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國民革命軍北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国民革命军北伐
Northern Expedition collage.jpg
顺时针从左至右:總司令蒋中正视察国民革命军;国民革命军正在行军;一支革命军炮兵部队正在作战;民众挥舞着国民党与革命军的旗帜;农民志愿部队加入战斗;国民革命军士兵准备进攻。
日期: 1926年7月9日 - 1928年12月29日
地点: 中國
結果: 国民革命軍勝利,正式統一中國
国共决裂,導致第一次國共內戰
參戰方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国民政府 中華民國_(大陸時期) 中華民國北洋政府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蔣中正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李宗仁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白崇禧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何應欽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馮玉祥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閻錫山
Flag of Fengtian clique.svg 張作霖
Flag of Fengtian clique.svg 張宗昌
Beiyang star.svg 吳佩孚
Beiyang star.svg 孫傳芳
兵力
約25萬 約100萬

國民革命軍北伐,又稱國民政府北伐國民黨北伐大革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是1926年至1928年間,中國國民黨領導的國民革命軍北洋軍閥發動統一中國內戰。因為國民革命軍由南向北推進,戰場橫貫中国北方与南方,故又簡稱“北伐”或“北伐战争”。

1926年7月9日,中國國民黨國民政府成立國民革命軍,由蒋中正担任总司令,起兵廣東,连克长沙武汉南京上海等地;進至華中,國民政府内部因对蘇聯中国共产党态度不同而分裂,北伐陷于停顿。宁汉復合后,国民革命军继续北上,加入西北冯玉祥、山西阎锡山後,1928年6月,攻克北京奉系军阀、安國軍總司令、中華民國軍政府海陸軍大元帥张作霖從北京撤往中国东北,至此國民政府完成北伐。

國民政府在北伐戰爭中,除了透過直屬的國民革命軍,也吸收中國各地反北洋勢力,成功將北洋軍閥及其掌控的北洋政府瓦解。北伐結束後,國民政府正式統治全中國,成為中國在國際上唯一代表的政權。但實際上,國民政府的組成內外仍有不同派系勢力,造成日後發生中原大戰等連串內鬥衝突

历史背景[编辑]

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中正在廣州的東校場的北伐誓師儀式上閱兵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次年中華民國成立,南京民國臨時政府北京的清廷北洋軍領袖袁世凯达成南北议和,由袁世凯取代孙中山出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换得滿清宣統帝逊位。为限制袁世凯,中华民国临时参议院通过《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规定内阁政体

1913年,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议员选举结束,代表南方革命势力的國民黨取得议会多数。国民党幹事长宋教仁在赴北京组阁途中,于上海被暗杀。国民党指责袁世凯为暗杀主谋,与其势成水火,发动一系列战争反袁及其后的北洋政府

1916年,袁世凯称帝不遂而死,之後内部分裂,北洋政府形成三股势力:段祺瑞为首的皖系曹锟为首的直系张作霖为旁支的奉系。他們为控制北洋政府而多次混战。

1919年,孙将革命势力改组为中国国民党。1920年代初,孙在苏联帮助下,组建黄埔军校,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在打敗陈炯明后,1925年,孙在广州改组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国民政府,以黄埔军校组建国民革命军。

1920年,曹锟与段祺瑞爆发直皖战争。1922年,发生第一次直奉战争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系张作霖击败直系吴佩孚。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直系大总统曹锟,驱逐溥仪,并电邀孙北上共商国是。孙抵達北京前,冯玉祥事先与张作霖商定,邀段祺瑞入北京任“临时执政”摄行大总统,终止《临时约法》和取消中华民国初年国会。孙到北京后,宣传召开民选的国民会议,段祺瑞则主张召开军政商学实力派组成的善后会议

12月4日,孫抵天津,受到盛大歡迎,因勞累並受風寒,身體感覺不適。12月31日,孫扶病至北京,發表《入京宣言》,及對歡迎民眾之書面談話。孫堅持召開民选的國民會議以解決國是,段祺瑞卻主張召開军政商学实力派组成的善後會議

1925年1月1日,孫因病發住進協和醫院治療,1月20日以後,病勢嚴重,不能飲食,經西醫診斷為肝癌末期,救治無效。3月12日9時30分,孫中山逝世。

1927年北伐時期國民革命軍接管位于汉口的英國租界

1925年2月1日,善后会议召开。同月,孙令蒋中正黄埔军校师生共三千人攻打陈炯明,巩固广东国民政府根据地。7月,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改组成为国民政府,并设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改编黄埔学生军和辖下各地方部队为国民革命军。同时,加大收编南方各省降部,李宗仁何应钦谭延闿程潜吴铁城唐生智中國近代著名人物,均于此时加入国民政府和中国国民党。直至1926年7月,国民政府共收编扩充国民革命军至八个军,共十万余人。

1925年10月,吴佩孚孙传芳指挥直系军阀长江流域争夺北洋政府领导权,向张作霖的奉系军阀发动反奉战争。北洋各军阀在长江流域实力削弱,无力顾及国民政府,为国民革命军北伐创造契机。

在国民政府北伐之前,当时中国政治和军事形势呈现多方格局,除国民政府控制两广一带外,张作霖为首的奉系掌控北洋政府,并辖有华北东北等地;直系吴佩孚占据湖南湖北河南三省以及河北陕西部分地区,同时握有京汉铁路;孙传芳在长江中下游地区,控制苏浙沪赣等地;阎锡山掌握山西

1917年到1924年,孙中山曾先后三次發動護法運動北伐,但因受制於南方军閥均告失败。

北伐经过[编辑]

蘇聯與中共對北伐的态度与准备[编辑]

自孙中山逝世北京後,广州国民政府政治顧問、共产国际驻华代表、蘇聯驻广州政府全权代表鮑羅廷以「黨的力量在前,革命的武力在後」為理由,在國民革命軍中發表北伐必敗論,並於廣州市區散發傳單,反對北伐統一。1924年開始,中國共產黨便在探討北伐問題[1][2][3]:41[4]:256[5][6]。 大革命失败以来,中国国民党及中国共产党一直将当时的中共最高领导人陈独秀视为反对北伐的代表,蒋介石领导下的中国国民党更将其态度作为中共反对北伐的证据,中国共产党则将之作为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证据,分别大加批判。囿于两党的态度,两岸史学界也长期将陈独秀视作反对北伐,几成通说。1990年代起,一些学者对这一说法进行了反思,认为陈独秀其实是赞成北伐的。[7][1][6]

誓師北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926年5月,湖南代理省長唐生智歸附國民政府[3]:41吴佩孚葉開鑫湘軍總司令,率部進攻唐部[3]:41。至5月底,国民革命军第七军(軍長李宗仁)第八旅和国民革命军第四军(軍長李济深叶挺独立团先期入湘,增援唐生智部,打開北伐前進道路。[3]:41以防御吴佩孚军队进攻。

1926年6月5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临时全体会议通过迅速出师北伐案[3]:41。7月4日,在广州,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临时全体会议通过《国民革命军北伐宣言》,陈述向北洋政府發動北伐的理由,其中提到:「統一政府不成立,則外禍益烈,內亂益甚,中國人民之困苦,亦將如水益深,如火益熱,中國人民將無噍類矣。」

1926年7月9日,蔣中正就職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國民革命軍在廣州誓師北伐[3]:41。在蘇聯顧問幫助下,決定採取集中兵力行各個擊破的戰略方針,首先殲滅吳佩孚軍,然後消滅孫傳芳軍,最後消滅張作霖軍[3]:41。國民政府以兩廣為基地,以主力進軍湖南[3]:41。北伐初期反帝國主義運動,以英國為第一對象,日本初持靜觀態度,蔣亦曲意聯好[8]:576。中國共產黨在擴大會議上與第三國際指示中,均強調中國共產革命的根基是解決農民問題。在北伐中,中國共產黨組織農會,擴大工農運動,迅速擴張勢力。國民政府內分裂成左右派。

进軍湖南、湖北[编辑]

1926年6月初,叶挺独立团和第七军第八旅分別在渌田(今湖南安仁北)和金蘭寺等地擊潰葉開鑫一部,雙方對峙於淥水漣水一綫[3]:41陈铭枢部与张发奎部分别由高州琼崖两地开拔援湘。7月上旬,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師、第十二師和葉挺獨立團及第七軍、第八軍分別在安仁永豐(今湖南雙峰)地區集中後,分路并進[3]:41。第四軍克醴陵,第八軍三個師佔湘潭,另兩個師和第七軍一個寧鄉[3]:41。7月11日,國民革命軍進佔長沙,迫葉開鑫部退守汨羅江北岸。8月12日,國民革命軍召開軍事會議,決定以第四軍、第七軍、第八軍直取武漢國民革命軍第二軍國民革命軍第三軍集結醴陵、攸縣,對江西警戒;國民革命軍第六軍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二師為總預備隊,隨主力跟進。[3]:418月19日,第四軍攻克平江,向通城進擊;第七軍佔領浯口,向羊樓司進發。[3]:418月22日,第八軍攻克岳陽[3]:41葉開鑫部萬餘人退據粵漢鐵路上的要隘汀四橋,吳佩孚急調一個混成旅和一個馳援,企圖憑險固守。[3]:418月26日,国民革命軍第四軍六個團發起攻擊,激戰一晝夜,不克。[3]:41吳佩孚親臨督戰,下令“退卻者殺無赦”,雙方互有勝負,湖北汀泗橋幾度易手。8月27日,張發奎親督三十五團,和葉挺獨立團迂迴吳軍側後,突然猛攻,佔領汀泗橋。吳軍前後受攻擊,退守賀勝橋[3]:41吳佩孚親率兩個師增援。[3]:41

8月30日,国民革命軍第四軍、第七軍與吳軍展開激戰,第八軍首先攻入吳軍陣地,其他各部隨即擴大戰果,取得賀胜橋大捷。吳軍退守武漢[3]:419月1日,第四軍、第七軍逼近武昌,9月3日、9月5日兩次攻城不克,遂封鎖圍困。[3]:41這時,漢陽守軍一個師起義,吳佩孚率一部退往河南信陽。第八軍9月6日進漢陽,9月7日佔漢口,主力乘勢進佔武勝關[3]:4110月10日,葉挺獨立團首先攻佔蛇山,国民革命軍占領武昌,二萬多守軍全部被殲。[3]:4110月,於武昌戰鬥中,攻克武昌城,生擒劉玉春陳嘉謨,至此吳佩孚在武漢軍力全部消滅。[9]:12

進攻江西[编辑]

8月下旬,孫傳芳見吳軍瀕於崩潰,決定從江蘇浙江安徽調兵十萬,會同駐江西部隊兩萬餘人,向南潯鐵路沿線和江西湖北邊境集中,企圖截斷武昌至長沙鐵路,攻取湖南、湖北。[3]:41蔣於擊破吳佩孚後,決進取江西,兵力約五萬人[8]:550。国民革命軍乘孫軍尚未集結之機,於9月上旬分三路入江西。在江西南部,第二軍第五師和第五軍第四十六團協同獨立第一師攻佔贛縣(今贛州市)後,沿贛江北上。在江西西部,第三軍和第二軍主力出萍鄉,連克宜春萬載分宜,在新喻(今江西新余)與孫軍激戰後,分別向高安樟樹(今樟樹市)進發。在江西西北部,第六軍和第一軍第一師先後攻佔修水銅鼓高安[3]:419月19日第六軍第十九師乘勢攻佔南昌,遭孙军反撲,加之增援的第一軍第一師又在牛行(今屬南昌市)戰敗,乃於9月24日退向奉新[3]:41蒋加派援军2万人。

10月上旬,第二軍主力攻佔樟樹、豐城,第三軍殲滅孫軍一部於南昌西山萬壽宮地區;由湖北東南部進入江西西北的第七軍,在箬溪重創孫軍一個師後,攻佔德安,形成了圍攻南昌的態勢[3]:41。由於孫軍回師救援,國民革命軍各軍又未協同,德安得而復失,第六軍攻永修失利,第三軍在牛行、樂化受挫。這時,第二軍和第一軍第二師冒然第二次進攻南昌失利,被迫於10月13日撤退[3]:41。南昌又为孙军夺回。國民革命軍吸取教訓,決心集中兵力先破南潯鐵路之敵,爾後再圖南昌,並調第四軍由湖北入江西[3]:41。10月20日,國民革命軍第十四軍在第二軍配合下攻克臨川(今撫州),截斷江西福建通路[3]:42。10月,蔣下命令進入福建部隊,攻破周蔭人主力後,調往江西參戰;孫傳芳乞和,蔣拒絕[9]:12。先後攻克樟樹豐城建昌德安永修撫州。11月2日开始第三次进攻南昌。第七軍再克德安,第四軍攻佔馬回嶺,兩軍又在德安南面的九仙嶺擊潰孫軍兩個師,截斷南潯鐵路[3]:42。11月,攻克九江南昌守軍負嵎頑抗,蔣親臨督戰攻克,孫傳芳在江西軍力全部消滅[9]:12。永修、樂化等地孫軍潰逃,在滁槎附近被殲一萬五千人;11月8日,國民革命軍攻佔南昌,殲滅守军萬餘人[3]:42。蔣通電各省促人民自決[9]:12。孙军殘部敗退安徽南部及江蘇浙江一帶[3]:42。孙军大溃,精锐尽丧,为北伐以来规模最大战役。[8]:550

佔領福建[编辑]

孫傳芳軍駐福建的五省聯軍福建總司令周蔭人部四個軍三萬餘人,為策應江西作戰,進軍東,試圖將国民革命根據地連根拔除。然而消息於進軍前已透露[10]

1926年9月,蔣命令潮汕部隊進攻福建[9]:12。10月上旬,攻佔廣東蕉嶺松口饒平等地。[3]:41由於周蔭人於直隸出生,對閩系來說是客軍而非地主,因此国民革命军第一軍軍長何應欽決定主動出擊擊潰其主力,同時蔣中正也派遣李大超前至閩軍中收買分化。[11]10月中旬,何應欽整合廣東保安團與黃埔軍校在學生作為防禦主力,第一軍第三師譚曙卿則作為攻擊矛頭,於10月9日和第十四師主力進襲擊周部後方,佔領永定,然後回師松口;此時,周部第二軍兩個師在蕉嶺起義,並配合作戰,殲滅周部第三軍。[3]:42由於周部於福建之風評不佳,在永定戰鬥之役遭受国民革命軍與城內民眾的聯合夾擊崩潰,僅帶少數侍衛逃出。是日,第十四師馮軼裴則於擊潰閩軍劉雲峰旅。此役国民革命軍俘虜4,000人,繳獲4,000餘支槍械與十多門火炮。周部第四軍和第二軍殘部退往長汀[3]:4210月13日,第一軍於梅縣鬆口戰鬥擊潰劉俊李寶珩旅,在不到一星期,周蔭人主力已損近半。受此影響,曹萬順杜起雲兩旅於10月17日接受國民政府收編建議,倒戈改組為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軍。何應欽則升任為國民革命軍東路總指揮,揮軍福建。10月下旬,第十七軍由上杭沿汀江兩岸向北推進,在由江西入福建的第十四軍第二師配合下,相繼佔領龍溪晉江莆田永泰,逼近閩侯[3]:42

蔣令入閩部隊在攻破周蔭人主力後赴參戰,先後攻下樟樹、豐城、建昌、德安、永修、撫州。11月,先後攻下漳州泉州,福建全境平定。[9]:1212月初,自江西東部入福建的第二軍第六師進佔建甌,切断福建、浙江孫軍的聯繫[3]:42。駐福建海軍第一艦隊起義,於12月2日決定接受廣東國民政府改編。周部駐閩侯一個旅投誠,國民革命軍於12月9日佔領閩侯,周部退往浙江。[3]:42東路軍於12月間占領福建全省,向浙江挺進。

攻取南京[编辑]

孫傳芳連遭失敗,求援於奉軍。張作霖企圖乘機奪佔孫、吳的地盤,幾一部接防江蘇、安徽北部,一部入河南增援吳佩孚。[3]:42孫傳芳收集殘部八萬餘人,分佈在滬寧鐵路滬杭鐵路沿線和安徽南部地區。[3]:421927年初,國民革命軍為肅清長江下游之敵,分三路進軍。[3]:42中路軍(分江左軍和江右軍)分別由湖北、江西沿長江向安徽、江蘇推進,主攻南京;東路軍由福建、江西分路入浙江,進軍淞滬,助攻南京;西路軍由湖北入河南,鉗制北面之敵。[3]:421月上旬,東路軍國民革命軍第二十六軍富陽遭孫軍一部反擊,退至衢縣(今衢州)。[3]:421月27日,第一軍協同第二十六軍反擊,在龍游附近擊潰孫軍,2月上旬,進佔金華蘭溪,繼而在桐廬和富陽擊敗孫軍,2月18日佔領杭縣(今杭州[3]:42。2月底,國民革命軍占領浙江全境。3月上旬,東路軍開始進攻淞滬,至3月20日,一部經太湖以西進佔武進(今常州),截斷滬寧鐵路,主力連克松江吳縣(今蘇州),逼近上海[3]:42。3月21日,中國共產黨上海區委員會決定於當日把工人罷工轉入工人武裝暴動。計其武裝:手槍二百五十支、手榴彈二百枚。周恩來等中國共產黨人領導上海工人舉行第三次武裝起義,激戰兩天一夜佔領上海後,東路軍才開進市區。[3]:42中路軍(第二军、第六军)的江左軍由湖北東部向懷寧(今安慶)挺進,孫軍陳調元王普等部相繼起義,懷寧不戰而下。中路軍的江右軍從江西境沿長江南岸東進,相繼攻克蕪湖當塗,3月23日佔领南京。[3]:42蔣拒絕孫傳芳求和。自此國民革命軍基本消滅北洋軍閥吳佩孚、孫傳芳軍隊。[12]:472

奪取政權與国共分裂[编辑]

1927年3月10日至3月17日,在中國國民黨第二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後,其執監委暨候補委員八十名中,中國共產黨員約居三分之一,親共之左派亦居三分之一,國民黨中央黨部各部部長暨其秘書,共產黨員亦佔一半以上,至此國民政府已由蘇聯顾问与中國共產黨势力全權把持。[13][14]3月24日,发生南京事件 (1927年),中國共產黨策動部份國民革命軍針對英美日領事館及外國教堂寺廟學校醫院商店住宅進行燒殺打劫等排外運動,英、美軍艦出于报复部分中國的这种行为,向南京開砲,中國軍民死傷無數。

鮑羅廷並在武漢成立「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暨國民政府委員會臨時聯席會議」,憑藉掌握中共與國民黨左派進而取得政治主導權,以所谓「提高黨權」、「反對軍事獨裁」、「打倒新軍閥」為理由,於1927年3月10日,中國國民黨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統一黨的領導機關決議案》,通過了「統一革命勢力」、「統一黨的領導機關案」等反蔣方案,隨即在蔣北伐途中剝奪蔣主席職務,降其為普通委員。[15]蔣在南昌發表《告黃埔同學書》,表明不接受該決議。

4月12日,蔣在上海發動四·一二事件,4月18日另立南京國民政府[3]:42搜捕並處決中國共產黨員。鮑羅廷也秘密策動郭松齡將軍反對張作霖。中共土地改革路線為:「有土皆豪,凡紳必劣」。張蔣兩人1926年秋天就開始秘密接觸,兩人分別派唐生智楊宇霆作為代表,展開秘密會晤,達成共同驅逐共產國際勢力協議。4月6日,「南京事件」後不到兩周,蔣於北伐途中清黨,張作霖即於北京搜查蘇聯大使馆,逮捕中國共產黨人李大釗等,表明與國民革命軍皆反共,不必互相為敵。[16]:233—237[17]:472—474張作霖得到公使團同意,搜查遠東銀行、中東鐵路辦公處,逮捕58名中國人。在搜出的秘密文件中,竟發現莫斯科蘇聯共產黨打電報給當時尚是革命政府顧問的鮑羅廷。[18]:65還清查出蘇聯企圖赤化中國之千餘文件[19],查獲並向外界公開共產國際發來大量指示、训令、颠覆材料(與馮玉祥合作企圖取代北洋政府文件、紅槍會及煽動農民紀錄、中國共產黨文件等,「蘇聯文證企圖彙編」),證實蘇聯全面指揮顛覆中國政府的運動。蘇聯與中國共產黨則強烈譴責中國國民黨粗暴侵犯蘇聯使館尊嚴,並認為此事件乃「帝國主義的挑撥,中國政府已淪為帝國主義者工具」。4月19日,蘇聯召回北京駐華代辦及大使館職員[20]:65。武漢國民政府決定繼續北伐。[3]:42當時,入河南奉軍五個軍約十萬人,分佈在西平以北鐵路線及開封鄭縣等地,企圖南犯。[3]:42國民革命軍由唐生智率三個縱隊五萬餘人,從駐馬店地區分路北進。[3]:42

1927年5月,蔣決定繼續北伐作戰方案,分全軍為三路進攻。[9]:14組織清黨委員會,全國各省厲行清黨。[9]:14北伐軍先後克復揚州泰州徐州蚌埠[9]:14

5月中旬,第二縱隊殲滅奉軍七個團佔領西平漯河;第一縱隊擊敗奉軍一部於上蔡,迫其一個旅投降。[3]:42奉軍約七萬人,企圖在臨穎決戰。[3]:425月27日,第二縱隊發起進攻,受挫,第一縱隊馳援,奉軍傷亡逾萬,向北撤退。[3]:425月28日,唐生智部佔領臨後,分別向鄭縣、開封挺進。[3]:42馮玉祥率部參加北伐戰爭後,進軍甘肅陝西,轉師東進,5月27日攻克洛陽,6月1日與唐生智部會師鄭縣。[3]:43

6月,克復鄭州許昌[9]:146月7日,清江浦克復,孫傳芳通電下野。[9]:146月2日,國民革命軍佔領開封,奉軍敗走河北、山東。[3]:42不久,吳佩孚率少數衛隊逃往四川[3]:437月,「雲南」。[9]:14四川劉湘通電歸附中央」。[9]:14

二次北伐后中华民国情势,蓝色部分为南京国民政府控制力较高区域,其他部分多由地方军阀武装控制

1927年7月21日,国民革命军临城直鲁军打败,撤往徐州。8月6日,国民革命军又在徐州中败于直鲁军,被迫南撤。由于这次指挥作战失利及其它原因,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于8月13日宣布辞职,通电下野。徐州战斗以后,孙传芳乘机率安国军沿津浦铁路南下,渡过淮河,攻占滁县宝应,直抵长江北岸的浦口一带,南京一带长江北岸尽为安国军所陷。武汉方面的“东征军”也向长江下游推进,有合击南京之势。至8月19日,宁汉复合。安国军、五省联军于8月24日南渡长江,攻占南京以东的乌龙山栖霞山。26日,安国军攻占龙潭。27日,夏威率国民革命军打败安国军,取得了栖霞山战斗的胜利。此后国民革命军与安国军反复争夺栖霞山。李宗仁白崇禧何应钦陈诚等指挥国民革命军最后于8月31日打败安国军,取得了龙潭战斗的胜利。孙传芳率安国军北撤。此战奠定了南京国民政府的基业。

統治中国[编辑]

9月10日,国民革命军在全椒打败安国军。安国军一路北撤。1927年12月3日至12月10日,中國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在上海召开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预备会,会议最后一天恢复蒋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

1928年1月4日,蒋介石進南京呈報正式復職。[9]:15屢次致電馮玉祥、閻鍚山及各將領準備北伐。[9]:152月28日,中國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決議馮玉祥為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閻錫山為第三集團軍總司令,並命統歸蔣指揮。[9]:15

1928年4月,國民革命軍所向克捷,連續攻克郯城台兒莊鄆城韓莊臨城棗莊[9]:15第三軍團魚臺失利,蔣電令各軍赴援。[9]:16張宗昌下總退卻令,惟孫傳芳糾集餘部,尚圖頑抗。[9]:16是月下旬,屢次攻克巨野嘉祥,經西關攻克濟寧滕縣界河魚臺汶上鄒縣大名[9]:16連續攻克寧陽兗州曲阜金鄉[9]:16連續攻克萊蕪平陰泰安肥城[9]:16張宗昌部败退滦州,孫傳芳在北京宣布下野,張、孫殘部向国民革命軍投降。

1928年5月1日,攻克濟南日軍出阻,造成五三慘案,國民政府外交特派員蔡公時遇害。[9]:16日本出兵山東,暗助軍閥張宗昌。

蔣嚴戒北伐軍勿予還擊,並嚴令入濟南部隊,於5月3日夜退出城郊,派員與日軍師團長福田商約束部隊,未得要領。[9]:16蔣同時命令濟南駐軍一律撤出,免生衝突。另從外交交涉,向日軍司令及日本外交部嚴重抗議,要日軍同時撤出濟南,請英美協助調停。

5月4日、5月5日,日軍仍繼續放槍發炮,並引張宗昌以飛機炸北伐軍司令部,蔣為完成北伐,忍辱負重,勿予計較,限令北伐軍星夜渡河,僅飭留李延年步兵團駐守。[9]:165月6日,蔣移節黨家莊,繼續提兵北進,並籲召汪精衛、胡漢民回國,又切告奉系早日覺悟,日本阻礙北伐之陰謀,於是粉碎。[9]:16蔣無視日本侵略者,與馮玉祥在濟南以南黨家莊車站會晤,繞過濟南繼續北伐。北伐軍連續攻克平陰禹城石家莊臨沂德州定縣張家口[9]:16。克復保定[9]:16

1929年3月28日,中日双方签订《议定书》,宣称“中日两国所受之损害问题”,俟双方“实地调查决定”,后不了了之。濟南人民冤死尚未昭雪。[21]日本人殺害中国军民:死6,123人,伤1,700多人,财产损失2,957万元。[21]

1928年6月4日晚,張作霖撤離北京,退出山海關外,專列在到達瀋陽附近皇姑屯(京奉鐵路南滿鐵路交叉的三洞旱橋)時被日本關東軍預埋炸藥炸毀。張作霖身負重傷,稍後死亡。6月8日,国民革命军开入北京。

国民革命部隊詳細資料請參考北伐部隊情況條目。

評價[编辑]

  • 中国共产党认为:「國民革命軍指導員的英勇奮戰,廣大工農群眾的積極支援,才迅速發展並取得偉大勝利,基本消滅了吳佩孚、孫傳芳的軍隊,沉重打擊了北洋軍閥的統治。」[3]:43
  • 包遵信认为,“北伐”只是孙中山《建国大纲》中所设想军政、训政和宪政三步骤中的“军政”,是以武力扫除一切施行宪政之障碍,统一中国是孫中山希望在中國實現憲政第一步。
  • 蘇聯對於北伐參與程度很高,中國歷史學家劉仲敬說「得到蘇聯支持的結果,就是廣州革命根據地的建立。我們從廣州革命根據地的內幕你就可以看出,蘇聯對中國內政的干涉已經強到什麼樣的程度了。日本提出二十一條的時候,只要求在幾個軍工企業和北洋政府的幾個部門裡面設立幾個顧問,這個顧問的性質跟袁世凱在朝鮮設立的顧問實際上差不多,並不負實際責任。但是鮑羅廷在廣州的基地,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在國民黨開中央委員會的時候,必須有俄國代表出席;季山嘉是直接主持廣州的軍隊的;廣州政府的主要武器,通過海參崴,由斯大林安排運到廣州;廣州政府的主要津貼,通過上海和香港由鮑羅廷籌集,以國際赤色勞工組織捐助名義提供給廣州政府;在所謂的沙基慘案當中,率領遊行隊伍去衝擊英國警察的是俄國軍官;在所謂的漢口和九江英租界的鬥爭中間,在漢口主持大局的也是俄國顧問。現在俄國顧問他們和最早期的國共合作黨人在兩湖地區的根據地現在還留存著,大家有空的話可以到武昌漢口那裡去看一看,那是絕對的豪宅。比起曇華林附近英美各國的富商、主教、教會長老之類的住的房子還要寬大七、八倍。他們的菜單都留到了現在,也就是說,當時他們開會的時候,在會上負責送茶送水那些普通服務員,一頓晚飯要吃七道大菜。就是這樣一些人,聲稱他們是工人和農民的領袖,我想沒有任何工人農民能在漢口住得起這樣的房子。」[22]
  • 國際社會將北伐視為恐怖活動,形象與義和團相似,因為國民革命軍有計畫性的殺害外僑、且西方各國早在圍堵蘇共,而國民革命軍根本是蘇聯扶植資助出來的;當時英國已經衰弱,美國駐華外交官同情民族主義及日本強調與西方合作、且日本外交官誤以為老朋友蔣介石只是被身邊的共產黨員帶壞的,因此才沒有剿滅國民革命軍;而後西方國家駐華公使團決議剝奪蘇俄外交豁免權,授權張作霖搜查蘇俄大使館,查獲蘇聯煽動中國人排外及屠殺外僑等證據,並處決李大釗等蘇聯代理人,且若不是國民黨對共產黨的大屠殺,西方國家也不會接受國民政府
  • 國民政府及國民黨在剿匪清黨以後還潛伏大量匪諜、且仍執行親蘇政策、趕走帝國主義卻引入蘇共蘇援、而且反日態度有利蘇俄戰略;日本因在華投資龐大、對華情報精準、僅有日本立即看出此態勢(日本認為國民黨根本是被蘇俄及共產黨操控,蔣介石對共產黨的迫害恐怖性並沒有超過共產國際的內鬥、但反而讓蘇俄及共黨能掩人耳目的發展),因此刺激日本泛亞派奪權並漸次侵略中國,日本當權者沒有當機立斷下令駐華軍隊替中國消滅親共派及共產黨、是他們政變侵華的重要原因。日本侵華的真實意圖在此,當時除了汪精衛看出問題外,也有許多中國名人提醒蔣介石;但蔣介石並拒絕相信,他到了台灣仍在抱怨蘇俄及中共,他不知道他自就是頭號共諜
  • 北伐及背後的共產國際勢力,引起許多中國名人的恐懼及厭惡,梁啟超王國維保皇派勉強接受辛亥革命但認為北伐毫無道德(王國維一直抱持反俄反共的心態,又精準的預見了共產黨的危害,因此對北伐的恐懼及厭惡最可以解釋他的自殺),反清派章太炎在北伐後也自稱中華民國遺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苗体君,试析陈独秀的北伐观,人文杂志1997年第05期
  2. ^ 北京特别会议(1926年2月21-24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于2015-05-05查阅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3.46 3.47 3.48 3.49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3.57 3.58 中國大百科全書總編輯委員會《中國歷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Ⅰ,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2年
  4. ^ 唐寶林、林茂生,《陳獨秀年譜》,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12月
  5. ^ 陈独秀,论国民政府之北伐,向导1926年7月7日
  6. ^ 6.0 6.1 相禹,要全面认识陈独秀对待北伐的态度,军事历史1992年第04期
  7. ^ 唐寶林、林茂生,《陳獨秀年譜》,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12月,256頁
  8. ^ 8.0 8.1 8.2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上、下冊),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86年第三版,ISBN 9622013538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9.13 9.14 9.15 9.16 9.17 9.18 9.19 9.20 9.21 9.22 9.23 9.24 9.25 9.26 9.27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10. ^ 北平世界日報》:陳炯明周蔭人計劃三路入粵
  11. ^ 功在黨國的李大超
  12. ^ 中國大百科全書總編輯委員會《軍事》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I》,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89年5月,ISBN 7500002440
  13. ^ 郭廷以:《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二冊,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84年
  14. ^ 李雲漢:《從容共到清黨》下冊,台北:中國學術著作獎助委員會,1966年5月
  15. ^ 王渔:《林伯渠传
  16. ^ 沈雲龍:〈從歷史觀點看張作霖〉,見張玉法:《民國史事與人物論叢》,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1年
  17. ^ 陳錫璋:《細說北洋》第三冊,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1年
  18. ^ 蔣經國:《風雨中的寜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
  19. ^ 郭華倫:《中共史論》,台北: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東亞所出版,1969年
  20. ^ 郭廷以:《俄帝侵略中國簡史》,1985年6月,台北:文海出版社
  21. ^ 21.0 21.1 濟南慘案
  22. ^ 劉仲敬:簡明20世紀東亞史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