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女真女真文Jurchen.png,转写:jušen; 拼音: Rǔzhēn),又作女直女贞,一般認為源自3,000多年前的肃慎[1]时期称挹娄南北朝时期称勿吉(读音“莫吉”),時期称靺鞨时期称“女真”、“女直”(避辽兴宗耶律宗真讳)[2]。辽朝女真開始有生女真熟女真之分。[3]明朝仍稱為女真,在明朝初期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三大部。后野人女真部分南遷長白山後,又按地域分为建州长白东海(即野人女真)、扈伦(即海西女真)四大部分。清朝时改为满洲

族名來源[编辑]

“女真”一名最早见于唐初[4]。依接近漢化程度及活動區域南北:多漢化程度、南境者為熟女真,少漢化程度、北境者為生女真

女直之名,见于《辽史》者,“又有北女直、南女直、长白山女直、鸭绿江女直、濒海女直,黄龙府女真,曷苏館女真,順化国女真,回跋女真,盖各就其地名之。”

金史·世纪》记载:“金之先,出靺鞨氏。靺鞨本号勿吉。勿吉古肃慎地也。元魏时,勿吉有七部:曰粟末部,曰伯咄部,曰安车骨部,曰拂涅部,曰号室部,曰黑水部,曰白山部。隋称靺鞨,而七部并同。唐初,有黑水靺鞨粟末靺鞨,其五部无闻。”其中粟末靺鞨成為渤海人的主要組成。“渤海盛强,黑水役属之。渤海灭,复役属契丹。在南者系籍,号熟女直;在北者不籍,号生女直。生女直地有混同江、长白山。混同江亦号黑龙江,所谓白山、黑水也。”而也有观点认为生女真和熟女真的方位不是一北一南,而是一东一西。《大金国志》云:“世居混同江之东长白山下;南邻高丽,北接室韦,西界渤海,东濒海。”按照《大金国志》的记载,完颜阿骨打所在的生女真的方位为朝鲜史所载的东女真(又称为东北女真)大致相同。

歷史[编辑]

西遼、金、宋版圖

女真人的族源為肅慎,基本形成民族形态的时期大约是在唐朝时的靺鞨(或稱勿吉),共分七部。《旧唐书·靺鞨传》记载了黑水靺鞨等靺鞨各部的情况,“其国凡为数十部,各有酋帅,或附于高丽,或臣于突厥。而黑水靺鞨最处北方,尤称劲健,每恃其勇,恒为邻境之患。……其白山部,素附于高丽,因收平壤之后(平定高句麗),部众多入中国。汨咄、安车骨、号室等部,亦因高丽破后奔散微弱,后无闻焉,纵有遗人,并为渤海编户。唯黑水部全盛,分为十六部,部又以南北为称”

11世纪時,女真向称臣。遼將南部包含滅渤海國後強制遷移至遼東歸入女真的以粟末靺鞨為主的渤海人在內,較為強大的部眾编入遼籍,称为“合苏馆”,又作曷苏馆、合苏衮、是女真语“藩篱”的意思,稱这些人為“熟女真”。另一部分以黑水靺鞨為主的,留居粟末水(松花江北流段)之北、宁江州(今吉林扶余县)之东,不編入遼籍的这些人就是“生女真”。后来建立了金朝的完颜部,就是生女真的一支,亦是黑水靺鞨的直系后裔。

生女真分为几十个部落,其中完颜部较大。11世纪初,完颜绥可定居在按出虎水(今哈尔滨东南阿什河)其子石鲁作酋长后征服了附近部落,成立了部落联盟。石鲁之子乌古乃又合并了许多部落。

1019年,3000名女真人海盗曾袭击高丽,后入侵日本,在日本进行洗劫并掠夺人口。

1113年,乌古乃之孙完颜阿骨打继立,1115年,完颜阿骨打统一女真各部,並驅逐契丹的統治,建立金朝。国号为“大金”,史称。 国号来源有人说是来自发源地金水(阿什河),也有说是为取金不腐不坏之意。起先,女真人保持着在現代中国的东北的狩猎的生活方式,兼有渔猎、农耕和畜牧[5]。除此之外,在都市里保持着军队的生活方式。最后被准许和其他种族通婚。而金朝的统治者也受到了儒家文化的影响。

金建国后,就展开以辽五京为战略目标的灭辽之战,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攻打下了辽国的北方首都上京。然后与宋朝建立海上之盟共同对抗辽国。1125年,灭辽成功后获得辽国的大部分土地,由于燕云十六州张觉事件,金国与宋国的联盟破裂。金大举攻宋,并在宋朝北部建立了齐,楚等傀儡政权。稍后,北方这些土地都纳入金的路州制度中。1126年,金人占领了朝的首都开封,并且一度把宋朝军队赶到了长江以南。两国军队经常对峙于淮河一带。

1189年之后,金朝面对于北方的蒙古人和南方的宋朝两面作战,在蒙古人的攻击下,在1215年不得不把首都金中都(现代北京)迁移到了开封。1234年,蒙古人摧毁了金朝。在元朝,彭大雅稱呼女真為水韃靼女真。元朝政府在松花江下游和黑龙江设斡朵里、火儿阿(胡里改)、桃温、脱斡怜、孛苦江五万户府,管辖当地女真水达达。后来,元朝政府为了筹粮,强迫他们改渔为农,在当地实行屯田。此外,征调一部分女真人和水达达到浦岭路和肇州屯田。至治元年(1321年)三月,元朝政府明令“罢女直万户府及狗站”。

明朝初年,火兒阿部首領阿哈出與斡朵里部首領猛哥鐵木爾接受明朝招安而率部南下歸順,後來明朝以之為基礎成立建州三衛

明朝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新宾县二道河子畔的赫图阿拉城称汗建国,為了延續前金之優勢,国号也稱为“大金”,史称后金。他原先的故鄉是費阿拉,建立後金之後定都遼陽

1626年努爾哈赤疽病身亡,其八子皇太極即位汗王。

1636年皇太極稱帝,將國號改為大清,行中央集權,並將女真族名改為满族

民族风俗[编辑]

婚姻家庭形式[编辑]

一夫一妻制[编辑]

女真社会早在五代时期,即其被中原称为女真人的时间前后,就已产生了私有财产,并已经进入了父系社会,脱离了群婚对偶婚,实行一夫一妻制。夫妻都有固定称谓:“夫谓妻为‘萨那罕’,妻谓夫谓‘爱根’。”[6]

部落外婚制[编辑]

女真人“以部为姓”,不同的部落有不同的姓。《金史》中有关女真人早期婚姻的记载,配偶双方多是相同的姓氏,也存在一些部落间通婚的情况。后来渤海国,女真族被迫南迁的过程加速了氏族部落组织的分化,女真人开始逐渐接受不同氏族间不同部落间频繁的通婚。[6]

鉴于金国建立初期,有些地方的熟女真人仍然延续部落内婚姻的旧俗,金国朝廷下诏,禁止了同姓的部落内婚姻,以法律的形式进行了规定。[6]

女真族後裔[编辑]

女真

中國大陸[编辑]

1644年清軍入關,入主中原,除女真族的直系後裔滿族外,尚有:甘肅省涇川縣涇河北岸尚存一女真族後裔群聚村落,全村約有3000餘人,絕大部分姓完顏。村民都自稱自己是女真人完顏部的後裔。至今仍保留著傳統女真習俗,例如每逢年節都要集體到完顏宗祠祭祖、跳薩滿舞等。

據甘肅省政協主席張懷群和涇川縣完顏滿族聯誼會會長完顏斌表示:據考證800多年前的金熙宗時期,涇川一帶就是宗弼的領地。完顏宗弼死後,海陵王就殺了完顏宗弼之子完顏亨。亨的家人遷居在九頂梅花山下。金朝末代皇帝完顏承麟的墓也在那里。

河南共有5000多名姓完顏的女真後裔,分佈在馬鋪老莊太清賈灘楊湖口等五鄉九村,共750余戶,近3000人。汝州市完顏莊、許昌縣完門村尚有2000余人,是從鹿邑遷入的。 

鹿邑女真後裔本為完顏氏,後改姓完氏。據《完氏宗譜》記載,他們是明朝萬曆年間從安徽肥東遷徙而來的。元末明初,宗弼後代完顏佩跟隨朱元璋南征北戰,因戰功被封為“女真將軍”,封地在潞州(今安徽肥東,現有完顏牌坊村)。明萬曆年間,完顏佩的10世孫完顏必重由肥東赴京趕考中得探花,為官河南,落戶鹿邑。 

台灣[编辑]

台灣有女真族的後裔,在彰化縣福興鄉的「粘厝庄」,是台灣唯一的「生女真族」,但已全部漢化,僅祭祖時祭拜女真祖先。彰化縣福興鄉「粘厝」居民,經臺灣省文獻委員會證實,是由東北吉林附近,金國時代開始向南遷,最後至台灣墾荒。目前在福興鄉粘厝村的四、五百戶人家,其中有百分之九十都是粘姓,因此外人稱為「粘厝村」,或「粘厝庄」。粘姓的始祖為粘罕,國立台灣大學教授王德毅博士說:女真部族入侵中原後,逐漸漢化,紛紛改姓,「完顏粘」這一支系,卻以名為姓,此為粘姓的由來。這支粘姓女真族原先住在東北吉林附近,金國時代遷到河南宜陽,山東萊陽一帶到了第八代,其中一支為了逃避元末戰亂‧始遷到福建泉州府晉江縣衙口鎮一帶,與清初名將施琅的先世宗族,比鄰而居,粘、施兩族因而通婚,一直到18世紀,清廷鼓勵移墾台灣,粘姓二十二代子孫粘萼,率領部分族人東遷台灣鹿港西南海邊,當時一片荒涼,後來子孫繁衍,粘姓多了,就以村中居民姓氏,命名為粘厝,而今分為「頂粘」和「廈粘」兩村。當然,台灣境內也有許多非粘姓的女真族後裔,也自認非滿族的女真族後裔,以及非滿族的錫伯族後裔。

韓國[编辑]

韓國高麗大學文學博士王永一教授說,北韓邊境鴨綠江豆滿江在明初時期有稱為西北面與東北面,即為女真族的主要聚居地區,其後裔大都融入为朝鮮民族,如韓國青海李氏始祖李之蘭就是女真族酋長之一,曾在高麗末期率領一群女真族各部落酋長們投效李成桂陣營,協助朝鮮王朝建國。王永一教授在韓國研究朝鮮王朝與女真族關係時,也曾經於2002年訪問韓國青海李氏宗親會及其李之蘭後孫,獲得許多相關史料與支援。值得一提的是,韓國《朝鮮王朝實錄》和《龍飛御天歌》是記載女真族的歷史發展最詳盡的史書。

參見[编辑]

註釋&参考文献[编辑]

  1. ^ 金毓黻,《东北通史》:“女真之名,本由‘肃慎’二字之音转变而来。”
  2. ^ 元朝陈准《北风扬沙录》:“金国本名朱里真,番语舌音讹为女真,或曰虑真。避契丹兴宗宗真名,又曰女直。”
  3. ^ 《高丽史》称高丽东北方的女真人为“东女真”,称高丽西北方的女真人为“西女真”,至辽朝中后期,生女真也被视为东女真的一部分。
  4. ^ 《宋会要辑稿》第一九六册蕃夷三
  5. ^ 《高丽史》卷六靖宗八年(1042年)四月条,有东女真酋长向高丽索求耕牛的记载。宣和七年(1125年)宋人钟邦直出使金朝時描述说,金源内地会宁府一带,“一望平原旷野,间有居民数十家,……更无城郭,里巷率皆背阴向阳,便于牧放,自在散居”。(《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第三十九程,《靖康稗史》本)
  6. ^ 6.0 6.1 6.2 王可宾. 《女真国俗》. 吉林大学出版社. 1988年: 第三页. ISBN 9787560101545. 

參考文獻[编辑]

  • Thomas Barfield 著,袁劍 譯:《危險的邊疆:游牧帝國與中國》(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11年).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