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赤壁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赤壁之战
赤壁市赤壁山上的鐫字
赤壁市赤壁山上的鐫字
日期 208年七月—208年十一月
地点 乌林(今湖北蒲圻西北,一說今嘉魚東北)
结果 孙刘联军决定性胜利,曹军溃败北撤
参战方
曹操 孙权刘备盟军
指挥官和领导者
曹操 周瑜
程普
魯肅
刘备
諸葛亮
刘琦
關羽
兵力
220,000人(实际曹操主力中原軍150,000人、劉表荆州降兵70,000人)
800,000人(曹操宣稱)
50,000人
(孫權30,000人
、劉備20,000人)
伤亡与损失
約140,000人 不詳
赤壁之戰示意圖

赤壁之战東漢末年曹操南攻荆州之戰役;亦可單指於長江赤壁-烏林一線之決戰。這是中国历史上以少勝多的战爭之一,也是三国时期[註 1]最著名之戰,也是第一次在长江流域的大规模水战[註 2]

208年(汉献帝建安十三年),基本控制北方的曹操率大军南下荆州,占据荆州的劉琮投降。曹操追击刘备,後刘备派遣诸葛亮出使江东協議結盟,孙权派遣都督周瑜程普率军与刘备组成联军,在长江赤壁黃蓋詐降火攻大破曹军的連環船,曹操落荒北回。

此戰後,曹軍退守襄陽,曹孫劉三分荊州,奠定三國鼎立之勢。刘备势力迅速崛起,在之後10年占领了荆州(兩湖)和益州(四川)大片土地,建立了蜀漢

背景及前哨戰[编辑]

南取荆州[编辑]

曹操经200年官渡之战、207年北征乌桓,完成了统一北方的战争。建安十三年正月回到城(今河北临漳西南)后,立即开始在軍事上和政治上準備向南用兵:

  • 於邺凿玄武池以练水军;
  • 派遣张辽于禁乐进等驻兵许都以南,準備南征;
  • 马腾及其家属迁至邺,实际上做了人质,以减轻西北方向馬超的威胁;
  • 三公官,置丞相御史大夫,自任丞相,进一步巩固了他的统治地位;
  • 以罪名殺了数次戏侮及反对自己的孔融,以维护自己的权威。

208年7月秋,曹操南下,以下荆、吳。不久,刘表在8月间病逝,而曹操接受了荀彧的意見,先抄捷徑輕裝前進,疾趋至宛、叶,另以赵俨为章陵(郡治在今湖北枣阳东南)太守,徒都监护军,护张辽于禁张郃朱灵李典冯楷路招七军,9月,曹軍到達新野(今屬河南省)。劉表之子、繼位荊州牧的劉琮知道這消息後,接受了蒯越韓嵩傅巽等遊說:「若備不足禦曹公,則雖全楚不能以自存也;若足禦曹公,則備不為將軍下也」,投降曹操。當時依附刘表的劉備屯兵樊城(今湖北襄樊北半),劉琮卻不敢告知已向曹操投降,劉備亦一直不知道曹操南下,直至曹操到達宛的附近時才發現,於是派親信詢問劉琮,此時劉琮才派宋忠通知劉備,劉備既驚駭又氣憤,只好立即棄樊南逃。

曹劉追逐[编辑]

在南渡漢水襄陽時,劉備麾下諸葛亮曾勸他攻劉琮奪襄陽,但劉備不忍心進攻劉表之子,繼續南走,另派關羽率船隊從水路前進。然而,劉琮左右及荊州十餘萬人投歸劉備,随刘备逃走,结果使刘备军队的速度大大减慢,只能日行十多里,有人勸劉備留下民眾,先走江陵(故楚都、今湖北江陵),但劉備不願意。劉備既南走,劉琮麾下王威勸劉琮反口,以奇兵擄獲曹操,乘勢問鼎中原,可是劉琮不採納。當时江陵贮有刘表的大量粮儲、器械等,來到漢水的曹操聽到了劉備南走的消息,恐怕劉備得到江陵軍實,於是派樂進守襄阳、徐晃另屯樊,而自己則放棄輜重,親与曹纯曹休等率虎豹精騎五千追讨刘备。

起初,江東鲁肃借名為刘表吊丧,而實際上探聽刘备等人的意向及消息。鲁肃到達夏口(今湖北武汉汉口),知道了曹操南下,於是晨夜兼道;待至南郡時,劉琮投降、劉備南逃的消息傳出。魯肅北走,在當陽長坂與劉備會面,勸說劉備與孫權連合,劉備同意。然而追了一日一夜急行三百餘里的曹軍在長坂(今荊門南)追上劉備,當時劉雖有十多萬眾,輜重數千,但被甲士兵少,一觸即潰,劉備便棄妻子,與張飛趙雲諸葛亮等數十騎逃走,曹軍於是奪得劉備輜重、糧草不計其數,甚至擄獲劉備的兩個夫人。張飛率領廿騎斷後,據水斷橋,瞋目橫矛叫喊:「身是張益德也,可來共決死!」曹軍無人敢近,劉備得以逃生。另一方面,有人看到趙雲向北走,暗示趙雲投曹,劉備卻擿手戟斷言「子龍不棄我走也」,最後趙雲成功將甘夫人與還是嬰孩的劉禪救出。劉備和自漢水東下的關羽水軍會合,并與劉表長子江夏太守劉琦所部一萬余人退至夏口

而曹操亦沒有繼續追擊劉備,而是趕往江陵。他立即采取安顿州吏民的措施,下令“荆州吏民,与之更始”,大力宣傳荊州“服從之功”,荆人因此封侯者就有十五位,引用荊州名士韓嵩鄧義等;而益州牧劉璋見曹操已得荊州,於是遣兵送交曹操,表示願意接受徵役。曹操便以接收回來的荊州水軍,準備東征劉備,順勢侵吞江東的孫權賈詡勸說曹操宜先利用荊州的資源、休養軍民、穩定新佔地、孫權自會來降,可是曹操沒有接納,後世裴松之亦認為賈詡之說「未合當時之宜」[1]。約休整兩個月後,曹操便留曹仁驻守江陵,自己親率大軍東征。

孫劉联盟[编辑]

在夏口,诸葛亮自薦與鲁肃同回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向孙权求救。诸葛亮到達柴桑,用激將法遊說孙权:「田橫,齊之壯士耳,猶守義不辱,況劉豫州(劉備)王室之冑,英才蓋世,眾士仰慕,若水之歸海,若事之不濟,此乃天也,安能復為之下乎!」孙权不愿舉十萬之眾而受制于曹操,但又担心曹操勢強,不能匹敵,於是諸葛亮先說明劉備的軍力:「豫州(刘备)军虽败于长阪,今战士还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刘琦合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然後分析出曹操的敗處:

  • 曹操劳师远征,快速行軍,士卒疲惫;
  • 北人不习水战;
  • 荆州新降軍民並非心服曹操。

诸葛亮的结论是如果孙刘联合,肯定可以取胜,並明示以後鼎足三分之形勢,孫權大悅[2]

當時曹操形勢甚盛,送孫權勸降書,說「近者奉辭伐罪,旄麾南指,劉琮束手。今治水軍八十萬眾,方與將軍會獵於吳。[3]」,恐嚇意味極重。在軍事會議上,張昭為首之東吳群臣主張投降[4],認為曹操託名漢相,挾天子以征四方,抵抗的話於理不合;曹操已佔長江,江東沒有天險可守,曹軍水陸俱下,勢力強大,江東沒有能力抵抗,所以勸孫權迎接曹操;孫權不置可否。魯肅趁孫權如廁更衣之機,偷偷跟到孫權身邊,先指出張昭等不足圖大事;又說他自己迎曹操,還可官至州郡,再反問曹操如何有地方容下曾為一方之主的孫權。孫權大嘆張昭等人「甚失孤望」又表示認同魯肅的話,魯肅於是再建議召回往鄱陽的周瑜共商對策[5]

周瑜回來後,亦認為應當抗曹,分析的曹军弱点亦與諸葛亮大致相同:

  • 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曹操后患;
  • 天氣盛寒,馬無藁草;
  • 捨棄鞍馬,不習水戰,不是中原人之利;
  • 中原士兵疲惫不堪,不習水土,必生疾病[6]

於是孫權心意堅決,並當眾拔劍切下桌角說:「諸將吏敢復有言當迎操者,與此案同!」當夜周瑜进一步分析了曹军的实际力量,指中原曹军不过十五六万,而且所得刘表新降的七八万人,心懷狐疑[7]。孫權以周瑜程普为左右都督,鲁肃为赞军校尉,幫助籌劃,率领黃蓋韓當呂蒙凌統甘寧周泰呂範等及三萬兵沿江而上,与刘备共同抗曹。

在曹營,許多人都認為孫權不敢抵抗曹操,會殺掉劉備,而從曹操的勸降书中亦透露出這種想法,但程昱卻認為正因孫權接掌江東僅8年,未足令世人憚忌,而劉備素有英名,關羽張飛又是萬人敵,孫權必會資助劉備,用劉備之名來對抗曹操。後來孫劉聯盟,程昱估計無誤。[8]

決戰[编辑]

戰前部署[编辑]

曹操軍方面,部署情形,如下:

孫權、劉備聯軍方面,如下:

火燒乌林[编辑]

周瑜率领的军队在樊口与刘备會合。然后兩軍逆水而上,行至赤壁,与曹军相遇。曹军新编及新附荆州水军,战斗力较弱,又在沿江東弄時,遭遇瘟疫流行,以致初战不利。曹操不得不把军队「引次江北」,把战船靠到北岸乌林一侧。周瑜则把战船停靠南岸赤壁一侧,双相对峙。周瑜部将黄盖建议火攻:「今寇众我寡,难与持久。然观操军船舰首尾相接,可烧而走也。」周瑜采纳,即時决定让黄盖用诈降接近曹操战船。

至戰日,黄蓋准备了十艘輕利之蒙衝鬥艦,满载薪草膏油,外用赤幔伪装,上插旌旗龍幡。當時東南風急,十艘船在中江順風而前,黄盖手锯火把,使众兵齐声大叫:「降焉!」曹军官兵毫无戒备,「皆延颈观望,指言盖降」。离曹军二里许,黄盖遂令点燃柴草,同时发火,火烈风猛,船往如箭,烧尽北船,延及岸上各营。「顷之,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

在南岸的孫劉聯軍乘勢横渡长江,雷鼓大震,大败曹军。曹操见败局已无法挽救,当即自焚餘船,引军退走。周瑜、刘备军队水陆并进,曹操沿华容小道(今湖北监利北)穿過雲夢大澤,向江陵方向退却,遇泥濘,道不通,死者甚眾,劉備追之不及。曹操至江陵城下,恐后方不稳,自还北方,曹仁等繼續留守,而以滿寵屯於當陽。孙刘联军大胜。

搶奪荊州[编辑]

赤壁決战后,曹操帶兵退回北方,從此致力經營北方,終生再未有机会如此大规模南下荆州,無法短时间内统一海內。而孫劉雙方亦開始為自己的勢力而進攻曹操之地。

孫權親率大軍北攻合肥,卻中計退兵(詳見合肥之戰#第一次戰役(合肥之围));周瑜等亦進攻曹仁留守的江陵,隔江对峙,周瑜另遣甘宁袭取夷陵(今湖北宜昌),曹仁也分兵圍攻。甘寧向周瑜告急,周瑜用呂蒙之計,留凌統守後,自己就與呂蒙前往解救,甘寧之圍解決後,即引到北岸。吳軍先鋒先包圍前來迎戰的曹仁部將牛金,後來反被曹仁兩次突入救出自軍。後雙方克期大戰。周瑜親自跨馬擽陣,卻被流矢射中右脅,頗為重傷,於是退還。後曹仁知道周瑜臥未起,勒兵到吳陣。周瑜便起來,案行軍營,激揚吏士,曹仁於是退回。以後雙方處於对峙,呂蒙後來曾說:「昔周瑜、程普為左右部督,共攻江陵,雖事決於瑜,普自恃久將,且俱是督,遂共不睦,幾敗國事」,可見亦因內部矛盾,令江陵久攻不下。

另一方面,刘备於是上表劉琦為荊州刺史,南下荊州南部,包括武陵(郡治在今湖南常德)、長沙桂阳(郡治在今湖南郴县)、零陵(今湖南永州),四郡投降,拔擢諸葛亮負責督零陵、桂陽、長沙三郡,調其賦稅,以充軍實。劉備於是再到江陵幫助周瑜,向其以張飛及一千人借得二千兵,劉備另派遣關羽蘇飛二千人等到夏水等切斷襄陽與江陵間之通道,阻絕曹仁北逃道路。但江陵久攻不下,曹操遣派六軍攻擊江陵周遭活動的劉備軍,關羽數度越過夏水深入曹軍的防線數百里進攻漢津等地。徐晃滿寵與其交戰未果,在樂進、江夏的文聘增援反攻漢津,關羽於是撤退[9]。汝南太守李通率眾來擊關羽,亲自下馬拔鹿角入圍,且戰且前,以援曹仁軍,勇冠諸將[10]。終於一年時間後,無力再戰的曹仁被迫撤退,周瑜進駐江陵。孫權仼命周瑜為南郡太守,程普為冮夏太守,全柔為桂陽太守。而周瑜則分公安給劉備屯駐。形成天下三分的雛型,奠定三国鼎立的基礎。

分析[编辑]

赤壁战前曹操頗具优势:第一,曹操“奉天子以令不臣”(反对曹操的人称之为“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它诸侯自然在政治正統上难以争锋;第二,曹操以新胜之军南下,其气自盛;第三,曹操兵力数倍于孙、刘两家。不過在曹操兵敗赤壁中,傳統的史學家強調其思想輕敵驕傲。如張作耀《曹操傳》說:「曹操其人極易激動,易被勝利沖昏頭腦」,曹操沒有乘勝把劉備徹底擊潰,错过了战机。

為《三國志》作注的裴松之則不以為然,他認為:「曹操當時既新平江漢,威懾揚越;資劉表水戰之具,藉荊楚楫棹之利,實震盪之良會,廓定之大機;不乘此取吳,將安俟哉?」又評曰:「至於赤壁之敗,蓋有運數。實由疾疫大興,以損凌厲之峰,凱風自南,用成焚如之勢。天實為之,豈人事哉?」他的观点认为,曹操进行赤壁之战时机是正确的,孙刘联军的胜利有运气成分。

不過,既然曹操具有如此的优势,所以令孙刘联军的战绩更显辉煌。此战,孙刘军扬水战之长,巧施火攻,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

疫病

而傳統的評論,一般忽略的一面是疫病流行因素。曹操把失敗原因歸於疾病,他寫信給孫權說:「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橫使周瑜虛獲此名。」陳壽亦多次提及曹軍有疫病。

李友松的《曹操兵敗赤壁與血吸蟲病關係之探討》一文,指出曹操赤壁之戰兵敗的原因是「疾病」—急性血吸蟲病。赤壁之戰的戰場恰恰是當時血吸蟲病嚴重流行的地區,而且時間又是血吸蟲病的感染季節。赤壁之戰是在冬天開始的,但曹軍在轉徙、訓練時間是在秋天。曹操水軍在赤壁之戰戰前染上血吸蟲病,經過一個月以上的時間就發病了,致使大戰時疲病交加,不堪一擊。而劉、孫軍隊長期在血吸蟲流行的疫區中從事生產、生活,士兵體內或多或少已產生一定的免疫力。但是这个观点也有缺陷,曹操水军主要来自荆州水军,这些士兵對血吸蟲的免疫力應跟孙刘联军应该差别不大,所以該是其他疫病。

氣候

在遠流出版,陳文德撰寫的《曹操爭霸經營史》一書中,分析了曹操战败的原因,主要归咎于东南风。

曹操用兵如神,俗語說:「說曹操,曹操到」代表曹操用兵的疾如風與侵略如火,劉備在徐州就因準備不及而棄軍逃亡,至荊州赤壁開戰前,又遇到類似狀況。曹操既然用兵謹慎,在赤壁兵敗如山倒的原因除周瑜自身分析的以外,周瑜可能還隱瞞一個氣候學的事實。在洞庭湖一帶,因為地形風的原因,當天氣放晴時,可能會逆吹東南風。這一點是北方長大的曹操所始料未及,而成為長江水邊長大者的地利。

戰線

戰線過於集中也被後世認為是曹操戰敗的原因,主因在於曹操將兵力過於集中在一處與東吳決戰,如此東吳便可利用地利與水軍優勢將對方一舉擊退,此後曹魏政權亦曾數次南征均無法取勝。直到西晉時期由決定針對東吳的弱點採取兵分多路進攻的策略,讓東吳首尾不能相顧,能徹底發揮兵力優勢壓倒對手而取勝。此一策略確實發揮效果使得西晉成功滅吳。

传说与演义[编辑]

曹操南屏山横槊赋诗,月冈芳年

后代的文学家在以此次战争为题材而创作诗、文、小说时,又往往有意地渗入了夸张、附会的成分。对于曹操的兵力有八十万、一百万等夸大,据考证,曹操能调动至前線的兵力大约为7万[11]

在《三国演义》中,赤壁之战是全书最重要、规模最大、人才最集中的战事。从第四十二回“刘豫州败走汉津口,鲁肃来夏口吊刘表之丧”开始,接下去第四十三回“诸葛亮舌战群儒”,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第四十五回“群英会蔣幹中计”、第四十六回“用奇谋孔明借箭”、第四十七回“庞统巧授连环计”、第四十八回“锁战船北军用武”、第四十九回“七星坛诸葛祭风”、到第五十回“关云长义释曹操”都是描述赤壁的战事。《三国演义》中描写了周瑜的营帐驻在今鄂州市之西山,孙、曹鏖兵之处在三江口

地方史與傳說中,曹操戰敗逃亡時被關羽在華容釋放。《山西通志》:孫權約昭烈拒操,操敗歸,遇羽於華容,釋之。

附錄[编辑]

史料[编辑]

赤壁之戰場所

主要的第一手史料是陳壽著《三國志》。《三國志》之《魏書》、《蜀書》和《吳書》中有許多矛盾。宋朝司馬光的《資治通鑑》則經過整理考異上述史料後,依據列出赤壁之戰過程(見卷65、卷66)。

孫權攻合肥與赤壁之戰時序記載有矛盾。三國志曹操傳記載〉益州牧劉璋始受徵役,遣兵給軍。十二月,孫權為備攻合肥。公自江陵征備,至巴丘,遣張憙救合肥。權聞憙至,乃走。公至赤壁,與備戰,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軍還。備遂有荊州、江南諸郡。〈山陽公載記曰:公船艦為備所燒,引軍從華容道步歸,遇泥濘,道不通,天又大風,悉使羸兵負草填之,騎乃得過。羸兵為人馬所蹈藉,陷泥中,死者甚眾。軍既得出,公大喜,諸將問之,公曰:“劉備,吾儔也。但得計少晚;向使早放火,吾徒無類矣。”備尋亦放火而無所及。孫盛異同評曰:按吳志,劉備先破公軍,然後權攻合肥,而此記云權先攻合肥,後有赤壁之事。二者不同,吳志為是。〉

近年,考古發現開始補充正史記載。1973年出土了東漢晚期的馬鐙一件,印有東漢獻帝「建安八年」(203年)的瓦硯一台,並有東漢銅鏡、陶瓷器和箭鏃等。1976年,在赤壁山下一米多深的土層中發現沉船上的鐵環、鐵釘、東漢銅鏡等物。同年,又在赤壁山上發現銅、鐵、玉帶鉤各一件。

赤壁位置[编辑]

多年來,學術界有討論「赤壁」地望位於何處。

註釋与来源[编辑]

  1. ^ 「三大戰役」另外兩場是官渡之戰夷陵之戰
  2. ^ 标志着中国军事政治中心不再限于黄河流域

參考書目[编辑]

  • 陳壽,《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82
  • 司馬光. 链接到维基文库 資治通鑑/卷065. 维基文库. 宋朝. 
  • de Crespigny, Rafe. Generals of the South: The Foundation and Early History of the Three Kingdoms State of Wu. Canberra: Faculty of Asian Studies,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1990.
  • 蔣永星. 「周郎赤壁何處」,《歷史教學》,1980.12,50
  • 解放軍中國軍事史編寫組,《中國軍事史》(第二卷),解放軍出版社,1986
  • 李友松. 「曹操兵敗赤壁與血吸蟲病關係之探討」,《中華醫史雜誌》, 1981年第11卷第2期
  • 張作耀. 《曹操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 易中天. 《品三國 上》(第二十四集),上海文藝出版社,200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