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瑜
偏將軍南郡太守江夏太守
前任:黃祖江夏太守
繼任:程普南郡太守
ZhouYu.jpg
國家 東漢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孫策袁術孫策孫權
周姓
公瑾
周郎(正史)、美周郎(演義)
職官 春穀長、建威中郎將、中護軍、前部大督、左都督、南郡太守、江夏太守、東吳大都督
封地 南郡
籍貫 庐江舒縣(今安徽省舒城县
出生 熹平四年(175年)
東漢廬江郡(今安徽省舒城县
婚年 不詳
逝世 建安十五年(210年)(36歲)
東漢巴丘(今湖南省岳陽市
諡號

周瑜(175年-210年),公瑾,人稱「周郎[1]庐江舒縣(今安徽省舒城县)人,東漢末年孫權陣營重要的統帥,也是傑出優秀的軍事家、戰術家、戰略家、政治家建安十三年(208年),他所指揮的赤壁之戰,是中國史上著名以少勝多的戰役,直接決定三國時代三國鼎足而立。戰後两年,他在準備征伐四川巴蜀途中身染重病,不久於巴丘病逝,年僅三十六歲。與魯肅呂蒙陸遜合稱四大都督

周瑜年輕便成就大功,加上天資聰穎、精明能幹、胸襟寬闊、相貌俊美[2][3][4][5]、精熟音律,酒過三巡仍能聽出宴席間的音誤,故而傳言「曲有誤,周郎顧」,並深得主上孫策孫權禮遇器重、提拔重用,妻子[來源請求]小喬[6]在江東亦稱國色,是不少人羨慕追思的英雄形象,也有不少古代诗词表达了对周瑜的赞美和钦佩,其中最著名篇章如北宋大文豪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在小说《三國演義》裡,作者羅貫中為了襯托諸葛亮的才德卓越、智慧非凡,將周瑜描寫成為心胸狹隘,與諸葛亮明爭暗鬥之人物[7]

生平[编辑]

高官世家[编辑]

周瑜出身名門之後,盧江周氏家族曾經多代人出任朝廷要職之位,從高祖父周榮由於通曉經典而得到推薦,得司徒袁安闢為府僚。袁紹袁術的高祖父袁安多次和他談論當世大事,他見解獨到,能提出不同尋常的觀點,袁安很賞識、器重他。從曾祖父周兴,在漢安帝时任尚书郎。从祖父周景,少以廉潔能幹見稱,初被察為孝廉,辟公府。後為豫州刺史李膺荀緄等為從事,更遷至尚書令,登為太尉[8]。從叔周忠先後出任大司農光祿大夫,父親周異曾任洛陽

總角之交[编辑]

初平元年(190年),孫堅出兵加入討伐董卓聯軍,他家里人则从寿春遷至舒縣。《江表传》记载,周瑜听说了与其同年孙策的名气,因此前往寿春拜访,两人一见如故,獨相友善,周瑜遂建议孙策带家人移居舒县。周瑜甚至提供自家南側大宅給孫策一家人,同時拜謁孫策母親,二人情如兄弟,共同生活起居。等到周瑜叔父周尚就任丹楊太守时,周瑜也一起跟隨。

興平二年(195年),孫策喪父後,多年依附在袁術手下打拚,終於下定決心起兵發展,正要入吳時,書信報知周瑜,周瑜立刻率領五百人起兵響應,孫策高興地說:「我得到你,事可成了[9]。」隨後幫助孫策攻克橫江(今安徽和縣東南長江北岸)、當利(今安徽和縣東當利水入江處)、秣陵(今南京江寧秣陵關)打敗笮融薛禮,轉而攻占湖熟(今南京江寧湖熟鎮)、江乘(今江蘇省南京市棲霞區)、曲阿(今江蘇丹陽),將劉繇趕走,發展極快。後來孫策親自進攻山越,對周瑜說道:「我以這班士兵奪取吳郡会稽郡、平定山越已足夠,你先回去鎮守丹楊。」周瑜遂回師丹楊。不久,袁術派其弟袁胤代替周瑜从父周尚為丹楊太守,周瑜隨叔父周尚還軍回壽春。袁術發現周瑜有才識和能力,想招攬周瑜為己用,但周瑜看出袁術並無成就,且不會用人,托辞请求回居巢出任县長,周瑜在做居巢縣長結識了魯肅,認為他非同尋常,就主動與他結交,兩人建立瞭如同春秋時子産季札那樣密不可分的朋友關係。袁术答應了周瑜请求之后,周瑜却尋機從居巢东渡长江到了江東,回到孫策身邊。

建安三年(198年),孫策親自迎接摯友周瑜,並任命他為建威中郎將,發二千兵為周瑜部曲,賜軍馬五十匹,為其建造屋舍,餽贈賞賜無人能及。孫策當著眾將面前下令道:「周公瑾才華傑出,與我是從少相識的好朋友,有兄弟的情義。就像之前在丹楊,就是他徵召人手及船隻糧草才能成就大事,若要計算他的功勞,這些也未足夠報答啊[10]。」,周瑜的年齡僅比孫策小一個月。

負圖之托[编辑]

廬江一帶,鄉民向來敬服於周瑜的恩德信義,周瑜身在舒城練兵,出備牛渚,後再領春穀長。不久,孫策發兵攻荊州,以周瑜為中護軍,領江夏太守(當時江夏還在黃祖手上並不是孫軍領下),攻克,兩人將橋公[11]的兩位女兒佔為己有,孫策對周瑜笑說:「橋公的兩個女兒雖然流離,但得我們二人作為夫婿,亦夠她們高興了。」兩人關係更進一步。後再進逼尋陽,大破劉勳,第二年年初討江夏,又回兵平定豫章(今江西南昌)、廬陵(今江西吉安)。周瑜留下來鎮守巴丘[12]

建安五年(200年),孫策遇刺身亡,臨終前將權力交給弟弟孫權。周瑜奔喪還吳,以中護軍的身分,與长史張昭一起輔佐孫權,共同掌管軍政大事。當時孫權繼承兄長孫策的官職只是會稽太守、將軍,賓客禮節都很簡從,唯獨周瑜用君臣的禮節表達對剛繼承基業孫權的支持。

雄烈膽略[编辑]

建安七年(202年),曹操擊敗了河北的袁紹,兵威強盛,要求孫權送子質到曹營。孫權與周瑜及其母商議,當時張昭秦松等人猶豫不決,唯獨周瑜卻堅決反對,他認為:「昔日戰國時期的楚國初時被封於荊山的側面,只有不滿百里的土地,後來繼嗣賢能,廣開國境,建立基石於郢,遂據荊、揚二州,至到南海,傳承家業、延續國祚有九百多年。現今將軍(孫權)繼承父(孫堅)、兄(孫策)餘下基業,兼有六郡之地,賢才輩出,齊聚江東,兵多將廣,糧草富足,將士用命,採山裡的銅鑄成錢幣,取海水煮成食鹽,江東境內富饒,人心不會思亂,乘船在水上舉帆,朝早出發黃昏便到,士風勁勇,所向無敵,又有何急切要送人質?人質一旦入朝,不得不與曹氏建立關係,與其建立關係,則有召命便不得不往,會被制伏於人。最多只不過做一個諸侯,僕從十多人,車數輛,馬數匹,又豈可和在南面稱孤相同?現在不如不派遣人質,慢慢觀看其變動。若曹氏能率兵來統一天下,將軍(孫權)再臣服於他也未遲。若是策劃暴亂,士兵猶如火燒,不息兵而自我消滅。將軍(孫權)韜勇抗威,等待天命,何以要送出人質?」孫權之母吳夫人支持周瑜的決定,並說:「周瑜所議決實對。周瑜與孫策為同年,只小一個月而已,我視他為自己的兒子,你要以事兄之禮對待他。」最後,孫權也沒有送人質給曹操[13]

建安十一年(206年),周瑜督孫瑜等討伐麻、保兩處賊兵,俘虜萬多人,後還守官亭。後來江夏太守黃祖遣將鄧龍領數千人進柴桑,周瑜追討擊,生擒鄧龍。

建安十三年(208年)春,孫權討伐江夏,周瑜為前部大督。

雅量高致[编辑]

建安十三年(208年)秋,曹操率軍南侵,佔領荊州,大軍壓境之際,曹操向孫權進逼。孫權打算與曹操一戰,然而孫權的眾臣下面出現了主戰、主和兩派,重臣張昭勸孫權投降。魯肅勸孫權召回在鄱陽的周瑜,周瑜回到孫權身邊,向孫權分析曹操與孫權兩軍的勝敗關鍵,指出:「第一,曹軍遠途跋涉,疲憊不堪;第二,「又今盛寒,馬無藁草」第三,北方人慣習陸戰不擅水戰,水土不服,捨馬鞍而就船槳。第四,加之馬超韓遂尚在關西,為曹操的後患。既而進步分析了曹軍的實際力量,指出來自中原的曹軍不過十五六萬,而且所得劉表新降的七八萬人,人心並不向曹」。周瑜請求主公孫權給予精兵三萬人,進屯夏口,為主公破曹。孫權當眾說:「曹操欲廢漢朝自立已久,所懼怕的袁紹袁術呂布劉表與我而已。如今其他群雄皆滅,唯獨我尚存,我與曹操勢不兩立,周瑜正當請兵出擊破曹,與我的意見相同,真是上天將周瑜授予我呀。[14]」在與魯肅周瑜意見一致後,增加許多信心,堅定抗曹決心,孫權拔劍砍掉桌子一角,說:「再有言降曹者,如同此案!」孫權命周瑜為左都督(大都督),程普為右都督(副都督),魯肅為贊軍校尉與劉備結盟,共破曹軍,借此壓制主和派。然而程普並不服於周瑜之下,程普數以長年跟隨孫氏及年長的資格不聽從調度,周瑜始終以屈己待人的態度來回應程普。程普最終敬佩信服周瑜的胸襟氣量,對軍中友人說與:「與周公瑾交往,就如同飲醇厚的美酒一樣,不知不覺就沉醉了。[15]

赤壁之战前,曹操知道周瑜年少俊美有才略,而蔣幹的故鄉九江郡與周瑜的故鄉廬江郡相鄰,於是派蔣幹去見周瑜,希望能劝说周瑜离开孙权前來效力自己。 周瑜接见蒋幹,说:「子翼你費盡心思,長途跋涉過江前來,是為曹氏做说客嗎?」蔣幹说:「我和你的故鄉同屬一州,大家分開後很久不見,我在遠方聽闻你的大名,因此前来敘舊,順道來看望你高雅的風采,但你卻說我是來當说客,豈不是在猜疑我欺騙你嗎?」周瑜说:「我曲藝虽然比不上师旷,但聽赏你的弦音樂曲,也足以了解你曲中之意了。」 之后周瑜請蔣幹入內一同进食。三日後周瑜邀请蔣幹参观军营,宴饮时还请侍者展示服饰珍玩,并向蔣幹说:「堂堂男子立身处世,遇到了解自己的主公,表面有著君臣之間的恩義,裏面卻更有連著兄弟般手足的情誼,不僅聽從自己的意見和计策,還和自己一起同生共死榮辱與共,即使苏秦张仪再生,郦食其再出現,尚且無言以對,又怎會是你這年輕人可以說得動呢?」蔣幹只是一直笑著,始終沒有說話,回去後向曹操稱讚周瑜情致高雅,並非單憑言辭就能挑撥離間江東孫氏兄弟與周瑜的關係,即是勸其放棄招降的念頭[16]

孫曹兩軍在赤壁兩軍遇上,曹操軍因有疾病,又不習水性,初戰便敗退,曹操引軍至江北。周瑜便與劉備軍在南岸設營,相方對峙。周瑜部將黃蓋建議用火計將曹軍打敗,周瑜認為可行,命黃蓋詐降。曹操果然中計,船艦全被燒燬,曹操北還南郡

進兵南郡[编辑]

建安十四年(209年),周瑜與程普乘勝追擊,發兵南郡,與曹營大將曹仁隔江對持。周瑜派遣先鋒甘寧攻打夷陵,曹仁也分兵圍攻。甘寧向周瑜告急,周瑜採納呂蒙的計策,留凌統防守本營,自己就與呂蒙前往解救甘寧,甘寧之圍解決後,即引到北岸。周瑜親自率軍進攻,但右臂被流矢所傷,傷勢嚴重,引軍撤退。曹仁聞得周瑜傷得不能起來,親自督軍到周瑜陣前,周瑜起身乃行至軍營前激厲士氣,曹仁見狀便撤退。前後約一年時間,南郡終於被攻克。孫權別拜周瑜為偏將軍,領南郡太守。以下雋漢昌劉陽州陵為奉邑,屯據江陵。同時周瑜上書:「劉備素有梟雄之姿,而關羽張飛也有熊虎之勇,他們不會甘願寄人籬下久為人下者。我建議軟禁劉備,將劉備留在東吳,提供錦衣美食、音樂歌女,企圖軟化劉備志向,將關羽張飛二人,各置一方不讓他們見面,而將其帶上戰場參與戰事,大事可定。而如今要借荊州給他們立足,聚集他們三人,都在戰場,這恐怕是放龍入海,恐非掌中物、池中魚了。」但孫權以曹操仍在北方,應該結交各路英雄,又恐怕劉備難以控制,不採納周瑜的計策[17]

天下二分[编辑]

建安十五年(210年),周瑜提出征伐西蜀的方案,即天下二分之計:因當時劉璋闇弱無斷,常被張魯攻掠,而曹操新敗,未能恢復元氣。可趁此時機攻討劉璋而吞併張魯,再與西涼馬超結援,然後再出兵襄陽。如此,反攻北方即可成事。孫權答允,但就在趕回駐地江陵途中身染重疾,不久死於巴丘,時年三十六歲。[18]孫權親自穿上素服,左右皆感動。

婚姻爭議[编辑]

有关小橋是否是周瑜的正室,一方观点認為小橋至少並非周瑜元配(周瑜娶小橋該年已快25歲),且三國志中使用“瑜納小橋”,因此有人推斷小橋只是妾。另外,小橋与周瑜成婚是在孙策攻破皖城,二橋沦为女战俘之背景下,双方地位并不相符。之后,小橋等被擄获之人一起被送回吴郡,周瑜则继续败刘勳,然后讨江夏,后留下来镇守巴丘,对比之下,这场婚礼发生在两场战争之前,似乎未免草率了。

持有小橋是正妻的观点则认为,古代成親之用語有許多,更因朝代不同而有些差異,因此並不能由此斷定小橋是妾。古代女子及笄才可結縭,也許两人有年齡差距,亦有可能是根據《禮記》載,“男子二十而冠,始學禮,三十始有室,始理男事,女子十五始笄,二十三而嫁。”之說法影響,才導致此種情況。而且小橋之事迹记载于《周瑜传》中,亦佐證小橋对周瑜而言是重要人物。

特徵[编辑]

  • 周瑜年少時有才學,相貌堂堂。為人恢廓大度,虛懷若谷,以謙服人,吳軍中眾人皆與他為友。唯程普因為較其年長卻位居其下,心中不服,於是數次侮辱周瑜,然而周瑜每次容忍,程普逐漸對周瑜改觀,道:「與周公瑾交,如飲醇醪,不覺自醉。」(與周公瑾交往,就如同飲醇厚的美酒一樣,不知不覺就沉醉了。)
  • 周瑜與孫策是總角好友,孫策起兵時,周瑜就立刻響應孫策的行動並贊助給予軍資及兵力。周瑜脫離袁術後,孫策親迎周瑜,並當著眾將面前下令說:「周公瑾才華傑出,與我是從少相識的好朋友,有兄弟的情義。就像之前在丹楊,就是他徵召人手及船隻糧草才能成就大事,若要計算他的功勞,這些也未足夠報答啊。」到後來周瑜隨孫策攻打盧江皖城時,俘虜了橋公二女,孫策與周瑜結為連襟兄弟。
  • 孫權雖然視周瑜為兄長,一年到头经常赠与他百件衣服,其他人的待遇不能和他比。但是周瑜從來不因此居功自傲,對孫權敬慎服事,完全按照君臣之禮來對待,對孫家忠心不二。曹操在赤壁之戰前,曾經派遣同窗名士少時學友蔣幹遊說周瑜來投降,但是遭到周瑜嚴詞拒絕。
  • 周瑜為人十分親切,揚州百姓都用對一般男子的稱呼稱周瑜为周郎。周瑜精通音律,即使酒過三巡,如果音樂有誤,他亦必然知道,並且回頭一望,所以當時的人都說:「曲有誤,周郎顧。[19]」而後世亦將嗜好音樂戲劇者和舉止稱為「周郎癖」或「周郎顧曲」[20]
  • 周瑜与鲁肃是挚友。周瑜任居巢縣長时,闻鲁肃之名,带数百人来拜访,请他资助一些粮食。当时,鲁肃家里有两个圆形大粮仓,每仓装有三千斛米,周瑜刚说出借粮之意,鲁肃毫不犹豫,立即手指其中一仓,赠给了他。经此一事,周瑜确信鲁肃是与众不同的人物,主动与他相交,两人建立了牢不可破的朋友关系。
  • 周瑜有识君之才,为袁术做事时看出他不会有什么成就而弃其而去。而孙权掌管江东不久就认定能“终构帝基”而倾心服侍。所以孙权称赞周瑜王佐之资,登基稱帝时對著眾臣說:「我若沒有周瑜,我不可能當皇帝。[21]」亦归功周瑜。

家庭[编辑]

从高祖父[编辑]

  • 周榮,在漢章帝漢和帝二帝時任尚書令。由於通曉經典而得到推薦,被召為楚郡太守袁安的司徒袁安多次和他談論當世大事,他見解獨到,往往能提出不同尋常的觀點,袁安很賞識、器重他。

从曾祖父[编辑]

从祖父[编辑]

父親[编辑]

叔伯[编辑]

  • 周尚,周瑜的堂叔,官至丹阳太守。
  • 周忠,周瑜的堂叔,周景之子,官至太尉

妻妾[编辑]

  • 小橋,橋公次女,大橋之妹,生得國色天香。

子女[编辑]

  • 周循,周瑜長子,妻為孫魯班,官拜騎都尉,有周瑜之風,早卒。
  • 周胤,周瑜次子,初為興業都尉,妻為孫家宗女,屯於公安,封都鄉侯。後因罪徒廬陵郡,病死。
  • 周妃,周瑜之女,嫁給太子孫登。一说名作周彻。

侄子[编辑]

  • 周峻,周瑜兄之子,因周瑜功,任為偏將軍,領吏士千人。

侄孙[编辑]

  • 周护,周峻之子。周峻死后全琮推荐他为将,但孙权认为周护人品低劣,没有任用。

后人[编辑]

評價[编辑]

  • 陳壽評曰:「曹公乘漢相之資,挾天子而掃群桀,新盪荊城,仗威東夏,於時議者莫不疑貳。周瑜、魯肅建獨斷之明,出眾人之表,實奇才也。」;「瑜少精意於音乐。」
  • 孫策:「周公瑾英雋異才,與孤有總角之好,骨肉之分。」;「吾得卿,谐也。」
  • 吳夫人:「公瑾議是也。公瑾與伯符同年,小一月耳,我視之如子也,汝其兄事之。」
  • 程普:「與周公瑾交,若飲醇醪,不覺自醉。」(《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吕蒙傳第九》)
  • 蔣幹:「雅量高致,非言辭所閒。」
  • 曹操:「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
  • 劉備:「公瑾文武籌略,萬人之英,顧其器量廣大,恐不久為人臣耳。」
  • 王朗:「周公瑾,江淮之傑,攘臂而為其將。」
  • 呂蒙:「昔周瑜、程普为左右部督,共攻江陵,虽事决于瑜,普自恃久将,且俱是督,遂共不睦,几败国事。」
  • 韦昭:「善谈论,能属文辞,思度弘远,有过人之明。周瑜之后,肃为之冠。」
  • 孫權:「公瑾有王佐之資,今忽短命,孤何賴哉!」、「孤非周公瑾,不帝矣。」、「昔走曹操,拓有荊州,皆是公瑾,常不忘之。初聞峻亡,仍欲用護,聞護性行危險,用之適為作禍,故便止之。孤念公瑾,豈有已乎?」、「腹心舊勳,與孤協事,公瑾有之,誠所不忘。昔胤年少,初無功勞,橫受精兵,爵以侯將,蓋念公瑾以及於胤也。而胤恃此,酗淫自恣,前後告喻,曾無悛改。孤於公瑾,義猶二君,樂胤成就,豈有已哉?迫胤罪惡,未宜便還,且欲苦之,使自知耳。今二君勤勤援引漢高河山之誓,孤用恧然。雖德非其疇,猶欲庶幾,事亦如爾,故未順旨。以公瑾之子,而二君在中間,苟使能改,亦何患乎!」、「此天以君授孤也。」
  • 孫權與陸遜論周瑜、魯肅呂蒙:「公瑾雄烈,膽略兼人,遂破孟德,開拓荊州,邈焉難繼,君今繼之。」
  • 諸葛瑾步騭上疏孫權:「故將軍周瑜子胤,昔蒙粉飾,受封為將,不能養之以福,思立功效,至縱情慾,招速罪辟。臣竊以瑜昔見寵任,入作心膂,出為爪牙,銜命出征,身當矢石,盡節用命,視死如歸,故能摧曹操於烏林,走曹仁於郢都,揚國威德,華夏是震,蠢爾蠻荊,莫不賓服,雖周之方叔,漢之信、布,誠無以尚也。夫折衝扞難之臣,自古帝王莫不貴重,故漢高帝封爵之誓曰『使黃河如帶,太山如礪,國以永存,爰及苗裔』;申以丹書,重以盟詛,藏於宗廟,傳於無窮,欲使功臣之後,世世相踵,非徒子孫,乃關苗裔,報德明功,勤勤懇懇,如此之至,欲以勸戒後人,用命之臣,死而無悔也。況於瑜身沒未久,而其子胤降為匹夫,益可悼傷。竊惟陛下欽明稽古,隆於興繼,為胤歸訴,乞餘罪,還兵復爵,使失旦之雞,復得一鳴,抱罪之臣,展其後效。」
  • 虞溥《江表传》:「年少有美才。」
  • 陆机:「饬法修师,则威德翕赫。宾礼名贤,而张公为之雄;交御豪俊,而周瑜为之杰。彼二君子皆弘敏而多奇,雅达而聪哲,故同方者以类附,等契者以气集,江东盖多士矣。」 「周瑜、陆公、鲁肃、吕蒙之畴入为腹心,出作股肱。」
  • 習鑿齒《周魯通諸葛論》:客問曰:「周瑜、魯肅,何人也?」主人曰:「小人也。」客曰:「周瑜奇孫策於總角,定大計於一面,摧魏武百勝之鋒,開孫氏偏王之業,威震天下,名馳四海。魯肅一見,孫權建東帝之略,子謂之小人,何也?」主人曰:「此乃真所以爲小人也。夫君子之道,故將竭其真忠直,佐扶帝室,尊主寧時,遠崇名教。若乃力不能合,事與志違,躬耕南畝,遁迹當年,何由盡臣禮于孫氏,于漢室已亡之日耶!……(《太平御覽•卷四百四十七•人事部八十八》)
  • 袁宏《三國名臣頌》:「公瑾卓爾,逸志不羣,總角料主,則素契於伯符;晚節曜奇,則三分於赤壁。惜其齡促,志未可量。」又詩贊:「公瑾英達,朗心獨見。披草求君,定交一面。桓桓魏武,外託霸跡。志掩衡霍,恃戰忘敵。卓卓若人,曜奇赤壁。三光參分,宇宙暫隔。」
  • 严从:「周瑜、鲁肃,咸起诸生,鹗视乌林,鹰扬赤壁。然肃为布衣,当襄汉之际,标卖田宅,分财结士,以求人杰:此其志不小也。公瑾推第於孙策,子敬辍粟於周郎:咸有异於人者也。」
  • 李白:「二龙争战决雌雄,赤壁楼船扫地空。烈火初张照云海,周瑜曾此破曹公。」
  • 胡曾:「烈火西楚魏帝旗,周郎开国虎争时。交兵不假挥长剑,已破英雄百万师。」
  • 孙元晏:「会猎书来举国惊,只应周鲁不教迎。曹公一战奔波后,赤壁功传万古名。」
  • 李端:「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 李九龄:「有国由来在得贤,莫言兴废是循环。武侯星落周瑜死,平蜀降吴似等闲。」
  • 梁肃:「昔汉纲既解,当涂方炽,利兵南浮,江汉失险。公瑾尝用寡制众,挫强为弱,燎火一举,楼船灰飞。遂乃张吴之臂,壮蜀之趾。」
  • 杜牧:「周有齐太公,秦有王翦,两汉有韩信赵充国耿恭虞诩段颎,魏有司马懿,吴有周瑜,蜀有诸葛武侯,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隋有杨素,国朝有李靖李勣裴行俭郭元振。如此人者,当此一时,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长远,策先定於内,功后成於外。」
  • 北宋大文豪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節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 苏辙:「至于长洲之滨,故城之墟,曹孟德、孙仲谋之所睥睨,周瑜、陆逊之所骋骛,其流风遗迹,亦足以称快世俗。」
  • 欧阳澈:「使富国强兵,内无动揺,民安如故,有如大夫种之能;转输供馈,外无劳民扰攘之役,有如范蠡之知;临机果断,折冲千里,有如周瑜之勇;度长虑逺,收功于必成,有如赵充国之守。严细柳之军,有如周亚夫者;奔项羽之营,有如樊哙者;孜孜奉国,知无不为,有如房玄龄者;兼资文武,出将入相,有如李靖者,则虽愚夫愚妇亦知其可以必胜矣。」
  • 宋代歐陽修宋祁等撰寫的《新唐書‧卷十五‧志第五‧禮樂五‧吉禮五》中提到,唐代時禮儀使顏真卿曾經向皇室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並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吳偏將軍南郡太守周瑜」。同時代被列入廟享名單的只有關羽張飛張遼呂蒙陸遜鄧艾陸抗而已。
  • 同樣,元代脫脫等撰寫的《宋史‧卷一零五‧志第五十八‧禮八‧吉禮八》提及宋代宣和五年時,皇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周瑜。
  • 宋詞人戴復古的《滿江紅‧赤壁懷古》節錄:「想當時、周郎年少,氣吞區宇。萬騎臨江貔虎噪,千艘列炬魚龍怒。卷長波、一鼓困曹瞞,今如許。」
  • 林光朝:「当时称之为长才无或异辞者,吴有周瑜、鲁肃、吕蒙、陆逊,蜀有诸葛孔明,是皆一方隽才也。」
  • 陈渊:「当时人物如周瑜辈,盖百世之士,若其它智勇纷出,莫可悉数。」
  • 陈亮:「呜呼!使周公瑾而在,其智必及乎此矣。吾观其决谋以破曹操,拓荆州,因欲进取巴蜀,结援马超以断操之右臂,而还据襄阳以蹙之,此非识大略者不能为也。使斯人不死,当为操之大患,不幸其志未遂而天夺之矣。孙权之称号也,顾群臣曰:‘周公瑾不在,孤不帝矣。’彼亦知吕蒙之徒止足以保据一方,而天下之奇才必也公瑾乎。」;「昔吴起与田文论功,至主少国疑,大臣未亲,百姓未附之际,吴起屈焉。桓王属大皇于张昭,更以周瑜遗之,后瑜驰驱于颠危之际,昭遂废不用。何哉?江东虽定而国轻矣。余论次其行事,使善观国者有考焉。」
  • 洪迈:“说者谓天无大风,黄盖不进计,周瑜未必胜。此不善观人者也。方孙权问计于周瑜,瑜已言操冒行四患‘将军擒之,宜在今日’”;“刘备见瑜,恨其兵少,瑜曰:‘此自足用,豫州但观瑜破之。正使无火攻之说,其必有以制服矣。”;“孙吴奄有江左,亢衡中州,固本于策、权之雄略,然一时英杰,如周瑜、鲁肃、吕蒙、陆逊四人者,真所谓社稷心膂,与国为存亡之臣也。”
  • 范成大:「年少曾将社稷扶,三分独数一周瑜。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功迹巍巍齐北斗,声名烈烈震东吴。青春年纪归黄壤,提起教人转叹吁。」
  • 谢采伯:「孙策、周瑜拔皖城,纳二乔,皆国色,是以师婚也。英锐豪俊之气,固足办事。毕竟有所溺,则智昏,智昏则防虑疏。策为许贡客箭伤颊,创甚,年二十六卒。瑜为流矢中右协,年三十六卒。」 「孫權運籌於內,劉備諸葛亮、周瑜、關侯等,合謀並智,方拒得曹操,敗之於赤壁,亦未為竒政縁。」
  • 萧常:「周瑜从攻横江当利及东渡击枺陵,则知在江北。或曰:此功为大,每以语简而忽之,遂令乌林之役独传。」「瑜、肃建拒操之议,孙权违众用之,卒成大功。然瑜昧于远图,不能乘胜佐昭烈以定中原,乃欲越荆取蜀,而(吕)蒙又复袭关羽以取荆州,使曹氏为不讨之贼,可与言知哉?」
  • 钱时:「江左之势定于赤壁之一战。操破荆州乗胜东下号八十万,向微公瑾决此大计,六郡之众宁足恃乎?论者遂谓此为公瑾功第一。」
  • 刘祁:「已而诸豪割据,士大夫各欲择主立功名,如荀攸、贾诩、程昱、郭嘉、诸葛亮、庞统、鲁肃、周瑜之徒,争以智能自效。」
  • 王义山:「某仰惟某官学通六艺,忠贯三精,其谋略则荀攸、贾诩之密,其经济则周瑜、鲁肃之英,其吟啸则谢安、庾亮之雅,其牧御则羊祜、陆逊之仁。」
  • 胡三省:「此数语所谓相时而动也。然瑜之言不悖大义,鲁肃、吕蒙辈不及也。」
  • 孙承恩:「矫矫公瑾,实吴良臣,雄姿英发,筹策迈伦,老瞒长驱,志无江表,一战蹙之,功莫与绍。」
  • 晏璧:「当曹操伐吴,威震寰宇,群臣争议迎降,瑜独定大计,度操部水军百万,远渉江湖,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愿得精兵三万破之,以片言决兴王之策,以偏方抗天下之师,卒走强敌,开拓荆土,非明断能然乎?至其议纵刘备不资其出地,又欲西取巴蜀而并张鲁,北据襄阳以蹙曹操,雄啚出人意表,使究其志,未易量也。虽天啬其寿,中路陨殁,其一举而鼎分三国功名之奇,垂于无穷。」
  • 张凤翼:「周公瑾江左伟人,其才略功烈足光纪载,而传必及其顾曲,固知审声知音非尠事也。」
  • 黄中坚:「周公瑾英姿伟略,诸葛孔明而下一人而已。然其欲徙昭烈于吴,盛宫室美女玩好以娱乐之,分关张各置一处,使如瑜者挟与俱战,则其计亦左矣。昭烈以枭雄之姿,少有大志,其心固欲建霸王之业耳,故髀里肉生至于堕泪。今方破曹操,势可有为,岂甘为吴所豢养?关张与昭烈生死分定,不得昭烈而奉之,岂肯为吴宣力?果若所言,势必将有内变而使魏人得以乘其隙,吴蜀事业俱未可知也。语云:‘知彼知己,百战百胜’。公瑾知昭烈君臣不为人下而顾建此策,殆所谓多思则乱者耶?仲谋于公瑾言无不从而此独不听其见,不岀公瑾上哉!」
  • 陈子龙:「自汉以后,文武渐分,然犹有虞诩、诸葛亮、周瑜、陆逊、司马懿、羊祜、杜预、温峤、谢玄、韦睿、崔浩、李靖、裴行俭、郭元振、裴度、李德裕、韩琦、李纲、虞允文之徒奋策儒素建功阃外,为时宗臣。彼岂必有抟虎之力,射雕之技哉?不过深明古今之事,能决机宜之便耳。」
  • 屈大均:「汉唐以来善兵者率多书生,若张良、赵充国、邓禹、马援、诸葛孔明、周瑜、鲁肃、杜预、李靖、虞允文之流,莫不沉酣六经,翩翩文雅,其出奇制胜如风雨之飘忽,如鬼神之变怪。」
  • 明代才子高啟的《過二喬宅》節錄:「孫郎武略周郎智,相逢便結君臣義。奇姿聯璧煩江東,都與喬家做佳婿。」
  • 罗贯中:「姿质风流,仪容秀丽。」
  • 清代鄭板橋的《念奴嬌·周瑜宅》:「周郎年少,正雄姿歷落,江東人傑。 八十萬軍飛一炬,風捲灘前黃葉。 樓艫雲崩,旌旗電掃,熛射江流血。 咸陽三月,火光無此橫絕。 想他豪竹哀絲,回頭顧曲,虎帳談兵歇。 公瑾伯符天挺秀,中道君臣惜別。 吳蜀交疏,炎劉鼎沸,老魅成奸黠。 至今遺恨,秦淮夜夜幽咽。」
  • 王懋竑:「周瑜雄略似孙伯符,有并吞中原之志,而不专于自守。」
  • 李安溪:「规图荆、益,及制曹、刘之策,着着机先,真英物也。」「周瑜在则可,如无瑜者,权必不能独挡曹,无玄德则无吴耳,子敬之谋未为非也。」
  • 张佩纶:「若公瑾则赤壁之后旋没巴邱,世之称公瑾者第曰胆略兼人而已,不知公瑾之才实一世奇才,而驾乎三国群贤之表。「吴虽多才,鲁肃失之疏,吕蒙失之谲,陆逊失之柔,孙权以公瑾为王佐,公瑾诚王佐。惜乎!权之非真主才耳。嗟乎!伯符与公瑾实创江东,其意亦欲取荆州袭许都。使天老其才,以与公瑾戮力中原,天下事未可知也。」
  • 卢弼:「公瑾生长江、淮,谙识险要,出入彭、蠡,久涉波涛,熟筹彼我,用能以寡击众,遁走阿瞒,一战而霸,克建大勋,玄德谓为本文武筹略,万人之英者,岂虚语哉。或曰:公瑾不死,操之忧也,先主亦安能定蜀乎?」
  • 蔡东藩:「周瑜年第逾壮,方可有为,乃以意气之未除,遽致短命,不无可惜。」
  • 吕思勉:「周瑜、鲁肃,亦皆可谓为好乱之士也。徒以二三剽轻之徒,同怀行险徼幸之计,遂肇六十年分裂之祸,岂不哀哉。」
  • 毛澤東:“赤壁之戰,群英會,諸葛亮那時二十七歲,孫權也是二十七歲,孫策起事時只有十七歲,周瑜死時不過三十六歲,那時也不過三十歲左右,魯肅四十歲,曹操五十三歲。事實上,青年人打敗了老年人,長江後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趕舊人。”“三國時代,曹操帶領大軍下江南,攻打東吳。那時,周瑜是個'青年團員',當東吳的統帥,程普等老將不服,後來說服了,還是由他當,結果打了勝仗。”“赤壁之戰,程普四十多歲,周瑜二十多歲,程普雖是老將,不如周瑜能幹,大敵當前,誰人掛帥?還是後起之秀周瑜掛了大都督的帥印。”[22]

作品形象[编辑]

三國演義[编辑]

周曰校插图版《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诸葛亮三气周瑜

《三國演義》總承過往野史、戲曲、地方世代說法、說部話本等故事,將周瑜描繪成足智多謀,但卻氣量狹小之人。例如,在這些作品中,周瑜屢次在赤壁之戰試圖谋害諸葛亮,例如要求諸葛亮造箭等。大戰之後又多次想剷除劉備的勢力,反而被諸葛亮「三氣周瑜」,氣得吐血而亡,臨死前感歎「既生瑜、何生亮」。今人常用「瑜亮情結」或「一時瑜亮」來形容兩位傑出人物互相較量的情形。諸葛亮在為周瑜哭喪時說的「從此天下,知音何方?」一句,也被後人視為英雄人物惺惺相惜的經典。

《三國演義》對周瑜的民間形象影響十分巨大。作者為增加情節衝突而創作的“氣量狹小”特點,與歷史上周瑜謙遜寬容,氣度恢弘的人格完全相反。又將其奪南郡之功改為“三氣周瑜”故事,對其作為東吳軍事統帥,謀定對外戰略,任用龐統治理南郡,西進取蜀進而二分天下等重大決策,則完全抹殺。然而,亦有人認為三國演義認同并強化了周瑜年輕,俊美的歷史形象,在“孫氏奪取江東”過程中,增添了頗具文學性的小戰役和周瑜設謀細節(如“計擒太史慈”“奇兵破王朗”等),豐富了人物形象,不可一概以貶毀概括。在由《三國演義》衍生的京劇劇目《群英會》中,周瑜亦成為經典小生,清末“同光十三絕”中技艺非凡、声名赫赫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徐小香,即因其扮相富丽,所饰周瑜为其拿手,有“活公瑾”之美譽。

詩詞[编辑]

與周瑜相關的詩詞數量甚多,大多與赤壁之戰二橋有關,或是追思其年少得志、功名顯赫。當中不少都是出於名家手筆,如最著名的是北宋大文豪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中: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還有唐代大詩人李白的《赤壁歌送別》中:

二龍爭戰決雌雄,赤壁樓船掃地空。烈火張天照雲海,周瑜於此破曹公。

唐代另一大詩人杜牧的《赤壁》中: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宋代詞人戴復古的《滿江紅‧赤壁懷古》:

想當時、周郎年少,氣吞區宇。萬騎臨江貔虎噪,千艘列炬魚龍怒。卷長波、一鼓困曹瞞,今如許。

元代詩人朱楨的《赤壁石刻》:

大書石上莓苔封,千年不泯周郎功,我今送客放舟去,江山如日還英雄。

明代詩人王奉的《過赤壁偶成佳句》:

赤壁橫岸瞰大江,周瑜於此破曹公。天公已定三分勢,可嘆奸雄不自量。

此外,也多有詩詞提及周瑜「曲有誤,周郎顧」的雅事。例如唐詩三百首中的《聽箏》:

鳴箏金粟柱, 素手玉房前。 欲得周郎顧, 時時誤拂絃。

明初十才子之一的高啟的《過二喬宅》中:

孫郎武略周郎智,相逢便結君臣義。奇姿聯璧煩江東,都與喬家做佳婿。

清代揚州八怪之一的鄭燮的《念奴嬌·周瑜宅》:

周郎年少,正雄姿歷落,江東人傑。八十萬軍飛一炬,風捲灘前黃葉。 樓艫雲崩,旌旗電掃,熛射江流血。 咸陽三月,火光無此橫絕。想他豪竹哀絲,回頭顧曲,虎帳談兵歇。 公瑾伯符天挺秀,中道君臣惜別。 吳蜀交疏,炎劉鼎沸,老魅成奸黠。 至今遺恨,秦淮夜夜幽咽。

戲劇[编辑]

中國傳統戲曲中周瑜的角色,多為小生扮演,而不戴髯口(鬍鬚),以表現其儒雅、秀氣、英俊。其故事多來自《三國演義》,如《群英會》、《借東風》、《三氣周瑜》等。

電影[编辑]

電視劇[编辑]

偶像劇[编辑]

動漫遊戲[编辑]

譯注與參考文獻[编辑]

  1. ^ 《三國志》:「瑜長壯有姿貌」,可見周瑜是相貌堂堂的美男子,但是「美周郎」一詞從未出現在正史《三國志》或小說《三國演義》中,二書只有曾稱其「周郎」,「美周郎」應是後人自創。有日本人认为來自日本文學著作,如《吉川英治三國志》,见《三國志人物事典》,小出文彥著、蘇竑嶂譯,目次、第2章吳,第133頁,譯注:「美周郎」
  2. ^ 《三國志周瑜傳》:「瑜長壯有姿貌」
  3. ^ 《吳地記》:「美姿貌」
  4. ^ 《續後漢書》:「美豐儀」
  5. ^ 《建康實錄》:「少有姿貌」
  6. ^ 三國志作小橋
  7. ^ 譚景泉. 三國第一謀將:周瑜. 遠流出版. 在三國的英雄中,周瑜是最著名的一位,但羅貫中為了襯托諸葛亮才德卓越,足智多謀,就把周瑜寫成一個心胸狹窄,嫉妒心極強的人。 
  8. ^ 後漢書曰:景字仲嚮,少以廉能見稱,以明學察孝廉,辟公府。後為豫州刺史,辟汝南陳蕃為別駕,潁川李膺、荀緄、杜密、沛國朱㝢為從事,皆天下英俊之士也。稍遷至尚書令,遂登太尉。張璠漢紀曰:景父榮,章、和世為尚書令。初景歷位牧守,好善愛士,每歲舉孝廉,延請入,上後堂,與家人宴會,如此者數四。及贈送旣備,又選用其子弟,常稱曰:「移臣作子,於之何有?」先是,司徒韓縯為河內太守,在公無私,所舉一辭而已,後亦不及其門戶,曰:「我舉若可矣,不令恩偏稱一家也。」當時論者,或兩譏焉。
  9. ^ 太平御覽·人事部·喜》注引張勃《吳錄》:長沙桓王(孫策)在曆陽,遣書呼周瑜。瑜將兵五百人,船糧器杖,星夜馳赴。王大喜,執瑜手曰:「卿至,諧矣。」
  10. ^ 《江表傳曰》:策又給瑜鼓吹,為治館舍,贈賜莫與為比。策令曰:「周公瑾英雋異才,與孤有總角之好,骨肉之分。如前在丹楊,發衆及船糧以濟大事,論德酬功,此未足以報者也。」
  11. ^ 三國演義喬玄
  12. ^ 《三國志·吳書·周瑜傳第三》以瑜恩信著於廬江,出備牛渚,後領春穀長。頃之,策欲取荊州,以瑜為中護軍,領江夏太守,從攻皖,拔之。時得橋公兩女,皆國色也。策自納大橋,瑜納小橋。復進尋陽,破劉勳,討江夏,還定豫章、廬陵,留鎮巴丘。
  13. ^ 《三國志·吳書·周瑜傳》注引《江表傳》:曹公新破袁紹,兵威日盛,建安七年,下書責權質任子。權召羣臣會議,張昭、秦松等猶豫不能決,權意不欲遣質,乃獨將瑜詣母前定議,瑜曰:「昔楚國初封於荊山之側,不滿百里之地,繼嗣賢能,廣土開境,立基於郢,遂據荊揚,至於南海,傳業延祚,九百餘年。今將軍承父兄餘資,六郡之衆,兵精糧多,將士用命,鑄山為銅,煑海為鹽,境內富饒,人不思亂,汎舟舉帆,朝發夕到,士風勁勇,所向無敵,有何偪迫,而欲送質?質一入,不得不與曹氏相首尾,與相首尾,則命召不得不往,便見制於人也。極不過一侯印,僕從十餘人,車數乘,馬數匹,豈與南靣稱孤同哉?不如勿遣,徐觀其變。若曹氏能率義以正天下,將軍事之未晚。若圖為暴,亂兵猶火也,不戢將自焚。將軍韜勇抗威,以待天命,何送質之有!」權母曰:「公瑾議是也。公瑾與伯符同年,小一月耳,我視之如子也,汝其兄事之。」遂不送質。
  14. ^ 《三國志·吳書·周瑜傳第五》曹公入荊州,劉琮舉衆降,曹公得其水軍,船步兵數十萬,將士聞之皆恐。權延見羣下,問以計策。議者咸曰:「曹公豺虎也,然託名漢相,挾天子以征四方,動以朝廷為辭,今日拒之,事更不順。且將軍大勢,可以拒操者,長江也。今操得荊州,掩有其地,劉表治水軍,蒙衝鬬艦,乃以千數,操悉浮以沿江,兼有步兵,水陸俱下,此為長江之險,已與我共之矣。而勢力衆寡,又不可論。愚謂大計不如迎之。」瑜曰:「不然。操雖託名漢相,其實漢賊也。將軍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據江東,地方數千里,兵精足用,英雄樂業,尚當橫行天下,為漢家除殘去穢。況操自送死,而可迎之邪?請為將軍籌之:今使北土已安,操無內憂,能曠日持乆來爭疆場,又能與我校勝負於船楫可乎?今北土旣未平安,加馬超、韓遂尚在關西,為操後患。且舍鞌馬,杖舟楫,與吳越爭衡,本非中國所長。又今盛寒,馬無槀草,驅中國士衆遠涉江湖之閒,不習水土,必生疾病。此數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將軍禽操,宜在今日。瑜請得精兵三萬人,進住夏口,保為將軍破之。」權曰:「老賊欲廢漢自立乆矣,徒忌二袁、呂布、劉表與孤耳。今數雄已滅,惟孤尚存,孤與老賊,勢不兩立。君言當擊,甚與孤合,此天以君授孤也。」
  15. ^ 《江表傳》曰:普頗以年長數陵侮瑜。瑜折節容下,終不與校。普後自敬服而親重之,乃告人曰:「與周公瑾交,若飲醇醪,不覺自醉。」時人以其謙讓服人如此。
  16. ^ 三國志·吳書·周瑜傳》注引《江表傳》:初曹公闻瑜年少有美才,谓可游说动也,乃密下扬州,遣九江蒋幹往见瑜。幹有仪容,以才辩见称,独步江、淮之间,莫与为对。乃布衣葛巾,自讬私行诣瑜。瑜出迎之,立谓幹曰:“子翼良苦,远涉江湖为曹氏作说客邪?”幹曰:“吾与足下州里,中间别隔,遥闻芳烈,故来叙阔,并观雅规,而云说客,无乃逆诈乎?”瑜曰:“吾虽不及夔、旷,闻弦赏音,足知雅曲也。”因延幹入,为设酒食。毕,遣之曰:“適吾有密事,且出就馆,事了,别自相请。”后三日,瑜请幹与周观营中,行视仓库军资器仗讫,还宴饮,示之侍者服饰珍玩之物,因谓幹曰:“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讬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行计从,祸福共之,假使苏张更生,郦叟复出,犹抚其背而折其辞,岂足下幼生所能移乎?”幹但笑,终无所言。幹还,称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间。
  17. ^ 《三國志·吳書·周瑜傳第八》權拜瑜偏將軍,領南郡太守。以下雋、漢昌、瀏陽、州陵為奉邑,控制了長江中游地帶,屯據江陵。劉備以左將軍領荊州牧,治公安。備詣京見權,瑜上疏曰:「劉備以梟雄之姿,而有關羽、張飛熊虎之將,必非久屈為人用者。愚謂大計宜徙備置吳,盛為築宮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娛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挾與攻戰,大事可定也。今猥割土地以資業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場,恐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物也。」權以曹公在北方,當廣擥英雄,又恐備難卒制,故不納。
  18. ^ 資治通鑑》卷六六載,獻帝建安十五年,“周瑜卒於巴丘。”《資治通鑑考異》曰:“按,《江表傳》,瑜與策同年,策以建安五年死,年二十六,瑜死時年三十六,故知在今年也。”
  19. ^ 見於《三國志.卷五四.吳書.周瑜傳》:「瑜少精意於音樂,雖三爵之後,其有闕誤,瑜必知之,知之必顧,故時有人謠曰:『曲有誤,周郎顧。』」
  20. ^ 見於清代俞樾《餘蓮村勸善雜劇序》:「誰謂周郎顧曲之場,非即生公說法之地乎!」
  21. ^ 《三國志·吳書·周瑜傳》後權稱尊號,謂公卿曰:「孤非周公瑾,不帝矣。」
  22. ^ 《毛澤東妙評三國:孫權年少有為 劉表徒有其表》. 鳳凰網. 2007-11-02. 

參考資料[编辑]

吳軍四大都督
周瑜 | 鲁肃 | 吕蒙 | 陸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