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韩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韩信
韩信
韩信(想像圖)
刊於1921年出版的《晩笑堂竹荘畫傳》
主君 項梁項羽劉邦
韩姓
姓名 韩信
官職 守門官治粟都尉大將軍
封爵 假齐王齐王楚王淮阴侯
籍貫 淮阴(今江苏淮安
出生 前230年
淮阴
逝世 前196年 (34歲)
長安長樂宮

韓信(前230年-前196年),淮阴(今江苏淮安)人,军事家,是西汉开国名将,汉初三杰之一,又与彭越英布并称为汉初三大名将。留下许多著名战例和策略。韓信是公元前三世紀的軍事家、戰略家、戰術家、統帥和軍事理論家。是中國軍事思想“謀戰”派代表人物。“王侯將相”韓信一人全任。“國士無雙”、“功高無二,略不出世”是楚漢之時人們對其的評價。韩信在中国历史上以其卓绝的用兵才能著称,后世评价为“言兵莫过孙武,用兵莫过韩信”。韓信为西汉立下汗马功劳,历任齐王、楚王、淮阴侯等,却也因其军事才能引起猜忌。刘邦战胜主要对手项羽后,韩信的势力被一再削弱;最後韩信被呂雉(即呂后)及萧何骗入宫内,處死于长乐宫鐘室。

生平[编辑]

早期[编辑]

韓信還是平民時,既當不了官,也無法經商過活,經常寄食於他人,為眾人所厭。韩信的母亲死后,穷得无钱来办丧事,然而他却寻找又高又宽敞的坟地,要让那坟地四周可安顿得下一万家。当时下乡南昌亭长见韩信非凡夫俗子,韩信曾经多次前往下乡南昌亭亭长处吃闲饭,接连数月,亭长的妻子嫌恶他,一早把饭煮好,在床上就吃掉了。开饭的时候,韩信去了,却不给他准备饭食。韩信也明白他们的用意。一怒之下,最终离去不再回来。韩信在城下钓鱼,有几位老大娘漂洗涤丝棉,其中一位大娘看见韩信饿了,就拿出饭给韩信吃。几十天都如此,直到漂洗完毕。韩信很高兴,对那位大娘说:“我一定重重地报答老人家。”大娘生气地说:“大丈夫不能养活自己,我是可怜你这位公子才给你饭吃,难道是希望你报答吗?”[1]

韩信因背著一把劍卻不出鞘,經常遭受人們的鄙視侮辱。可是因為韓信從不輕易出手,遑論動劍,導致一些無賴不斷的譏諷他。甚至在大街上,某群無賴甚至在眾人面前譏嘲韓信:「你雖然人高馬大,喜歡帶著刀劍,內心卻是個膽小鬼罷了。你不怕死就拔劍刺我,怕死的話,就從我胯下爬過去!」韓信不但沒有動怒,還真的爬過那無賴的跨下,眾人見之,更加的鄙視韓信,是為「胯下之辱」[2]

後來韓信加入了楚營項梁的起义軍。前208年項梁死後便成為項羽部下,任郎中。曾經數次向其獻策,但項羽沒有采纳。韓信認為在項軍內沒有前途,於是在前206年,漢王劉邦進入漢中郡武都郡巴郡蜀郡時,韓信逃離楚營,投奔漢王劉邦。韓信最初未被漢營重用,仅担任做管理仓库的小官,依然不被人所知。後因為涉嫌犯軍法被判斬首之刑,行刑時,已有十三人被斬,臨到韓信,他見到夏侯嬰,便說:「君上不是想要取得天下的嗎?為何要斬壯士呢?」夏侯嬰感驚奇,釋放韓信,再向劉邦推薦韓信。劉邦任韓信為治粟都尉,但韓信並不滿足於此[3]

登台拜將[编辑]

韓信與蕭何談話數次,蕭何對他印象深刻。在南鄭過了一段時間,韓信估計蕭何已向劉邦推薦自己,卻沒音訊,感到不受重用,於是離開漢營,準備另投明主。蕭何聞訊,認為韓信如此將才不能輕易失去,於是不及通知劉邦便策馬於月下追韓信,終於勸得韓信留下[4]

起初,劉邦聽說蕭何逃出,十分驚恐,犹如失去左右手;後來聽說他是為了追韓信,於是問他:「這麼多人逃回東方,你都不追,為何卻追韓信?」蕭何於是向劉邦再薦韓信:「那些逃走的將軍們是很容易隨手得到的,至於韓信這樣的英才,天底下的人群中絕對找不到第二個!大王假如只想老做汉中王,当然用不上他;假如要想争夺天下,除了韩信就没有可以商量大计的人。只看大王如何打算罢了。」刘邦说:“我也打算回东方去呀,哪里能够老闷在这、?”萧何说:“大王如果决计打回东方去,能够重用韩信,他就会留下来;假如不能重用他,那么,韩信终究还是要跑掉的。”刘邦说:“我看你的面子,派他做个将军吧。”萧何说:“即使让他做将军,韩信也一定不肯留下来的。”刘邦说:“那么,让他做大将。”萧何说:“太好了。”当下刘邦就想叫韩信来拜将。萧何说:“大王一向傲慢无礼,如果任命一位大将,就象是呼唤一个小孩子一样,这就是韩信离去的原因。大王如果诚心拜他做大将,就该拣个好日子,自己事先斋戒,搭起一座高坛,按照任命大将的仪式办理,那才行啊!”刘邦答应了。汉军军官们听说了,个个暗自高兴,人人都以为自己会被任命为大将,等到举行仪式的时候,才知道是韩信,全军上下都大吃一惊[5]

韩信拜将后,刘邦问韩信有何良策。韩信问:“同您东向而争天下的不是项羽吗?那大王自己估计一下,论兵力的英勇、强悍、精良,同项羽比谁高谁下? ”刘邦沉默良久,认为不如项羽。韩信再拜,赞同地说:“不仅大王,就连我也觉得您不如项王。可是我曾经侍奉过项王,请让我谈谈项王的为人。项王一声怒喝,千人会吓得胆战腿软,可是他不能放手任用贤将,这只算匹夫之勇。项王待人恭敬慈爱,语言温和,人有疾病,同情落泪,把自己的饮食分给他们。可是等到部下有功应当封爵时,他把官印的棱角都磨光滑了也舍不得给人家,这是妇人之仁。项王虽然独霸天下而使诸侯称臣,可是却不居关中而都彭城,又违背义帝的约定,把自己的亲信和偏爱的人封为王,诸侯对此忿忿不平。诸侯见项王驱逐义帝于江南,也都回去驱逐他们原来的君王而自立为王了。凡是项羽军队经过的地方,无不遭蹂躏残害,所以天下人怨恨他,百姓只是在他的淫威下勉强屈服。名义上虽为天下的领袖,实质上已失去民心,所以他的强大会很快变成衰弱的。在这种情况下大王如能反其道而行之,任用天下武勇之人,何愁敌人不被诛灭?把天下的土地分封给功臣,何愁他们不臣服?率领英勇的一心想打回老家去的士兵,何愁敌人不被打散!况且三秦的封王章邯董翳司马欣本为秦将,率领秦国弟子已有数年,战死和逃亡的人不计其数,又欺骗他们的部下和将领投降了项羽,至新安,项羽用欺诈的手段坑杀秦降卒二十余万人,唯独章邯、董翳、司马欣得脱,秦人对这三人恨之入骨。正在这时项羽以武力强封这三人为王,秦国百姓都不拥戴他们。您入武关时,秋毫不犯,废除秦苛酷刑法,与秦民约法三章,秦国百姓无不想拥戴你在关中为王 。根据当初诸侯的约定,大王理当在关中称王,关中的百姓都知晓。可大王失掉应有的封爵而被安排在汉中做王,秦地百姓无不怨恨项王。如今大王起兵向东,攻三秦的属地,只要号令一声即可收服。刘邦听后大喜,自以为得韩信太晚。对韩信言听计从,部署诸将准备出击[6]

暗渡陳倉[编辑]

項羽分封諸侯,不足一年,齊國已生內亂,項羽於是親率楚軍北上镇压。前206年八月[7],劉邦出兵進攻關中,韩信说完【汉中对】后,刘邦【遂听信计】」,韓信領兵結果受阻陳倉, 後劉邦採用趙衍計策繞路大敗章邯;漢軍大勝,旋即攻佔咸陽,關中大部份歸順漢王劉邦。 (須注意:《史記》等正史均沒有提及「明修棧道」一事。《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却有这样的记录::须昌侯赵衍,“以谒者汉王元年初起汉中。雍军塞陈(雍王章邯派兵塞陈仓道。),谒上,上计欲还。衍言从他道,道通)

諸侯大敗[编辑]

當章邯還堅守廢丘時,劉邦留下周勃圍攻廢丘,自己則聯合其他项羽十八諸侯,趁項羽還在齊國時,於前205年領聯軍五十六萬人[8]攻佔項羽首都彭城。項羽領兵三萬回師彭城,劉邦韓信不能敵,結果在彭城之戰慘敗,劉邦退至滎陽。蕭何即動員關中老弱和未傅者,後韓信率領殘兵敗卒与汉王会荥阳。之後,灌嬰重組建秦舊騎兵率兵在京城和索城(都在滎陽附近)之間擊退楚軍的追擊,使楚軍不能西越滎陽。

魏王魏豹附楚反漢,劉邦派韓信曹參領兵攻魏,韓信曹參合擊魏國都城安邑,擒魏豹此战过后曹参被赐食邑平阳。隨後曹參韓信率軍擊敗代國,韓信繼續進軍,这时汉营调走他旗下的精兵到荥阳抵抗楚军。在井陘背水一戰,以少數兵力擊敗號稱二十萬人的趙軍。韓信聽從廣武君李左車建議,派人出使燕國,成功遊說燕王歸附漢王。(根據 《傅靳蒯成列传》记载(靳歙)别之河内,击赵将贲郝军朝歌,破之,所将卒得骑将二人,车马二百五十匹。从(汉王)攻安阳以东,至棘蒲,下七县。别攻破赵军,得其将司马二人,候四人,降吏卒二千四百人。从(汉王)攻下邯郸。别下平阳,身斩守相,所将卒斩兵守、郡守各一人,降邺。从(汉王)攻朝歌、邯郸,及别击破赵军,降邯郸郡六县。还军敖仓” 又根据《傅靳蒯成列传》(周緤)蒯成侯緤者,沛人也,姓周氏。常为高祖参乘,以舍人从起沛。至霸上,西入蜀、汉,还定三秦,食邑池阳。东绝甬道,从(高祖)出度平阴,遇淮阴侯兵襄国,)

  周緤“常为高祖骖乘”,即刘邦的警卫,他“从出渡平阴,遇淮队侯兵襄国”。“从”字后一定是省略了“高祖”。周緤与刘邦到襄国与淮阴侯韩信会合,当是发生在平定邯郸之后。结合《靳歙传》,靳歙从汉王刘邦攻下邯郸之后,独自平定了平阳与邺城,此时刘邦可能到襄国会合韩信去了。

  结合《张耳陈馀列传》:“汉三年,韩信已定魏地,遣张耳与韩信击破赵井陉,斩陈馀泜水上,追杀 赵王歇襄国,汉灭赵之战的过程是,韩信与曹参受刘邦的命令,先破代国,杀夏说,把赵国的注意力转向赵国北部,派韩信与张耳在井陉设疑,利用地理优势吸引赵国的主力,刘邦自己亲自率趁虚直取邯郸,当赵国失去邯郸,襄国危急,陈余进退两难,此时韩信与张耳出井陉,攻杀了陈余。赵王歇逃到襄国,刘邦与张耳、韩信南北夹击襄国,攻破襄国会合,杀赵王歇,平定赵国。后来汉军又平定了巨鹿、常山郡,招降了燕国。

自立齊王[编辑]

前204年,劉邦派酈食其遊說齊國結盟,齊王田廣答應,留下酈食其加以款待。此前韓信已奉劉邦命攻齊,在得知酈食其成功說服齊國以後,原本打算退軍,但蒯通以劉邦並未發詔退軍為由,說服韓信不要把功勞讓給酈食其,韓信聽從,攻擊未作防備的齊國。田廣得知消息後極為憤怒,烹殺酈食其。韓信擊敗齊軍,田廣引兵向東撤退,並向項羽求援。韓信與漢軍將領擊敗田廣和楚將龍且的聯軍,龍且戰死,韓信陸續攻占齊地。

前203年,韓信以齊地未穩為由,自請為齊王(假,有代理的意思),以便治理。當時劉邦正受困於楚軍的包圍下,不得不聽從張良陳平的勸諫,但直封韓信為「真齊王」,而非代理。

項羽自知形勢不妙,派武涉遊說韓信叛漢,韓信以漢對他有恩為由拒絕。蒯通認為劉邦日後必對韓信不利,多次聳恿韓信把握時機,脫離漢王自立,形成鼎足之勢。而韓信自認為勞苦功高,「漢終不奪我齊」;蒯通則以「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蓋天下者不賞」相勸。但韓信始終抱著「漢終不負我」的幻想,而不忍叛漢。

助漢滅楚[编辑]

前203年,劉邦與項羽議和,停战,以鴻溝為界。不久劉邦听從陳平之計毀約,出兵追擊東歸的項羽,但韓信及彭越沒有派兵助戰,漢軍在固陵被項羽大敗。劉邦一方面固守,另一方面答應韓信及彭越事成後封地為王。五年,高祖与诸侯兵共击楚军,与项羽决胜垓下。淮阴侯将三十万自当之,孔将军居左,费将军居右,皇帝在后,绛侯、柴将军在皇帝后。项羽之卒可十万。淮阴先合,不利,却。孔将军、费将军纵,楚兵不利,淮阴侯复乘之,大败垓下。____高祖本纪的意思是刘邦与彭越、韩信、九江兵等等共击项羽,与项羽生死决战,然后韩信率三十万自己中路挡项羽,刘邦在后,孔费左右军,韩信先与项羽正面对战后阵型后退,然后左右两军冲击楚军阵型,楚军溃退,韩信趁机追击,项羽大败垓下,灌嬰一路追擊項羽到東城斬首八萬,後項羽突圍跑路到烏江,自覺無顏見江東父老,不肯渡江,遂自刎而亡。

鳥盡弓藏[编辑]

項羽死後,劉邦迅速奪取韓信的兵權,並改封齊王為楚王,移都下邳

劉邦打算捉拿項羽的部將鍾離昧,但鍾離昧素與韓信交好,韓信便將其收留藏匿。劉邦得知鍾離眛逃到楚國後,要求韓信追捕,韓信則派兵保護鍾離眛的出入。前201年,有人告發楚王謀反,劉邦採用陳平計策,打算以出遊為由偷襲韓信。

韓信聽從門客建議,決定討好劉邦,把鍾離昧賜死伐取首級,到了陳縣(今河南淮阳)向劉邦說明原委,劉邦見了鍾離昧首級並不領情,令人擒拿韓信,韓信大喊「果真像人們說的:狡兔已經被殺死了,就可以把獵狗煮來喫了;飛鳥都射殺完了,就可以把良弓收藏起來了;敵國消滅了以後,出力的謀臣也可以殺了。現在天下已經平定了,我本來就應該被烹殺了。」後來劉邦赦免韓信,降為淮陰侯。韓信自覺功高震主,常稱病不出。

(史記.淮陰侯列傳: 上令武士縛信,載後車。信曰:「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烹!」上曰:「人告公反。」遂械繫信。至雒陽,赦信罪,以為淮陰侯。)

漢高祖十年,陳豨[9]起兵造反,呂后與蕭何密謀,偽報陳豨已死,在韓信前來祝賀時趁機擒獲,聲稱有人密告他與陳豨共謀,將韓信於長樂宮處以「五刑」處死(「先黥、劓,斬左右趾,笞之,梟其首,菹其骨肉於市,其誹謗罪詈詛者,又先斷舌」),並誅連三族,後世人稱:「生死一知己(蕭何),存亡二婦人(漂母、呂后)」。

劉邦平定陳豨,班師回朝之後,得知韓信已死,「亦喜且憐之」。劉邦問韓信死前說了甚麼,呂后回答,韓信後悔當初不聽蒯通之計。於是劉邦下令逮捕蒯通。蒯通稱「臣不是幫助他謀反,而是勸告他獲取天下,狗兒衝著帝堯吠叫,不是因為堯不夠仁慈,而是因為主人不是堯,臣會如此規勸韓信,就是因為臣的主人不是陛下,而是韓信,臣的主人既然已經死了,要殺要剮,我也沒第二句話。」劉邦理解,遂赦免之。

評價[编辑]

  • 司馬迁對此評價為:「……假令韓信學道謙讓,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則庶幾哉,於漢家勳可以比太公之徒,後世血食矣。不務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謀畔逆。夷滅宗族,不亦宜乎!」[10]
  • 明代茅坤論韓信:「予覽觀古兵家流,當以韓信為最,破魏以木罌,破趙以立漢赤幟,破齊以囊沙,彼皆從天而下,而未嘗與敵人血戰者。予故曰:古今來,太史公,文仙也;李白,詩仙也;屈原,辭賦仙也;,酒仙也;而韓信,兵仙也,然哉!」[11]
  • 曾國藩:《曾國藩全集》叙韩信破魏豹,以木罂渡军;其破龙且,以沙囊壅水;窃尝疑之:魏以大将柏直当韩信,以骑将冯敬当灌婴,以步将项它当曹参,则两军之数,殆亦各不下万人。木罂之所渡几何?至多不过二三百人,岂足以制胜乎?沙囊壅水,下可渗漏,旁可横溢,自非兴工严塞,断不能筑成大堰。壅之使下流竟绝,如其河宽盛涨,则塞之固难决之亦复不易;若其小港微流,易壅易决,则决后未必遂不可涉渡也。二者揆之事理,皆不可信。叙兵事者莫善于《史记》,太史公叙兵莫详于《淮阴传》,而其不足据如此!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君子之作事,既征诸古籍,诹诸人言,而又必慎思而明辨之,庶不至冒昧从事耳。

轶事[编辑]

胯下之辱,歌川国芳
  • 今天在淮安还有汉韩侯祠、胯下桥和漂母祠,纪念韩信及其事蹟。
  •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是以韩信的典故为名的成语。劉邦曾問他:「你覺得我可帶兵多少?」韓信:「最多十萬。」劉:「那你呢?」韓:「多多益善,越多越好」劉:「那我不是打不過你?」韓:「不,主公是駕馭將軍的人才,不是駕馭士兵的。」
  • 「漂母进饭」一词说的是韩信早年穷困潦倒,在淮阴曾受过一个替人洗衣为生的妇人(漂母)的餐饭接济。韩信曾表示将来必定报答。漂母怒道:「大丈夫自己都不能维生,我是可怜你才帮你,哪裡是为了报答!」韩信被封为楚王後,回到淮阴,找到了漂母给了一千两黄金。
  • 韩信在淮阴時,被一個無賴羞辱,韓信被迫爬過無賴的胯下。韩信封楚王後,找到了这人,封他为中尉,并对众人说:「这是一个壮士。当年他侮辱我时,难道我不能杀他?杀了他也不会扬名,所以就忍了下来,是为了做大事啊。」
  •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一语,指韩信一生成败,从被刘邦重用到最终被处死都源于萧何的影响。「生死一知己(蕭何),存亡二婦人(漂母、呂后)」,则又指当年漂母施舍救了他一命,最终还是死在另一个妇人吕后手中。
  • 韓信從楚王被貶為侯爵以後,自知功高震主,更看不起原本地位比他低的周勃灌嬰等人。一次曾經到了樊噲家裏,樊噲非常有禮,跪拜送迎,稱已經被貶為列侯的韓為「大王」,自稱「臣」。對韓信說:「大王竟然肯駕臨臣家裏!」韓信出門,笑著說:「我這一生,竟然與樊噲等人為伍了。」

相關作品[编辑]

影視形象[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史记》(卷92):“淮阴侯韩信者,淮阴人也。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常数从其下乡南昌亭长寄食,数月,亭长妻患之,乃晨炊蓐食。食时,信往,不为具食。信亦知其意,怒,竟绝去。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
  2. ^ 《史记》(卷92):“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于是信孰视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3. ^ 《史记》(卷92):“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及项梁渡淮,信杖剑从之,居麾下,未得知名。项梁败,又属项羽,羽以为郎中。数以策干项羽,羽不用。汉王之入蜀,信亡楚归汉,未得知名,为连敖。坐法当斩,其辈十三人皆已斩,次至信,信乃仰视,适见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为斩壮士!”滕公奇其言,壮其貌,释而不斩。与语,大说之。言于上,上拜以为治粟都尉,上未之奇也。”
  4. ^ 《史记》(卷92):“信数与萧何语,何奇之。至南郑,诸将行道亡者数十人,信度何等已数言上,上不我用,即亡。何闻信亡,不及以闻,自追之。”
  5. ^ 《史记》(卷92):“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大怒,如失左右手。居一二日,何来谒上,上且怒且喜,骂何曰:“若亡,何也?”何曰:“臣不敢亡也,臣追亡者。”上曰:“若所追者谁?”曰:“韩信也。”上复骂曰:“诸将亡者以十数,公无所追;追信,诈也。”何曰:“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顾王策安所决耳。”王曰:“吾亦欲东耳,安能郁郁久居此乎?”何曰:“王计必欲东,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终亡耳。”王曰:“吾为公以为将。”何曰:“虽为将,信必不留。”王曰:“以为大将。”何曰:“幸甚。”于是王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慢无礼,今拜大将如呼小儿耳,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择良日,斋戒,设坛场,具礼,乃可耳。”王许之。诸将皆喜,人人各自以为得大将。至拜大将,乃韩信也,一军皆惊。”
  6. ^ 《史记》(卷92):“信拜礼毕,上坐。王曰:“丞相数言将军,将军何以教寡人计策?”信谢,因问王曰:“今东乡争权天下,岂非项王邪?”汉王曰:“然。”曰:“大王自料勇悍仁彊孰与项王?”汉王默然良久,曰:“不如也。”信再拜贺曰:“惟信亦为大王不如也。然臣尝事之,请言项王之为人也。项王喑恶叱咤,千人皆废,然不能任属贤将,此特匹夫之勇耳。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者,印刓敝,忍不能予,此所谓妇人之仁也。项王虽霸天下而臣诸侯,不居关中而都彭城。有背义帝之约,而以亲爱王,诸侯不平。诸侯之见项王迁逐义帝置江南,亦皆归逐其主而自王善地。项王所过无不残灭者,天下多怨,百姓不亲附,特劫于威彊耳。名虽为霸,实失天下心。故曰其彊易弱。今大王诚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所不诛!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以义兵从思东归之士,何所不散!且三秦王为秦将,将秦子弟数岁矣,所杀亡不可胜计,又欺其众降诸侯,至新安,项王诈坑秦降卒二十馀万,唯独邯、欣、翳得脱,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今楚彊以威王此三人,秦民莫爱也。大王之入武关,秋毫无所害,除秦苛法,与秦民约法三章耳,秦民无不欲得大王王秦者。于诸侯之约,大王当王关中,关中民咸知之。大王失职入汉中,秦民无不恨者。今大王举而东,三秦可传檄而定也。”于是汉王大喜,自以为得信晚。遂听信计,部署诸将所击。”
  7. ^ 史記》卷八·高祖本紀
  8. ^ 《史記》卷七·項羽本紀
  9. ^ 《史记·淮阴侯列传》:陈豨拜为巨鹿守,辞于淮阴侯。淮阴侯挈其手,辟左右与之步于庭,仰天叹曰:“子可与言乎?欲与子有言也。”豨曰:“唯将军令之!”淮阴侯曰:“公所居,天下精兵处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矣;三至,必怒而自将。吾为公从中起,天下可图也。”陈豨素知其能也,信之,曰:“谨奉教!”汉十一年,陈豨果反。上自将而往,信病不从。阴使人至豨所曰:“弟举兵,吾从此助公。”信乃谋与家臣夜诈诏赦诸官徒奴,欲发以袭吕后、太子。部署已定,待豨报。其舍人得罪于信,信囚,欲杀之。舍人弟上变,告信欲反状于吕后。吕后欲召,恐其党不就,乃与萧相国谋,诈令人从上所来,言豨已得死,列侯群臣皆贺。相国绐信曰:“虽疾,强入贺。”信入,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长乐钟室。信方斩,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遂夷信三族。
  10. ^ 《資治通鑒‧第十一卷》
  11. ^ 《史記鈔》
  12. ^ 韓信崇拜的歷史源流與在台灣的發展─以台中寶林寺為例

參考[编辑]

  • 史記·淮陰侯列傳
  • 韩信出生年份参考自:《韩信生平事迹研究》《淮安社会科学》2005年第1期
前任:
首任
西汉齐王
前203年前202年
繼任:
刘肥
前任:
首任
西汉楚王
前202年前201年
繼任:
刘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