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陸軍一級上將 陳誠
Chief1.gif
任期
1954年5月20日-1965年3月5日
總統 蔣中正
前任 李宗仁
繼任 嚴家淦
任期
1950年3月15日-1954年5月31日
前任 閻錫山
繼任 俞鴻鈞
任期
1958年7月15日-1963年12月15日
前任 俞鴻鈞
繼任 嚴家淦
任期
1949年1月5日-1949年12月21日
前任 魏道明
繼任 吳國楨
任期
1946年5月23日-1948年5月12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顧祝同
任期
1946年7月1日-1948年8月25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桂永清
个人资料
性別
出生 1898年1月4日
 大清浙江省青田縣高市乡
逝世 1965年3月5日(67歲)
 中華民國臺灣省臺北市大安區
國籍  大清(1898-1911)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1912-1928)
 中華民國(1928-1965)
政黨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配偶 吴舜莲、譚祥
子女 陳履安、陈履庆、陈履碚、陈履洁、陈幸、陈平
專業 軍人政治家、改革家
獲獎 青天白日勳章
軍事背景
服役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中華民國陸軍
服役时間 1924年-1965年
军衔 陸軍一級上將
學歷
  • 保定軍官學校第八期砲科畢業
    (1922年)
  • 浙江省立第十一師範學校
    (1917年)
  • 浙江省立體育專科學校肄業
    (1918年)
經歷
  • 浙江省第六師第六團第三連見習官
    (1922年-1923年)
  • 建國粵軍中尉副官
    (1923年-1924年)
  • 黃埔陸軍軍官學校上尉特別官佐
    (1924年-1925年)
  • 國民革命軍砲兵營第一連上尉連長
    (1925年-1926年)
  • 國民革命軍砲兵營第二營少校連長
    (1925年-1926年)
  • 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特科大隊長
    (1926年-1927年)
  • 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一師師長
    (1927年-1928年)
  • 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警衛司令
    (1928年-1929年)
  • 國民革命軍第二軍副軍長
    (1929年-1930年)
  • 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陸軍整理處處長
    (1935年)
  • 峨嵋訓練團教育長
    (1935年-1937年)
  • 軍政部常務次長
    (1936年12月2日-1938年1月27日)
  • 廬山軍官訓練團教育長
    (1937年-1938年)
  • 航空委員會委員
    (1938年-1939年)
  • 第九戰區司令長官
    (1938年-1939年)
  • 政治部部長
    (1938年1月12日-1940年8月31日)
  • 武漢衛戍總司令部,總司令
    (1938年1月-1949年9月)
  • 遠征軍司令長官
    (1939年-1945年)
  • 戰地黨政委員會委員
    (1939年3月21日-)
  • 湖北省政府主席
    (1940年9月-1944年)
  • 軍政部部長
    (1944年11月20日-1946年5月31日)
  • 制憲國民大會代表
    (1945年-)
  • 國民革命軍補充師第三團團長
  • 國防部參謀本部參謀總長
    (1946年5月31日-1948年5月13日)
  • 海軍總司令部總司令
    (1946年5月31日-1948年5月13日)
  • 國民政府行轅東北行轅主任
    (1947年7月30日-1948年5月13日)
  • 臺灣省政府(第二任)主席
    (1949年1月5日-1949年12月21日)
  • 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總司令
    (1949年1月5日-1949年12月21日)
  • 東南軍政長官公署軍政長官
    (1949年8月-1950年3月)
  • 第六戰區司令長官
    (1949年9月-1944年11月)
  • 行政院(第五任)院長
    (1950年3月10日-1954年5月26日)
  • 美援運用委員會主任委員
    (1950年3月10日-1963年9月)
  • 中華民國副總統(第二任)
    (1954年5月20日-1960年5月20日)
  • 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主任委員
    (1954年7月16日-1965年3月5日)
  • 石門水庫建設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
    (1955年-1964年)
  • 中國國民黨副總裁
    (1957年10月23日-1965年3月5日)
  • 行政院(第七任)院長
    (1958年7月4日-1963年12月10日)
  • 中華民國副總統(第三任)
    (1960年5月20日-1965年3月5日)
  • 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
    (1963年9月-1963年12月10日)

陳誠(1898年1月4日-1965年3月5日),辭修,乳名德馨,別號石叟[1]:176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係中國國民黨黨、政、軍首要人物之一。[1]:176其軍事集團是蔣中正嫡系部隊中堅力量。[1]:176他自黃埔軍校起就一直追隨蔣,成為心腹干將,曾任軍長兵團總指揮、集團軍總司令、軍政部長、湖北省政府主席、國防部參謀本部參謀總長等要職。[1]:176到臺灣後,歷任臺灣省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長中華民國副總統中國國民黨副總裁。[1]:176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陳誠攝於1920年代

陳誠係浙江省青田縣高市鄉外村人,1898年1月4日出生,世代務農。[1]:176幼年體弱多病[1]:176,1905年從堂伯陳為謙為師[2]。陳誠從小受學於清末廪生、五叔公陳一鵬[3]。翌年進入青田縣高市小學(高市小學養正小學[3])。[1]:1761912年,陳誠小學畢業後,他父親考慮到家庭經濟拮据,打算留陳誠在家裡經營小本生意,佐理家務,讓其弟弟陳正修考中學。[1]:177但陳誠力圖求學來改變自己處境,便自作主張,先在家溫習功課一年,再瞞着父母,以出外做小買賣為名,步行一百多里,到處州蓮城書院投考,被省立第十一師範學校錄取。[1]:177他父親只好讓他繼續念書。[1]:177

1917年,陳誠在省立第十一師範學校(浙江省立處州第十一師範學校本科[3])第二期畢業。[1]:177翌年,帶着妻子嫁妝到杭州,插班考入體育學校(杭州省立体专学校[3]),僅一個月就畢業。[1]:177隨後暫居杭州,準備另圖深造。[1]:177當初陳誠師範畢業後曾經獨闖日本,他當時希望投考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可是主考者看不上陳誠,以他身材瘦小為借口,拒絕他報名。[2]

陳誠父親老友兼同鄉杜志遠將軍當選國會議員,北上就職,途經杭州。[1]:177陳誠即上門拜訪,請求父執提攜。[1]:177杜看他找不到出路,又念他年輕,便帶往北京[1]:177陳誠借一張處州中學畢業文憑,冒名頂替報考保定軍官學校,因考試成績差,身材矮小,不能錄取。[1]:1771919年,經杜志遠向陸軍部軍需司司長、主試官魏宗翰疏通,陳誠以備取生名義進入保定軍官學校第八期炮科。[1]:177-1781920年7月[2]直皖戰爭爆發後,軍校停辦,他南下廣州,在新建粵軍第一師第三團服務,並加入中國國民黨[1]:1781921年保定軍官學校復課後[2],仍回校繼續肄業[1]:178

1922年6月,陳誠在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八期炮科畢業,分配到浙江紹興浙軍第二旅第六團第三連當見習官。[1]:178不久,補為少尉排長[1]:178鄧演達孫中山命,到上海羅致軍官,在廣州大本營組建新軍。[1]:178陳誠在保定軍校學習時,與鄧演達有師生之誼;從老鄉得到此消息後,即向團部請假,沒有批准,便不顧軍紀約束,徑自跑到上海投奔鄧演達。[1]:17812月,隨鄧演達到廣州。[1]:178

黃埔軍校[编辑]

當時,鄧演達在粵軍第一師第三團任團長,陳誠派為上尉副官,旋任上尉連長,擔任孫中山大元帥府警衛。[1]:1781924年5月,陳誠隨孫出征西江,在肇慶與桂軍馮葆初部作戰中,胸部中彈,送入醫院治理。[1]:178粵軍參謀長蔣介石適到肇慶,乘便赴醫院慰問傷員,對陳誠撫慰有加。[1]:178此為陳誠第一次認識蔣介石。[1]:178

6月,黃埔軍校正式成立,陳誠因征戰驍勇,被孫中山點名送進這所軍校進行重點培養。[2]陳誠經黃埔軍校教練部副主任鄧演達、學生隊副總隊長嚴重援引,於9月調到軍校任上尉特別官佐(即候差軍官),擔任教育副官之職。[1]:178是年秋,周恩來從歐洲回到廣州,先出任黃埔軍校政治教官,后出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與陳誠在黃埔軍校結識。[2]第二年,學校設炮兵科,因陳誠出身保定軍校炮科,就改任炮兵科教官,兼炮兵隊區隊長。[1]:178

東征[编辑]

次年元旦,黃埔軍校成立炮兵營,蔣介石任命陳誠為第一連連長。[1]:1792月,參加第一次國民革命軍東征,討伐陳炯明[1]:1792月15日拂曉,蔣介石親自在炮兵陣地上督戰,攻擊淡水城戰鬥開始。[1]:179周恩來參與領導黃埔軍校學生軍進行第一次東征,陳誠炮兵連表現英勇。[2]陳誠指揮炮兵猛轟,命中目標,摧毁城牆多處,教導第一團、第二團軍兵組成奮勇隊,隨即從缺口衝擊,攻下淡水城。[1]:179東征初戰告捷,陳誠炮兵連受到蔣介石讚許。[1]:179

3月12日拂曉,陳炯明林虎部乘右翼東征軍久戰疲憊,大舉反攻,於棉湖戰役中與教導第一團激戰。[1]:179當時教導第一團以千餘人兵力,獨擋陳軍2萬多人,情況十分險惡。[1]:179蔣介石在指揮所督戰,看到陳炯明部步步逼近,和蘇聯顧問鮑羅廷驅車趕到炮兵陣地,衝着炮兵連長陳誠着其架起炮來打。[1]:179陳誠右臂掛彩,親自上炮台將炮瞄向陳炯明城垜指揮所,連開三炮命中陳部大本營。[1]:179全連炮兵看到連長打響,個個向陳軍開炮,阻止敵軍進攻。在棉湖戰役,陳誠險些陣亡。[2]蔣在指揮所從觀察鏡裡看到炮火轟散陳軍,使其四處奔逃,對鮑羅廷高興地說:「這連長不錯,打得準!」再次得到蔣介石讚賞。[1]:179

5月底,東征軍回師廣州;陳誠剛步入軍界,美稱「三炮起家」。[1]:179陳誠突接到母親電報:「辭修吾兒,你父病逝,迅速回鄉治喪。」[1]:179陳誠請假回鄉,料理父親喪事後,因傷未癒,沒有和妻子同房,引起妻子猜疑,認為他做官有外遇,看不起她,便自殺送院救治未死。[1]:179陳誠見家裡接連出事,十分灰心,不想回廣東,跑到杭州請求省長夏超在警界找一個位置,可是沒有被錄用,只得再回廣州炮兵營。[1]:179-180

6月,陳誠奉命參加平定桂軍劉震寰部和滇軍楊希閔部叛亂。[1]:1806月13日,楊希閔部胡思舜旅敗退增城,突然回師廣州,反攻觀音山[1]:180陳誠正率炮兵連在北校場出操,見事態危急,當機立斷,命炮兵向滇軍轟擊,首發擊胡旅軍旗,滇軍四散奔逃。[1]:180黃埔教導團聞警趕去,殲滅胡旅。[1]:180

9月,國民政府為統一廣東,第二次東征徹底消滅陳炯明部。[1]:18010月14日,在攻克天險惠州城戰役中,陳誠親率山炮一連,推進到北門外,直接瞄準轟擊,將敵側防機槍火力點悉數摧毀,掩護登城部隊攻克惠州,立下戰功,獲賞銀500元。[1]:180周恩來參與領導和指揮第二次東征,陳誠在惠州戰役和殲滅陳炯明幾次戰鬥中,經常見到周恩來參與前線指揮。[2]蔣介石更器重陳誠,升為炮兵第二營營長[1]:180第二次東征結束後,陳誠升任中校參謀,12月改任第六十三團上校團長,周恩來離開黃埔軍校[2]。1926年6月,又升任第一補充師籌備處主任兼第三團團長。[1]:180

北伐[编辑]

1926年7月,國民革命軍北伐後,陳誠任總司令部中校參謀,後任預備第一師第三團團長[3]。11月,第一補充師第三團改番號為第二十一師第六十三團,陳誠仍該團上校團長。[1]:180

1927年1月,第二十一師進抵浙江衢州,擔任中路軍作戰任務,在龍游蘭溪一帶,與孫傳芳孟昭月部展開激戰。[1]:1802月中旬,退據杭州。[1]:180孟部喘定,復圖反攻。[1]:180陳誠率第六十三團在桐廬西北浪石埠過江,與孟部3個師背水苦戰戰日,傷亡巨大。[1]:180後來,他帶領一支特務隊,在深夜突襲孟部司令部。孟部不知虛實,自相倉皇退走。[1]:180第二十一師乘勢追擊,克服新登,繼入杭州,浙江乃底定。[1]:180北伐軍分三路進攻江蘇、安徽,第二十一師隨東路軍取淞滬,陳誠率第六十三團攻佔吳江[1]:1803月22日,乘夜攻克蘇州[1]:180,陳誠第六十三團出力最大[3]。復下松江,在常熟東門外河下截擊直魯軍畢庶澄輕重部隊和軍官教導團,俘獲甚眾。[1]:180-1814月,任第二十一師少將副師長。[3]7月,陳誠升為任第二十一師師長[1]:18110月,被何應欽借故免職,後由嚴重保薦任軍事委員會軍政廳副廳長。[3]

第一次國共內戰[编辑]

1928年3月,蔣介石任命陳誠為總司令部中將警衛司令,兼炮兵指揮官。[1]:1828月,第一集團軍整編為6個師,蔣介石任命陳誠為第十一師副師長。[1]:1821929年3月,蔣桂戰爭爆發,陳誠協助師長率领部份部隊。[1]:1825月,蔣介石命令第十一師開往鄂北襄、樊等戰略要地駐防。[1]:182不久,師長曹萬順因處事失當,被調任新編第一師師長,陳誠即升任師長。[1]:182

1930年4月,在中原大戰中,陳誠任討逆軍第二軍副軍長[3],率領第十一師進攻濟南。5月,中原大戰爆發[1]:183。8月,第十一師領到奬2萬元,陳誠晉升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軍軍長,仍兼第十一師師長。[1]:184時年34歲,人以「童子軍」相稱。[1]:184中原大戰結束後,蔣介石賞識陳誠軍事才能,派往江西參加「圍剿」中共革命根據地。[3]1931年7月,蔣親任總司令,坐鎮南昌指揮第三次圍剿中國工農紅軍[1]:186,以何應欽為剿匪前敵總司令,兼左翼集團軍總司令,統朱紹良、蔣鼎文、陳誠等部[4]:425。陳誠受任追擊軍第二路指揮官[1]:186。1933年2月,國民政府任命何應欽為贛粵閩湘邊區剿匪總司令,部署第四次圍剿事宜,以陳誠為中路軍總指揮,轄周至柔孫連仲李延年第2個師。[4]:425-426陳誠到處築公路和碉堡,後在湖北黃坡和江西宜黃等地被紅軍殲滅近3個師。[3]同年秋,蔣在廬山創辦軍官訓練團,蔣自任團長,陳誠任副團長。[3]

1934年夏,蔣介石親駐南昌行營指揮,以顧祝同為北路總司,轄蔣鼎文湯恩伯、陳誠、薛岳等部。[4]:4269月下旬,蔣介石調50萬兵力,開始對中國共產黨中央革命根據地第五次圍剿[3],陳誠奉派為北路軍前敵總指揮兼第三路軍總指揮[1]:190。10月,紅軍主力開始長征[3],陳誠自任駐贛預備軍總指揮[1]:191

1935年3月[1]:191,蔣指令武昌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設立陸軍整理處,派陳誠兼任處長,分期整理全國陸軍[4]:461。是年秋,蔣為統一川軍政治思想,在峨嵋山舉辦訓練團,自兼團長,陳誠、劉湘為副團長,由陳誠主持其事。[1]:192

1936年2月,陳誠奉蔣介石之命,任四省邊區「剿匪」總指揮,率領大批國軍到山西堵擊紅軍[3],赴山西增援閻錫山[1]:193。紅軍回師陝北後,陳誠又調回南方。[1]:193陳濟堂、李宗仁聯合反蔣,6月,陳誠奉命赴粤設立「廣州行營」,解決「兩廣事件」。[3]

西安事變[编辑]

1936年12月11日晚,蔣要最後確定「剿共」軍事計劃,留張、陳誠、衛立煌、陳繼承等在華清池吃晚飯。[5]:58312月12日晨,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軍在西京招待所扣押南京軍政大員,如陳誠、內政部長蔣作賓、邵力子、福建綏靖公署主任蔣鼎文及陳調元、衛立煌、朱紹良等國民政府軍政要員,並以排槍掃射陳誠住所,中央委員邵元沖等中槍遇難。[6]:652西安事變時,陳誠與蔣同時被扣留於西安招待所。[1]:194

1937年春,陳誠任軍政部政務次長,兼武漢行營副主任。[1]:194

中國抗日戰爭[编辑]

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陳誠

1937年7月初,時值中國抗日戰爭初起,蔣介石又辦廬山訓練團,兼任團長,陳誠為教育長。[1]:194聘請名流學者、大學校長、教授為講師,輪訓部隊中、上級軍官和中學校長、中國國民黨各省市黨部委員,以及縣長、專員等,以統一中國國民黨內對抗戰思想。[1]:194可是只辦兩期,「八·一三事件」發生。[1]:194是年春,任軍政部次長兼武漢行營副主任。[3]

中國抗日戰爭爆發,陳誠以為,「與其不戰而亡,孰若戰而圖存」[3]淞滬戰起,8月18日,蔣介石電召陳誠抵達南京,策定抗戰計劃與戰鬥序列。[7]:194-195當時,蔣囑咐陳誠三項任務。[8]:195當晚,陳誠與白崇禧副總長、黃紹竑、王達夫等會商戰鬥序列。[9]:195

返回南京後,蔣詢問視察情形。[10]:195蔣當即發表陳誠為第三戰區前敵總指揮,兼第十五集團軍總司令,並增調部隊赴上海參戰。[1]:195陳誠死守昆山一線,多次組織指揮大會戰。[3]國民政府派出最精銳部隊應戰,先後出動張治中、陳誠、顧祝同、朱紹良、羅卓英、薛岳、胡宗南等50餘萬人,日本亦先後出兵30餘萬人,由松井石根指揮。[4]:600

1938年1月,南京政府遷至武漢,湖北成為四川大後方門户。[3]是年春,武漢衛戍司令部成立[1]:197,防守武漢及其周圍,陳誠任總司令[4]:605。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部長陳誠一直留守在武漢,想起早年在黃埔軍校時結識的周恩來,決定力邀周恩來參加政治部領導工作;經中共中央同意,周恩來獲准出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副部長。[2]在國共第二次合作抗日統一戰線中,陳誠兼任武漢中央政府革命軍事委員會政治部部長,當時周恩來為副部長。[3]

6月,第九戰區成立[1]:198,陳誠任司令長官(薛岳代),防守湖北南部、湖南、江西一部[4]:609,參與武漢會戰[1]:198。陳誠先後還兼珞珈山軍訓團教育長、航空委員會、中央訓練委員會主任委員、軍委會戰時工作幹部訓練第一團副團長、三民主義青年團書記和中央訓練團教育長。[3]

1940年7月,統帥部成立第六戰區,陳誠任司令長官,兼湖北省政府主席,駐節恩施,坐鎮陪都門戶。[1]:201陳誠所部於上高戰役、湖北戰役取得勝利。[3]

1943年,陳誠任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11]。同年5月,離開雲南,返回湖北,指揮對日作戰,取得鄂西大捷。[3]1944年11月,任軍政部部長;1945年1月,兼任後勤部總司令。[3]

第二次國共內戰[编辑]

1946年5月,蔣任陳誠為參謀總長[12]:48。6月1日,陳誠任國防部參謀總長兼海軍總司令。[3]

是年秋,蔣介石調集數百萬大軍向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10月17日,陳誠在北平向中外記者宣稱:「三个月至五个月内解決共產黨解放區問題。」然而,一年來國軍全面進攻解放區却没有進展。[3]

1947年1月9日,參謀總長陳誠報請裁撤軍官總隊,蔣批復同意。[13]:89621月15日,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胡宗南赴鄭州晤參謀總長陳誠、鄭州綏靖公署主任顧祝同檢討戰局,研究作戰方案。[13]:82661月17日前後,陳誠往來於徐州開封鄭州一帶指揮軍事。[13]:82681月24日,陳誠赴魯南視察,部署軍事。[13]:82721月26日,陳誠坐陣徐州督戰,聲言「黨國成敗,全繫魯南一役,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為免遭各個殲滅,採取「集中兵力,穩紮穩打,齊頭並進,避免突擊」之戰法。[13]:82732月,陳誠晉升為陸軍一級上將[1]:2073月17日,參謀總長陳誠向中國國民黨三中全會報告軍事,歷述一年來建軍、復員、整軍工作之情形及對中共之軍事情況,稱:「剿匪絕對自信,絕對有把握」,「剿匪應以軍事為中心。」[13]:83143月20日,陳誠招待記者稱:「如果真正作戰只需三個月即可擊破共軍主力,但過去是因和談關係,國軍多是動挨打。政府用兵之目的在於平定叛亂,非至共軍全部解除武裝不止。」[13]:83174月12日,陳誠對記者稱:接收旅、大之準備仍在布置中,如外交無問題,東北國軍對擊潰旅、大之共軍有充分把握。[13]:83335月17日,參謀總長陳誠飛徐州指揮軍事。[13]:83555月30日,美軍陣亡將士紀念日,南京美軍於清涼山外僑公墓舉行紀念儀式,美國大使司徒雷登、美軍顧問團團長魯克斯親臨主持;參謀總長陳誠、次長黃鎮球聯勤總司令郭懺等參加。[13]:83646月24日,陳誠在憲政促進會報告軍事形勢。[13]:8374

熊式輝中國東北地區窮於應付,一再求去。[14]:7508月29日,蔣介石為挽救東北戰場危局,派陳誠接替熊式輝為東北行轅主任[1]:207,指揮國軍先後向山東、東北解放區進攻,均被擊潰[3]。9月1日,陳誠飛抵瀋陽述職後,以「整飭內部,安裕民生,培養戰力」為方針,刷新政治,整編部隊。[1]:207陳誠裁撤保安司令長官部,聲言不許東北民主聯軍有第六次攻勢。[14]:750他首先撤換一批軍、政要員。[1]:207接着,將東北9個保安區司令部和11個保安支隊,及青年軍第二〇七師,分別擴編為新三軍(軍長龍天武;下轄原新六軍第十四師,師長許穎;原第十三軍第五十四師,師長史松泉:原遼寧第二、第九保安區保安團改編之暫編第五十九師,師長梁鐵豹;隸屬第九兵團。[15]:436)、新五軍(軍長劉雲翰;下轄原第四十九軍第二十六師,師長彭鞏英;原東北第一保安區保安部隊改編之暫編第五十師,師長吳寳雲:原東北第八、第十保安區保安部隊改編之暫編第六十師,師長陳膺華。[15]:442)、新八軍(軍長沈向奎:下轄原第七十一軍第八十八師,師長黃文徽;原第五十二軍暫編第五十四師,師長黃建鏞:原東北第七保安區保安部隊改編之暫編第五十五師,師長安守仁。[15]:449)和第六軍(軍長李濤:下轄原東北交警第十三、第十四總隊編為第一六九師,師長張羽仙;原新一軍新編第二十二師,師長羅英;隸屬第九兵團。[15]:444),使國軍在東北戰場部隊恢復到10個軍,50餘萬人。[1]:207陳明仁堅守四平街去職,國軍措置求功急切,失去軍心民心。[14]:750

這時,東北民主聯軍已轉入戰略反攻。[1]:207陈诚调整軍事部署,將10個軍分為第一、第六、第八、第九4个兵团,採取「倚托重點、向外擴張」機動防禦方針,以图在北宁中長兩路重點防禦,並伺機打通錦承路[1]:207

1947年9月中旬,林彪、羅榮桓率領东北民主联军发起秋季攻势[1]:207,截斷鐵路交通,國軍損失頗巨[14]:750。陈诚在北宁路防線被突破,增援部隊在楊家杖子附近被殲3個師1萬5千餘人,新六軍等部被迫南援錦州[1]:207

隨後,陳誠一面擴編部隊,新組建2個軍;一面收縮兵力,以13個正規軍固守瀋陽、錦州、四平、吉林、長春等大中城市。[1]:20812月15日,在东北民主联军冬季攻势下,瀋陽吃緊,法庫受困,彰武丟失,1個師被殲。[1]:208東北民主聯軍直逼瀋陽近郊,於白旗堡擊敗國軍。[14]:7501948年1月7日,新五軍在遼西公主屯一役,被東北民主聯軍4個縱隊包圍殲滅,軍長陳林達等被俘。[1]:208

國府召回陳誠[14]:750,1948年1月20日,蔣介石宣布衛立煌為東北剿匪總司令部總司令兼東北行轅副主任。[1]:208東北行轅主任仍由陳誠兼任,而不常駐東北,由衛立煌代行主任職權。[16]:20陳誠原擬等衛立煌到職後,集中精力於東北政治經濟之革新,然而醫生建議必須卸職治療。[17]2月5日,陈诚奉准自瀋陽飛返南京,稍作停留即往上海國防醫學院徹底檢查病狀,5月12日,請辭參謀總長本兼多職,均獲允准,乃專心割治胃部[18]。10月30日,蔣安排陳誠自上海移居台北草山療養[19]:120,「不必憂慮時局」[20]。蔣介石為安排後路,派陳誠主持台灣政務,改編和整訓由中國大陸遷往台灣之部隊。[3]

1948年12月29日,蔣介石公佈由陳誠出任台灣省政府主席[21]:187陳因事前未被諮詢,對此人事命令感到困惑,打算婉拒。[21]:187蔣函電陳誠,「如何不速就職,若再延滯,則夜長夢多,全盤計劃,完全破敗也。」[22]:6-7蔣任命陳誠兼任台灣警備總司令,以圖確保台灣,是蔣「引退」前重要人事步署,認為「有台灣在,即使大陸盡失,也可復興」。[1]:209

撤離中國大陸[编辑]

1949年1月1日,蔣以《總統令》明令發表陳誠任台灣省政府主席。[13]:87661月5日,陳誠正式就任台灣省政府主席[23],兼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總司令。[12]:55蔣催促陳就任,足見蔣對於安排陳主政台灣之急切與重視。[24]1月11日,蔣中正致電陳誠,指示治台方針六點。1月12日,蔣告誡陳誠,「台灣法律地位與主權在對日和會未成以前,不過為我國一託管地之性質,何能明言作剿共最後之堡壘與民族復興之根據地,豈不令中外稍有常識者之輕笑其太狂囈乎。」[25]1月18日,台灣全省警備總司令部改為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國防部任命陳誠兼任台灣省警備總司令,彭孟緝為副總司令。1月21日,陳誠自台北飛杭州迎候蔣。[26]:167陳在奉化溪口接受蔣指示[27]。陳嚴格規定由中國大陸撤退到台灣之部隊,第一步必須放下武器,重新整編。[28]

2月,為配合軍事戒嚴,頒布「入境限制辦法」,主要目的是防止中國共產黨「滲透」活動。[1]:2093月13日,蔣經國在溪口隨侍蔣介石時,函電宋美齡:「……陳(陳誠)在台灣恐亦不能持久……家中目前尚平安請勿念兒」[29]:953月24日,陳誠自台灣赴溪口[30]:1723月29日,陳誠出席台北青年節大會,致詞稱:青年學生之使命為幫助政府完成後期革命;「如有人對現狀不滿,覺得共黨區域較此間安定,余極願意撥付旅費,送其前往共區,且更歡迎前往者再度回來,俾為吾人證實台省與共黨之間到底何方為佳」。[13]:8855

4月9日,陳誠取代蔣經國擔任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主任委員。[21]:187台灣省實行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12]:59

5月12日,海南島行政長官陳濟棠應陳誠之邀請,偕顧問孫家哲乘機飛台,商討台灣及海南島聯防計劃。陳濟棠攜帶李宗仁親書長函一封轉交陳誠、居正,請二人速赴廣州一行,集商要事。[13]:8911

5月20日,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宣布全省戒嚴(陳誠頒佈《戒嚴令》)。[13]:89226月1日,台灣省政府宣布經濟獨立,設立台灣區生產事業管理委員會,統一管理全省生產,由陳誠兼任主任委員。省政府又宣布設立中央在台物資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一職亦由陳誠兼任。[13]:89326月15日,為解決財政經濟危機,頒佈《台灣省幣制改革方案》、《新台幣發行辦法》、《新台幣發行準備監理委員會組織規程》。[1]:212

6月8日,蔣經國隨蔣中正抵台灣高雄剛逾兩週,致函蔣介石:「辭修(陳誠)先生恐難負治理台省之重任,俞大維先生實為主持台省行政之適當人選。」[31]7月19日,行政院院會決議設置東南軍政長官公署,以陳誠為東南軍政長官。[12]:608月15日,東南軍政長官公署成立,陳誠正式就任。[12]:61是年秋,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奉命裁撤,分別成立東南軍政長官公署及台灣省保安司令部[32][33]

9月,東南軍政長官公署軍政長官陳誠秉承蔣之意志,在金門、廈門危急時,使東南軍政副長官羅卓英冒越權之名,向第十二兵團調用第十八軍,不以之運台澎,以履行保衛台灣之使命,而使之赴金門,以增援當地守軍,此乃大將「顧大局,救他人」之風範。[34]:278

9月28日,東南軍政長官陳誠在招待立法委員席上,駁斥台灣交聯合國托管說,指出:「台灣是中國的領土,我們自己有防衛領土的責任。」並謂:台灣防務己部署完成,安全定可無虞。呼籲各方「精誠團結,共渡難關」[13]:9019。10月8日,高魁元乃率所部由汕頭登船出動。[34]:155當廈門失守後,陳誠迅以第十二兵團急援金門。[34]:278陳誠認為,金門地區防守力量空虛,一旦失守,不僅沿海各地難以確保,而且台灣本島亦受威脅。[1]:210他即派人攜函赴廣州晉謁蔣介石,並請王世杰將此情況代陳蔣介石。[1]:210時蔣擬飛重慶部署西南軍事,接到陳誠函件後,即改飛台北。[1]:210陳誠臨時改變部署,立即命令胡璉率領正在航行途中之第二船團,改航金門,接替防務。[34]:155經蔣批准,陳誠即抽調胡璉兵團第十九軍(軍長劉雲瀚少將,下轄第十三師、第十四師、第十八師)增援金門。[1]:21010月27日,東南軍政長官陳誠飛臨金門,曾親至戰地視察,歸時途次一三二高地,100餘名人槍整齊之解放軍突由深壕密草中,旋即出降。[34]:270。此時乃下午4時餘,應為真正之戰事結束[34]:270。在10月27日「金門戰役檢討會」,陳誠訓詞:

「此次金門大捷……造成東南軍事勝利的開端,給國人一個失敗心理的改變,總裁聞悉,異常高興,特派我前來本島,慰問全體將士,當勝利消息傳到台灣時,正是台灣光復四週年的紀念日,本人正在參加開會,台南的火炬正要到達的時候,就接到湯總司令報捷電話,這個巧合,使台灣民眾聞訊之後,無不歡欣鼓舞,預兆著今後國家前途的光明。

……」

陳誠主政台灣一年間,兩次召集全省行政會議、實施入境管制、糧食增產與整頓公營事業、改革幣制、推行計劃教育,並準備實施台灣地方自治。[24]陳誠採取各種措,整頓軍事、政治、經濟,為蔣介石去台灣作準備。[1]:21212月10日,蔣從成都直飛台北,陳誠親往台北松山機場迎接。[1]:212

接任行政院長[编辑]

1950年3月15日,蔣提名陳誠繼閻錫山行政院長,經立法院投票同意。[12]:64蔣咨請立法院同意,咨文說:「陳君敭……去歲受任東南軍政長官兼台灣省政府主府,對於整軍禦敵、政治經濟諸項措施,尤多建樹,……現值鞏固台灣,籌劃反攻大陸之際,陳君敭歷中外,文武兼資,……出任行政院長,必能勝任愉快。……」[1]:212陳誠上任後,以「確保台灣,準備反攻」為施政總目標,開發經濟,控制財政。[1]:212提出「以農業培植工業」、「以工業發展農業」之經濟思想與經濟政策方針;主張財政以「開源」與「節流」為根本,整頓稅收,管制外滙,確立預決算制度。[1]:2126月,蔣介石宣布解散派系林立的中央執行委員會和監察委員會,重新建立一個「中國國民黨中央改造委員會」,由16人組成。[1]:2127月,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蔣交議之「中國國民黨改造案」,蔣以陳誠等為中央改造委員會委員[12]:65,負責改組中國國民黨。[1]:212

1952年10月,中國國民黨召開七全大會[12]:71,票選中央委員,蔣經國得票第一,陳誠第二,後來公開發表時,是陳誠、蔣經國依序排列。[19]:123中國國民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舉行第一次全體大會,通過「中央委員會組織大綱」,選舉陳誠等十人為中央常務委員。[12]:71

當選副總統[编辑]

1954年2月,蔣提名陳誠為第二任副總統候選人。[12]:763月22日,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舉行選舉大會,蔣當選為第二任總統;3月24日,陳誠為第二任副總統[12]:775月,蔣提名俞鴻鈞繼任行政院長,經立法院投票同意。[12]:777月,總統府設置光復大陸設計研究委員會,以副總統陳誠兼主任委員。[12]:7811月,陳誠任「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主任委員」。[1]:212

1955年7月,石門水庫建設籌備委員會成立,以陳誠為主任委員。[12]:818月,總統府參軍長孫立人因匪諜郭廷亮案引咎辭職,蔣指定陳誠等九人組織調查委員會澈查。[12]:821958年7月15日,俞因受到監察院彈劾請辭,又由陳繼任行政院長。[19]:1211957年10月,經中國國民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由蔣建議恢復副總裁職位,並由陳誠擔任,直至逝世。[19]:121

晚年[编辑]

1961年7月31日,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右)與副總統林登·詹森(左)在白宮會見陳誠(中)
1961年8月4日,陳誠至紐約聯合國發表演說,臺灣學人團體United Formosans for Independence發動示威抗議,要求自由自決、與福爾摩沙人福爾摩沙

1959年5月20日,蔣經國函電宋美齡

「二中全會已完滿閉幕,全會一致主張父親於明年連任總統。後因父親指示,對此事不宜在此時作決定,故未作決議。惟在陳副總裁政治報告決議中指出:總裁之領導將決定國家民族之前途,只要我海內外同胞有此要求,總裁對於復國建國之艱鉅責任自不容諉卸。餘情函稟。敬請福安。兒」[35]:238

1960年3月,陳連任副總統。[1]:212-213陳任副總統直至1965年3月逝世為止,做行政院長直至1963年為止。[19]:1211961年7月至8月訪問美國,與甘迺迪總統及詹森副總統會晤。大約1962年至1963年間,陳誠與蔣經國有誤會。[36]蔣經國常常獨坐深思,有時蔣介石找不著他,官邸叫國家安全局去找人,原來蔣經國獨坐在北投淡水線公路旁,或是淡水海邊岩石上[37]

1963年,中國國民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時,陳主張在推選總裁後,次日即選副總裁,而蔣則主張在選出中央委員後,再選副總裁,陳認為這樣產生副總裁,是在中央委員中產生,沒有黨副領袖高於一等之尊敬。[38]1963年3月4日至3月9日,訪問越南,與總統吳廷琰及副總統阮玉書會晤。[39]11月21日,中國國民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一致推舉陳誠連任副總裁。[12]:10512月15日[1]:213,行政院改組,副總統陳誠因肝病惡化[1]:213,請辭兼行政院長職務[40]嚴家淦繼任院長。[12]:1061964年3月,陳誠再度當選副總統[3]。是年陳誠最後一次出席軍事會議,他不出席訓話,在閉幕晚宴中才出席[41]。6月14日,陳誠出席石門水庫完工啟用典禮,是他生前最後一次參加的公開活動。

逝世[编辑]

1964年11月,經醫生診斷確定為肝癌[1]:2131965年3月3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常會,推派代表慰問陳誠病況;3月4日,蔣介石伉儷探視陳誠病況。[19]:1333月5日下午1時05分[1]:213,陳誠副總統在台北因肝癌逝世[42],終年68歲[1]:213,蔣介石特派張群等治喪[19]:133。蔣為陳誠舉行隆重葬禮,並親自到靈前獻花圈,並指令張群、何應欽等元老和五大院院長諸位大員組成治喪委員會,按黨最高級別發喪。[3]蔣極感悲慟[12]:109。3月6日,蔣介石親蒞陳誠靈前祭弔;3月10日,陳誠大殮,蔣介石伉儷親臨致祭。[19]:133蔣輓聯陳誠,痛失肱股,聯云:

光復志節已至最後奮鬥關頭,那堪弔此國殤,果有數耶?
革命事業尚在共同完成階段,竟忍奪我元輔,豈無天乎![19]:133

陳誠遺囑為:「希望同志們一心一德,在總裁領導之下,完成國民革命大業;不要消極,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全國軍民共此患難;黨存俱存,務求內部團結,前途大有可為。」[43]遗嘱隻字未提“反攻大陆”或“光復大陸”字樣,儘管蒋对此遺囑有所保留,但最後还是批准照原件發表公布。[2]

1965年8月30日,陳誠殯葬臺北縣泰山鄉,蔣介石兩度親往致祭。[19]:133按照陳誠生前意願,以家鄉傳統方式安葬。[3]台北縣泰山鄉(今新北市泰山區)同榮村曾有陳誠墓園,1995年8月,陳誠骨灰遷移到高雄縣大樹鄉(今高雄市大樹區)佛光山

評價[编辑]

陳誠在中國大陸情勢逆轉之關鍵時刻,整編來臺部隊、改革幣制、穩定金融、推行土地改革、規畫地方自治,對臺灣社會與經濟有深遠影響。中國國民黨內部稱他是「蔣介石的替身」、「第二號人物」。[1]:197

蔣數次致函陳誠,「戒其驕矜」[44]

陳誠舊部楊伯濤曾說:陳誠素性好動,除勤勞治軍之外,稍有暇時,即延攬名流,敬禮賢達。[45]1940年1月,張發奎回始興不幾天,陳誠、白崇禧和蔣待從室主任張治中等,相繼以電話或電報規勸。[46]:3611月26日,張發奎隨同陳誠、李濟深等,路經柳州,到達遷江桂林行營指揮所。[46]:361

陈诚在黄埔时期起就与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私交甚好,后来因意识形态分道扬镳。[2]1965年夏,陈诚逝世幾個月后,周恩来前往上海迎接李宗仁時,在虹橋機場候機廳休息室裡,高度评价:“陈辞修是爱国的人,他堅決反對美國制造‘兩個中國’,可惜他身體不好……他臨終時留有遺囑。台灣當局要修改發表,他夫人反對,說要動就不發表,要發表必須原文。”。[2]

著作[编辑]

陳誠著有《台灣土地改革紀要》一書被譯成英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等,成為一些國家實行土地改革參考資料。[1]:212在台灣期間,他著有《八年抗戰經過概要》、《如何走向安全和平之路》、《革命的道德》、《從政回憶》等。[1]:213

家庭[编辑]

1961年7月訪問美國時,陳誠伉儷之合影

陈诚祖父陳錦雲、曾祖父陳貴芬、高曾祖父陳生善,均務農為業。[1]:176父親陳希文為晚清秀才,家有薄田,不甚富有。[1]:176戊戍維新後,改習新學,杭州初級師範學校畢業[1]:176,曾任青田縣教育科長和縣敬業初級小學校長[3]。叔父陳一鵬為晚清貢生[1]:176母親洪氏性格儉樸,勤於家務,育三男一女[3],陳誠居長,次子陳源(字正修),幼子陳敏(字勉修);女兒陳金花[3],八十五歲於台北逝世[1]:176

陳誠原配妻子吴舜莲[3]。1917年,陳誠經同鄉同學吳子奇介紹,便和吳之妹妹吳舜蓮結婚。[1]:1771925年5月底,陳誠請假回鄉,料理父親喪事後,因傷未癒,沒有和妻子同房,引起妻子猜疑,認為他做官有外遇,看不起她,便自殺送院救治未死。[1]:179

1932年元旦,陳誠與譚延闓女兒譚祥結婚。[47]共誕下四子二女:長子陈履安(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國防部長)、次子陈履庆、三子陈履碚、四子陈履潔,長女陈幸、次女陈平[1]:213陳誠家教極嚴,副總統座駕決不送兒子上學,其公私分明,有如此者。[19]:127

2015年3月5日,為紀念陳誠逝世五十周年,國立政治大學舉辦其相關文物特展。[48]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及長子前監察院長陳履安、四子陳履潔與長女陳幸,以及前國安會秘書長胡為真夫婦等人均出席開幕儀式。[49]

關心教育[编辑]

1931年,陳誠資助家鄉高市小學新建校舍;1932年,資助高市小學一萬銀元,建成一座三層八問的教學大樓,和一座教師辦公大樓。[3]1946年,陳誠發起創辦石門中學。[3]

陳誠長子陳履安於1971年在臺北縣三峽鎮(今新北市三峽區)創辦一私立高中,取其父表字辭修,名曰辭修高中[50]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1.015 1.016 1.017 1.018 1.019 1.020 1.021 1.022 1.023 1.024 1.025 1.026 1.027 1.028 1.029 1.030 1.031 1.032 1.033 1.034 1.035 1.036 1.037 1.038 1.039 1.040 1.041 1.042 1.043 1.044 1.045 1.046 1.047 1.048 1.049 1.050 1.051 1.052 1.053 1.054 1.055 1.056 1.057 1.058 1.059 1.060 1.061 1.062 1.063 1.064 1.065 1.066 1.067 1.068 1.069 1.070 1.071 1.072 1.073 1.074 1.075 1.076 1.077 1.078 1.079 1.080 1.081 1.082 1.083 1.084 1.085 1.086 1.087 1.088 1.089 1.090 1.091 1.092 1.093 1.094 1.095 1.096 1.097 1.098 1.099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1.112 1.113 1.114 1.115 1.116 1.117 1.118 1.119 1.120 1.121 1.122 1.123 1.124 1.125 1.126 1.127 1.128 1.129 1.130 1.131 1.132 1.133 1.134 1.135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3)》.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年. ISBN 7506509180.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周恩来和陈诚的黄埔情. 《黨史博覽》2008年10月. 人民網. 2009-02-23.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由上尉副官直升到副总统及国民党副总裁的——陈诚. 中國青田網.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張廷玉. 《中國現代史》 9. 台北: 東華書局. 1986-10. ISBN 9576360749. 
  5. ^ 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 编 (编). 《中華民國史》第八卷.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07. 
  6. ^ 郭廷以. 《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三冊(民國二十年辛未——二十六年丁丑). 台北. "晨五時,西北剿匪軍副司令張學良及陝西綏靖主任楊虎城叛變,張部師長白鳳翔、旅長唐君堯、營長孫銘九將蔣委員長自臨潼劫持至西安新城(楊虎城部所在地),並扣留西安城內之中央高級官吏將領陳誠、蔣鼎文、朱紹良、錢大鈞、衛立煌、蔣作賓、陳繼承、陳調元、萬耀煌、蔣方震等(邵元沖及侍衛長蔣孝先、秘書蕭乃華、憲兵團長楊震亞等遇害)。" 
  7. ^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3)》.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他(陳誠)認為,「我國因軍事落後,且未有充分作戰準備,不宜實施迅速決戰之戰略。但我國國土廣大,人口眾多,經濟資源散在各地,具有長期作戰之條件。故我國對倭作戰之最高指導方針,不能不根據優劣相反之客觀件,實施持久消耗戰略。在此項大方針下,國軍作戰之具體運用,可分為三期:第一期為持久抵抗時期;第二期,為敵我對峙時期;預定之第三期,為我總反攻時期。在抗戰第一時期,國軍對倭寇之攻勢,僅作有限度之抵抗;爾後主動轉進,以消耗敵人戰力,保存我軍主動;借以空間換時間,擴大戰場,分散敵軍兵力,以求達成提早阻止敵人前進,及建立長期抗戰力量之目的」。" 
  8. ^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3)》.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一是赴華北向晉、陝將領說明中央之決心與應抗準備;二是赴上海視察張治中部作戰,並協助之;三是速擬定戰鬥序列。陳誠當時沒有擔任宜接抗戰之任何職務,不知以何種名義從事所賦任務,便向蔣說明此意。蔣問:「以何種名義為宜?」陳誠說:「如果領袖對余欲機動使用,可給一高參名義。」蔣則說以「行轅為佳」。" 
  9. ^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3)》.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第二天,(陳誠)與熊式輝赴滬視察,於20日返回南京。途中熊問陳:「返京後,對領袖報告是否彼此需要一致?」陳說:「以分報為宜,如此領袖可多得一份參考資料。」" 
  10. ^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3)》.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熊式輝說:「不能打。」陳誠說:「非能打不能打之問題,而是打不打的問題。」蔣問他是什麼意思?他說:「敵對南口,在所必攻,同時亦為我所必守,是則華北戰事擴大已無可避免。敵如在華北得勢,必將利用其快速裝備沿平漢路南下直赴武漢,於我不利。不如擴大滬戰事以牽制之。」蔣表示「一定打」。陳又說:「若打,須向上海增兵。」" 
  11.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0. "(當時)即患胃病美軍友人曾勸赴美治療,祗以責任重大無法遠離致未果,其後調任重慶,病況稍減。蒞瀋陽四個月,工作特繁,遂又轉劇,仍照常治事。" 
  12. ^ 12.00 12.01 12.02 12.03 12.04 12.05 12.06 12.07 12.08 12.09 12.10 12.11 12.12 12.13 12.14 12.15 12.16 12.17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13. ^ 13.00 13.01 13.02 13.03 13.04 13.05 13.06 13.07 13.08 13.09 13.10 13.11 13.12 13.13 13.14 13.15 13.16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07.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郭廷以. 《近代中國史綱》. 香港: 中文大學出版社. 1986. 
  15. ^ 15.0 15.1 15.2 15.3 張金明、劉立勤主編 (编). 《國民黨歷史上的158個軍》.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2007-04. 
  16. ^ 杜聿明. 〈遼瀋戰役概述〉//《國共內戰秘錄》. 台北: 巴比倫出版社. 1991-06-20. ISBN 9579238014. 
  17.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0. "民國卅七年一月二十日,國民政府宣布設立東北剿匪總司令部,任命衛立煌為總司令。" 
  18.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0. "據說他的胃割去三分之二,只留三分之一,所以胃納很小,要少量多餐,經過良好,體力迅速恢復。" 
  19. ^ 19.00 19.01 19.02 19.03 19.04 19.05 19.06 19.07 19.08 19.09 19.10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ISBN 9578506074. 
  20. ^ 〈蔣介石電陳誠請適心修養不必憂慮時局〉//《蔣中正總統文物》. 台北: 國史館藏. 1948-10-30. 
  21. ^ 21.0 21.1 21.2 松田康博:〈蔣介石的領導風格與遷台戰略〉,刊呂芳上主編:《論民國時期領導精英》,香港:商務印書館,2009年12月
  22. ^ 〈蔣中正致陳誠電〉//薛月順 (编). 《陳誠先生回憶錄——建設台灣(上)》. 台北: 國史館. 2005. 
  23.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0. "陳誠宣稱:「台灣不是日本人遺留給我們的,更不是戰利品,是台灣同胞五十餘年血汗所累積,是全國千百萬軍民先烈血肉的犧牲從日本人手中爭取回的,我們若不把台灣弄好,非但給日本人譏笑,更何以對先烈?對後代子孫!」" 
  24. ^ 24.0 24.1 內戰. 台北: 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 
  25. ^ 〈蔣中正致陳誠電〉//《總統手令錄底》一(1949年1月1日至8月16日). 台北: 國史館藏. 1949-01-12. 
  26. ^ 李守孔. 《中國現代史》. 台北: 三民書局. 1973-09. ISBN 9571406635. 
  27.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0. "(蔣介石)指示:「在台灣要做最壞的打算與萬一的準備,使台灣成為復興民族基地。」其時,政府在台灣信用尚未建立,少數野心分子正從事「獨立」、「託管」活動" 
  28.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1. "使軍隊聽命於一個政府,一個軍令之下,核實發薪,軍中吃缺自肥情況完全改變,士氣大振。" 
  29. ^ 〈電宋美齡李已正式提何為行政院長〉//周美華、蕭李居 (编).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台北: 國史館. 1949-03-13. 
  30. ^ 蔣經國. 〈危急存亡之秋〉//《風雨中的寧靜》. 台北: 正中書局. 1988. 
  31. ^ 蔣經國. 〈函蔣中正陳述組訓幹部工作意見〉(1949年6月8日)//《蔣經國書信集——與蔣中正往來函電》. 台北: 國史館藏. 
  32. ^ 臺灣省保安司令部致省議會議長黃朝琴公文
  33. ^ 臺灣省議會公報
  34. ^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王禹廷. 《胡璉評傳》.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87-06-15. 
  35. ^ 周美華、蕭李居編:《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台北:「國史館」出版,2009年
  36.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3. "那時的經國先生是行政院的政務委員,開院會的時候,陳誠以父執輩,對經國先生所管輔導會的工作有所批評……經國先生認為受不了……為了自尊心,怕陳院長又開口駡人,索性多次請假,他越請假,陳誠就會藉故責駡" 
  37.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7. "(蔣經國)在深思,在反省,覺得權力在握的陳誠,對他是責備多於照顧。" 
  38.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2. "又如中央委員的提名,由秘書長唐縱送總裁審閱,總裁核可後,囑送副總裁一閱,陳誠看到名單,便臉色一沉不悅的說:「總裁已經核定了的事,還要送我看,多此一舉,我還能有意見嗎?」秘書長說:「還是請副總裁看一下。」" 
  39. ^ 陳誠訪問越南,典藏台灣
  40. ^ 卜少夫. 《新聞天地》. 1964-03-27, (第八九三期). "(陳誠):「你(卜少夫)大概也聽到外面說我和經國衝突的讕言……稍有常識的人都能分辨絕無可能,從當前處境及奮鬥目標來說,團結就是力量,靜則安定台灣,動則反攻大陸,都需要集中舉國意志,團結一切力量。從總統愛護提攜培植我來說,我一定要做一個最忠實的幹部,感恩圖報,鞠躬盡瘁……從經國個人的才具與努力來說,這十幾年,他的辛勤建樹,值得誇耀,無論軍中政治工作,無論退役官兵輔導工作,無論青年運動,他都做得有聲有色,清清楚楚擺在大家眼前,我只有儘量幫助他,使他有更多的機會,也是使他負更大的才能,讓他發揮更大的才能,俾國家得到最大的利益。我和他還有什麼可爭可奪的。敵人最怕我們團結,一定要千方百計來製造我們內部糾紛,希望我們內部衝突、摩擦、矛盾、鬥爭,我和經國都負著相當責任,故……我們二人間不協調的謠言,你回到香港去,如遇到此種談論,可以說明此乃子虛烏有。」" 
  41.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6. "這時陳副總統(陳誠)講了一段話(沒有病容,不是因病不能出席):「總統,各位軍中將校袍澤們,我今天要講的,就是我們革命軍幾十年的革命,我體念出來的經驗,就是要服從總統,聽總統的話,唯有跟隨總統,才能使中華民國長治久安,雖然前途還有艱難險阻,但總統能領導我們履險如夷,不過我們要精誠團結,也就是親愛精誠的校訓,大家有信心,一定會走上勝利成功之路。」" 
  42.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21. "外間即有種種傳言,陳誠和蔣氏父子相鬥,陳誠只活到六十八歲便氣死了。……其實,陳誠確實是死於肝癌,癌症中以肝癌最難挽救" 
  43.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34. "經國先生發表一簡短的談話,他說:「陳副總統逝世,在國家和黨來說,是無可補償的重大損失。在我個人來說,尤其是失去了追隨了近三十年的導師。」" 
  44. ^ 蔣介石日記》,1932年12月3日
  45. ^ 竇應泰. 周恩來和陳誠的黃埔情 (4). 人民網. 2009-02-23. 
  46. ^ 46.0 46.1 王成斌等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5)》.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年. ISBN 750651494X. 
  47.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119–120. "一切由國民政府蔣主席(蔣介石)主持的,譚院長(譚延闓)生前曾托蔣主席擇婿……譚祥女士,秀外慧中,相夫教子,是一位很標準的女性,陳誠夫婦一直是伉儷情深,他對有恩有德的蔣媒人是一生銘感五中的,他決不會「新人上了牀,媒人拋一旁」。" 
  48. ^ 三七五減租誰辦的?到政大走一趟就知道. 《自由時報》. 2015-03-05 (中文(台灣)‎). 
  49. ^ 陳履潔憶父陳誠 聯想柯P:政客有像柯51%的堅持 才稱政治人物. 《自由時報》. 2015-03-06 (中文(台灣)‎). 
  50. ^ 新北市私立辭修高級中學暨附設國中部. 辭修學校財團法人.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官衔
中華民國總統府
前任:
李宗仁
中華民國副總統
第二、三屆
1954年5月20日-1965年3月5日
繼任:
嚴家淦
中華民國行政院
前任:
閻錫山
行政院院長(首次)
第五任
1950年3月15日-1954年5月31日
繼任:
俞鴻鈞
前任:
俞鴻鈞
行政院院長(再次)
第七任,副總統兼任
1958年7月15日-1963年12月16日
繼任:
嚴家淦
军职
首任 中華民國海軍總司令
第一任
1946年7月1日-1948年8月25日
繼任:
桂永清
首任 中華民國參謀總長
第一任
1946年05月23日-1948年05月12日
繼任:
顧祝同
政府职务
台灣省政府
前任:
魏道明
台灣省政府主席
第二任
1949年1月5日-1949年12月21日
繼任:
吳國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