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区受降仪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華民國陸軍總司令部總司令何应钦作为同盟国代表在日军投降书上签字,1945年9月9日,中华民国南京市
中国战区受降仪式于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礼堂举行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战区受降仪式,1945年9月9日9时,在中華民國南京市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现东部战区大礼堂)举行,大日本帝國陸軍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將签署投降书,向同盟国代表、中國陸軍總司令部總司令何应钦表示无条件投降。日本投降书中日文各一份,仪式历时15分钟。

受降經過[编辑]

1945年8月10日,日本在美軍原子彈震懾下,被迫通過中立國瑞士瑞典,向盟國發出降伏照會。[1]:10038月15日,日本政府向全國廣播天皇停戰詔書》。[1]:10038月21日,日本在華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大將,經與國軍聯絡後,派代表參謀次長今井武夫,偕同參謀橋島芳雄中佐、前川國雄少佐、譯員木村辰南,乘坐繫有紅十字運輸機,飞至湖南芷江,作在華日軍投降之洽談。[2]:236

今井一行下機後,乘上一輛插有白旗吉普車,先至招待所[2]:236。洽降會議開始,今井偕隨員魚貫而入,主持投降會議者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参谋长萧毅肃,其右為美軍魏德邁將軍代表波特勒,其左為副參謀長冷欣[2]:236。首由萧毅肃向日方提出投降條件,今井武夫低首聆聽,蕭總參謀長詢以日軍在華分佈情況[2]:236-237。今井即交出地圖一幅,據載在中國之日軍共1,090,000人[2]:237。此外,在台灣方面有5個師團,在越南北緯16度以北地區約有2個師團[2]:237。以上各地區,總共敵軍投降之兵力為1,283,200人[2]:237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為迅速辦理受理事宜,恢復全般秩序起見,當即遵照最高統帥之指示,策定分15個地區受降,指派就近之最高軍事長官分別接受日軍之投降[2]:239

1945年9月9日,中国剧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国民政府中央军校礼堂举行。应邀来访的外宾和中国官员、中外记者共405人,其中中国军官219人、中国文官51人、中国记者52人、盟国代表47人。当日由何应钦作为代表,在日军收到何应钦 《降书》后,日军检查2份《降书》并盖章,然后将其中的《降书》和《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第一号命令》从萧毅肃发送到日军代表,其起立接受;之后,何应钦命令日军代表退席。当场日军等7人向中国投降官鞠躬,拿着军帽悲伤地退场[3]

受降仪式结束后,何应钦发表讲话:“敬告全国同胞及全世界人士,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已于9日上午9时在南京顺利完成,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日子,这是八年抗战的结果。中国将走上和平建设大道,开创中华民族复兴的伟业。”

投降签字仪式地点[编辑]

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其签字仪式旧址为于南京市玄武区南京军区大院内,是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旧址、国民政府国防部旧址。其址占地面积23499.8平方米,當時由张谨农等设计,杨仁记营造厂建造,于1945年9月9日在此址举行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4]

建筑规模[编辑]

建筑风格受到法国文艺复兴时期宫殿建筑的影响,中央主要入口的门厅前立着八根爱奥尼亚风格的巨大柱子,门厅顶上建有钟楼。东西方入口墙壁上分别装饰着四根爱奥尼阿式柱子,上面分别竖立着高高的塔。中央主要入口有三个拱门,东西两侧入口各有一个拱门。大礼堂内外有讲台,后面有休息室。这是日军投降签字仪式主会场原中央陆军士官学校大礼堂,北朝南,平面呈矩形,高二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占地面积1530平方米。这座建筑物的钟塔是木材结构,尽了最大努力进行维修,但当时技术水平有限,白蚁蛀虫、风、雨等使钟塔在20多年前倒塌。

遗址保护措施[编辑]

因建筑物于20多年前倒塌,故南京军区投入巨资,在文化遗产部门和建设界权威专家的指导下,展开了修复旧址、恢复原貌的维修工作。对屋顶和墙壁进行防水处理和加固,对横梁给予不改变本来面貌的保护性支持,改造建筑物的破损部位,在消防部门的指导下改造消防设施,恢复原来的样子。经过多次保护恢复和改造的中国剧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旧址,以更好地反映新面貌和历史价值的功能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

分区受降情况[编辑]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划分15个受降区,何应钦任全权代表。[5][6]

中国战区分区受降表[7]:89-90
受降區 受降單位 受降主官 受降地區 受降辦理地點 日軍投降代表
第一方面軍 盧漢 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 河內 土橋勇逸
第二受降区 第二方面軍 張發奎 廣州香港雷州半島海南島 廣州 田中久一
第三受降区 第七戰區 余漢謀派十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徐景唐和闽粤赣边区司令部副司令欧阳驹为“第四战区潮汕前进指挥所”正副主任,委任徐景唐为第三受降区受降长官,负责主持汕头受降事宜。 曲江汕頭 汕頭外马路131号。该处原为国际俱乐部(亦称洋商会馆),俗称“番仔楼” 1945年9月28日日军第二十三军司令官田中久一中将委派日军第二十三军参谋长富田直亮少将、少野修少将、山冈中校、佐濑少校向第七战区前进指挥所主任徐景唐中将、副主任欧阳驹,汕头市长谭葆寿,汤毅生副主任暨美军卢上校;各机关代表前左地区指挥官张我东澄海县长林象盛、刘定参谋长,指挥所朱丽泉高参、夏蕃高参等;来宾中央社记者叶耐冰、汕头美国新闻处沈茹甘、汕报记者李君、岭东民国日报社长陈特向、汕头国民党党部书记长陈伟烈、主任陈松年、中央通讯社汕头分社社长沈之敬等,国民党第63军186师师长张泽深。
第四受降区 第四方面軍 王耀武 長沙衡陽 長沙 坂西一良
第五受降区 第九戰區 薛岳 南昌九江 南昌 笠原幸雄英语笠原幸雄
第六受降区 第三戰區 顧祝同 杭州廈門 杭州 野地嘉平
第七受降区 第三方面軍 湯恩伯 地區 上海南京 十川次郎(南京)、松井太久郎日语松井太久郎(上海)
第八受降区 第六戰區 孫蔚如 武昌宜昌 漢口 岡部直三郎
第九受降区 第十戰區 李品仙 徐州安慶蚌埠海州地區 徐州 森茂樹
第十受降区 第十一戰區 孫連仲(北平)、劉雲楷(北平)、李延年(济南) 北平天津石家莊保定孫連仲
青島濟南德州(李延年)
北平濟南 下村定(北平)細川忠康日语細川忠康(济南)
第十一受降区 第一戰區 胡宗南。一战区副参谋长李昆岗少将、裴昌会为副主任。出任战区前进指挥所主任,9月6日偕战区司令部作战科长杨荫寰飞机抵郑州。 原定洛陽地區,后为阻止八路军接受日伪军投降,第38军55师由卢氏杜关镇进驻郑州,孔从洲兼任郑洛警备司令,主力推进开封;第40军经郑州北进新乡,受降地区扩大为开封、郑州、新乡 鄭州 原定第110师团长木村经宏中将,后改为第12军司令官鹰森孝、参谋长中山源夫少将以下日军43334名。
第十二受降区 第五戰區 劉峙 鄭州開封新鄉南陽襄樊地區 郾城 9月20日举行了受降仪式,刘峙主持了仪式,日军第12军团司令官鹰森孝在投降书上签字,在郾城投降的日军有31560名。
第十三受降区 第二戰區 閻錫山 山西 太原 澄田徠四郎
第十四受降区 第十二戰區 傅作義 地區 歸綏 根本博
第十五受降区 台灣警備總司令部 陳儀 臺灣澎湖 臺北 安藤利吉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楊克林、曹紅. 《中國抗日戰爭圖誌》. 廣州: 廣東旅遊出版社. 1995年1月. ISBN 7805215413.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李怡. 《抗戰畫史》. 台北: 力行書局. 1969. 
  3. ^ 從投降到受降—撼動歷史的26天. [2021-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31). 
  4. ^ 向胜利致敬:中国战区16场大受降. [2021-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31). 
  5. ^ 從投降到受降—撼動歷史的26天 - 檔案樂活情報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6. ^ 1945年8月21日国民政府宣布受降区和受降官,历史上的今天. [2010-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6). 
  7. ^ 何應欽.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書局. 1974年10月.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