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蒙古历史
蒙古历史系列条目
漢族地區 外蒙古地區
戰國時期
前476年–前221年
匈奴 东胡

前221–前207
兩漢
前202–220
南匈奴 北匈奴 鲜卑
鲜卑 丁零
魏晉南北朝
220–589
柔然 高車

581–619
突厥汗国 鐵勒

618–907
東突厥
薛延陀部
单于都护府·安北都护府
后突厥汗国
回鹘汗国
五代十國
907–979
契丹 阻卜 黠戛斯

960–1279
克烈 乃蛮
蒙兀
蒙古帝国

1271–1368
嶺北行省

1368–1644
北元 瓦剌
韃靼(東蒙古)
喀爾喀蒙古

1644–1912
清代蒙古
内属·外藩·乌里雅
中華民國
大陆时期
1912–1949
蒙古地方自治
大蒙古国
中華人民
共和國
1949至今
蒙古人民共和国
蒙古国
文化 · 地理
泛蒙古主義

东胡,分支自原始蒙古族的一支古代蒙古族,與原始突厥族通古斯族漢族有通婚關係,是一个古老的游牧为主的民族與部落國家,曾居住在今时的蒙古國東部、中華人民共和国内蒙古东部、东北西部。可能在商代初年便存在,在西周時首次出現文獻記載,到初時被匈奴滅亡,存在了大约1000年。东胡與漢族濊貊肃慎一同被称为古东北四大民族[1]。在被併入匈奴帝國後,東胡後来分支出為鮮卑烏桓

現代語言學者一般認為东胡语言是一種古代蒙古語,属蒙古语族[2],今蒙古族滿族可能為東胡後裔。

歷史記載[编辑]

“东胡”一名最早见于成书年代可能是先秦的《逸周书》,《逸周书·王会篇》提到“东胡黄罴,山戎戎菽”,据近人考证认为,早在初,东胡就已经存在,至春秋時代晚期南下至老哈河西拉木伦河流域一帶活动,在开溝子发掘的墓葬被认为是东胡文化的遗址[3]。先秦古籍《山海經·海內北經》提到“東胡在大澤東,夷人在東胡東”,當中的“大澤”被推斷是今內蒙古呼倫湖

战国,东胡居住在燕国赵国以北,《史記·匈奴列傳》记载“燕北有东胡、山戎[4],这个时期东胡最为强盛,号称“控弦之士二十万”,曾多次南下侵入燕國。后被燕将秦开击败。

秦汉之际,东胡逐渐衰落。公元前206年,东胡被匈奴冒顿单于击败,併入匈奴帝國。馀部聚居乌桓山鲜卑山,形成后来的乌桓族与鲜卑族。从此东胡的名字从历史上消失。

起源[编辑]

東胡及其名稱的由來,自古有許多說法。

傳統說法[编辑]

在中國古代,稱呼外族人與野蠻人為胡人、胡族

胡這個名稱,可能起源自匈奴,匈奴人自稱為胡[5][6]。烏其拉圖教授認為,胡,對應到蒙古語ku,為子的意思。[7]

東胡,以胡自稱。一個說法是,因他們是居住在東邊的胡人,故稱東胡。另一個說法,則是以匈奴為西胡,居住於東邊的胡族,稱東胡。

中華民國學者呂思勉認為,東胡本自稱為鮮卑,東胡為漢人所加稱呼[8]

西方漢學家[编辑]

東胡可能是由他們以自身語言的自稱,經由中文轉寫而成。

現代考古發掘,發現東胡遺物與烏丸鮮卑古物相近。

語言[编辑]

1820年代的法國漢學家連薩認為東胡的音轉為通古斯,認為東胡即通古斯族,英國人巴克爾與法國人沙畹也有此看法,亦说通古斯民族起源于东胡。漢學家蒲立本認為,這是因為現代漢語發音的東胡,音近於通古斯(Tungus),所以他們將東胡等同於通古斯民族,並推論他們屬於通古斯語族,但這種說法缺少可靠證據。

現代語言學家認為東胡族語言屬於蒙古語族,為一種古代蒙古語,分支自原始蒙古語[2],因此主流學說認為東胡應分支自原始蒙古族,為古代蒙古族之一。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古代民族源流与建置. [2018-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8). 
  2. ^ 2.0 2.1 Andrews, Peter A. Felt tents and pavilions: the nomadic tradition and its interaction with princely tentage, Volume 1. Melisende. 1999. ISBN 1-901764-03-6.
  3. ^ 田立坤《辽西地区先秦时期马具与马车》
  4. ^ 司馬遷. 匈奴列傳. 史記. [-61]. 
  5. ^ 《漢書》〈匈奴列傳〉:「單于遺漢書云:『南有大漢,北有強胡。胡者,天之驕子也。』」
  6. ^ 《漢書》〈匈奴列傳〉:「單于姓攣鞮氏,其國稱之曰『撐犁孤塗單于』。匈奴謂天為『撐犁』,謂子為『孤塗』。單于者,廣大之貌也,言其象天單于然也。」
  7. ^ 烏其拉圖《匈奴與薩滿教文化》:「從其語音和解釋可以斷定,「塗」字只能是蒙古語名詞複數粘附成份「d」、「t」的音寫。「胡」、「孤」為詞根「ku」的音寫,意為子,「孤塗」為「子」之複數。從古至今,蒙古語族的「ku」和突厥語族的「ogul」在語音和語義上幾乎沒有發生任何變化,所以,「胡」為操蒙古語族諸部落的自稱當不容置疑。」「在蒙古族薩蠻教觀念裡,人類是上蒼和大地之子。以《蒙古秘史》為代表的中世紀蒙古語裡,「ku」一詞無性別之分;現代蒙古族牧民口語裡,「ku」一詞也無性別之分;匈奴時代的蒙古語中,「ku」一詞更不可能有性別之分。該詞既是蒙古語裡的常用詞,又是從薩蠻教角度泛指人——天子、天之驕子。」
  8. ^ 林惠祥《中國民族史》:「東胡之名稱,若果為漢人所加,究竟彼等自稱為何名?呂思勉云:『彼等之本名實為鮮卑,一因鮮卑占地較東胡為廣;二因其同族別支烏桓,其後不稱烏桓,而稱鮮卑。』」

来源[编辑]

书籍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