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蕭何
名臣、謀士
蕭何
國家 秦、漢
時代 秦末西漢
主君 劉邦
姓名 蕭何
籍貫 沛縣
後世稱號 漢初三傑
出生 前257年
豐縣
逝世 前193年

蕭何(前257年-前193年),沛縣(今中國江蘇省沛縣)人。是朝初年丞相西漢初年政治家。諡號文終侯」,漢初三傑之一。輔助漢高祖劉邦建立政權。

生平[編輯]

早年生活[編輯]

蕭何出生於豐縣,早年在沛縣任沛縣獄吏。秦末佐劉邦起義。沛縣時代,蕭何為主吏,劉邦曾擔任亭長,為其下屬。蕭何與漢高祖劉邦、曹參樊噲皆為沛縣人,但蕭、曹二人已當上官吏,縣中多有好名聲,劉、樊二人之地位相當於地痞,在鄉里父老眼中地位大有不同[1]。劉邦任亭長時,常犯錯,蕭何皆袒護劉邦為其掩過,劉邦也很感激,與蕭何關係良好。[2]蕭何在沛縣為縣令所倚重的主要官僚,但蕭何曾經拒絕來自秦朝中央提出的仕宦機會。當時秦國御史來到沛縣察看各郡國事務實行情形,並召喚沛縣各個從事事務的人問話。蕭何頭頭是道,上論泗水周邊情勢,而以各項歷史典故作終,為秦國御史評為第一。秦國御史想要徵召蕭何進入秦國朝中侍宦,蕭何堅拒,因此仍留在沛縣繼續主吏的工作。[3]

反秦戰事[編輯]

西元前209年陳勝吳廣起義反秦,各地均出現響應者。蕭何和曹參、樊噲、周勃等沛縣人士聚集商議應如何面對。沛縣縣令原本聽從蕭何、曹參的意見,認為應該從天下大勢反秦,不料卻馬上反悔,打算將蕭、曹二人以反賊罪名逮捕獻給秦國官員。此時,劉邦已縱放囚犯反秦起義,蕭、曹二人、沛縣父老與劉邦裡應外合,將沛縣縣令殺死,正式宣布沛縣加入反秦大旗下。蕭、曹二人有所顧忌,禮讓不肯當反抗軍首領,鄉中父老擲筊認為劉邦最適[1],因此劉邦成為沛縣反抗軍首領。

劉邦攻克咸陽後,諸將皆爭奪金銀財寶,蕭何卻獨入府庫內尋找秦國各種內政資料,接收了秦丞相御史府所藏的律令圖書,掌握了全國的山川險要、戶口,並知民間疾苦,對日後制定政策和取得楚漢戰爭勝利起了重要作用,使劉邦對於天下的關塞險要、戶口多寡、強弱形勢、風俗民情等等都能瞭若指掌。因劉邦先攻下咸陽,平定秦國,項羽先發後至,意圖攻擊劉邦取咸陽城,劉邦於是向項羽謝罪,表明自己不應急於立功,搶在抗秦軍主帥之先,並將統治權讓予項羽。項羽接管後,即屠、燒咸陽城[2],而蕭何必須隨同劉邦離開咸陽城。

楚漢相爭[編輯]

定立反楚方針大計[編輯]

項羽屠、燒咸陽城後,與謀士范增謀議:「這兩個地方地形險惡,不如將秦國居民遷至其地。」於是立劉邦為漢中之王,三分關中之地,將巴、蜀封給劉邦,並在劉邦封地四周立投降的秦國將領為王,和劉邦呈現劍拔弩張的對立情勢,以控制劉邦。劉邦大怒,想要立刻攻擊項羽。周勃、灌嬰、樊噲皆勸他萬萬不可。蕭何勸諫,說:「雖然漢中和巴、蜀地形險惡,不也就代表易守難攻,敵軍難以進入,漢王更是死不了嗎?」劉邦說:「那你說說看,如果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就會不得好死?」蕭何說:「現在我們眾將軍力不強,百戰百敗,要在戰場上求得不死也沒那麼容易!《尚書‧周書》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我們不如就叫:『天漢』,名稱上就勝人一籌了。本來也是一人之下的臣子,但後來卻是萬民之上的君王,這麼看來即使漢王暫時臣服項羽也無弊害。臣願大王就這麼接受項羽的條件,在漢中稱王,並且增加人民的收入,招納賢才,經營巴、蜀之地,以便回軍平定三秦,如此一來天下就是漢王的囊中物了。」漢王說:「太好了。」[2]在蕭何勸說劉邦接受分封後,劉邦即立足漢中。劉邦為漢王,並以蕭何為丞相。

蕭何月下追韓信[編輯]

蕭何極力推薦韓信為大將軍,還定三秦。蕭楚漢戰爭時,他留守關中,侍太子,為法令約束,使關中成為漢軍的鞏固後方,每每支援劉邦,不斷地輸送士卒糧餉支援作戰,對劉邦戰勝項羽,建立漢代起了重要作用。[2]

漢朝初立[編輯]

論功行賞位次第一[編輯]

漢代建立後,以他功最高封為侯,位次第一,食邑八千戶。許多功臣見到蕭何受封第一,甚為不悅,向劉邦抱怨道:「我們像狗像馬一樣地作戰,在戰事中出生入死,冒著性命危險,徒然增加的是自己身上的傷痕。為什麼蕭何一個文弱書生,拿著一支筆,動動嘴巴大放厥詞,居然論功是第一?這又是什麼道理!」劉邦說:「你們懂得狩獵的道理嗎?知道獵犬的作用嗎?今天諸將你們就好像負責追蹤的獵狗,但是發現獵物蹤跡,並指揮獵狗追殺的人,是蕭何!而且你們只以個人身份追隨我,但蕭何是全家親族都為我賣命,我不能忘記他的功勞。」群臣聽到後都沒有怨言。[2]

群臣又認為猛將曹參軍功無數,應列第一,但劉邦仍較屬意蕭何。關內侯鄂君於是進諫:「群臣當然也沒有錯。曹參的確有野戰略地之功,但楚漢相爭五年,卻失軍亡眾,喪失不少兵將。但是蕭何卻從關中遣軍補足士兵的不足,不是蕭何,漢軍早就折損所有兵卒了。楚漢相爭在滎陽時,漢軍面臨缺糧危機,蕭何利用關中的漕運,使得我們都有兵糧可吃。雖然蕭何沒有隨軍,卻守軍關中支援,形同隨時陪伴陛下一般,這應該是萬世之功。我認為論功應該是蕭何第一,曹參次之。」高祖曰:「你說的沒錯。」於是乃令蕭何第一,賜給錦帶,允許蕭何可以配劍,穿鞋子上殿,入朝拜見漢王不用行趨禮。[2]

蕭何任丞相定法制[編輯]

蕭何採摭秦六法,重新制定律令制度,作為《九章律》(《盜律》、《賊律》、《囚律》、《捕律》、《雜律》、《具律》,增加《戶律》、《興律》、《廄律》)。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編輯]

高祖十一年,陳豨謀反,劉邦回軍遇平定,此時呂后用蕭何的計謀把韓信騙入宮內,聲稱有人密告他與陳豨共謀,將韓信誅殺,劉邦回來時聽說韓信已死,於是拜丞相蕭何為相國。後世有名言,「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說的是韓信的成、敗都是蕭何一手造成的。

晚年[編輯]

高祖十一年(前196年)又協助高祖消滅韓信、英布等異姓諸侯王,被高祖拜為相國,同時派了五百名士兵以保護之名就近監視,為了避免高祖對他的猜忌,聽從門客建議強占民地自毀聲譽,試圖避開被殺害的危機,但他再三為民請命有請朝廷將閒置的土地開放給貧苦百姓耕種,高祖懷疑是收買民心憤而回絕,並以勾結富商、謀盜國土的罪名將蕭何予以囚禁,所幸獲得其他官員直諫才得以釋放。

高祖死後,他輔佐惠帝。惠帝二年(前193年七月辛未逝世。蕭何一向很避諱與曹參相比能力,病危時,推薦曹參繼任相國。[2]

人物逸話:請命入苑風波[編輯]

在劉邦聽說韓信已死後,遂拜丞相蕭何為相國,加封五千戶,並派兵卒五百人為蕭何貼身侍衛。漢中賀喜之聲不絕於蕭何之耳,召平卻深以為懼,於是向相國說:「禍害自此開始了。漢王在外爭戰,現在淮陰侯剛剛才因謀反伏誅,你以為那五百人是漢王為了你的安全才在你身邊的嗎?我可不這樣想。我勸你拒絕所有封地,並且將自己的私有財產充作漢軍全軍軍費。」蕭何聽從召平勸諫,劉邦非常高興。[2]

高帝十二年秋天時,黥布謀反,劉邦屢屢遣使問相國打算,蕭何表示願謹守本份以奉公。有人向相國勸說:「我看蕭氏距離滅族不久啦!你以相國居功第一,還有比你勢力更大的嗎?你在關中聲名很好,百姓都稱你為賢相,想要依附你,你不如自己強買人民田產,自毀名聲,傳出貪污之名,主上就會安心了。」蕭何聽從勸諫。[2]劉邦討伐黥布歸來時,聽說此事,笑著告訴蕭何:「相國應該愛民才對啊!」不料此時長安百姓皆自願讓田給蕭何,蕭何甚至請命讓百姓進入君王園林御苑沒有使用之空地上耕作,以擴張百姓耕地。劉邦大怒,下令以「收受賄賂關說使人民進入御苑」之罪名逮捕蕭何。

有王姓尉侍隨侍在劉邦身邊時,問劉邦:「蕭相國到底犯了什麼錯需要被逮捕呢?」劉邦回答:「我聽說李斯任秦相國時,好事都歸於主上,過錯都歸自己頭上。現在蕭相國受賄賂關說想要使人民進入御苑,故意討好人民,所以我要將他治罪。」王姓尉侍說:「相國真的在乎那些金錢嗎?而且陛下出城親征討伐陳豨、黥布時,相國在長安,若是要動搖國本謀反,實則易如反掌,但相國並沒有那麼做。相國不覺得那時是謀反的好時機,難道現在覺得受賄拿那些小錢才是好時機嗎?而且秦朝以腐敗而亡,李斯何足效法?希望陛下不要懷疑相國的為人,認為他是這麼膚淺不懂得打算之人。」後來年邁的蕭何跪走向劉邦謝罪,劉邦才說:「不要這樣了吧!我不過是像一樣的昏君,蕭相國為民請命,並沒有過錯,反而應該讓人民知道我的過錯。」[2]

世系圖[編輯]

酇文終侯
蕭何
酇侯
酇哀侯
蕭祿
酇定侯
蕭延
酇煬侯
蕭遺
武陽侯
蕭則
武陽侯
蕭嘉
酇共侯
蕭慶
武陽侯
蕭勝
酇侯
蕭壽成
酇安侯
蕭建世
酇思侯
蕭輔
酇釐侯
蕭喜
酇侯
蕭獲
酇質侯
蕭尊
酇質侯
蕭章
蕭鄉侯
蕭禹

王莽篡漢後,酇侯被廢,建初七年,漢章帝採納韋彪的建議,復封蕭何後裔蕭熊為酇侯。

評價[編輯]

  • 劉邦:「夫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餽饟,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 鄂秋:「郡臣議皆誤。夫曹參雖有野戰略地之功,此特一時之事。夫上與楚相距五歲,失軍亡眾,跳身遁者數矣,然蕭何常從關中遣軍補其處。非上所詔令召,而數萬眾會上乏絕者數矣。夫漢與楚相守滎陽數年,軍無見糧,蕭何轉漕關中,給食不乏。陛下雖數亡山東,蕭何常全關中待陛下,此萬世功也。今雖無曹參等百數,何缺於漢?漢得之不必待以全。奈何欲以一旦之功加萬世之功哉!蕭何當第一,曹參次之。」
  • 劉盈:「故相國蕭何,高皇帝大功臣,所與為天下也。」
  • 司馬遷:「蕭相國何於秦時為刀筆吏,錄錄未有奇節。及漢興,依日月之末光,何謹守管鑰,因民之疾奉秦法,順流與之更始。淮陰黥布等皆以誅滅,而何之勛爛焉。位冠髃臣,聲施後世,與閎夭散宜生等爭烈矣。」
  • 班固:「蕭何、曹參皆起秦刀筆吏,當時錄錄未有奇節。漢興,依日月之末光,何以信謹守管龠,參與韓信俱征伐。天下既定,因民之疾秦法,順流與之更始,二人同心,遂安海內。淮陰、黥布等已滅,唯何、參擅功名,位冠群臣,聲施後世,為一代之宗臣,慶流苗裔,盛矣哉!」
  • 曹操:「蕭何、曹參,縣吏也,韓信、陳平負污辱之名,有見笑之恥,卒能成就王業,聲著千載。」
  • 荀勖:「昔蕭曹相漢,載其清靜,致畫一之歌,此清心之本也。」
  • 陸機:「堂堂蕭公,王跡是因。綢繆睿後,無競維人。外濟六師,內撫三秦。拔奇夷難,邁德振民。體國垂制,上穆下親。名蓋群後,是謂宗臣。」
  • 葛洪:「鄧禹馬援田間諸生,而善於用兵;蕭何曹參不涉經誥,而優於宰輔,爾則知人果未易也。」
  • 應詹:「昔高祖使蕭何鎮關中,光武令寇恂守河內,魏武委鍾繇以西事,故能使八表夷盪,區內輯寧。」
  • 朱敬則:「蕭何之鎮靜關中,寇恂之安輯河內,葛亮相蜀,張昭輔吳,茂宏之經理琅琊,景略之弼諧永固,劉穆之眾務必舉,揚遵彥百度惟貞,蘇綽共濟艱難,高熲同經草昧,雖功有大小,運或長短,咸推股肱之林。悉為忠烈之士。」
  • 司馬貞:「蕭何為吏,文而無害。及佐興王,舉宗從沛。關中既守,轉輸是賴。漢軍屢疲,秦兵必會。約法可久,收圖可大。指獸發蹤,其功實最。政稱畫一,居乃非泰。繼絕寵勤,式旌礪帶。」
  • 獨孤及:「漢興,蕭何、張良、霍去病、霍光以文武大略,佐漢致太平,一名不盡其善,乃有文終、文成、景桓、宣成之諡。」
  • 薛稷:「恪居爾位,勤不告勞,則蕭公堂堂,吳漢糾糾,馮豹伏於閣下,黃公宿於台上:憂國奉公,可以不謂忠乎?」
  • 洪邁:「蕭、曹、丙、魏、房、杜、姚、宋為漢、唐名相,不待誦說。然前六君子皆終於位,而姚、宋相明皇,皆不過三年。……蕭何且死,所推賢唯曹參;魏、丙同心輔政;房喬每議事,必曰非如晦莫能籌之;姚崇避位,薦宋公自代。唯賢知賢,宜後人之莫及也。」
  • 陳亮:「漢高帝所籍以取天下者,故非一人之力,而蕭何、韓信、張良蓋傑然於其間。天下既定,而不免於疑。於是張良以神仙自托;蕭何以謹畏自保;韓信以蓋世之功,進退無以自明。蕭何能知之於未用之先,而卒不能保其非叛,方且借信以為自保矣。」
  • 徐鈞:「相國人夸佐沛公,收圖運餉守關中。不知用蜀為根本,此是興王第一功。」
  • 張閏:「漢祖肇炎圖,三傑咸輔翼。功成及酬賞,相國獨第一。發蹤指示語,誰曰匪其實。焉知英主心,方謹操縱術。勛高疑益深,固異亭長日。守關忠弗念,置衛防百出。堂堂明且審,自計亦無失。護軍給餉饋,入秦收圖籍。用智既有餘,保身豈難必。遜封散宏財,非真召平力。污名起田宅,猶愈受斧鑕。終加恭謹辭,賢哉史臣筆。」
  • 曾國藩:「古人稱立德、立功、立言為三不朽。立德最難,自周漢以後,罕見德傳者。立功如蕭、曹、房、杜、郭、李、韓、岳,立言如馬、班、韓、歐、李、杜、蘇、黃,古今曾有幾人?」
  • 周恩來:「劉邦百戰百敗,卻屢敗屢起,靠的就是蕭何為他當宰相,經營關中作他的根據地,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糧有糧。項羽百戰百勝,卻經不起一敗;一敗塗地,一敗就亡,原因之一是沒有蕭何這樣的宰相。」

影視形象[編輯]

參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司馬遷. 高祖本紀. 史記. 西漢.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司馬遷. 蕭相國世家. 史記. 西漢. 
  3. ^ 班固. 蕭何曹參傳. 漢書. 東漢. 
  4. ^ 陝西省人民政府關於公布第五批陝西省文物保護單位的通知. 陝西省人民政府入口網站. 

參見[編輯]

前任:
首任
西漢丞相
前206年前196年
繼任:
改為相國
前任:
由丞相改之
西漢相國
前196年前193年
繼任:
曹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