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皮埃尔·特鲁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皮埃尔·特鲁多
Joseph Philippe Pierre Yves Elliott Trudeau
Pierre Elliot Trudeau-2.jpg
任期
1968年4月20日-1979年6月4日
前任 萊斯特·皮爾遜
繼任 查爾斯·約瑟夫·克拉克
任期
1980年3月3日-1984年6月30日
前任 查爾斯·約瑟夫·克拉克
繼任 約翰·內皮爾·特納
个人资料
出生 1919年10月18日
Flag of Quebec.svg魁北克蒙特婁
逝世 2000年9月28日(2000-09-28)(80歲)
Flag of Quebec.svg魁北克蒙特婁
政黨 Liberal Party of Canada Logo.png 加拿大自由黨
配偶 瑪格麗特·辛克拉爾·特魯多·肯佩爾(1971-1984)
子女 賈斯汀·特鲁多
專業 律師
宗教信仰 天主教

约瑟夫·菲利普·皮埃尔·伊夫斯·爱略特·特鲁多CCCHPCQCFSRC(Joseph Philippe Pierre Yves Elliott Trudeau;1919年10月18日-2000年9月28日),曾兩度出任加拿大总理,執政近十六年,是加拿大歷史上在位最久的總理之一。

杜魯道生于加拿大魁北克省的蒙特利尔市。杜魯道是一位知识分子型的领袖。任內他带领加拿大度过了历史上最混乱的日子。他曾和芭芭拉·史翠珊等名流约会,有时会对对手口出不逊。在他执政期间,加拿大國会英国议会得到了宪法的修订权,加拿大獲得完全獨立,并将《加拿大权利與自由宪章》合并成为新宪法

崇拜他的人赞美他的智力和敏锐的政治能力,強烈反對魁北克脫離聯邦獨立,並透過公投否決,维护了国家的統一;反對他的人批评他的傲慢和荒唐的经济政策,任內支持在魁北克蒙特利爾舉行1976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是次奧運會亏损24亿美元,让加拿大深陷债务,大量舉債導致債台高築。但毫无疑问,他重新塑造了加拿大这个国家。

2015年10月19日,他的長子賈斯汀·特鲁多領導自由黨贏得大選,當選總理,加拿大建立聯邦以來第一對父子擔任總理。

早期生涯[编辑]

皮耶·杜魯道的父亲是法裔加拿大人富商及律师夏爾·杜魯道,母亲葛丽斯·爱略特有法国及苏格兰血统。[1]他出生于蒙特利尔,曾经入读声望很高的罗马天主教会学校Collège Jean-de-Brébeuf,在那里,神职派法西斯魁北克独立派都曾经给予他很大影响。

1943年取得蒙特利尔大学法学学位,后得到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学位。在蒙特利尔大学读书期间,他应征入伍,加入加拿大陆军军官训练营,曾在家乡的预备役部队服役。1944年以后,义务兵很少被派遣到海外战场,出征的大多为志愿兵。1944年,他为魁北克的反征兵人士助选,因此被军官训练营开除。二战结束后,他于1947-1947年进入巴黎政治学院学习,随后转入倫敦政治經濟學院

从1940年代晚期到1960年代中期,杜魯道是一位活跃在蒙特利尔的知识分子。1949年魁北克爆发了石棉工人罢工,杜魯道是工人的积极支持者。1956年他编辑了一本关于此次罢工的书(La grève de l'amiante),提出此次罢工有重要意义,因为它标志着人民开始反抗法语宗教势力和英语商人阶层的保守统治。而这种保守势力的联盟在魁北克已经有了很长时间了。整个1950年代,杜魯道一直是反对Maurice Duplessis保守政府的重要知识分子代表。他创办了Cité Libre自由城市)杂志。这本杂志成了寂静革命时知识分子的大本营。

杜魯道1940到1950年代初曾对马克思主义感兴趣。1950年代到1960年代早期,他曾支持过加拿大新民主党的前身社会民主联盟黨。由于他订阅过左派的出版物,并且去莫斯科出席过会议,1950年代他曾上了美国政府的黑名单而被禁止入境。在莫斯科,因为向斯大林的塑像投掷雪球,他曾被当局短暂拘留。

1961-1965年在蒙特利尔大学担任法学副教授期间,他的政治立场转向自由主义。1965年,在朋友Gérard Pelletier和Jean Marchand的游说下,他加入了自由党,並参加大选。1965年他们三个都代表自由党当选议员,杜魯道更于1967年被任命为皮尔逊内阁的司法部长。

部长时期[编辑]

在司法部长任期内,杜魯道主持废除了刑法反同性恋的条文,使同性恋在1969年非刑事化。他对此有一个著名的评论:“政府不该管这个国家的卧室里面的事”。杜魯道还放松了关于离婚的条文。在讨论宪法时,他和魁北克省长丹尼尔·约翰逊发生了冲突。

1967年加拿大迎来建立聯邦一百周年之际,皮尔逊宣布退出政坛,並辭去自由黨黨魁。杜魯道参加了自由党黨魁的角逐。他开展了充满活力的竞选活动。受到当时反主流思潮影响,很多青年人把杜魯道视作他们的代表和新一代的标志。

1968年4月的自由党大会上,杜魯道击败很多资深自由党阁员(包括前总理保罗·马丁之父,老保罗·马丁)成为党魁。很多人怀疑他过于激进,不适合国家领导人的职位。加上1965年加入了自由党,入党時間不長,党内保守派因此对他有些疏远。但是杜魯道的个人魅力使他拥有前所未有的人气,甚至出现了杜魯道热(Trudeaumania)的现象。1968年联邦大选时魁北克庆祝游行中,一些分离主义分子发动骚乱,有人向杜魯道就座的看台投掷石块和瓶子。杜魯道拒绝助手们对自己采取保护措施的要求,镇定自若地坐着面对暴徒。作为一个年轻政治家,杜魯道表现出的勇气给加拿大大众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二天,他轻松地赢得了大选,開始他近十六年的執政。

总理[编辑]

政策[编辑]

在担任总理期间,杜魯道推行参与式民主,作为建设加拿大公平社会的手段。可能是由于缺乏党内支持,他想让更多公民参与政府管理的愿望遭受了挫折。后期他转而反对在代议民主制度中加强公民参与的意见。不过他积极推行全民医疗保健制度,以及地方发展规划,杜魯道認为两项都有利于社会公正。

1972年大选,杜魯道的自由党在新民主党支持下,組建少數政府,期間政策較左倾,包括成立国营的加拿大石油公司。

1974年,加拿大國会通过了对杜魯道政府的不信任动议,政府被迫解散并且举行大选。杜魯道领导的自由党赢得了议会的多数席位,重新取得多數黨地位。他随后引入了最低工资和价格控制,这一政策导致财政部长的辞职。加拿大经济恶化,政府债台高筑,公众对杜魯道的自负日益厌恶,他的支持率不断下降。尽管一再拖延,他不得不在1979年提前进行大选。

十月危机[编辑]

1970年魁北克发生了十月危机。恐怖组织魁北克解放阵线(FLQ)成员绑架了英国贸易专员詹姆斯·克罗斯和省政府阁员皮埃尔·拉波特(后遭绑架者杀害)。应蒙特利尔市长和魁北克省长的请求,杜魯道宣布了戒严。虽然此次事件一直颇受争议,大多数民众,包括魁北克人,似乎都支持杜魯道的坚决果断行动。在危机中,当有人问杜魯道要采取什么程度的措施来对付恐怖分子的时候,他简短地回答:“看我的!(Just watch me.)”作为挽救克罗斯生命的交换条件,五名FLQ恐怖分子获准流亡古巴。次年他们返回加拿大时全部被捕。

杜魯道是魁北克独立运动的坚定反对者,当瑞内·勒维斯克的魁北克人党在魁北克上台后,杜魯道和这位省长颇有冲突。

外交政策[编辑]

杜魯道1973年访问中華人民共和國时会见毛泽东

杜魯道希望加拿大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他同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如古巴菲德尔·卡斯特罗、美国的吉米·卡特等都有良好的私人关系。

1970年,他领导的加拿大政府早于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1973年他访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為首位訪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加拿大总理。1976年,杜魯道禁止中華民國代表隊參加蒙特婁奧運,即使代表隊已抵達蒙特婁

1970年代早期,杜魯道政府开始检讨加拿大的国防和外交政策,甚至考虑退出北约组织。虽然加拿大最后決定留在北约,但在随后的几年里,政府开始缩减军队规模。

杜魯道在任期間,加拿大同美国保持一定距离。他要求外国投资审查机构能够屏蔽掉一些外资投入,并试图增进和欧洲的贸易关系。他和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关系极为糟糕。尼克松认为杜魯道有精英的势利架子,政策偏向社会主义,所以很讨厌他。在白宫录音带中,他称加拿大总理为“那个傻×杜魯道”。后来记者问杜魯道听了这话有何感想,杜魯道说“有比他好的人拿比这更难听的话骂过我。”尼克松下台后,在他的回忆录《领导人》(Leaders)中,对杜魯道评价颇高,与周恩来戴高乐等并列。

1983年底到1984年初,杜魯道访问了北约华约组织很多国家。他希望双方能达成一项削减核武器的协议,和平共处。他的努力为他赢得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和平奖章,但也惹恼美國的罗纳德·里根政府。有些观察家批评他的行为不现实,因为华约国家不可能有独立于苏联的外交政策,游说他们毫无用处。

杜魯道经常和美国就外交政策发生摩擦。他经常说美国五角大楼的人是一群“无聊小人”。尽管如此,他还是同意美国在加拿大领土进行巡航飞弹试验。此事影响了他作为和平主义者和裁军倡导人的信誉。

奧運[编辑]

1976年,在杜魯道的支持下,該屆奧運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爾舉行。當時蒙特利爾市政府覺得奧運會是一門不能虧本的生意,但是在統籌過程裡,因為興建各項體育館開支甚大,主場館建做過程困難重重(工程要到奧運閉幕後十多年後才完工),導致耗資高达58亿美元。

整體來說,是次奧運會亏损24亿美元,令到蒙特利爾市政府多年來債台高築:總共10億美元的債務要到30年後的2006年11月才還清,是現代奥运会历史上亏损最严重的一次,也令到很多城市不敢申辦奧運,直至1984年洛杉磯奧運出現財政盈餘為止,有分析指杜魯道支持在蒙特利爾舉行奧運,是想削弱魁北克省的財政,迫使其在財政上依靠聯邦政府,從而減低魁北克脫離聯邦獨立的可能性。

短暫下台[编辑]

1979年,乔·克拉克领导的進步保守党击败了杜魯道的自由党政府。進步保守党以少数政府组阁。杜魯道本打算辞去自由党领袖的职位,但尚未等到自由党开会重新选举领袖,下議院于12月在自由党和新民主党聯手下通过对克拉克政府的不信任动议。杜魯道被要求继续领导自由党参加新的大选。1980年2月,自由党重新获得多数席位,杜魯道击败克拉克,下台不到一年再次执政。

再次当选[编辑]

在第二个任期刚开始,杜魯道就碰到了魁北克省进行关于主权问题的公民投票,这次公投最終未获通过。

1982年杜魯道成功起草加拿大宪法,宪法从英国议会主導變為由加拿大國会主導,更在宪法中又加上了《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这是他在加拿大史上的最大功绩,因为这标志着加拿大终于成为具有完整主权的独立国家。魁北克拒绝承認新宪法,给后来的联邦和魁北克省之间的关系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1984年2月29日,杜魯道在一次“雪中漫步”后宣布辞去总理职位,6月30日正式離任,结束了他近16年的执政生涯。

最后日子[编辑]

退出政坛的杜魯道较少发表公众讲话或者接受记者采访。不过偶尔对于一些重大问题,他还是发表了看法。对于《米奇湖法案》和《查洛頓法案》的修宪提议,杜魯道通过演讲和纂文表示了强烈反对,声称这样的修改会损害联邦和《权利宪章》。这些看法对最后决策有很重要的参考意义,修宪提议最终被击败。杜魯道在魁北克,由于宪法和独立问题,他的形象不是那么光辉。在国际事务上,杜魯道还很活跃,经常出访,拜会各国领导人并参与罗马俱乐部等国际组织的活动。

杜魯道晚年的时候罹患帕金森氏症前列腺癌,开始逐步淡出公众视线。不过,直到逝世前几个月,他仍在自己的法律事务所工作。1998年他的幼子麦克尔在一次雪崩中丧生,这使他的病情恶化了。

2000年9月28日,杜魯道逝世。加拿大为他举行了国葬。他最后被安葬在魁北克圣瑞米的家族墓地中。

家庭和婚姻[编辑]

1971年,杜魯道和温哥华名流玛格丽特·辛科莱举行了婚礼。新娘只有22岁,年龄不到杜魯道的一半。婚后他们有了三个孩子。1977年他们分居,当时广为报道,1984年正式離婚,他成為首位單親父親和任內離婚的總理。

荣誉[编辑]

1983-1984年获得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和平奖。

2003年8月21日,蒙特利尔-多瓦尔国际机场被命名为皮埃尔·特鲁多国际机场

2004年在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电视系列节目《最伟大的加拿大人》观众投票中,杜魯道名列第三。

2005年卑诗省政府宣布将境内的一座山峰命名为皮耶·杜魯道峰。

政治遗产[编辑]

不少加拿大西部的人不是很喜欢杜魯道,因为他们认为杜魯道用牺牲卑诗省艾伯塔的利益来讨好安大略魁北克。他的国家能源计划也被认为伤害了西部的利益。另外,在十月危机中,杜魯道实施戒严的措施被一些魁北克人看作是对民主制度的威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把他同他的继任,進步保守党的布莱恩·马尔罗尼比较的时候,人们对他的好感日增。

还有人认为他当政期间加拿大经济表现不佳,失业率通货膨胀率据高不下。1968年他就任时加拿大的债务是180亿元,1984年卸任时为2000亿——增加了11倍。但这似乎是当时西方国家的通病,在他下台后情况也持续了一段时间,所以杜魯道对此应付的责任尚可商榷。值得注意的是,在他任内加拿大的社会发展指数和生活质量一直居世界前列。

宪法遗产[编辑]

杜魯道留下的影响最为深远的政治遗产是1982年《加拿大宪法》。宪法中的《权利和自由宪章》也对国家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宪法保证民权和自由的条款深受加拿大人的尊重。宪法在保护原住民、妇女、同性恋和少数族裔免受社会歧视中起了很大作用。为了不与此宪章冲突,很多联邦和省的法律条例被改写,还有很多法令被废止。例如,加拿大最高法院1993年废除了堕胎限制,2003年又废止了关于同性婚姻的限制。

关于《权利和自由宪章》,也存在很多争议。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权利和自由宪章》不可应用于习惯法的审判中。为了规避这个宪章,它所附属的豁免款项也常常被引用。

魁省问题[编辑]

杜魯道对于魁北克省的贡献也是褒贬不一。很多人欣赏他在十月危机时候的表现,他杜绝了魁北克独立运动的暴力倾向,此后该运动基本保持在和平民主的轨道内。很多人赞赏他在第一次公民投票中维持联邦的努力;一些分离主义分子却认为他是出卖魁北克利益的叛徒。杜魯道在魁北克没有政治对手,1980年的联邦大选中,自由党夺取了全省75个席位中的74席。但是在省级选举中,民众们却把票投给了追求主权独立的魁北克人党。1984年退休后,他的声望在英语加拿大地区日隆,然而在魁北克却是寥寥无几。

双语制度[编辑]

杜魯道的双语政策受到一些人的指责。西部英语人士认为,在政府机构内强制使用双语是一种浪费,因为那里几乎没什么人说法语。法语人士却认为,这种政策有让法语文化有被英语文化同化的危险。另外,虽然这个政策安抚了法裔加拿大人对联邦政府的敌视情绪,但没有能满足他们让加拿大两种文化和语言完全平等的期待。原来制定的让至少一半的高中毕业生能流利地说两种语言的目标也没有达到。杜魯道后来有些懊悔选择了“双语”这个词,因为这样听上去好像要求每个加拿大人都说两种语言。而实际上,杜魯道设计的前景是让所有的文化都能在加拿大占有一席之地。

不管怎么说,杜魯道的双语政策至少在公共领域还是很成功的,双语人口比例三十年内增加了很多。无论是在加拿大何地,联邦政府部门都可以用英法双语为人民服务。无论在那个省区,都可以收看收听到英法双语的电视和广播。更重要的是,加拿大现在成为文化多元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双语政策功不可没。

最后总结[编辑]

与杜魯道饱受争议的政策不同的是,他那朝气蓬勃的个人魅力在加拿大人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作为个人,他得到了包括政治对手的尊敬。当2000年他去世的时候,很多加拿大人排长队向他的遗体告别。当他的灵柩从渥太华运送到蒙特利尔的时候,群众自发的沿着铁路线为他送别。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菲德爾·卡斯特罗和前美国总统吉米·卡特等国际人士参加了他的葬礼。

参考文献[编辑]

  1. ^ The Globe and Mail Artilce - Pierre Elliott Trudeau: 1919-2000

外部链接[编辑]

官衔
前任:
莱斯特·皮尔逊
Flag of Canada.svg 加拿大总理
1968年—1979年
繼任:
查尔斯·约瑟夫·克拉克
前任:
查尔斯·约瑟夫·克拉克
Flag of Canada.svg 加拿大总理
1980年—1984年
繼任:
约翰·内皮尔·特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