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平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薛平貴,或作石平貴中國戲曲民間故事中的虛構人物,也是著名的劇名。唐代薛平貴出身貧寒,卻与相国之女王宝钏相戀成婚。婚後擔任軍官,在征討西涼時被俘虜,因相貌俊美而娶了西涼公主,與宝钏失散十八年,最後薛平貴統一了中國西涼,還找回了王宝钏,一家和樂團圓。在如评剧河北梆子等各種中國戲曲中,《薛平貴》都是著名劇目。歌仔戲《薛平貴》中的一段唱詞:「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改換素衣回中原,放下西涼無人管,一心只想王寶釧。」琅琅上口,通稱《身騎白馬》。京剧也有著名折子戏《武家坡》:「一马离了西凉界,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怀。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薛平贵好一似孤雁归来。」臺灣電影史上,1955年由陳澄三率領麥寮拱樂社演出的35厘米《薛平貴與王寶釧》,是第一部臺灣人自製的臺語電影

原型[编辑]

薛平貴故事為虛構。雜揉了歷史人物唐朝幽州大都督薛仁貴、唐懿宗李溫、唐明宗李嗣源、晉高祖石敬瑭、明孝宗朱祐樘、明朝駙馬石廷貴、清朝五省總督洪承疇的生平,甚至是春秋時代的《趙氏孤兒》、明末的《梃擊案》與小說《楊家將》的故事。

傳言清代時一富家公子因母壽,請劇團作戲酬賓,演出該劇團最得意之作《薛仁貴別妻》,薛仁貴與新婚的妻子離別,出門從軍,妻子卻病死家中。母親看完此悲劇,因為傷心過度,竟然病倒。富家公子以重金要求劇團更改劇本,改為大團圓結局,但劇團不願意,認為這樣作是違背祖例,於是另創了一齣《薛平貴別妻》,並將劇情設定為髮妻千辛萬苦,終於待得夫婿稱王,成名回家,成為皇后,母親看完戲後大喜,不藥而癒。

簡介[编辑]

本故事隨著各個劇團、說書人的增減,造就了各種不同的風貌,版本略有不同,茲錄一版本梗概如下:

早年[编辑]

薛平貴,或作石平貴,是一個年方一十八歲的窮困少年,到了唐朝相國王隱(有的版本是「王允」或「王穩」)府上作長工,長相俊俏,為人古樸,專為王隱駕車、扛轎、砍柴,做各種粗活,平貴也任勞任怨,無怨無悔。

娶妻[编辑]

王隱沒有兒子,只有三個女兒,二十歲的王寶鍼、十八歲的王寶釵、十六歲的王寶釧(有的版本是王金釧、王銀釧、王寶釧),皆是出落得亭亭玉立、風姿綽約,但王寶釧最為美豔,有閉月羞花之貌,沈魚落雁之姿。寶鍼嫁給了蘇龍、寶釵嫁給魏虎,皆是富裕多金的公子,只有寶釧三挑四選,總是找不到對象。有一次寶釧到長安城南的禪寺燒香,禮拜觀音菩薩,途中被一群持刀匪徒欺凌,寶釧、婢女與僕人都死命狂奔。寶釧體弱,就快被匪徒們追到,眼見貞節不保,平貴拿著一根扁擔衝了出來,把所有敵人打退,同時也略有受傷,因而得到了寶釧的芳心,兩人私定終身。寶釧知道父親一定不能接受自己與薛平貴結婚,於是要求以拋繡球招親。

王隱找來了所有公卿門閥家裏的公子站滿了花園,想說任何一個人當女婿都無傷大雅,誰知花園樓上的寶釧心思已定,刻意往牆角負責維持秩序的平貴丟,平貴飛身躍起,緊緊抱住了繡球,雖然王隱認為平貴並非「參賽者」,強迫寶釧重拋,但寶釧與父親三度「擊掌為誓」,一定要嫁給平貴,王隱一怒之下將平貴、寶釧趕出家門。平貴娶了寶釧僅僅三日,把寶釧安置於「武家坡」的寒窯中,自己打算出去當兵,寶釧拉住他的戰袍,平貴隨手拿起柴刀,割斷戰袍,哭著說:「承蒙小姐高情厚義,如等待得了我,請等待,等待不了我,三年後請改嫁。」

從軍[编辑]

此時唐皇帝打算用兵西涼,以寶鍼夫婿蘇龍為大元帥,以寶釵夫婿魏虎為副元帥,但是缺了一個先鋒官,皇帝就在御前試兵,誰知平貴持一柄扁擔,打退了數百名軍士,前去應募,魏虎向皇帝上奏,要試驗平貴武藝,要求他打退長安水潭中的水怪,平貴依然拿著慣用的扁擔下水,與怪物搏鬥數個時辰,將怪物拉上岸,竟然變成一匹「紅鬃烈馬」,扁擔則變成一柄寶劍。皇帝大喜,封平貴為先鋒官。

蘇龍知道連襟擔任先鋒,非常高興,將自己名貴的盔甲武器都送給平貴,並在軍前相約,要求平貴於何日進取何郡何邑,由副元帥魏虎支援。但是兩兵交戰時,魏虎心懷鬼胎,不但不派兵支援,並且派出一支親兵,將西涼大軍引至平貴之處,於是平貴蹤跡暴露,平貴愛兵如子,將士兵遣散,獨自力戰,卻被「紅鬃烈馬」摔落,於是被西涼國的代戰公主(或作玳瓚公主)所俘虜。由於西涼主力正在捉拿平貴,蘇龍與魏虎的唐兵主力不費毫毛,取得一些帳幕牲畜之後,自稱大勝而班師,蘇龍封神策軍都指揮使,指揮禁軍。魏虎封河西節度使,鎮守唐朝、西涼邊境。

入涼[编辑]

由於西涼兵士都在軍中風傳平貴的勇猛,平貴一到西涼,就受到西涼可汗(國王)的喜愛,命太醫把他的傷調理好,許為義子,平貴當朝表示拒絕:「生為唐人,死為唐鬼,寧斬殺。」可汗怒打了他一巴掌,用鐵鍊把負傷的平貴鎖在柴房,不准別人前往探視。國色天香的代戰公主私下餐餐都去送飯,仔細照料平貴,並與平貴產生了感情。平貴明知道髮妻在長安苦候,卻因代戰公主以死相迫,又在代戰公主的表哥左賢王苦勸之下,只好娶了代戰公主成為駙馬,可汗大喜,為平貴夫妻舉辦了隆重的婚宴,賞賜金銀無數。原來可汗這一記掌摑是個套路,其實可汗與左賢王早就知道公主心思,刻意為公主製造良機。

平貴派斥候送家書給寶釧,在邊境被河西節度使魏虎截獲,魏虎生怕自己陷害平貴的事情被揭發,於是探聽了寶釧與平貴的約定,假冒寶釧筆跡,寫了「三年約至,妾已改適。」八個字回給平貴,平貴以為寶釧改嫁,於是不再尋找寶釧,在西涼過著駙馬生活。

西涼可汗無子,以平貴為婿養子十餘年,駕崩之後,由平貴即位,稱為平貴可汗。王寶釧貧寒交迫,多次拒絕母親的接濟,原本想步至「武家坡」觀音亭前,撿些他人喫剩的供品,卻看到一隻鴻雁停在供桌上,又看到觀音菩薩手持鸚鵡畫像,彷彿獲得神示,於是刺破手指,在供奉觀音的楮錠上寫下血書,綁在雁足,希望鴻雁能交付薛郎。

返唐[编辑]

鴻雁居然真的飛到平貴身前,腳上綁縛著用冥紙寫的血書,平貴大驚,一看,上面是王寶釧真跡。平貴立刻找來往來唐、涼的商人,大加賞賜,仔細探問,才發現寶釧沒死的事實。平貴當夜把公主灌醉,自己穿上便服,易容騎馬,奔回中原探視,公主驚醒發覺,以為平貴要背叛她,回歸唐朝,於是策馬追趕了玉門關寧武關偏頭關三關,平貴馬術略勝一籌,到了唐朝,恰好守關的總兵官「謝情」是平貴昔年相熟的同袍,謝情因念舊情,還召集了父老鄉親,為平貴探聽寶釧的消息、給予平貴當地的地圖,並命守城的將士引開公主,於是平貴順利回到故鄉,此時寶釧已等待了平貴一十八年,過著挨餓受凍的寂寞生活。

由於魏虎假信件的影響,平貴對寶釧的信任度變低,找到寶釧之後,還易容假扮了富家公子加以調戲,試試寶釧的「忠誠度」。結果被寶釧「唾面」,平貴大喜,才講出了真實身分,將她迎回西涼,並向代戰公主解釋這一切,寶釧認為代戰公主為王女,身分尊貴,向代戰公主禮拜,自稱為側室。誰知代戰公主反而認為按照漢人禮法觀念,寶釧應該為嫡妻,自己才是側室,向寶釧行禮。兩女互相禮讓王后寶座,平貴大喜,於是立寶釧為東王后,代戰為西王后,成為平妻

平貴自稱藩屬唐朝,與唐朝通商修好,並上表予皇帝,揭露魏虎的各種惡行,皇帝召魏虎入帝都審問,魏虎畏罪,於是說服早就陰謀篡位宰相王隱,以王隱的私人部曲結合魏虎的河西兵馬,起兵造反,但是王隱的大女婿神策軍都指揮使蘇龍為人正直,不願參與叛變,皇帝的緹騎得知消息後上奏,皇帝發動了神策軍,並要平貴派西涼兵相助,順利平定王隱、魏虎的鎮兵。皇帝將王隱、魏虎關入天牢,邀請平貴入唐會見,欲將此二人送給平貴處置,並賜宴平貴,筵席歡樂,酒酣耳熱,平貴大醉,打赤膊起來,跳西涼軍舞,唐宣宗由平貴身上的胎記,發現平貴是幼年失散的皇太子「李温」,又想起昨夜被神靈託夢,神靈稱「十八子,三日皿;十八載,返宮門;平人之貴,位列至尊。」這謎語解答,就是「李温」,當場禪讓帝位給平貴,自稱太上皇,從此唐、涼合併。

身世[编辑]

原來昔年貴妃淑妃爭寵,淑妃生下皇長子「李温」,立為太子。貴妃竟然乘皇帝外出狩獵時,令賊人入宮刺殺淑妃母子,淑妃負傷將兒子交給一名親信宦官,立即死去,賊人縱火焚宮,欲毀屍滅跡。宦官把嬰兒偷偷運出宮外,交給民間平民薛氏(一說石氏),薛氏只知道手上的嬰兒是一個被追殺的貴公子,並不知道他是皇太子,故以「平」民養育「貴」公子,取名「薛平貴」(一說「石平貴」)。親信宦官病死前,向皇帝坦白一切,要皇帝尋找流落外方的太子。皇帝一直以為淑妃母子亡於回祿之災,此時發覺真相,大怒,才賜貴妃白綾三尺。可是薛氏亦已遭貴妃人馬謀殺,於是皇帝只好派遣密探四處尋找太子,卻苦無下落,想不到這位孤苦無依的太子居然投身相國王隱府上作長工。

登基[编辑]

平貴即位後,命刑部大理寺御史臺三司會審王隱、魏虎,判決結果兩人皆是叛亂,當凌遲處死,但在蘇龍的求情之下,平貴決定軟禁王隱,賜別墅一所,武士百人;另外賞賜王寶釧之母他處別宅一所,銅錢十萬。魏虎則已在詔獄中畏罪自殺,死状淒厲,面目全非,平貴依照僧正建議,命高僧誦《金剛經》、《淨土經》、《地藏經》各一遍,將其宅第改為地藏庵,主祀地藏菩薩,配祀目連嶽帝酆帝十殿閻君四大判官神像,將其火化,以其遺骨和泥塑為牛馬鬼卒,為其贖罪

平貴也報恩賞功,追封生母為皇后,旌表了養父薛氏,追贈王爵太師。旌表恩人宦官,追贈公爵太子太傅,並大赦天下,廣建觀音寺,延請天下僧侶作四十九日慈悲道場,為兩人作功德祈求冥福之外,也報答觀音菩薩的恩德。封左賢王為「西涼大可汗」繼承自己的西涼王位,賞賜黃金,並依照收繼婚的習俗,將魏虎的遺孀,依然風姿未減的王寶釵和親嫁給左賢王。蘇龍為「上柱國、西涼大都督」,持節駐兵保衛西涼,賞賜白銀千兩。謝情則因幫助平貴尋妻有功,加封為檢校樞密使關內侯世襲罔替,賞賜絲綢千匹。通風報信的神雁,則得到金籠子一個,派兩名小宦官終身照顧。

平貴夙興夜寐,勤政愛民,國家安樂,政治清明,又加上唐涼兩國和樂,太上皇也深深嘉許,從此天下太平。

異說[编辑]

由於此為民間故事,版本甚多。

世子說[编辑]

有的版本是唐宣宗時,薛平貴是個大力士,但屢屢失業而變成乞丐,透過親戚的引薦成為中書令王允家中的轎夫,因日日為其愛女王寶釧扛轎而日久生情,幽會西廂,私訂終身,由於王允另外兩個女兒王金釧、王銀釧都嫁給富貴公子,婚後薛平貴夫婦被王允逐出家門。

薛平貴無可謀生,只好從軍討伐西涼,途中捉到了有名的妖怪「紅鬃烈馬」,並收為戰馬。後被岳父王允、連襟魏虎(王銀釧之夫)陷害,魏虎設計灌醉平貴,把平貴綁在紅鬃烈馬上,讓紅鬃烈馬往西涼方向前行,稟元帥說薛平貴醉酒出戰,被代戰公主一劍殺死。

西涼國王睡夢中,夢見一白袍將軍,身上有“坦腹東床、平鎮西涼”八個大字,夢醒之後,侍衛來報,俘虜了一匹紅馬,上面馱著唐朝的白袍軍官,西涼國王知道這就是夢中的白袍將軍,命平貴與代戰成親,給予平貴兩個條件:一是入贅西涼,從此兩國修好,二是不允婚事,大軍再攻玉門關,薛平貴為了無法拒絕的條件,答允親事,平貴成為國王的婿養子,西涼國王死後,平貴得以繼承西涼的王位歸順唐朝,唐朝封之為涼州節度使檢校同平章事

唐末藩鎮割據,薛平貴自稱涼州使相,與代戰公主攻入長安,要殺死王允、魏虎以清君側,戰鬥過程中,薛平貴突然變裝離去,代戰公主大驚,連忙追趕,原來是薛平貴去迎回了失散十八年的王寶釧,代戰公主得知事實真相,並不生氣,尊稱寶釧為「姊姊」。薛平貴駐軍長安後,唐宣宗才發現薛平貴手臂上的刺青,原來他就是被先帝唐武宗廢除多年的「舊世子李温」。宣宗把儲君李滋降為夔王,以平貴為太子,恢復本名為李温。

原來,昔年唐武宗在位,宣宗為皇叔,尚未登基,只是一名親王,封地光州。武宗崇信妖道,迫害佛門,李溫的舅父因篤信佛教,屢屢得罪了武宗的寵愛的妖道,妖道向武宗告狀,舅父被貶謫,此案連累了李溫。武宗又強命光王改以李滋世子流放了年幼的李温,光王還在李温手臂上刺了自己的名字「怡」字,作為紀念,李温被流放後,其宅被強盜侵犯,光王以為妖道已經將李温害死,還為他賜祭十六壇,想不到李溫逃出後變成乞丐,改名換姓為薛平貴。

平貴找到了所有親人、恩人、仇人,恩仇俱報,立即賜魏虎自縊,賜王銀釧遁入空門,封「方丈比丘尼」。但薛平貴念在寶釧情面,只將王允禁錮,王允憂悸而亡。宣宗駕崩後,薛平貴「大登殿」,自號天皇大帝,立王寶釧為唐朝「東宮皇后」,封代戰公主為「西宮皇后」。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年,但最後只當上皇后十八天就病死了,年三十四歲。薛平貴恨王允與魏虎無良,誤了王寶釧一生,將二人首級挖空,黏上金箔,作為首爵

義子說[编辑]

有的版本是薛平貴是個好騎射、讀兵法的窮秀才,父親死後,被迫繼承家業,賣豆腐乾,本來與宰相王隱之女王寶釧素不相識,是因王寶釧拋繡球當天,去叫賣豆腐乾。寶釧見他長相為人中龍鳳,認為他日後必有所成,特別將繡球丟給了他。兩人在王隱的反對下結婚。

平貴婚後被募兵投身西涼(或作西遼)戰爭,在軍中勇猛無比,還降伏了猛獸「紅鬃烈馬」而升為軍官。孰料在沙漠中因為迷路被西涼的代戰公主俘虜,又因為長相俊美而受西涼國王欽點為代戰公主駙馬,他拒絕,西涼國王大怒,賜「鴆酒」給他喝,他不怕死,一口飲下,才發現根本不是毒酒,只是加了春藥的「藥酒」而已,他也因而與美艷的公主一夕春宵,因為損了公主的完璧之身,他只好娶了公主,成為國王的婿養子。國王殂逝後,他繼承西涼的王位,歸順唐朝,唐朝封他為護國公,但唐朝一直設法削藩,所以他一面與唐朝周旋,一面尋找髮妻王寶釧,並在代戰公主追趕之下,把王寶釧迎回西涼,三人相處和樂。

但不久,唐朝與西涼因為馬匹買賣而出現外交問題,薛平貴還是設法朝貢,與唐朝和解,但他的岳父王隱卻唆使唐皇御駕親征西涼,乘機命魏虎兵變刺殺唐皇,意圖篡奪寶座。平貴發現篡位陰謀,率領三百個西涼死士便前往行在救駕勤皇,唐皇負傷將死,臨終時血書遺詔,以平貴為義子賜姓李,平貴寡不敵眾,被圍困在唐營之中,飛鴿傳書西涼。代戰公主得知,率兵助陣,終於陣斬魏虎,王隱死於亂軍之中。中原無主,平貴為唐皇義子,自立為帝,封王寶釧為東宮皇后,封代戰公主西宮皇后。

沙陀說[编辑]

也有版本的石平貴(薛平貴)幾乎相當於石敬瑭的事蹟,石平貴只是個窮苦的華北少年,被涼州番邦沙陀擄走從軍,成為沙陀國「赤心可汗」的部下,赤心可汗助唐平亂,唐皇賜名「李國昌」,國昌死後,平貴追隨國昌之子李克用,娶了玳瓚公主(代戰公主)「李春花」,並且平定黃巢之亂,扶持唐朝有功,受封為節度使,方與髮妻王寶釧(宰相王公之女)相認,克用死後,唐朝被權臣朱溫滅亡。由李存勗即位,打敗朱氏政權稱帝,是為後唐,存勗被自己寵信的戲子刺殺之後,又由義兄弟李嗣源即位,但平貴一直恪守職責。李嗣源死後,天下大亂之中,平貴因為公主的扶持,當上了中原皇帝,將公主與髮妻皆立為皇后。

參考資料[编辑]

  • 《戲劇中的薛平貴》
  • 《中國歷代名女》情女卷.車水.三峽出版社 .1995
  • 《中國古代才子佳人故事》.蔡景仙.青蘋果出版
  • 《薛平貴與王寶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