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蒙古族
成吉思汗
窝阔台忽必烈
孝莊文皇后僧格林沁
博克多格根德王
苏赫-巴托尔乌兰夫
白岩松珊蔻·娜赤娅克
總人口
~约1000万
分佈地區
 中國 5,980,000[1]
 蒙古 2,700,000[2]
 俄羅斯 621,827[3]
 韩国 34,000[4]
 美國 15,000–18,000[5]
 捷克 7,515[6]
 日本 5,401[7]
 德國 3,852[7]
 英國 3,701[7]
 法国 2,859[7]
 土耳其 2,645[7]
 哈萨克斯坦 2,523[7]
語言
蒙古語汉语俄语
宗教信仰
藏傳佛教薩滿教为主,极少数为伊斯兰教蒙古回回(现主要分布在阿拉善左旗
相關民族
喀爾喀蒙古人衛拉特人杜爾伯特人卡尔梅克人突厥民族通古斯民族

蒙古族蒙古语ᠮᠣᠩᠭᠣᠯ
ᠦᠨᠳᠦᠰᠦᠲᠡᠨ
西里尔字母Монгол үндэстэн)是东亚中亞的主要民族之一,主要生活在蒙古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蒙古自治区。全球蒙古族人口约为一千万人,其中六百萬人居住在中国大陸境内,其餘的分佈于蒙古國以及俄罗斯。於中國大陸的蒙古族人主要居住於內蒙古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而在俄罗斯的則主要居住於布里亞特卡爾梅克。 到近代19世紀末以後,由於「民族」一詞的含義引入,「蒙古族」便就取代「蒙古人」[8]成為這一族群的正式名稱。
蒙古族所說的蒙古语阿尔泰语系。現代蒙古人的祖先稱為原始蒙古人英语Proto-Mongols

历史[编辑]

蒙古人是由古代众多的游牧民族组成的,主体是讲蒙古语的部落,其远祖可追溯到匈奴东胡,東胡被匈奴单于冒顿击败后,退居乌桓山鲜卑山,分為烏桓鲜卑二族。

烏桓在被曹操征伐之后衰落,鲜卑一族崛起,在西晋晋武帝时代,鲜卑主要分为段部慕容部、拓跋部、乞伏部、秃发部、宇文部鮮卑部和拓跋部的别支柔然等。其中柔然与北魏拓跋氏多次交战。柔然突厥系民族击败后,分为南北两支。柔然的南支逃到辽河上游,成为小部分契丹人的宗源。北支逃到雅布洛诺夫山脉以東、外兴安岭以南的地区,是蒙兀室韦的祖先之一。《旧唐书》有“蒙兀室韦”,“蒙兀” 与“蒙古”是同名异译。

北宋时,在蒙古高原上的突厥系民族的统治逐渐衰落,居住于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蒙古自治区额尔古纳市俄罗斯联邦赤塔州蒙古国东方省地区的室韦部落,包括居住于额尔古纳河东岸(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蒙古自治区额尔古纳市)的成吉思汗祖先的蒙兀室韦诸部,开始西迁至蒙古高原内部,号黑鞑靼。漠北诸部中,黄金家族来自室韦诸部,是成吉思汗家族的嫡系後裔。室韦诸部在突厥语中称作鞑靼。契丹征服鞑靼后,黑鞑靼自号尼伦部。

12世纪初,合不勒汗铁木真曾祖)统一尼伦各部,建立蒙兀国。1206年,铁木真(成吉思汗)统一了漠北各部落,蒙古一词成为各部的共同名称[9],而蒙古大汗则成为蒙古民族君主的称号。西部蒙古诸部,则是突厥或被突厥化的部落。

14世纪中叶,明朝建立,元廷退居漠北,元朝结束。同时,在中亚及新疆的突厥化蒙古人逐渐伊斯兰化,并失去蒙古特性。明朝时,将蒙古高原的东、西蒙古分称为鞑靼瓦剌明末后金崛起,漠南蒙古诸部逐渐臣服于后金政权。终清一代,內屬蒙古清廷所信赖和依仗。蒙古王公清朝皇族之间的满蒙联姻政策被历代清帝忠实的执行,并形成制度化的联姻。18世纪,中国西北地区的准噶尔汗国随着清军平定準噶爾而被消灭。清廷彻底征服漠北蒙古,自此东亚的蒙古领地尽归清廷管辖。与此同时,在中国西北地区,除了伊斯兰化、突厥化的蒙兀儿人外,有多个被称为蒙古回回和蒙回的——皈依伊斯兰教的蒙古族群,他们仍保留蒙古习俗,使用蒙古语族的方言。

清朝灭亡后,外蒙古独立,成立新的民族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信仰伊斯兰教的蒙古回回在民族认定时,或划入回族,或成为新的民族。譬如,东乡回成为东乡族,与他类似的有保安族

语言[编辑]

蒙古族传统上使用蒙古语,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今亦有蒙古族使用汉语俄语等。

蒙古族分布[编辑]

蒙古人在今天的聚居区。位于俄罗斯西南方的一块是卡尔梅克人。外围橙色的轮廓是蒙古帝国鼎盛时的疆域。

中国境内分布[编辑]

蒙古族主要分布于现今中国境内,有约5,981,840人(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国蒙古族聚居区主要分布于华北中国东北地区,其中内蒙古自治区为蒙古族集中地,蒙古族在中国其他省份均有分布,其人口在少数民族中占有较大比重。鄂温克族(2万7千人)和土族(24万人)也有时被认为是蒙古人的分支。

境内蒙古族部落支系[编辑]

巴尔虎 · 布里亚特 · 察哈尔 · 扎鲁特 · 巴林 · 杜尔伯特 · 科尔沁 · 喀喇沁 · 克什克腾 · 苏尼特 · 乌拉特 · 乌珠穆沁 · 鄂尔多斯 · 弘吉拉 · 和硕特 · 土尔扈特 · 图瓦 · 厄鲁特 · 土默特· 图兰

境内聚居地[编辑]

中国蒙古族人口分布[编辑]

蒙古国境内分布[编辑]

蒙古国的总人口大约有300万人(2014年),其中80%是喀尔喀蒙古人。蒙古国97%以上的人口属于蒙古族,50%以上的人口都集中在首都乌兰巴托

境内部落[编辑]

喀尔喀 · 巴尔虎 · 巴岳特 · 布里亚特 · 达尔罕 · 杜尔伯特 · 达里冈爱 · 明阿特 · 扎哈沁 · 额鲁特 · 土尔扈特 · 和托辉特 · 乌珠穆沁 · 阿尔泰乌梁海 · 辉特 · 图瓦乌梁海 · 色楞格察哈尔

各部落人口[编辑]

蒙古国人口普查数据[11]
部落名称 1956 1963 1969 1979 1989 2000 2010[12]
喀尔喀蒙古 639,141 775,376 911,079 1,235,806 1,610,424 1,934,674 2,168,141
杜尔伯特部 (绰罗斯氏) 25,667 31,339 34,725 45,053 55,208 66,706 72,403
巴牙惕 15,874 19,891 25,479 31,053 39,233 50,824 56,573
布里亚特人 24,625 28,523 29,772 29,802 35,444 40,620 45,087
扎哈沁 15,772 14,399 15,662 18,957 23,478 25,183 32,845
達里岡厓牧場 16,852 18,587 20,603 24,564 29,040 31,909 27,412
阿爾泰烏梁海 10,833[13] 13,140 15,057 19,475 22,998 29,766 26,654
Darkhad英语Darkhad 8,826 10,174 10,716 14,757 19,019 21,558
Khotogoid英语Khotogoid ... ... ... ... ... 7,237 15,460
土尔扈特 4,729 6,028 7,119 8,617 10,050 12,628 14,176
和屯人 2,603 2,874 4,056 4,380 6,076 9,014 11,304
Myangad英语Myangad 2,518 2,712 3,222 4,173 4,760 6,028 6,592
巴爾虎 2,458 2,343 2,305 1,999 2,130 2,506 2,989
烏珠穆沁人 2,046 2,070 2,127 2,030 2,086 2,386 2,577
Eljigin英语Eljigin ... ... ... ... ... 151 1,340
撒爾塔兀勒 ... ... ... ... ... 1,540 1,286
Chantuu英语Chantuu ... ... ... ... ... 380 260
喀喇沁部 ... ... ... ... ... 266 152
察哈尔部 ... ... ... ... ... 123 132
(Huuchid英语Huuchid)[a] ... ... ... ... ... ... ...
(Baarins英语Baarins)[a] ... ... ... ... ... ... ...
(科尔沁部)[a] ... ... ... ... ... ... ...
(土默特部)[a] ... ... ... ... ... ... ...
蒙古国总人口 845,481 1,017,162 1,188,271 1,538,980 1,987,274 2,365,269 2,754,685
  1. ^ 1.0 1.1 1.2 1.3 未计入普查数据

俄罗斯境内部落及分布[编辑]

俄罗斯有大约90万蒙古人,其中西伯利亚布里亚特蒙古人(约40万人)、卫拉特人(含卡尔梅克人17万和杜爾伯特Dörbed))。

生活习俗[编辑]

牧马的蒙古人。摄影作品《草原追风》作者邱佶

蒙古包为蒙古民族的传统住房。蒙古民族的传统交通运输工具主要有役畜和车辆两种。役畜以马和骆驼为主,车辆为勒勒车。蒙古族的饮食有粮食、奶食、和肉食。蒙古族不吃青牛肉。

蒙古族最大的传统的节日性群众集会为“那达慕”,蒙古语意为娱乐、游艺,起源于13世纪初。蒙古族的传统节日有馬奶節、那達慕大會、和新年(也稱白月)。

文学艺术[编辑]

13世纪初起,蒙古族开始根据回鹘吐蕃等民族的文字创制蒙古文字。此后,各种形式的历史、文学作品相继问世,有些一直流传至今。其中,历史著作以《蒙古秘史》、《蒙古黄金史》、《蒙古源流》最为著名,被称为蒙古族的三大历史巨著。马头琴是蒙古族最具特色的传统乐器,民族传统舞蹈有安代舞盅碗舞筷子舞等。

蒙古族传统服装

中国部分蒙古族仍然保留着传统文化的特色,在传统的节日里,蒙古族群众仍然喜欢穿上民族服装,参加骑马、射箭、摔跤等体育竞技,下蒙古象棋,演奏马头琴,跳传统民族舞蹈,用奶茶、奶渣、炒米、手把羊肉待客等等。即使在现代化的城市生活中,蒙古族也很注意使现代化与民族特色融为一体。例如北方城市姑娘流行的新式蒙古袍既保留传统蒙古袍的古朴特点,又洋溢着现代化的华美气息。北疆城市公共建筑上的蒙古包造型装饰和大型彩绘奔马图及奔马雕塑,鲜明地表现草原文化的风格。

宗教与信仰[编辑]

蒙古族早期信仰萨满教明末清初,以格鲁派为主的藏传佛教逐渐取代萨满教,成为蒙古族的全民信仰。因此,喇嘛诵经便成为敖包祭祀活动中的主角和重要内容。此外,藏传佛教法事活动还遍及蒙古族日常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

清代多将信仰伊斯兰教的蒙古人称为蒙古回回,各地蒙古回回亦有不同称谓。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有少数信仰伊斯兰教的蒙古族穆斯林群体,他们在语言、服装上同其他蒙古族相似,但在宰杀牛羊的方式以及饮食禁忌上,和穆斯林相同而有别于其他蒙古族人。当地俗称缠头回回,文献中称蒙古回回或蒙古族穆斯林,清朝地方政府称蒙回。族群来源有多种说法,体貌特征接近于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乌兹别克族。1950年代,中国政府将他们归于蒙古族。2015年的人口数据是1255人[14]。在青海省,还有信仰伊斯兰教、说蒙古语方言的托茂人,人口只有数百,原系青海蒙古和硕特部南右翼后旗的属民,但目前其被官方归为回族。

名人[编辑]

古代[编辑]

現代[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 (www.stats.gov.cn 2010)
  2. ^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geos/mg.html
  3. ^ 2,656 Mongols proper, 445,175 布里亚特人, 173,996 Kalmyk英语Kalmyks (2002年俄羅斯人口普查)
  4. ^ 'Korean Dream' fills Korean classrooms in Mongolia, The Chosun Ilbo, 2008-04-24 [2009-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23) 
  5. ^ Bahrampour, Tara. Mongolians Meld Old, New In Making Arlington Home. The Washington Post. 2006-07-03 [2007-09-05]. 
  6. ^ Latest numbers show 7,500 Mongolians working in Czech Republic, Mongolia Web, 2008-02-19 [2008-10-04] 
  7. ^ 7.0 7.1 7.2 7.3 7.4 7.5 Mongolia National Census 2010 Provision Results. National Statistical Office of Mongoli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9-15. (in Mongolian.)
  8. ^ 《滿洲實錄·卷一·葉赫國》:「葉赫國始祖蒙古人,姓土默特,所居地名曰璋,滅呼倫國內納喇姓部,遂居其地因姓納喇,後移居葉赫河,故名葉赫。」
  9. ^ 徐俊. 中国古代王朝和政权名号探源. 湖北武昌: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0年11月: 285–286. ISBN 7-5622-2277-0. 
  10. ^ 国家统计局:《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
  11. ^ "Монгол улсын ястангуудын тоо, байршилд гарч буй өөрчлөлтyyдийн асуудалд" М.Баянтөр, Г.Нямдаваа, З.Баярмаа pp.57-70
  12. ^ Mongolia National Census 2010 Provision Results. National Statistical Office of Mongoli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9-15. (in Mongolian.)
  13. ^ In the 1956 National Census Darkhad were counted with Uriankhai
  14. ^ 靳生瑞. 《走近阿拉善信仰伊斯兰教的蒙古族——关于阿拉善盟信仰伊斯兰教蒙古族的社会调查报告》. 内蒙古统战理论研究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 内蒙古社会主义学院). 2016, (2016年第3期). ISSN 1674-2524 (简体中文). 

研究書目[编辑]

  • Boris IA Vladimirtsov 著,張興唐、烏占坤 譯:《蒙古社會制度史》(臺北:中華文化出版事業委員會,1957年).
  • Thomas Barfield 著,袁劍 譯:《危險的邊疆:游牧帝國與中國》(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11年).
  • 和田清 著,潘世憲 譯:《明代蒙古史論集》(北京:商務印書館,1984年).
  • 田山茂 著,潘世憲 譯:《清代蒙古社會制度》(北京:商務印書館,1987年).
  • 若松寬 著,馬大正 等 譯:《清代蒙古的歷史與宗教》(哈爾濱:黑龍江教育出版社,1994年).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