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休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耶律休哥(?-998年),字遜寧。祖父為隋王耶律釋魯,父為南院夷離菫耶律綰思遼國名將,軍事家。官至遼國的于越,封宋國王。

生平[编辑]

早期事迹[编辑]

耶律释鲁之孙。东丹王耶律倍耶律德光族兄弟,世宗、穆宗族叔,景宗叔祖,圣宗同族曾祖。初为郎君,穆宗应历十五年,从群牧都林牙萧幹讨平乌古、室韦叛部。应历末年,官惕隐。

对宋战事[编辑]

宋朝為了爭奪燕雲十六州,幾次與遼國發生戰爭。公元979年7月,兩軍大戰於高梁河(今北京西直門外),遼軍耶律沙部佯敗而宋軍乘勝追擊,卻遭到遼軍耶律斜軫和耶律休哥兩部左右夾擊。此時耶律沙又率兵回擊,配合左右兩部共同攻打宋軍,使宋方大敗,甚至連御駕親征的宋太宗也因臀部中箭受傷而不能策,要乘坐車倉惶逃走。遼軍追至涿州(今河北涿縣),因未能趕上太宗而不再追擊。是年(979年)冬,为报围城之役(即高梁河之役),辽景宗又遣韩匡嗣和南府宰相耶律沙伐宋。耶律休哥跟从韩匡嗣军战于满城。

“方阵,宋人请降。匡嗣欲纳之,耶律休哥曰:‘彼军气甚锐,疑诱我也。可整顿士卒以御。’匡嗣不听”。“休哥引兵凭高而视,须臾南兵大至,鼓噪疾进。匡嗣仓卒不知所为,士卒弃旗鼓而走,遂败绩。耶律休哥整兵进击,敌乃却”。耶律休哥对宋军行动判断正确,部署得当,并收拾韩匡嗣军所弃兵械,全军而还。

980年,耶律休哥被封为北院大王,总南面戍兵。从辽景宗南伐,围瓦桥关,阵斩宋将张师。景宗赐以玄甲、白马,追敌至莫州,生获数将以献。景宗又赐以御马,称赞他“尔勇过于名,若人人如卿,何忧不克?”师还,拜于越。辽圣宗即位后,耶律休哥总南面军务,他一面继续治军修武备,一面加强政治治理,发展生产,安定民心,恢复和建立新的统治秩序。统和四年(986年),燕云之战,宋东路军进至岐沟、涿州、固安。辽南京兵少,耶律休哥不敢轻易出战,遂采取袭扰的方式,令宋军疲于应付,以待援军。待援军至,耶律休哥率军追击,“宋师望尘奔窜,堕岸相蹂死者过半,沙河为之不流”。以功,封宋国王。

端拱年间(988年—989年),宋边防军粮食给养不足,同时契丹密议进攻。宋太宗听闻,派遣李继隆统帅镇、定兵万余,护送辎重数千乘至威俘军。辽军将领耶律休哥通过间谍知道后,率八万骑,想要中途袭击。宋边防小将尹继伦恰好领兵千余被主帅李继隆派去巡行视察埋伏,在路上与辽军相逢。于越统领大军径直赶路,没有理会继伦军。尹继伦对其麾下说:“寇蔑视我尔。彼南出而捷,还则乘胜驱我而北,不捷亦且泄怒于我,将无遗类矣。为今日计,但当卷甲衔枚以蹑之。彼锐气前趣,不虞我之至,力战而胜,足以自树。纵死犹不失为忠义,岂可泯然而死,为胡地鬼乎!”手下众人皆愤激从命。继伦令军中饲马饲料,等到夜,尹军众人手持短兵器,悄悄跟在辽军之后。行数十里,至唐河、徐河间。天未明,辽军在距尹继伦军大约四五里之处堆锅造饭准备吃完开战,宋军李继隆的部队在辽军阵前严阵以待,尹继伦军从辽军背后突然杀出,冲进辽军阵中杀辽军将领皮室一人。皮室者,契丹相也。皮室既擒,辽军于是惊慌溃散。而后李继隆率军万余越过徐河冲进辽军阵中。耶律休哥正在吃饭,听闻后吓得筷子掉下,被宋军士兵短兵器击中其臂,受伤严重,乘好马先逃跑。辽兵随之大溃,相互践踏死者无数,余党悉引去。辽军自后几年之间不敢大举入侵。

史載耶律休哥宏謀遠略,料敵如神,每戰勝則推功於將士。身經百戰,不濫殺無辜。在戍守南邊時,省賦稅、恤孤寡、勸農桑、修武備、均戍兵。宋境白溝以南欲止兒哭則說:「于越來了!」

遼寧省阜新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的工作人在距阜新市30公里遠的一座深山(代時被稱作平頂山)發現一個遼國古墓群。[1]其中一處古墓里意外發現一塊刻有“故于越宋國王墓志銘”九個字的墓志銘。此墓有可能是耶律休哥或其子孫的墓地。根據遼代一家人死后要葬在一起的民俗習慣,有關專家認定耶律休哥的家族墓也應在這附近。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