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韩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韩信
左丞相
韩信
韩信(想像圖)
刊於1921年出版的《晩笑堂竹荘畫傳》
楚王
國家 西漢
時代 秦末西漢
主君 項梁項羽劉邦
韩姓
姓名 韩信
封爵 齐王楚王淮阴侯
籍貫 淮阴(今江苏淮安
出身地 淮安
出生 前230年
淮阴
逝世 前196年 (34歲)
長安長樂宮

韓信(前230年-前196年),淮阴(今江苏淮安)人,军事家,是西汉开国名将,汉初三杰之一,又与彭越英布并称为汉初三大名将。留下许多著名战例和策略。韓信是公元前三世紀的軍事家、戰略家、戰術家、統帥和軍事理論家。是中國軍事思想“謀戰”派代表人物。“”一人全任。“國士無雙”、“功高無二,略不出世”是楚漢之時人們對其的評價。韩信在中国历史上以其卓绝的用兵才能著称,后世评价为“言兵莫过孙武,用兵莫过韩信”。韓信为西汉立下汗马功劳,历任齐王、楚王、淮阴侯等,却也因其“功高震主”引起猜忌。刘邦战胜主要对手项羽后,韩信的势力被一再削弱;最後韩信被呂雉(即呂后)及萧何骗入宫内,誣以謀反之名處死于长乐宫鐘室。

生平[编辑]

早期[编辑]

韓信還是平民時,既當不了官,也無法經商過活,經常寄食於他人,為眾人所厭。韩信的母亲死后,穷得无钱来办丧事,然而他却寻找又高又宽敞的坟地,要让那坟地四周可安顿得下一万家。[1]韩信常前往南昌亭长家裡吃闲饭,接连数月,亭长妻嫌恶他,一早把饭煮好,在床上就吃掉了。开饭时,韩信去了,却不给他准备饭食。韩信也明白他们的用意,覺得為德不卒。一怒之下,最终离去不再回来。韩信在城下钓鱼,有幾位大娘漂洗涤丝棉,其中一位大娘看见韩信饿了,就拿出饭给韩信吃。幾十天都如此,直到漂洗完毕。韩信对大娘感激说:“我一定重重地报答老人家。”大娘生气地说:“大丈夫不能养活自己,我是可怜你这位公子才给你饭吃,难道是希望你报答吗?”[2]

韩信因背著一把劍卻不出鞘,經常遭到旁人鄙視侮辱。由於他從不輕易出手,導致一些無賴不斷的譏諷他。有天在大街上,某群無賴在眾人面前譏嘲韓信:“你雖然人高馬大,喜歡負劍而行,然而內心卻只是個膽小鬼罷了。若不怕死就拔劍刺我,怕死的話,就從我胯下爬過去!”韓信不但沒有動怒,還真的爬過那無賴的胯下,眾人見之,更加的鄙視韓信,[3]

後來韓信加入項梁的起义軍。前208年項梁戰死,韓信便隨餘部歸順項羽,任持戟郎中。曾經數次向其獻策,但項羽沒有采纳。韓信認為在項軍內沒有前途,於是在前206年,漢王劉邦進入漢中郡武都郡巴郡蜀郡時,韓信逃離楚營,投奔漢王劉邦。韓信最初仍未被漢營重用,仅担任管理仓库的小官。後因為涉嫌犯軍法被判斬首之刑,行刑時,已有十三人被斬,韓信臨刑,見到夏侯嬰便說:“君不是想要取得天下的嗎?為何要斬壯士呢?”夏侯嬰感驚奇,釋放韓信,再向劉邦推薦韓信。劉邦任韓信為治粟都尉,但韓信並不滿足於此[4]

登台拜將[编辑]

韓信與蕭何談話數次,後者對他印象深刻。在南鄭過了一段時間,韓信估計蕭何已向劉邦推薦自己,然而始終沒有音訊,深感懷才不遇,於是離開漢營,準備另投明主。蕭何聞訊,認為韓信如此將才不能輕易失去,於是不及通知劉邦便策馬於月下追韓信,終於勸得韓信留下[5]

起初,劉邦聽說蕭何逃出,十分驚恐,犹如失去左右手;後來聽說他是為了追韓信,於是問他:“這麼多人逃回東方,你都不追,為何卻追韓信?”蕭何再薦韓信:“那些逃走的將軍們是隨手可得的,至於韓信這樣的英才,天底下絕對找不到第二個!大王假如只想作個汉中王,当然用不上他;但若是要争夺天下,商量大計的最佳人選非韩信莫屬。只看大王如何打算罢了。”刘邦说:“我也打算回东方去呀,哪里能够老闷在这?”萧何回道:“大王如果决计打回东方去,那麼就請重用韩信,讓他留在漢營;假如不予以重任,必使得他再度出走。”刘邦说:“看在你的面子上,派他做个将军吧。”萧何说:“即使让韓信做将军,他也一定不肯留下来的。”刘邦说:“那么,让他做大将。”萧何说:“太好了。”当下刘邦就想叫韩信来拜将。萧何说:“大王一向傲慢无礼,如果任命一位大将,是以呼唤小孩子的方式,那麼韩信离去的原因必是如此。大王如果诚心拜他做大将軍,就该拣个好日子,自己事先斋戒,搭起一座高坛,按照任命大将的仪式办理,那才行啊!”刘邦答应了。汉军军官们听说了,个个暗自高兴,人人都以为自己会被任命为大将,等到举行仪式的时候,才知道是韩信,全军上下都大吃一惊[6]

韩信拜将后,刘邦问韩信有何良策。韩信问:“同您东向而争天下的不是项羽吗?那大王自己估计一下,论兵力的英勇、强悍、精良,同项羽比谁高谁下? ”刘邦沉默良久,认为不如项羽。韩信再拜,赞同地说:“不仅大王,就连我也觉得您不如项王。可是我曾经侍奉过项王,请让我谈谈项王的为人。项王一声怒喝,千人会吓得胆战腿软,可是他不能放手任用贤将,這只算匹夫之勇。项王待人恭敬慈爱,语言温和,人有疾病,同情落泪,把自己的饮食分给他们。可是等到部下有功应当封爵时,他把官印的棱角都磨光滑了也舍不得给人家,这是妇人之仁。项王虽然独霸天下而使诸侯称臣,可是却不居关中而都彭城,又违背义帝的约定,把自己的亲信和偏爱的人封为王,诸侯对此忿忿不平。诸侯见项王驱逐义帝于江南,也都回去驱逐他们原来的君王而自立为王了。凡是项羽军队经过的地方,无不遭蹂躏残害,所以天下人怨恨他,百姓只是在他的淫威下勉强屈服。名义上虽为天下的领袖,实质上已失去民心,所以他的强大会很快变成衰弱的。在这种情况下大王如能反其道而行之,任用天下武勇之人,何愁敌人不被诛灭?把天下的土地分封给功臣,何愁他们不臣服?率领英勇的一心想打回老家去的士兵,何愁敌人不被打散!况且三秦的封王章邯董翳司马欣本为秦将,率领秦国弟子已有数年,战死和逃亡的人不计其数,又欺骗他们的部下和将领投降了项羽,至新安,项羽用欺诈的手段坑杀秦降卒二十余万人,唯独章邯、董翳、司马欣得脱,秦人对这三人恨之入骨。正在这时项羽以武力强封这三人为王,秦国百姓都不拥戴他们。您入武关时,秋毫不犯,废除秦苛酷刑法,与秦民约法三章,秦国百姓无不想拥戴你在关中为王 。根据当初诸侯的约定,大王理当在关中称王,关中的百姓都知晓。可大王失掉应有的封爵而被安排在汉中做王,秦地百姓无不怨恨项王。如今大王起兵向东,攻三秦的属地,只要号令一声即可收服。刘邦听后大喜,自以为得韩信太晚。对韩信言听计从,部署诸将准备出击[7]

暗渡陳倉[编辑]

项羽分封诸侯,不足一年,齐国发生内乱,项羽于是亲率楚军北上镇压。前206年八月[8],刘邦趁此良机进军关中,韩信说完【汉中对】后,刘邦【遂听信计】”。韩信领兵结果受阻陈仓, 后刘邦采用赵衍计策绕路大败章邯;汉军大胜,旋即攻占咸阳,关中大部分归顺汉王刘邦。 (须注意:《史记》等正史均没有提及“明修栈道”一事。《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却有这样的记录::须昌侯赵衍,“以谒者汉王元年初起汉中。雍军塞陈(雍王章邯派兵塞陈仓道。),谒上,上计欲还。衍言从他道,道通)

諸侯大敗[编辑]

当章邯还坚守废丘时,刘邦留下周勃围攻废丘,自己则联合其他项羽十八诸侯,趁项羽还在齐国时,于前205年领联军五十六万人攻占项羽首都彭城。项羽领兵三万回师彭城,刘邦韓信不能敌,结果在彭城之战惨败,刘邦退至荥阳。萧何即动员关中老弱和未傅者,与汉王会荥阳。韩信收拢残部与刘邦会合。之后,劉邦命灌婴重组建秦旧骑兵李必、駱甲為副將率兵在京城和索城(都在荥阳附近)之间擊敗項羽追擊的楚軍。

魏王魏豹附楚反漢,劉邦派韓信曹參領兵攻魏,韓信曹參合擊魏國都城安邑,擒魏豹此战过后曹参被赐食邑平阳。隨後曹參韓信率軍擊敗代國,韓信繼續進軍,在井陘背水一戰,以三萬精兵擊敗號稱二十萬人的趙軍。韓信聽從廣武君李左車建議,派人出使燕國,成功遊說燕王歸附漢王。(根據《傅靳蒯成列传》记载:(靳歙)别之河内,击赵将贲郝军朝歌,破之,所将卒得骑将二人,车马二百五十匹。从(汉王)攻安阳以东,至棘蒲,下七县。别攻破赵军,得其将司马二人,候四人,降吏卒二千四百人。从(汉王)攻下邯郸。别下平阳,身斩守相,所将卒斩兵守、郡守各一人,降邺。从(汉王)攻朝歌、邯郸,及别击破赵军,降邯郸郡六县。还军敖仓”。又根据《傅靳蒯成列传》(周緤)蒯成侯緤者,沛人也,姓周氏。常为高祖参乘,以舍人从起沛。至霸上,西入蜀、汉,还定三秦,食邑池阳。东绝甬道,从(高祖)出度平阴,遇淮阴侯兵襄国,周緤“常为高祖骖乘”,即刘邦的警卫,他“从出渡平阴,遇淮队侯兵襄国”。“从”字后一定是省略了“高祖”。周緤与刘邦到襄国与淮阴侯韩信会合,当是发生在平定邯郸之后。结合《靳歙传》,靳歙从汉王刘邦攻下邯郸之后,独自平定了平阳与邺城,此时刘邦可能到襄国会合韩信去了。)结合《张耳陈馀列传》,汉灭赵之战的过程是,韩信与曹参受刘邦的命令,先破代国,杀夏说,把赵国的注意力转向赵国北部,派韩信与张耳在井陉设疑,利用地理优势吸引赵国的主力,刘邦自己亲自率趁虚直取邯郸,当赵国失去邯郸,襄国危急,陈余进退两难,此时韩信与张耳出井陉,攻杀陈余。赵王歇逃到襄国,刘邦与张耳、韩信南北夹击襄国,攻破襄国会合,杀赵王歇,平定赵国。后来汉军又平定巨鹿、常山郡,招降燕国。韩信、张耳继续平定赵国余寇,刘邦、靳歙、周勃、曹参等返回敖仓,此前英布被龙且项声打败,与随何归汉,此时英布正式归降刘邦,这时汉营调走他旗下的兵到荥阳抵抗楚军。

自立齊王[编辑]

前204年,劉邦派酈食其遊說齊國結盟,齊王田廣答應,留下酈食其加以款待。此前韓信已奉劉邦命攻齊,在得知酈食其成功說服齊國以後,原本打算退軍,但蒯通以劉邦並未發詔退軍為由,說服韓信不要把功勞讓給酈食其,韓信聽從,攻擊未作防備的齊國。田廣得知消息後極為憤怒,烹殺酈食其。韓信與灌嬰曹參擊敗齊軍,田廣引兵向東撤退,並向項羽求援。韓信與陈武军,蔡寅军,丁复军,王周军,陈涓等聯軍擊敗田廣和楚將龍且的聯軍,龍且戰死,韓信陸續攻占齊地。

前203年,韓信以齊地民心未穩為由,自請為假齊王(假齊王,即代理齊王),以便治理。當時劉邦正與楚軍相持不下,聞言破口大罵:“吾困於此,旦暮望若來佐我,乃欲自立爲王”,這時張良陳平“蹑汉王足,附耳语”,說目前我方軍機不利,亦無法阻止韓信自立為王,“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为守。不然,变生。”,刘邦立刻醒悟,又改罵曰:“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於是直接封真齊王,而非僅是代理。[8]

項羽自知形勢不妙,派武涉遊說韓信叛漢,韓信以劉邦對他有恩為由拒絕。蒯通認為劉邦日後必對韓信不利,多次聳恿韓信把握時機,脫離漢王自立,形成鼎足之勢。而韓信自認為勞苦功高,“漢終不奪我齊”;蒯通則以“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蓋天下者不賞”相勸。但韓信始終抱定“漢終不負我”的想法而不忍叛漢。

助漢滅楚[编辑]

前203年,劉邦與項羽議和,停战,以鴻溝為界。不久劉邦听從陳平之計毀約,出兵追擊東歸的項羽,但韓信及彭越沒有派兵助戰,漢軍在固陵與項羽互有胜负。劉邦一方面固守,另一方面答應韓信及彭越事成後封地為王。五年,刘邦与彭越、韩信、九江兵等等共击项羽,与项羽生死决战,然后韩信率三十万自己中路挡项羽,刘邦在后,孔、费二将军分居左右军,绛侯、柴将军在刘邦后。韩信率領前軍先与项羽正面对战,战不利,阵型后退,然后坐镇中軍的劉邦派左右两军冲击楚军阵型,楚军溃退,韩信趁机追击,项羽大败于垓下,灌嬰一路追擊項羽到東城斬首八萬,後項羽突圍跑路到烏江,自覺無顏見江東父老,不肯渡江,遂自刎而亡。

鳥盡弓藏[编辑]

项羽死后,刘邦悲郦食其之死,奪取韓信兵權,並改封韓信為楚王以便就近控制,移都下邳

劉邦欲捉拿鍾離昧,但鍾離昧素與韓信交好,韓信便將其收留藏匿。劉邦得知鍾離昧逃到楚國後,要求韓信追捕,韓信不從,反派重兵保護。前201年,有人告發楚王謀反,劉邦会封侯于陈,韓信聽從謀士建議,決定討好劉邦,逼死鍾離昧,取其首級,[9]彭越英布韩王信等異姓諸侯到陈县与刘邦会合陳縣(今河南淮阳)向劉邦說明原委,劉邦得鍾離昧首級並不領情,令人擒拿韓信,韓信大喊“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烹!”後來劉邦以擅自攻齐坐擅发兵理由,降為淮陰侯。[10]

漢高祖十年,陳豨起兵造反,劉邦率兵前去平亂。呂后與蕭何密謀,偽報陳豨已死,在韓信前來祝賀時趁機擒獲,聲稱有人密告他與陳豨共謀,[11]將韓信於長樂宮五刑處死[12](「先黥、劓,斬左右趾,笞之,梟其首,菹其骨肉於市,其誹謗罪詈詛者,又先斷舌」),並誅連三族。韓信自感未曾負君卻落此下場,嘆曰:“當初不曾聽蒯通之言,今日才會被人算計。”[13]後世人稱:“生死一知己(蕭何),存亡二婦人(漂母、呂后)”。

劉邦平定陳豨,班師回朝,得知韓信已死,“且喜且憐之”。[14]劉邦問韓信死前說了甚麼,呂后回答,韓信後悔當初不聽蒯通之言。於是劉邦下令逮捕蒯通。蒯通辯稱:“秦之綱絕而維弛,山東大擾,異姓並起,英俊烏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於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蹠之狗吠堯,堯非不仁,狗因吠非其主。當是時,臣唯獨知韓信,非知陛下也。且天下銳精持鋒欲為陛下所為者甚眾,顧力不能耳。又可盡亨之邪?”劉邦感其言之有理,遂赦免之。[15]

評價[编辑]

  • 司马迁对此评价为:“吾如淮阴,淮阴人为余言,韩信虽为布衣时,其志与众异。其母死,贫无以葬,然乃行营高敞地,令其旁可置万家。余视其母冢,良然。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 刘邦:“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餽饟,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史记· 高祖本纪第八》)
  • 萧何:“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顾王策安所决耳。”(《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 英布:“上老矣,厌兵,必不能来。使诸将,诸将独患淮阴、彭越,今皆已死,馀不足畏也。”(《史记·卷九十一·黥布列传第三十一》)
  • 冯衍:“昔者韩信将兵,无敌天下,功不世出,略不再见,威执项羽,名出高帝,不知天时,就烹于汉。”(《后汉书· 卷二八上·冯衍列传第十八上》)
  • 曹操:“萧何、曹参,县吏也,韩信、陈平负污辱之名,有见笑之耻,卒能成就王业,声著千载。”(《全三国文·卷二》)
  • 刘邵:“胆力绝众,才略过人,是谓骁雄,白起、韩信是也。”(《人物志·卷上·流业第三》)
  • 何晏:“此两将者,殆蚩尤之敌对,开辟所希有也,何者胜,或曰:白起功多,前史以为出奇无穷,欲窥沧海,白起为胜,若夫韩信,断幡以覆军,拔旗以流血,其以取胜,非复人力也,亦可谓奇之又奇者哉,白起破赵军,诈奔而断其粮道,取胜之术,皆此类也,所谓可奇於不奇之间矣,安得比其奇之又奇者哉。”(《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三国文·卷三九·魏三九·何晏·韩白论》)
  • 姜维:“夫韩信不背汉於扰攘,以见疑於既平,大夫种不从范蠡於五湖,卒伏剑而妄死,彼岂闇主愚臣哉?利害使之然也。”(《三国志·卷四十四·蜀书十四·蒋琬费祎姜维传第十四》)
  • 葛洪:“孙吴韩白,用兵之圣也。”(《抱朴子内篇·卷十二·辨问》)
  • 陆机:“灼灼淮阴,灵武冠世。策出无方,思入神契。奋臂云兴,腾迹虎噬。凌险必夷,摧刚则脆。肇谋汉滨,还定渭表。京索既扼,引师北讨。济河夷魏,登山灭赵。威亮火烈,势逾风埽。拾代如遗,偃齐犹草。二州肃清,四邦咸举。乃眷北燕,遂表东海。克灭龙且,爰取其旅。刘、项悬命,人谋是与。念功惟德,辞通绝楚。”(《汉高祖功臣颂》)
  • 蔡谟:“夫以白起、韩信、项籍之勇,犹发梁焚舟,背水而阵。”(《晋书·卷七七·列传第四七》)
  • 王珪:“秦王日凶慝,豪杰争共亡。信亦胡为者,剑歌从项梁。项羽不能用,脱身归汉王。道契君臣合,时来名位彰。北讨燕承命,东驱楚绝粮。斩龙堰濉水,擒豹僭夏阳。功成享天禄,建旗还南昌。千金答漂母,百钱酬下乡。吉凶成纠缠,倚伏难预详。弓藏狡兔尽,慷慨念心伤。”(《咏淮阴侯》)
  • 张说:“光乘积学而善谋,求之古人,吴起、韩信敌也。”(《全唐文·第三部·卷二百二十三》)
  • 司马贞:“君臣一体,自古所难。相国深荐,策拜登坛。沈沙决水,拔帜传餐。与汉汉重,归楚楚安。三分不议,伪游可叹。”(《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 司马光:“世或以韩信为首建大策,与高祖起汉中,定三秦,遂分兵以北,禽魏,取代,仆赵,胁燕,东击齐而有之,南灭楚垓下,汉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观其距蒯彻之说,迎高祖于陈,岂有反心哉!良由失职怏怏,遂陷悖逆。夫以卢绾里闬旧恩,犹南面王燕,信乃以列侯奉朝请,岂非高祖亦有负于信哉!臣以为高祖用诈谋禽信于陈,言负则有之;虽然,信亦有以取之也。始,汉与楚相距荥阳,信灭齐,不还报而自王;其后汉追楚至固陵,与信期共攻楚而信不至。当是之时,高祖固有取信之心矣,顾力不能耳。及天下已定,则信复何恃哉!夫乘时以徼利者,市井之志也;酬功而报德者,士君子之心也。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君子之心望于人,不亦难哉!”(《资治通鉴·卷第十二》)
  • 苏轼:“抱王霸之大略,蓄英雄之壮图,志吞六合,气盖万夫。”
  • 何去非:“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武虽以兵为书,而不甚见于其所自用。韩信不自为书,曹公虽为而不见于后世。然而传称二人者之学皆出于武,是以能神于用而不穷。窃尝究之,武之十三篇,天下之学失者所通诵也。使其皆知所以用之,则天下孰不为韩、曹也?以韩、曹未有继于后世,则凡得武之书伏而读之者,未必皆能办于战也。”(《何博士备论》)
  • 叶适:“迁责韩信不学道谦让,伐功矜能,至于夷灭;信虽不足以知此,然当受此责矣。何也?当天下发难,与沛公先后起者,各有得鹿之心,固以其力自毙,无怪也。独萧何张良与信,沛公之所须左右手,然其君臣之分素定也。若信犹欲自立,则汉谁与共功,是天下终不可得而定矣。信托身于人,而市井之度不改,始则急迫以不得不与,终则侥幸于必不可为,以黥彭所以自处而处周召太公之地,欲不亡得乎?”(《习学记言序目》)
  • 陈亮:“汉高帝所籍以取天下者,故非一人之力,而萧何、韩信、张良盖杰然于其间。天下既定,而不免于疑。于是张良以神仙自托;萧何以谨畏自保;韩信以盖世之功,进退无以自明。萧何能知之于未用之先,而卒不能保其非叛,方且借信以为自保矣。”
  • 洪迈:“汉高祖用韩信为大将,而三以诈临之:信既定赵,高祖自成皋度河,晨自称汉使驰入信壁,信未起,即其卧,夺其印符,麾召诸将易置之;项羽死,则又袭夺其军;卒之伪游云梦而缚信。夫以豁达大度开基之主,所行乃如是,信之终于谋逆,盖有以启之矣。”(《容斋随笔·卷十四》)
  • 陈元靓:“淮阴善将,逢时展效。受律登坛,握兵之要。虏魏降燕,平齐下赵。辅汉之功,久而益劭。”(《事林广记后集》)
  • 杨维桢:“韩信登坛之日,毕陈平生之画略,论楚之所以失,汉之所以得,此三秦还定之谋所以卒定韩信之手也。”
  • 唐顺之:“孔明之初见昭烈三国,亦不能过。予故曰:淮阴者非特将略也。”
  • 王世贞:“淮阴之初说高帝也,高密之初说光武也,武乡之初说昭烈也,若悬券而责之,又若合券焉!噫,可谓才也已矣!”
  • 董份:“观信智略如此,真有掀揭天下之心,不但兵谋而已也,所以谓之人杰。”
  • 李贽:“信与沛公初见,凡说项羽处,字字拿着沛公,沛公卒受其益。”
  • 茅坤:“太史公传淮阴,不详其兵法所授,此失着处。”;“予览观古兵家流,当以韩信为最,破魏以木罂,破赵以立汉赤帜,破齐以囊沙,彼皆从天而下,而未尝与敌人血战者。予故曰:古今来,太史公,文仙也;李白,诗仙也;屈原,辞赋仙也;,酒仙也;而韩信,兵仙也,然哉!”
  • 祩宏:“韩信,楚士也。背楚之汉,楚卒以信困,汉以信兴。夫前后一信耳,而二国之兴废因之,善用与不善用之故也,六根在人。不善用之则名六贼,善用之则种种神通妙用耳,烦恼即菩提。岂不信哉。”(《竹窗随笔》)
  • 王鸣盛:“汉得天下,皆韩信之功。”;“观信引兵法以自证其用兵之妙,且又著书三篇,序次诸家为三十五家,可见信平日学问本原。寄食受辱时,揣摩已久,其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皆本于平日学问,非以危事尝试者。信书虽不传,就本传所载战事考之,可见其纯用权谋,所谓出奇设伏,变诈之兵也。”(《十七史商榷·卷四》)
  • 徐经:“史公为淮阴惜,实不仅为淮阴惜。”
  • 王志湉:“气盖世力拔山,见公束手,歌大风思猛士,为之伤怀。”(《十七史商榷·卷四》)
  • 梁玉绳:“信之死冤矣!前贤皆辩其无反状,大抵出于告变者之诬词,及吕后与相国文致耳。史公依汉廷狱案叙入传中而其冤自见。一饭千金,弗忘漂母;解衣推食,宁负高皇?不听涉、通于拥兵王齐之日,必不妄动于淮阴家居之时;不思结连布、越大国之王,必不轻约边远无能之将。“宾客多”与“称病”之人何涉?“左右辟”则‘挈手"之语谁闻?上谒入贺,谋逆者未必坦率如斯;家臣徒奴,善将者变复布置有几!是知高祖畏恶其能,非一朝夕。胎祸于蹑足附耳,露疑于夺符袭军。顾禽缚不已,族诛始快。‘从豨军来,见信死,且喜且怜’,亦谅其无辜受戮为可悯也。”(《史记志疑·卷三十二》)
  • 薛福成:“中国兵法之有专家,始于战国之时,厥后汉之韩信、唐之李靖,皆有兵法传于世,盖此中窾要,非可卤莽,宜有心得也。”(《盛世危言·卷六·选将练后论》)
  • 郑观应:“古之为将者,经文纬武,谋勇双全;能得人,能知人,能爱人,能制人;省天时之机,察地理之要,顺人和之情,详安危之势。凡古今之得失治乱,阵法之变化周密,兵家之虚实奇正,器械之精粗巧拙,无不洞识。如春秋时之孙武、李牧,汉之韩信、马援、班超、诸葛亮,唐之李靖、郭子仪李光弼,宋之宗泽岳飞,明之戚继光俞大猷等诸名将,无不通书史,晓兵法,知地利,精器械,与今之泰西各国讲求将才者无异。”;“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韩信、冯异王猛贺若弼、李靖、郭子仪、曹彬徐达筹,大将也。”
  • 曾國藩:《曾國藩全集》叙韩信破魏豹,以木罂渡军;其破龙且,以沙囊壅水;窃尝疑之:魏以大将柏直当韩信,以骑将冯敬当灌婴,以步将项它当曹参,则两军之数,殆亦各不下万人。木罂之所渡几何?至多不过二三百人,岂足以制胜乎?沙囊壅水,下可渗漏,旁可横溢,自非兴工严塞,断不能筑成大堰。壅之使下流竟绝,如其河宽盛涨,则塞之固难决之亦复不易;若其小港微流,易壅易决,则决后未必遂不可涉渡也。二者揆之事理,皆不可信。叙兵事者莫善于《史记》,太史公叙兵莫详于《淮阴传》,而其不足据如此!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君子之作事,既征诸古籍,诹诸人言,而又必慎思而明辨之,庶不至冒昧从事耳。

轶事[编辑]

胯下之辱,歌川国芳
  • 今天在淮安还有汉韩侯祠、胯下桥和漂母祠,纪念韩信及其事蹟。
  • 韓信被貶為淮陰侯,自知功高震主,更看不起原本地位比他低的周勃灌嬰等人。有一回到了樊噲家裏,後者非常有禮,跪拜送迎,稱已經被貶為列侯的韓為「大王」,自稱「臣」。對韓信說:“大王竟然肯駕臨臣家裏!”韓信出門,笑著說:“我這一生,竟然與樊噲等人為伍了。”
  • 象棋是中国传统棋种。它的来历传说不一,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始创于韩信。刘邦统一天下後,屡建战功的大将韩信被吕后诱捕入狱。韩信自知寿命快到头了,就打算在狱中写一本兵书传给後人。不料这事被吕后知道,就下了一道懿旨,说他身为犯官,不能擅着兵书。韩信悲愤难忍,仰天长叹道:“这个婆娘太狠毒了!不但要本王的命,连本王的名也要除掉啊!”当时有个狱卒听到他这句话后,跪在韩信面前说:“王爷!你就把用兵之法传给小人吧!”韩信苦笑了一声说:“本王若不知用兵之道,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如今悔之晚矣,怎么能再连累你遭受杀身之祸呢?”狱卒再三恳求,韩信只是不允。一天,这个狱卒给韩信送饭时,眼里的泪花直打转转,好像有啥要事对韩信说,又忍住了。韩信一看他的神色,便感到不妙,就问狱卒:“那个婆娘是不是要对我下毒手了?”狱卒忍不住哭出声来。韩信大笑道:“打完兔子杀猎犬,射尽飞鸟折良弓嘛!从古至今都是这样,没啥可怕的。”说罢,叫狱卒坐下,韩信取来一根筷子,在地上画了个方框,又在框中画了一条“界河”,河中写了“楚河”、“汉界”四个字。接着又在河界两边各画了三十六个小格,并说:“本王今年刚好三十六岁,一生助汉灭楚,屡立大功,到头来却死在一个女人手里。你平时对我百般照料,今生今世我再没机会报答你了,就把生平所学的奇术传给你吧。”他说着叫狱卒取来纸笔,把纸裁成三十二个小块,布在方框内界河两方。一面的十六块纸片各写着帅、仕、相、车、马、兵等字,另一面的十六块纸片上写着将、士、象、车、马、卒等字。摆好后,韩信边移动纸片边告诉狱卒:“这个方框就是千军万马的大战场,两面各代表一方的军力。用兵之道,贵在主帅多谋善变,通盘筹划、奇正配合,以不变应万变……”并具体地教狱卒如何跳马、出兵等。狱卒边点头边称赞:“奇!王爷真是个奇人啊!”从那天起,韩信每天都和这个狱卒守着方框(棋盘)研究兵法。不久,韩信被吕后杀死,那个狱卒也逃走了。他躲藏在一个深山里,搭了间草棚,开荒种地,全家人自耕自食,一有空闲,就专心研究韩信授给他的奇术。因纸片易烂,就换成了扁圆形小木头坨儿,为好区别又染成红黑两色。又据“奇”的谐音,把“奇”叫做“棋”,还写了一本《棋谱》传给了他的儿子。后人认为棋虽可布阵,但不是真的两军作战,只是一种象征,所以称它为“象棋”。
  • 风筝的起源:中国是风筝的故乡,南方称“鹞”,北方称“鸢”。相传,风筝的发明人是大军事家韩信。垓下之战中,韩信以“十面埋伏”之计将项羽的军队团团包围,为了瓦解楚军的军心,韩信派人用牛皮制成风筝,上敷竹笛,夜晚放到高空中,风吹着笛子发出凄凉的声音,汉军和着笛声唱起楚国的民歌来。楚军听到了乡音,都想念起故乡来,斗志涣散了。结果,楚霸王一败涂地,在乌江边上自杀了,这就是成语“四面楚歌”的故事。唐朝赵昕也在《熄灯鹞文》中说:垓下之战时,韩信制成风筝,让张良坐风筝上天,高唱楚歌,楚歌传到楚营,动摇了项羽军心。宋朝的《事物纪原》中还记载韩信曾利用风筝测量距离之事。
  • 据说有一天,韩信骑马走在路上,看见两个人正在路边为分油发愁。这两个人有一只容量十斤(一斤=五百克)的篓子,里面装满了油;还有一只空的罐和一只空的葫芦,罐可装七斤油,葫芦可装三斤油。要把这時斤油平分,每人五斤。但是谁也没有带秤,只能拿手头的三个容器倒来倒去。韩信骑在马上,了解情况以后,说:“葫芦归罐罐归篓,二人分油回家走。”说完了,打马就走。两个人按照韩信的办法倒来倒去,果然把油平均分成两半,每人五斤,高高兴兴,各自回家。究竟是怎样倒来倒去的呢?三种容器各自装油斤数的变化过程,可从下面的表中看出。韩信所说的“葫芦归罐”,是指把葫芦里的油往罐里倒;“罐归篓”是指把罐里的油往篓里倒。通常分油要把油从大容器往小容器里倒,这时却把小容器里的油往大容器里“归”。往油葫芦里倒油,只能得到三斤的油量;把葫芦里的油往罐里“归”,“归”到第三次,葫芦里就出现兩斤的油量。再把满满一罐油“归”到篓里,腾出空来,把葫芦里的2斤油“归”到空罐里;最后再倒一葫芦三斤油,“归”到罐里,就完成分油任务了。解:先用油葫芦连装三次,共装九斤,将七斤的瓦罐注满后,油葫芦里还剩兩斤。然后将瓦罐的七斤再全部倒入油桶,这时油桶里是八斤油。再将油葫芦内的兩斤油 全部倒进瓦罐。最后用空葫芦在油桶里灌满(三斤),倒进瓦罐。这样,油桶里剩下的油和瓦罐中装的油都正好是五斤。双方各分其一,恰好各人所得完全相等。
  • 韩信将一千五百名将士与楚王大将李锋交战。苦战一场,楚军不敌,败退回营,汉军也死伤四五百人,于是韩信整顿兵马也返回大本营。当行至一山坡,忽有后军来报,说有楚军骑兵追来。只见远方尘土飞扬,杀声震天。汉军本来已十分疲惫,这时队伍大哗。韩信兵马到坡顶,见来敌不足五百骑,便急速点兵迎敌。他命令士兵三人一排,结果多出兩名;接着命令士兵五人一排,结果多出三名;他又命令士兵七人一排,结果又多出兩名。韩信马上向将士们宣布:我军有一千零七十三名勇士,敌人不足五百,我们居高临下,以众击寡,一定能打败敌人。汉军本来就信服自己的统帅,这一来更相信韩信是“神仙下凡”、“神机妙算”。于是士气大振。一时间旌旗摇动,鼓声喧天,汉军步步进逼,楚军乱作一团。交战不久,楚军大败而逃。

成語[编辑]

  • 战无不胜:刘邦建立汉朝后对韩信的评价,指的是打仗没有不胜的。形容力量十分强大,百战百胜。
  • 国士无双:萧何在向刘邦推荐韩信是说他是国士无双。指一国独一无二的人才。
  • 一饭千金:韩信落魄时曾对施舍给他的老妇说以后定当后报,韩信衣锦还乡时并赏赐她千金比喻厚厚地报答对自己有恩的人。
  • 多多益善:刘邦和韩信有一次对话,刘邦问韩信“你能带多少兵”韩信回答说“多多益善”形容一样东西或人等越多越好。 又有韩信将兵多多益善之意。
  • 十面埋伏:韩信设伏兵于十面以围歼项羽。指周围布置了重重埋伏。
  • 背水一战:在韩信攻打赵国的时候,他采取背水一战的计谋,赢得战争胜利比喻在艰难情况下跟敌人决一死战。
  • 拔旗易帜:韩信北上灭赵的一个计谋,拔掉别人的旗子,换上自己的旗子。比喻取而代之。
  • 置之死地而后生:韩信北上灭赵的一个计谋,原指作战把军队布置在无法退却、只有战死的境地,士兵就会奋勇前进,杀敌取胜。后比喻事先断绝退路,就能下决心,取得成功。
  •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韩信为了东进中原,采取麻痹敌人的办法,让士兵去修理栈道,而却领大军从陈仓出来,占领了关中。在军事上的含义是:从正面迷惑敌人,用来掩盖自己的攻击路线,而从侧翼进行突然袭击。这是声东击西、出奇制胜的谋略。
  • 兵仙神帅:比喻韩信出神入化的用兵艺术。
  • 胯下之辱:韩信落魄时,一个同乡人欺负他,让他从自己的裤裆下钻过去,韩信果真从那个人裤裆下钻过去。指极大的侮辱。
  • 解衣推食:韩信说刘邦把穿着的衣服脱下给自己穿,把正在吃的食物让自己吃,形容对人热情关怀。
  • 居常鞅鞅:刘邦建立汉朝后,夺去了韩信的兵权,而韩信从此称病不朝,闷闷不乐。也指的是因不平或不满而常常郁郁不乐。
  • 功高震主:指的是韩信功劳太大,使君主地位受到威胁而心有疑虑。
  • 金石之交:武涉曾经劝说韩信自立,说道:你和汉王刘邦的关系这么好,但是最终还是被他所擒的。指的是如同金石般坚不可摧的交谊。
  • 独当一面:张良和刘邦的一次谈话中,张良对韩信的评价。指的是单独负责一个方面的工作。
  • 略不世出:指的韩信的功劳很大,天底下没有人可以与他比的,后用于夸奖人等。
  • 不赏之功:说的是韩信在战争中功劳,后形容功劳极大。
  • 匹夫之勇:指不用智谋,单凭个人勇气行事的行为。
  • 妇人之仁:韩信在和刘邦的一次说话中,说项羽是妇人之仁,指的是妇女的软心肠。处事姑息优柔,不识大体。
  • 推陈出新:当年韩信刚投奔刘邦时,刘邦让他管理粮仓,韩信提出“推陈出新”的管理理念,即把粮仓开设前后两个门,把新粮从前门运送进去,把旧粮从后门运出来,这样可以防止粮食在蜀中炎热潮湿的环境下腐败变质。从而使蜀中粮仓不再有变质浪费的现象。指的是去掉旧事物的糟粕,取其精华,并使它向新的方向发展。
  • 勋冠三杰:指的是张良、萧何和韩信。意思是说:三杰之中,韩信的功劳最大。
  • 伐功矜能:司马迁对韩信的评价,指吹嘘自己的功劳和才能。形容居高自大,恃才傲物。
  • 伪游云梦:刘邦伪游云梦,诈捕韩信。
  • 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韩信当年说的一句话,指的是坐人家车子的,要与人家共患难;穿人家衣服的,要替人家的事担忧;靠人家养活的,要为人家的事拼命。
  • 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李左车在和韩信谈话中,李左车提出的这个观点。指的是聪明的人在上千次考虑中,总会有一次失误;愚蠢的人在上千次考虑中,总会有一次收获。
  • 人心难测:韩信北上灭赵的时候,说张耳与陈余两人为刎颈之交,后两人翻脸。人的内心难以探测,喻指人的心思难以揣测,多用于贬义。亦做“人心莫测”。
  • 钟室之祸:楚汉相争,韩信屡建奇功。刘邦称帝后,封信为淮阴侯。因遭吕后猜忌,被斩于长乐宫悬钟之室。
  •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成事由于萧何,败事也由于萧何。比喻事情的成功和失败都是由这一个人造成的。
  • 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一知己指萧何,两妇人分別指的是漂母和吕后,寥寥十字,概括韩信一生中的经历。

相關作品[编辑]

  • 韓信廟》,唐,唐劉禹錫作,詩的內容是「將略兵機命世雄,苍黄钟室叹良弓。遂令后代登坛者,每一寻思怕立功」。
  • 《韩淮阴侯庙》 ,明袁祟焕作。「一飯君知報,高風振俗耳。如何解報恩,禍為受恩始。丈夫亦何為,功成身可死。陵谷有變易,遑問赤松子。所貴清白心,背面早熟揣。若聽蒯通言,身名己為累。一死成君名,不必怨吕雉。」
  • 追韓信》,元曲雜劇,元金仁傑作。
  • 秦時明月》,現代小說,台灣溫世仁作。佩劍是赤霄。

影視形象[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王充论衡·实知》云:“韓信葬其母,亦行營高敞地,令其旁可置萬家,其後竟有萬家處其墓旁。”
  2. ^ 《史记》(卷92):“淮阴侯韩信者,淮阴人也。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常数从其下乡南昌亭长寄食,数月,亭长妻患之,乃晨炊蓐食。食时,信往,不为具食。信亦知其意,怒,竟绝去。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
  3. ^ 《史记》(卷92):“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于是信孰视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4. ^ 《史记》(卷92):“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及项梁渡淮,信杖剑从之,居麾下,未得知名。项梁败,又属项羽,羽以为郎中。数以策干项羽,羽不用。汉王之入蜀,信亡楚归汉,未得知名,为连敖。坐法当斩,其辈十三人皆已斩,次至信,信乃仰视,适见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为斩壮士!”滕公奇其言,壮其貌,释而不斩。与语,大说之。言于上,上拜以为治粟都尉,上未之奇也。”
  5. ^ 《史记》(卷92):“信数与萧何语,何奇之。至南郑,诸将行道亡者数十人,信度何等已数言上,上不我用,即亡。何闻信亡,不及以闻,自追之。”
  6. ^ 《史记》(卷92):“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大怒,如失左右手。居一二日,何来谒上,上且怒且喜,骂何曰:“若亡,何也?”何曰:“臣不敢亡也,臣追亡者。”上曰:“若所追者谁?”曰:“韩信也。”上复骂曰:“诸将亡者以十数,公无所追;追信,诈也。”何曰:“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顾王策安所决耳。”王曰:“吾亦欲东耳,安能郁郁久居此乎?”何曰:“王计必欲东,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终亡耳。”王曰:“吾为公以为将。”何曰:“虽为将,信必不留。”王曰:“以为大将。”何曰:“幸甚。”于是王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慢无礼,今拜大将如呼小儿耳,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择良日,斋戒,设坛场,具礼,乃可耳。”王许之。诸将皆喜,人人各自以为得大将。至拜大将,乃韩信也,一军皆惊。”
  7. ^ 《史记》(卷92):“信拜礼毕,上坐。王曰:“丞相数言将军,将军何以教寡人计策?”信谢,因问王曰:“今东乡争权天下,岂非项王邪?”汉王曰:“然。”曰:“大王自料勇悍仁彊孰与项王?”汉王默然良久,曰:“不如也。”信再拜贺曰:“惟信亦为大王不如也。然臣尝事之,请言项王之为人也。项王喑恶叱咤,千人皆废,然不能任属贤将,此特匹夫之勇耳。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者,印刓敝,忍不能予,此所谓妇人之仁也。项王虽霸天下而臣诸侯,不居关中而都彭城。有背义帝之约,而以亲爱王,诸侯不平。诸侯之见项王迁逐义帝置江南,亦皆归逐其主而自王善地。项王所过无不残灭者,天下多怨,百姓不亲附,特劫于威彊耳。名虽为霸,实失天下心。故曰其彊易弱。今大王诚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所不诛!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以义兵从思东归之士,何所不散!且三秦王为秦将,将秦子弟数岁矣,所杀亡不可胜计,又欺其众降诸侯,至新安,项王诈坑秦降卒二十馀万,唯独邯、欣、翳得脱,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今楚彊以威王此三人,秦民莫爱也。大王之入武关,秋毫无所害,除秦苛法,与秦民约法三章耳,秦民无不欲得大王王秦者。于诸侯之约,大王当王关中,关中民咸知之。大王失职入汉中,秦民无不恨者。今大王举而东,三秦可传檄而定也。”于是汉王大喜,自以为得信晚。遂听信计,部署诸将所击。”
  8. ^ 何焯《義門讀書記》說:“人見漢王轉換之捷,不知太史公用筆入神也。他人不過曰:‘漢王怒,良平谏,乃許之。’”刘何《书淮阴侯传后》 :“信以佐命元勋而死疑狱,高帝、高后信寡恩矣。虽然,信亦有以自取。盖汉之杀信,始于郦生之烹,决于假齐王之请。当信之入赵也,……乃用蒯通计乘间袭齐,致郦生烹,是直信烹之也。夫郦生,王之幸臣也,从汉王久,累功与良、平先后,忽以信死,王惜郦死,畏信专而杀信之心起。当此之时,为信谋者维深自敛抑,归功于上,引咎于己,犹可自挽。乃计不出此,而据齐请封,跋扈已甚!当良、平蹑足时,而汉王杀信之心已断断乎不可解,虽无赦官徒、袭吕后之谋,信其不死乎?”(刘宝楠辑《清芬集》卷七)
  9. ^ 郭嵩燾《史記札記》說,“信斬鍾離昧以謁漢王,最為無理,儻亦所謂迷亂失次者耶?”
  10. ^ 《史记·淮阴侯列传》:“上令武士縛信,載後車。信曰:‘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烹!’上曰:‘人告公反。’遂械繫信。至雒陽,赦信罪,以為淮陰侯。”
  11. ^ 梁玉绳《史记志疑》卷三十二“淮阴侯列传”条说:“信之死冤矣!前贤皆辩其无反状,大抵出于告变者之诬词,及吕后与相国文致耳。史公依汉廷狱案叙入传中而其冤自见。一饭千金,弗忘漂母;解衣推食,宁负高皇?不听涉、通于拥兵王齐之日,必不妄动于淮阴家居之时;不思结连布、越大国之王,必不轻约边远无能之将。‘宾客多’与‘称病’之人何涉?‘左右辟’则‘挈手’之语谁闻?上谒入贺,谋逆者未必坦率如斯;家臣徒奴,善将者变复布置有几!是知高祖畏恶其能,非一朝夕。胎祸于蹑足附耳,露疑于夺符袭军。顾禽缚不已,族诛始快。‘从豨军来,见信死,且喜且怜’,亦谅其无辜受戮为可悯也。”清人郭嵩焘《史记札记》认为:韩信“贵贱生死一取资于人,是乃人臣之定分。非能反者。”赵翼《陔餘叢考》卷五亦认为:“《史记·淮阴侯列传》全载蒯通语,正以见淮阴之心乎为汉,虽以通之说百端,终确然不变,而他日之诬以反而族之者之冤痛,不可信也!”李慈铭《越缦堂读书记》:“‘天下已集,乃谋叛逆’,此史公微文。谓淮阴之愚,必不至此也。”
  12. ^ 《汉书·刑法志》:“汉兴,约法三章,然其大辟尚有夷三族之令,故谓之具五刑。彭越、韩信之属皆受此诛。”
  13. ^ 《史记·淮阴侯列传》:陈豨拜为巨鹿守,辞于淮阴侯。淮阴侯挈其手,辟左右与之步于庭,仰天叹曰:“子可与言乎?欲与子有言也。”豨曰:“唯将军令之!”淮阴侯曰:“公所居,天下精兵处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矣;三至,必怒而自将。吾为公从中起,天下可图也。”陈豨素知其能也,信之,曰:“谨奉教!”汉十一年,陈豨果反。上自将而往,信病不从。阴使人至豨所曰:“弟举兵,吾从此助公。”信乃谋与家臣夜诈诏赦诸官徒奴,欲发以袭吕后、太子。部署已定,待豨报。其舍人得罪于信,信囚,欲杀之。舍人弟上变,告信欲反状于吕后。吕后欲召,恐其党不就,乃与萧相国谋,诈令人从上所来,言豨已得死,列侯群臣皆贺。相国绐信曰:“虽疾,强入贺。”信入,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长乐钟室。信方斩,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遂夷信三族。
  14. ^ 吴见思《史记论文》:且喜且怜之“五字写尽汉王心事。”张溥《历代史论》卷三:“吕后杀信有专擅之大罪二:……戮一大臣而帝不闻,一罪也。即使帝在邯郸,仓皇不及往反,执信于狱,以尺一告帝,或诛或族,集百官而廷议,其罪亦惟命,乃斩之长乐钟室,夷其三族,二罪也。”《御批通鉴辑览》说: “韩信之冤与否姑弗论,然髙祖在外而后公然族诛大臣。回亦弗问,牝鸡司晨成何国政。人彘之祸兆于此矣。”
  15. ^ 郭嵩燾《史記札記》說:“韓信之伺敵間,可謂神矣,獨於高祖所以駕御之術,身入彀中而不知。可見高祖之深機,以韓信之知能亦無從窺見其崖略,操之、縱之、予之、奪之,惟所欲為,至於縛載後車而始悟。嗚呼,高祖操機術以牢籠天下,殆亦曠千古而無對者與!”
  16. ^ 韓信崇拜的歷史源流與在台灣的發展─以台中寶林寺為例

參考[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新頭銜 西汉齐王
前203年前202年
繼任:
刘肥
新頭銜 西汉楚王
前202年前201年
繼任:
刘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