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士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士奇
楊士奇

明《三才圖會》載《少師楊文貞公像》


大明少師兵部尚書兼華蓋殿大學士
籍貫 江西等處行中書省吉安路太和州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士奇,号東里
諡號 文貞
出生 至元二十四年(1364年)
江西泰和
逝世 正統九年(1444年)
江西太和县
墓葬 泰和縣澄江鎮杏嶺村北山坡
親屬 楊景行(曾祖父)
楊公榮(祖父)
楊子將(父)
陳氏(母)
羅性(繼父)
嚴琇(妻)
楊稷、楊(禾道)、楊秫楊導(子)
楊昱(孫)
著作

楊士奇(1364年-1444年),名士奇以字行東里文貞江西等處行中書省吉安路太和州(今江西省泰和縣)人。明朝內閣首輔兵部尚書兼華蓋殿大學士,與楊榮杨溥合稱“三楊”,[1]仁宣之治的締造者之一。

生平[编辑]

洪武年間[编辑]

楊士奇一歲時喪父,其母改嫁時任德安同知羅性,楊士奇遂改姓羅[2]。后一次羅家祭祖,年幼的楊士奇自做土像祭祀楊氏祖先,被羅性發現并贊其志,恢復其宗姓[3]。隨後,羅性因得罪權貴戍邊陝西去世,楊士奇與母回到德安,一邊教學一邊侍母。他遊走于湖北、湖南進行教學,其中居住江夏的時間最長[4]

建文年間[编辑]

建文年間,明惠帝召集文臣修撰《明太祖實錄》,王叔英方孝孺以史才推薦楊士奇。[5]之後,他進入翰林,充當編纂官。隨後,吏部對進入史館的文臣進行考試,吏部尚書張紞看到楊士奇的答卷后說:“這不是一個編經人的言論。”於是奏請為第一名。該授吳王府副審理,仍然供其編纂館職位[6]

永樂年間[编辑]

明成祖即位后,改楊士奇為翰林院編修。不久,進入內閣,參與負責機務。數月后,晋升為侍講[7]。永樂二年,選拔宮僚,楊士奇為左中允,三年后再升為左諭德。楊士奇為官謹慎,在家從不言公事,即使是至親都不得聽聞。他在明成祖前,舉止恭慎,善於對答,談事有灼見。他人有過失,楊士奇都為之揜覆。當時廣東布政使徐奇統領西南時,贈當地特產與內廷官員,有人得到饋贈名單呈上皇帝。明成祖看后其中無楊士奇名字,於是召見詢問。他回答道:“徐奇當時奔赴廣東的時候,群臣作詩文贈行,當時恰逢我得病未有參與,所以唯獨沒有我的名字。如果我當時無病,是否有我的名字也未知。況且贈禮都是小東西,應當沒有其他意思。”明成祖於是命令燒毀其名單[8]

永樂六年,明成祖北巡,命楊士奇與蹇義黃淮一同留守輔佐太子監國。太子朱高熾喜歡文學,贊善王汝玉以詩法進講。楊士奇則稱:“陛下應當留意學習《六經》,空暇時候則閱讀兩漢時期的詔令。詩歌乃雕蟲小技,不足為學。”太子表示贊同[9]。當初朱棣起兵時候,漢王朱高煦力戰有功。朱棣許諾成功后立其為太子。靖難之役結束后,卻未曾立他,朱高煦於是很怨恨。朱棣又憐憫年幼的趙王朱高燧,并異常寵愛他。於是漢王、趙王聯合離間太子,朱棣頗為心動。永樂九年,明成祖回到南京,召問楊士奇太子監國的情況。他稱太子孝敬,并說:“太子天資高,有過錯必知,然後必改。其存有愛人之心,絕對不會辜負陛下重托。”朱棣聽後大悅[10]。永樂十一年遇到日食,禮部尚書呂震請求不要罷免朝賀,禮部侍郎儀智則持相反觀點。楊士奇則引用宋仁宗故事[11] 力勸,明成祖聽後遂罷免[12]。次年,朱棣北征,楊士奇仍留任輔佐太子監國,當時朱高煦開始不斷譖言太子。當朱棣北征歸還后,太子迎駕遲緩,朱棣氣急下把大量東宮大臣黃淮等人下獄問罪。楊士奇之後趕到,被宥免罪。之後召問太子這件事,楊士奇頓首道:“太子仍然和以前一樣孝敬。凡是這些遲迎的事情,都是臣等的罪過。”朱棣聽後稍微平緩。而其他重臣仍然不斷上疏彈劾楊士奇不應當獨宥,朱棣遂命其下錦衣衛詔獄,之後釋放[13]

永樂十四年,朱棣返回京師,有聽聞漢王奪嫡的不軌行徑,於是問蹇義這些事情。蹇義沒有回答,於是問楊士奇。他對答道:“臣與蹇義都是侍奉東宮的,其他外人不敢對我倆談論漢王的事情。但是皇帝兩次派遣其就藩,都不肯赴任。現在知道陛下要遷都,馬上就請留守南京。這些請陛下仔細考察他的本意。”朱棣聽聞后默然不語,之後起身還宮。居住數日后,朱棣瞭解了所有事情,於是削漢王的兩個護衛營,并安置其到樂安[14]。次年,晋升他為翰林學士,兼任舊職。永樂十七年,改為左春坊大學士,兼任翰林學士。次年,因為輔導太子有失職被連坐,下錦衣衛獄,十天后即得釋[15]

洪熙年間[编辑]

明仁宗即位后,升楊士奇為禮部侍郎兼華蓋殿大學士。當時仁宗在內閣時,蹇義、夏原吉奏事未退,其遠望見楊士奇,於是對兩人說:“新上任的華蓋殿大學士來了,必定有正直之言,我們不妨都聽下。”楊士奇進言道:“皇上兩日前剛下詔減免歲供,但惜薪司又征棗八十萬斤,這與前詔相矛盾吧。”仁宗遂馬上下令減免一半[16]。當時朱棣剛駕崩,仁宗服制二十七日期滿,大臣呂震上疏請穿吉服。楊士奇則稱不可,呂震隨即高聲厲叱楊士奇,蹇義見此兼顧兩人觀點進言。次日,朱高熾仍然戴素冠穿麻衣上朝,而廷臣中只有楊士奇與英國公張輔仍然服制如初。罷朝后,仁宗對兩旁人說:“(父親)棺木仍然在停柩,我又怎能忍心易服,楊士奇所做的是對的。”之後,晋升楊士奇為少保,與楊榮金幼孜共賜“繩愆糾繆”銀章。之後晋升少傅[17]

當時籓司守令進朝,尚書李慶建議發軍伍余馬給有關部門,然後每年課徵馬駒。楊士奇反對道:“朝廷選拔賢能授官,卻用來牧馬,這是重視牲畜而輕視士族,怎麼能夠示于後人?”仁宗則批准李慶建議,當時朝廷寂然。楊士奇再次上言力勸,仍不批准。隨後,皇帝駕臨思善門后,召見楊士奇說:“我怎麼會真這樣呢?只是聽聞呂震、李慶等人不喜歡你,我擔心你被孤立會被他們中傷,所以不欲因為你的話而罷此事。現在我找到方法了。”於是拿出陝西按察使陳智稱“養馬不便”的上疏,命其草敕執行。楊士奇隨後頓首稱謝[18]。當時群臣正在朝上商議元旦事宜,呂震請求用樂,楊士奇與黃淮上疏勸阻,仁宗不聽勸阻。后楊士奇再次上奏,在庭中等至晚上十點,仁宗最後同意。一日后,仁宗召對楊士奇道:“呂震每次誤我,如果不是你等人的進言,我早追悔莫及了。”於是下命楊士奇兼任兵部尚書,同食三份俸祿(內閣、翰林院、兵部)。楊士奇則辭去兵部尚書的俸祿[19]。  

仁宗還在太子監國之時,即仇恨御史舒仲成,即位后欲治其罪。楊士奇說:“陛下即位后,曾下詔忤旨的人都得免罪。如果要治舒仲成的罪,則當時的詔書則無信,眾多大臣會因此恐懼。皇上為何不能效仿漢景帝對待衛綰呢?”仁宗於是打消此念頭。當時有人稱大理寺寺卿虞謙言事不密,仁宗大怒降其一級。楊士奇為他鳴白,得以虞謙恢復原籍。之後大理寺少卿弋謙因言得罪。楊士奇稱:“弋謙是應詔而陳言。如果要加其罪行,恐怕群臣自此都不再說話了。”仁宗因此立升弋謙為副都御史,且下敕引過自咎[20]

有大臣上書歌頌太平盛世,仁宗示與列位大臣,群臣皆以為然。唯獨楊士奇稱:“陛下雖然澤被天下,但是靖難所牽連的流徙尚未歸鄉,戰爭所導致的瘡痍尚未恢復,百姓仍然為温饱擔憂。應當继续休息生息數年,太平盛世才可期至。”仁宗表示贊同,并称:“我对你们至誠,是希望匡正辅佐、糾正錯誤。但只有楊士奇曾經五次上書,你們等人均無一言。果真朝廷政事毫無錯誤?天下太平了么?”群臣聽後慚愧道歉[21]。同年四月,仁宗賜楊士奇璽書以表彰其賢德忠貞。此後,命修《明太宗實錄》,楊士奇與黃淮金幼孜楊溥俱充總裁官[22]。不久,仁宗病重,召楊士奇與蹇義、黃淮、楊榮到思善門,命楊士奇書寫遺敕召太子朱瞻基到南京[23]

宣德年間[编辑]

明宣宗即位后,擔任總裁修撰《明仁宗實錄》。宣德元年,漢王朱高煦起兵謀反。明宣宗親征平定叛亂。部隊歸還抵達獻縣單家橋時,戶部侍郎陳山迎謁,并上言汉、赵二王沆瀣一气,请宣宗乘势袭彰德(今河南安阳)逮捕赵王朱高燧杨荣支持陈山的主张,但遭到杨士奇的反对。士奇稱:“事情應當如實,怎麼可以欺騙天地鬼神么?”楊榮厲聲喊道:“你是要阻擋大計!現在逆黨(朱高煦)都稱趙王相謀為實,怎麼說沒有理由?”士奇說:“太宗皇帝有三個兒子,當今皇上只有兩個叔父。有罪的不可赦免,但無罪的應當厚待,懷疑的話則防範,使其沒有預謀而已。何必動輒加兵相戰,傷皇祖的在天之意呢?”當時只有楊溥贊同楊士奇看法。於是楊榮率先入諫,楊士奇隨後,宣宗命皇宮侍衛不與兩人入宮。之後宣宗召見蹇义夏原吉,兩人均贊同楊士奇看法[24]。宣宗於是無意加罪于趙王,部隊直接回京。抵達京師后,宣宗召見士奇,并問其:“現在很多人都在上奏趙王事,怎麼辦?”他回答道:“趙王是您最親的親人,陛下應當保全他,不要被群臣言論所迷惑。”宣宗稱:“我想把群臣的奏摺都拿給趙王看,另其自己處理如何?”他對答道:“甚好,如果能夠賜一璽書更好。”於是朝廷發送璽書奏摺給趙王。趙王看後大喜,哭著說:“吾生矣。”隨即上書表示感謝,且獻出護衛部隊,言論從此停息。宣宗從此待趙王日益親切而輕待陳山,此外還對士奇說:“趙王之所以得以保全,都是您的功勞啊。”并賜金幣給他[25]

自明成祖攻佔交阯(現越南)并設置交阯布政使司后,該地區屢次叛變。明朝屢次發兵征討均戰敗。交阯黎利派人偽請立陳氏後人。宣宗也厭惡兵戰,預備答應其請求。英國公張輔、戶部尚書蹇義等大臣以下數人都稱,賜其無名,反而只會示弱于天下[26]。宣宗於是召見楊士奇、楊榮商議,兩人力言稱:“陛下體恤百姓,不是無名之舉;漢朝放棄珠崖郡,史書都以此為美談,不是示弱。請許其方便。”於是宣宗下令命選擇使者出使交阯,蹇義推薦善於口辯的伏伯安。楊士奇則表示:“善於言辭的人不忠信,雖然交阯是蠻貊之邦也不可派遣。伏伯安是小人,去的話只會辱國。”宣宗贊同其言,改派他人。從此,明朝放棄交阯并罷兵,每年省出軍費上億兩[27]

宣德五年,宣宗奉皇太后謁陵,召見英國公張輔、尚書蹇義及楊士奇、楊榮、金幼孜、楊溥,在行殿中張太后朝見并慰勞眾臣。宣宗又對楊士奇說:“太后對我說,先帝當時在青宮,只有您敢於直言不忌,先帝能夠聽從,所以諸事得以不敗。她又叮囑我應當接受直言。”士奇對曰:“這是皇太后的盛德之言,希望陛下能夠記住它。”[28] 當時士奇已老有疾,上朝均遲,無法論奏。宣宗曾微服私訪,某夜訪問楊士奇家。士奇倉猝迎接,并頓首道:“陛下怎麼能以社稷宗廟之身而自輕?”宣宗答道:“我只想和您商量事情,所以來拜訪。”幾日后,宮中捉獲兩盜且有異謀。宣宗於是召見士奇,并稱“今而後知卿之愛朕也。”[29] 當時明朝屢遭水旱災害,宣宗召見楊士奇討論下詔寬恤免災租稅等事。楊士奇於是請奏免除百姓所欠的薪鱼钱、減官田租赋、免除粮税、清理冤假积案、裁汰工役等建議,使百姓獲益。過兩年后,宣宗對士奇說:“體恤百姓的詔書已經下很久了,現在還有什麽要體恤的呢?”他則稱:“此前下詔減官田租,但戶部仍然徵收如舊。”宣宗不悅稱:“那現在必須執行,不遵守者依法處理。”他還請求招抚逃民,严惩贪污官吏,提舉有文學、武勇才能的人,命曾經被判極刑的犯人子孫也有從官資格。此外,他還請廷臣三品以上及二司官各自舉薦人才(于謙周忱況鍾等人即此時被舉薦)。這些建議均得到宣宗批准[30]

當時,宣宗勵精圖治,士奇等內閣廷臣同心輔佐,海內號為治平。宣宗還模仿古代君臣豫游,每到年初,均賜百官十日假期。到西苑萬歲山郊遊時,諸位學士均跟從,進行賦詩賡和,宣宗并問民間疾苦。朝議中的論奏,宣宗均虛心傾聽採納[31]。此外,朝廷上內閣大臣相處融洽、風氣為正。宣宗即位時,內閣臣七人中陳山、張瑛被改為其他職位,黃淮以疾致仕,內閣中只有楊士奇、楊榮、楊溥三人。楊榮為人果毅敢為,且屢次跟隨明成祖北征,熟知邊疆將領與敵情事務,但頗愛接受饋遺,當時邊將每年都送良馬與楊榮。宣宗知道后,問楊士奇。他則稱:“楊榮通曉邊疆事務,我等人不及,陛下不宜以此小錯而介意。”宣宗笑道:“楊榮曾經揭你和夏原吉的短,你為何還替他說好話?”他對答道:“希望陛下能夠以容我一樣容楊榮。”宣宗於是同意。此後,話語傳到楊榮,楊榮則以此愧對楊士奇,於是兩人相處甚歡。宣宗亦因此對其更親厚,前後所賜的珍果、牢醴、金綺衣、幣、書器無法計算[32]

正統年間[编辑]

宣宗驾崩后,明英宗即位,年仅九岁。军政均由張太皇太后负责,太皇太后又命所有部门议案均先经过内阁三杨的諮議后再进行裁决。三人当时亦很自信,杨士奇首推训练士卒坚守边疆,并设置南京參贊機務大臣,分遣文武鎮撫江西湖廣河南山東等地,并罢免偵事校尉。又请求减免租税,并慎刑牢狱,此外严格官员考核机制。这些均得到太皇太后的批准并执行。正统初年,朝政清明均为三杨等人的功劳。正统三年,《明宣宗实录》制成,楊士奇晋少师。次年,乞求致仕,不予批准。之后明英宗下敕歸省墓,不久批准归还[33]

当时,中官王振受宠于明英宗,渐渐干预到外廷政事,并诱导明英宗乱对大臣加罪。靖江王朱佐敬偷偷赠杨榮黄金,杨榮当初正在省墓,歸后不知此事。王振却欲弹劾杨榮,此时杨士奇出面力解。但杨榮不久即去世,杨士奇、杨溥日益孤立。次年,明英宗大兴兵马征讨麓川,藏帑金數萬。再一年,太皇太后去世,王振势力越大并作威作福,百官若有不满均被逮捕。廷臣中人人自危,杨士奇也无法制止[34]

此时,杨士奇之子杨稷为人傲横,曾经因施暴杀人。之后各位御史相继弹劾杨稷,朝廷商议不予加法,但使其状给杨士奇。随后有人再次告发杨稷橫虐的数十件事情,杨士奇只能以老疾告辞。明英宗恐怕伤害士奇,下诏安慰。士奇感恩哭泣,不久忧虑不起。正统九年,杨士奇去世。赠太师,諡文貞[35]。杨士奇葬於泰和縣澄江鎮杏嶺村北山坡上,现为江西省文物保护单位

后事[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正统初年,杨士奇曾经上疏称瓦剌漸強,将为边疆敌患,而边疆尚缺兵马,恐怕无法抵御。御史请附近太僕寺關領西番貢馬并悉数供给。杨士奇去世不久,也先果然入侵明朝,始有土木堡之变[36]。杨士奇又善于知人、喜欢推举寒士,甚至包括一些未曾谋面的人。之后指挥京师保卫战于謙、創立平米法的周忱、史称“况青天”的況鍾等人,均由其举荐[37]

杨士奇曾经参与编撰《明太祖實錄》、《明仁宗实录》、《明宣宗实录》、《歷代名臣奏議》、《文淵閣書目》、《三朝聖諭錄》等,并著有《東里文集》。

評價[编辑]

  • 桂萼《哈密疏》評:“杨士奇援汉弃珠厓例弃之,乃陋儒当权,上下安定,货賂公行,纪纲不振,举版图十郡之地,弃置不宁,盖若考作室乃不肯堂者也。杨士奇者,太宗皇帝罪人也,又足法乎?”[38]

参考文献[编辑]

  1. ^ 焦竑《玉堂丛语》卷七:“正统间,文贞(杨士奇)为西杨,文敏(杨荣)为东杨,因居第别之。文定(杨溥)郡望,每书南郡,世遂称南杨。西杨有相才,东杨有相业,南杨有相度。故论我朝贤相,必曰三杨。”
  2. ^ 《应庵随录》:“泰和杨文贞公父子将早逝,母陈氏改赘德安同知罗子理,……后子理谪死辽东,文贞甫十二岁即养母及京。永乐初,文贞官内阁,陈氏累赠一品夫人,复为乞恩,除免京戍藉回泰和。宣德间,赠礼部尚书张公鉴卒,妻杨氏遗腹生子文质,字允中,即嫁,育于祖母王氏。正统壬戍,文质登进士,其继父己卒,乃迎母归,亦养其异父之弟妹。至成化间,杨氏亦授封太夫人,何相同至此?明朝嫁母而归授封者,仅此两见。”
  3. ^ 明史》(卷148):“楊士奇,名寓,以字行,泰和人。早孤,隨母適羅氏,已而復宗。”
  4. ^ 明史》(卷148):“貧甚。力學,授徒自給。多游湖、湘間,館江夏最久。”
  5. ^ 《玉堂丛语》卷八《仇隙》中引隆庆时刑部尚书郑淡泉之言:“方逊志宠任时,荐西杨,西杨修实录,乃谤方叩头乞余生”。
  6. ^ 明史》(卷148):“建文初,集諸儒修《太祖實錄》,士奇已用薦征授教授當行,王叔英復以史才薦。遂召入翰林,充編纂官。尋命吏部考第史館諸儒。尚書張紞得士奇策,曰:「此非經生言也。」奏第一。授吳王府審理副,仍供館職。”
  7. ^ 明史》(卷148):“成祖即位,改編修。已,簡入內閣,典機務。數月進侍講。”
  8. ^ 明史》(卷148):“永樂二年選宮僚,以士奇為左中允。五年進左諭德。士奇奉職甚謹,私居不言公事,雖至親厚不得聞。在帝前,舉止恭慎,善應對,言事輒中。人有小過,嘗為揜覆之。廣東布政使徐奇載嶺南土物饋廷臣,或得其目籍以進。帝閱無士奇名,召問。對曰:「奇赴廣時,群臣作詩文贈行,臣適病弗預,以故獨不及。今受否未可知,且物微,當無他意。」帝遽命毀籍。”
  9. ^ 明史》(卷148):“六年,帝北巡,命與蹇義、黃淮留輔太子。太子喜文辭,贊善王汝玉以詩法進。士奇曰:「殿下當留意《六經》,暇則觀兩漢詔令。詩小技,不足為也。」太子稱善。”
  10. ^ 明史》(卷148):“初,帝起兵時,漢王數力戰有功。帝許以事成立為太子。既而不得立,怨望。帝又憐趙王年少,寵異之。由是兩王合而間太子,帝頗心動。九年還南京,召士奇問監國狀。士奇以孝敬對,且曰:「殿下天資高,即有過必知,知必改,存心愛人,決不負陛下托。」帝悅。”
  11. ^ 依古代規制,日食為不祥兆,朝廷應预止朝会庆典,罢宴撤乐。宋仁宗康定元年時,遇到日食,大臣富弼上疏勸阻宴會。宋仁宗不聽,后得知北方契丹遼國反而依規制罷宴,使大宋朝廷羞愧不已,宋仁宗亦懊悔。以至於十七年后,嘉佑四年發生同樣日食,宋仁宗預詔減膳免樂。(見《宋史·富弼傳》:“康定元年,日食正旦。弼请罢宴撤乐,就馆赐北使酒食。执政不可。弼曰:‘万一契丹行之,为朝廷羞。’后闻契丹果罢宴,帝深悔之。”;《宋史》(卷12):“明年正旦日食,其自丁亥避正殿,减常膳,宴契丹使毋作乐。”)
  12. ^ 明史》(卷148):“十一年正旦,日食。禮部尚書呂震請勿罷朝賀。侍郎儀智持不可。士奇亦引宋仁宗事力言之。遂罷賀。”
  13. ^ 明史》(卷148):“ 明年,帝北征。士奇仍輔太子居守。漢王譖太子益急。帝還,以迎駕緩,盡征東宮官黃淮等下獄。士奇後至,宥之。召問太子事。士奇頓首言:「太子孝敬如初。凡所稽遲,皆臣等罪。」帝意解。行在諸臣交章劾士奇不當獨宥,遂下錦衣衛獄,尋釋之。”
  14. ^ 明史》(卷148):“十四年,帝還京師,微聞漢王奪嫡謀及諸不軌狀,以問蹇義。義不對,乃問士奇。對曰:「臣與義俱侍東宮,外人無敢為臣兩人言漢王事者。然漢王兩遣就籓,皆不肯行。今知陛下將徙都,輒請留守南京。惟陛下熟察其意。」帝默然,起還宮。居數日,帝盡得漢王事,削兩護衛,處之樂安。”
  15. ^ 明史》(卷148):“明年進士奇翰林學士,兼故官。十九年改左春坊大學士,仍兼學士。明年復坐輔導有闕,下錦衣衛獄,旬日而釋。”
  16. ^ 明史》(卷148):“仁宗即位,擢禮部侍郎兼華蓋殿大學士。帝御便殿,蹇義、夏原吉奏事未退。帝望見士奇,謂二人曰:「新華蓋學士來,必有讜言,試共聽之。」士奇入言:「恩詔減歲供甫下二日,惜薪司傳旨征棗八十萬斤,與前詔戾。」帝立命減其半。”
  17. ^ 明史》(卷148):“服制二十七日期滿,呂震請即吉。士奇不可。震厲聲叱之。蹇義兼取二說進。明日,帝素冠麻衣絰而視朝。廷臣惟士奇及英國公張輔服如之。朝罷,帝謂左右曰:「梓宮在殯,易服豈臣子所忍言,士奇執是也。」進少保,與同官楊榮、金幼孜並賜「繩愆糾繆」銀章,得密封言事。尋進少傅。”
  18. ^ 明史》(卷148):“時籓司守令來朝,尚書李慶建議發軍伍余馬給有司,歲課其駒。士奇曰:「朝廷選賢授官,乃使牧馬,是貴畜而賤士也,何以示天下後世。」帝許中旨罷之,已而寂然。士奇復力言。又不報。有頃,帝御思善門,召士奇謂曰:「朕向者豈真忘之。聞呂震、李慶輩皆不喜卿,朕念卿孤立,恐為所傷,不欲因卿言罷耳,今有辭矣。」手出陝西按察使陳智言養馬不便疏,使草敕行之。士奇頓首謝。”
  19. ^ 明史》(卷148):“群臣習朝正旦儀,呂震請用樂,士奇與黃淮疏止。未報。士奇復奏,待庭中至夜漏十刻。報可。越日,帝召謂曰:‘震每事誤朕,非卿等言,悔無及。’命兼兵部尚書,並食三祿。士奇辭尚書祿。”
  20. ^ 明史》(卷148):“帝監國時,憾御史舒仲成,至是欲罪之。士奇曰:「陛下即位,詔向忤旨者皆得宥。若治仲成,則詔書不信,懼者眾矣。如漢景帝之待衛綰,不亦可乎。」帝即罷弗治。或有言大理卿虞謙言事不密。帝怒,降一官。士奇為白其罔,得復秩。又大理少卿弋謙以言事得罪。士奇曰:「謙應詔陳言。若加之罪,則群臣自此結舌矣。」帝立進謙副都御史,而下敕引過。”
  21. ^ 明史》(卷148):“時有上書頌太平者,帝以示諸大臣,皆以為然。士奇獨曰:‘陛下雖澤被天下,然流徙尚未歸,瘡痍尚未復,民尚艱食。更休息數年,庶幾太平可期。’帝曰:‘然。’因顧蹇義等曰:‘朕待御等以至誠,望匡弼。惟士奇曾五上章,卿等皆無一言。豈果朝無闕政,天下太平耶?’諸臣慚謝。”
  22. ^ 明史》(卷148):“是年四月,帝賜士奇璽書曰:「往者朕膺監國之命,卿侍左右,同心合德,徇國忘身,屢歷艱虞,曾不易志。及朕嗣位以來,嘉謨入告,期予於治,正固不二,簡在朕心。茲創製『楊貞,一印賜卿,尚克交修,以成明良之譽。」尋修《太宗實錄》,與黃淮、金幼孜、楊溥俱充總裁官。”
  23. ^ 明史》(卷148):“未幾,帝不豫,召士奇與蹇義、黃淮、楊榮至思善門,命士奇書敕召太子於南京。”
  24. ^ 明史》(卷148):“宣宗即位,修《仁宗實錄》,仍充總裁。宣德元年,漢王高煦反。帝親征,平之。師還,次獻縣之單家橋,侍郎陳山迎謁,言漢、趙二王實同心,請乘勢襲彰德執趙王。榮力贊決。士奇曰:「事當有實,天地鬼神可欺乎?」榮厲聲曰:「汝欲撓大計耶!今逆黨言趙實與謀,何謂無辭?」士奇曰:「太宗皇帝三子,今上惟兩叔父。有罪者不可赦,其無罪者宜厚待之,疑則防之,使無虞而已。何遽加兵,傷皇祖在天意乎?」時惟楊溥與士奇合。將入諫,榮先入,士奇繼之,閽者不納。尋召義、原吉入。二人以士奇言白帝。”
  25. ^ 明史》(卷148):“帝初無罪趙意,移兵事得寢。比還京,帝思士奇言,謂曰:「今議者多言趙王事,奈何?」士奇曰:「趙最親,陛下當保全之,毋惑群言。」帝曰:「吾欲封群臣章示王,令自處何如?」士奇曰:「善,更得一璽書幸甚。」於是發使奉書至趙。趙王得書大喜。泣曰:「吾生矣。」即上表謝,且獻護衛,言者始息。帝待趙王日益親而薄陳山。謂士奇曰:「趙王所以全,卿力也。」賜金幣。”
  26. ^ 明史》(卷148):“時交阯數叛。屢發大軍征討,皆敗沒。交阯黎利遣人偽請立陳氏後。帝亦厭兵,欲許之。英國公張輔、尚書蹇義以下,皆言與之無名,徒示弱天下。”
  27. ^ 明史》(卷148):“帝召士奇、榮謀。二人力言:「陛下恤民命以綏荒服,不為無名。漢棄珠厓,前史以為美談,不為示弱,許之便。」尋命擇使交阯者。蹇義薦伏伯安口辨。士奇曰:「言不忠信,雖蠻貊之邦不可行。伯安小人,往且辱國。」帝是之,別遣使。於是棄交阯,罷兵,歲省軍興巨萬。”
  28. ^ 明史》(卷148):“五年春,帝奉皇太后謁陵,召英國公張輔、尚書蹇義及士奇、榮、幼孜、溥,朝太后於行殿。太后慰勞之。帝又語士奇曰:「太后為朕言,先帝在青宮,惟卿不憚觸忤,先帝能從,以不敗事。又誨朕當受直言。」士奇對曰:「此皇太后盛德之言,願陛下念之。」尋敕鴻臚寺。”
  29. ^ 明史》(卷148):“士奇老有疾,趨朝或後,毋論奏。帝嘗微行,夜幸士奇宅。士奇倉皇出迎,頓首曰:「陛下奈何以社稷宗廟之身自輕?」帝曰:「朕欲與卿一言,故來耳。」後數日,獲二盜,有異謀。帝召士奇,告之故。且曰:「今而後知卿之愛朕也。」”
  30. ^ 明史》(卷148):“帝以四方屢水旱,召士奇議下詔寬恤,免災傷租稅及官馬虧額者。士奇因請並蠲逋賦薪芻錢,減官田額,理冤滯,汰工役,以廣德意。民大悅。逾二年,帝謂士奇曰:「恤民詔下已久,今更有可恤者乎?」士奇曰:「前詔減官田租,戶部征如故。」帝怫然曰:「今首行之,廢格者論如法。」士奇復請撫逃民,察墨吏,舉文學、武勇之士,令極刑家子孫皆得仕進。又請廷臣三品以上及二司官,各舉所知,備方面郡守選。皆報可。”
  31. ^ 明史》(卷148):“當是時,帝勵精圖治,士奇等同心輔佐,海內號為治平。帝乃仿古君臣豫游事,每歲首,賜百官旬休。車駕亦時幸西苑萬歲山,諸學士皆從。賦詩賡和,從容問民間疾苦。有所論奏,帝皆虛懷聽納。”
  32. ^ 明史》(卷148):“帝之初即位也,內閣臣七人。陳山、張瑛以東宮舊恩入,不稱,出為他官。黃淮以疾致仕。金幼孜卒。閣中惟士奇、榮、溥三人。榮疏闓果毅,遇事敢為。數從成祖北征,能知邊將賢否、厄塞險易遠近、敵情順逆。然頗通饋遺,邊將歲時致良馬。帝頗知之,以問士奇。士奇力言:「榮曉暢邊務,臣等不及,不宜以小眚介意。」帝笑曰:「榮嘗短卿及原吉,卿乃為之地耶?」士奇曰:「願陛下以曲容臣者容榮。」帝意乃解。其後,語稍稍聞,榮以此愧士奇,相得甚歡。帝亦益親厚之,先後所賜珍果、牢醴、金綺衣、幣、書器無算。”
  33. ^ 明史》(卷148):“宣宗崩,英宗即位,方九齡。軍國大政關白太皇太后。太后推心任士奇、榮、溥三人,有事遣中使詣閣諮議,然後裁決。三人者亦自信,侃侃行意。士奇首請練士卒,嚴邊防,設南京參贊機務大臣,分遣文武鎮撫江西、湖廣、河南、山東,罷偵事校尉。又請以次蠲租稅,慎刑獄,嚴核百司。皆允行。正統之初,朝政清明,士奇等之力也。三年,《宣宗實錄》成,進少師。四年乞致仕。不允。敕歸省墓。未幾,還。”
  34. ^ 明史》(卷148):“是時中官王振有寵於帝,漸預外庭事,導帝以嚴御下,大臣往往下獄。靖江王佐敬私饋榮金。榮先省墓,歸不之知。振欲藉以傾榮,士奇力解之,得已。榮尋卒,士奇、溥益孤。其明年遂大興師征麓川,帑藏耗費,士馬物故者數萬。又明年,太皇太后崩,振勢益盛,大作威福,百官小有牴牾,輒執而系之。廷臣人人惴恐,士奇亦弗能制也。”
  35. ^ 明史》(卷148):“士奇既耄,子稷傲很,嘗侵暴殺人。言官交章劾稷。朝議不即加法,封其狀示士奇。復有人發稷橫虐數十事,遂下之理。士奇以老疾在告。天子恐傷士奇意,降詔慰勉。士奇感泣,憂不能起。九年三月卒,年八十。贈太師,諡文貞。有司乃論殺稷。”
  36. ^ 明史》(卷148):“初,正統初,士奇言瓦剌漸強,將為邊患,而邊軍缺馬,恐不能御。請於附近太僕寺關領,西番貢馬亦悉給之。士奇歿未幾,也先果入寇,有土木之難,識者思其言。”
  37. ^ 明史》(卷148):“又雅善知人,好推轂寒士,所薦達有初未識面者。而于謙、周忱、況鍾之屬,皆用士奇薦,居官至一二十年,廉能冠天下,為世名臣雲。”
  38. ^ 《皇明经世文编》卷之一百八十六


三楊
楊士奇 | 楊榮 | 楊溥
官衔
前任:
楊榮
明朝內閣首輔
1424年—1444年
永樂二十二年八月進 - 正統九年三月卒
繼任:
楊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