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迎天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曹操迎天子
東漢滅亡的一部分
W020090119302411160004.jpg
三國時代雒陽許昌位置示意圖。
日期 建安元年(196年)
地点 東都雒陽許昌
结果 漢獻帝曹操控制,東漢名存實亡。
参战方
東漢漢獻帝朝廷 曹操軍隊
指挥官和领导者
漢獻帝 曹操
参战单位
漢獻帝與其大臣 曹操軍隊

曹操迎天子,即指曹操于196年通過挾天子以令諸侯並掌握政权的先前事件。

東漢末年群雄割據,皇權低落。因為皇帝喪失軍事力量,徒有皇帝之名,加上董卓火燒雒陽遷都長安,使到雒陽殘破。因此各方霸權都不希望接收皇帝。而曹操的首席謀臣荀彧則建議曹操迎接漢獻帝。縱然皇權低落,惟他仍然是漢朝的皇帝,終究正統。在分析利害後,曹操決定迎接天子。當時袁紹受到沮授田豐等建議下,也曾經考慮迎接獻帝。惟猶豫不決,加上在反對方審配等人的反對下,始終無行動。

曹操擁護獻帝後,即遷都許都,放棄殘破的舊皇城雒陽。自此曹操開始以天子之名行事,其命令都以皇詔頒布。此種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情況維持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直至他自稱為魏王,然後他兒子曹丕篡位自立曹魏為止。[1]

背景[编辑]

董卓入關[编辑]

中平六年(189年),何進欲除宦官,但是為其妹何太后所阻撓,所以請董卓領兵入宮作兵諫,結果何進先被宦官殺掉。董卓見袁術放火燒宮的火光知道亂事已經生起,於是引兵急進,隨即找到被宦官虜出的少帝陳留王二人。初入雒陽時兵力只有3千人,為求營造大軍壓境的場面以震懾隣近諸侯,每晚令士兵出城,翌日再大張旗鼓入城,令到雒陽全城有大軍源源不絕進軍之虛況。不久令其弟董旻聯合吳匡殺掉上司何苗,又招攬呂布殺掉丁原,很快就吞併了附近兩大軍閥兵力。[2]

董卓廢少帝[编辑]

中平六年(189年),董卓為了立威,廢少帝,於九月甲戌日立當時9歲的劉協為皇帝,以他挾天子而令諸侯。關東諸侯起兵討伐董卓時,董卓火燒都城雒陽,挾劉協遷都長安。

起因[编辑]

初平三年(192年),董卓被殺,其部將李傕等人便遣使至長安求赦免。當時掌權的司徒王允為人剛愎自用,沒有同意,李傕等人更加恐懼,不知所為,準備各自解散,逃回歸鄉里。賈詡當時因為是董卓所部的謀士,在李傕軍中任職,為求自保,便出面阻止了他們,對李傕等人說:

此計為眾人採納。李傕等以替董卓報仇為名,聯絡西涼軍諸將,率軍晝夜兼程,夜襲長安,後擊敗呂布,殺死王允,挾持了漢獻帝,控制了東漢朝廷。

後來,袁紹的謀士沮授向袁紹獻計,讓其挾天子而令諸侯,畜士馬以討不庭。可是袁紹手下其他的謀士不贊成,沮授說:

興平二年(195年),漢獻帝開倉放糧來救濟百姓。之後,他以祭祀先祖為由與大臣們逐漸踏上流亡之路,逃出長安,進駐安邑。

興平三年(196年),曹操聽從謀士荀彧的建議,打算迎接皇帝,派曹洪率兵西進。不過此時皇帝(或其掌權之臣)對曹操仍有疑慮。但曹操勢力強盛,數月之間又擊破了汝南、潁川的黃巾軍,朝廷乃封曹操為建德將軍。稍後不久,升任鎮東將軍,且進封為費亭侯。費亭侯曾是曹操祖父曹騰的爵號,可見朝廷已對曹操寄以厚望。同年秋,漢獻帝入駐雒陽。隨後曹操也進軍雒陽保衛京城,皇帝賜曹操節鉞,標誌着曹操對東漢朝廷的實際控制,「奉天子以令不臣」的局面形成。雒陽經董卓破壞,已殘破不堪,董昭等勸曹操定都許昌。

經過[编辑]

圖畫中的曹操和劉協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迎劉協從雒陽許縣,稱許都,改元建安,但劉協仍舊是一位毫無實權的皇帝。劉協與曹操互相利用來試圖實現統一中國的目的,權臣曹操卻不敢取代他而自立為皇帝,只聲稱自己為漢臣。先有大臣董承聯同劉備等稱獻帝密詔謀誅曹操,董承與其女董美人接連被曹操所殺。後有伏皇后秘密令其父伏完誅殺曹操,但事情泄露,伏皇后則被曹操幽閉而死,為了維持與曹操之間的微妙關係,獻帝無奈地選擇了讓步。[4]

兩個月後,東漢遷都於許。皇帝任命曹操為大將軍、封武平侯。又封袁紹為太尉,袁紹恥居曹操之下,不肯接受。此時袁紹勢力比曹操強大,因此曹操堅持把大將軍一職讓給袁紹,自己只任司空,行使車騎將軍之職。

結果[编辑]

挾天子以令諸侯[编辑]

建安二年(197年)征討張繡張繡舉眾投降,之後因曹操納張濟之妻,張繡對這件事感到十分痛恨,於是襲擊曹操,曹操在長子曹昂、姪子曹安民與校尉典韋殿後下逃亡,但曹昂曹安民典韋也陣亡。此後,曹操又兩度攻擊張繡,都沒有徹底擊破。後來張繡接受謀士賈詡的建議,向曹操投降,曹操才取得對荊州北部的控制,並消除了許都南面的威脅。

建安三年(198年)曹操用荀攸郭嘉的計策,開決泗、沂二河之水灌入下邳,最後生擒呂布陳宮,把徐州納入勢力範圍。

建安四年(199年),曹操派史渙、曹仁、于禁和徐晃擊破張楊舊部眭固,取得河內郡,把勢力範圍擴張到黃河以北。

到這時,曹操已經實際控制了黃河以南的兗州、豫州和徐州,並向南延伸到荊州北部,向北則進入河內。這時,袁紹也已兼并公孫瓚的勢力,佔據黃河以北的青州、冀州、幽州和并州,意圖發兵攻打許都。當時,很多曹軍將領都認為無法抵擋袁紹的進攻,曹操卻自信的說:「我了解袁紹的為人,志向遠大而智謀短淺,表面嚴厲而膽量微小,畏懼勝利而缺少威信,將領傲慢而政令不一,土地雖然廣大,糧草雖然豐足,正好作為送給我的禮物。」

影響[编辑]

連年征戰使得民生凋敝,曹操在《蒿里行》中描述:「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還發生過由於糧食極度缺乏,人吃人的情形。為發展經濟恢復民生,定都許縣之後,曹操採納棗祗韓浩的建議,實行屯田制。曹操因為奉戴天子,某種程度上促使漢朝宗廟社稷制度得以重建,這也吸引了許多擁護東漢朝廷的人才來歸附,加之曹操用人有術,不停地舉着天子旗號東征西討,實力日強。[5]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来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