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登
伏波將軍
主君 陶謙劉備曹操呂布曹操
元龍
出生 165年
逝世 204年
東城

陳登(165年-204年),元龍東漢下邳(今江苏涟水,治所在今江蘇省徐州市邳州市)人,在廣陵地區素有威望名聲。曾經擔任伏波將軍的官位,年三十九卒。陳登忠心為主,為人爽朗,性格沈靜,有深謀大略,年輕時,有扶世濟民之志。博覽群書,為人文雅有文藝氣質,舊書跟文章,都能融會貫通。

生平[编辑]

雄氣壯節[编辑]

二十五歲獲推舉為孝廉,擔任東陽縣長:撫養老人、養育孤兒、視民如子。這時候有飢荒,擔任州牧陶謙請陳登擔任典農校尉,妥善種植穀物,減少飢荒。後奉使到許都,曹操以登為廣陵太守,令陰合众以圖呂布。登在廣陵,明審賞罰,威信宣布。海賊薛州之群万有余戶,束手歸命。未及期年,功化以就,百姓畏而愛之,期间请陈矯为功曹,并派他去许都打听许都人士对自己的评价,结果陈娇带回消息说许都之人均言陈登骄而自矜,陈登举出自己所敬佩的人仅有陈纪陈谌兄弟、华歆赵昱孔融刘备,并称除此之外的其他人根本入不了自己的眼,另有许汜事件,足以可见陈登当时在人们眼中的确是个眼光很高的人,不过就算如此,陈登还是对陈矯以敬友之礼相待[1]興平元年(194年),陶謙病死,遊說劉備接掌陶謙官位。之後,陳登被改派當東城太守。廣陵官吏民眾感佩他的恩德,一起扶老攜幼舉家搬遷跟隨陳登,陳登曉以大義:“太守在卿郡,頻致吳寇,幸而克濟。諸卿何患無令君乎?”於是請他們回去。

暗擾呂布[编辑]

建安元年(196年),劉備遭呂布偷襲敗走,陳登不得以降伏呂布。建安二年(197年),陳登與父親陳珪合力阻止呂布袁術聯婚,說服呂布派自己出使到許昌,到許昌後陳登勾結曹操欲驅逐呂布,曹操遂命陳登當廣陵太守,並請他私下聚眾攻擊呂布。後來陳登在曹操攻呂布時就率兵作先鋒,呂布以陳登三位弟弟作人質求和,為陳登所拒絕,反而包圍下邳城得更加緊迫。呂布手下刺史張弘害怕被連累,趁夜將陳登三弟放出回到陳登身邊。布既伏誅,陳登以功加拜伏波將軍,甚得江、淮間民心,于是有吞滅江南之志。

文武膽志[编辑]

呂布死後,陳登因討伐呂布有功而被封伏波將軍,並憑仗江、淮兩地之間的民心,意圖在江南孫氏羽翼未豐時作吞滅。建安五年(200年),誘嚴白虎餘黨擾亂孫策,孫策因此欲還擊陳登,但屯兵期間為許貢門客所重傷,後不治。《先賢行狀》記載孫策命令孫權派部下周章張昭進攻陳登管理地區的匡琦城,陳登先擊破周章,後遣陳矯向曹操求援軍,又秘密前往距城十里的軍營處取得大量柴薪結成陣式,在晚上點燃柴薪配合城頭上軍隊歡呼,令敵人誤以為援軍趕到而逃走,結果陳登領兵從後追擊,斬首一万。陳登被升為東城太守,後亦用計大破張昭。

降年夙隕[编辑]

據《三國志·魏書二十九·方技傳》,陳登因食用生魚片,胃中有大量寄生虫,因而重病,经名醫華佗医治痊癒,但華佗提醒他此病三年後會復發,需要有良醫在側。三年後,果然應言復發,此時華佗不在,陳登便因病死去。

家庭[编辑]

  • 陳球,陳琮之父,三公。
  • 陳瑀,陳琮之兄,吳郡太守。
  • 陳琮,陳珪之父,汝陰太守。
  • 陳珪,陳登之父,相。與子陳登極力阻撓呂布。
  • 陳肅,陳登之子。曹丕因陳登有功而封陈肃為郎中。
  • 陈应,陈登之弟。
  • 另有一弟,名不詳,陳登攻呂布時被用作人質,呂布刺姦張弘怕被連累,放走陈登三弟一同出降。

影视[编辑]

評價[编辑]

  • 三國志》作者陳壽:「陳登、臧洪並有雄氣壯節,登降年夙隕,功業未遂,洪以兵弱敵彊,烈志不立,惜哉!」
  • 許汜:「陳元龍湖海之士,豪氣不除。」
  • 劉表:「欲言非,此君為善士,不宜虛言;欲言是,元龍名重天下。」
  • 劉備:「若元龍文武膽志,當求之於古耳,造次難得比也。」
  • 先贤行状》:「登忠亮高爽,沈深有大略,少有扶世济民之志。博览载籍,雅有文艺,旧典文章,莫不贯综。年二十五,举孝廉,除东阳长,养耆育孤,视民如伤。」「登在广陵,明审赏罚,威信宣布。海贼薛州之群万有馀户,束手归命。未及期年,功化以就,百姓畏而爱之。」「广陵吏民佩其恩德,共拔郡随登,老弱襁负而追之。」
  • 司马光:「或问陈登、髙顺皆有过人之才,俱事吕布。而登输心魏祖,亲为反间;顺尽力于布,与之偕死。意者顺贤登欤。应之曰:不然,古者列国并立,同事王室。故先王制礼,诸侯有王、大夫有君,君臣始终,有死无二。汉氏平一海内,万国一君,天下之君,唯帝室耳。顺于吕布,虽备将佐,无委质之分。布者反覆乱人,非能辅佐汉室,而又强暴无谋,败亡有证。登知几轻举以存易亡,徐、豫克清,百姓苏息。顺托身失所,迷远不复,以陷大戮。易称比之非人,岂谓顺耶。其才虽美,未能及登。以兹观之,优劣见焉。」
  • 张孝祥:「湖海平生豪气,关塞如今风景,剪烛看吴钩。」
  • 张元干:「元龙湖海豪气,百尺卧高楼。」
  • 李斗:「孙策用兵,仿佛项羽,既定江东,威震海内,举十倍之众,叩城请战。陈登出奇制胜,再破其军,由是画江以守。吴虽西略,而北不益地尺寸,则匡琦之战为之也。」(《扬州画舫录》)
  • 田兰芳:「每读张良周瑜、陈登、李泌诸传则凄然兴怀久之,曰:『真丈夫也。』」
  • 赵一清:「射阳、广陵、海陵、高邮、江都、盐城诸县,皆云三国时废,盖自陈登为广陵太守,屡破孙策之兵,不似华歆、王朗辈束手就毙。后登迁东城太守以去,孙氏遂跨有江表。曹公移民以避其锋,每临大江而叹,恨用登之不终也。」
  • 独孤微生:「荀文若周公瑾、陈元龙、贾文和之流皆一时之魁奇俊杰也。」
  • 吕思勉:「孙策的用兵,几于所向无敌,独有两次攻陈登,都是失败的……所以陈登在广陵,确是孙氏的一个劲敌。」

注釋[编辑]

  1. ^ 《三国志·陈娇传》:太守陳登請為功曹,使矯詣許,謂曰:「許下論議,待吾不足;足下相為觀察,還以見誨。」矯還曰:「聞遠近之論,頗謂明府驕而自矜。」登曰:「夫閨門雍穆,有德有行,吾敬陳元方兄弟;淵清玉絜,有禮有法,吾敬華子魚;清脩疾惡,有識有義,吾敬趙元達;博聞彊記,奇逸卓犖,吾敬孔文舉;雄姿傑出,有王霸之略,吾敬劉玄德:所敬如此,何驕之有!餘子瑣瑣,亦焉足錄哉?」登雅意如此,而深敬友矯。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