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陳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餘(?-前205年),大梁(今河南开封)人,秦末漢初代王趙國太傅井陘之戰失敗,被劉邦殺死。

簡介[编辑]

陳餘之父仕於魏国。早年,陳餘遊学趙国苦陉,精通儒術。趙国富豪公乘氏嫁女给了陳餘。这时,陳餘结识了張耳。陳餘年少,像对待父亲一样对待張耳,并且效法藺相如廉頗,结为刎頸之交。

前225年,秦国滅亡魏国,秦王政(秦始皇)听闻此两人是魏之名士,悬赏得张耳千金,陈馀五百金。张耳、陈馀改名换姓,一起到了地,作里监门吏谋生。两人相对。里吏一次因故鞭笞陈馀,陈馀想反抗,张耳阻止了他,使他受笞。里吏走后,张耳在桑下数落陈馀:“我和您怎么说的?今天难道因小辱而欲死于小吏手中吗?”陈馀同意了他的话。

秦二世元年(前209年),陳勝吴广發動了大澤起義。陳勝占据陳地,張耳、陳餘投奔陳勝。陳勝大喜,二人在陳勝处为官。陳勝要称王,張耳、陳餘主张立六国宗室为王。陳勝不听,張耳、陳餘想脱离陳勝,便建议进攻赵地。陈胜任武臣为将军,张陈二人被任为左右校尉,率士卒三千人攻赵。武臣从白马津强渡黄河,范阳蒯通说降范阳縣令,连得赵地十餘城。八月,武臣率义军趋至邯郸。这时陈胜在陈地称王,陳餘等人亦劝武臣自立为赵王。

武臣称王,以张耳为右丞相邵骚左丞相,陳餘为大将军。陈胜希望武臣去援救駐兵戲水(今陝西臨潼)的起義軍將領周章,承认了武臣称王。武臣却只想割据一方,派韩广北攻燕國李良常山太原。李良兵力不足,返回邯鄲求援时,遇見武臣的姐姐飲酒歸來,李良與武臣的姐姐發生爭執,一怒之下,杀死了武姐,又杀武臣、邵骚,追殺张耳、陳餘。陳餘击败李良。李良投奔秦将章邯。武臣已死,张耳、陳餘等立旧赵国赵歇为赵王。定都信都

秦二世二年(前208年),章邯攻殺项梁后,派部下王離进攻赵国,攻克了邯鄲。王離围攻張耳、趙歇所在的鉅鹿,張耳向常山的陳餘求援。陳餘北收常山数万人,率援軍到鉅鹿城下见章邯軍勢强,不敢进攻,屯驻於钜鹿之北。張耳派部下張黶和陳餘的親族陳澤作为使者求援,斥责他不顾刎頸之交。陳餘说自己不能白白送死,要活下了为張耳、趙歇报仇。最后借五千兵给張黶、陳澤,让他们进攻章邯軍,结果五千人全军覆没。

秦二世三年(前207年),项羽率军北渡漳河,與秦兵爆發了鉅鹿之役,俘虏王離,解钜鹿之围,十二月,张耳见陳餘,责其不肯相救。陳餘怒解印绶,推给张耳,起身去厕所解手,张耳一时不知所措,幕僚对张耳道:“此乃天赐于你,若不取,反受其害。”张耳收下陳餘的印信,得到其兵权,陳餘只能独自与军中好友数百人渔猎於河上泽中,从此二人失和。

汉高祖元年(前206年),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此时张耳同各路诸侯入关中。项羽素闻张耳之名,乃分赵地北部,立张耳为常山王。最初张耳、陳餘有隙,陳餘闻知大怒,对人道:“张耳和我功相等。今张耳为王,我却封侯,项羽对我不公。”陳餘使门客说服齊王田荣发兵,加三县之兵袭击常山王张耳。

汉高祖二年(前205年),张耳败走,投靠汉王刘邦,陳餘立代王赵歇为赵王,自立为代王,自己不去代国,在趙国以太傅的身份辅佐赵歇。汉王刘邦招降陳餘,陳餘要見到张耳的首级才肯降,刘邦斬了一個面貌相似張耳的人,用其首级诓骗了陳餘,於是陳餘降汉。在彭城之战后,陳餘知道真相,张耳没死,便反叛劉邦。

汉高祖三年(前204年)十月(秦國历法,按夏历公历仍是前205年),韩信曹參魏豹后,与张耳出井陉击赵。陳餘對於南路劉邦的進攻十分憂慮,不听李左车之言,在井陉之战败于汉军,被劉邦斬殺,卒於邯鄲

參考資料[编辑]

传中主要记述了傅、靳、周三人随从刘邦征战及升迁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