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冒顿
冒顿
在位 前209–前174
全名 攣鞮冒顿
出生
内蒙古地区
去世 前174年
内蒙古地区
前任 头曼
繼任 老上单于
父親 头曼

攣鞮冒顿注音ㄌㄨㄢˊ ㄉㄧ ㄇㄛˋ ㄉㄨˊ,漢語拼音luán dī mò dú;?-前174年),姓挛鞮,名冒頓,于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杀父头曼而自立。冒顿认为领土仍国家之根本,[1]随后便开始了他的扩张,亦为匈奴帝国打下了基础,并设置了一些基本的军事、内政的官僚机构[2]

出生至即位[编辑]

冒頓原為其父头曼太子,後头曼欲予其繼室閼氏之子繼承,遂將冒頓送到月氏做人質,冒顿到月氏充当人质后,头曼就发动了针对月氏的战争。月氏国打算杀掉冒顿。冒顿偷盗了月氏的良马才侥幸逃回匈奴。[3]

头曼看到儿子冒顿逃脱,是勇敢壮烈之士,于是让儿子冒顿统帅一万骑兵。冒頓訓練了一支軍隊,並要求當他响箭射向何處,部隊即射向何處。而不服從者,就將其处斩。他先後以其愛妾、其父的愛馬為目標,將未射箭者處死。其後等時機成熟,在一次父子打猎时,冒顿即將響箭射向頭曼,使其部隊射死头曼,冒頓並發動政變,殺死後母及不服他的大臣,奪取了单于之位。

稱霸草原[编辑]

冒顿即位之后,强大的邻族东胡想试试他的能耐,东胡决计先礼后兵,派使者来向冒顿索要千里马一匹。冒顿的大臣认为千里马是匈奴的宝贝,不能送给他人,但是冒顿却同意了。东胡得寸进尺,认为冒顿是惧怕东胡的威势,再次向冒顿索要他的一名阏氏,冒顿的大臣认为单于的女人不能赠送他人,但是冒顿又同意了。东胡日益轻慢骄纵,第三次向冒顿索要一块一千里地的无人地带,冒顿问计群臣,部分群臣有了上两次的教训和经验,便一致同意将土地赠送给东胡,但是冒顿却否决了,大怒说道:“土地乃国之根本,怎么能随随便便送人!”并且下令斩杀同意的大臣,跨上战马,出征东胡。东胡一直毫无戒备,兵临城下才知道为时已晚,于是东胡自此被灭亡,民众、牲畜和其他物产全部被掳走。冒顿乘胜发兵,向西驱逐走月氏,向南吞并楼烦等部落,又收复了被秦国蒙恬夺取的匈奴领地,占领了汉朝北部的部分地区,经过一系列的大征伐,北方各族无不臣服匈奴,至此,冒顿雄踞大漠南北,直接威胁中原。统一了现在的蒙古草原,建立了强大的匈奴帝国。匈奴帝国疆域十分广阔,疆域最东达到辽河流域,最西到达葱岭(现帕米尔高原),南达秦长城,北抵贝加尔湖一带。这也是匈奴帝国史上最强大的时期。

匈奴帝国图

汉高祖白登之戰[编辑]

冒顿统一草原之后,随即出兵征伐汉朝。当时汉朝刚刚统一,刘邦韩王信迁徙到北方,加强边防。韩王信的军队经受不住冒顿骑兵的轮番攻击,投降了匈奴。冒顿得到韩王信的军队,便继续南下,围攻太原。冒顿单于派左、右贤王各带兵一万多骑与王黄等屯兵广武(山西省代县西南阳明堡镇)以南至晋阳一带,企图阻挡汉军北进。汉军乘胜追击,在晋阳打败了韩王信与匈奴的联军,乘胜追至离石(今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再次击败韩王信与冒顿的联军。冒顿再次在楼烦西北集结兵力,被汉骑兵部队击溃。[2]由于汉军节节胜利,刘邦到达晋阳后,听说匈奴驻兵于代谷(今山西省繁峙县至原平市一代),派使臣十余批出使匈奴,匈奴故意将精锐部队隐藏,将老弱病残列于阵前。派去的使臣十余批回来,都说匈奴可以攻击,刘邦率骑兵先到达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以北),于是命令周勃攻打东南的楼烦三座城池后再与主力会合,作为后援,雖說劉邦鎮守白登山被圍7日 ,后来正如刘邦所料,也是周勃给刘邦解围 ,根据夏侯婴传,汉军解围后,与匈奴还有战斗“复以太仆从击胡骑句注北,大破之。以太仆击胡骑平城南,三陷陈,功为多,”可见最后汉军应是击败了匈奴

求婚吕后[编辑]

冒顿在劉邦死後繼續骚扰汉匈边境。刘邦死后,甚至写信吕后说:“我是孤独寂寞的君主,生在沼泽,长在草原,我多次到边境来,希望能到中原游览一番。陛下独立为君,也是孤独寂寞,一个人居住,我们两个寡居的君主都很不快乐,无以自娱,还不如我们以己所有,换己所无。”吕后阅读信后,认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挑衅和侮辱,准备杀掉匈奴使者,发兵征讨匈奴。这时候降臣季布劝阻作罢,称匈奴就如同禽兽,不值得为他们的话动怒。吕后冷静地给冒顿回了一封信:“单于没有忘记敝国,还赏赐我们书信,我们诚惶诚恐,我年老气衰,头发牙齿都已脱落,走路也不稳,不值得单于为我屈尊玷污自己,敝国没有做错什么,还请单于宽恕。”然后继续送给冒顿车、马等贡品。冒顿阅读完信后,认为吕后非寻常的人物,于是收敛起来,回赠礼物,正式答应和亲。吕后死后,冒顿继续多次出兵骚扰汉朝。漢文帝前元三年(前177年)時,他曾派右賢王袭擾漢朝的邊境但被灌嬰率領騎兵打退

去世[编辑]

公元前174年,冒顿去世,子稽粥继承为单于,号老上单于

現代考證[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东胡使使谓冒顿曰:「匈奴所与我界瓯脱外弃地,匈奴非能至也,吾欲有之。」冒顿问群臣,群臣或曰:「此弃地,予之亦可,勿予亦可。」於是冒顿大怒曰:「地者,国之本也,柰何予之!」诸言予之者,皆斩之。《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
  2. ^ 置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匈奴谓贤曰「屠耆」,故常以太子为左屠耆王。自如左右贤王以下至当户,大者万骑,小者数千,凡二十四长,立号曰「万骑」。诸大臣皆世官。呼衍氏,兰氏,其後有须卜氏,此三姓其贵种也。诸左方王将居东方,直上谷以往者,东接秽貉、朝鲜;右方王将居西方,直上郡以西,接月氏、氐、羌;而单于之庭直代、云中:各有分地,逐水草移徙。而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最为大,左右骨都侯辅政。诸二十四长亦各自置千长、百长、什长、裨小王、相、封都尉、当户、且渠之属。《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
  3. ^ 史記·匈奴列传第五十》:单于有太子,名冒頓。後有所愛閼氏,生少子。而单于欲廢冒頓而立少子,乃使冒頓質於月氏。冒頓既質於月氏,而頭曼急擊月氏,月氏欲殺冒頓。冒頓盜其善馬騎之,亡歸。
前任:
頭曼单于
匈奴单于
前209年前174年
繼任:
老上单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