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 (佛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般若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佛教
波羅密(度)
 
南傳六波羅密

佈施
持戒
忍辱
精進
出離
般若
(十波羅密)
真實
決意
   
北傳六波羅密
六度
佈施
持戒
忍辱
精進
禪定
般若
(十度)
方便
 
 

梵語प्रज्ञाPrajñā巴利語paññā),也稱為智慧,音譯為般若bōrě[1],又譯作波若鉢若般羅若波羅若鉢腎穰鉢囉枳穰等,佛教術語,意為智慧洞識,為戒、定、慧三無漏學之一。

說一切有部將它列為大地法,為心所之一。大乘佛教將它列為六波羅密之一,因此又稱為「般若波罗蜜多」(梵語प्रज्ञापारमिता Prajñāpāramitā)。

语源语义[编辑]

“般若”为梵语Prajñā音译,本义为“超越之智慧”。字根爲प्र-(Pra)超越的、超前的,印欧语同源词包括英语、拉丁语pre-,pro-等,均义爲向前、前面、超过;和ज्ञा(jñā,知覺、知識或了解),印欧语同源词包括拉丁语gnoscere、希腊语gignoskein、俄语znat、英语know等。 因此,在字面上,慧(Prajñā)有是一種高級的知覺能力,是一種分辨是非、於簡擇的能力[2][3]有情眾生都擁有這種能力。具備慧的人,可依自己的觀察力,來選擇正確的道路;缺少智慧,即是愚癡無明

概论[编辑]

佛教中“超越之智慧”有别於一般的智慧,指的是“妙智妙慧”。它是超验的,难以描述,唯有所体会者方能了知,故佛教中只能通过言语譬喻形容,如“它是一切众生本心所具有的,有色(物质)能见,无色也能见,有声能闻,无声也能闻。它能产生一切善法。至于凡夫的‘智慧’,则由外物所引生,必须先有色与声,才会有能见和能闻。若无色与声,即不能见不能闻,它不能直接生出善法。因而我们说,凡夫的‘智慧’,在佛家看来,也就成了愚痴,成了妄想。‘般若’如灯,能照亮一切,能达一切,渡化佛所指斥的那种有漏的‘分别慧’。”[4]

慧可分為世間慧與出世間慧二者。所謂出世間慧,是能夠了解緣起、斷除結縛、止息煩惱的能力。要得到這種智慧,需要依的幫助。

同義字[编辑]

其同義字為末底(mati)[5][6]

(闍那)與慧的定義接近,主要的差別在於,智的範圍較小,主要指出世間慧,而且有能抉擇、決斷之意;而慧的範圍較大。

教義[编辑]

般若一詞最早出現於東漢高僧支婁迦讖所譯的《道行般若經》。般若在中國多指為智慧[7],《世说新语·文学》載:“殷中军被废东阳,始看佛经,初视《维摩诘》,疑般若波罗密太多,后见《小品》,恨此语少。”佛教徒認為,般若智慧跟世間的智慧不同,“智慧輕薄,故不能稱於般若”[8],是經由內觀所產生的正見;因證得金剛性如來藏空性心而生起實相智慧。般若在中国没有相当的名词可以代替,虽意为智慧,乃不足以表显般若的含义,所以譯經家不直接漢譯為“智慧”,而以音譯。《大智度论》所说:“般若定实相,甚深极重,智慧浅薄,是故不能称。”[9]一般法会中大多念“摩诃般若波罗蜜多”,“摩诃般若”即是大智慧。波羅譯為“彼岸”,蜜多譯為“到”,應為到彼岸,般若波羅蜜多即是“究竟圓滿之智慧”,佛教称之为胜义智或实相智,如佛祖在菩提树下体验真理的智慧。佛教以為科学家之智是不究竟的、不完满的智慧,佛教称之为方便智。

般若的思想可归纳为“假有性空”,所謂:“无明离欲而生明,彼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纯大苦聚。”[10]。般若還要靠“缘起”,《十二门论》说:“内缘起,即无明缘行等十二支;外缘起,即如以泥土、轮绳、陶等而成瓶。”。大乘佛教的兴起主要還是般若思想。《大般若经》指出大乘即是般若,般若即是大乘;说大乘即说般若,说般若即说大乘。般若能与一切善法为母一切佛法无不摄入般若。般若能生诸,是诸佛母,般若能示世间诸法实相,名如来母,能生如来。又說般若為第六波羅蜜闍那為第十波羅蜜。大乘佛教认为世上一切事物,皆由因缘而成,虚而不实的,可以說,性空乃生命最根本上的真实本质。眾生之愚癡,約而言之有三:不信三世因果、不知諸法緣起性空,不明諸法實相、佛性本具之理。

般若與中國[编辑]

中國的般若學派相傳有「六家七宗」[11],最有代表想的就是本無宗。鳩摩羅什長安之前,中土的《般若經》的翻譯已經很盛行,例如道安特別著重宣揚《般若經》[12],並常採取和利用道家儒家固有的哲學術語。道安大師的「本無」二字來自於道教。

羅什弟子僧肇的《不真空論》批判了六家七宗的「本無」、「即色」和「心無」三家的觀點,《般若無知論》云:「聖心無知,故無所不知;不知之知,乃曰一切知。」所謂「無知」,「不知之知」,簡稱「智」,是指佛教的般若智慧。這說明世界萬法是非有非無,有無皆空的思想,羅什看了《般若無知論》,讚賞說:「吾解不謝子,辭當相挹」(白話:我對般若的理解不遜於你,但用詞遣字有所不及),又表揚僧肇為中土「解空第一」[13]。僧肇又稱「般若無知」並非指一無所知,而是「無名無說,非有非無,非實非虛。虛不失照,照不失虛」[14]

慧文根據《大智度論》裡的「一心中得」結合般若的「空」、「假」、「中」而成「一心三觀」[15]。一心三觀是天台宗的基本思想之一。

禪宗惠能在《六祖壇經》解釋「無念」:「善知識,無者,無何事?念者,念何物?無者,無二相,無諸塵勞之心;念者,念真如本性,真如即是念之體,念即是真如之用。」

經典[编辑]

玄奘译有《大品般若经》六百卷,姚秦鳩摩羅什译有《摩诃般若经》二十四卷、《小品般若》七卷、《金剛經》一卷,西晋无罗叉等译有《放光般若》二十卷,西晋竺法护译有《光赞般若》十卷。其中玄奘所译《大品般若》有六百卷之巨(以及濃縮後成為極精簡的心經),幾乎包含了所有的般若类经典,是现存的《大品般若》是最完备的。

注釋[编辑]

  1. ^ 「般若」,拼音bōrě注音ㄅㄛ ㄖㄜˇ粤拼bo1 je5
  2. ^ 玄奘譯《阿毘達磨俱舍論》卷4:「慧,謂於法能有簡擇。」
  3. ^ 《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卷10:「簡擇所緣邪正等相,說名為慧。」
  4. ^ 佚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注解
  5. ^ 玄奘譯《成唯識論》卷6:「末底,般若,義無異故。」
  6. ^ 《慧琳音義》卷上:「般若,此云慧也。西域慧有二名:一名般若,二名末底。」
  7. ^ 大智度論》卷四十三云:“般若者,秦言智慧。”
  8. ^ 《淨名玄論》卷第四
  9. ^ 《大智度论》卷七十一
  10. ^ 《杂阿含经》
  11. ^ 《名僧傳抄‧曇濟傳》,湯用彤《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上解釋:「陳朝小招提寺慧達法師作〈肇論序〉,有『或六家七宗,爰延十二』之語。唐元康作《肇論疏》,釋此句曰:『或六家七宗,爰延十二者,江南本皆作六家七宗,今尋記傳,是六家七宗也。梁朝釋寶唱,作《續法論》一百六十卷云,宋莊嚴寺釋曇濟作《六家七宗論》。論有六家,分成七宗。第一本無宗,第二本無異宗,第三即色宗,第四識含宗,第五幻化宗,第六心無宗,第七緣會宗。本有六家,第一家分為二宗,故成七宗也。……』」
  12. ^ 道安在《摩訶缽羅若波羅蜜經抄序》中回憶說:「昔在漢陰(襄陽)十有五載,講《放光經》,歲常再遍。」
  13. ^ 《高僧傳》說,羅什大師稱:「秦人解空第一者,僧肇其人也」。
  14. ^ 《般若無知論》
  15. ^ 《佛祖統紀、慧文傳》

研究書目[编辑]

  • 梶山雄一著,許洋主譯:《般若思想》(臺北:法爾出版社,1989)。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