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肆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柏肆之戰
日期 397年
地点 柏肆
结果 北魏获胜
参战方
北魏 後燕
指挥官和领导者
拓跋珪 慕容寶
兵力
不详 約十六萬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详

柏肆之戰,是北魏后燕于魏皇始二年(397年)二月的一场决战。此戰中後燕皇帝慕容寶派出大軍於柏肆截擊北還的魏軍,並乘夜突襲魏軍營壘,幾近獲勝,可是終還是被魏軍擊敗。接著慕容寶指揮失當,致令燕軍撤走時傷亡慘重。北魏亦因此戰擊敗燕軍而奠定取得燕河北土地的戰果。

背景[编辑]

北魏於登國十年(後燕建興十年,395年)於參合陂之戰中大敗時為太子的慕容寶率領的後燕軍,盡殺投降的後燕軍,遂令後燕元氣大傷。翌年四月,後燕成武帝慕容垂在北伐北魏期間發病去世,慕容寶遂即位為帝,然北魏皇帝拓跋珪卻在當年八月親率四十多萬魏軍大舉攻燕,守并州重鎮晉陽的慕容農敗於魏軍,單騎逃回國都中山,燕并州亦落入魏軍手中。其時慕容寶聽信慕容麟「完守以備,待其弊而乘之」之策,放棄據險拒敵,一心死守中山城[1],魏軍於是大舉入侵燕河北地,地方官員及戍將不是逃跑就歸降北魏[2],至其年十一月時河北地區就只有信都鄴城及國都中山為後燕所控制。雖然魏軍接著繼續進攻三城,但慕容寶也試圖作出反擊,在魏軍於皇始二年(燕永康二年,397年)進攻信都時出屯深澤,命慕容麟攻楊城,並將宮中珍寶及宮人拿出來招募士兵,很多盜賊和流氓都應召[3]

此時,魏別部大人沒根因受拓跋珪猜疑而叛魏歸燕,397年二月,擔任并州監軍的沒根侄兒醜提因叔父投降敵國而擔心被誅殺,於是帶著部眾北還國內打算作亂,拓跋珪聞訊就想北歸以平定醜提,於是派國相涉延向後燕請和。不過,慕容寶知道拓跋珪因有內亂而求和,於是不允許,想藉此機會擊敗魏軍,扭轉形勢。

過程[编辑]

慕容寶拒絕北魏請和後派十二萬步兵及三萬七千騎兵出屯柏肆,在滹沱水北結營邀擊魏軍。二月丁丑日(3月23日),魏軍到達滹沱水南岸結營,慕容寶於是在當晚率軍偷偷渡河襲擊,招募了萬多人的突擊隊進襲軍營,自己就親率大軍在後支援。開始進攻時,突擊隊乘風縱火,對魏軍軍營作出猛烈進攻,魏軍大亂,拓跋珪聞亂驚起,倉皇離營逃走,燕軍不久就到了拓跋珪的營,只得到他的衣服裝備。可是,正當拓跋珪在營外重新集結亂軍時,營中燕軍卻無故夜驚,互相攻打,拓跋珪於是派剛剛恢復軍容的魏軍在營外多舉火炬,並以騎兵衝擊營中燕軍,燕軍於是大敗,退回慕容寶大軍那裏,慕容寶亦回到北岸大營中[4]

翌日,魏軍重整軍隊,和新敗的燕軍相持,燕軍再無鬥志,慕容寶於是率軍退還中山。魏軍卻派兵跟隨並對撤走的燕軍作出攻擊,慕容寶見燕軍屢敗而恐懼,竟然拋棄大軍,只帶著二萬騎兵急急逃回中山。被拋棄的大軍其時正遇上大風雪,很多人都凍死了,其餘同行朝臣及餘下的士兵亦多被魏軍所俘。慕容寶下令大軍撤退時怕魏軍會追上,又命士兵將大量軍需品及武器都拋棄掉,所以最終所有帶去的物資都沒回來,損失極重[5]

影響[编辑]

  • 柏肆之戰中慕容寶無法擊敗魏軍,反損失慘重,只得退回中山防守,讓魏軍前來攻伐。但慕容寶一直聽信慕容麟所言不肯出戰,再挫城中士氣,加上慕容麟謀作亂[6],終讓慕容寶於同年逃離中山,返回遼東故地[7]。不久河北全境盡為北魏所有。
  • 戰時,北魏賀蘭部中有人聽信流言,乘機反叛,拓跋珪遂特意派庾岳領兵討伐,順利討平。[8]

注释[编辑]

  1. ^ 《晉書·慕容寶傳》:「魏伐并州,驃騎農逆戰,敗績,還于晉陽,司馬慕輿嵩閉門距之。農率騎數千奔歸中山,行及潞川,為魏追軍所及,餘騎盡沒,單馬遁還。寶引群臣於東堂議之。中山尹苻謨曰:『魏軍強盛,千里轉鬥,乘勝而來,勇氣兼倍,若逸騎平原,形勢彌盛,殆難為敵,宜度險距之。』中書令晆邃曰:『魏軍多騎,師行剽銳,馬上齎糧,不過旬日。宜令郡縣聚千家為一堡,深溝高壘,清野待之。至無所掠,資食無出,不過六旬,自然窮退。』尚書封懿曰:『今魏師十萬,天下之勍敵也。百姓雖欲營聚,不足自固,是則聚糧集兵以資強寇,且動眾心,示之以弱,阻關距戰,計之上也。』慕容麟曰:「『魏今乘勝氣銳,其鋒不可當,宜自完守設備,待其弊而乘之。』於是修城積粟,為持久之備。」
  2. ^ 《晉書·慕容寶傳》 : 「魏攻中山不克,進據博陵魯口,諸將望風奔退,郡縣悉降于魏。」
  3. ^ 《魏書·太祖記》:「寶聞帝幸信都,乃趣博陵之深澤,屯呼沱水,遣弟賀麟寇楊城,殺常山守兵三百餘人。寶悉出珍寶及宮人招募郡縣,羣盜無賴者多應之。」
  4. ^ 《魏書·太祖記》:「二月己巳,帝進幸楊城。丁丑,軍于鉅鹿之栢肆塢,臨呼沱水。其夜,寶悉眾犯營,燎及行宮,兵人駭散。帝驚起,不及衣冠,跣出擊鼓。俄而左右及中軍將士,稍稍來集。帝設奇陳,列烽營外,縱騎衝之,寶眾大敗,斬首萬餘級,擒其將軍高長等四千餘人。」
  5. ^ 《晉書·慕容寶傳》:「魏軍方軌而至,對營相持,上下凶懼,三軍奪氣。農、麟勸寶還中山,乃引歸。魏軍追擊之,寶、農等棄大軍,率騎二萬奔還。時大風雪,凍死者相枕於道。寶恐為魏軍所及,命去袍杖戎器,寸刃無返。」
  6. ^ 《晉書·慕容寶傳》 : 「麟懼不自安,以兵劫左衛將軍、北地王精,謀率禁旅弒寶。精以義距之,麟怒,殺精,出奔丁零。」
  7. ^ >《晉書·慕容寶傳》 : 「麟既叛,寶恐其逆奪會軍,將遣兵迎之。麟侍郎段平子自丁零奔還,說麟招集丁零,軍眾甚盛,謀襲會軍,東據龍城。寶與其太子策及農、隆等萬餘騎迎會於薊,以開封公慕容詳守中山。」
  8. ^ 《魏書·太祖記》:「是時,栢肆之役,遠近流言,賀蘭部帥附力眷、紇突隣部帥匿物尼、紇奚部帥叱奴根聚黨反於陰館,南安公元順率軍討之,不克,死者數千。詔安遠將軍庾岳總萬騎,還討叱奴根等,滅之。」

參考資料[编辑]

  • 《資治通鑑·卷一百零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