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欒鍼
时代 春秋时期
国家 晉國
身份 晋国车右
逝世日期 前559年
栾书

欒鍼(?-前559年),,名,是栾书的儿子[1]栾黡的弟弟[2],春秋时期晋国车右

麻隧之战[编辑]

前578年五月初四,晋军率领诸侯的军队和秦军在麻隧作战,栾鍼担任车右。秦军大败,秦国的成差和不更女父被俘[3]

鄢陵之战[编辑]

前575年六月二十九日,晋楚在鄢陵交战,欒鍼担任晋厉公车右。晋军军营前方有泥沼,于是晋军都或左或右地避开泥沼,栾氏范氏领着他们私族部属左右护卫着晋厉公前进。前行中,晋厉公的战车陷在泥沼里,中军将栾书打算将晋厉公装载在自己的战车上,欒鍼对父亲说:“栾书退下去!国家有大事,你哪能一人专揽?侵犯别人的职权,这是冒犯;丢弃自己的职责,这是怠慢;离开自己的部下,这是扰乱。有三件罪名,不能违犯。”欒鍼随后就将晋厉公的战车掀起脱离泥沼[4]

战斗中,欒鍼见到楚国令尹子重的旌旗,向晋厉公请求说:“楚国人说那面旌旗是子重的旗号,当初下臣出使到楚国,子重问起晋国的勇武表现在哪里,下臣回答说:‘喜好整齐,按部就班。’子重问:‘还有什么?’下臣回答说:‘喜好从容不迫。’现在两国交兵,不派遣行人,不能说是按部就班;临到事情而不讲信用,不能说是从容不迫。请国君派人替我给子重进酒。”晋厉公答应了,派遣行人拿着酒器奉酒,到了子重那里,说:“我国国君缺乏使者,让栾鍼执矛侍立在他左右,因此不能犒赏您的从者,派我前来代他送酒。”子重说:“欒鍼他老人家曾经跟我在楚国说过一番话,送酒来一定是这个原因。他的记性真好。”子重接过酒一饮而尽,不留难使者,重新击鼓[5]。这就是成语“好整以暇”的来源。

迁延之役[编辑]

前559年夏,晋国召集十二个诸侯国的兵力进攻秦国,以报复栎之战,最终却无功而返。欒鍼说:“这次战役,是为了报复栎之战的战败。作战又没有功劳,这是晋国的耻辱。我家兄弟俩都在兵车上,哪能不感到耻辱呢?”他便和士鞅冲入秦军中间,最终欒鍼战死,士鞅回来了。栾黡士匄说:“我的兄弟不想去的,是你儿子叫他去。我的兄弟战死,你的儿子却回来了,这是你的儿子杀了我的兄弟。如果不赶走他,我要杀死他。”士鞅只好逃亡到秦国[6]

参考资料[编辑]

  1. ^ 《春秋经传集解·成公十三年》:栾针,栾书子。
  2. ^ 《春秋经传集解·襄公十四年》:栾针,栾黡弟也。
  3. ^ 《左传·成公十三年》:秦桓公既与晋厉公为令狐之盟,而又召狄与楚,欲道以伐晋,诸侯是以睦于晋。晋栾书将中军,荀庚佐之。士燮将上军,郤锜佐之。韩厥将下军,荀罃佐之。赵旃将新军,郤至佐之。郤毅御戎,栾鍼为右。孟献子曰:“晋帅乘和,师必有大功。”五月丁亥,晋师以诸侯之师及秦师战于麻隧。秦师败绩,获秦成差及不更女父。
  4. ^ 《左传·成公十六年》:有淖于前,乃皆左右相违于淖。步毅御晋厉公,栾鍼为右。彭名御楚共王,潘党为右。石首御郑成公,唐苟为右。栾、范以其族夹公行,陷于淖。栾书将载晋侯,鍼曰:“书退!国有大任,焉得专之?且侵官,冒也;失官,慢也;离局,奸也。有三罪焉,不可犯也。”乃掀公以出于淖。
  5. ^ 《左传·成公十六年》:栾鍼见子重之旌,请曰:“楚人谓夫旌,子重之麾也。彼其子重也。日臣之使于楚也,子重问晋国之勇。臣对曰:‘好以众整。’曰:‘又何如?’臣对曰:‘好以暇。’今两国治戎,行人不使,不可谓整。临事而食言,不可谓暇。请摄饮焉。”公许之。使行人执榼承饮,造于子重,曰:“寡君乏使,使鍼御持矛。是以不得犒从者,使某摄饮。”子重曰:“夫子尝与吾言于楚,必是故也,不亦识乎!”受而饮之。免使者而复鼓。
  6. ^ 《左传·襄公十四年》:栾鍼曰:“此役也,报栎之败也。役又无功,晋之耻也。吾有二位于戎路,敢不耻乎?”与士鞅驰秦师,死焉。士鞅反,栾黡谓士匄曰:“余弟不欲住,而子召之。余弟死,而子来,是而子杀余之弟也。弗逐,余亦将杀之。”士鞅奔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