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安德烈·德米特里耶维奇·萨哈罗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安德烈·德米特里耶维奇·萨哈罗夫
Андре́й Дми́триевич Са́харов Nobel prize medal.svg
RIAN archive 25981 Academician Sakharov.jpg
安德烈·萨哈罗夫在苏联科学院召開的一次会议上接受采访。
出生 1921年5月21日
Flag of Russia (1918–1920).svg 蘇俄莫斯科
逝世 1989年12月14日 (68歲)
 蘇聯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莫斯科
国籍  蘇聯
母校 列别杰夫物理学院
知名于 原子核物理学家、异见人士人权斗士
奖项 社会主义劳动英雄(1953年、1955年、1962年)
斯大林奖(1953年)
列宁奖(1956年)
奇诺·德尔杜卡世界奖(1974年)
诺贝尔和平奖(1975年)
国际人道主义奖(1988年)
苏联邮票上的萨哈罗夫

安德烈·德米特里耶维奇·萨哈罗夫(俄语:Андре́й Дми́триевич Са́харов,姓氏也譯作沙卡洛夫,1921年5月21日-1989年12月14日),苏联原子物理学家,闻名于核聚变宇宙射线基本粒子重子产生(Baryogenesis)等领域的研究,并曾主导苏联第一枚氢弹的研发,被称为“苏联氢弹之父”[1]。萨哈罗夫也是人权運動家,是公民自由的拥护者,支持苏联改革。他在1975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为了纪念他,欧洲议会把设立的欧洲最高人权奖命名为萨哈罗夫奖[2]

生平[编辑]

安德烈·德米特里耶维奇·萨哈罗夫1921年出生于莫斯科,父亲德米特里·伊万诺维奇·萨哈罗夫(Дмитрий Иванович Сахаров)在私立学校教授物理学,也是业余钢琴家;德米特里的祖父伊万(Иван)是沙俄时期著名的律师,重视社会认知人道主义原则,包括提倡废除死刑,德米特里其后也受到这些思想的影响。萨哈罗夫的母亲是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夫娜·萨哈罗夫(Екатерина Алексеевна Са́харов,原名索菲亚诺,有希腊血统)。萨哈罗夫的父母和祖母玛丽亚·彼得罗夫娜(Мари́я Петровна)很大程度地塑造了他的性格,虽然他的祖父是俄罗斯正教会的教士,他的母亲也曾给他洗礼,但他的父亲是无神论者,宗教对萨哈罗夫的生活影响不大,尽管他认为一个非科学的“指导原则”在管理着宇宙和人类[3]

教育和职业[编辑]

1938年,萨哈罗夫入读莫斯科大学,1941年因苏德战争撤离后,他在阿什哈巴德毕业。之后他被派往乌里扬诺夫斯克的实验室工作,在这段时期,他在1943年与第一任妻子克拉夫季娅结婚,并育有一子二女,克拉夫季娅在1969年逝世[3]。萨哈罗夫在1945年返回莫斯科,在列别杰夫物理学院理论部继续学业,1947年取得哲学博士学位。

热核装置的研制[编辑]

安德烈·萨哈罗夫(左)和伊戈尔·库尔恰托夫,摄于1958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萨哈罗夫开始对宇宙射线的研究。1948年,他参与了伊戈尔·库尔恰托夫领导的苏联原子弹计划,苏联在1949年8月29日对研制的第一种原子装置进行了测试。1950年移居保密行政区萨罗夫后,萨哈罗夫在研制氢弹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苏联在1953年8月12日对研制的第一种核聚变装置进行了测试。同年,萨哈罗夫得到了科学博士学位,被选为苏联科学学会的会员,并获得了他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劳动英雄荣誉。随后萨哈罗夫继续留在萨罗夫主导研发苏联首枚百万吨级氢弹,并在1955年进行了测试。有史以来破坏力最大的曾引爆的核武器——沙皇炸弹也是基于萨哈罗夫的设计制造的。

萨哈罗夫曾提出兴建一个受控核聚变反应堆——托卡马克,直至现在仍是大部分同类研究的基础,他和伊戈尔·塔姆曾共同提出以环面状的磁场限制高热的离子化等离子体,以控制托卡马克的核聚变。

研究和物理学[编辑]

1965年后,萨哈罗夫返回到基础科学,开始从事粒子物理学宇宙学[4][5][6][7][8][9][10][11]

他特别试图解释宇宙的重子不对称性,作为科学家首次推出两个宇宙所谓的“片”联系到宇宙大爆炸

萨哈罗夫亦曾提出感应重力英语Induced gravity,作为量子重力的替代理论。

支持和平利用核能[编辑]

从1950年代后期起,萨哈罗夫开始关注他工作所牵涉的道德和政治问题。他在1960年代开始活跃于政坛,反对核武器扩散。他亦推动各国停止在地面进行核试验,也参与促成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在1963年的签署。1965年,他重返科学界,开始研究物理宇宙学,但仍继续反对政治歧视

1967年当反弹道导弹成为美苏关系的重要议题时,萨哈罗夫的政治生涯出现了转折点,1967年7月21日萨哈罗夫在写给苏联领导人的一封信中,他认为苏联应该接受美国的建议,双方共同放弃对反弹道导弹的研发,否则针对这项新技术的军备竞赛将增加核战的可能性。他也请求领导人批准他在苏联一份报章上发表文章,解释反弹道导弹的危险性。当局没有理会这封信,并禁止他在苏联出版书籍展开对这个议题的讨论。1968年5月,萨哈罗夫写了一篇文章,指出反弹道导弹是核战威胁的一个主要因素,这篇文章作为地下出版物被传播并在苏联境外出版后,萨哈罗夫被禁止参与与军事有关的研究。之后他返回列别杰夫物理学院修读普通理论物理学。在1970年代,他与瓦列里·查里兹(格鲁吉亚语:ვალერი ჭალიძე)和安德烈·特韦尔多赫列博夫共同创立莫斯科人权委员会,并因而面对当局更大的压力。

1972年,萨哈罗夫与同为人权行动主义者的叶连娜·邦纳结婚。1973年,萨哈罗夫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翌年他获得了奇诺·德尔杜卡世界奖Prix mondial Cino Del Duca)。1975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他被苏联禁止离境领奖,他的妻子叶连娜在颁奖典礼上代他宣读演讲辞。

萨哈罗夫的社会发展理念,使他致力于将推动人权作为政治的基础。在他的著作中,他认为“没有被禁止的事情即被容许”,否认法律以外的任何道德或文化规范的重要性和正确性。

内部流放[编辑]

萨哈罗夫流亡从1980年到1986年期间居住的公寓大楼,在下诺夫哥罗德的Scherbinki小区里。他的公寓现在是一个博物馆。

1980年1月22日,他因为示威抗议苏联入侵阿富汗被捕,随后他被流放到一个保密行政区高尔基,即现在的下诺夫哥罗德。他的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头衔也被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决议所褫夺[12]。在1980年至1986年间,萨哈罗夫受到苏联秘密警察的严密监视,在他的回忆录中他声称他在高尔基的寓所经常被搜查和抢掠。萨哈罗夫被美国人道主义协会评为1980年的年度人道主义者。[13]

1986年12月19日,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展开重建开放的政策,打电话给萨哈罗夫告诉他被释放,他和他妻子可以返回莫斯科。[14]

政治领袖[编辑]

1988年,萨哈罗夫获得国际人道和伦理联合会International Humanist and Ethical Union)颁发的国际人道主义奖。之后,萨哈罗夫协助了苏联最早的一批独立政治组织的成立,并成为苏联反对势力中主要一员。1989年3月,萨哈罗夫当选为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的成员,成为民主改革势力的领导者之一。

逝世[编辑]

1989年12月14日,萨哈罗夫死于心脏病发,终年68岁[15]。他的遗体埋葬在莫斯科沃斯特里亚科夫斯科耶公墓

另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苏联“氢弹之父”萨哈罗夫.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亚中亚研究所. 2006年1月1日 [2007-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8月28日). 
  2. ^ Biography, by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3. ^ 3.0 3.1 Drell, Sidney D., and Sergei P. Kapitsa (eds.), Sakharov Remembered, pp. 3, 92. New York: Springer, 1991.
  4. ^ A.D. Sakharov: "Expanding Universe and the Appearance of a Nonuniform Distribution of Matter", ZhETF 49: 345–358 (1965); translation in JETP Lett. 22: 241–249 (1966)
  5. ^ A.D. Sakharov: Violation of CP Symmetry, C-Asymmetry and Baryon Asymmetry of the Universe, Pisma Zh. Eksp. Teor. Fiz. 5: 32–35 (1967); translation in JETP Lett. 5: 24–27 (1967)
  6. ^ A.D. Sakharov: Quark-Muonic Currents and Violation of CP Invariance, Pisma Zh. Eksp. Teor. Fiz. 5: 36–39 (1967); translation in JETP Lett. 5: 27–30 (1967)
  7. ^ A.D. Sakharov: "Antiquarks in the Universe" in "Problems in theoretical physics", dedicated to the 30th anniversary of N.N. Bogolyubov, Nauka, Moscou, pp. 35–44, 1969
  8. ^ A.D. Sakharov and I.D. Novikov: "A multisheet Cosmological model" Preprint Institute of Applied Mathematics, Moscow, 1970
  9. ^ A.D. Sakharov: "Topological structure of elementary particles and CPT asymmetry" in "Problems in theoretical physics", dedicated to the memory of I.E. Tamm, Nauka, Moscow, pp. 243–247, 1972
  10. ^ A.D. Sakharov: "Baryonic asymmetry of the Universe", ZhETF 76: 1172–1181 (1979); translation in JETP Lett. 49: 594–599 (1979)
  11. ^ A.D. Sakharov: "Cosmological model of the Universe with a time vector inversion". ZhETF 79: 689–693 (1980); translation in JETP Lett. 52: 349–351 (1980)
  12. ^ Joshua Rubenstein, Alexander Gribanov, The KGB file of Andrei Sakharov,2005,page 248
  13. ^ Humanist of the Year. [21 November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一月 2013). 
  14. ^ Michael MccGwire. Perestroïka and Soviet national security.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1991: 275. ISBN 0-8157-5553-8. 
  15. ^ Coleman, Fred,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Soviet Empire: Forty Years That Shook the World, from Stalin to Yeltsin, p. 116. New York: St. Martin's, 1997.

参考书目[编辑]

  • Sakharov, Andrei, Facets of a Life. 1991.
  • Babyonyshev, Alexander, On Sakharov. New York, 1982.
  • Lozansky, Edward D., Andrei Sakharov and Peace. 1985.
  • Drell, Sidney D., and Sergei P. Kapitsa (eds.), Sahkarov Remembered. 1991
  • Gorelik, Gennady, with Antonina W. Bouis, The World of Andrei Sakharov: A Russian Physicist's Path to Freedo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