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宗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追贈陸軍一級上將 胡宗南
Hu Zongnan.jpg
中華民國軍事將領
别名 琴斋(原名)
政黨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出生 1896年5月12日[1][2]
 大清帝國浙江省镇海县(今宁波
陈家埔朱家塘楼
逝世 1962年2月14日(65歲)
 中華民國臺灣省臺北市臺北榮民總醫院
配偶 葉霞翟
學歷
經歷
  • 孝豐縣立高等小學,任國文、歷史、地理教員
    (1915年-)
  • 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教導第一團第三營第八連任少尉見習官
    (1924年11月-)
  • 機槍連中尉排長
    (1925年2月)
  • 第一次東征棉湖戰役機槍連上尉連長
    (1925年3月)
  • 第一師第二團第二營上尉營副
    (1925年4月)
  • 第二次東征河婆戰役第一師第一團第二營營長
    (1925年10月)
  • 第一軍教導師第二團第二營營長
    (1926年)
  • 第一軍教導師第二團上校團長
    (1926年7月)
  • 第一軍第一師少將副師長兼第二團團長
    (1927年5月)
  • 第一軍第二十二師師長
    (1927年10月26日)
  • 陸軍第一師第二旅少將旅長
    (1928年10月)
  • 陸軍第一師第一旅少將旅長
    (1929年3月)
  • 陸軍第一師代理師長
    (1930年6月7日)
  • 陸軍第一師中將師長
    (1931年1月13日)
  • “剿匪”第三路第二縱隊司令官
    (1935年2月)
  • 敘任陸軍中將
    (1935年4月9日)
  • “西北剿匪”第一路軍第二縱隊司令
    (1935年9月)
  • 中國國民黨第五屆中央督察委員
    (1935年11月22日)
  • 陸軍第一軍軍長
    (1936年4月21日-1938年5月12日)
  • 陸軍第一軍兼第一師師長
    (1936年4月21日-4月24日)
  • 陸軍第十七軍團軍團長
    (1937年9月13日)
  • 兼任陸軍第二十七軍軍長
    (1938年6月18日-1938年9月1日)
  • 陸軍第三十四集團軍副總司令
    (1939年1月14日)
  • 陸軍第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
    (1939年8月4日)
  • 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
    (1942年7月23日)
  • 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
    (1944年4月)
  • 第一戰區代理司令長官
    (1945年1月12日)
  • 國民黨第六屆中央執行委員
    (1945年5月)
  •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
    (1945年7月31日)
  • 陸軍上將
    (1945年10月3日)
  • 鄭州綏靖公署(主任劉峙)副主任
    (1946年1月1日)
  • 西安綏靖公署主任
    (1947年6月)
  • 兼任川陝甘邊區綏靖公署主任
    (1949年9月8日)
  • 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參謀長
    (1949年12月7日)
  • 胡宗南化名為“秦東昌”,就任江浙人民反共遊擊總指揮
    (1951年9月9日)
  • 中國國民黨第七屆中央評議委員,兼任浙江省政府主席
    (1952年10月19日 )
  • 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上將顧問
    (1953年7月23日)
  • 澎湖防衛司令部司令官
    (1955年9月)
  • 陸軍二級上將
    (1955年9月)
  • 中國國民黨第八屆中央評議委員
    (1957年10月23日)
  • 總統府戰略顧問
    (1959年10月)
  • 國防研究院畢業同學會會長
    (1960年9月)
  • 國防研究院院務委員
    (1960年9月)
  • 台晉字第一九八號令,追晉為陸軍一級上將
    (1962年2月15日)

胡宗南 (1896年5月12日-1962年2月14日),原名琴齋壽山中華民國國軍追贈陸軍一級上將、曾任浙江省政府主席及總統府戰略顧問等職位,蔣中正的心腹之一,民國初期被時人稱為蔣介石的“十三太保[3]

經歷[编辑]

胡宗南是東征北伐統一平亂抗戰剿共保台諸戰役,全程參與的唯一黃埔學生。抗戰期間,胡宗南曾經主持陸軍官校第七分校,地點在王曲。校中有兩幅重要對聯,一為「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另一為「鐵肩擔主義,血手著文章」。前者原出現於廣州黃埔,後者出自胡宗南的壯懷,皆為黃埔精神精義所在。[4]

由於胡宗南驍勇善戰,老謀深算,善於收買人心,加之又深得蔣介石的寵愛,便得以在短短的十年軍事生涯中,在西北迅速站穩了腳跟,成長為威震大西北的一代梟雄。胡宗南晚年曾感慨地說:“我有兩個剋星,如果周恩來是我的政治剋星,那麼彭德懷則可以說是我胡宗南的軍事剋星。”[5]

連戰指出,他的父親連震東與胡宗南曾在西安相處多年。在戰時幹部訓練團擔任教官的連震東,與胡宗南更在1959年成立的國防研究院中同為第一期研究員,兩家人過去交往甚密。[6]

早年[编辑]

祖籍浙江宁波镇海,3岁时随家迁孝丰(今属湖州安吉县)。青年时代曾追随王亚樵。1920年入讀南京高等師範學校(後改為國立東南大學中央大學南京大學)暑期學校,結識張其昀繆鳳林。1924年6月[7]黃埔軍官學校第一期,曾因身高不到1.6米被淘汰,经军校党代表廖仲恺特许被录取,1925年畢業[2],被分配在军校教导第1团第3营第8连任少尉见习;其後胡曾參加北伐,任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二團長

余憶自黃埔創校,宗南弟由上海來就學,立志獻身革命。第一次東征,棉湖之役,余率教導第一團與敵苦戰,宗南弟以機槍連排長,掩護本團作戰成功,自是即嶄露頭角,深為領袖所器重。北伐軍興,余率東路軍平定閩浙兩省,宗南弟奉命由贛入浙,側攻滬杭之敵,所至迭建戰功。中原事起,宗南弟率第一師轉戰津浦,隴海兩線,菜油場一役,尤著聲威。其後,共軍竄擾西北,宗南弟率部進駐陜甘……
——何應欽,〈胡宗南上將年譜序〉[4]

中年[编辑]

1932年,胡宗南參與組織力行社復興社,居“十三太保”之首,以黄埔系“太子”自诩。中國抗日戰爭期間的1937年冬,胡宗南任國軍第十七軍團軍團長;其後擔任第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等職,号称“西北王”。胡宗南以四十萬軍隊駐陝西,負責監視共軍活動。

1947年1月15日,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胡宗南赴鄭州參謀總長陳誠、鄭州綏靖公署主任顧祝同檢討戰局,研究作戰方案。[8]:8266

蔣中正在南京召見胡宗南,預謀奇襲延安,因胡宗南侍从副官、机要秘书熊向晖是中國共產黨間諜(與胡宗南部屬申健陳忠經周恩來共稱中共情報「後三傑」),胡宗南的軍事行動皆在中國共產黨掌握之中。胡宗南從來沒有懷疑過在自己身邊的熊向暉[9]。1947年2月28日,蔣飛抵西安,部署對延安軍事進攻。[8]:8297中共得到秘密情報,部署延安緊急疏散。[8]:82973月1日,蔣召見胡宗南,研討進攻延安計劃。[8]:82993月12日,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到宜川洛川召開軍事會議,部署三路進攻延安。[8]:8310蔣命胡宗南以數十萬兵力進攻延安。3月19日,西北野戰軍放棄延安。[8]:8316胡宗南的第一軍收復延安,因戰功升為陸軍上將并授予二等宝鼎勋章。胡宗南佔領延安一年中,始終找不到中國共產黨主力,由於机要秘书熊向晖暗中通報,國軍於青化砭羊馬河蟠龍鎮三次戰役 - 蟠龍鎮軍部糧彈後勤被共產黨剿收,再敗於沙家店戰役宜川戰役中,刘戡严明皆陣亡,旅长李纪云、李昆岗被俘,4月21日整编第十七师撤出延安。1948年6月,蔣巡視鄭州、西安,並在西安召集軍事會議,面授胡宗南主任應變機宜,留三日返回南京。[10]:5510月10日,胡宗南為挽救荔北敗局,從耀縣興平潼關等地急調整編第一師、第六十五師、第九十師、第七十六師等部,共3個旅90,000餘人,進行反擊。[8]:8694是日,先頭部隊進至大荔北柳池營、中山地區,被解放軍擊退。[8]:8694

1949年4月10日,胡宗南到溪口[11]:1815月,胡宗南部隊於扶郿战役中遭受沉重打击后,損兵折將超過10萬餘人。5月20日,西安撤守。[11]:206部隊陆续撤退至秦岭巴山地区。胡手下剩三個兵團,不久第七兵團裴昌會德陽降共;第十八兵團李振成都降共;第五兵團李文雅安被圍剿,只有少數人逃往了西昌。12月16日,胡宗南由成都飛到海南島榆林港[11]:28312月20日,胡宗南部隊決定放棄成都。[11]:28412月22日,蔣介石清晨4時即起床,親函胡宗南指示方針,及今後空軍與其進行途中詳盡聯絡方法。[11]:285因其丧师失地以致全军覆没,下令他與西昌共存亡。12月30日,胡宗南由海南島飛往西昌,準備收拾殘局。[11]:287

晚年[编辑]

國防部副參謀長郭寄嶠向蔣中正表示:“送一名大將給敵人做俘虜,既違背了戰爭利益,也違反了指揮道德。”蔣介石派機接胡回臺。1950年3月26日,胡宗南於西昌機場搭專機飛往臺北,並調任總統府戰略顧問。同年5月11日,監察院李夢彪等50多名監察委員聯名對胡宗南提出彈劾,以其“受任最重、統軍最多、蒞事最久、措置乖方、貽誤軍機最巨之胡宗南,一無處分,殊深詫異。”六個月後,國防部軍法處宣布“監察委員李夢彪等彈胡宗南各項,均與事實相反,俱不能成立”,“自無若何刑責,足資論究。……應予不付軍法會審。”終因蔣中正庇護而失敗。

1951年5月30日,胡宗南給行政院長陳誠上書:「請以現在台灣、香港江蘇、浙江、安徽山東等省的義民三萬人為基礎,成立三個野戰挺進縱隊,施以必要之軍事戰鬥技術,及實施游擊所需之技能……深入浙、閩、贛、蘇各省邊境,建立基地。」[12]:1958月,身在臺北的胡宗南,化名出任江蘇浙江反共救國軍總指揮兼浙江省政府主席,乘船前往大陳島赴任。仍復職指揮沿海遊擊隊與解放军作戰。1952年,任浙江省政府主席,不過轄區只有浙江沿海少數離島

1955年,胡宗南再赴澎湖任澎湖防衛司令。1959年,胡宗南退役,復任總統府戰略顧問。1962年2月14日病逝,年65歲。1962年6月,先總統蔣中正親臨胡宗南將軍靈堂致祭。[13]

郝柏村提到:『抗戰期間,胡將軍駐節西北重鎮西安彭孟緝將軍時任西安砲兵旅長,要見他得依例先登記候約。但到台灣後,彭將軍任參謀總長,胡將軍任澎防部司令官,彭總長到澎湖視察時,胡將軍都親迎機場,對這位老部下兼新長官,執新部下之禮甚恭,彭總長連聲說不敢當。兩位對軍中倫理階級服從,都立下完美的榜樣。』[4]

曾在大陳島擔任胡宗南機要祕書的陳和貴,憶及當年總是不解胡宗南為何不搭吉普車而寧願步行爬過山頭洽公,事後胡宗南表示:「這裡的汽油台北貴了1倍!」王曲第7分校19期學員孟興華表示:「校長(胡宗南)自請赴大陳島游擊戰,又自行請命駐守澎湖,完全實踐了黃埔人忍辱負重的精神。」[6]

評價[编辑]

郝柏村在《胡宗南上將年譜》序〈黃埔精神的典範―胡宗南上將〉,寫到:「胡宗南是黃埔一期最年長的學生,入學時已28歲(當時學生平均年齡應為20歲),曾有社會經驗,毅然攜筆從戎,故在先天上,他是黃埔一期最成熟的學生。歷經四大戰役,他的升遷在黃埔子弟中首屈一指,畢業後兩年(民國16年),就當了師長,從帶40人的排長,升到帶一萬人的師長。爾後從第一師第一軍第一戰區司令長官,先後統兵達百萬,而在蔣公心目中,直以接班人之勢期許之,乃因他是黃埔精神的標竿。」[4]

胡宗南於中華民國陸軍史上,創下黃埔軍校畢業生的五個第一:擔任軍長兵團總指揮、集團軍總司令、戰區司令長官,乃至升任將軍均拔得頭籌,他也是唯一一位遷台前即獲第三顆將星的黃埔生。與戴笠不僅同被外界名列蔣介石的「十三太保」,且傳為1932年3月成立於南京的「藍衣社」骨幹。[14]

中國共產黨《福建黨史月刊》寫到,胡宗南是蔣介石手下最著名的上將軍之一,黃埔一期畢業生。周恩來曾評價說:“胡宗南是蔣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揮官。”胡宗南曾經無數次地思考過:為什麼自己在佔盡天時地利的條件下,還是輸給了農民出身的彭德懷。他至死也沒弄明白。對此,彭德懷一句話點破了天機人和。歷史就是如此,“得民心者得天下”。失去了民心,無論你曾經多麼強大,多麼顯赫,都會被歷史無情地拋棄。[5]

《文史天地》2012年第5期載:「胡宗南是蒋介石的嫡系心腹和最重要的军事将领,在黄埔系军事集团中,凭着蒋介石对他的赏识,第一个晋升为军长集团军总司令战区司令长官,成为手握几十万重兵、名震一时的『西北王』,在国民党统治集团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作为最了解胡宗南的中共领导人之一的周恩来,认为争取了胡宗南,就可影响一大批国民党将领,可以影响蒋介石与南京国民政府。因此,在大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曾三次开展对胡宗南的统战工作。」[15]

傳聞[编辑]

抗日戰爭[编辑]

胡宗南次子胡為善解釋:「因为父亲中共交手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他在内战时期的经历传播得比较多,相反,他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的战役却很少被提及,很多人都以为他对抗日根本没做什么事情,这完全是一个误解。……在敌我实力悬殊的情况下,父亲带领部队在淞沪战场坚守了6周,而他们的牺牲也极为惨烈:4万人的部队最后只剩下1200人。当时著名报人张季鸾说:『第1军为国之精锐,如此牺牲,闻之泫然。』」[16]

胡為善強調:「西峡口战役是八年抗战的最后一役,从1945年3月29日一直打到8月4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在1945年9月22日上午9点,父亲以『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的身份赴郑州,接受日军第12军团司令官鹰森孝的投降。投降仪式结束后,鹰森孝问我父亲,近期河南西峡口战役,贵方一位孔副营长,利用反斜面作战,歼灭了我们很多部队,我很想跟这位营长见面。父亲经查证,知道这名副营长的名字叫孔令晟。这时孔令晟刚好在外地受训,父亲因而对孔令晟印象深刻。他曾有意调孔令晟到长官部,希望孔令晟能接替熊汇荃(即熊向晖)的职位,但孔令晟表示,不愿意做参谋,只愿意带兵打仗,父亲只好打消此意。孔令晟后来曾出任蒋介石之侍卫长海军陆战队司令等职。他现在仍在世,已有90多岁。」[16]

國共戰爭[编辑]

抗日戰爭國共戰爭中共在國民黨軍政要員邊安插不少間諜熊向暉陳忠經申健等……3人是胡宗南為國府培養的人才,而後被吸收、成為中共情報後三傑。其中熊、申兩人早已過世,近來才有陳忠經消息傳出,他早以99歲高齡(2014年7月13日)病逝,陳忠經兄弟-陳琳29日於《光明日報》憶述,其兄長身為紅色情報人員的生平,披露若干未曝光內幕,也為國民黨潰敗下了歷史註腳文革期間,陳忠經的身分讓他飽受打擊,他被視為「敵特」,被打得遍體鱗傷,若非周恩來的保護,他早以「潛伏胡特」之名被殺。文革結束,胡耀邦為他平反,請他出任中共中央調查部顧問、副部長,同時他還一直擔任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的客座教授,2009年起因病長期住院直到過世。[17]

陳琳說,1938年至1940年,熊、陳、申等3人逐步深入胡宗南身邊,秘密受命八路軍駐渝辦事處負責人董必武。陳忠經有一特殊背景,非熊、申二人所擁有。1949年之前,陳父陳延暉長期擔任國軍高級將領徐永昌幕僚。陳忠經就充分利用這層人脈,抬高身價、鞏固在胡宗南身邊的地位,同時探聽國民黨高層的最新動態。某次,陳忠經被戴笠的手下攔住,他靈機一動,上前狠狠打了攔路軍官耳光,大罵「你想造反嗎?」並順手掏出一張公文表示,「我是省黨部執行委員,奉胡長官命令到各地視察黨務。你要造胡長官的反嗎?你是不是共產黨?」對方看情況不對,連忙讓路。[17]

期間,陳忠經曾擔任三民主義青年團陝西省支團書記、申健出任三民主義青年團西京分團書記、熊向暉則成為胡宗南的機要秘書和侍從副官。抗戰勝利後,胡宗南為培養接班人選,派三人赴美深造;周恩來接獲彙報時提到:『胡宗南保薦他們去美國留學,中央同意,我們對美國瞭解不多,同美國打交道缺少經驗。現在我們沒有條件派自己的同志去美國留學,胡宗南代我們培養,得益的是我們。』三人赴美後,國府1947年9月在北京破獲中共地下組織與電台,逮捕不少中共黨員,還包括在西安與熊、陳、申3人秘密接洽的聯絡人[17]

與中國共產黨[编辑]

張戎在《毛泽东:鮮为人知的故事》暗指胡宗南「可能」是「紅色代理人」,“蔣介石逃往臺灣時,派飛機來接胡宗南。胡想留在大陸,卻被部下一擁而前,急擁上了飛機。……蔣還派胡主持‘反攻大陸’的工程,包括派人潛入大陸,都一一慘敗。”巧合的是,中国大陆的《炎黄春秋》杂志在2007年6月号上登载了朱汉生名为《胡宗南的未遂起义》的文章,表示胡宗南确有接近中国共产党。

導致胡宗南的後人及舊部屬孔令晟等群起抗議。此書原本計劃由台灣遠流出版事業公司刊行;2006年3月28日,胡宗南之子胡為真(時任中華民國駐新加坡代表)透過遠流出版事業公司董事長王榮文表達對本書不滿:「為了維護父親名節,什麼事都可以做;出版前是朋友,出版後是敵人。」

張戎在書中提及當年國軍將領胡宗南將軍,是共產黨臥底的間諜,針對台北有人提出反論,張戎表示,她也聽說了,因為胡宗南的兒子胡為真曾經跟她連絡過,但這是她根據當年胡宗南打了一系列戰役的資料分析,所得到的結論。張戎指出,有人說胡宗南身邊的熊向暉才是共產黨臥底,所以胡宗南是冤枉的,其實熊就是共產黨,但他在1947年時就離開胡宗南到美國去了,之後又發生許多事情,包括毛澤東遇險又脫險的事,都在她書中有著墨,那時熊已經不在胡宗南身邊了,可是後來胡宗南攻打延安的一系列戰役,都讓人對胡宗南起疑。張戎說:「熊向暉是共產黨的地下黨員,但不能斷定胡宗南不是。」[18]

在其身後50餘年,長子胡為真親自規畫、修訂,由台灣商務印書館推出傳記《一代名將胡宗南》、《胡宗南上將年譜》等4部作品,除了在黃埔建軍90周年之際,以此系列書紀念黃埔軍魂,也為涉及胡宗南的不實傳言正視聽。胡為真指出,當年老蔣總統曾打算以西昌作為反共的最後根據地,胡宗南當時雖認為軍隊入將難保,但仍秉持「服從領袖」精神入,損兵折將超過10萬餘人。曾打算死守西昌的胡宗南,根據當時情勢在與蔣經國深談後,促成台灣作為反共根據地的結局,而老蔣也一紙令下要胡宗南棄守西昌來台。[6]

個人與家庭[编辑]

胡宗南的妻子葉霞翟。胡宗南曾多次於蔣介石面前,為戴笠說項,戴笠也投桃報李,介紹其女門生葉霞翟與胡宗南相識,兩人於1937年訂婚。不料抗戰爆發,胡宗南誓言抗戰勝利才成家。由於胡、葉兩人並未對外公佈婚訊,之間還曾發生蔣夫人宋美齡有意撮合,胡宗南與「孔二小姐」孔令偉的一段插曲。胡、葉兩人直到1947年結婚,此時新郎已51歲、新娘也34歲,夫婦倆的長子即為國安會前秘書長胡為真。[14]

  • 長子胡為真:現任總統府資政,曾任中華民國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中华民国外交部礼宾司长、国家安全局副局长、驻新加坡代表等职。[6]
  • 次子胡為善: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財管博士畢業,為現任桃園市私立中原大學副校長,曾於2010年底赴祖籍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進行了為期兩天的尋根之旅
  • 長女胡為美是作家,美国北加州华人作家协会的会长,其丈夫是在IBM供职的工程师。

胡為真表示,自己前幾年才發現父親擔任澎湖防衛司令時,薪水總是分為3等分,一部分是私款拿來公用,一分寄回家,另一分則資助2位各有8、9個孩子要養的部下。透過多年來梳理父親的資料,以及昔日故舊的分享,胡為真表示:「希望讓世人對我父親的不了解,得到澄清。」[6]

胡為美認為:「古人說蓋棺論定,幼小的我們不懂這些,只記得當時的場面,記得母親椎心的哭泣聲。父親一生不為自己打算,走後家無恆產,母親面對現實,積極果斷地決定外出工作,以撫育我們四個孩子。不為國家增加負擔。母親是美國威斯康辛麥迪森校區的政治學博士,最終選擇辦學,繼承父親教育救國的遺志。應邀協助曾經擔任過教育部長、與父親生前教育理念一致的好友張其昀博士,創辦私立文化學院研究所,(現文化大學前身,初創時一度命名私立遠東大學),並且兼任家政研究所主任,校址選在陽明山山仔后,從此開始了她獻身教育事業、早出晚歸的職業婦女生活。而曉峯先生為了紀念父親當年所說:[中國復國的人才需要具有哲學科學兵學品德的修養。]將文大訓練新生的大講堂,定名為宗南堂,並一度陳列了父親生前所有的勳章、遺墨、配戴過的武器紀念品等,以激勵學子,告慰父親在天之靈。」[13]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http://www.wordpedia.com/search/Content.asp?ID=51491
  2. ^ 2.0 2.1 http://www.cndbk.com.cn/show_jm?q=%BA%FA%D7%DA%C4%CF
  3. ^ 張華、王曉東. 天子門生──蔣介石的十三太保. 團結出版社. [2015-01-23]. ISBN 9787802144392 (中文(香港)‎). "復興社,是以黃埔精英軍人為核心的秘密政工團體,是蔣介石維護獨裁統治的御用工具。民國年間,復興社因行動詭秘而令人聞風喪膽,其下的一批核心人物:戴笠、胡宗南、賀衷寒、酆悌、康澤、鄭介民、鄧文儀、蕭贊育、曾擴情、杜心如、滕傑、潘佑強、桂永清等,被時人稱之為蔣介石的“十三太保”。由於年代久遠,“十三太保”對今人來說可能已經有些陌生,但在民國時期,這些冠以“太保”稱呼的人卻都有著顯赫的地位,都是叱吒一時的吼雲人物。曾統領數十萬大軍的“西北王”胡宗南,曾掌握著龐大軍統帝國的戴笠,曾享有“黃埔三傑”美譽的賀衷寒,是如何由草根變為一代梟雄?是怎樣在黨、政、軍界縱橫捭闔?最終又有著怎樣的人生結局呢?本書將為你揭開謎底,找到答案!" 
  4. ^ 4.0 4.1 4.2 4.3 郝柏村. 黃埔精神的典範―胡宗南上將. 台灣商務印書館. 2014-08-01 [2015-01-23]. ISBN 9789570529470 (中文(台灣)‎). "本書為民國初年最著名將領人物─胡宗南將軍(1896-1962)之年譜。胡將軍一生南征北討,歷經東征、北伐、抗戰、剿共、保台諸戰役。全書共分為五卷,是據胡宗南將軍手記及戰時各種函電、信札,並參考各相關人物:《蔣中正日記》、《王曲文獻》、羅列將軍、戴笠將軍……之史載與事紀,記載西元1925年至1949年整個大中國此一時期完整的戰役史實。" 
  5. ^ 5.0 5.1 楊飛; 《福建黨史月刊》. 彭德懷與“西北王”胡宗南的生死較量.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5-01-21] (中文(中国大陆)‎). 
  6. ^ 6.0 6.1 6.2 6.3 6.4 《蘋果》資料室. 胡為真 抗日名將胡宗南之子. 蘋果日報. 2010-02-12 [2015-01-22] (中文(台灣)‎). 
  7. ^ http://www.cndbk.com.cn/s?q=%BA%FA%D7%DA%C4%CF&s=t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中華民國史大事記》(全十二卷,共十二冊),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
  9. ^ 沈醉:《軍統內幕》:“1947年秋冬間,我曾去西安見過胡,保密局行動處處長葉翔之正在西安搜捕中共地下黨組織……發現胡宗南的秘書和他的西北通訊社的負責人當中有中共黨員,已經活動了多年……胡對此的確大吃一驚。這個死要面子的人,聽説自己的親信中居然有了共産黨,臉都氣得發青。他立刻決定將所有涉及他部下的幾個人都由他自行處理,要葉翔之不必過問,連向蔣介石報告時也應當把這幾個人另外列出來,千萬不能讓蔣介石知道。”
  10.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
  12. ^ 陳敦德著:《毛澤東與蔣介石》,北京:解放軍文藝出版社,2009年4月第3版,ISBN 9787503321979
  13. ^ 13.0 13.1 胡為美. 父親胡宗南上將去世前後的追憶. 台北商務印書館. [2015-01-24] (中文(台灣)‎). "寄自加州舊金山,原載8/30-8/31北美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本文將做為胡宗南四書第三集–胡宗南上將紀念文集之補遺刊出,第一、二集於2014年八月由台北商務印書館出版,第三、四集於年底出版。" 
  14. ^ 14.0 14.1 賴廷恆. 「西北王」胡宗南 創黃埔5個第一. 中時電子報. 2014-04-14 [2015-01-23] (中文(台灣)‎). 
  15. ^ 郑瑞峰、彭学涛. 周恩来三次争取胡宗南(一). 文史天地. 2012年 [2015-01-21] (中文(中国大陆)‎). "周恩来一生中曾多次评点胡宗南,直到1965年7月16日,周恩来在谈到胡宗南时还说:“我和他打过交道,他一生反共或者主要方面是反共的。但听说他进黄埔前当小学教员,蛮有点正义感;进黄埔后,他和蒋介石搭上了老乡,跟着蒋介石跑,这当然不好;但在上海、在黄河流域,他也抗击过日本侵略军;兵败大西南,也对抗过蒋介石。要写好他们,还是鲁迅总结《红楼梦》的经验,敢于如实描写,不要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周恩来的上述讲话,无疑是对胡宗南最正确、最深刻、最完整的历史评价,可以说是盖棺论定。" 
  16. ^ 16.0 16.1 吴皓. 胡宗南之子:父亲抗战经历少被人提及. 人民網. 2010-10-11 [2015-01-24] (中文(中国大陆)‎). "从台北开车一小时左右,到达位于桃园中坜的中原大学。胡为善的身份是台湾中原大学副校长。一见面,他便很坦率地说:“我知道父亲的形象在大陆比较负面,我愿意讲一讲我眼中的父亲。”胡为善说。" 
  17. ^ 17.0 17.1 17.2 亓樂義. 胡宗南身邊的紅色間諜 陳忠經傳奇揭密. 風傳媒. 2014-08-29 [2015-01-18] (中文(台灣)‎). "抗戰爆發前,陳忠經就讀北京大學經濟系,連任兩屆學生會主席,21歲參加中共的外圍組織「社聯」,可見其活躍程度。抗日打響,胡宗南所率第一軍從淞滬會戰撤離,急需招收一批大學生協助部隊從事戰地服務,陳忠經隨友人參加胡宗南部隊所組成的「湖南青年戰地服務團」。熊向暉(又名熊匯荃)是清華大學學生、申健(又名申振民)是西安臨時大學(原北平師範大學)學生,也相繼參加戰地服務團。胡宗南在武漢接見團員,帶往陝西,當時正值國共合作抗日。" 
  18. ^ 陳世昌. 毛澤東傳風波 張戎:資料顯示 胡宗南將軍疑匪諜. 聯合新聞網. 2005-12-06 [2015-01-23] (中文(台灣)‎). 

書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