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湯馬斯·佛里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湯馬斯·佛里曼
Thomas Friedman 2005 (4).jpg
性别
出生 Thomas Loren Friedman
1953年7月20日
 美國 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
国籍  美國
教育程度 布蘭迪斯大學
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 政治碩士
职业 記者
活跃时期 20世紀
配偶 Ann Bucksbaum
经历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代表作
世界是平的
殊荣
普利茲新聞獎三屆獲獎

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oren Friedman,1953年7月20日)是一位猶太裔美國新聞記者、民主黨人、專欄以及書籍作家,並是普利茲新聞獎的三屆獲獎者。

佛里曼出生於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的市郊,自高中時即開始編輯校刊。1975年從布蘭迪斯大學畢業,主修地中海地區事務。接著他接受馬歇爾獎學金(Marshall scholarship)的資助,東行往英國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學習中東政治,並取得碩士學位。其中阿拉伯裔的教授Albert Hourani影響了佛里曼終生的觀點。目前擔任紐約時報Op-Ed(时事评论文章、通常放於報紙社論的隔頁)的專欄作家。他的專欄主要關切國際關係,在週三週五刊出。佛里曼以提倡和平、阿拉伯世界現代化全球化而受到矚目,偶而會提及這些議題背後潛藏的危機。他的書從中立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的觀點提出國際政治的不同面向。

觀點[编辑]

身為美國資深媒體人和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德曼認為以色列右翼總理内塔尼亚胡將使美國和以色列的全球利益遭受重大損害[1],因為以色列如果是一個對巴勒斯坦迫害的國家,美國和以色列在世界上許多事務的話語正當性將嚴重折損,也再無立場批評伊朗內政,這將是伊朗願意看見的,而他種族歧視阿拉伯人的立場將使以色列在中東孤立,連帶美國也在中東孤立,從更高戰略上來說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終將抵達中東,那時局面美在中東毫無立足點和盟友阻止中國影響力進入中東,從而讓中國成為中東單一影響力大國,而美國只有以色列。

目前中東混亂局勢則是美國長期政策錯誤導致的結果,ISIS的崛起其實遠因來自美國對沙特的支持,錯誤的伊拉克戰爭和敘利亞內戰偏差的走向也許提供了土壤,但意識形態的根源其實來自沙特,各屆美國政府由於石油因素而特殊對待從政治觀、宗教觀、兩性觀都與美國相反的沙特及其周邊聯盟酋長,讓美國在全球事務正當性下降,沙特賺得錢財後在中東和世界各地支持的清真寺其實宣揚理念和ISIS沒有本質不同,仔細觀察就發現同為遜尼派的ISIS實質很多觀點和沙特一致,只是比較激進並且挑戰了中東領導權,所以其實它和許多阿拉伯國家矛盾並不大,美國期望這些泛沙特國家組織聯盟負責剿滅,根本是不可能的,因為這個盟軍從領導到士兵其思想觀點都和敵軍差異不大,戰爭無從打起,諷刺的是也許最終美國只能認知伊朗的什葉派軍隊是唯一可戰之軍。[2]

能源觀點上他支持全球暖化是重大問題,並認為美國式發展複製到世界各地將是全球大災難[3],期望中國崛起過程能建立不同於美式消費觀的發展模式,並發展非碳排放能源為基礎的增長。支持課徵油價稅讓油價維持在高檔,逼迫非石化能源科技發展,便宜的油價將讓人類在暖化中滅亡。

歐洲局勢方面佛里曼認為冷戰後十多年強硬的對俄政策是愚蠢的[4],包含毀約讓北約東擴持續壓縮俄羅斯,這讓俄國民眾有巨大的不安全感和恥辱感,從而讓極右翼的普丁獲得了超高的支持度,多數俄國人也開始憧憬恢復蘇維埃聯邦的榮耀,這讓烏克蘭戰局成為遲早的必然。目前的局勢看似北約多擴張了一些地盤但重大戰略層面形勢極壞,俄國民眾對西方的幻想破滅決定和普京站在一起走開戰到底路線,歐洲受困於經濟也不敢和俄開戰更有懷疑美國意圖同時削弱歐俄坐收漁翁之利,德法等國對美不信任加深,烏克蘭東部和克里米亞也幾乎永遠成為俄國領土。在俄國扶植與西方聯盟的政權,甚至對中國施壓這一切都成為遙遠的幻想,目前中俄將在歐亞大陸成為最強大的軍事和經濟同盟,於全球所有領域範圍內向美國展開挑戰。

代表作[编辑]

他的著作是以全球化聞名的,比較著名的有:

外部連結[编辑]

  1. ^ 內坦尼亞胡的歷史抉擇
  2. ^ 中東問題的美國噩夢
  3. ^ 要中國夢不要美國夢
  4. ^ 俄羅斯的反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