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人民革命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内蒙古人民革命党蒙古语ᠳᠣᠲᠣᠭᠠᠳᠤ
ᠮᠣᠩᠭᠣᠯ
ᠠᠷᠠᠳ ᠤᠨ
ᠬᠤᠪᠢᠰᠬᠠᠯᠲᠤ
ᠨᠠᠮ
西里尔字母Дотоод Монгол Ардын Хувьсгалт Нам[1]),简称内人党,于1925年10月在内蒙古地区張家口所成立的一个左翼政治团体,曾经在内蒙古历史上有一定影响,1930年代中期已經解散。

1945年抗戰勝利後,该党一部分老黨員又成立了新的「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及東蒙黨部。1947年4月20日,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内蒙古自治问题给东北局的复示》,「內蒙古人民革命黨」解散。

历史[编辑]

创建[编辑]

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标志
1925年10月,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张家口成立时,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同蒙古人民共和国共产国际代表合影。前排左起:金永昌福明泰郭道甫白云梯乐景涛包悦卿李丹山;后排左一为宝音鄂木合(笔名齐庆毕力格图,蒙古革命青年联盟中央委员会书记),左二为丹巴道尔吉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左三为奥齐罗夫(共产国际代表)。[2][3][4]

俄国十月革命蒙古人民革命成功,使内蒙古蒙古族人士开始成立政治组织以实现民族解放。1924年底至1925年初,正值孙中山赴北京,并和李大钊共同发动国民会议运动之时,大批蒙古族青年知识分子、牧民运动领袖在北京集会,讨论召开内蒙古国民代表大会及成立内蒙古国民党事宜。起初,郭道甫发起成立了“中华民国蒙党执行会”,白云梯担任会长,共有7名会员。随后,1925年1月13日,“内蒙各盟旗各团体代表大会”(又称“内蒙国民代表大会预备会”)召开,50多人出席大会。大会通过了大会宣言,宣布内蒙古自治的六项主张,决定于1925年3月15日召开内蒙国民代表大会,并发表《致内蒙王公书》。但因3月1日至4月16日,孙中山、李大钊主持召开了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其间孙中山于3月12日在北京病逝,又因为北京政局发生变化,内蒙国民代表大会未能按原定时间举行。[5]

共产国际驻内蒙古代表奥齐罗夫中共北方区委和中国国民党北京政治委员会负责人李大钊共同配合,指导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创建工作。1925年9月,中国共产党又在《蒙古问题议决案》中作出了建立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决定。因北京政局变化,乃于1925年10月13日在张家口召开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内蒙古各盟、部、旗约100多名代表出席大会,一些蒙古族青年列席大会;共产国际驻内蒙古代表奥齐罗夫中国国民党代表李烈钧(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中国共产党代表王仲一(中共张家口地委组织委员)、江浩(中共张家口地委宣传委员)、冯玉祥国民军代表张之江察哈尔都统)、蒙古人民革命党代表丹巴道尔吉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等人出席大会。大会制定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党纲、党章,选举产生了由14名执行委员、7名候补执行委员组成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并从中产生7名常务委员。白云梯出任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郭道甫任秘书长,金永昌任代理组织部长;白云梯、郭道甫、金永昌、福明泰乐景涛包悦卿李丹山等7人为执委会常务委员;伊克昭盟独贵龙”运动领导人旺丹尼玛锡尼喇嘛中国共产党党员吴子徵外蒙古宝音鄂木合阿拉塔·那木斯赖、共产国际的奥齐罗夫等人当选为执行委员,中国共产党党员李裕智吉雅泰等人当选为候补执行委员;中国共产党党员佛鼎多松年乌兰夫王瑞符等参加了此次大会。大会通过了一系列决议,还决定成立内蒙古人民革命军、内蒙古军官学校,创办《内蒙国民旬刊》、《内蒙画报》。[5][6][2]

此次大会发表了《告全体民众宣言书》,其中认为帝国主义的侵略及帝国主义支持中国军阀混战,军阀实行专制统治,蒙古王公同军阀、官僚、奸商之间相互勾结,是蒙古民族在中华民国时期的灾难根源,也是汉族人民苦难的来源;蒙古族和汉族被压迫人民有共同命运。只有使1911年的革命彻底完成,方能振兴中国,拯救民众,实现民族平等、自由、解放。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将着力建立蒙古族和汉族被压迫人民的联合,完成共同的革命事业。[5]

《告全体民众宣言书》提出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政治主张:“中国境内的各民族人民,争取自主决定和管理自己事务之权;中国人民消灭帝国主义和国内贪婪残暴者,建立真正的民权政府之时,内蒙古的蒙古人也要建立民权革命政府;广大民众不分男女,均有平等参政之权。”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近期的政治目标及各方面政策措施有,主张“废除蒙古王公札萨克制度,建立民选政权;蒙古王公贵族所有之土地移交民选政府;蒙汉杂居地区之土地,协商解决;禁止由民众偿付王公上层所欠汉商和外国商人之债务;成立人民互助合作社,改善人民生活;创办国立蒙古语高、中、初级学校,贫民子弟免费受教育;发展医疗卫生,保障人民健康;创办兽医机构,防治牲畜疫病;宗教信仰自由,禁止以宗教名义向人民摊派差徭。”[5]

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是共产国际的同情支部。[5]

早期活动[编辑]

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成立后,在共产国际的指导以及中国共产党的配合下,在内蒙古发动了蒙古民族解放运动。因奉系在内蒙古东部的袭扰,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活动中心逐渐转至内蒙古西部。1926年8月,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领导机关迁至包头,此后该党在伊克昭盟乌兰察布盟的活动十分活跃。1926年10月,在包头召开了伊克昭盟乌兰察布盟代表会议,会议作出了发展党务的各项决定,推动了该党的发展。仅伊克昭盟便成立了34个区党部,发展党员3000多名,连同其他盟旗共达到6000多名党员。[5]

1925年底,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内蒙古东部克什克腾旗成立了共600多人的蒙古族武装——内蒙古特别国民军第一纵队,配合冯玉祥国民军奉系作战。1926年底,在包头正式成立了共有将近2000人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军旺丹尼玛担任总司令,李裕智担任副总指挥;同时还成立了内蒙古军官学校,王瑞符(中共党员、黄埔军校第二期学生)任校长。此外,在锡尼喇嘛的领导下,伊克昭盟乌审旗成立了旗党部,下属共17个党支部700多名党员,组建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军第12团,推翻了王公札萨克政权,成立了人民革命政权——公会,并实施了一系列革命政策。[5]

1926年底,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领导机关迁至宁夏银川。此后该党又开始在阿拉善旗大力活动。1928年6月上海《民国日报》称,农牧民中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有8000多人,军队中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有5000人左右,合计达1.2万人。[5]

乌兰巴托特别会议与党的分裂[编辑]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在共产国际代表阿木嘎耶夫的主持之下,1927年8月10日开始在蒙古人民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召开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乌兰巴托特别会议,执行委员会委员白云梯郭道甫金永昌李丹山福明泰乐景涛等,以及来自内蒙古伊克昭盟乌兰察布盟哲里木盟卓索图盟察哈尔呼伦贝尔等地的代表共40多人出席大会。当时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的内蒙古学生乌力吉敖喜尔白永伦等人,以及蒙古人民革命党丹巴道尔吉也出席了大会。

会议总结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工作,在此过程中,以白云梯为首的“喀喇沁派”同以郭道甫为首的“达斡尔派”在党的领导权问题上发生争执。据乌力吉敖喜尔回忆,丹巴道尔吉在会上出面调停了双方的矛盾。会议随即批评了白云梯郭道甫在工作中所犯的错误及他们之间进行宗派斗争的恶果,统一全党思想,重申党的纲领,确定该党的方针和任务。会议大幅度改选了中央领导机构,撤销了白云梯的中央委员会委员长职务,撤销了郭道甫的秘书长职务,将白云梯和郭道甫均降为中央委员;撤销了追随白云梯的金永昌李丹山的中央常委、执委职务,并开除出中央委员会;选锡尼喇嘛的战友孟和乌力吉担任中央委员会委员长,白永伦为秘书长,孟和乌力吉、白永伦、福明泰布尼雅巴色尔白海风为常务委员,组成了新的中央常务委员会。新的中央领导机构设在乌兰巴托[5][6][2]

会上,丹巴道尔吉曾经认为应当将白云梯郭道甫保留在中央执行委员会,但共产国际代表阿木嘎耶夫称,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事情由内蒙古自主解决,阻止丹巴道尔吉出面干预。会后,在丹巴道尔吉的保护下,白云梯、金永昌李丹山等人安全返回宁夏。[2]

1927年9月,白云梯等人返回宁夏后,由于对共产国际的干涉十分不满,乃发表了《内蒙古国民党反共宣言》,宣布反苏反共,通缉共产党员,杀害中国共产党党员李裕智,后赴南京投靠蒋介石[5]

军事暴动的失败与党的瓦解[编辑]

1928年4月,阿拉善旗爆发了德钦一心诺尔布领导的旨在推翻该旗王公政权的军事暴动,成立了政务委员会和国民革命军蒙兵第二路司令部,并宣布了四项革命政策。该旗札萨克王爷塔旺布里甲拉南京国民政府进行联络,最终推翻了为时7个多月的革命政权,德钦一心诺尔布也于1932年被捕并遭到杀害。[5]

1928年8月,乌兰察布盟西公旗爆发了恩克巴雅尔领导的军事暴动。在部队向蒙古人民共和国边境转移过程中的作战中,恩克巴雅尔阵亡,暴动失败。[5]

1928年7月,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常委福明泰、中央执委郭道甫发动了呼伦贝尔暴动,后来黑龙江当局派军队围剿,经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张学良斡旋,谈判结束了此次暴动。[5]随着暴动失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留在乌兰巴托的成员中的“巴尔虎派”遭到严重挫折。[2]

此外,新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领导人在伊克昭盟乌审旗举行了秘密会议,部署恢复蒙古民族解放运动。自蒙古人民共和国派回内蒙古的党员,也在乌兰察布盟察哈尔盟昭乌达盟哲里木盟开展活动。但是,由于新的党中央设在蒙古人民共和国,后来该党领导人分散在内蒙古各地,缺乏党的指挥中心,最终在1930年代中期,该党作为统一政党已不存在。仅剩下一部分党员以个人身份在各地继续活动,部分党员转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中。[5]

新“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恢复与结束[编辑]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后,内蒙古东部的部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老党员和革命者,与蒙古族青年,以及原在满洲国兴安省任职的蒙古族上层人士、军官,于1945年8月18日在兴安盟王爷庙召开会议,哈丰阿博彦满都特木尔巴根等提出恢复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并且成立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东蒙党部。新“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制定了民族、民主革命纲领,发动了东蒙自治运动,组成了“内蒙古人民解放委员会”,发表了《内蒙古人民解放宣言》。并以原满洲国兴安军官学校起义官兵为基础,组织蒙古族武装力量。[7]

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在内蒙古西部兴起,1945年11月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5]

1946年1月16日,东蒙古人民代表会议在兴安盟葛根庙召开,宣布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成立。博彦满都任主席,哈丰阿任秘书长,阿思根任内防部长。同时,成立了兴安盟政府,乌云达责任盟长。两政府均驻王爷庙,新兴安总省自行取消。会议宣布成立东蒙古人民自治军。 以兴安哲里木昭乌达卓索图四盟,呼伦贝尔布特哈二部,伊克明暗齐齐哈尔苏鲁克旗为管辖范围,“实行高度民族自治”。[5]这是一个"自治共和国"式的,具有"半独立性"的政权,其主张在内蒙古人民革命党领导下走"独立自治"道路。[8]其方向是朝着独立去的,国民党及国内外舆论反对声一片,结果连中共中央也认为其“纲领过左,我们不能赞助……如有可能,并应劝告其改变方针”。[9][10]

1946年1月25日,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内防部部长、东蒙自治军司令员阿思根、兴安南部地区主任乌力图与中共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西满军区司令员吕正操、政委李富春(兼中共西满分局书记),在郑家屯磋商。阿思根等人开始认为他们有自己的党团组织、政府和军队,对共产党的汉族干部不够信任。[11]经吕正操等人和阿思根多次推心置腹地交谈,反复讲述中共的民族政策,双方最终就东蒙地区的地位和东蒙军队的领导等重要问题达成共识,签署了协定,史称《吕阿协定》。 内容概括为:(一)东蒙自治军接受东北民主联军西满军区的领导和指挥,共同打击反动武装;(二)西满军区向东蒙自治军派驻政治工作人员,开展政治工作;(三)西满军区为东蒙自治军提供武器、弹药和部分给养。

1946年2月15日,东蒙古“小呼拉尔”成立。包括兴安省哲里木省昭乌达省呼伦贝尔省纳文慕仁省共六省(实际呼伦贝尔并未参与)。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制定《赋课要纲》,其总原则是:根据东蒙古地区政治、经济形势发展的需要,确保财政收入,保持税源之弹性,使之与其它各项经济政策相调和,又谋人民负担之均衡,创设符合民生之新赋课制度,废除伪满时期的旧赋课制度。在呼伦贝尔地区、纳文幕仁盟、兴安盟、锡林郭勒盟,察哈尔盟和王爷庙、突泉县等五个盟(地区)、三十二个旗、一个县、三个县级市征收营业税、出产粮食税、酒税、不动产税、牲畜税、契税、油脂税。

2月25日,东蒙古妇女协会在王爷庙成立,参加会议的妇女代表80多名。阿荣英当选为协会会长。

1946年3月,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改组为新内蒙古人民革命党[7]修改了党纲和党章。这个党主张内蒙自治运动走"独立自治"的道路。[8]新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执行委员会由哈丰阿、特木尔巴根等人组成。

1946年4月3日,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代表团代表与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代表团代表在承德召开内蒙古自治运动统一会议。会议确定了内蒙古自治运动的方针是平等自治,而不是独立自治;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为内蒙古自治运动的统一领导机构,统一领导内蒙古地区的武装部队;撤销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成立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东蒙古总分会和西蒙古总分会,东蒙古总分会主任哈丰阿,西蒙古总分会主任奎璧。会议选举联合会执行委员会委员,执委由25人增选至63人,候补执委由2人增选至12人,并由执委中推选出常委26人,云泽(乌兰夫)为执行委员会主席兼常委会主席,博彦满都为副主席,刘春为秘书长,哈丰阿为副秘书长,联合会下设8部1处。会议还通过了《内蒙古自治运动统一会议主要决议》,决定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宣告解散。从此统一了内蒙古东西部地区的自治运动,此次会议史称“四•三”会议

1946年4月5日,中共东蒙古工作委员会在王爷庙成立,张策任工委书记。

1946年4月8日,中共热北地委与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所属昭乌达省政府代表在林西谈判成功,达成《昭乌达行政问题蒙汉关系解决办法》。:昭乌达省政府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时,中国共产党派人接管巴林右旗。昭乌达省辖有开鲁林西经棚三县、林东汉民自治区和克什克腾巴林左巴林右阿鲁科尔沁扎鲁特五旗。

1946年5月26日,东蒙人民自治政府在王爷庙街召开东蒙第二次临时代表大会。会议坚决贯彻“四三”会议精神,宣布撤销东蒙人民自治政府,成立兴安省政府和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东蒙分会;哈丰阿当选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东蒙总分会负责人。

1946年4月20日,中共中央答复4月18日东北局《关于内蒙组织人民革命党问题的请示报告》[12],即《中共中央关于内蒙古自治问题给东北局的复示》,认为不组织内蒙古人民革命党而保留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此意甚好。中共中央指示应立即成立中共内蒙古工作委员会。[13][9]

内人党事件[编辑]

文化大革命中,内蒙古自治区曾经发生过“内人党事件”,导致34万多人遭迫害,16222人被迫害致死。[14]

参考文献[编辑]

  1. ^ 关于“内蒙古”蒙语名称演变参见内蒙古
  2. ^ 2.0 2.1 2.2 2.3 2.4 二木博史,丹巴道尔吉政权对内蒙古革命的援助,乌力吉套格套 译,蒙古学信息2002年01期
  3. ^ 神秘失踪的革命者,内蒙古日报,2011年8月25日
  4. ^ 內蒙古革命史画册:1919-1949,呼和浩特: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28页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始末,包头新闻网,2008年09月18日
  6. ^ 6.0 6.1 马列主义最早传播对兴安地区蒙古族进步青年的重大影响,内蒙古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2012-04-13
  7. ^ 7.0 7.1 载于内蒙古区情网:《自治区志》 >> 大事记 >> 中华民国 >> 民国34年 (公元1945年)
  8. ^ 8.0 8.1 李瑞:《对乌兰夫民族区域自治思想的几点探索》2006年12月18日,发表于“新华网”内蒙古频道“百年乌兰夫”专题。
  9. ^ 9.0 9.1 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副教授李国芳:“1947年内人党重建风波”发表于《炎黄春秋》2013年09期
  10. ^ 《中共中央关于内蒙民族问题应取慎重态度的指示电》(1946年2月18日),中共中央统战部编《民族问题文献汇编(1921.7-1949.9)》,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1000页。
  11. ^ 《内蒙古日报》2012年6月20日:“《吕阿协定》的签订”
  12. ^ 见中共中央统战部编《民族问题文献汇编(1921.7-1949.9)》,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1100页。
  13. ^ 载于内蒙古区情网:《自治区志》 >> 大事记 >> 中华民国 >> 民国36年 (公元1947年)
  14. ^ “内人党”冤案前后,白音太,炎黄春秋杂志2009年第8期

参见[编辑]

早期历史
相关政治活动
相关政治实体
关联政治组织
类似政治组织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