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托马斯·弗里德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汤马斯·佛里曼
Thomas Friedman
Thomas Friedman 2005 (4).jpg
性别
出生 Thomas Loren Friedman
(1953-07-20) 1953年7月20日66岁)
 美国 明尼苏达州明尼亚波利斯
居住地 美国马里兰州贝什斯达
国籍  美国
教育程度 明尼苏达大学
布兰迪斯大学
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
职业 记者
活跃时期 20世纪
政党 民主党
配偶 安·巴克斯鲍姆

汤马斯·洛伦·佛里曼(Thomas Loren Friedman,1953年7月20日)是一位犹太裔美国新闻记者、民主党人、专栏以及书籍作家,并是普利兹新闻奖的三届获奖者。

佛里曼出生于明尼苏达州明尼亚波利斯的市郊,自高中时即开始编辑校刊。1975年从布兰迪斯大学毕业,主修地中海地区事务。接著他接受马歇尔奖学金的资助,东行往英国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学习中东政治,并取得硕士学位。其中阿拉伯裔的教授阿尔伯特·哈拉尼英语Albert Hourani影响了佛里曼终生的观点。目前担任《纽约时报》Op-Ed(时事评论文章、通常放于报纸社论的隔页)的专栏作家。他的专栏主要关切国际关系,在周三周五刊出。佛里曼以提倡和平、阿拉伯世界现代化全球化而受到瞩目,偶而会提及这些议题背后潜藏的危机。他的书从中立新自由主义的观点提出国际政治的不同面向。

观点[编辑]

身为美国资深媒体人和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认为以色列右翼总理内塔尼亚胡将使美国和以色列的全球利益遭受重大损害[1],因为以色列如果是一个对巴勒斯坦迫害的国家,美国和以色列在世界上许多事务的话语正当性将严重折损,也再无立场批评伊朗内政,这将是伊朗愿意看见的,而他种族歧视阿拉伯人的立场将使以色列在中东孤立,连带美国也在中东孤立,从更高战略上来说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终将抵达中东,那时局面美在中东毫无立足点和盟友阻止中国影响力进入中东,从而让中国成为中东单一影响力大国,而美国只有以色列。

目前中东混乱局势则是美国长期政策错误导致的结果,ISIS的崛起其实远因来自美国对沙特的支持,错误的伊拉克战争叙利亚内战偏差的走向也许提供了土壤,但意识形态的根源其实来自沙特,各届美国政府由于石油因素而特殊对待从政治观、宗教观、两性观都与美国相反的沙特及其周边联盟酋长,让美国在全球事务正当性下降,沙特赚得钱财后在中东和世界各地支持的清真寺其实宣扬理念和ISIS没有本质不同,仔细观察就发现同为逊尼派的ISIS实质很多观点和沙特一致,只是比较激进并且挑战了中东领导权,所以其实它和许多阿拉伯国家矛盾并不大,美国期望这些泛沙特国家组织联盟负责剿灭,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盟军从领导到士兵其思想观点都和敌军差异不大,战争无从打起,讽刺的是也许最终美国只能认知伊朗的什叶派军队是唯一可战之军。[2]

能源观点上他支持全球暖化是重大问题,并认为美国式发展复制到世界各地将是全球大灾难[3],期望中国崛起过程能建立不同于美式消费观的发展模式,并发展非碳排放能源为基础的增长。支持课征油价税让油价维持在高档,逼迫非石化能源科技发展,便宜的油价将让人类在暖化中灭亡。

欧洲局势方面佛里曼认为冷战后十多年强硬的对俄政策是愚蠢的[4],包含毁约让北约东扩持续压缩俄罗斯,这让俄国民众有巨大的不安全感和耻辱感,从而让极右翼的普丁获得了超高的支持度,多数俄国人也开始憧憬恢复苏维埃联邦的荣耀,这让乌克兰战局成为迟早的必然。目前的局势看似北约多扩张了一些地盘,但重大战略层面形势极坏,俄国民众对西方的幻想破灭,决定和普京站在一起走“开战到底”路线,欧洲受困于经济也不敢和俄开战,更有怀疑美国意图同时削弱欧俄坐收渔翁之利,德法等国对美不信任加深,乌克兰东部和克里米亚也几乎永远成为俄国领土。在俄国扶植与西方联盟的政权,甚至对中国施压这一切都成为遥远的幻想,目前中俄将在欧亚大陆成为最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同盟,于全球所有领域范围内向美国展开挑战。

代表作[编辑]

他的著作是以全球化闻名的,比较著名的有: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