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德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乔治·葛德石·克雷西
出生 1896年12月5日
 美國俄亥俄州蒂芬
逝世 1963年10月21日(1963-10-21)(66歲)
 美國纽约州锡拉丘兹
国籍  美國
母校 丹尼森大学
芝加哥大学
克拉克大学
奖项 美国地理学协会戴维森金质奖章
美国大学优等生协会英语Phi Beta Kappa国家访问学者
科学生涯
研究領域 地理学
地质学
机构 沪江大学
雪城大学

乔治·葛德石·克雷西(George Babcock Cressey,1896年12月5日-1963年10月21日)。美国地理学家,作家,学者。出生于俄亥俄州蒂芬,先后就读于丹尼森大学芝加哥大学,并在芝加哥大学取得了地质学博士学位。取得学位后,他来到沪江大学任教,并在中国广泛游历。在1929年回到美国之后,他完成了一本关于中国的先锋著作——《中国的地理基础》(China's Geographic Foundations)。

1931年,葛德石在克拉克大学取得了第二个地理学博士的学位。之后,他加入了雪城大学,在那里继续他的教授生涯。在雪城大学,他写过很多主题,但聚焦在“与世界范围的土地和耕地资源分配有关的人口问题”[1]。尽管在他的游学生涯中曾去过六个大陆(除了澳大利亚)上的75个国家,他还是选择了亚洲为主要研究对象[2]。葛德石还曾担任过院系主席,并使雪城大学的地理系研究生项目成为了全国顶尖。

除了学术著作,在二战期间,葛德石也曾为美国国务院经济战委员会英语Board of Economic Warfare军事情报部队英语Military Intelligence Corps (United States Army)做过咨询。战后,他也直言不讳地倡导要与中共改善关系,并在东亚中东广泛游历,还获得了各种奖学金。他还高度参与了一些专业组织的工作,如担任国际地理联合会亚洲研究协会美国地理学家协会的主席。

早期生涯[编辑]

葛德石于1896年12月15日出生于俄亥俄州的蒂芬市。他的父亲弗兰克·克雷西是一位浸会牧师,他的母亲弗朗西丝·巴布考克是第一位从芝加哥大学毕业的女性,在丹尼森大学教拉丁文。[2] 高中毕业后,葛德石上了丹尼森大学的地质系,于1919年以学士身份毕业。随后,他进入芝加哥大学,在那里他师从著名的地质学家罗林·索尔兹伯里(Rollin D. Salisbury,1858-1922)学习,1921年获得地质学硕士学位,1923年获得地质学博士学位。[3] 他的博士论文题目是《印第安纳沙丘与密歇根湖盆线》。[3]

获得学位后,葛德石随美北浸礼会差会前往中国,并在上海沪江大学任教,既教授地质学,又教授地理学。[2]在中国期间,他遇到了美国传教士玛丽恩·查特菲尔德,两人于1925年成婚,[2][3]并育有一子三女。葛德石在中国期间,多次在东亚旅行,定期前去蒙古和鄂尔多斯沙漠。他的旅行经常遇到危险,并使他远离其他西方人。在一次旅行中,他在河北遭到一群强盗的殴打和抢劫。[3]他在中国的旅行路程超过3万英里[4] ,并且成为了他开始写作《中国的地理基础:土地及人民调查》的基础。葛德石在离开中国前不久完成了这本书,并将手稿交给了商务印书馆准备出版。 然而,1932年,出版社被日本人轰炸,手稿在随后发生的火灾中失踪。[2]

第二个博士及学术生涯[编辑]

1929年,葛德石离开中国,回到美国,在哈佛大学学习一年。 1931年,他在克拉克大学获得地理学博士学位,论文主题是鄂尔多斯沙漠[3]。同年,他加入了雪城大学,担任地理学和地质学教授,并很快成为该系主任。1931年9月日本入侵满洲后,葛德石在亚洲的旅行使他成为关于中国的热门专家和讲师,他经常出差,为学术界和大众讲课。葛德石还从他的原始笔记开始重新撰写《中国的地理基础》,并于1934年完成。[5]

在这本书中,葛德石专注于描述中国的15个地理区域,但他也致力于“历史,地形,气候,农业和外贸”的章节。[6] 格罗弗·克拉克在《政治科学季刊》中评论:“这本书对土地和人民与土地的关系做出了一个清晰、全面、可理解的描述。”[4]这本书后来成为了“这个领域的标准作品”[7] 。直到1980年代,这本书仍是西方有关中国地理的唯一教材。在中国国内,国民党很推崇这本书,但共产党对它提出了“强烈批评”,因为葛德石认为中国缺乏快速成为大型工业大国的资源。[8]

在雪城大学任教期间,葛德石并没有中断他的旅行。他于1937年访问了莫斯科,在那里,他被请来咨询《大苏维埃世界地图集》(Great Soviet World Atlas)相关制作事宜。 此后,葛德石在苏联广泛旅行,返回美国后,尽管有反苏情绪,但他谈到苏联有着巨大的经济潜力。 因此,他赢得了“苏联同事们的信任和感谢”,让他获得了他们的知识和资源。[8]20世纪30年代,葛德石还在雪城大学倾心开发学术产品,建立起“全美地理学最好的艺术硕士项目之一”。[9][10]

二战生涯[编辑]

在美国加入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葛德石成为了几个政府部门的顾问,包括美国国务院经济战委员会英语Board of Economic Warfare军事情报部队英语Military Intelligence Corps (United States Army)。他曾为雪城大学的军队训练项目开设关于亚洲的课程和讲座,还在全美范围内公开演讲东亚问题。 [8] 在1943年和1944年间,他曾作为美国国务院文化的特邀访问教授来华。[11] 在此期间,葛德石与 美国国家科学院合作,帮助中国建立大学,并着力提升中美关系。[8]

战争期间,葛德石笔耕不辍。他的第二本著作《亚洲的土地与民众:三分之一领土与三分之二人口的地理学》(Asia's Lands and Peoples: A Geography of One-Third the Earth and Two-Thirds its People)于1944年面世。战争使美国人对亚洲这片土地的兴趣高涨,这本书就是主要针对一般美国民众的亚洲概况通识读物。在这本书里,葛德石也参与了如何划分亚洲与欧洲的讨论,他认为欧洲其实只是欧亚大陆的六个区域之一,其他五个区域分别是苏联,东亚,东南亚,印度和西南亚。[7]葛德石还在书中提出了一个颇具争议的观点:“东亚持久和平的关键是强大的中国。”[12] 这本书问世之后,大受欢迎。

引文[编辑]

  1. ^ "George Cressey, Geographer, Dies". The New York Times. October 22, 1963. 
  2. ^ 2.0 2.1 2.2 2.3 2.4 James, p. 254
  3. ^ 3.0 3.1 3.2 3.3 3.4 Herman, p.360
  4. ^ 4.0 4.1 Clark, Grover; Cressey, George Babcock. Reviews:China's Geographic Foundations. 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 September 1934, 49 (3): 461–462. JSTOR 2143232. doi:10.2307/2143232. 
  5. ^ James, p. 255
  6. ^ Faris, Ellsworth. Review of China's Geographic Foundations by G.B. Cressey and The Chinese by K.S. Latourette.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934, 40: 379–380 [2009-08-10]. doi:10.1086/216755. 
  7. ^ 7.0 7.1 Stamp, Dudley. Review: Asia's Lands and Peoples. Geographical Review. April 1945, 35 (2): 332–333. doi:10.2307/211487. 
  8. ^ 8.0 8.1 8.2 8.3 Herman, p. 361
  9. ^ James, pp. 255-256
  10. ^ Dickinson, Robert. Obituary: George Babcock Cressey. The Geographical Journal. March 1964, 130 (1): 191. 
  11. ^ China Post for Dr. Cressey. The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9, 1943: 30. 
  12. ^ Clyde, Paul. Review: Asia's Lands and Peoples. The Pacific Historical Review. December 1944, 13 (4): 435–436. doi:10.2307/3634331. 

参考来源[编辑]

  • Herman, Theodore. George Babcock Cressey, 1896-1963. 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 June 1965, 55 (2): 360–364. doi:10.1111/j.1467-8306.1965.tb00524.x. 
  • James, Preston. Obituary: George Babcock Cressey 1896-1963. Geographical Review. April 1964, 5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