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一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沈一贯
沈一贯

沈一贯像


大明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中極殿大學士
籍貫 浙江鄞县
族裔 漢族
字號 肩吾、又字不疑子唯,号龙江,又号蛟门
諡號 文恭
出生 1531年
浙江宁波府鄞县
逝世 1617年(85–86歲)
浙江宁波府鄞县家中
親屬 沈焕(先祖)、沈明臣(从父)、 沈九畴(族弟)、沈泰鸿(子)、沈光文(从曾孙)
出身
  • 隆慶二年(1568年)戊辰科殿試金榜三甲进士
經歷
  • 庶吉士
  • 检讨
  • 翰林院编撰
  • 南京礼部尚书
  • 东阁大学士
  • 太子少保
  • 户部尚书
  • 武英殿大学士
  • 吏部尚书
著作
  • 参修《世宗实录
  • 参修《穆宗实录
  • 《國朝歷科翰林館課經濟宏猷》十六卷,首一卷
  • 《增定國朝館課經世宏辭》十五卷
  • 《敬事草》十九卷
  • 《喙鳴詩集》十八卷
  • 《老子通》
  • 《庄子通》十卷
  • 《易学》十二卷
  • 《四明文征》
  • 《叙嘉靖间倭入东南事》
  • 《诗经注》
  • 《狀元圖考策》

沈一贯(1531年-1617年)[a]肩吾、又字不疑子唯龙江,又号蛟门鄞县(今浙江宁波)栎社沈家人。明朝万历年间内阁首辅,也是学者、诗人、史学家、外交家。隆庆二年登进士第,改庶吉士,授检讨,历充纂修官,南京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太子少保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吏部尚书。身后赠太傅文恭。享年八十七虚岁(满八十五周岁),是明朝有记载最长寿的内阁首辅。是明朝首位对天主教持开明提携态度的首辅,开创了晚明中西文化交流的蜜月期[1]

生平事迹[编辑]

沉浮政坛[编辑]

隆庆二年(1568年),成三甲进士,選庶吉士,不久授职检讨。

万历二年(1574年),出任会试同考官,之后历任翰林院编修、日讲官兼经筵讲官、左春坊左中允兼翰林院编修侍读学士右春坊右谕德、吏部左侍郎兼侍读学士,加太子宾客。万历二年,沈一贯主持会试时,张居正长子张敬修同届应考,同僚为张居正托付沈一贯关照张敬修,沈即拒绝。发榜后,张敬修名落孙山,因此沈得罪张居正。但之后的万历五年榜,张居正长子张敬修、次子张嗣修仍同登进士第。

万历十二年(1584年),升作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教习庶吉士,为郭正域师。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出任南京礼部尚书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出任南京礼部尚书、正史副总裁;协理詹事府,但未赴任。

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入内阁,参与机务。万历二十九年十一月,成为当朝首辅。

张居正主政时,因不照顾张长子科考,触怒张,长期被闲置不用。张居正去位,经廷臣举荐,沈升东阁大学士,始入阁参预明廷机务。史载“一贯之入阁也,辅政十有三年,当国者四年,枝柱清议,论者丑之”。

当时万历帝长期称病,疏于朝纲,沈成为“独相”。沈一贯在位时,与朝廷中的“清议派”多有抵触。沈执政后期,楚太子獄妖书案辛亥京察案三事均与他都有關係。

1605年,考察京官(京察)时又受“清议”弹劾,因而告病请退。

不久召启用,封太子太保少师,不久再次受到弹劾。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遂以愈七十高龄托病辞官[2]。隔年归乡,杜门不出十年之久,整日埋头诗书著述,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于八十七(满八十五)岁去世,赐太傅文恭[3]

朝鲜之役[编辑]

沈一贯是万历朝鲜之役中方幕后主要策划者之一,力主出师抗日保卫藩国朝鲜。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日本派遣使者与明廷谈判多次,力求与明朝通贡、互市,并明言要求解禁宁波港。沈一贯特上疏力止,认为日本的要求与明廷海防政策不符,实为松懈海防,让倭寇有可乘之机,是国家大患。万历帝采纳了沈的意见。[4]

在沈一贯建言下,万历皇帝下旨筹办一支水军舰队,派驻朝鲜海域,协防朝鲜半岛。沈建言陈璘担任水师指挥官,舰队于1598年5月抵达朝鲜海域。这支水军是当时世界最大的远洋舰队,包含水军1.3万,战船550余艘。[5] 沈一贯也曾建言组建“南兵”(主要来自江浙一带的地方武装)派遣朝鲜,成为明军能征善战的主力[6]

镇防辽东[编辑]

萬曆十九年(1591年),李成梁被言官弹劾而罷官。面对辽东女真武装的日渐崛起,沈一贯于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力薦李成梁複起再镇遼東。当时李已经75岁高龄,老将已无远志,以阅视叙辽东八年。此时女真暂时恭顺明朝,辽东少事。

另有一说,此时沈一贯荐李成梁重新执掌辽东,是因为此时老将已无远志,辽东少事,给李成梁一个闲差。但李成梁重回辽东后,弃辽左六堡,徙64000余户边民与内地,以至于努尔哈赤崛起。

立储之争[编辑]

明神宗久久未能确认太子人选,十余年间立储之事争谏不绝。直到皇长子年满十八,到了婚冠的年龄,时任内阁大学士的沈一贯上疏,收到立竿见影的奇效。沈疏中“多子多孙”苦劝明神宗早立太子,神宗遂诏将行册立太子礼,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

郑贵妃因此与明神宗闹翻,使明神宗动摇,又借口“典礼未备”,要改期册立太子。此时,沈就将明神宗手诏封还,坚决不同意册立改期。明神宗遂下定决心,于十月十五正式册立朱常洛为太子,封朱常洵为福王。沈于是终结了明廷多年的“立储之争”。

矿税之祸[编辑]

万历中,苛捐杂税,矿税尤甚。税吏趁机横征暴敛,民间怨声载道。

史载,万历三十年(1602年)2月,万历帝突然染疾,急召首辅沈一贯和诸内阁大学士到启祥宫后殿西暖阁议事。万历帝说:我已病重,在位已久,已没有什么憾事了。我将太子托付给你,要尽力辅佐。初设矿税矿监,实出不得已,因京城大殿未能完工。现工程可以喊停,矿监也可统统召回。万历帝言毕,沈一贯即恸哭,太后、太子、诸王群臣都哭了起来。沈于是马上拟旨。当夜,群臣都在宫中通宵议拟。

第二天,万历帝身体有所恢复,醒来便令太监急召沈一贯,要追回谕旨。太监至沈一贯处道明原委,几位大臣均不信,说「天子无戏言」,沈一贯亦不解犹豫,迟迟没有反应。结果追缴圣谕的太监来了一拨又一拨,前后共计20余人次。太监甚至磕头都出了血,迫切要沈一贯交出圣旨。沈一贯无奈,只好交还。

司礼监太监田义為人正直,曾据理力争,认为此圣旨不可交回,触怒万历帝。万历帝甚至气得抽剑要处决田义。田义仍持论不畏,此时正巧太监急匆匆从沈一贯处送回圣旨。日后,田义遇沈一贯即吐口水痛罵:“相公稍持之,矿税撤矣,何怯也!”(宰相大人,您要是稍稍再坚持一会,矿税就能撤销,为何如此胆怯!)

结果,终万历朝,矿税之弊不能除,积害很深。

妖书谜案[编辑]

申时行去职,沈鲤与沈一贯同入内阁。退而不休的申时行以短信一封寄予沈一贯,寥寥几字:“蓝面贼来矣,盾备之!”(沈鲤面色青黑,故被称为“蓝面贼”)。沈鲤入阁后,果然与沈一贯不和。

时有知情士人(时匿名,后传为赵士祯所作)刊刻有《续忧危竑议》揭帖,其中明列奸贤,抨击弊政,广为传布,是为“妖书案”。此书触怒万历帝,遂下令戒严并穷搜作者。当时内阁仅三人:首辅沈一贯,次辅朱赓、阁臣沈鲤。沈一贯和朱赓均被列名于妖书中,而沈鲤却榜上无名,于是沈鲤有一手炮制妖书的嫌疑。郭正域为沈鲤得意门生,于是也成嫌疑之一。

沈一贯与钱梦皋一起,弹劾沈鲤和郭正域。郭正域被诏捕,沈鲤被搜家,随后又牵出禪師達觀真可和医生沈令誉。達觀和沈令誉均遭严刑拷打,達觀圓寂。郭得李三才支持,未定死罪。

当时多人纷纷冒出搅局,如锦衣卫都督王之祯等揭发周嘉庆,使案情复杂化。因审讯庞杂致使拖延,明神宗震怒,人人求自保,東廠提督太監陳萬化遂寻得一個犯下多起詐騙案的举子皦生光,屈打成招,草草结案,皦被凌迟处死。

群党之争[编辑]

明朝中期党争剧烈,有名有势的大党有阉党浙党东林党,沈一贯被认为是浙党(或“齐楚浙党”)的领袖人物。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己亥京察,北察主计人当时的吏部尚书李戴秉在沈一贯授意下大力打击政敌。

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吏部郎中顾宪成触怒万历帝而遭革职,遂与高攀龙钱一本等士人在老家无锡东林书院讲学,常评议朝政褒贬人物,形成政治上的“清议”势力,世称“东林党”。同时有宦官集团,世称“阉党”。与此同时,沈一贯大权在握,遂纠结京师的官员,形成“浙党”,与东林党相争。当时还有小派系,一为以官应震吴亮嗣等为领导人物的“楚党”,一为以山东籍官僚为主的,称“齐党”,楚党与齐党常依附于浙党,合称作“齐楚浙党”。另有同以地缘关系结成的“宣党”和“昆党”。诸党相争,互不相让,致使明廷党争绵延数十年。

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东林党人时吏部侍郎杨时乔主持京察,借机打击浙党,与左都御史温纯等弹劾钱梦皋,钱遭谪贬,引起浙党记恨。沈一贯上书明神宗,极陈考察不公,请求降旨让钱梦皋等人官复原职。补缺郎中刘元珍上疏再力劾钱梦皋,疏中旁击沈一贯。明神宗让群臣商议,沈一贯奏言“不廷杖刘元珍,公议不可息”。刘元珍遭廷杖,钱梦皋等留用,贬刘元珍一秩(十年)并充边。吏部员外郎贺灿然、南京御史朱吾弼等继上疏,意京察因沈未能奏效。兵部主事庞时雍上疏陈沈罪状。明神宗大怒,贬庞时雍、贺灿然和刘元珍三秩充边。御史侯庆远李冉等人欲救,明神宗再将刘元珍等削籍除名,并免钱梦皋等人职,仍留沈一贯为内阁首辅。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南京吏部给事中陈良训、御史孙居相再次上疏弹劾沈。是谓“京察之争”。

沈一贯获准致仕回乡后,明廷中党争仍不息止,京察一事也一闹再闹。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浙党官员掌管京察,打击东林党人。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移宫案爆发,东林党人杨涟左光斗等因“护驾有功”,被重新启用。天启三年(1623年),东林党官员主持京察时,又反击,驱逐齐楚浙党人士。

西学东渐[编辑]

沈一贯是晚明朝廷中接受天主教第一人,对西方传教士在华传教持开明提携态度[7][8]。1601年,利玛窦由南京北上抵达京师(今北京),即获得首辅沈一贯召见[1]。沈在自己府邸接见款待了利玛窦,双方互赠礼物。沈对西洋风土人情、学术文化非常感兴趣,双方并探讨了天主教教理。利玛窦告诉沈天主教倡导“一夫一妻制”,沈对此表示佩服,认为西洋因此也是礼教之邦。利玛窦向沈了解中国朝廷礼仪和皇帝喜好,之后进贡自鸣钟一台,这是有正史记载的首次西方机械制品进入中国皇家[9]。利玛窦与沈的长子沈泰鸿也成为至交[1]

诗文[编辑]

沈一贯亦是当时有名的诗人。沈一贯是时著名诗人沈明臣的从子,诗学受教于沈明臣。陈田《明诗纪事》载:“鄞县相业不足言。少师事沈明臣……又与黎惟敬、欧损伯辈往还,故诗笔颇擅丽藻。”沈一贯诗多有佳句,文章亦精美,时称“句章公”。

游东钱湖

晴湖如镜近人开,十里寒光照影来。

铁苗一声秋月晓,素琴三叠晚云哀。

冰生蕙渚鱼初蛰,云覆松房鹤未回。

小笠长蓑谁共钓,西风杖履自登台。

沈氏佛学造诣亦深,作诗亦常融入禅理,亦留有不少佛教题材的诗。

礼洛迦

积水中开梵帝宫,孤帆远引列仙风。

始知四大浮空住,别有三天护法雄。

肃拜圣仪明灭里,回看人世有无中。

殷雷频吼潮音洞,何处西方更发蒙。

除辞藻华丽、参悟佛理外,沈氏也有咏叹时弊的现实主义作品,如其《观选淑女》是对晚明宫廷严酷“选秀”的真实反映[10]

观选淑女

长安女儿巧伺人,手持纨扇窥芳尘。

姊妹相私择佳丽,无过愿得金吾婿。

如何天阙觅好逑,翻成凌乱奔榛丘。

吏符登门如索仇,斧柱破壁怒不休。

父母长跪兄嫂哭,愿奉千金从吏赎。

纷纷宝马与香车,道旁洒泪成长渠。

人间天上隔星汉,天上岂是神仙居。

吁嗟!天上岂是神仙居。

评价[编辑]

沈一贯在明史中为争议人物,近来成为研究热点,评价有多方面:

  • 国防外交:
    • 沈氏对明朝海防贡献卓著,曾明令规范明日贸易,抗击海盗,限制禁止当时倭寇来源国日本船只在明朝近海港口的行动。时宁波港为中国最大对外贸易港口,沈氏力奏严禁倭船在宁波港停靠。
    • 沈氏对镇防辽东亦有一定贡献。当时辽东女真武装日渐崛起,引起沈氏警觉。沈启用昔日颇有威望的老将李成梁镇守辽地,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不动干戈不费粮饷而巩固了大明边防。
    • 沈氏在万历朝鲜之役起决策作用。曾组建当时世界最大的远洋舰队派驻朝鲜海域,协防朝鲜半岛。也曾建言组建“南兵”派遣朝鲜,成为明军能征善战的主力。
    • 沈氏对西方传教士来华持欢迎开明态度。
  • 内政:
  • 文学著述:
    • 沈氏是位诗人文学家史学家。文名曾显赫一时,辞藻工美,有“句章公”之称。其研究老庄哲学,批注《易经》、《老子》、《庄子》,是中晚明研究道家哲学的代表一家。其研究武术、武术流源史亦自成一家。著述颇丰,其著作《搏者·张松溪传》、《乞禁止倭人贡市疏》、《叙嘉靖间倭入东南事》、《大明棋士异闻录》等均具重要史料价值。

著作[编辑]

  • 世宗实录》(参修)
  • 穆宗实录》(参修)
  • 《國朝歷科翰林館課經濟宏猷》,十六卷,首一卷
  • 《增定國朝館課經世宏辭》,简称《經世宏辭》,十五卷
  • 《敬事草》,十九卷,收录《四库全书总目》中
  • 《喙鳴詩集》,十八卷
  • 《老子通》
  • 《庄子通》,十卷,沈一贯撰
  • 《易学》,十二卷,收录《四库全书总目》中
  • 《四明文征》(第十六卷有名文《搏者·张松溪传》)
  • 《叙嘉靖间倭入东南事》
  • 《诗经注》
  • 《狀元圖考策》

遗物[编辑]

  • 今北京石景山田义墓》表, 沈一贯撰,潘世元正书,沈鲤篆额
  • 今北京《琉璃河桥碑》,沈一贯撰,(明)包渐林正书并篆额
  • 中国国家一级文物明万历二十六年状元赵秉忠殿试卷,遗有阅卷官沈一贯的题签[13]

注释[编辑]

  1. ^ 据考证,明隆庆二年(1568年),沈一贯登第时已37岁,知其生于明嘉靖十年(1531年),无疑。据《明史·沈一贯传》,沈一贯复入阁后,于农历万历三十上四年(1606年)七月(公历8月),始遭参劾,上书辞职,隔年(1607年)回乡,这也与《明史·沈一贯传》中记载“辅政十有三年,当国者四年”(入阁共十三年,主政四年)相符;而沈是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始入阁参赞机务,离他1607年回乡恰好十三年。据《明史·沈一贯传》,沈居家十年后逝世,当为1617年。故沈一贯生卒年应当为明嘉靖十年(1531年)生,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卒,享年八十七虚岁,而满八十五周岁。其他各类网上资料或文章应为照抄维基百科之前旧版本并相互引用,有误。

据家谱记载沈一贯生于嘉靖十六年、死于万历四十三年,享年七十九岁。上图《鄞县沈氏家谱》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李天纲:论明末以来中国基督教的文化传统. "蜜月时期"的"文化基督徒". 2012-08-25. 
  2. ^ 《明史·沈一贯传》:“三十上四年七月,给事中陈嘉训、御史孙居相复连章劾其奸。一贯愤,益求去。帝为黜嘉训,夺居相俸,允一贯归,鲤亦同时罢。而一贯独得温旨,虽赓右之,论者益訾其有内援焉。”
  3. ^ 《明史·沈一贯传》:“家居十年卒。赠太傅,谥文恭。”
  4. ^ 沈一贯《乞禁止倭人贡市疏》,清高宗敕选:《明臣奏议》卷31,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594—596页:“贡市成,则吾之于倭当客之也。苟吾方客之,而彼实以盗自为,……于斯时也,不防则有患,防之则示以疑。将防之乎,不防乎?……今既客之矣,客之则不当防,防之则不当客。防之不已,则客之不诚,是召乱也。大抵防之是正理,客之是权术。权术不可久,正理不可废。关白之求贡市,何不于朝鲜而于宁波?朝鲜无可欲,而宁波有可欲也。……夫朝鲜虽属国,外臣也;宁波虽裔郡,王土也。为救外臣之危而危王土以从事,养其一指失其肩背而不知,智者不为也。”
  5. ^ 《剑桥中国明代史》万历朝晚期的三大征
  6. ^ 作者:杨海英. 《唐将书帖》揭开明朝东征记忆. 《中国社会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1-1-20 10:19:00 [2012年12月18日] (中文(简体)‎). 
  7. ^ 东西君子之会:耶稣会与东林党. 新浪历史. 2013年11月11日. 
  8. ^ “蜜月期”中的利玛窦. 搜狐文化. 2007年11月7日. 
  9. ^ 九、利玛窦神父与京城至交. 天主教辽宁教区. 2006年4月17日. 
  10. ^ “选秀”考. 人民网. 2011年7月19日. 
  11. ^ 徐美洁. 《屠隆集》里的填字游戏. 东方早报网. 发表于2013-03-31 01:04 [2014-07-30] (中文(简体)‎). 
  12. ^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张居正. 明朝才子解缙涉嫌考题泄密 将殿试内容透给同乡. 凤凰网文化. 2013年10月5日 [2014-07-30] (中文(中国大陆)‎). 
  13. ^ “天下第一卷”读卷官为甬籍京官. 2014年4月12日. 

书籍[编辑]

  • 明史·沈一贯传》
  • 《明史演义》 第七十九回 获妖书沈一贯生风 遣福王叶向高主议

参见[编辑]

前任:
趙志皋
明朝内阁首輔
1601年—1606年
繼任:
朱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