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才子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才子傳》,元朝辛文房撰,成書於元成宗大德甲辰(1304年),共十卷,共收唐、五代詩人傳記278篇,傳中又附120人小傳,合計398人。[1]

介紹[编辑]

辛文房是西域人﹐曾官省郎元成宗大德甲辰(1304年)撰成《唐才子传》一書。在此之前,尚無一本唐代詩人專門傳記,《唐才子傳》是第一本唐代詩人傳記,“遊目簡編,宅以史集,或求詳累帙,因備先傳,撰以成篇,斑斑有據,以悉全時之盛,用成一家之言”[2],文筆秀雅,可讀性極強。伍崇曜称:“其书评骘精审,似钟嵘《诗品》;标举新异,似刘义庆《世说》;而叙次古雅,则又与皇甫谧《高士传》相同”。

此書涉及人物廣泛,明显有舛误和不足,甚至是無篇無之,[3]如《刘长卿小传》中记权德舆刘长卿为“五言长城”﹐事實是刘长卿“自以为五言长城”。[4]《杜甫小传》里所讲的李邕“奇其才,先往见之”的说法,有误,李邕拜訪杜甫之前,李白高适杜甫已先行一同拜訪李邕,高有诗曰“一生徒羡鱼,四十犹聚萤”,杜贈詩曰“芳宴此时具,哀丝千古心”。《薛据小傳》:記薛據是“荆南人。开元十九年(731年)王维榜进士……”,但王维是开元九年(721年)进士,而《旧唐书》载薛据之兄为河东人。《張繼小傳》說張繼“為鹽鐵判官”,周義敢認為張繼是否任鹽鐵判官“尚待考核”。[5]《戴叔伦小传》稱戴叔伦是“贞元十六年陈权榜进士”,有誤,戴叔伦卒于贞元五年,不可能在贞元十六年中进士。《唐彥謙小傳》記唐彥謙:“唐人效杜甫者,惟彦谦一人而已。”,事實上彥謙學最多是李商隱,《唐詩紀事》云:“彥謙學義山爲詩。”,而唐人學杜詩最有成就者應該是李商隱。[6]《薛逢小传》记薛逢进士及第后即“调万年尉”,也嫌簡略,應以《旧唐书·薛逢传》记“释褐秘书省校书郎”為是,薛逢因得罪劉瑑而貶為“巴州刺史”一說恐誤,刺史的品秩為正四品,而此前所任縣令僅為正六品,不降反升,不合理;又如薛逢在四川應是先出任成都府少尹,其作品《鑷白髮》詩有“前年依亞成都府,月請俸緍六十五”句可證,少尹月俸正好是六萬五千(六十五貫)。[7]《王建小傳》說王建是穎川人,遲乃鵬透過姚合詩考證,王建應為渭南縣人。[8]又說王建是大曆十年進士,傅璇琮張籍詩及白居易《與元九書》等史料,考證出當時王建只是十歲或七歲孩童。[9]《嚴維小傳》稱嚴維曾任“馀姚令”,但姚合《极玄集》有一诗,题曰:《馀姚祇役奉简鲍参军》,所謂“馀姚祇役”只是來餘姚出差。《孟雲卿小傳》稱孟雲卿是“關西人”,實則孟為河南平昌人,所謂“關西人”之說可能受杜甫《寄張十二山人彪三十韻》:“歷下辭姜被,關西得孟鄰。”之句的誤導。《楊發小傳》稱“恨其出處事跡不得而知也”,然而楊發於《兩唐書》皆有傳,附於其弟楊收傳裡。又說李白入水捞月而死、駱賓王靈隱寺為僧皆純為小說家之言,失之考證。本書也雜夾神話色彩,《常建小傳》提到常建遇“秦时宫人,亡入山来食松叶”,《韓湘小傳》的韓湘則是照錄民間神話故事八仙過海韓湘子。《唐才子傳》久佚,清初《四库全书》馆臣从《永乐大典》辑出243人,附传44人,共287人,编为8卷,已不全。日本《佚存丛书》有完整的10卷本,記有278人,附传120人。

目錄[编辑]

卷一[编辑]

卷二[编辑]

卷三[编辑]

卷四[编辑]

卷五[编辑]

卷六[编辑]

卷七[编辑]

卷八[编辑]

卷九[编辑]

卷十[编辑]

校本[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由於《唐才子傳》存在大量舛误和不足,坊間出現各種校箋本。其中傅璇琮主編《唐才子傅校笺》匯集各家考證成果,其《校笺》第五冊則是針對前四冊出版後,受到各方的巨大迴嚮,再一次進行補充與校正,可視為現今《唐才子傳》校本的最高成就。[13]其他校本列出如下:

  • 周本淳《唐才子传校正》
  • 王大安校订《唐才子传》
  • 舒宝璋校注《唐才子传》
  • 孙映逵《唐才子传校注》
  • 李立朴《唐才子传全译》

注釋[编辑]

  1. ^ 楊士奇《書〈唐才子傳〉後》云:“十卷,總三百九十七人。”人數較辛氏《引》言累計少一人。
  2. ^ 《唐才子傳·引》
  3. ^ 周本淳将《唐才子传》的讹误概括为四:一是时间失次,二是地理讹误,三是误甲为乙,四是褒贬失实。(周本淳《唐才子传校正》序);陶敏、李一飞《隋唐五代文学史料学》則認為:“此书的主要价值与其说在提供诗人传记史料方面,倒不如说是在唐诗的品评方面。”
  4. ^ 权德舆《秦徵君校书与刘随州唱和诗序》
  5. ^ 新唐书・艺文志》僅載:“(继)字懿孙,襄州人。大历末,检校祠部员外郎,分掌财赋于洪州。”傅璇琮《唐代诗人丛考・张继考》提出:张继很可能是与他的好友邹绍先“同樣擔任租庸判官、转运判官之类的官职”。
  6. ^ 《蔡宽夫诗话》记载:“王荆公晚年亦喜称义山诗,以为唐人知学老杜,而得其藩篱,惟义山一人而已。每诵其‘雪岭未归天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与‘池光不受月,暮气欲沉山’,‘江海三年客,乾坤百战场’之类,虽老杜亡以过也。”
  7. ^ 新唐書·食貨志》載:“唐世百官俸錢…諸府少尹…六萬五千。”
  8. ^ 遲乃鵬《王建研究叢稿》頁3
  9. ^ 傅璇琮主編《唐才子傳校箋》第二冊)
  10. ^ 刘媛刘云鲍君徽崔仲容、道士元淳薛缊崔公达张窈窕程长文梁琼廉氏姚月华裴羽仙刘瑶常浩葛鸦儿崔莺莺谭意哥吉中孚张夫人鲍照文姬杜羔赵氏张建封盼盼南楚材薛媛等。
  11. ^ 惟審护国文益可止清江法照廣宣無本修睦無悶太易景云法振栖白隐峦处默卿云栖一淡交良乂若虚云表昙域子兰僧鸾懷楚惠标可朋怀浦慕幽善生亞齊尚顏栖蟾理莹归仁玄寶惠侃法宣文秀僧泚清尚智暹沧浩不特等四十五人。
  12. ^ 王周刘兼司马札苏拯许琳李咸用
  13. ^ 唐代最著名詩人杜甫研究可能是傅編《唐才子傅校笺》中最大的例外,在《校笺》第一冊有關杜甫的考證工作著實不多,後面僅僅照錄兩唐書本傳全文以及元稹撰《墓係銘》作結尾。原因是杜甫之生平大略早為學術界所熟知,不必再作錦上添花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