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袁紹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袁绍
大将军鄴侯,領冀州
袁绍
袁绍
國家 东汉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漢靈帝漢少帝漢獻帝
本初
族裔
氏族 汝南袁氏
籍貫 汝南汝阳
出生 永興二年
(154年)
汝南郡汝陽縣(今河南省商水縣)
婚年 不詳
逝世 建安七年五月廿一日
(202年6月28日)
鄴縣

袁绍(154年-202年6月28日),本初汝南郡汝阳县(今河南省商水县)人。為东汉末年割據勢力之一,最盛時控有冀州幽州并州青州河朔四州,官至东汉大將軍,成為東漢末年最強盛的勢力諸侯,但在官渡之戰慘敗給曹操後實力大損,後於倉亭之戰再度敗於曹操,不久悲憤而亡。

生平[编辑]

四世三公[编辑]

袁紹出自著名士族汝南袁氏,高祖袁安官至司空司徒,叔曾祖袁敞官至司空,祖父袁湯官至司空、司徒太尉,生父袁逢官至司空,叔叔袁隗官至司徒太傅,家族中四世居三公之位者多达五人,故號稱「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袁山松書記載,袁紹為袁逢的庶子,因袁逢的兄長左中郎将袁成早逝,袁逢將袁紹過繼給袁成。袁逢另有二子袁基袁術,所以在血緣上,袁紹及袁基、袁術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由宗法繼承權關係來看,也可視為堂兄弟。

袁绍的母亲僅是個婢女,早年袁紹的地位頗見低微。《典略》载瓒表绍罪状曰:「绍母亲为婢使,绍实微贱,不可以为人后,以义不宜,乃据丰隆之重任,忝污王爵,损辱袁宗,绍罪九也。」

袁紹父親袁成喜欢结交當時上層門閥的豪爽之士,自大将军梁冀以下的很多人都与他交往。[1]袁绍有著不錯的外貌[2][3],同样也结交了很多士人。袁紹年紀很小就擔任郎官,之後升遷為濮陽長[4]。因為母親去世,棄官守喪,為母親服喪三年結束后,袁紹又為先前去世的嗣父袁成服喪三年。六年守喪結束后袁紹在洛陽隱居,結交遊俠,拒絕朝廷征召,此舉引發中常侍赵忠不滿。後來袁紹在叔父袁隗勸說下出仕[5],担任大将军何进,又为侍御史虎贲中郎将

188年(中平五年),朝廷任命小黃門蹇碩、虎賁中郎將袁紹、鮑鴻、議郎曹操、趙融、馮芳、夏牟淳於瓊等八人共組成西園八校尉,其中袁绍被舉薦为中军校尉,成為汉灵帝新建立的西园军的副領袖[6]

誅殺宦官[编辑]

當時,宦官在朝廷氣勢已盛,加之何進身兼外戚(何皇后之兄),已與宦官對立,袁绍曾建議何進引誘撲殺宦官,何進猶豫不決,反被宦官知悉、搶先殺死何進,袁绍遂依自己當初的想法,名正言順率兵入洛阳南宫內杀绝阉官,正好董卓響應何進生前的密謀號召,此時藉口帶西涼兵團入京衛戍。

聯軍反董[编辑]

董卓趁朝廷大亂時收编大將軍何进與其弟車騎將軍何苗所遺之部曲,又收呂布、施計并执金吾(京城警備司令)丁原之眾,召袁绍與之谋废少帝刘辩,改立陈留王刘协

袁绍儘管暗中不滿,但仍伪许之,然后亡奔冀州。董卓深知袁氏“門生故吏滿天下”的威脅性,怕袁绍“收豪杰以聚徒众,英雄因之而起”,不斥其罪,反而封他为勃海太守,邟乡侯。

由於董卓廢少帝有逆當代的人臣之倫,袁绍因此在渤海起兵,自号车骑将军。初平元年(190年)正月,關东诸侯同时起兵,众各数万,共推袁绍为盟主。董卓的先鋒部隊被孙坚打败后,畏懼聯軍的聲勢浩大,放弃洛阳並強遷京師长安。各路勤王而來的關東诸侯則因互不协调,不合而散。

統一河北[编辑]

在讨伐董卓之后,袁紹用计夺取了韩馥冀州,开始在華北扩张势力。隨後幾年間,在追隨者們的輔佐下,先後擊敗了公孫瓚孔融張燕等人,掌握了青州、冀州、幽州、并州四州,雄霸河北。(袁紹所據之地相當於今日的山東河北山西三省,遼寧則為當時佔有遼東一帶的公孫度所有)擁有數十萬左右的大軍,是當時全中國最強的軍閥

獻帝逃出被李傕郭汜控制的長安逃到洛陽時,袁紹的重要謀士沮授建議尊迎皇帝到城,袁绍没有采纳,由於袁紹鄙視董卓所擁立的獻帝,曾密謀推舉幽州牧劉虞為帝,但沒有成功。此時曹操則採納軍師荀彧的建議,搶先將獻帝迎到許都,奉戴天子並以朝廷名義向諸侯發號施令。后曹操讨伐刘备时,田丰建议袁紹趁机偷袭许都,袁紹以小儿子生病為由拒絕了田豐的意见,田丰當場以杖擊地:「蒼天啊!為了一個孩兒放棄良機!」[7]袁紹后来才領悟到天子的影響力,準備出兵攻許都以爭獻帝,因此才有後來的官渡之戰

兵敗官渡[编辑]

建安五年(200年),袁紹率十餘萬大軍進攻曹操,官渡之戰初,謀士沮授曾建議袁紹採取持久戰略但不被袁紹採納,而許攸建議袁紹派兵襲擊許都亦不被袁紹接受,這時許攸剛好因家屬犯罪被袁紹處刑,許攸對袁紹懷恨在心,遂投奔曹操。

許攸向曹操建議,派兵襲擊袁紹遠征軍的軍糧所在地烏巢。曹操聞之大喜,於是親率奇兵攻擊烏巢,當時守護烏巢的是淳于瓊。由於事發突然,名將張郃後向袁紹建議派大軍救援輜重糧草的重地烏巢,但袁紹只派輕騎去救援烏巢,淳于瓊對曹軍未先加以防範,結果曹軍樂進率軍很快地攻陷了烏巢陣地,燒掉了袁紹軍所有的軍糧草石並斬殺淳于瓊。烏巢淪陷之後使袁紹的遠征軍士氣大挫,關鍵在於田豐獻策沒被袁紹採納,導致了官渡之戰袁軍的退敗。

爾後,袁紹再次重振旗鼓,與曹操爆發倉亭之戰,再度失敗。慚憤發病,吐血不止。於建安七年五月廿一日庚戌(202年6月28日)[8]離開人世。死時「河北士女莫不傷怨,市巷揮淚,如或喪親。」

评价[编辑]

  • 赵忠:「袁本初坐作声价,好养死士,不知此儿终欲何作。」(《三国志·魏书·董二袁刘传第六》)
  • 董卓:「但杀二袁儿,则天下自服矣。」(《后汉纪·孝献皇帝纪卷第二十六》)
  • 荀谌:「袁氏一时之杰。」(《资治通鉴·卷第六十》)
  • 鲍信:「袁绍为盟主,因权夺利,将自生乱,是复有一卓也。」(《资治通鉴·卷第六十》)
  • 沮授:「将军弱冠登朝,则播名海内;值废立之际,则忠义奋发;单骑出奔,则董卓怀怖;济河而北,则勃海稽首。振一郡之卒,撮冀州之众,威震河朔,名重天下。」(《后汉书·袁绍刘表列传第六十四下》)
  • 公孙瓒:「袁氏之攻,似若神鬼,鼓角鸣于地中,梯冲舞吾楼上。」(《三国志·魏书·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
  • 袁术:「今君拥有四州,民户百万,以强则无与比大,论德则无与比高。」(《三国志·魏书·董二袁刘传第六》)
  • 和洽:「本初乘资,虽能强大,然雄豪方起,全未可必也。」(《三国志·魏书·和常杨杜赵裴传第二十三》)
  • 曹操:「吾知绍之为人,志大而智小,色厉而膽薄,忌克而少威,兵多而分画不明,将骄而政令不一,土地虽广,粮食虽丰,适足以为吾奉也」,「袁绍虽有大志,而见事迟」[9]「及至袁绍据河北,兵势强盛,孤自度势,实不敌之。」(《让县自明本志令》)
  • 荀彧:「布衣之雄耳,能聚人而不能用」[10]「紹貌外寬而內忌,任人而疑其心」、「绍迟重少决,失在后机」、「绍御军宽缓,法令不立,士卒虽众,其实难用」、「绍凭世资,从容饰智,以收名誉,故士之寡能好问者多归之」[11]「兵雖多而法不整」[12]
  • 荀攸:「绍以宽厚得众心。」(《资治通鉴·卷第六十四》)
  • 程昱:「夫袁绍据燕、赵之地,有并天下之心,而智不能济也。」(《三国志·魏书·程郭董刘蒋刘传第十四》)
  • 郭嘉:「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多端寡要,好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袁绍有恩于民夷。」(《三国志·魏书·程郭董刘蒋刘传第十四》)
  • 王粲:「袁绍有姿貌、威容,爱士养名。既累世台司,宾客所归,加以倾心折节,莫不争赴其庭,士无贵贱,与之抗礼。」(《英雄记》)
  • 杨阜:「袁公宽而不断,好谋而少决;不断则无威,少决则失后事,今虽强,终不能成大业。」(《三国志·魏书·辛毗杨阜高堂隆传第二十五》)
  • 孙权:「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三国志·吴书九·周瑜鲁肃吕蒙传第九》)
  • 曹丕:「绍遇因运,得收英雄之谋,假士民之力,东苞巨海之实,西举全晋之地,南阻白渠黄河,北有劲弓胡马,地方二千里,众数十万,可谓威矣。当此之时,无敌于天下,视霸王易于覆手,而不能抑遏愚妻,显别嫡庶,婉恋私爱,宠子以貌;其后败绩丧师,身以疾死,邪臣饰奸,二子相屠,坟土未干,而宗庙为墟,其误至矣。」(《典论》)
  • 臧洪:「諸袁事漢,四世五公,可謂受恩。今王室衰弱,無扶翼之意,欲因際會,希冀非望,多殺忠良以立姦威。洪親見呼張陳留為兄,則洪府君亦宜為弟,同共勠力,為國除害,何為擁眾觀人屠滅!惜洪力劣,不能推刃為天下報仇,何謂服乎!」[13]
  • 陳容:「將軍舉大事,欲為天下除暴,而專先誅忠義,豈合天意!臧洪發舉為郡將,奈何殺之!」[13]
  • 献帝春秋》:「绍为人政宽,百姓德之。河北士女莫不伤怨,市巷挥泪,如或丧亲。」
  • 范晔:「袁紹初以豪俠得眾,遂懷雄霸之圖,天下勝兵舉旗者,莫不假以為名。及臨場決敵,則悍夫爭命;深籌高議,則智士傾心。盛哉乎,其所資也!」「绍外宽雅有局度,忧喜不形于色,而性矜愎自高,短于从善,故至于败。」「绍姿弘雅,表亦长者。称雄河外,擅强南夏。鱼俪汉舳,云屯冀马。窥图讯鼎,禋天类社。既云天工,亦资人亮。矜强少成,坐谈奚望。回皇冢嬖,身穨业丧。」(《后汉书·袁绍刘表列传第六十四下》)
  • 陈寿:「袁绍、刘表,咸有威容、器觀,知名當世。表跨蹈汉南,绍鹰扬河朔,然皆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能用,闻善而不能纳,废嫡立庶,舍礼崇爱,至于后嗣颠蹙,社稷倾覆,非不幸也。昔项羽范增之谋,以丧其王业;绍之杀田丰,乃甚於羽远矣!」[14]
  • 常璩:「汉末大乱,雄桀并起。若董卓、吕布、二袁、韩、马、张杨、刘表之徒,兼州连郡,众逾万计,叱吒之间,皆自谓汉祖可踵,桓、文易迈。」(《华阳国志·卷六·刘先主志》)
  • 柳庄:「昔袁绍、刘表王凌诸葛诞,皆一时雄杰,据要地,拥强兵。」(《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十四》)
  • 苏夔:「近者刘荆州之意气,袁渤海之纵横,当其吐纳荆扬,鞭笞河朔,猛将厉于雕鹗,谋臣盛于云雨,从容啸咤,有席卷八荒之心,固以震倘肆椋熏灼宇宙者。」(《全隋文·卷二十七》)
  • 趙蕤:「袁本初虎視河朔;刘景升鹊起荆州;马超、韩遂,雄据於关西;吕布、陈宫,窃命於东夏;辽河海岱,王公十數,皆阻兵百萬、鐵騎千群,合縱締交,為一時之傑也。」(《長短經·卷六·霸紀下》)
  • 魏元忠:「假有项籍之气,袁绍之基,而皆泯智任情,终以破灭,何况复出其下哉。」(《旧唐书·列传第四十二》)
  • 何去非:「昔者东汉之微,豪杰并起而争天下,人各操其所争之资。盖二袁以势,吕布以勇,曹公以智,刘备、孙权各挟其智勇之微而不全者也。」「方二袁之起,借其世资以撼天下。绍举四州之众,南向而逼官渡;术据南阳,以扰江淮,遂窃大号;吕布骁勇,转斗无前而争衮州。方是之时,天下之窥曹公,疑不复振。而人之所以争附而乐赴者,袁、吕而已。」「袁绍虽非曹公之敌,亦所谓一时之豪杰,横大河之北,奄四州之土,南向而争天下,一旦摧败,卒以忧死。」(何博士备论)
  • 秦观:方绍与董卓异议,横刀不应长揖而出,及起兵渤海,遂有四州之地,连百万之众,威震河朔名重天下,不可谓非一时之杰也。然杀一田丰遂至于此,则天下之祸其有大于杀士者乎。
  • 郝经:「袁氏奕世公鼎,高风义轨,冠冕海内。绍资望夙着。一旦提剑而起,汛除阉竖,肃清宫闱。心不义卓,投袂而起,则有英雄之志矣。于是山东讨贼推为盟主,河朔服义让以方州,卒连幽并青冀,横制天下之半,材勇效命,智谋贡策,翼戴天子而加之以共则桓文之举也。乃猜忌自用,潜怀不轨,稽失事机,为操所先忿兵犯顺折衂以死,幼长倒置祸起骨肉,家声委地咸其自取也。」(《续后汉书》) 「时卓暴戾,气凌一时,决计废立而绍忤之,故致忿骂。绍亦一时之杰,揖之而去,亦其宜也。」
  • 罗贯中:「累世公卿立大名,少年意气自纵横。空招俊杰三千客,漫有英雄百万兵。羊质虎皮功不就,凤毛鸡胆事难成。更怜一种伤心处,家难徒延两弟兄。」
  • 王世贞:「古之有天下者,要必有人君之德,而其佐命以功臣终者,要必有人臣之体,人臣之体在才巨而心小其识不凡,而凡不远而远乃可保也无君德,而其材非人臣者。偏雄,则项羽、袁绍、李密;委质,则韩信及荣也。」(王弇州崇论卷之四)
  • 王夫之:「袁绍虽疏而有略,其规恢较大矣。」(《读通鉴论》)
  • 柳从辰:「卓虽受诛,豪杰并起,跨州连郡如刘虞、公孙瓒、陶谦、袁绍、刘表刘焉、袁术、吕布者,皆尝雄视一时,其权力犹足匡正帝室。」
  • 吕思勉:「袁绍是曹操的大敌。他不但地广兵强,在社会上声望很高,势力极大,即论其才具,在当时群雄中,亦当首屈一指。」
  • 蔡东藩:「况引狼入室,绍实主谋,鲍信进诛卓之方,犹不失为中计,而绍又不能信从;绍非特害进,并且覆汉,其罪亦弥甚矣!」(《后汉演义》)
  • 毛泽东:「袁绍这个人多谋寡断,有谋无断,没有决心,不果断,结果兵败于官渡。所以有谋还要善断。」
  • 方诗铭:「世族、豪杰、游侠,是袁绍的优点,也是袁绍的有利条件,以此为凭借,他得到“名豪大侠,富室强族”的支持,最后雄据河北,成为当时最大的割据者。出身于世族的袁绍,再加上他的游侠性格和豪杰才能,叱咤风云,雄据一方。尽管后来支持他的人们,有的相互火并,有的背叛投降,最后使袁氏政权烟消火灭。但是,在东汉末年的战乱时代,袁绍仍不失为一个杰出的人物。」(《三国人物散论》)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父親[编辑]

兄弟[编辑]

  • 袁基(紹之同父兄,宗法論為從兄),與袁隗一同被董卓所害,漢太僕。
  • 袁術(紹之同父弟,宗法論為從弟),曾趁亂世稱天子,卻得不到支持,最終屢次兵敗後吐血而死。

姐妹[编辑]

妻妾[编辑]

  • 劉夫人(生熙、尚)
  • 寵妾五人,被劉夫人所殺

兒女[编辑]

  • 长子袁譚,袁紹死後,為了爭奪父袁紹繼承人之位,而與三弟袁尚互相攻伐,最後為曹操所破。
  • 次子袁熙,袁紹死後偏安幽州,後收留投奔而來的三弟袁尚,一同逃到遼東,為公孫康所殺。
  • 三子袁尚,袁紹廢長立幼,袁紹死後繼位,為了保存繼承人之位,與長兄袁譚互相攻伐,為曹操所破,投奔袁熙,一同逃到遼東,為公孫康所殺。
  • 袁買(袁尚弟,一說袁尚兄子)

族人[编辑]

  • 袁隗,袁绍叔父,在朝廷時被董卓所害。
  • 高幹,袁紹的外甥,袁紹辭世後表面上歸順朝廷,待袁氏兄弟與曹操全面開戰時,高幹再起而支持袁家。
  • 袁遺,袁绍堂兄,字伯業,曾任長安令、揚州刺史,最後為袁術所敗,因部下背叛而被殺。曹操稱其「長大而能勤學者,惟吾與袁伯業矣。(白話:年紀漸長仍能堅持好學不倦的,就只有我與袁伯業了。)」
  • 袁敘,袁绍堂弟。
  • 袁胤,袁绍堂弟,曾任丹楊太守。
  • 袁春卿,与袁绍同族。任魏郡(治邺城)太守。曹操攻邺时,派人到扬州迎袁春卿之父袁元长,让董昭劝袁春卿投降。

部下[编辑]

鄴中[编辑]

  • 田豐,在官渡之戰之前,建議偷襲許都,袁紹以兒子生病為由拒絕。後被下獄,袁紹官渡失敗後,將田豐殺害。
  • 沮授,在官渡之戰之前,建議打持久戰,未被採納,官渡之敗後被俘。其後密謀逃回袁紹,事敗被殺。
  • 審配,因許攸家人犯罪而作拘禁,令許攸出賣袁紹,引致官渡之敗,袁紹死後助袁尚繼位。
  • 逢紀,向袁紹獻計把冀州鵲巢鳩占,袁紹死後助袁尚繼位。
  • 辛評,因其弟辛毗內通曹操,以通敵罪名囚禁。
  • 辛毗,被袁譚派遣向曹操求援,辛毗反而建議應以此機會吞併河北。
  • 郭圖,支持袁譚繼位,南皮城破後被曹操斬殺一家。
  • 許攸,官渡之戰時其奇襲許昌的建議未被採納,家人犯罪被拘禁引致許攸出賣袁紹,獻計奇襲烏巢。
  • 荀諶荀彧之兄,說服韓馥出讓冀州州牧職位予袁紹。
  • 陳琳,「建安七子」之一。袁紹的軍中文書,多出其手。
  • 孟岱,與審配有間隙,在官渡之戰失敗後,審配的兩個兒子為曹操所用,遂對袁紹說:「配在位專政,族大兵強,且二子在南,必懷反畔。」袁紹因此任命他為監軍,代審配守鄴城。
  • 朱漢,袁紹封為都官從事。圍韓馥府第,弄跛韓馥大兒,為袁紹所殺,韓馥要求離開。
  • 周昂,袁紹部將,在孫堅攻董卓間,被袁紹派與奪取孫堅屯兵地陽城,射殺公孫瓚之弟公孫越
  • 栗成,袁紹任命的魏郡太守,被黑山賊所殺。
  • 陶升,原是小吏,有善心,曾加入黑山賊,後被袁紹收為部下,不久提拔為建義中郎將。於毒殺栗成後,袁紹和陶升攻殺於毒。
  • 董昭,袁紹任命的魏郡太守。
  • 季雍,背叛袁紹而降公孫瓚。
  • 朱靈,袁紹早期武將,被袁紹派遣攻打背叛袁紹的季雍。 曹操討伐陶謙時奉袁紹之命督三營軍士趕赴增援曹操。其後留在曹營。
  • 淳于瓊,袁紹軍中宿將,官渡之戰期間守護烏巢,曹軍快速攻陷了烏巢陣地,被樂進所擄獲後處死。
  • 麴義,袁紹驍將,屢次大破公孫瓚軍,恃功而驕恣,為袁紹所殺。
  • 崔巨業,袁紹大將,領兵圍故安,被公孫瓚在巨馬水大破袁紹軍。
  • 蔣義渠,袁紹大將,袁紹在官渡之敗後蔣義渠收拾殘兵。
  • 顏良,袁紹名將,顏良軍因被孤立作戰,被關羽斬殺。
  • 文醜,袁紹名將,顏良被殺後與劉備共同攻擊曹軍,為曹軍士兵所殺,在演義裡死於關羽刀下。
  • 張郃,袁紹大將,官渡之戰期間與高覽被郭圖誣告,一同投降曹操,為後期曹魏抵禦諸葛亮北伐大軍的大將。
  • 高覽,袁紹大將,官渡之戰期間與張郃被郭圖誣告,一同投降曹操。
  • 韓猛,袁紹大將,官渡之戰時被袁紹派往攻擊曹軍糧道,曹仁破於雞洛山。
  • 蔣奇,袁紹大將,官渡之戰時為沮授推薦護送淳于瓊運糧軍,為袁紹拒絕。
  • 眭元進,袁紹部將,官渡之戰期間守護烏巢,曹軍快速攻陷了烏巢陣地,被斬殺。
  • 韓莒子,袁紹部將,官渡之戰期間守護烏巢,曹軍快速攻陷了烏巢陣地,被斬殺。
  • 呂威璜,袁紹部將,官渡之戰期間守護烏巢,曹軍快速攻陷了烏巢陣地,被斬殺。
  • 趙叡,袁紹部將,官渡之戰期間守護烏巢,曹軍快速攻陷了烏巢陣地,被斬殺。
  • 何茂,袁紹部將,官渡之戰期間受于禁與樂進等進攻別營,不敵投降。
  • 王摩,袁紹部將,易京之战时担任鄄城督,官渡之戰期間受于禁與樂進等進攻別營,不敵投降。
  • 嚴敬,袁紹大將,黎陽之戰中奮勇力戰曹軍,最後仍被曹軍的樂進斬殺。

冀州[编辑]

  • 審榮,曹操攻鄴時引兵入城。
  • 呂翔,曹操攻鄴時投降。
  • 呂曠,曹操攻鄴時投降。
  • 馬延,曹操攻鄴時臨陣投降,引起袁尚士兵潰敗。
  • 張顗,曹操攻鄴時臨陣投降,引起袁尚士兵潰敗。
  • 牽招,袁尚命牽招向高幹求援被拒絕後投降曹操。
  • 李孚,袁尚命李孚入城通知審配聯合攻擊,後助曹操在袁譚死後安撫南皮民眾。
  • 蘇由,曹操攻鄴時欲開城投降,事敗出逃。
  • 尹楷,通上黨到達鄴糧道,為曹操擊敗。
  • 沮鵠,守邯鄲,為曹操擊敗。
  • 韓範,曹操攻鄴時投降,大加封賞以作榜樣。
  • 梁岐,曹操攻鄴時投降,大加封賞以作榜樣。
  • 高蕃,魏郡太守,屯兵河上阻礙曹軍用水道運糧,為李典程昱渡河擊敗。

青州[编辑]

  • 辛評,因其弟辛毗內通曹操,以通敵罪名囚禁。
  • 辛毗,被袁譚派遣向曹操求援,辛毗反而建議應以此機會吞併河北。
  • 郭圖,支持袁譚繼位,南皮城破後被曹操斬殺一家。
  • 王修,袁譚攻袁尚戰敗後王修率兵來救。
  • 劉獻,青州別駕,數次毀謗王修。後來犯錯當死,因王修的關係得免死。
  • 劉詢,叛離袁譚,諸城響應。
  • 管統,眾將叛離袁譚時唯一支持袁譚的太守,即使袁譚被殺後仍拒絕投降。

幽州[编辑]

  • 張南,叛變並攻擊袁尚、袁熙,迫使其投奔遼西烏桓,投降曹操。
  • 焦觸,叛變並攻擊袁尚、袁熙,迫使其投奔遼西烏桓,投降曹操。
  • 韓珩,焦觸部下,焦觸叛變時有感受袁氏恩惠,拒絕一同叛變。

并州[编辑]

  • 郭援,領兵南下,與舅父鐘繇交戰,為龐德所殺。
  • 夏昭
  • 鄧升,206年曹操亲征高干,壶关被攻破,高干于是留部将夏昭和邓升守城,自诣匈奴单于求救。

客將[编辑]

  • 張楊,反董卓失敗後投奔袁紹,不為所用。
  • 呂布,逃出長安後投奔袁紹,大破張燕軍,因掠奪民眾為袁紹忌憚而出逃。
  • 劉備,徐州兵敗後投奔袁紹,派往汝南共擊曹操,曹仁率騎兵攻打劉備,劉備大敗逃走。

藝術形象[编辑]

動漫遊戲[编辑]

影視[编辑]

注释[编辑]

  1. ^ 《後漢書》,卷74上,〈袁紹劉表列傳上〉:「父成,五官中郎將,壯健好交結,大將軍梁冀以下莫不善之。」
  2. ^ 《三國志》卷六:(袁)绍有姿貌威容,能折节下士,士多附之,太祖(曹操)少与交焉。
  3. ^ 《太平御覽》卷三八九引《英雄記》:袁绍生而孤,幼为郎,容貌端正,威仪进止,动见仿效。
  4. ^ 《太平御覽》卷三八九引《英雄記》作复陽长。
  5. ^ 《三國志》卷六注引《英雄記》:绍生而父死,二公爱之。幼使为郎,弱冠除濮阳长,有清名。遭母丧,服竟,又追行父服,凡在冢庐六年。礼毕,隐居洛阳,不妄通宾客,非海内知名,不得相见。又好游侠,与张孟卓、何伯求、吴子卿、许子远、伍德瑜等皆为奔走之友。不应辟命。中常侍赵忠谓诸黄门曰:“袁本初坐作声价,不应呼召而养死士,不知此兒欲何所为乎?”绍叔父隗闻之,责数绍曰:“汝且破我家!”绍於是乃起应大将军之命。
  6. ^ 後漢書》卷七十四上,袁紹劉表列傳,第六十四上
  7. ^ 《三国志》卷六,“田丰说绍袭太祖后,绍辞以子疾,不许,丰举杖击地曰:“夫遭难遇之机,而以婴儿之病失其会,惜哉!””
  8. ^ 袁宏著,《後漢紀》卷29:「〔建安七年〕夏五月庚戌,袁紹發病死。」
  9. ^ 陳壽著,《三國志·魏書·武帝紀第一》,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7-18頁
  10. ^ 陳壽著,《三國志·魏書·武帝紀第一》,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20頁
  11. ^ 陳壽著,《三國志·魏書·荀彧荀攸賈詡傳第十》,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313頁
  12. ^ 陳壽著,《三國志·魏書·荀彧荀攸賈詡傳第十》,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314頁
  13. ^ 13.0 13.1 陳壽著,《三國志·魏書·呂布臧洪傳第七》
  14. ^ 陳壽著,《三國志·魏書·董二袁劉傳第六》,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216-217頁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