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高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駢(821年-887年9月24日)中国唐朝後期名將,字千里,南平郡王高崇文之孫,先世為渤海郡人,遷居幽州。后封渤海郡王

簡介[编辑]

出生於長慶元年(821年),[1]出身渤海高氏,遷居幽州(今北京)后,七世合居。祖父高崇文,是唐憲宗時期名將,世代為禁軍將領。唐懿宗初年,高駢在邊疆統兵防範黨項吐蕃,授秦州刺史。後任侍御史[2]又於朱叔明幕府兼任司马,曾射一箭貫穿雙雕,被稱為“落雕侍御”。[3]

咸通五年(864年),安南(今越南)被南詔所侵,朝廷任高駢為安南都護經略招討使,前往安南對南詔作戰。高駢擊敗南詔軍。七年(866年),高駢鎮守安南,為靜海軍節度使,曾整治安南至廣州江道。九年(868年)召回长安,为右金吾大将军,推荐侄孙高浔继任。又任天平军节度使,有政绩,唐僖宗继位后授宰相衔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乾符二年(875年),移鎮西川節度使,駢素稱嚴苛,嚴刑峻罰,殺人過濫,“刑罰嚴酷,由是蜀人皆不悅。”[4]。高駢亦有才幹,時值南詔大舉向唐進攻,並以“木莢書” 威脅高駢要“借錦江飲馬”,高駢築成都府磚城,加強防禦工事。又在境上駐紮重兵,逼迫南詔修好,幾年內蜀地轉危為安。

乾符六年(879年)黃巢軍隊沿长江南岸西進,朝廷任高駢為鎮海軍節度使,高駢命崔致遠撰寫檄文《討黃巢書[5],遣將領張璘梁纘阻擊,黃巢轉由浙江南進广州,廣明元年(880年)黄巢北上,五月在信州(今江西上饒)擊斃張璘。七月,飛渡長江。

高駢懾於黃巢威勢,又與中宦田令孜有怨,故坐守揚州,擁兵十餘萬,保存實力。黃巢軍入長安,唐僖宗急調高駢勤王,他不服朝廷節制,割據一方。唐朝之亡,和高駢有很大關係。[6]

中和二年(882年)正月,僖宗以王鐸兼中書令,充諸道行營都統,[7]高駢有詩才,聽到王鐸加封都統,頗不以為然,寫詩諷之:“煉汞燒鉛四十年,至今猶在藥爐前;不知子晉緣何事,只學吹簫便得仙。”[8]《唐诗纪事》称其诗“雅有奇藻”。同年,朝廷罷免高駢。

高駢晚年頗信神仙方術,建造迎仙樓,[9]重用術士呂用之张守一等人。[10]呂用之專斷獨行,上下離心,猛將如梁纘陳珙馮綬董瑾俞公楚姚歸禮等皆為所忌,淮南將領畢師鐸恐懼,中和五年(885年)遂反,召宣州觀察使秦彥助戰。光啟三年(887年),畢師鐸出屯高郵,聯合諸將攻揚州,高駢派人向楊行密求救,四月,毕师铎攻陷广陵(今江苏扬州),高駢被囚於道院,[11]不久被秦彥、畢師鐸所殺。楊行密得知後,命令全軍將士為高駢戴孝,大慟三日。[12]后发兵攻破扬州,逐秦、畢二人。杨行密擢高骈孙(《资治通鉴》作从孙)高愈为节度副使、判官,并要他重新安葬高家众人,但高愈暴死,最后由高骈故吏鄺師虔完成。

注釋[编辑]

  1. ^ 唐詩紀事·高駢》稱:“生於長慶之首。”
  2. ^ 杜牧:〈高駢除祭酒兼侍御史依前充職右神策軍兵馬使制〉
  3. ^ 《新唐书·高骈传》:“事朱叔明为司马。有二雕并飞,骈曰:‘我且贵,当中之。’一发贯二雕焉。众大惊,号‘落雕侍御’。”《太平广记》卷第一百三十八:“唐燕公高骈微时。为朱叔明司马,总兵巡按。见双雕,谓众曰:‘我若贵,矢当叠双。’乃伺其上下,果一矢贯二雕。众大惊异,因号为落雕公。”
  4. ^ 《資治通鑑》卷二百五十二
  5. ^ 《桂苑笔耕集·卷十一·檄书》
  6. ^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三十二》“用之(呂用之)懼師鐸等立功,即奪己權,從容謂駢曰:‘相公勳業高矣,妖賊未殄,朝廷已有間言。賊若盪平,則威望震主,功居不賞,公安稅駕耶?為公良畫,莫若觀釁,自求多福。’駢深然之。”《唐才子传》卷九“时巢贼日日甚,两京亦陷,大驾蒙尘,遂无勤王之意,包藏祸心,欲便徼幸。”
  7. ^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三十二》:“中和二年五月,僖宗知駢無赴難意,乃以宰臣王鐸為京城四面諸道行營兵馬都統,崔安潛副之,韋昭度領江淮鹽鐵轉運使。增駢階爵,使務并停。駢既失兵柄,又落利權,攘袂大詬,累上章論列,語詞不遜。”
  8. ^ 高駢:〈聞河中王鐸加都統〉
  9. ^ 罗隐有《淮南高骈所造迎仙楼》諷之。
  10.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六》:“明年四月,王鐸與諸道之師敗賊關中,收復京城。駢聞之,悔恨萬狀。而部下多叛,計無所出,乃托求神仙,屏絕戎政,軍中可否,取決於呂用之。”
  11.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二:“三月,蔡贼过淮口,骈令毕师铎出军御之。师铎与高邮镇将张神剑、郑汉璋等,率行营兵反攻扬州。四月,城陷,师铎囚骈于道院,召宣州观察使秦彦为广陵帅。”《資治通鑑》卷二百五十七:“高駢在道院,秦彥供給甚薄,左右無食,至然木像、煑革帶食之,有相啗者。”
  12.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七:“彦与毕师铎出师屡败,疑骈为厌胜,外围益急,恐骈党有为内应者。有妖尼王奉仙言于彦曰:‘扬州分野极灾,必有一大人死,自此喜矣。’甲戌,命其将刘匡时杀骈,并其子弟甥侄无少长皆死,同坎瘗之。”《舊唐書》卷第一百八十二:“駢既死,左右奴客逾垣而遁,入行密軍。行密聞之,軍縞素,繞城大哭者竟日;仍焚紙奠酒,信宿不已。駢與兒侄死於道院,都一坎瘞之,裹之以氈。行密入城,以駢孫俞為判官,令主喪事。葬送未行而俞卒,後故吏鄺師虔收葬之。”

參考書目[编辑]

  • 《新唐書·卷二二四·叛臣列傳下·高駢》
  • 《全唐詩》卷五百九十八
前任:
李紘
唐朝太尉
876年
繼任:
杜让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