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袁袭(9世纪-889年),庐江人。晚唐军阀杨行密的谋士。

生平[编辑]

袁袭年轻时好学,能写文章,很懂谶纬[1]杨行愍庐州刺史,袁袭追随他从军,料事多中。[2]杨行愍后改名杨行密。

光启三年(887年)四月,淮南左厢都知兵马使毕师铎勾结宣歙观察使秦彦攻淮南军部扬州,淮南右都押牙吕用之伪造淮南节度使高骈牒文,署杨行密行军司马,征兵入援。杨行密犹豫不去,袁袭对杨行密说:“高公昏惑,倦于政事,听信迷惑于妖人(指原为道士的吕用之),用之奸邪,师铎悖逆,秦彦虽然以诛杀吕用之为名,观其行事也是暴乱者,恶人聚集在一起而向我求兵,这是天以淮南授明公。”杨行密于是率庐州兵前去,发檄文到各州,借兵于和州刺史孙端,诱集徒众,聚集数万人进军扬州。[1][2]五月,到天长。[3][4]

不久,毕师铎、秦彦攻陷扬州并杀高骈,袁袭劝说杨行密缟素举哀于城下,众人以为义。杨行密入据扬州,又遇到奉国军节度使秦宗权部将孙儒势大作乱,杨行密关闭扬州空城,害怕,袁袭说:“我以新集之众守孤城,而诸将多是高氏旧人,不是凭借恩信而是因为受制而心服我们的。今孙儒兵势正盛,所攻必克,这正是诸将衡量强弱选择支持谁的时候,海陵镇遏使高霸是高骈旧将,必不为我用。”十一月,袁袭劝杨行密以军令召高霸,高霸及其弟高暀、部将余绕山、前常州刺史丁从实就率所部兵来依附了,杨行密安置他们于法云寺。闰十一月,杨行密想遣高霸屯天长挡住孙儒来路,袁袭说:“高霸经常首鼠两端,我胜则来,不胜则叛,如今置他于天长,是自绝归路。且我们如果能胜孙儒,不需要用高霸;若不幸不胜,天长岂是我们所有的!公因怀疑高霸而召他,可复用他吗?不如以犒军为名擒斩之,兼并其众。”杨行密于是以犒军为名伏兵诛杀高霸、丁从实、余绕山,得到高霸所部兵数千人;[1][2]又遣千骑去法云寺杀高霸党羽,杀数千人,当时大雪,寺外数里地都被血染红;高暀出逃,次日也被擒杀。[4]高霸族灭。[5]

当月,袁袭又说:“广陵(即扬州)饥荒到极点了,城池守备还没完善,贼兵势力大,如果孙儒来围城,是两次扰民,不如暂且躲避。”杨行密于是遣和州将延陵宗以其众二千人回到和州、指挥使蔡俦率兵千人及辎重数千两回庐州,自己留在扬州不动。次年四月,孙儒果然攻扬州,克其外城,杨行密仓皇出逃,想去海陵。袁袭说:“海陵难守,庐州是我们的旧治所,城池完整、粮仓充实,可以回去修缮甲兵,再考虑攻回来。我看天象,公肯定是能再回来的。”杨行密于是逃到庐州,果然途经天长,对袁袭说:“没有你,我几乎回不来了。”久后,杨行密不知去哪里,八月,问袁袭说自己想倍道向西攻取江西治所洪州,如何?袁袭说江西观察使钟传平定江西已多年,兵强食足,势未可图,而新任宣歙观察使赵锽怙乱残暴,众心不附,建议杨行密卑辞厚币说服孙端和据守上元的张雄让他们从采石出兵入侵宣歙,赵锽必去迎战,杨行密可从铜官渡江,必能取得赵锽领地。杨行密大悦,于是引诸将攻赵锽。正逢孙端、张雄先被赵锽所败,赵锽将苏塘、漆朗统兵二万屯曷山,袁袭建议杨行密领兵急趋曷山,坚壁自守,对方求战不得就会以为我军胆怯,乘其懈怠可破之。杨行密用其言,苏塘等大败,[4]杨行密于是于龙纪元年(889年)五月擒住赵锽,入宣州。宣武军节度使朱全忠与赵锽有旧,遣使来求取赵锽,杨行密问计于袁袭,袁袭建议斩赵锽首级再给朱全忠,以绝后患,赵锽于是被杀。[1][2][6]

袁袭個性刚強、残忍,每次想杀人都自貶身份,讓被杀者喪失戒心。杀赵锽时,袁袭已卧病,此后不久也去世了,杨行密为此哭了,说:“天不欲成我大功邪,为何折我股肱!我喜欢宽大,而袁袭常劝我杀人,这是他不长寿的原因吧,这真是可悲啊!”[1][2][6]

评价[编辑]

  • 《十国春秋》论曰:袁袭运谋帷幄,举无遗算,殆之亚邪!以严济宽,事非得已,盖时会有固然尔![2]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