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異姓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消灭异姓王,指前203年十二月项羽败亡,次年汉王刘邦称帝后,消除异姓王的战争。从前202年十月至前196年十月,先后解决燕王臧荼、楚王韩信、赵王张敖、赵相国陳豨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1][2][3][4]。异姓王中唯有长沙王吴臣因势小不构成威胁而得以保存。

产生[编辑]

秦亡后,项羽主宰天下,割魏、楚九郡为西楚以自王,号霸王,都彭城[5],又分封其他十七人为诸侯王。然项羽分封,多王亲信故旧于善地,而徙其故王于原据地之边缘。虽尊楚怀王心义帝,却將其遷徙至郴縣,并令英布于半途中刺殺[6][7]。又由于其封赏不公,造成混乱。不久,齐地田荣杀项羽所封之胶东王田市、齐王田都与济北王田安[8];而故燕王韩广不愿王辽东,为新燕王臧荼攻杀[9]陈馀则因未被分封而不满,逐走常山王张耳,迎原为赵王的代王赵歇复为赵王,赵王歇德陈馀,立陈馀为代王[10]。一时间项羽所确立之新秩序完全被打破,项羽疲于奔走于平定各地叛乱,最后因在齐国屠城而遭到齐人顽强抵抗,深陷齐国而不能自拔[11]

汉王刘邦对项羽未能按怀王约定封其为关中王而不满。趁项羽陷於齐国之际,采用赵衍之计繞路,兵出汉中,而原关中百姓本就对项羽及其所分封之三秦之王不满,纷纷迎汉军。汉军迅速击败项羽所分封之三王,兼并三秦[12]。而兵出函谷關,并以为义帝发丧之名[13],与其他反项之诸侯结成第一次反项同盟,组成联军,直下彭城[14]。项羽闻知彭城失守后,留大将龙且于齐地继续平叛,而自率精骑回击联军,于彭城泗水睢水连败聯军。第一次反项同盟隨著汉军大败而告瓦解,诸侯各散去[15]

刘邦败后再次派遣使者游说诸侯,以期二次结盟。赵、魏两国拒绝结盟,但九江王英布彭越同意入盟[16]。汉军攻灭魏、赵,平代地,又威降燕王臧荼。灭赵后,立张耳为赵王。而前项羽杀韩王成,另立郑昌为韩王,刘邦令太尉韩信(另一个韩信,非大将军韩信)略韩地,虏郑昌,故立韩信为韩王[17]。而大将军韩信灭赵后,贪功攻齐,得齐地后求封为王,刘邦不得以立其为齐王[18][19][20][21]。至此刘邦之“第二次反项同盟”在与项羽战争中形成。

项羽败亡后,刘邦对其中一些诸侯王进行了调整。齐王韩信徙楚,王淮北,都下邳(今江苏邳州);英布为淮南王,都寿春;衡山王吴芮徙长沙王,都临湘;以太原郡为韩国,徒韩王信于太原。另外,又立佐汉有功之的闽君摇无诸分别为东海王(又称东瓯王)和闽越王

原因[编辑]

楚汉战争中,刘邦由于自己实力弱于项羽,但为打败项羽,不得不联合其他诸侯王,对付共同敌人项羽。当项羽一亡,联盟就不复存在。而这些异姓诸侯王连城数十,多者一百多县,少者也三四县,其所占区域甚至较汉之直辖郡县还多。且异姓诸侯王手握重兵,专制一方。虽名义上为汉之臣,但汉之政令并不能及於各諸侯垓下之战前,刘邦与诸侯约会垓下,但诸侯兵皆不至,项羽再大败刘邦。之后刘邦采纳张良之策,益诸侯地,并厚赐之,诸侯才出兵与汉合围项羽于垓下。所以异姓诸侯王的存在,对刘氏的汉朝是严重威胁,必须解决。

过程[编辑]

灭臧荼[编辑]

燕王臧荼为故燕将,鉅鹿之戰後,从项羽关中项羽分封诸侯,徙燕王韩广至辽东,而立臧荼为燕王。韩广不接受此安排,臧荼攻杀韩广而并辽东。韩信灭赵、代两国,移书臧荼臧荼惧汉军威势,故与汉结盟。

燕王臧荼本为项羽所封,其降汉只是迫于形势。在楚汉战争中,臧荼亦幾無軍功。汉灭项羽后,令各地捕项羽旧部,使臧荼心不自安,于是先下手为强。于汉五年(前202年)七月起兵反汉。刘邦率军亲征,汉五年十月(前202年十月)灭燕,俘殺臧荼臧荼从起兵到败亡为时仅三个多月。

巧妙的是,臧荼的外曾孫女王氏汉景帝皇后,汉武帝生母。

诛利几[编辑]

利几本为项羽將領,为陳縣縣令。羽败,利几降汉,被封为潁川侯。汉高祖洛阳,召列侯至洛阳,利几恐懼被殺,造反,立刻被平定。

死钟離昧[编辑]

钟離昧本为项羽的心腹大将,在劉邦統一後降韓信。劉邦卻因钟離昧對項羽的忠心而要打算殺他,但韓信卻保護著他,讓他到地。汉六年(前202年)十月,韓信怕被劉邦殺害,而要殺死钟離昧以自保,钟離昧說:「皇帝之所以不敢攻打您,是因為我們在一起,如果要逮捕我而取悅皇帝,我今天會死,您也很快就會滅亡。」遂自殺。韓信領钟離昧之首級见劉邦,卻被劉邦所擒,貶為淮陰侯

擒韩信[编辑]

刘邦韩信本就信任度有限。汉军分兵,韩信率军北攻赵、代,而令张耳为副。张耳乃刘邦之故交,名为副手实为监军。及张耳立为赵王,又令曹参副之。齐本已降汉,而韩信贪功攻齐,致使郦食其惨为齐王所烹。而后又求立为假齐王,时刘邦与项羽相持,处境危艰,度力不能制,遂采纳张良之议,使张良往齐而正式立其为齐王。

汉五年(前202年)十二月,汉与诸侯约会垓下,派人赴齐招韩信,韩信坐山观虎斗,拒不与刘邦会合。刘邦又采纳张良之策,大广诸侯之地,诸侯兵才至垓下。项羽亡后,刘邦驰入韩信军中,收其兵符。刘邦称帝后,徙其为楚王。

汉六年(前201年)十月,有人告韩信谋反。十二月劉邦会诸侯于陈,彭越、英布、韩信都到了陈县与刘邦会合,劉邦擒获韩信,带回洛阳后以擅自攻打齐国原因贬为淮阴侯。韩信被贬后,耻于与其他功臣为同列,对自己受此待遇不满,心生怨望。又与陳豨交好,而陳豨于汉十一年(前196年)反代地,刘邦亲征。舍人乐说告韩信欲攻皇后与太子以应陳豨,吕后采纳萧何之计杀掉韩信,夷三族。

反韩王信[编辑]

韩王信,姓韩名信,因与淮阴侯同名同姓,故后人称其韩王信以区别之。韩王信为故战国韩襄王之孙。初与韩王成、韩相国张良战于韩地。刘邦率军入关,过韩,韩王信随刘邦入关。刘邦为汉王入汉中就国,韩王信随从,任太尉。项羽杀韩王成,刘邦拜韩王信为韩太尉,略韩地,并允诺若占领韩地则立其为韩王。韩王信攻韩地,新韩王郑昌败降,刘邦因立韩王信为韩王,故称韩王信

韩王信虽为诸侯,然常将兵随汉王刘邦作战。荥阳之战,守将周苛、韩王信皆被俘。周苛不屈而死,而韩王信先降后逃归汉。刘邦称帝后,以韩地近关中,且认为韩王信有雄才,故于六年十二月甲申,以太原郡三十一县为韩国,徙韩王信王太原,都晋阳。韩王信知刘邦对其猜忌,故上书求都马邑

汉六年(前202年)秋九月,匈奴围马邑,韩王信上书长安告急求援。刘邦疑韩王信与匈奴合谋,遣使責備韩王信。韩王信恐,降於匈奴。七年(前201年)冬十月,汉高祖亲征韩王信,破信于铜鞮。韩王信逃入匈奴,与其将曼丘臣王黄共立战国时赵国之后赵利为王,收散兵,与匈奴联军攻汉。冒顿单于派左、右贤王各带兵一万多骑与王黄等屯兵广武以南至晋阳一带,企图阻挡汉军北进。汉军乘胜追击,在晋阳打败了韩王信与匈奴的联军,乘胜追至离石,再次击败韩王信与匈奴的联军,匈奴冒頓再次在楼烦西北的石集结兵力,在被劉邦率領的汉骑兵部队击饋, 匈奴越过句注山逃跑。刘邦追至平城,遂发生白登之围7天後周勃以攻下东南的楼烦三座城池后與劉邦会合解圍,复以太仆从击胡骑句注北,大破之。以太仆击胡骑平城南打退冒頓。

汉十年(前198年),韩王信令王黄游说反阳夏侯陈豨。十一年(前197年)春,与匈奴联合,入叁合,汉使棘蒲侯柴武拒之,战于叁合。战前柴武發书与韩王劝其投降,韓不聽,柴武遂进攻叁合,阵斩韩王信。

汉文帝十四年,韩王信之子韩颓当与信孙韩婴以匈奴相国降汉。七国之乱时,韩颓当以列侯为将平叛,功冠诸军。韩颓有庶孙二人韩嫣韩说,皆有宠于汉武帝。韩嫣恃宠而骄诸侯,为武帝母王太后所杀。韩说从卫青征匈奴,以功被封为龙额侯,但不久又失侯。后韩说以横海将军征两越,以功封按道侯巫蛊之祸起,被杀。其子韩增汉宣帝麒麟阁功臣之一。

废張敖[编辑]

赵王張敖刘邦之女婿,娶鲁元公主。其父张耳战国时期为信陵君门客,后为外黄令。汉高祖微少时,慕信陵君,数从张耳游。陈胜起兵,张耳往从,劝陈胜缓称王。在陈胜拒绝采纳其议后,张耳知陈胜不能成事,遂求分兵略地。至赵立武臣为赵王。武臣死后,张耳又立赵歇为赵王,自己仍为赵相。巨鹿之战后,以赵相国身份随项羽入关,因此被封为常山王,王赵故地。不久陈馀来攻,张耳不敌,逃归汉王刘邦。

汉分兵北略赵、代等地。张耳因与刘邦素有交情,表面为韩信副手,实为监军。韩信占领赵国后,上书刘邦请立张耳为赵王,刘邦欣然从之。次年,张耳病故,其子張敖继立。白登之围后,刘邦过赵,張敖执子婿礼甚恭,而刘邦却甚倨傲。赵相國贯高对刘邦的无礼深为恼怒,遂八年冬(前200年)发生了“贯高谋反事件”。九年冬十二月,贯高谋反事件被发觉,捕赵王下狱。后查实赵王確實並未參與此事,但仍废为“宣平侯”。

吕后称制,封诸吕為王,張敖之子张偃以鲁元公主之子故,封为鲁元王。前180年,吕后病逝,大臣与皇族发动政变,诛灭吕氏外戚,號稱平定「諸呂之亂」。張敖之子皆被废。汉文帝继位后,张偃被封为“南宫侯”。

平陳豨[编辑]

陳豨封列侯,以赵相国的身份,守代地,统帅赵、代两地的军队。陳豨好宾客,皆不法,因此为周昌所告。时韩王信亦派王黄往说其谋反,于是十年九月陈豨反,自立为代王,攻略代、赵两地。高祖刘邦率军亲征。

十一年冬,刘邦进驻邯郸,豨將侯敞將萬餘人游行,王黃將騎千餘軍曲逆張春將卒萬餘人度河攻聊城。漢將軍郭蒙與齊將擊,大破之。太尉周勃太原入定代地,至馬邑,馬邑不下,攻殘之。豨將趙利守東垣,为刘邦所下。

之后刘邦还洛阳,留周勃继续平定代地。汉十二年周勃定代,斬陳豨於當城

醢彭越[编辑]

彭越昌邑人,原于巨野泽中为盜匪。陈胜吴广發動大澤之變,彭越亦起兵。沛公刘邦从砀北攻昌邑,彭越率军协助。刘邦率军西去,而魏为秦朝將領章邯攻灭,彭越居于巨野收魏散卒至万余人。项羽分封诸王,彭越没有得封,因此彭越势力独立各诸侯之外。

齐王田荣不服项羽分封,攻兼项羽所封之齐王和济北王。与彭越将军印,使其攻楚。项羽派萧公角迎战,彭越大破楚军。刘邦东征,彭越与魏豹共击楚军。而后汉立魏豹为魏王,拜彭越为魏相国攻略梁地。

彭越刘贾为中国游击战之鼻祖。楚汉战争中,彭越率其部,往来袭扰楚军。项羽往往因此疲于奔命。汉三年,彭越绝楚粮道于梁地。四年冬,彭越再趁项羽与刘邦相持之机,克楚睢阳外黄十七城。等项羽返攻,彭越北走谷城。汉五年,彭越下昌邑旁二十余城,得谷十余万斛。

刘邦拜彭越为梁相国垓下之战前召其击楚,彭越以魏地初定为借口,不出兵。项羽于陽夏固陵兵敗逃入陳下,刘邦遂采纳张良之议,允诺灭楚后许封其为梁王并广其地。彭越于是出兵,与诸侯合围项羽,即垓下之戰。刘邦称帝,封彭越为梁王。

陳豨代國造反,刘邦亲征,派人在梁地徵兵。彭越称病不从。刘邦怒,派人责彭越。彭越部将扈辄劝其起兵反,彭越不听。时彭越与其太仆有矛盾,要杀太仆。梁太仆逃往汉,告发彭越欲与其将扈辄谋反。刘邦派使者到梁国,使者趁梁王不备,逮捕梁王,囚之洛阳,并召有司治彭越之罪。

后刘邦赦免彭越,贬为庶人流放于蜀。然彭越命中该死,在于去蜀道中遇见吕后。彭越向吕后伸冤,求吕后为他求情,免除去蜀中而留在故乡昌邑。吕后佯应所求,带彭越回洛阳。吕后一到洛阳,就劝刘邦立即杀掉彭越,并令其舍人再告彭越谋反。于是彭越被斬殺,屍體受醢刑族滅三族

定英布[编辑]

英布因在秦朝曾受过黥刑,故又称黥布。被判刑并发配骊山,途中与其他一些刑徒逃跑,成为强盗。陈胜兵起,黥布求见番陽吴芮劝其起兵响应。吴芮起兵反秦,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英布。不久听闻项梁亦起兵,遂过江以兵属项梁。项梁过江,击景驹秦嘉等,英布常冠诸军。项梁在得闻陈胜确实已死的信息后,立战国楚怀王之后孙心为楚怀王,英布被封为当阳君

前208年十月,楚分兵,一支以安国侯沛公刘邦率领向西攻打关中;另一支则由卿子冠军上将军宋义与长安侯项羽率领北上救赵,英布为宋义、项羽、范增帐下诸将之一。十一月,项羽杀宋义夺共兵权,派英布渡河击秦军。巨鹿之战中,英布以少胜多,功冠诸军,诸侯以是多以兵属项羽。前207年六月,秦将章邯降项羽,英布奉项羽令坑20万秦卒于新安。项羽兵临潼关不得入,英布大破刘邦之关下军,遂入关。已而项羽分封诸侯,英布以功被封为九江王。

前207年八月,英布奉项羽命令杀义帝田荣对项羽分封不满,先杀欲接受项羽分封的故齐王田市,接着又击并项羽所分封之齐王田都和济北王田安,并送彭越将军印使其击楚。项羽因此北击齐,因残暴好杀而深陷齐地无法抽身。于是向九江徵兵,但英布阳奉阴违,仅派数千人去应付项羽。之后,汉王刘邦纠集五国军队攻楚都彭城,英布却坐视不救。因此英布与项羽之间产矛盾。

前205年十一月,汉使随何成功说服英布背楚为汉。英布与楚战,为楚将龙且所破,只好只身逃到汉王刘邦处。时九江为项伯所夺,布之妻子皆被害。英布招数千散卒,并得到汉王刘邦补充的部分军队,与汉军俱屯荥阳。次年(前203年)七月,立为淮南王。垓下之战,项布与诸侯率军合围项羽于垓下,共击项羽。及项羽败亡,刘邦再次确认其王位,以九江庐江衡山豫章四郡为淮南国,都(今安徽六安)。

汉十一年冬,吕后诛杀淮阴侯韩信,同年夏又诛杀彭越。英布因此内心大恐,暗地进行准备以备不测。英布懷疑其中大夫贲赫私通自己的愛妃,故欲杀贲赫。贲赫逃到长安,遂以淮南之情势上书朝廷,言淮南欲反。英布遂族滅贲赫之家,正式举兵反叛。

英布反后,汝阴侯滕公夏侯婴向刘邦推荐原本的楚國令尹薛公。薛公分析,英布有上中下三策,上策就是東取,西取,合併,拿下,並傳檄使各安其國,這樣山東崤函以東)就不是漢朝所有了。中策就是東取吳,西取楚,合併,拿下,並奪取敖倉之粟,堵住成皋,這雙方勝負就難分難曉。下策是東取吳,西取下蔡,將輜重歸於,而本人往長沙,這樣陛下就可安枕無憂了。而且必取下策!英布及其手下皆為驪山亡命刑徒出身,只想著自身利益,並無遠見。时刘邦病重,本不欲亲征,欲使太子劉盈代为出征。太子之门客商山四皓力陈利害,劝太子勿出征。吕后因此泣谏刘邦勿令太子出征,樊哙闯宫,刘邦无奈只好抱病率军亲征。英布初以为刘邦年事已高必不能亲征,而所虑者韩信、彭越等皆已死。起兵果如薛公所言,出兵东击荆国,荆王刘贾走死富陵。渡淮击楚,与楚战于(今安徽泗县)、(今安徽宿县)间。楚兵战略失当,为三军,结果英布败其一军,另二军皆散走。

英布遂率军西向,前196年十月与汉军在蘄西會戰。布兵精甚,刘邦驻扎庸城,见英布之布阵皆如项羽的陣法,刘邦对此感到愤怒。刘邦于两军对垒时遥对布曰:“你何苦造反呢?”英布对曰:“我想當皇帝罷了!”,劉邦大罵之。两军遂战,结果英布战不利,败走。而齐相国曹参率领齐军也赶到,对淮南军队进行夹击,淮南军队接连失利。刘邦遣别将追击,大败布于洮水南、北,于是布仅得数百人渡江南。

长沙王吴臣吴芮是英布的妻舅,寫信給英布,伪称要与之俱逃於。英布信以为真,遂入番阳,结果在番阳兹乡(今日鄱陽湖湖區)被吳臣派來的人刺杀

走卢绾[编辑]

卢绾与汉高祖刘邦是同鄉,而且同年同月同日生,劉家與盧家是世交,故卢绾自小与刘邦是同學,情同手足,互相友爱,漢朝建立之後,卢绾亲贵无比,甚至可以自由出入后宮。燕王臧荼造反被平定后,刘邦因立太尉卢绾为燕王。汉十二年,异姓诸侯王除长沙王和他之外,悉数被灭,卢绾对此心不自安。

初,卢绾曾助汉击陈豨,攻其东北。卢绾派賓客张胜到匈奴,阻止匈奴援救陈豨。张胜却听了臧荼之子臧衍的计谋,反令匈奴助陈豨攻燕,联络陈豨,与汉对抗,卢绾上奏劉邦,將張勝滅族,但張勝卻告訴卢绾說,燕國是抵抗匈奴的前哨站,如果不培養匈奴的實力,劉邦一定也會滅亡燕國。卢绾恍然大悟,又包庇張勝一家,隨便殺了幾個替身當作張勝的親人,並要求張勝逃至匈奴,擔任燕國的聯絡官。又暗中派范齐去找陈豨密谋。谋泄,刘邦两次派人召卢绾,绾称病不行。

二月,刘邦派樊哙攻击卢绾,令皇子刘建为燕王。卢绾带领数千人在塞下观望形势。至四月,闻刘邦卒,遂亡入匈奴,被匈奴封为东胡卢王。高后时期,卢绾之妻携子归汉。

影响[编辑]

刘邦诛除异姓,在主观上就是解除他们对自己刘氏政权的威胁。在诛除异姓王之后,又大封同姓王。不过新分封之同姓权势虽大,但已与先前异姓王之权力不可同日而语。朝廷对王国之权进行了如下限制:

  1. 國相[需要消歧义]等重要官吏不得由王國自置,王国只可置兩千石以下级别的官员;
  2. 诸侯王无朝廷虎符不得发兵,这样限制了诸侯王之军权;
  3. 山海湖泽之利归朝廷,王国不得擅自开发利用;
  4. 诸侯王必须定期朝觐,平时不准私自出国境。
  5. 诸侯王不得爵人赦死罪,亦不能收纳亡人藏若亡命。
  6. 诸侯王不得私交外戚,不得对朝廷大臣私行赏赐,不得与其他诸侯王私下交往。

参考书目[编辑]

  • 《史记》卷7《项羽本纪第七》
  • 《史记》卷8《高祖本纪第八》
  • 《史记》卷17《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 《史记》卷89《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 《史记》卷90《魏豹彭越列传第三十》
  • 《史记》卷91《黥布列传第三十一》
  • 《史记》卷92《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
  • 《史记》卷93《韩王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
  • 《中国通史》第四卷《丙篇典志》(白寿彝著)

參考文獻[编辑]

  1. ^ 班固·《汉书·卷一下·高帝纪第一下》:秋七月,燕王臧荼反,上自将征之。高祖自将击之,得燕王臧荼。即立太尉卢绾为燕王。使丞相哙将兵攻代。
  2. ^ 司马迁·《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汉十年,陈豨果反。上自将而往,信病不从。阴使人至豨所,曰:“第举兵,吾从此助公。”信乃谋与家臣夜诈诏赦诸官徒奴,欲发以袭吕后、太子。
  3. ^ 司马迁·《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相国绐信曰:“虽疾,彊入贺。”信入,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长乐锺室。信方斩,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遂夷信三族。
  4. ^ 司马迁·《史记·卷九十·魏豹彭越列传第三十》吕后白上曰:“彭王壮士,今徙之蜀,此自遗患,不如遂诛之。妾谨与俱来。”於是吕后乃令其舍人彭越复谋反。廷尉王恬开奏请族之。上乃可,遂夷越宗族,国除。
  5. ^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王梁、楚地九郡,都彭城。
  6. ^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乃详尊怀王为义帝,实不用其命。
  7. ^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项羽出关,使人徙义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乃使使徙义帝长沙郴县,趣义帝行,群臣稍倍叛之,乃阴令衡山王、临江王击之,杀义帝江南。
  8. ^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项羽怨田荣,立齐将田都为齐王。田荣怒,因自立为齐王,杀田都而反楚;予彭越将军印,令反梁地。
  9. ^ 班固·《汉书·卷三十一·陈胜项籍传第一》:徙燕王韩广为辽东王。燕将臧荼从楚救赵,因从入关。立荼为燕王。
  10. ^ 《史记》:陈馀已败张耳,皆复收赵地,迎赵王於代,复为赵王。赵王德陈馀,立以为代王。陈馀为赵王弱,国初定,不之国,留傅赵王,而使夏说以相国守代。
  11. ^ 马迁·《史记·卷七·项羽本纪第七》汉使张良徇韩,乃遗项王书曰:“汉王失职,欲得关中,如约即止,不敢东。”又以齐、梁反书遗项王曰:“齐欲与赵并灭楚。”楚以此故无西意,而北击齐。
  12. ^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八月,汉王用韩信之计,从故道还,袭雍王章邯。邯迎击汉陈仓,雍兵败,还走;止战好畤,又复败,走废丘。汉王遂定雍地。东至咸阳,引兵围雍王废丘,而遣诸将略定陇西、北地、上郡。
  13. ^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新城三老董公遮说汉王以义帝死故。汉王闻之,袒而大哭。遂为义帝发丧,临三日。发使者告诸侯曰:“天下共立义帝,北面事之。今项羽放杀义帝於江南,大逆无道。寡人亲为发丧,诸侯皆缟素。悉发关内兵,收三河士,南浮江汉以下,愿从诸侯王击楚之杀义帝者。”
  14. ^ 司马迁·《史记·卷七·项羽本纪第七》春,汉王部五诸侯兵,凡五十六万人,东伐楚。
  15. ^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项羽闻之,乃引兵去齐,从鲁□正义兖州曲阜也。出胡陵,至萧,与汉大战彭城灵壁东睢水上,大破汉军,多杀士卒,睢水为之不流。
  16. ^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吕后兄周吕侯为汉将兵,居下邑。汉王从之,稍收士卒,军砀。汉王乃西过梁地,至虞。谒者随何之九江王布所,曰:“公能令布举兵叛楚,项羽必留击之。得留数月,吾取天下必矣。”随何往说九江王布,布果背楚。楚使龙且往击之。
  17. ^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三年,魏王豹谒归视亲疾,至即绝河津,反为楚。汉王使郦生说豹,豹不听。汉王遣大将军韩信击,大破之,虏豹。遂定魏地,置三郡,曰河东、太原、上党。汉王乃令张耳与韩信遂东下井陉击赵,斩陈馀、赵王歇。
  18. ^ 司马迁·《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汉四年,遂皆降平齐。使人言汉王曰:“齐伪诈多变,反覆之国也,南边楚,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原为假王便。”
  19. ^ 司马迁·《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当是时,楚方急围汉王於荥阳,韩信使者至,发书,汉王大怒,骂曰:“吾困於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
  20. ^ 司马迁·《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张良、陈平蹑汉王足,因附耳语曰:“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王乎?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为守。不然,变生。”
  21. ^ 司马迁·《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第三十二》汉王亦悟,因复骂曰:“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乃遣张良往立信为齐王,徵其兵击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