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在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毋忘在莒是一个成语,源自中国春秋战国时期

勿忘前事[编辑]

春秋时期齐国齐襄公末期,前685年齐大夫连称管至父弑君而立襄公堂弟公孙无知;其南部的小国莒国(都城今日山东省莒县)在春秋时期政治稳定而多外国贵族,齐大夫鲍叔牙遂携公子小白流亡至此。齐国再发政变后,小白返临淄即位,是为齐桓公,后成五霸之首。

吕氏春秋·卷二十三·直谏》载:“齊桓公、管仲、鮑叔(牙)、甯戚相與飲酒酣,桓公謂鮑叔曰:‘何不起為壽?’鲍叔奉杯而进曰:‘使公毋忘出奔在于莒也,使管仲毋忘束缚而在于鲁也,使甯戚毋忘其飯牛而居于车下。’桓公避席再拜曰:‘寡人与大夫能皆毋忘夫子之言,则齐国之社稷幸於不殆矣!’”鲍叔牙即提醒齐桓公勿忘当年之苦难。

毋忘在莒運動[编辑]

金门国家公园毋忘在莒碑

“勿忘在莒”这句成语在台湾可谓耳熟能详。中华民国先总统蒋中正中国大陆军事失败退守台澎金马后,曾发起「克難運動」和“毋忘在莒运动”。1951年12月29日,蔣中正第二次巡視金門期间,應地方人士之請,於1952年1月題頒「毋忘在莒」四字於太武山巔,旨在提醒前線軍民,毋忘在大陆之耻,效法「齊安平君(田單)」之反攻復國精神,并鼓舞台湾军民光复大陆的士气。[1]

蒋介石所谓田单收复齐七十余城的說法,可见於1963年9月9日在政工干校讲的“军事教育的目的与宗旨”。前284年燕國乐毅率领大军攻打齊國,連攻七十二城,僅剩即墨、莒二城為齊國最後固守。然而當時田單是以即墨為反攻基地,而非莒城。蒋介石以“毋忘在莒”比喻田單收復國土,非史實。“毋忘在莒”典出《管子》一書,出自鲍叔牙向齐桓公、管仲、宁戚的祝福和劝告。[2]

1964年11月20日,金門國軍發起「毋忘在莒」運動[3]:108。12月20日,蔣以「『毋忘在莒』運動的意義和啟示」為題向金門、澎湖官兵及黨政人員發表講詞[3]:108-109。同月,蔣蒞臨國民大會年會致詞,以「毋忘在莒」之歷史為證,闡明其反攻復國必勝之信心[3]:109

1965年1月至3月,蔣經國在毋忘在莒運動上發表講話[4]:267。1966年,蔣經國說:「毋忘在莒,就是毋忘敵人,毋忘責任,毋忘目的。這種毋忘在莒的精神,每個人心理都要有這種感覺,有這種想法」[5]:86

中华民国國軍自1974年起每週四上午必須收看華視政治教育節目「國防線上」「莒光園地」。

後壁車站毋忘在莒碑

1980年10月20日,張學良由總統府秘書長張祖詒陪同訪問金門毋忘在莒。

使用[编辑]

中華民國於1959年9月3日軍人節發行的郵票「保衛金馬」,内含两张毋忘在莒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兩代蔣總統與金門.金門縣政府出版.李錫隆總編.ISBN:957-01-4480-7
  2. ^ 李敖:《蒋介石、蒋经国的“田单症”》
  3. ^ 3.0 3.1 3.2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
  4. ^ 茅家琦著,《蔣經國的一生與他的思想演變》,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
  5. ^ 蔣經國<我們應當努力的方向>,1966年1月3日於金門防衛部元月份聯合擴大會講,刊《只有戰鬥才能生存 只有生存才有希望》,黎明文化事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