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沈鵬 (清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沈鵬(1870年-1909年),江蘇省蘇州府常熟縣人,清朝政治人物。

生平[编辑]

光緒二十年(1894年)甲午科進士,二甲130名。同年五月,改翰林院庶吉士[1]。光緒二十一年四月,散館,授翰林院編修[2]

事迹[编辑]

沈鵬自幼父母雙亡,由其嫂撫養成人。中舉入都,名動公卿。袁昶費念慈皆想招其為女婿。因費女才貌雙全,遂訂婚。費念慈之妻為徐郙女兒,為人驕橫,嫌棄沈鵬貧窮。沈鵬直到入翰林之後,方與費氏拮据完婚。此後,欲上疏彈劾李蓮英榮祿剛毅,叱三人為“三兇”,並請求掌院學士徐桐代為上奏。徐桐大怒,斥責其喪心病狂。沈鵬南歸。李蓮英等三人聞知此事,授意將其撤職下獄。庚子拳亂起,方出獄。[3]

參考文獻[编辑]

  1. ^ 《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三百四十):光绪二十年。甲。五月。丁丑朔。……○丙戌。引见新科进士。得旨、一甲三名张謇、尹铭绶、郑沅、业经授职外。吴筠孙、沈卫、李家驹、徐仁镜、朱启勋、吴庭芝、李翘芬、李组绅、饶芝祥、梁士诒、陆士奎、邹毅洪、刘廷琛、夏启瑜、汪一元、袁桐、于普源、冯恩昆、储英翰、李灼华、张其淦、王廷釭、关冕钧、林钺、姚舒密、景禐、黄秉湘、陈昭常、裴汝钦、郭育才、翁成琪、胡矩贤、江衡、沙元炳、张启藩、达寿、张琨、范溶、张琴、吴敬修、熊希龄、陈君耀、黎承礼、朱锡恩、王英冕、周绍昌、齐忠甲、张怀信、王会厘、谭文鸿、程友琦、王照、沉云沛、林炳章、洪锦标、蔡琛、夏树立、萧立炎、李清琦、叶大可、毓隆、孙鸣皋、陈德铭、余晋芳、谭绍裘、叶大年、梁文灿、沈鹏、吴式钊、张祥龄、桂坫、孙同康、尹春元、张林焱、王瑚、江春霖、俱著改为翰林院庶吉士。
  2. ^ 《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三百六十六):光绪二十一年。乙未。四月。丁巳。……电寄引见甲午科散馆人员。得旨修撰吴鲁编修尹铭绶郑沅、业经授职。二甲庶吉士吴筠孙、朱启勋、姚舒密、关冕钧、毓隆、李家驹、齐忠甲、徐仁镜、梁士诒、李灼华、程友琦、余堃、夏启瑜、汪洵、朱锡恩、叶大年、沈鹏、沈卫、王廷鉽、刘廷琛、达寿、吴敬修、冯恩昆、梁文灿、王会厘、俱著授为编修。
  3. ^ 《清稗類鈔·卷二十六》:沈北山冤獄 常熟沈北山太史鵬幼孤,賴其嫂撫養成立。既舉孝靌廉,入都,名動公卿。朝貴爭欲婿之,袁忠節公昶方遣使為媒介矣,而武進費屺懷太史念慈亦欲妻以女。北山知費女才美,又以翁叔平相國之慫恿,遂騁焉。費婦為嘉定徐頌閣相國郙女,悍而驕,聞北山貧窘,已心惡之。及成進士,入翰林,始乞假歸娶,拮据成婚,終為外姑所鄙。既結褵,伉儷亦不相得,北山乃怫然入都。
    會李蓮英、榮祿、剛毅方以黷貨聞於時,大憤,一日忽草一疏,斥其為三凶,將請重治其罪。疏成,懷之以謁掌院徐相國桐,乞代遞。徐大怒,詈為喪心病狂,逐之出。乃謁翁,翁閱其疏,亦撟舌,謂勿以鹵莽賈禍。北山伏地痛哭,翁之孫弢夫觀察強掖之登車,且迫其南旋。而所謂三凶者,已知其事,授意院長,摭他事褫其職,復咨蘇撫拘之。蘇撫遂檄常熟令提解至省,既至,發按察司獄,獄官朱雲龍令與眾囚伍,居穢溼之地。蘇紳知之,白署臬司朱之榛,乃稍稍安適。詣獄慰問且餽物者日必數起,費氏則從無往探者,僅贈銀幣二枚,使為買瓜之需。光緒庚子,拳亂起,美人李佳白、李提摩太言於孝欽后,始釋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