讵同西蜀偏安,总为幼常挥痛泪;凄绝东山零雨,终怜管叔误流言。」

参考文献[编辑]

  1. ^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