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部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731部队旧日本帝国陆军關東軍防疫給水部日语防疫給水部本部的通稱號。該單位由石井四郎所領導,因此也稱之為「石井部隊」。“731部队”同时也可以是指在抗日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旧日本帝国陆军於日本以外領土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體試驗相关研究的所有秘密军事医疗部队,也代指旧日本帝国陆军在占领满洲期间所做的生物战和人体试验研究。

731部队營區
731部队活動

731部队的正式編號是關東軍满洲第691部隊(關東軍防疫給水部)下之满洲第731部队(防疫給水部本部),研究內容主要以研究防治疾病與飲水淨化為主,但其实該部隊使用活體中国人進行生物武器化學武器的效果實驗。731部队把基地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平房区,这一区域当时是日本傀儡政權满洲国的一部分。一些研究者认为至少10,000名中国人、朝鲜人同盟国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被害,据日本作家森村诚一在《恶魔的饱食》中称,通过“特别输送”进入到731部队的“马路大”[a]需要进行编号,而从1939年以后,进行了两轮编号,每一轮编号极限为1500,于是在抗战结束时,共计有3000人死于此。[1][2]

日本生化部队概况[编辑]

日本在戰時主要的衛生研究部門分别於:

  1. 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驻地日本东京新宿,实为细菌武器研究室
  2.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通称号:满洲第691部队)驻地哈尔滨
    1. 关防疫给水部本部(满洲第731部队)驻地哈尔滨平房区
    2. 关东军军马防疫厂(满洲第100部队日语100部隊),驻地长春,下设2630部队等。负责人高桥隆笃兽医中将和松有次郎兽医少将,进行过大量牲畜试验
  3. 北支那方面军防疫给水部(甲第1855部队),驻地北京神乐署,原国民党中央防疫处所在地,后称第151兵站医院,部长初为黑江,后为菊池齐,1939年西村英二继任也被称为西村部队。下设3个课:
    1. 第1课,设于协和医学院,从事细菌(生物)战剂的研究
    2. 第2课,设于天坛公园西门南侧,从事细菌生产
    3. 第3课,设于北海北京图书馆西原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北平社会调查所,为细菌武器研究所
    4. 在济南、天津、太原、青岛、郑州、开封、郾城等地派驻多个支队
  4. 中支那方面军防疫给水部(荣第1644部队英语Unit Ei 1644),驻地南京原南京陆军中央医院,又称“多摩部队”。部队长为桔田武夫中佐,副部队长兼研究课长为小林贤二少佐。下设7个课,在上海、南京、岳阳、荆门、宜昌等地派驻12个支队
  5. 南支那方面军防疫给水部(波第8604部队英语Unit 8604),驻地广州原百子路中山大学医学院,部队长先后为田中严大佐、佐佐木高行佐藤俊二龟泽鹿郎。下设6个课:
    1. 总务课,课长熊仓少佐
    2. 细菌研究课,课长沟口少佐
    3. 防疫给水课,课长江口少佐
    4. 传染病治疗课,课长小口少佐
    5. 鼠疫培养和病体解剖课,课长渡边少佐
    6. 器材供应课
  6. 南方军防疫给水部(冈第9420部队英语Unit 9420),驻地新加坡

而位於中國大陸的研究單位主要集中於滿洲國境內,除了研究單位以外另外有63个支队分佈在各戰場。


1855部队部长初为黑江,后为菊池齐。1939年,西村英二继任。下设三个课:

此外,在济南、天津、太原、青岛、郑州、开封、郾城派驻支队等。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编辑]

本部设于哈尔滨平房区,即731部队。

形成[编辑]

731部队的前身,是石井四郎1932年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市郊的背阴河设立的东乡部队

1932年,石井四郎率部队在哈尔滨市郊的监狱修建中马城,但1935年的一次监狱暴动迫使石井关闭中马城。

其后石井到离哈尔滨更近的平房区重新设立一个新細菌一工廠,於1939年建成,佔地四平方公里。其中731部隊總部四方樓「監獄」佔地就達四萬平方米。工廠內安置了500具孵育器和6座能容納兩噸製造培養液之鍋爐等設備。[3]

673部队在黑河孙吴县建立细菌实验基地,包括动物饲养、制菌室等300间建筑。

主要成员[编辑]

組織架構[编辑]

731部队進行分为8个部和4个支队:

设施[编辑]

哈尔滨731部队遗址

731部队的建筑群占地6平方公里,由150余座建筑组成。设施设计用以抵御空袭,防止设施摧毁。建筑群包括各式不同的工厂,还有大約4500个用于饲养跳蚤的容器,6个用于制造化学制剂的大锅炉以及約1800个用于制造生物制剂的容器,几天内可製出约30千克的腺鼠疫细菌。

如今731部队的一些周边设施正由多家中國工业企业所使用,一部分则作为731部队罪证遗址供游客参观。

东京[编辑]

二战期间,731部队在东京新宿区运营着一家医学院校和其下属的研究设施。2006年,曾于战期在该院校工作过的护士石井东洋(音译)透露,1945年日本投降后不久,她在院校的庭院参与掩埋尸体与残肢的援助。[4]作为回应,日本厚生劳动省于2011年2月开始了该遗址的挖掘工作。 中国政府要求获取从遗址中挖掘出的遗骸的DNA样本。而由于日本政府从未正式承认731部队的存在,所以拒绝了这一要求。

广州[编辑]

驻扎在广州的隶属于南支那方面军8604部队是731部队的关联单位。部队在基地中进行禁食、脱水以及水传斑疹伤寒的人体试验。战后证词表明,该设施曾作为鼠类养殖场,向部队的医疗分队提供腺鼠疫的实验带菌媒介。[5]

奉天战俘营[编辑]

服役于英国皇家陆军军械总队的罗伯特·皮蒂少校曾是距哈尔滨平房区350英里的奉天战俘营的英国高级官员。根据他的证词,731部队的医生对战俘施行传染病病菌的常规性注射,并伪装成无害的牛痘疫苗,最终导致186位英国战俘死亡。

731部队与战后政治[编辑]

由於沒有判罪的緣故,许多前731部队的成员都加入了日本医疗组织。北野政次领导了日本最大的制药公司:绿十字。其他成员或进入医学院校的领导层,或为日本厚生省工作。[6]

至於731部隊交出的「研究成果」是否具科學價值,則有不同看法。有的說法認為,這些研究結果是絕無僅有的,且幫助了美國及日本在戰後建立了生物科技的霸權地位;但亦有另一種看法指出,這些研究結果完全可以在其他實驗動物上進行(或許動物保護行動者不會認同),甚至按其他既有醫學、生物學理論,或戰後突飛猛進的電腦科技,進行模擬、推論或計算,也可得到同樣準確甚至更為可靠的結果,且二次世界大戰後,醫學及生物科技的發展,主要在基因遺傳方面的研究,這些成就不是依賴毫無理論基礎可言的人體實驗所能得到的。

1997年,180名中国人,731部队的死者或其家属,对日本政府提出诉讼,要求全面披露731部队事实,道歉并赔偿。2002年8月,东京地方法院承认731部队的存在以及所进行的生物战的行为。

历史上有且仅有4名幸存者成功越狱,他们分别是:国民党吉林省党务第三督导区108支部书记长李广德和党员何家训,110支部书记长张人天,以及中共党员、抗联侦察员李遇迟。1945年8月12日夜,由于苏联红军逼近牡丹江,日军对这里的在押人员进行了大屠杀。日军射击两轮后迅速撤离,并未进入牢房检查,也未找到预先准备的汽油焚毁建筑。天亮后四人纷纷越狱。当时和何家训同室的赵连青也活着,但是赵连大门都没走出去就突然死去。其余四人于13日逃出。[7]

照片误用[编辑]

1992年11月21日朝日电视台播出的节目《战争和非人道行为》中,原军医和原卫生兵指出吉林省博物馆中展示的“731人体实验”照片实际上是济南事件中被杀的日本人照片。[8]

相關出版物[编辑]

紀錄片[编辑]

小說與文字出版品[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日语“丸太(まるた)”的音译,意为“圆木”,此处为731部队对接受人体实验者的代称。

参考资料[编辑]

  1. ^ Book on Japan's germ warfare crimes published
  2. ^ Biological Weapons Program -- 美國科學家聯盟(FAS)2000年4月16日。
  3. ^ 辛華,《明報》特稿,香港,1995年5月13日
  4. ^ [1]
  5. ^ Gold, Hal. Unit 731: Testimony. Tuttle Publishing, 2006, p. 50
  6. ^ An Ethical Blank Check
  7. ^ “逃出七三一”萨苏,《尊严不是无代价的: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2009.2,山东画报出版社
  8. ^ 原正壽『動向』1999年10月「「済南事件」邦人被害者の写真(イラスト)を七三一部隊細菌戦人体実験として宣伝する「中国教科書」」
  9. ^ 秦郁彦 『昭和史の謎を追う(上)』 文藝春秋〈文春文庫〉、1999年、538頁。
  10. ^ 文艺春秋1983年二月号
  11. ^ 滄海よ眠れ: ミッドウェー 海戦の生と死 澤地久枝 每日新聞社, 1984 P14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 Gold, Hal. Unit 731 Testimony, Charles E Tuttle Co., 1996. ISBN 4-900737-39-9
  • Williams, Peter. Unit 731: Japan's Secret Biological Warfare in World War II, Free Press, 1989. ISBN 0-02-935301-7
  • Endicott, Stephen and Edward Hagerman. The United States and Biological Warfare: Secrets from the Early Cold War and Korea,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9. ISBN 0-253-33472-1
  • Handelman, Stephen and Ken Alibek. Biohazard: The Chilling True Story of the Largest Covert Biological Weapons Program in the World--Told from Inside by the Man Who Ran It, Random House, 1999. ISBN 0-375-50231-9 ISBN 0-385-33496-6
  • Harris, Robert and Jeremy Paxman. A Higher Form of Killing : The Secret History of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 Random House, 2002. ISBN 0-8129-6653-8
  • Barnaby, Wendy. The Plague Makers: The Secret World of Biological Warfare, Frog Ltd, 1999. ISBN 1-883319-85-4 ISBN 0-7567-5698-7 ISBN 0-8264-1258-0 ISBN 0-8264-1415-X
  • 《侵華日軍在粵進行細菌戰之概況》 沙東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