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應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陸軍一級上將
何應欽
將軍
何應欽(擷取).jpg
 中華民國第3任行政院院長
任期
1949年3月24日-1949年6月13日
前任 孫科
继任 閻錫山
 中華民國第2、4任國防部部長
任期
1948年6月3日-1948年12月24日
前任 白崇禧
继任 徐永昌
任期
1949年5月1日-1949年6月13日
前任 徐永昌
继任 閻錫山
同盟國中國戰區中國陸軍總司令部總司令
任期
1944年12月25日-1946年5月31日
前任 首任
继任 顧祝同改稱中華民國陸軍總司令
个人资料
出生 1890年4月2日
 大清貴州省興義府興義縣
逝世 1987年10月21日(1987-10-21)(97歲)
 中華民國台北市
政党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配偶 王湘文
职业 政治家軍事家
获奖 Order of National Glory with Grand Cordon ribbon.png 國光勳章
Order of Blue Sky and White Sun with Grand Cordon ribbon.png 青天白日勳章
军事背景
军衔 陸軍一級上將
學歷
  • 日本東京振武學校第11期肄業(1913年)
  •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22期步科畢業(1916年)
經歷
  • 貴州講武學校校長(1916年)
  • 貴州步騎砲工兵學校校長
    (1921年1月-1921年7月)
  • (國民政府)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總教官
    (1924年)
  • (國民政府)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教練部主任
    (1924年)
  • (國民政府)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教導第一團團長
    (1924年-1925年)
  • (國民政府)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潮州分校校長
    (1925年)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
    (1927年7月-1946年5月)
  • (國民政府)國民革命軍第一軍軍長
    (1926年1月-1927年)
  • (國民政府)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教育長
    (1926年)
  • (國民政府)國民革命軍第一路軍總指揮
    (1927年5月-1928年)
  • (國民政府)浙江省政府主席
    (1927年10月5日-1928年11月7日)
  • (國民政府)國民政府委員
    (1927年3月13日-1931年)
  • (國民政府)北伐軍總司令部參謀次長
    (1928年)
  • (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委員
    (1928年2月1日-1929年)
  • (國民政府)財政監理委員會委員
    (1928年4月11日-8月28日)
  • (國民政府)禁煙委員會委員
    (1928年7月25日-1929年)
  • (國民政府)預算委員會委員
    (1928年8月29日-1929年3月4日)
  • (國民政府)訓練總監部訓練總監
    (1928年10月24日-1931年12月30日)
  • (國民政府)故宮博物院理事會理事
    (1928年10月28日-1933年)
  • (國民政府)國軍編遣委員會籌備主任
    (1928年12月11日-1929年1月)
  • (國民政府)國軍編遣委員會常務委員
    (1929年1月-1930年11月15日)
  • (國民政府)陸海空軍總司令駐武漢行營主任
    (1929年3月-1930年8月8日)
  • (國民政府)國防部參謀本部參謀總長
    (1929年3月28日-5月24日)
  • (國民政府)財政委員會委員
    (1929年3月28日-1930年7月5日、
    1931年11月12日-1932年5月30日)
  • (國民政府)首都建設委員會委員(1929年)
  • (國民政府)國防會議委員(1929年)
  • (國民政府)軍政部部長
    (1930年3月3日-1944年11月20日)
  • (國民政府)陸海空軍總司令駐鄭州行營主任
    (1930年10月12日-12月2日)
  • (國民政府)陸海空軍總司令駐南昌行營主任
    (1931年2月10日-11月22日)
  • (國民政府)駐贛綏靖公署主任
    (1931年11月30日-1931年12月3日)
  • (國民政府)中央航空學校創辦人
    (1931年)
  • (國民政府)第三防衛區司令官
    (1932年)
  • (國民政府)軍事長官懲戒委員會委員
    (1933年)
  • (國民政府)蒙古地方自治指導長官
    (1934年3月7日-1936年)
  • 中國童子軍總會副會長(1934年-1987年)
  • 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1934年-1987年)
  • (國民政府)軍政部部長
    (1934年12月-1944年11月)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駐廣州行營主任
    (1936年9月26日-1938年11月)
  • (國民政府)第四戰區司令長官
    (1938年1月17日-11月28日)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參謀總長
    (1938年1月-1946年6月)
  • (國民政府)國防最高委員會常務委員
    (1939年1月-1945年)
  • (國民政府)中國戰區中國陸軍總司令
    (1944年12月-1946年6月)
  • (國民政府)聯合國軍事代表團中國代表團團長
    (1946年-1948年)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駐重慶行營主任
    (1946年4月23日-1947年5月27日)
  • (國民政府)國父陵園管理委員會委員
    (1946年8月12日-1948年)
  • 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委員
    (1947年5月10日-1948年5月31日、
    1949年9月21日-1972年5月19日)
  • 行政院政務委員
    (1948年5月31日-1948年12月22日)
  • 國防部部長
    (1948年6月3日-12月24日、
    1949年5月1日-6月13日)
  • 行政院院長
    (1949年3月12日-6月6日)
  • 美援運用委員會主任委員
    (1949年3月24日-6月13日)
  • 中日文化經濟協會會長
    (1956年11月7日-1988年7月28日)
  • 國民大會主席團主席
    (1960年2月-1987年10月)
  • 中華民國聯合國同志會會長(1963年5月-1987年10月)
  • 總統府戰略顧問
    (1972年6月-1987年10月21日)
  • 亞東親善協會名譽顧問(1975年1月-1987年10月21日)
  • 國父紀念館管理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
    (1977年4月-1987年10月)
  • 中華戰略學會名譽副會長(1979年3月-1987年10月21日)
  •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
    (1980年1月15日-1987年10月21日)

何應欽(1890年4月2日-1987年10月21日)[註 1]敬之貴州興義[12]:600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13]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12]:600-601中國國民黨軍政界首要人物;在黃埔系當中,有蔣何並稱地位[2]:282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歷任軍政部長、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北平軍分會委員長、大本營參謀總長陸軍總司令、聯合國軍事參謀團中國代表團團長、國防部部長行政院院長[12]:601於1949年前往臺灣擔任中華民國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和國民大會主席團主席。[12]:601並為中華民國統帥旗黃埔軍校校旗及中華民國國徽設計者(因青天白日圓形體第一次出現在黃埔軍校校旗中)。在高層決策謀劃中嘗有「干才」之譽。[2]:282日本稱其為日本通巨頭。[14]:175曾獲美國總統羅斯福、英皇喬治六世法國政府墨西哥政府等授予各式勳章[2]:282著有《八年抗戰》、《中國與世界前途》[12]:601。何應欽還曾任上海大夏大學校董。

生平[编辑]

1890年4月2日,何应钦出生于贵州省兴义县泥荡村[2]:282的一个地主家庭[1]:27。何應欽祖籍江西臨川;在五名兄弟中排行第三。[2]:282

求學從軍[编辑]

何應欽七歲入讀鄉塾,十歲就讀於本鄉初等小學,十三歲入縣立高等小學;1901年,何應欽以考選第一名,保送入省會貴陽陸軍小學。[2]:2821909年春,獲保送入武昌陸軍第三中學,同期有谷正倫等人;是年秋,陸軍部尚書鐵良考選留日學生20人。[2]:282何應欽與谷正倫一同被錄取,東渡日本,進东京振武學校第十一期,並加入同盟會[2]:2821911年,武昌軍興,何應欽與振武學校同學返國參加辛亥革命,任滬軍都督府(都督陳英士)訓練科一等科員,旋奉派任江蘇陸軍第七師第一旅第三團連長,後升營長。[2]:282-2831912年,何應欽返日本繼續學業;先入振武學校,繼到日光宇都宮陸軍步兵第五十九聯隊實習。[2]:2831913年秋,何應欽進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二十八期步科。[2]:2821916年畢業。[15]:205學成回國後,經上海返貴州。[2]:2831916年,何應欽到沪军都督府都督陈英士那里做了一名军务处的科员[1]:27。是時,貴州陸軍总司令王文华成立黔军第一師,廣覓軍事人才;何应钦一到贵州,便被王文華任為黔軍第一師步兵第四團團長兼講武學校學生營營長,並負責籌辦貴陽貴州講武學校和組織新軍訓練。[2]:283。是年7月,何應欽任贵州讲武学校校长[1]:27兼黔軍援川支隊參謀長[2]:283

回到貴州[编辑]

1916年11月,王文華率黔軍入四川討伐劉存厚,何應欽任黔軍第五團團長,率部出貴州討伐長江上游總司令兼四川查辦使吳光新;12月,大敗吳軍於黃角椏,迫使吳光新退出重慶。[2]:283討伐劉存厚戰役後,王文華擴編黔軍為五個混成旅。[2]:283何應欽旋即擔任了黔军第五混成旅旅长[12]:601,率部駐防湖南、貴州邊境[2]:283。何又担任贵州警务处处长[1]:28

1919年,何應欽仿照意大利王國建國英雄馬志尼「少年意大利」之組織,创設「少年贵州会」,自任會長,成為国民党在贵州之外圍组织,並很快在全省八十一縣成立分支会,創辦機關刊物《少年贵州日报》;何應欽為王文華團結省內外進步分子建立新黨,與刘显世領導之旧派——進步系對立,奪取貴州政權,奠定良好基礎,故深得王文華信賴。[2]:283

何應欽为了使新派力量成为贵州政治上的重心,便联合贵州省立法政学校校长彭克荷等人,主张建设民主新贵州。与此同时,何应钦还担任了贵州省立法政学校的军事体育教师。1920年,王文华為避免指揮部下推翻自己母舅劉顯世嫌疑,在上海暫住,期間被剌客所殺。[2]:283卢焘代理黔军总司令,何应钦兼代参谋长[1]:28-29

王文華死後,貴州局面陷於群龍無首狀態;何應欽企圖與妻兄王伯群重建貴州政權,但此時谷正倫乘機謀奪省政,兵發貴陽,限令何應欽即日離開貴州。[2]:283何應欽被迫交出兵權,自率一連前往昆明,投奔雲南督軍顧品珍[2]:2831921年冬,贵州省政局完全陷入混乱,何应钦认为在此地不会有作为,便同其参谋郑仲坚、军需李绍阳离开贵州,出走昆明。[1]:29-30

任教黃埔[编辑]

孫中山在黃埔軍校開學典禮結束後,與蔣中正合影,1924年6月
孫中山在黃埔軍校開學典禮結束後,與校長蔣中正(中)、教導第一團團長何應欽(左)、第二團團長王柏齡(右)合影,1924年6月

何应钦到達昆明後,下榻省府招待所于園。[2]:2841922年,何應欽为貴州守舊派劉敦吾買凶手殺傷,他身中兩槍,傷肺部,入昆明醫院得到一位法國醫生治療。[2]:284何遭到仇家暗算,险些丧命。[1]:29-30身体康复后,滇黔联军总司令唐继尧又怂恿他回贵州,他没有同意。而后他又顾虑到久留昆明会遭人猜忌,便匆匆走滇越铁路海防去往上海[1]:29-30

1924年,孫中山建立黃埔軍官學校蔣中正任校長;何應欽托日本士官學校同學王柏龄介绍至廣州謁見蔣。[2]:284同月,被孫中山任命為大本營參謀處軍事參議,協助籌建軍校。[2]:284陸軍軍官學校行政分為政治部、教練部、教授部等。[16]:217教授部主任王柏齡、副主任葉劍英,教官何應欽、錢大鈞劉峙顧祝同等。[16]:217何應欽被孫中山任為黃埔軍校總軍事教官、教育長[12]:601,战术长官,后改任總教官[1]:30。後黃埔軍由軍校第二、三期學生2000餘人和以軍校第一期畢業生為骨幹編成黃埔校軍教導團,共有兩團,第一教導團團長何應欽、第二教導團團長王柏齡,兩團共有士卒3000餘人[16]:217,參加兩次東征討伐陳炯明[12]:601

1925年2月,大元帥府成立国民革命军东征联军,蔣中正任司令兼任兩團總教官;何應欽率教导第一团学生军担任攻擊淡水城主力軍[2]:285,在棉湖取得胜利[1]:32

何應欽又击败陈炯明,占领潮州汕头[1]:30。5月,駐粵滇軍總司令杨希闵、桂軍總司令刘震寰驅兵叛乱,企圖推翻革命政府。[2]:287何應欽已是国民革命军第一旅旅長[12]:601,秘密將部隊撤離東江,集結於廣州附近。[2]:2885月12日,密切協同粤军將叛亂滇軍全部肅清,使革命政權轉危為安。[2]:288

平定劉、楊叛亂后,國民政府把駐在廣東軍隊一律改稱革命軍。[2]:288黃埔軍改為第一軍(北伐開始前,黃埔軍校學生畢業三期,共3300餘人,以此為骨幹,擴編成軍,初有兩教導團,第一次東征後擴編為3個團,敉平楊、劉後擴編為3個師,何應欽為第一師長,王懋功為第二師長,錢大鈞為教導師長[17][18]),蔣任軍長,旋改為何應欽,總兵力10,600。[16]:219-220东征结束后,何应钦任潮汕善後督辦,兼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潮州分校校長、綏靖委員,代表蔣掌握軍、政大權。[2]:288何應欽整训部队,准备北伐[1]:31

東路北伐[编辑]

1926年7月,國民政府誓師北伐時,何應欽任潮梅警備司令[2]:289,任國民革命軍第一軍軍長[12]:601國民革命軍分兵三路北伐,東路攻福建、浙江,由何應欽指揮,主要攻擊孫傳芳。[16]:223在何應欽指揮下,第一軍一部以攻代守,於10月9日奇襲松口[19]:137何應欽由廣東潮州梅州攻福建,繞至永定,主將周荫人越城而逃,僅以身免。[2]:289何應欽一戰克永定,11月8日克漳州,11月23日克泉州[19]:137,12月克福州[16]:223。蔣因命該部改為東路軍,由何應欽任總指揮;並令國民革命軍第十四軍賴世璜部東進,加入東路軍序列。[19]:13712月,何應欽任東路軍總指揮,轄六個縱隊,以白崇禧為前敵總指揮,負責由福建而浙江,攻取上海[2]:2901927年2月19日,東路軍入杭州,並沿滬杭路繼續進擊,浙江全省底定。[19]:1383月14日,北洋政府長江海軍總司令楊樹莊來歸國民革命軍,受任為國民革命軍海軍總司令,率領艦隊協助東路軍收復上海;並派艦3艘溯長江西上,協助攻取南京[19]:1383月19日,東路軍擊破張宗昌部克復上海。[19]:1383月23日,東路軍攻抵鎮江,與中路軍兩面夾擊南京,直魯軍北走渡過長江,南京於3月24日克復[19]:138

1927年4月,寧漢分裂[2]:2904月2日,蔣中正為消滅中國共產黨,在東路軍指揮部召開反共會議,何應欽在會上極力支持主張消滅中國共產黨。[20]7月17日,南京國民政府任何應欽為軍事委員會委員。[21]:4358月13日,蔣宣布下野,寧漢復合。[16]:225何應欽与李宗仁、白崇禧三人把持軍、政大權[2]:290-291,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1]:31名義通令各軍。[2]:2918月,何應欽、白崇禧指揮部隊在龍潭孫傳芳部血戰,全殲孫部五萬餘人,繳械四萬餘支[2]:291,終於挽回危局[16]:226沪宁铁路上的战斗结束后,10月,共同策定:何应钦部與白崇禧第二路軍負責渡江北上,追擊孫傳芳敗逃之敵。[2]:292何将所部原东路军改编为第一路军,自己專任第一路軍總指揮[2]:292,继续渡江北伐[1]:32。1928年1月,蒋中正復職總司令,将何应钦第一路改編為第一集團軍,自兼總司令,何改任北伐軍總司令部總參謀長,留守南京。[2]:2922月7日,蔣任軍事委員會主席,由何應欽代理。[21]:436何應欽並任为浙江省政府主席,浙江省政实由蒋伯诚代理。[1]:32

中原大戰[编辑]

1929年3月,蔣桂戰爭爆發,何應欽任討逆軍總参謀長、中國國民黨第三屆中央執行委員,兼署中國國民革命軍總參謀長,幫助蔣運籌方略,一舉打敗桂系[2]:293

1930年3月,何應欽就任國民政府軍政部長兼署武漢行營主任,嚴防閻錫山、馮玉祥異動。[2]:29310月,中原大戰已近尾聲,何應欽被調任鄭州行營主任,主持前方軍事和西北善後事宜。[2]:294

坐鎮南昌[编辑]

1931年2月,何應欽以國民政府軍政部長身份,組織南昌行營,任陸海空總司令南昌行營主任兼圍剿軍總司令,調兵遣將。[2]:294-2956月21日,蔣親至南昌,主持第三次圍剿事宜,以何應欽為剿匪前敵總司令,兼左翼集團軍總司令,統朱紹良、蔣鼎文、陳誠等部。[16]:4257月,何應欽任前敵總指揮。[2]:2951932年2月,國民政府任命何應欽為贛粵閩邊區剿匪總司令,部署第四次圍剿事宜。[16]:425

對日交涉[编辑]

九一八事變後,何應欽與日本交涉華北問題。

1933年3月,張學良熱河失守,引咎辭職[2]:298。3月12日,國民政府發表明令,以何應欽代行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委員長職權[22]

1931年10月,王若飛在包頭被捕,後來何應欽兩次致電傅作義,命其押送「王敬齋」(即王若飛)到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北平行營,傳作義托辭拒絕[23]:510

何應欽秉承南京政府一面抵抗、一面交涉之既定國策,倚靠萬里長城作為防禦唯一工事,企圖以部隊守住長城線,阻止日軍進入關內[2]:298。1933年5月23日,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委員長何應欽電話通知傅作義到北平商談要事,傳作義答:「正在激戰中,不能離開。」傅作義遂派參謀長苗玉田到北平[23]:511。何應欽見到苗玉田後,即說:我們與日軍停戰,已於昨晚達成協議,你們可馬上撤至既設陣地;並要苗玉田給傅作義傳令[23]:511。5月31日,何應欽之代表軍事委員會北平軍分會總參議熊斌,與日軍代表關東軍(司令官武藤信義)副參謀長岡村寧次塘沽正式會談;熊斌在日方事先擬定條款上一字不改簽署《塘沽停戰協定[2]:301。6月,何電行政院,自請處分[2]:301

1935年6月9日,梅津美治郎正式向何出備忘錄,限3日內答覆[2]:303。6月10日,日本北平駐屯軍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向何應欽提出多項無理要求:一、撤換河北省政府主席于學忠;二、取消河北省內中國國民黨黨部;三、撤退駐防河北境內之中央軍[19]:227。何應欽拒絕簽字[19]:227。7月6日,何應欽將高橋7月1日代擬文稿請示行政院同意後,是日電鮑文樾送交日華北駐屯軍司令梅津,關於河北事件之書面公函,世稱《何梅協定》:「徑啟者:六月九日酒井參謀長所提各事項,均承諾之,並自主期其遂行。特此通知。此致梅津司令官閣下。何應欽。民國二十四年七月六日」[24]:4923。此兩協定普遍被認為是「賣國」的協定,遭到民眾和輿論強烈反對[2]:301

1935年4月,國民政府主席林森任命何為陸軍一級上將[2]:302。11月26日,國民政府為應付華北特殊情勢,裁撤北平軍事委員會分會,特任宋哲元為冀察綏靖公署主任,何應欽為行政院駐北平辦事長官[19]:227。12月2日,何應欽、熊式輝保定,與商震、萬福麟、門致中、鮑文樾等協商華北問題,何對日本記者發表聲明,希望中日「和平親善,共存共榮」,夜何與北平土肥原互通電話多次[24]:5017。12月4日,日本不歡迎何應欽留北平,日本使館武官高橋托人轉告何應欽說:在私交方面,他對何氏表示歡迎,在公事方面如果何留駐北平,北方將會嚴重的困擾,是夜日軍方代表與宋哲元接觸施加壓力[24]:5019。12月7日,何應欽將成立「冀察政務委員會」方案電請南京批示,中國國民黨中央覆電照准[24]:5022。12月12日,何應欽以冀察政務委員會業經組成,在北平任務已畢,是日離開北平南下回南京覆命[24]:5026。12月14日,何應欽抵達南京,向蔣中正報告處華北時局經過,何語記者稱:宋哲元等對中央始終忠誠擁護,中央為綜理冀察政務便利起見,已明令設立冀察政務委員會,以宋為委員長,何否認12月9日北平學生與軍警衝突死學生事[24]:5028

西安事變[编辑]

1936年12月,張學良、楊虎城以「兵諫」逼蔣抗日。[2]:30412月12日下午3時50分,西安事變消息傳至南京,當夜中國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及中央政治委員會舉行緊急會議。[19]:205何應欽在討論處置陝變辦法時,力主以武力討伐張、楊,解決「西安事變」。[2]:305所以,兩會決議如下[19]:205:一、由孔祥熙副院長代理行政院長;二、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改為五人至七人,並加推何應欽、程潛、李烈鈞、朱培德、唐生智、陳紹寬為常務委員;三、軍事委員會由副委員及常務委員負責;四、關於指揮調動軍隊由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兼軍政部長何應欽擔任;五、張學良褫奪本兼各職,交軍事委員會嚴辦,所部軍隊歸軍事委員會直接指揮。[25]12月13日,何應欽出席中央政治委員會會議,作當前軍事報告,指責張、楊行為叛逆,分析東北軍西北軍軍事實力,以及中央軍討伐張楊之勝算;12月16日,何應欽出席中央政治委員會第三十次會議,他被推為討逆軍總司令,由國民政府明令討伐張楊。[2]:30612月17日,何應欽通電就討逆軍總司令,以劉峙、顧祝同為討逆軍東、西兩路集團軍總司令,並擬派飛機轟炸西安。[26]:306

12月25日,蔣被釋放,翌日回到南京。[2]:306何應欽到機場去迎接蔣,在歡迎會上為蔣宣讀答詞;向蔣訴說他仗大義、伸國法,不得已而主張討逆之苦衷。[2]:30612月29日,蔣下令撤銷何應欽之討逆軍總司令部,所有事宜交由軍政部辦理;何應欽在處理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善後時,仍然主張武力解決張、楊部隊。[2]:3061937年5月,他派四弟何輯五與陳誠、劉峙、于學忠等整理東北軍;何應欽和蔣改編東北軍和第十七路軍。[2]:307

中國抗日戰爭[编辑]

1937年7月3日,在蘆溝橋事件發生前夕,當時日本駐華大使館武官喜田多一,強硬向何應欽要求,說如果中國不接受廣田三原則,則戰爭將不可避免[27]:190。7月7日蘆溝橋事變,中國抗日戰爭爆發[2]:307。8月12日蔣主持中國國民黨中常會議,軍政部長、國家總動員設計委員會主任委員何應欽在會上發言說:「和平已經絕望,如果他稍有動作就要打他,否則等他兵力集中,更困難了。」[28]8月15日,何應欽任軍事委員會軍政部長兼第四戰區司令長官[2]:309。12月6日,在漢口舉行第五十四次國防最高委員會常務委員會議,國民政府委員如康生智、白崇禧、徐永昌、顧祝同等認為可以答應條件,于右任、居正、孔祥熙、何應欽、陳布雷、徐堪、徐謨、翁文灝、邵力子、陳立夫、董顯光、張群等均未表示異議[29]:10-13,惟蔣則始終持保留態度[16]:602。1938年1月,何應欽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和參謀總長[2]:309

1942年3月,周恩來謁見何應欽,要求將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擴編為4個軍、12個師(其軍隊早超過此數,要求擴編之目的是爭取更多軍餉和軍事補給,當時國民政府只給其45000人之軍需),被拒[16]:621。1944年11月,陈诚取代何应钦为军政部部长。12月,何應欽任同盟國中國戰區陸軍總司令[30]。12月8日,在參謀總長何應欽指揮下,收復獨山,貴州局勢趨於穩定[16]:615

1945年4月,何應欽亲自指挥湘西会战、桂柳反攻戰,制定反攻廣東作戰計劃[2]:311。何指揮各方面軍,將分路進擊之日军各個殲滅[2]:312。8月5日,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自昆明飛抵南寧檢閱各部隊[24]:7775。8月16日,何應欽馬上回到重慶,蔣中正剛好住在公館,指派何应钦为中国战区受降最高指挥官[31]:166。中國戰區之日軍投降事宜,由蔣派陸軍總司令何應欽處理[16]:657

1945年9月9日,何应钦(右)代表中方接受日方代表小林浅三郎中将的降书(注:照片旁的圖說有误,照片中递交降书者为日本中国派遣军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中将,而不是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32]

1945年9月8日,何應欽由芷江飛往南京受降[19]:299。9月9日上午,在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代表中國戰區最高統帥特級上將蔣中正,接受日本「支那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無條件投降[2]:313。何應欽主持中國戰區日本投降簽字典禮[16]:659。岡村寧次簽署降書,由日本「支那派遣军」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中将递交。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946年4月,何應欽任重慶行轅主任[2]:314。5月31日,陸軍總司令部舉行結束典禮,何應欽通電,自6月1日起,解除其本人參謀總長及陸軍總司令職務[24]:8064

第二次國共內戰[编辑]

何應欽有關軍事撥款的親筆信

1946年6月1日,國民政府撤銷軍事委員會,成立國防部,何被解除參謀總長及陸軍總司令職務,奉派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軍事參謀團中國代表團團長;6月29日,他到達美國華盛頓,謁見美國總統杜魯門[2]:314

1947年2月3日,駐美大使顧維鈞及駐聯合國參謀委員會代表何應欽,拜會美國國務卿馬歇爾;何應欽告訴記者,美國撤退軍調部人員之後,中國內戰不致因此趨於激烈,並估計目前政府軍約有150個師[24]:8279。4月1日,軍事參議院撤銷,成立戰略顧問委員會,何應欽任主任委員,龍雲于學忠鹿鍾麟楊杰陳濟棠黃紹竑劉峙衛立煌蔣鼎文等為委員[24]:8324。5月10日,國民政府特任何應欽為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委員,龍雲、于學忠、鹿鍾麟、楊杰、陳濟棠、陳紹寬、黃紹竑、劉峙、衛立煌、蔣鼎文、賀耀祖為顧問委員會委員[24]:8351。5月27日,國民政府令免國民政府主席重慶行轅主任何應欽、兼代主任張群職;特派朱紹良為國民政府主席重慶行轅主任,蕭毅肅為副主任[24]:8362

1948年5月,何應欽接白崇禧翁文灝內閣國防部部長[2]:314。5月,蔣中正召見何應欽,就行憲後新行政院之有關問題進行商談[24]:8604。6月24日,立法院開會檢討中原戰局,新任國防部長何應欽出席報告[24]:8625。6月25日,國防部長何應欽在立法院秘密會議上報告軍事稱:「吾人必須堅定信心,同時接納一切善言,方能提前消滅共匪。」[24]:8625。7月7日,中華民國政府定是日為陸軍節,國防部長何應欽對全體官兵致詞,勉勵發揚八年抗戰的光榮歷史,「保證建國必成」[24]:8637

前線失敗,後方動蕩[2]:317翁文灝內閣下台,何應欽也隨即辭職,徐蚌會戰徹底慘敗後,他曾到上海養病[33]:317

撤離中國大陸[编辑]

1949年2月14日,前國防部長何應欽自上海抵南京,自稱為養病到此;記者詣以對和平之意見,何答稱:「和平不僅中國需要,且為世界所切望……豈不更佳。」[24]:88162月21日,何應欽在南京向司徒雷登大使探詢,美國政府能否邀請蔣到美國訪問;何認為如果能有3個月全權,他能使情勢改善到讓中共難以渡江[34]:76。3月8日,孫科因與李宗仁意見不合辭職,3月12日李宗仁提名何應欽組閣,並經立法院之同意[19]:349。3月23日,何應欽繼孫科為行政院長[16]:717。3月24日,何應欽於李宗仁行代總統時就任行政院長,「舉行首次政務會議,派定政府和談代表」[35]:171。3月29日,國民代表上海聯誼會開會,致電李宗仁、何應欽轉和談代表,提出:「和談為國家之大事,決非國共兩方可得而專。……政府為國民大會依據憲法所產生,試問諸公將憑借何種地位,有何種權力以與共黨談判?」[24]:8855

4月7日,中國國民黨在廣州召開中央常務委員會議,何應欽「報告和談經過」[35]:178

4月21日,行政院長何應欽電令各地方政府及治安機關,「加緊維持社會秩序與治安」,並要求各地重新公布戒嚴法,嚴厲執行[24]:8883。國共和談破裂後,4月22日,蔣以中國國民黨總裁身份約李宗仁赴杭州會商國是,參與者另有行政院長何應欽、華中軍政長官公署軍政長官白崇禧、西南軍政長官公署軍政長官張群等[16]:717。還有顧祝同、湯恩伯等在筧橋航校會商對付時局辦法[24]:8885。李宗仁令:國防部部長徐永昌著專任陸軍大學校長,特任何應欽兼國防部部長,指揮全國陸、海、空軍;國防部參謀總長改為國防部長之幕僚長[24]:8887

解放军攻占南京时缴获的何应钦印章。现藏军事博物馆。

4月23日,國府遷往廣州,當時行政院長是何應欽,國防部長是徐永昌[16]:722。解放軍第八兵團第三十五軍經浦口渡江,南京易手[24]:8888。4月24日,行政院長何應欽與副院長賈景德、秘書長黃少谷、內政部長李漢魂、交通部長端木傑已抵達廣州[34]:127

4月25日,中國國民黨中常會在廣州舉行第一八六次會議,出席者有何應欽、王竉惠等數十人,孫科主席;經會議決定:一、和談指導委員會任務終了,應即撤銷;二、推派李文範、吳鐵城兩委員赴桂林促請代總統李宗仁早日來廣州[24]:8892

5月10日,何應欽出席立法院第三會期第十八次秘密會議,報告和談破裂經過及當前施政方針;並表示:「本應退避賢路,惟念當前局勢,嚴重已極,國家民族之命運,已在存亡絶續之交,政局不可動蕩,軍事應有重心。應欽以身許國,勢逼處此,不得不犧牲一己,繼續勉任艱巨。」;各立法委員提議動用國庫金銀外幣,穩定經濟,加強軍事戰鬥力;征用富豪金銀充作戰費,以及追究「叛變」責任,整肅投降分子;另由梁寒操等30人提出由立法院組織非常時期施政綱領起草委員會[24]:8909

5月11日,何應欽於廣州召開高級軍事將領會議,白崇禧奉召到穗出席;會議決定以最大力量保衛華南和西南地區,並決定廣東、湖南、湖北、廣西、江西、福建、貴州、雲南、四川等省聯防計劃[24]:8910

5月14日,兼國防部長何應欽電令,以解放軍渡江後,國軍「於轉進途中,既未採用機動方法,窺破好機,予深入之匪以反擊,復未站穩腳跟阻止匪軍之冒險窮追,似此消極性之轉移如不嚴加糾正,則影響今後作戰至巨」;要求部隊「振作士氣」,「凡有不遵命令專以避戰為能事者,決按軍法及連坐法從嚴懲處」[24]:8912

5月18日,行政院第六十次政務會議決議:一、西北軍政長官公署代長官郭寄嶠無庸代理,派馬步芳副長官升代;二、特派盧漢為雲南綏靖公署副主任,谷正倫為貴州綏靖公署主任;三、派黃旭初兼桂林綏靖公署副主任,莫樹杰為貴州綏靖公署中將副主任,甘麗初為增設副主任[24]:8918

5月20日,「請辭本兼各職」[35]:206。5月30日,何應欽內閣為惡劣情況所迫全體總辭[19]:353,辭職獲准[35]:207。7月16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在廣州組織非常委員會,委員7人,包括何應欽[16]:718。何應欽不久便去台灣[2]:321

晚年在台湾[编辑]

此後,他歷任「中央非常委員會」、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2]:321,直至去世。1951年春,何應欽由台灣飛往日本訪問[36]:212。1月,何應欽代表蔣應麥克阿瑟之召赴東京,攜有已為蔣所核准之計劃,準備用20至25萬兵力攻佔廈門、汕頭,擬與麥克阿瑟具體研究此項計劃及預計效果[37]:24。麥克阿瑟通知蔣可能在1月底宣布終止台灣出擊中國大陸之限制等情;蔣進攻廈門汕頭可能性很大,毛澤東希望迅速研究對策[37]:24。何應欽經常率領代表團出席「世界道德重整運動大會」。[2]:321

1953年春夏之際,時任中華民國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的一級上將何應欽,乃與孫連仲將軍、臺北市市長吳三連共同發起組織「台北高爾夫俱樂部」,獲陳重光黃啟瑞、陳長桐、徐宗涑、辜振甫、 林益三等諸人之贊助、支持;在何應欽將軍與當時的參謀長周至柔將軍大力鼎助下,取得位於臺北市市郊南機場之國軍農場(即今日青年公園的土地使用權),做興建球場之用。[38]

1962年8月12日,以特使身分訪問韓國,參加大韓民國獨立慶典。[39]

1974年7月5日,何應欽接見美國作家法倫斯華斯(Clyde A. Farnsworth)。[40]:217

1979年3月11日,總統蔣經國特頒國光勳章予何應欽。[41]

1981年,紐約僑胞呼籲要求成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19]:451

1981年12月,何應欽署名,在金門太武山為金門防衛司令部前司令劉玉章上將題寫的碑牌

1982年10月22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在陽明山中山樓正式成立,由何應欽任推行委員會主任委員。[19]:451

1984年9月9日,發表〈告黃埔同學書〉,斥责中國大陸黃埔軍校同學會的“統戰陰謀”。[42]:798

逝世[编辑]

1986年4月,何應欽突感不適,入院治療,斷為輕微中風[2]:3211987年10月21日上午,因心肺衰竭在台北榮民總醫院去世,終年九十八歲。[2]:321-322同日,蔣經國頒褒揚令:「總統府戰略顧問、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少慕戎軒,長嫻兵略。鼎革檄傳,及鋒小試;討袁護法,執殳前驅,遂以英特之材,上膺干城之選,自此股肱元首,羽翼中樞。出掌戎機,入參廟議。乃至長纓擊敵,奏凱受降,實極殊榮,都無遺算。……出任行政院長,瀟謨默運,靖獻尤多。」[2]:322

何應欽遺體葬於臺北縣汐止鎮(現新北市汐止區)之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特勳區。

轶事[编辑]

1922年,何应钦在昆明正义路华丰茶楼被仇家暗算,被射中肺部。当时的云南警察厅厅长朱德,将他送到法国医院救治。最终弹头未能取出,医师说只能确保10年无事。但是之后的60年,何应钦依然健在人间,只是走路时右肩有轻微倾斜的现象。[1]:29

日本投降後,1946年1月21日,時任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奉命將汪精衛的墳炸毀。

評價[编辑]

1948年8月,何應欽批評蔣中正干預軍官任命。蔣回應:「此人推過爭功之技術,機巧已極,而其宣傳方法完全學習共『匪』所為,可謂投機取巧盡其能事者矣,惜乎心勞日拙,毫無所得耳,培養二十餘年,仍不能成材自立,始終為人利用而毫不自覺,無骨氣,無人格,誠枉費我一生之心血。此亦為余平生最大失敗之一也。」[43]

解放軍出版社之《民國高級將領列傳》稱:何應欽雖隱藏著篡位野心,但只想巧取而不敢豪奪,因此畢生事業總跳不出蔣所說「沒有蔣中正就沒有何應欽」。在中國抗日戰爭史中,何應欽被人視為親日派,但總是受蔣中正意志左右,對其抗日、妥日、反共之政策緊步後塵,積極賣力。[2]:307

家族[编辑]

何應欽父親何其敏,職業商人;母親史氏;在兄弟五人中排行第三。[2]:2821916年4月30日,與貴州督軍劉顯世外甥女,王伯群、王文華昆仲胞妹王文湘於貴州結婚;婚後生一女,名何麗珠。[2]:283侄孙何祖光,香港富商;侄孙媳妇温碧霞,著名演员。

著作[编辑]

  • 何應欽:《中国与世界前途》,中日文化經濟協會編,台北:正中书局,1974年10月
  • 何應欽:《日軍侵華八年抗戰史》,臺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1982年

註釋[编辑]

  1. ^ 资料对何应钦的出生日期颇具分歧。李仲公[1]:2王成斌等人[2]:282和某些网站[3][4][5]认为何应钦出生于1889年,谢伯元[1]:27、熊宗仁[6]、王维礼[7]和某些网站[8]认为他出生于1890年,另外还有少量网站、杂志[9][10][11]表明他出生于1894年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万高潮、王健康、魏明康. 《蒋介石与他的爱将 一》. 北京: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05. ISBN 7503414383.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2.49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 2.67 2.68 2.69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2.78 2.79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4)》.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年. ISBN 7506511215. 
  3. ^ 何应钦简介(图). [2015-02-14]. 
  4. ^ 何应钦. [2015-02-14]. 
  5. ^ 顶级奢华——大名家“朱受之”为“何应钦堂姑”玉照像!. [2015-02-14]. 
  6. ^ 熊宗仁. 《何应钦传》. 贵阳: 贵州人民出版社. 1991: 1. ISBN 7-221-00974-0. 
  7. ^ 王维礼. 《蒋介石的文臣武将》. 台北: 巴比伦出版社. 1989: 160. ISBN 957-9238-03-0. 
  8. ^ 桐源看风水:何应钦祖地揭秘. [2015-02-14]. 
  9. ^ 揭秘何应钦发家史 与蒋介石的恩怨情仇. [2015-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14). 
  10. ^ 何应钦屡次对蒋介石“逼宫” 为何仍能留任高位?. [2015-02-14]. 
  11. ^ 李英. 谋权篡位梦难圆的“大金刚”何应钦. 《文史春秋》. 2010年, (第04期).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辭海編輯委員會 (编). 《辭海》(1989年版).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9年9月. ISBN 7532600831. 
  13. ^ 郭廷以 (编). 《中華民國史事日誌·中華民國二十四年三月二十七日》. 台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79. 甲、中央政治會議決議任蔣中正為特級上將,閻錫山、馮玉祥、張學良、何應欽、李宗仁、朱培德、唐生智、陳濟棠為一級上將。 
  14. ^ 何應欽. 附錄(二)戰友會副會長、前陸軍大將岡村寧次:〈何應欽將軍感謝會致詞〉.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書局. 1974年10月. ……何將軍在我國被稱日本通的巨頭,多年的親日態度,早為日本國民所週知,但本人仍然不能不憶起未為世人所知的事情,來證實何將軍之如何愛護日本。首先,記得十六、七年前,當滿洲事變方殷之時,何將軍曾向本人及同事,屢次說明這樣的話:「中日兩國一旦擴大武力衝突的範圍,而至超過現在的程度,則中國共產黨必將乘機激增其勢力,此事固然會成為中國將來的禍根,而日本亦勢必蒙受其禍。因此,中日兩國必須防止武力衝突,使不致超過現在的範圍以上。」何將軍所述,大意如此。…… 
  15. ^ 何應欽. 附錄(八)日本韓僑太陽新聞社副社長 馬學祚:〈何應欽將軍與亞洲〉.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書局. 1974年10月. 
  16. ^ 16.00 16.01 16.02 16.03 16.04 16.05 16.06 16.07 16.08 16.09 16.10 16.11 16.12 16.13 16.14 16.15 16.16 16.17 16.18 張玉法. 《中國現代史》 第九版. 台北: 東華書局. 1986年10月. 
  17. ^ 中國國民黨黨史會 (编). 《黃埔軍校三十年概述》. 高雄鳳山. 1954: 8. 
  18. ^ 鄧文儀. 《黃埔精神》. : 72. 
  19. ^ 19.00 19.01 19.02 19.03 19.04 19.05 19.06 19.07 19.08 19.09 19.10 19.11 19.12 19.13 19.14 19.15 19.16 許朗軒. 《中國現代史》 第3版. 台北: 正中書局. 1987年8月. 
  20. ^ 何應欽. 華夏經緯網. 貴州黔西南州台灣事務辦公室. 
  21. ^ 21.0 21.1 劉壽林、萬仁元、王玉文、孔慶泰 (编), 《民國職官年表》, 北京: 中華書局, 1995年8月 
  22. ^ 王禹廷. 〈二、張學良入關肩重任〉. 《細說西安事變》.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89-10-01. 原令如次:北平政務委員會常務委員兼代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委員長張學良呈請辭職,應即准予免職。此令。特派軍政部長何應欽兼代北平分會委員長職權。此令。主席林森行政院院長宋子文 
  23. ^ 23.0 23.1 23.2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2)》.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24. ^ 24.00 24.01 24.02 24.03 24.04 24.05 24.06 24.07 24.08 24.09 24.10 24.11 24.12 24.13 24.14 24.15 24.16 24.17 24.18 24.19 24.20 24.21 24.22 24.23 24.24 24.25 24.26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25. ^ 何應欽. 〈粵陝事變之經過〉. 《革命文獻》第三十輯(總六五〇七). 
  26. ^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4)》.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年. ISBN 7506511215. (何)還派人四出活動,分別與桂系、粵軍余漢謀廣東省主席黃慕松聯繫。甚至與日本駐南京大使聯繫,謀取日方的支持;電催在歐洲治病的汪精衛回國,主持大計;派其弟何輯五飛西南去找劉湘和龍雲替他捧場。 
  27. ^ 何應欽. 附錄(六)政治評論家山浦貫一〈何應欽將軍會見記〉.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書局. 1974. 何將軍:……我本於軍政部長的責任,聲明說;「好的,日本既然要發動侵略,實在不得已,我們決澈底抵抗。結果兩敗俱傷,日本必無好處,終究將使蘇俄和中國共產黨坐收漁人之利。」 
  28. ^ 〈中常會第五十次會議速記錄〉,1937-08-12,台北:中國國民黨黨史館藏
  29. ^ 朱子家. 國防會最高會議第五十四次常務委員會議紀錄.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第一冊. 
  30. ^ 杨帆. 何应钦为何抗战后期骂陈诚“算个什么东西”?. 凤凰网. 2013-04-26. 
  31. ^ 何應欽. 附錄(一)〈岡村寧次將軍會談記——「文藝春秋」1956年4月號刊載〉.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書局. 1974. 何:……商談之後,我即赴湖南省芷江,準備接收,當時日方曾派來今井武夫少將商量如何接收。 
  32. ^ 六、光榮勝利時刻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2-06.,紀念抗日戰爭勝利暨臺灣光復65週年特展專輯
  33. ^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4)》.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ISBN 7506511215. 有一天,湯堯去看他,閑談解悶。湯對他說:「大局如此,你是黨國柱石,怎能心灰意冷?任何一個朝代,沒落消亡,總要有一二孤臣孽子,為歷史點綴,你哪能長住在醫院裡?」何應欽憤然地說:「叫陳誠去當孤臣孽子吧,我不夠資格。告訴你,連黃伯韜的死,都是不值得的。」 
  34. ^ 34.0 34.1 王景弘編譯 (编). 《1949大流亡:美國外交檔案室密錄》. 台北市: 玉山社出版. 2011. ISBN 978-986-294-000-6. 
  35. ^ 35.0 35.1 35.2 35.3 蔣經國. 〈危急存亡之秋〉. 《風雨中的寧靜》. 台北: 正中書局. 1988. 
  36. ^ 何應欽. 附錄(八)日本韓僑太陽新聞社副社長 馬學祚:〈何應欽將軍與亞洲〉.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書局. 1974年10月. 此後,民國四十四年再到過日本,前後兩回,都受到了日本朝野誠心的歡迎。在日華文化協會歡迎大會席上,岡村寧次發表了何將軍當年執行日本軍民任務,與他優待日軍民的事實,使全體出席會員,大為之感動而歡呼;岡村自己亦為之感激,而落下眼淚。 
  37. ^ 37.0 37.1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二卷. 北京. 1987. 
  38. ^ 球場簡介. 桃園市: 財團法人台北高爾夫俱樂部. 
  39. ^ 前院長離台赴韓賀國慶,行政院
  40. ^ 何應欽. 附錄(九)〈何應欽上將接見美作家法倫斯華斯談話記要〉.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書局. 1974年10月. (何應欽)答:中共幾個最重要人物確是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林彪等人,但現在僅餘毛、周兩人。毛的教育背景是湖南長沙師範學校學生,民國八年五四運動起自北京,他投考北京大學未能及格,在北大圖書館做館員。他本來喜看小說,熟讀三國演義、水滸傳等說部。昔時馬克思主義無政府主義,基爾特社會主義以及工團社會主義的書都有譯本出版,傳布各種主義的刊物也流行社會。毛在北大圖書館,一面讀資治通鑑等歷史書籍,一面讀那些小冊子和雜誌。他那種頑強性格,結合了馬克斯的階級鬥爭論,三國演義的權謀術數,水滸傳的流寇思想,尤其是秦始皇、王莾和列寧、史達林的暴力專制。毛的教育背景如此,他的思想構成也在於此。周恩來受過一般的基本教育、在天津南開中學讀書之後,又以「勤工儉學」去法國。他見識過歐洲的文化與學術,却又未受大學的正規教育,只是比毛澤東的見聞較廣,知識較豐富而已。……後來周恩來失掉兵權,便做中共對外交涉的工作,很有他一套政治手腕與政治詐術。被外國人士誤認他是實證主義 
  41. ^ 蔣經國總統頒授勳章予何應欽,行政院
  42. ^ 郝柏村. 《八年參謀總長日記》 . 台北: 天下遠見. 2000. 
  43. ^ 張學良:國民黨為什麼打不過共產黨!/介石反省失敗原因:黨員毀法亂紀軍人吃喝嫖賭.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官衔
中華民國 行政院
前任:
白崇禧
國防部部長(首次)
第二任
1948年6月3日﹣1948年12月24日
繼任:
徐永昌
前任:
徐永昌
國防部部長(再次)
第四任,行政院長兼任
1949年5月1日﹣1949年6月13日
繼任:
阎锡山
前任:
孫 科
行政院院長
第三任
1949年3月24日﹣1949年6月13日
繼任:
閻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