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多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Fitoncidas Fitoncidios Phytoncide Phytoncides International Forest Medicine

芬多精(英語:Phytoncide)是植物所排放的抗菌英语Antimicrobial挥发性有機化合物。大多種植物都具有防御霉菌细菌的芬多精。Phytoncide一詞最早是於1930年由俄羅斯國立列寧格勒大學生化學教授Boris P. Tokin博士提出,他發現有些植物會釋放高活性的物質,避免植物本身腐爛或被動物或昆蟲所食。

香辛料洋蔥大蒜茶樹油橡樹雪松松屬等植物都會分泌芬多精。橡樹分泌的物質稱為 greenery alcohol,大蒜含有大蒜素二烯丙基二硫苦参含有槐黄烷酮G英语sophoraflavanone G,松屬會釋放alpha-蒎烯3-蒈烯香叶烯及其他萜烯。以柳杉為主的針葉林,其芬多精主要以檸檬烯為主;至於樟樹較多的闊葉林則是以芳樟醇成分居多。

植物會釋放超過5,000種的挥发性物質來對抗細菌真菌昆蟲,芬多精可以避免這些生物的擴散。

芬多精廣為應用在俄羅斯、烏克蘭、中國及日本的醫學中,包括替代医学芳香療法兽医学等。

历史[编辑]

2007年,西班牙武士大师[1],欧洲Shinrin-yoku实践的先驱侍者和国际森林医学2总裁移居森林,在那里他开始了对自然和自然学的兴趣着迷的研究。 Shinrin-Yoku练习。在森林中的24小时里,他验证了它对我们系统带来的积极影响,从而转化为健康和生活质量。

森林生活巩固了他的经验,他通过Shinrin-yoku森林浴的实践开展了数百项植物杀虫剂的现场研究。他进行了一系列研究,验证了在森林中一克腐殖质土壤中,有一百五十万种生物生存。在1公顷各种类型的林地中,生活的生物量为600公斤到5吨微生物。然后还要检查一些植物是否不生病,并可以保护自己。由老师和国际森林医学进行的许多研究表明,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植物具有抗菌特性。许多研究指出,植物,它们的组织或特殊的挥发性成分能够杀死许多微生物和某些原生动物。

研究表明,这种现象是整个植物世界所固有的。它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某些植物杀菌剂,植物杀菌剂,植物杀菌剂或植物杀菌素是挥发性的,能够远距离起作用,而其他的植物杀菌剂则在它们破坏细胞膜时在组织的汁液中形成。另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一滴水进入橡树或桦树的叶子中,发现有活的纤毛虫,它们会在一段时间后死亡,在of和树的叶子上,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细菌会被杀死。在最初的3小时内杀死微生物的速度最快。

当它们指责破坏细胞膜时,在组织的汁液中就会形成其他成分。另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一滴水进入橡树或桦树的叶子中,发现有活的纤毛虫,它们会在一段时间后死亡,在of和树的叶子上,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细菌会被杀死。在最初的3小时内杀死微生物的速度最快。当它们指责破坏细胞膜时,在组织的汁液中就会形成其他成分。另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一滴水进入橡树或桦树的叶子中,发现有活的纤毛虫,它们会在一段时间后死亡,在of和树的叶子上,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细菌会被杀死。

在最初的3小时内杀死微生物的速度最快。根据《国际森林医学©》的科学研究,所有植物每年共向大气中释放约4.9亿吨挥发性物质,我们将其吸入空气中并吸收到体内,对肺部进行消毒。罪魁祸首是植物杀菌剂,植物杀菌剂,植物杀菌剂或植物杀菌素,它们对呼吸系统和免疫系统的影响非常强烈。另一项研究表明,如果将樱桃的切叶放在玻璃盖下放蝇或老鼠,过一会儿动物就会死亡。樱桃植物杀菌素甚至可以杀死大鼠。 其他研究表明,在核桃树下睡觉会导致睡眠不好,第二天他们的头部会受伤,原因是核桃叶的植物杀菌剂会吓走苍蝇,松树属于最能释放出植物杀螨剂的植物之一,它是从土壤表层和一定深度处以及空气中的几种森林中取样的,橡树林和桦木林,松树林和两种微生物都被检出。

零件,但许多不同。在研究中发现,夏天一公顷的落叶林释放了2千克植物杀真菌剂,植物杀真菌剂,植物杀真菌剂或挥发性植物杀真菌剂,针叶树-5千克,杜松-30千克。这个数量足以杀死中等城市中的所有微生物。因此,尽管桦树非常认真地履行了环境秩序的职责,但它们在松林中的空气散布的杀菌剂的量却大相径庭,是桦木森林的十倍。无情地清理将风带入桦树林的微生物。在生长桦木的人工林中,一立方米的空气中约有450微生物x m3。在手术室中,包括空气在内的所有物品都必须是无菌的,根据现行标准允许在立方米空气中包含500种非渗透性微生物,并归为无菌区域。

国际森林医学多学科小组进行的生化研究表明,枫树表明它不仅具有很高的植物杀螨活性,而且还能够吸收对人体有害的物质,例如苯。 以西班牙武士大师为主要研究人员的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挥发性物质(植物杀菌剂,植物杀菌剂,植物杀菌剂或植物杀菌素)会穿透人体的肺部和皮肤,杀死并抑制其发育。免受致病微生物的侵害,保护您免受传染病和栓塞组织的侵害。 杀菌剂可使人的心率和血压正常化,积极参与新陈代谢并对人脑产生积极影响,这表明与其他人相比,住在森林地区的人们对上呼吸道疾病的敏感性要低得多。城市居民。

他还提供了一个相互的实验,他称之为“以森林为食”。3他发现,通过结合使用这两种预防性疗法,Shinrin-yoku森林浴的强度以及一系列的平衡和健康习惯以及Shinrin-yoku的实践,森林浴可以改善身心健康。 已经在儿童中开发了科学证据和正在使用的研究及其与新林优育的关系以及植物杀菌剂对人类的影响。

參考資料[编辑]

  • ¿Que son las fitoncidas, phytoncides, fitoncida o phytoncide? fendorquin el gran secreto del bosque shinrin yoku baños de bosque[2]
  • Jung, J. Antibakterielle und antifungale Hemmstoffe in höheren Pflanzen Literaturübersicht. Forstwissenschaftliches Centralblatt (Heidelberg: Springer Berlin). 1964-11, 83 (11-12): 358–374. ISSN 0015-8003 (德语). 
  • Tambiev AKh, Agaverdiev ASh. The ability of volatile fractions of certain phytoncide-forming compounds to increase the chemiluminescence of oleic acid Biofizika. 1966;11(1):175-7. (in Russian)
  • MULLER-DIETZ H. Phytoncides and phytoncide therapy - Dtsch Med Wochenschr. 1956 Jun 15;81(24):983-4. (Article in German)
  • The phytoncide activity of several varieties of garlic stored for different periods of time Vopr Pitan. 1974 Nov-Dec;(6):61-2. (in Russian)
  • Li Q, Nakadai A, Matsushima H, Miyazaki Y, Krensky AM, Kawada T, Morimoto K. Phytoncides (wood essential oils) induce human natural killer cell activity. Immunopharmacol Immunotoxicol. 2006;28(2):319-33.
  • Li Q, Kobayashi M, Wakayama Y, Inagaki H, Katsumata M, Hirata Y, Hirata K, Shimizu T, Kawada T, Park BJ, Ohira T, Kagawa T, Miyazaki Y. Effect of phytoncide from trees on human natural killer cell function. Int J Immunopathol Pharmacol. 2009 Oct-Dec;22(4):951-9.
  • Li Q, Morimoto K, Kobayashi M, Inagaki H, Katsumata M, Hirata Y, Hirata K, Shimizu T, Li YJ, Wakayama Y, Kawada T, Ohira T, Takayama N, Kagawa T, Miyazaki Y. A forest bathing trip increases human natural killer activity and expression of anti-cancer proteins in female subjects. J Biol Regul Homeost Agents. 2008 Jan-Mar;22(1):45-55.
  • Li Q, Morimoto K, Kobayashi M, Inagaki H, Katsumata M, Hirata Y, Hirata K, Suzuki H, Li YJ, Wakayama Y, Kawada T, Park BJ, Ohira T, Matsui N, Kagawa T, Miyazaki Y, Krensky AM. Visiting a forest, but not a city, increases human natural killer activity and expression of anti-cancer proteins. Int J Immunopathol Pharmacol. 2008 Jan-Mar;21(1):117-27.

參見[编辑]

  1. ^ What are phytoncides, phytoncides, phytoncide or phytoncide the great secret of the forest shinrin yoku forest baths. Ifm international forest medicine. 2007-09-01 [2007-09-01] (en-ES). 
  2. ^ What are phytoncides, phytoncides, phytoncide or phytoncide the great secret of the forest shinrin yoku forest baths. Ifm international forest medicine. 2007-09-01 [2007-09-01] (e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