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萧何
名臣、谋士
萧何
國家 秦、漢
時代 秦末西漢
主君 劉邦
姓名 萧何
籍貫 沛县
後世稱號 汉初三杰
出生 前257年
豐縣
逝世 前193年

萧何(前257年-前193年),沛县(今中国江苏省沛县)人。是朝初年丞相西汉初年政治家。谥号文终侯”,汉初三杰之一。辅助汉高祖刘邦建立政权。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萧何出生于丰县,早年在沛县任沛县狱吏。秦末佐刘邦起义。沛縣時代,蕭何為主吏,劉邦曾擔任亭長,為其下屬。蕭何與漢高祖劉邦、曹参樊噲皆為沛县人,但蕭、曹二人已當上官吏,縣中多有好名聲,劉、樊二人之地位相當於地痞,在鄉里父老眼中地位大有不同[1]。劉邦任亭長時,常犯錯,蕭何皆袒護劉邦為其掩過,劉邦也很感激,與蕭何關係良好。[2]蕭何在沛縣為縣令所倚重的主要官僚,但蕭何曾經拒絕來自秦朝中央提出的仕宦機會。當時秦國御史來到沛縣察看各郡國事務實行情形,並召喚沛縣各個從事事務的人問話。蕭何頭頭是道,上論泗水周邊情勢,而以各項歷史典故作終,為秦國御史評為第一。秦國御史想要徵召蕭何進入秦國朝中侍宦,蕭何堅拒,因此仍留在沛縣繼續主吏的工作。[3]

反秦戰事[编辑]

西元前209年陳勝吳廣起義反秦,各地均出現響應者。蕭何和曹參、樊噲、周勃等沛縣人士聚集商議應如何面對。沛縣縣令原本聽從蕭何、曹參的意見,認為應該從天下大勢反秦,不料卻馬上反悔,打算將蕭、曹二人以反賊罪名逮捕獻給秦國官員。此時,劉邦已縱放囚犯反秦起義,蕭、曹二人、沛縣父老與劉邦裡應外合,將沛縣縣令殺死,正式宣佈沛縣加入反秦大旗下。蕭、曹二人有所顧忌,禮讓不肯當反抗軍首領,鄉中父老擲筊認為劉邦最適[1],因此劉邦成為沛縣反抗軍首領。

劉邦攻克咸阳后,諸將皆爭奪金銀財寶,蕭何卻獨入府庫內尋找秦國各種內政資料,接收了秦丞相御史府所藏的律令图书,掌握了全国的山川险要、户口,并知民间疾苦,对日后制定政策和取得楚汉战争胜利起了重要作用,使劉邦對於天下的關塞險要、戶口多寡、強弱形勢、風俗民情等等都能了若指掌。因劉邦先攻下咸陽,平定秦國,項羽先發後至,意圖攻擊劉邦取咸陽城,劉邦於是向項羽謝罪,表明自己不應急於立功,搶在抗秦軍主帥之先,並將統治權讓予項羽。項羽接管後,即屠、燒咸陽城[2],而蕭何必須隨同劉邦離開咸陽城。

楚漢相爭[编辑]

定立反楚方針大計[编辑]

項羽屠、燒咸陽城後,與謀士范增謀議:「這兩個地方地形險惡,不如將秦國居民遷至其地。」於是立劉邦為漢中之王,三分關中之地,將巴、蜀封給劉邦,並在劉邦封地四周立投降的秦國將領為王,和劉邦呈現劍拔弩張的對立情勢,以控制劉邦。劉邦大怒,想要立刻攻擊項羽。周勃、灌嬰、樊噲皆勸他萬萬不可。蕭何勸諫,說:「雖然漢中和巴、蜀地形險惡,不也就代表易守難攻,敵軍難以進入,漢王更是死不了嗎?」劉邦說:「那你說說看,如果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就會不得好死?」蕭何說:「現在我們眾將軍力不強,百戰百敗,要在戰場上求得不死也沒那麼容易!《尚書‧周書》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我們不如就叫:『天漢』,名稱上就勝人一籌了。本來也是一人之下的臣子,但後來卻是萬民之上的君王,這麼看來即使漢王暫時臣服項羽也無弊害。臣願大王就這麼接受項羽的條件,在漢中稱王,並且增加人民的收入,招納賢才,經營巴、蜀之地,以便回軍平定三秦,如此一來天下就是漢王的囊中物了。」漢王說:「太好了。」[2]在蕭何勸說劉邦接受分封後,劉邦即立足漢中。刘邦为汉王,並以萧何为丞相。

蕭何月下追韓信[编辑]

蕭何極力推荐韩信为大将军,还定三秦。萧楚汉战争时,他留守关中,侍太子,为法令约束,使关中成为汉军的巩固后方,每每支援劉邦,不断地输送士卒粮饷支援作战,对刘邦战胜项羽,建立汉代起了重要作用。[2]

漢朝初立[编辑]

論功行賞位次第一[编辑]

汉代建立后,以他功最高封为侯,位次第一,食邑八千户。許多功臣見到蕭何受封第一,甚為不悅,向劉邦抱怨道:「我們像狗像馬一樣地作戰,在戰事中出生入死,冒著性命危險,徒然增加的是自己身上的傷痕。為什麼蕭何一個文弱書生,拿著一支筆,動動嘴巴大放厥詞,居然論功是第一?這又是什麼道理!」劉邦說:「你們懂得狩獵的道理嗎?知道獵犬的作用嗎?今天諸將你們就好像負責追蹤的獵狗,但是發現獵物蹤跡,並指揮獵狗追殺的人,是蕭何!而且你們只以個人身份追隨我,但蕭何是全家親族都為我賣命,我不能忘記他的功勞。」群臣聽到後都沒有怨言。[2]

群臣又認為猛將曹參軍功無數,應列第一,但劉邦仍較屬意蕭何。關內侯鄂君於是進諫:「群臣當然也沒有錯。曹參的確有野戰略地之功,但楚漢相爭五年,卻失軍亡眾,喪失不少兵將。但是蕭何卻從關中遣軍補足士兵的不足,不是蕭何,漢軍早就折損所有兵卒了。楚漢相爭在滎陽時,漢軍面臨缺糧危機,蕭何利用關中的漕運,使得我們都有兵糧可吃。雖然蕭何沒有隨軍,卻守軍關中支援,形同隨時陪伴陛下一般,這應該是萬世之功。我認為論功應該是蕭何第一,曹參次之。」高祖曰:「你說的沒錯。」於是乃令蕭何第一,賜給錦帶,允許蕭何可以配劍,穿鞋子上殿,入朝拜見漢王不用行趨禮。[2]

蕭何任丞相定法制[编辑]

萧何采摭秦六法,重新制定律令制度,作为《九章律》(《盗律》、《贼律》、《囚律》、《捕律》、《杂律》、《具律》,增加《户律》、《兴律》、《厩律》)。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编辑]

高祖十一年,陳豨謀反,劉邦回軍遇平定,此時呂后用蕭何的計謀把韓信騙入宮內,聲稱有人密告他與陳豨共謀,將韓信誅殺,劉邦回來時聽說韓信已死,於是拜丞相蕭何為相國。後世有名言,「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說的是韓信的成、敗都是蕭何一手造成的。

晚年[编辑]

高祖十一年(前196年)又協助高祖消灭韓信、英布等异姓诸侯王,被高祖拜为相国,同時派了五百名士兵以保護之名就近監視,為了避免高祖對他的猜忌,聽從門客建議強占民地自毀聲譽,試圖避開被殺害的危機,但他再三為民請命有請朝廷將閒置的土地開放給貧苦百姓耕種,高祖懷疑是收買民心憤而回絕,並以勾結富商、謀盜國土的罪名將蕭何予以囚禁,所幸獲得其他官員直諫才得以釋放。

高祖死后,他辅佐惠帝。惠帝二年(前193年七月辛未逝世。蕭何一向很避諱與曹參相比能力,病危时,推荐曹参继任相国。[2]

人物逸話:請命入苑風波[编辑]

在劉邦聽說韓信已死後,遂拜丞相蕭何為相國,加封五千戶,並派兵卒五百人為蕭何貼身侍衛。漢中賀喜之聲不絕於蕭何之耳,召平卻深以為懼,於是向相國說:「禍害自此開始了。漢王在外爭戰,現在淮陰侯剛剛才因謀反伏誅,你以為那五百人是漢王為了你的安全才在你身邊的嗎?我可不這樣想。我勸你拒絕所有封地,並且將自己的私有財產充作漢軍全軍軍費。」蕭何聽從召平勸諫,劉邦非常高興。[2]

高帝十二年秋天時,黥布謀反,劉邦屢屢遣使問相國打算,蕭何表示願謹守本份以奉公。有人向相國勸說:「我看蕭氏距離滅族不久啦!你以相國居功第一,還有比你勢力更大的嗎?你在關中聲名很好,百姓都稱你為賢相,想要依附你,你不如自己強買人民田產,自毀名聲,傳出貪污之名,主上就會安心了。」蕭何聽從勸諫。[2]劉邦討伐黥布歸來時,聽說此事,笑著告訴蕭何:「相國應該愛民才對啊!」不料此時長安百姓皆自願讓田給蕭何,蕭何甚至請命讓百姓進入君王園林御苑沒有使用之空地上耕作,以擴張百姓耕地。劉邦大怒,下令以「收受賄賂關說使人民進入御苑」之罪名逮捕蕭何。

有王姓尉侍隨侍在劉邦身邊時,問劉邦:「蕭相國到底犯了什麼錯需要被逮捕呢?」劉邦回答:「我聽說李斯任秦相國時,好事都歸於主上,過錯都歸自己頭上。現在蕭相國受賄賂關說想要使人民進入御苑,故意討好人民,所以我要將他治罪。」王姓尉侍說:「相國真的在乎那些金錢嗎?而且陛下出城親征討伐陳豨、黥布時,相國在長安,若是要動搖國本謀反,實則易如反掌,但相國並沒有那麼做。相國不覺得那時是謀反的好時機,難道現在覺得受賄拿那些小錢才是好時機嗎?而且秦朝以腐敗而亡,李斯何足效法?希望陛下不要懷疑相國的為人,認為他是這麼膚淺不懂得打算之人。」後來年邁的蕭何跪走向劉邦謝罪,劉邦才說:「不要這樣了吧!我不過是像一樣的昏君,蕭相國為民請命,並沒有過錯,反而應該讓人民知道我的過錯。」[2]

世系图[编辑]

酂文终侯
萧何
酂侯
酂哀侯
萧禄
酂定侯
萧延
酂炀侯
萧遗
武阳侯
萧则
武阳侯
萧嘉
酂共侯
萧庆
武阳侯
萧胜
酂侯
萧寿成
酂安侯
萧建世
酂思侯
萧辅
酂釐侯
萧喜
酂侯
萧获
酂质侯
萧尊
酂质侯
萧章
萧乡侯
萧禹

王莽篡汉后,酂侯被废,建初七年,汉章帝采纳韦彪的建议,复封萧何后裔萧熊为酂侯。

评价[编辑]

  • 刘邦:“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餽饟,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 鄂秋:“郡臣议皆误。夫曹参虽有野战略地之功,此特一时之事。夫上与楚相距五岁,失军亡众,跳身遁者数矣,然萧何常从关中遣军补其处。非上所诏令召,而数万众会上乏绝者数矣。夫汉与楚相守荥阳数年,军无见粮,萧何转漕关中,给食不乏。陛下虽数亡山东,萧何常全关中待陛下,此万世功也。今虽无曹参等百数,何缺于汉?汉得之不必待以全。奈何欲以一旦之功加万世之功哉!萧何当第一,曹参次之。”
  • 刘盈:“故相国萧何,高皇帝大功臣,所与为天下也。”
  • 司马迁:“萧相国何于秦时为刀笔吏,录录未有奇节。及汉兴,依日月之末光,何谨守管钥,因民之疾奉秦法,顺流与之更始。淮阴黥布等皆以诛灭,而何之勋烂焉。位冠髃臣,声施后世,与闳夭散宜生等争烈矣。”
  • 班固:“萧何、曹参皆起秦刀笔吏,当时录录未有奇节。汉兴,依日月之末光,何以信谨守管龠,参与韩信俱征伐。天下既定,因民之疾秦法,顺流与之更始,二人同心,遂安海内。淮阴、黥布等已灭,唯何、参擅功名,位冠群臣,声施后世,为一代之宗臣,庆流苗裔,盛矣哉!”
  • 曹操:“萧何、曹参,县吏也,韩信、陈平负污辱之名,有见笑之耻,卒能成就王业,声著千载。”
  • 荀勖:“昔萧曹相汉,载其清静,致画一之歌,此清心之本也。”
  • 陆机:“堂堂萧公,王迹是因。绸缪睿后,无竞维人。外济六师,内抚三秦。拔奇夷难,迈德振民。体国垂制,上穆下亲。名盖群后,是谓宗臣。”
  • 葛洪:“邓禹马援田间诸生,而善於用兵;萧何曹参不涉经诰,而优於宰辅,尔则知人果未易也。”
  • 应詹:“昔高祖使萧何镇关中,光武令寇恂守河内,魏武委钟繇以西事,故能使八表夷荡,区内辑宁。”
  • 朱敬则:“萧何之镇静关中,寇恂之安辑河内,葛亮相蜀,张昭辅吴,茂宏之经理琅琊,景略之弼谐永固,刘穆之众务必举,扬遵彦百度惟贞,苏绰共济艰难,高熲同经草昧,虽功有大小,运或长短,咸推股肱之林。悉为忠烈之士。”
  • 司马贞:“萧何为吏,文而无害。及佐兴王,举宗从沛。关中既守,转输是赖。汉军屡疲,秦兵必会。约法可久,收图可大。指兽发踪,其功实最。政称画一,居乃非泰。继绝宠勤,式旌砺带。”
  • 独孤及:“汉兴,萧何、张良、霍去病、霍光以文武大略,佐汉致太平,一名不尽其善,乃有文终、文成、景桓、宣成之谥。”
  • 薛稷:“恪居尔位,勤不告劳,则萧公堂堂,吴汉纠纠,冯豹伏於阁下,黄公宿於台上:忧国奉公,可以不谓忠乎?”
  • 洪迈:“萧、曹、丙、魏、房、杜、姚、宋为汉、唐名相,不待诵说。然前六君子皆终于位,而姚、宋相明皇,皆不过三年。……萧何且死,所推贤唯曹参;魏、丙同心辅政;房乔每议事,必曰非如晦莫能筹之;姚崇避位,荐宋公自代。唯贤知贤,宜后人之莫及也。”
  • 陈亮:“汉高帝所籍以取天下者,故非一人之力,而萧何、韩信、张良盖杰然于其间。天下既定,而不免于疑。于是张良以神仙自托;萧何以谨畏自保;韩信以盖世之功,进退无以自明。萧何能知之于未用之先,而卒不能保其非叛,方且借信以为自保矣。”
  • 徐钧:“相国人夸佐沛公,收图运饷守关中。不知用蜀为根本,此是兴王第一功。”
  • 张闰:“汉祖肇炎图,三杰咸辅翼。功成及酬赏,相国独第一。发踪指示语,谁曰匪其实。焉知英主心,方谨操纵术。勋高疑益深,固异亭长日。守关忠弗念,置卫防百出。堂堂明且审,自计亦无失。护军给饷馈,入秦收图籍。用智既有余,保身岂难必。逊封散宏财,非真召平力。污名起田宅,犹愈受斧锧。终加恭谨辞,贤哉史臣笔。”
  • 曾国藩:“古人称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立德最难,自周汉以后,罕见德传者。立功如萧、曹、房、杜、郭、李、韩、岳,立言如马、班、韩、欧、李、杜、苏、黄,古今曾有几人?”
  • 周恩来:“刘邦百战百败,却屡败屡起,靠的就是萧何为他当宰相,经营关中作他的根据地,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粮有粮。项羽百战百胜,却经不起一败;一败涂地,一败就亡,原因之一是没有萧何这样的宰相。”

影視形象[编辑]

参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司馬遷. 高祖本紀. 史記. 西漢.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司馬遷. 蕭相國世家. 史記. 西漢. 
  3. ^ 班固. 蕭何曹參傳. 漢書. 東漢. 
  4. ^ 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第五批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的通知. 陕西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參見[编辑]

前任:
首任
西汉丞相
前206年前196年
繼任:
改为相国
前任:
由丞相改之
西汉相国
前196年前193年
繼任:
曹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