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陘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井陉之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井陘之战
楚漢相爭的一部分
日期 前204年
地点 井陘(今河北井陘)邯郸(河北省省辖市,位于河北南端)
结果 漢軍得勝
参战方
漢軍 趙軍
指挥官和领导者
劉邦 韓信 張耳 陳餘 趙王歇 
兵力
三萬精兵,以及南路漢軍主力加起來不下七萬 号称有二十萬
伤亡与损失
不详 不详

井陘之戰發生於漢高祖三年(前204年),漢軍和趙軍在井陘交戰,漢將韓信利用趙軍主帥陳餘趙國太傅、兼任代王)輕敵之心,擺下「兵家大忌」的背水陣,鼓吹本軍將士奮勇作戰以求死裏逃生,並另調輕騎趁隙奪取趙軍軍營。趙軍想回營稍作歇息之餘驚見本營插滿漢軍旗幟,以爲大勢已去,故一哄而散,趙軍大敗,陳餘被斬。

成語「背水一戰」典故由此而來。

戰爭背景[编辑]

韓信與曹參破魏国後,請求率兵精兵三萬向北進攻代王陳餘及其所扶植的趙王趙歇。漢王劉邦派張耳同往。

十月,根據劉邦戰略部屬命令韓信與張耳率三萬人下井陘擊趙。趙王歇命成安君陳餘聚兵於井陘口迎擊。當時,趙軍號稱有二十萬(實數沒有[ “井陉”两边石壁峭狭,车不能方轨,骑不能并行,险厌难行, ]如此狭窄的地方,这种地形無法支撐十萬規模兵力),且先扼守住通向趙國的路口,居高臨下,以逸待勞,刘邦亦率領靳歙周緤漢軍等主力从邯郸北上攻打襄国,汉军南北夹击,攻破襄国,杀掉了赵王歇,项羽遣骑兵渡河争夺赵地,被汉军击退。

戰場地勢[编辑]

井陘口是太行山的險要關隘之一,在它以西,有一條長約百里的狹窄驛道,易守難攻,不利於大部隊行動,漢軍欲取趙國就得要先通過這條驛道。

兩軍部署[编辑]

趙國謀臣李左車主張將韓信的隊伍逼到崎嶇難行的井陘口,趙軍深溝高壘堅守,不與漢軍正面交戰,再派三萬精兵繞到敵後切斷漢軍糧道,圍困漢軍,使之因糧草不濟而敗。但陳餘認為韓信兵少而疲,而且南路還有漢軍總指揮劉邦率領主力進攻,北路還有陈稀會師,如果漢軍三面夾擊那是進退兩難。於是決定,佔據有利的地形,遵從兵書上“倍則戰”的道理,正面與漢軍交鋒。

韓信探知李左車的計策沒被採納,陳餘有动摇之心後,指揮部隊進到離井陘口三十里遠地方紮下營來。半夜時點兩千輕騎,命每人帶一面漢軍紅旗,乘天黑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囑咐他們一見到趙軍傾巢而出就偷入敵營,換上漢軍旗幟。

在明方面,韓信擺出大將旗仗,令漢軍主力全部到井陘口的河邊背水列陣,以更增陳餘的輕敵之心。

戰鬥經過[编辑]

首先韓信向趙軍叫陣。陳餘見中路韓信張耳偏師兵少,南路还有漢軍總指揮官漢王刘邦率領靳歙、周緤、灌嬰、周勃、召欧、卢绾、刘贾漢軍主力进攻並且攻下赵国都城邯郸,代地北路又有曹參陈稀會師漢軍,萬一漢軍三路包夾將對自己不利,於是率輕騎銳卒蜂擁而出,欲生擒韓信。韓信接戰不久後詐敗,假裝逃得連戰鼓和旗幟都來不及帶。陳餘見此情景,當即下令全營出擊,直逼漢陣。這時預先伏下的兩千輕騎則乘機攻入趙軍空營,遍插漢軍紅旗。

漢軍因背河而戰,無路可退,人人咬緊牙關拚命,與趙軍殊死決戰。雙方廝殺半日有餘,趙軍仍未能獲勝,於是打算退兵。誰知一退到營前突然發現營壘已插滿漢旗,趙軍以為漢軍已經捉了趙王和他的將領,隊形立時大亂,兵士四散逃命。這時退到水邊的漢軍掉回頭來趁勢反擊,配合關內的漢軍兩面夾擊,趙軍大敗。

戰果[编辑]

陳餘被斩于泜水上,赵歇在襄国被劉邦俘获,亦死 。

後記[编辑]

戰後漢軍將士問韓信:“怎麽這違反一般兵法的背水陣竟能取勝?”韓信笑道:“兵法上不是都說了『陷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嗎?如果我給你們一條生路,士卒們能拼死作戰嗎?”諸將這才領悟了韓信以萬餘的劣勢兵力,奇正並用,背水列陣,靈活用兵而致勝之奧妙,對韓信大為欽服。


陳豨定代[编辑]

根據《秦楚之际月表》记(汉三年十一月代)属汉为太原郡,另根据《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陈豨在战争中曾以游击将军别定代,可见定魏定代之后,陈豨也没有闲着参与灭赵之战

典故[编辑]

成語「背水一戰」由此而來。


參考資料[编辑]

传中主要记述了傅、靳、周三人随从刘邦征战及升迁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