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南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非共和国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 英語
格言:"!ke e: ǀxarra ǁke"卡姆语英语ǀXam language
“殊途同归”
国歌:National Anthem of South Africa
《南非国歌》
南非在非洲南部的位置
南非在非洲南部的位置
南非的位置(深藍色)非盟(淺藍色)
南非的位置(深藍色

非盟淺藍色

首都
最大城市 约翰尼斯堡[2]
官方语言 [注 1]
族群
(2017年[3]
宗教
政府 单一制议会制總統制的混合制度的共和国
• 总统
西里尔·拉马福萨
戴維·馬比薩英语David Mabuza
立法机构 南非议会
全国省务会英语National Council of Provinces
国民议会
现役军人 78,707(2014年)
独立 (自英国
• 联邦
1910年5月31日
• 自治
1931年12月11日
1961年5月31日
1997年2月4日
面积
• 总计
1,221,037平方公里(第25名
• 水域率(%)
0.380
人口
• 2017年估计
56,521,900[4]第25名
• 2011年普查
51,770,560[5]
• 密度
42.4/km2第169名
GDP 购买力平价 2018年估计
• 总计
7,424.61億美元[6]第30名
• 人均
13,591美元[6]第90名
GDP (國際匯率) 2018年估计
• 总计
3,265.41億美元[6]第35名
• 人均
6,292美元[6]第88名
基尼系数 positive decrease 62.5[7](2013年)
极高
人类发展指数  0.666[8](2014年)
 · 第116名
货币 南非兰特ZAR
时区 SAST UTC+2)
行驶方位 靠左行驶
电话区号 +27英语Telephone numbers in South Africa
互联网顶级域 .za
南非的位置
南非在世界上的位置

南非共和国南非語:Republiek van Suid-Afrika),一般簡稱南非,是位於非洲南端南大西洋印度洋交會處的共和國,在南部沿著南大西洋和印度洋延伸的南非海岸線長達2,798公里。它西部毗鄰納米比亞(1,005公里長邊界),北部接壤博茨瓦納(1,969公里長邊界)和津巴布韋(230公里長邊界),在東北部則與莫桑比克(496公里長邊界)和斯威士蘭(438公里長邊界)相鄰。“國中之國”萊索托(1,106公里長邊界)在南非境內形成一個內飛地[9]。此外,南非是世界上唯一拥有三个首都的国家:行政首都(中央政府所在地)为普勒托利亞立法首都(國會所在地)为开普敦,而司法首都(最高法院所在地)則为布隆方丹,但由於每個國家的大使館都是設在普勒托利亞,因此普勒托利亞被國際公認為代表南非的首都。至於南非最大的城市和經濟中心則是約翰尼斯堡,約翰尼斯堡也是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第二大城市和非洲第三大城市(開羅拉哥斯分別居第一和第二)。

南非國土面積為122萬平方公里,同時擁有接近超過5,652萬人口英语Demographics of South Africa面積人口均位居世界第25名。

南非是非洲以至世界種族文化多元化的國家之一,歐洲移民印度人有色人的數量及比例都是非洲國家中最多的。多元的種族和種族鬥爭一直是南非歷史和政治的重要組成部分。南非發展較其他非洲國家良好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由於南非擁有全非洲最豐富的礦產資源,特别是金礦鑽石。而南非的經濟非洲大陸上經濟規模最大、最發達的國家,並且擁有全非洲最高的發展水準及最現代化基礎設施

佔南非人口少數的白人與佔多數的黑人之間的種族衝突一直主宰了近代南非的歷史、政治等。南非早在荷蘭統治時,荷裔白人移民就已經純粹基於自己的種族而發展了一套法律,希望試圖維持歐洲移民(尤其是阿非利卡人)的少數統治,並與被法律所限制而處於不利地位的黑人進行漫長而激烈的鬥爭,而當南非國民黨在1948年開始執政之後,阿非利卡人更根據自己的種族發展而建立了一套各種種族隔離制度。南非的種族衝突和鬥爭在20世紀1948年到1990年代的種族隔離時期中達到了頂峰。然而,雖然大部分白人都支持種族隔離制度,但在種族隔離時期仍然有20%的白人不支持種族隔離制度,而使種族隔離最終結束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則是外來壓力。從1990年起,南非種族隔離制度被廢除,但是南非政治制度的巨大變化卻是以相對和平的方式來實現的。南非亦是非洲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中少數幾個沒有發生政變的國家之一。1993年的多黨談判會議導致新的南非政府實施和制定了具有堅實人權保護的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South Africa

今天,南非經常被譽為“彩虹之國”,這是最初由南非開普敦聖公會前任大主教德斯蒙德·杜圖的構思,而且後來被當時的南非總統納爾遜·曼德拉所推廣的一個術語,是作為終止南非由種族隔離思想帶來的分離並對新發現文化多樣性隱喻[10]。稱南非為“彩虹之國”,是寓意不同種族的人們都可以生活在這個美麗的和平國度。南非是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發展英语South Africa and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核武器後自願摧毀核武器的國家。

南非是世界第三十三大經濟體[6],也是非洲唯一掌握人造衛星操作技術的國家。長久以來,南非是一個中等強國和非洲的地域大國[11][12],它也是聯合國世行集團世貿組織國際貨幣組織英聯邦南同盟南共體環印聯盟的創始國,而且更是非洲唯一的二十國集團成員國。雖然近年南非經濟增長呈現放緩跡象,但現時南非的科研能力、工業基礎、製造業技術等均仍然位居非洲前茅,並且遠遠拋離其他非洲國家,這主要奠基於南非經濟在1942年到1982年的40年間持續高增長。2015年,南非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國際匯率可兌換成為6,180美元左右,而以購買力平價來計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更處於中高水平,而人均國民收入則在6,080美元左右,同樣處於中高水平,至於人類發展指數亦一直維持在中等水平[13][14]

國名[编辑]

“南非”這個名字來自南非在非洲南端的地理位置。在1910年南非成立後,“South Africa”(南非)就已經開始作為南非聯邦的英文簡稱,反映了它源於4個以前獨立的英國殖民地的統一。自1961年以來,南非共和國的英文正式官方名稱一直是“Republic of South Africa”(南非共和國)。在荷蘭,南非被命名為“Republiek van Zuid-Afrika”(在荷蘭語中,意為南非共和國),由移居南非的荷裔阿非利卡人於1983年以南非語“Republiek van Suid-Afrika”(在南非語中,意思同為南非共和國)取代。自1994年以來,南非共和國的11種官方語言中都有正式的官方名稱。

Mzansi源自科薩語,意為“南方”,是南非的俗語[15][16],而一些泛非政黨則更喜歡“阿扎尼亞”這個詞[17]

歷史[编辑]

史前考古學[编辑]

许多不同族群的人口迁移到南非,形成了现在的“彩虹之国”。

南非包含世界上一些最古老的考古人類化石的遺址[18][19][20]考古學家已經從豪登省的一系列洞穴中回收了大量化石遺骸。該地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被稱為“人類的搖籃”。這些遺址包括斯泰克方丹英语Sterkfontein,這是世界上人類化石最豐富的遺址之一。其他地點包括斯瓦特克朗斯英语Swartkrans貢多林洞穴英语Gondolin Cave克羅姆德拉伊英语Kromdraai庫珀洞穴英语Cooper's Cave馬拉帕英语Malapa。雷蒙德達特1924年在非洲發現了第一顆人類化石——塔翁小孩英语Taung Child(在南非西北省的一個小鎮塔翁附近發現)。進一步的人類遺體來自於林波波省馬卡潘斯蓋自由邦省科尼利亞英语Cornelia, Free State弗洛里斯巴德英语Florisbad的遺址、夸祖魯-納塔爾省邊境洞穴英语Border Cave、位於東開普省克萊西斯河洞穴英语Klasies River Caves西開普省品尼高點英语Pinnacle Point埃蘭茲才丹英语Voortrekker Fort, Elandsfontein和酒窖洞穴。

這些發現表明,從南非古猿開始,約有3百萬年前南非就已經存在各種原始人類物種[21]。其次的物種包括南方古猿匠人直立人羅德西亞人弗洛里斯巴德頭骨英语Florisbad Skull納萊迪人現代人。現代人至少有170,000年的時間居住在南部非洲。

研究人員在瓦爾河河谷內找到各種以卵石所製造的工具[22][23]

大約公元前500年起,桑人在南部非洲建立了以牧業為主導的經濟活動,包括狩獵和採集等。牲畜給桑人群體帶來了個人財富和社會歸屬的意識。隨著桑人社會結構的鞏固和擴張,桑人酋長的地位都得到了發展。而這些桑人中的牧民後來被稱作“科伊科伊人”(意為一般人),而其中的定居者則被稱作“布須曼人”。這兩個族群經過長期的通婚混血最終形成了科伊桑人。這一時期的科伊科伊人沿著南非的海岸發展,而較小規模的桑人則繼續在南非的內陸定居。

班圖人擴張[编辑]

在大約2500年前,班圖人開始從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的尼日爾河三角洲向南非移民。由於在南非的桑人和講班圖語的人都沒有自己的書寫系統,使得南非在這一時期的歷史只能從考古文物之中得以探尋。

在公元前1200年之後,通向非洲北部的貿易網開始形成。此外,宗教領袖的領導人在這一時期出現,這一理念超越了通常意義上的國王或者皇后[24]。宗教領袖通常是精英社區成員,自稱擁有某種超自然的所謂預測未來的能力。

在公元4世紀或公元5世紀,在林波波河以南(現今是南非與博茨瓦納津巴布韋的北部邊界)就已經出現了使用農民牧民班圖語民族的定居點。他們流離失所,征服並吸收了原來的科伊桑人科伊科伊人薩恩人。班圖人慢慢向南移動。隨著班圖人持續的小規模遷移至南非,他們與本地的科伊桑人逐漸的雜居。這一點在南非的一些洞穴岩畫上得以證實。一些南部的班圖語言(尤其是科薩語和祖魯語)納入了許多較早的科伊桑語輔音。考古學家也在班圖人的定居點發現了許多科伊桑人的文物。據信,夸祖魯-納塔爾省最早的現代煉鐵廠大約在1050年左右就已經出現了。在林波波河最南端的一批人是科薩人其語言包含了早期科伊桑人的某些語言特徵。科薩人到達了在今天東開普省大魚河。當他們遷徙時,這些較大的鐵器時代民族流離失所並且同化了較早的民族。在普馬蘭加省發現了幾個石圈以及被命名為“亞當日曆”的石頭排列。

通過與來往於印度洋南到今天的莫桑比克穆斯林商人的貿易,南非成為了貿易的中心,交易的商品包括本地生產的黃金象牙,以及產自遙遠的中國瓷器玻璃球[24]

與葡萄牙接觸[编辑]

在與歐洲人接觸時,佔主導地位的民族是大約1000年前從非洲其他地區遷徙到班圖語系的民族。南非歷史上兩個主要的群體是科薩族祖魯族

1487年,葡萄牙探險家巴爾托洛梅烏·迪亞士率領歐洲人第一次登陸非洲南部[25]。12月4日,他降落在沃爾維斯灣(在現今納米比亞)。這是他的前任葡萄牙航海家迪奧戈·康(海灣以北的克羅斯角英语Cape Cross)在1485年達到的最遠點的非洲南部。迪亞斯繼續沿著南部非洲的西部海岸。1488年1月8日後,由於風暴沿著海岸線前進,他駛出了非洲,並沒有看到它通過非洲最南端的地點。他於1488年5月到達非洲東部海岸,他稱之為“Rio do Infante”(因凡特河),可能是現今的格魯特河英语Groot River (Eastern Cape),但在他回來時,他看到了海角,他首先命名為“Cabo das Tormentas”(意為海角風暴)。他的國王約翰二世改名為“Cabo da Boa Esperança”(意為好望角),因為它導致了東印度群島的財富[26]。迪亞斯的導航專長和其壯舉後來在賈梅士的葡萄牙史詩“盧濟塔尼亞人之歌”中頌唱。

隨著葡萄牙人在非洲開始探索、貿易和統治之後,南非開始經歷了兩個主要殖民時期。第一個時期是荷葡戰爭英语Dutch–Portuguese War之後,由荷屬東印度公司於1652年建立的荷屬開普殖民地時期,至於第二個時期是英國於1795年佔領荷屬開普殖民地之後而成為的英屬開普殖民地時期。

荷蘭殖民化[编辑]

查爾斯·戴維森·貝爾英语Charles Davidson Bell19世紀油畫贊·范里貝克創建了歐洲人在南非的第一個定居點,於1652年抵達桌灣

到了17世紀初,葡萄牙海上力量開始衰落,英國荷蘭商人都爭相推翻里斯本的力量,因為它在利用壟斷香料貿易來獲得豐厚的財富[27]英國東印度公司的代表確實在1601年早些時候在開普敦尋求供應,但後來又開始贊成阿森松島聖赫勒拿島作為替代港口[28]。1647年以後,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兩名員工在開普敦遇難幾個月,這引起了荷蘭人的興趣。通過從當地人那裡獲得的淡水肉類水手們能夠生存[28] 。他們還在開普敦肥沃的土地上播種蔬菜[29]。但由於當地的科伊科伊人不是從事農業的民族,荷蘭東印度公司不得不從荷蘭引入農民進行農業。在返回荷蘭後,他們對開普敦有作為荷蘭的“倉庫和花園”的潛力表示讚賞,以便船隻通過開普敦來進行長途航行到達東方[28]

在1652年,在發現開普敦航線一個半世紀之後,贊·范里貝克代表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好望角附近的開普敦建立了一個為遠航亞洲而途經開普敦的船隻所提供補給的中途站,並建立了駐紮點、菜園果園[30][31]。最終,開普敦成為擁有大量“vrijlieden”的家園,也被稱為“vrijburgers”(自由公民),前任公司僱員在服務合同結束後留在荷屬開普殖民地境內[31]。荷蘭商人還從印度尼西亞馬達加斯加東部非洲等部分地區向數不清的殖民地輸入了數千名奴隸[32]。後來,南非最早的一些混合種族社區是通過弗里吉布格人、他們的奴隸和各種土著人民之間的結合而形成的[33]。這導致了一個新的種族群體——開普有色人種的發展,其中大多數人採用荷蘭語基督教為他們的信仰[33]

荷蘭殖民者向東擴張引發了與科薩部落的西南移民之間的一系列戰爭英语Xhosa Wars,因為雙方爭奪在大魚河附近放牧牲畜所必需的牧場[34]。在邊境地區成為獨立農民的弗里吉布格人被稱為布爾人,有些人將半游牧生活方式稱為徒步旅行者[34]。布爾人組成了一些鬆散的民兵組織,他們稱之為突擊隊隊員,並與科伊桑組織聯盟以擊退科薩人的襲擊[34]。雙方發起了血腥但不確定的攻勢,零星的暴力行為常常伴隨著牲畜被盜,在幾十年來一直很普遍[34]

英國殖民化[编辑]

1838年2月,一個祖魯人對布爾人營地襲擊。
戰鬥中的布爾人(1881年)
第二次布爾戰爭期間(1899年-1902年),布爾婦女和兒童被送往英國建造的集中營。由英國所建造的這個集中營成為了20世紀世界各國建立的集中營的先驅。

英國在1795年至1803年間佔領了開普敦,以防止它落入法蘭西第一共和國的控制之下,因為後者侵入了低地國家[34]。儘管在1803年,巴達維亞共和國短暫回歸荷蘭統治,在1806年開普敦又被英國人佔領[35],而1806年開普敦投降的條款中最為重要的是允許荷蘭人保留他們一直在開普殖民地所享有的權利和特權[36]拿破崙戰爭結束後,它正式被割讓給英國,並成為大英帝國的一部分[37]英國人開始於1818年左右移民南非,隨後到1820年英國定居者到來[37]。由於各種原因,新殖民者解決並增加了歐洲人勞動力的規模,並加強邊境地區的防禦,以阻止科薩人的入侵[37]

在19世紀的前20年,祖魯人在其領導人恰卡的領導下擴大了領土[38]恰卡的戰爭間接導致了碾壓英语Mfecane(“Mfecane”),造成100萬到200萬人死亡,並在19世紀20年代初期破壞和消滅了內陸高原[39][40]。祖魯人的一個分支——瑪塔貝爾人英语Northern Ndebele people創建了一個更大的帝國,包括國王馬齊利卡齊英语Mzilikazi控制下的大部分高地。

在十九世紀初期,許多荷蘭殖民者都離開了開普殖民地,在那裡他們受到英國的控制。他們遷移到未來的納塔爾奧蘭治自由邦德蘭士瓦地區。布爾人創立了布爾共和國英语Boer Republics——南非共和國(在現今的豪登省林波波省普馬蘭加省西北省)和奧蘭治自由邦自由邦省)。

1867年金伯利發現的鑽石和1886年2月在南非內陸約翰尼斯堡發現的黃金開始了礦產革命英语Mineral Revolution,並增加了南非的經濟增長和移民數量。英國加強了對土著人民的控制力度。控制這些重要經濟資源的鬥爭是歐洲人與土著居民之間以及布爾人與英國人之間關係的一個因素[41]

於1879年,在大英帝國祖魯王國之間進行了戰鬥卡那封伯爵加拿大成功建立聯邦體制後,認為類似的政治努力加上軍事行動可能會在南非的非洲王國、部落地區和布爾共和國獲得成功。1874年,亨利·巴特爾·弗里爾爵士英语Henry Bartle Frere被派往南非擔任大英帝國高級專員,並將這些計劃付諸實施。其中障礙之一是獨立國家南非共和國和祖魯王國及其軍隊的存在。雖然祖魯王國在伊散德爾瓦納戰役中壯觀地擊敗了英國人,但最終祖魯王國仍然在戰爭中失敗,導致祖魯王國覆滅,並被納入納塔爾殖民地英语Colony of Natal

布爾共和國在第一次布爾戰爭(1880年-1881年)期間成功地抵制了英國的侵犯,這種戰術運用了游擊戰,這非常適合當地的情況。但英國人在第二次布爾戰爭(1899年-1902年)中增援了更多新的部隊經驗戰略,雖然英國因為消耗而遭受了慘重的傷亡。儘管如此,英國人最終仍然在戰爭中取得成功,並根據《弗里尼欣和約英语Treaty of Vereeniging》吞併川斯瓦奧蘭治

自治領與獨立[编辑]

在南非內的阿非利卡人反英政策側重於南非獨立。在荷蘭和英國的殖民時代,南非的種族隔離主要是非正式立法的,儘管其中有一些立法是為了控制本地黑人的定居和流動,包括1879年南非的《原住民地位法》和《通過法》制度[42][43][44][45][46]

1908年10月,這4個英屬殖民地的代表在德班共同討論建立統一的南非聯邦,並成為英國的自治領。為此,4個殖民地代表為合併之後的首都設在哪裏而爭吵不休,因為誰都希望將首都設在自己所代表的地區。最終4個殖民地達成一個照顧各方利益的妥協方案:把普勒托利亞開普敦布隆方丹分別設為南非聯邦的行政首都、立法首都、司法首都,而德班則定為南非聯邦貨物進出口的主要對外通商口岸,獲得實際的經濟特權。在第二次布爾戰爭結束8年後,經過4年的談判後,英國議會通過一項法案(1909年南非法案英语South Africa Act 1909),於1910年5月31日成立了南非聯邦,並獲得了名義上的獨立。聯邦包括了開普殖民地納塔爾殖民地英语Colony of Natal德蘭士瓦殖民地英语Transvaal Colony以及奧蘭治河殖民地英语Orange River Colony[47]

1913年,南非的土地法嚴格限制了黑人土著對土地的所有權。在那個階段,當地黑人只控制了南非土地的7%。儘管後來政府為土著人民保留的土地數量略有增加[48]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南非聯邦在國際聯盟的委任下開始對前德屬西南非洲進行託管西南非洲在事實上成為南非的其中一個省份,儘管在法理上從未被正式納入。

在1931年,英國的西敏法令通過後,雖然英國皇室仍然保留其他自治領國家元首地位,但是英國國會英國政府從此不能再干涉自治領內部事務,因此英國政府對南非的最後權力被取消了。1934年,南非黨和國民黨合併組建聯合黨,尋求阿非利卡人和英裔白人之間的和解。1939年,作為聯合王國的盟友,南非為英國參戰,但這一舉動引起了國民黨在南非全國的追隨者的強烈反對。

種族隔離的開始[编辑]

“供白人使用” - 種族隔離標誌
二戰後南非經濟穩健發展,圖為1956年的約翰內斯堡街道。
南非和西南非洲(現為納米比亞)的班圖斯坦分布圖。

1948年,國民黨當選上台。國民黨政府加強了在荷蘭和英國殖民時代統治下開始的種族隔離。以加拿大的《印度法英语Indian Act》為框架[49],國民黨政府將所有民族分為三個種族,各種族住在不同的區域中,並為每個民族制定了權利和限制。白人雖然為少數(少於20%[50]),但控制了大多數黑人。合法和制度化的隔離被稱為種族隔離[51]。雖然南非白人英语White South African享有可與西方國家相匹敵的生活水平,而南非黑人也享有全非洲最高的生活水平(相比起其他非洲國家的黑人而言),但與白人相比,黑人多數在幾乎所有標準下都處於不利的地位,包括收入教育住房預期壽命等。1955年,由非洲人國民大會發表的“自由憲章”要求南非結束隔離狀態並建立一個非種族主義的社會。

共和國[编辑]

1965年的約翰內斯堡街道。
1989年伦敦,印有“联合抵制种族隔离制度”的巴士
1970年的約翰內斯堡街道,可見高樓大樓林立,亦反映了當時南非經濟的持續高增長。
1980年的約翰內斯堡街道景色。

在1960年至1963年,350萬非白人(主要是黑人)的南非人被驅離他們原來的家園,被迫進入隔近被分隔的區域中,這是近代史上大型的驅離行動之一[52]。當時南非政府計畫將人口搬遷之後再把這些區域逐出南非獨立,這樣的分化政策1970年開始達到高峰,甚至廢除非白人的部分政治權利,並且開始剝奪黑人的南非公民身份。在法律上,他們成為地方分權的10個班圖斯坦中的公民,將其政治權限縮在他們所屬的班圖斯坦內,其中4個成為名義上的獨立國家(分別是特蘭斯凱博普塔茨瓦纳文達西斯凱)。

由阿非利卡人支配的國民黨是明確的共和主義者,認為由伊麗莎白二世擔任南非的國家元首是“英帝國主義的餘孽”[53]。1961年5月31日,南非在全民投票後成為共和國,多數白人選民對此投了贊成票,但英裔白人佔多數的納塔爾省則反對南非成為共和國[54]。最終,南非以52.29%的得票通過成為共和國,而英國君主伊麗莎白二世則被剝奪了南非君主的稱號,最後的南非總督查爾斯·羅伯茨·斯瓦特英语C. R. Swart成為國家總統。作為對威斯敏斯特體系的讓步,國家總統職位仍然是議會任命的,並且總統幾乎是無能為力的,直到1983年彼得·威廉·博塔的“憲法法案英语South African Constitution (1983)”(在這些方面完好無損)取消了總理辦公室,並設立了一個只對議會負責,近乎獨特的“強大總統”。受到部分英聯邦國家的支持,南非於1961年退出該組織,並於1994年才重新加入英聯邦。

儘管南非國內外都有反對的聲音,但政府仍然繼續透過立法的形式來實行種族隔離制度。安全部隊打擊了國內的異見人士,而暴力事件亦變得普遍,非洲人國民大會阿扎尼亞泛非主義者大會泛非議會等反種族隔離組織與政府進行游擊戰[55]和城市破壞行動[56]。這三個對立的抵抗運動偶然也為了爭奪南非國內的影響力而發生派系間的衝突[57]

1960年代開始,由於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變得越來越具有爭議性,一些非洲國家於是開始抵製南非政府與其商業,以抵制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但這些措施對南非的經濟只有很少的影響,而實行種族隔離的南非更加一度出現了令人刮目相看的“經濟奇蹟”,在1942年到1982年的40年間南非經濟持續高增長,平均每7.3至7.4年南非國內生產總值就可翻一番。尤其是在1960-1970年代,南非的經濟增長速度更可與當時世界上經濟發展最快的日本相匹敵[58],堪稱為“非洲經濟巨人”。只有直到1980年代大規模擴展到國際制裁和外國投資者撤資[59][60],尤其是當包括美國在內的主要西方國家從1984年中開始加入制裁之後,南非的經濟才真正受到影響。

在20世紀70年代後期,南非發起了一個核武器發展計劃。在接下來的10年中,南非生產了6種可交付的核武器[61][62]

種族隔離的結束[编辑]

納爾遜·曼德拉,南非共和國的第一位黑人總統

布特萊齊英语Mangosuthu Buthelezi哈里·施瓦茨英语Harry Schwarz於1974年簽署的《馬赫拉巴蒂尼信仰宣言英语Mahlabatini Declaration of Faith》,強調了和平過渡權力與人人平等的原則,這是南非黑人和白人政治領導人達成的第一項此類協議。最終,時任國家總統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於1993年與納爾遜·曼德拉就政策和政府的過渡進行了雙邊討論。

1990年,南非國民黨政府在解除非洲人國民大會和其他政治組織的禁令時邁出了摒棄歧視的第一步。政府首先釋放了先後在羅本島、波爾斯穆爾和維克托·韋斯特的3個監獄服刑27年的曼德拉,接下來是進行談判的過程,再經過多數白人公民投票的批准,政府廢除了種族隔離立法。隨著國際社會的壓力增大和南非逐漸實現種族平等,南非亦同意西南非洲獨立。1990年2月9日,納米比亞制訂了其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Namibia。3月21日,納米比亞正式宣布從南非統治下獨立。1994年,南非將鯨灣港歸還納米比亞。而南非也摧毀了其核武庫,並加入了《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南非於1994年舉行了第一次不分種族的選舉英语South African general election, 1994,非國大以壓倒多數獲勝。自1994年以後,非國大一直執政。而南非亦重新加入了英聯邦,並成為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的成員。

在種族隔離結束後,由於南非面臨許多變化,其失業率一直居高不下。雖然有許多黑人已經上升到中上階層,但黑人的整體失業率仍然在1994年至2003年之間惡化[63]。而種族隔離前罕見的白人貧窮人口則有所增加[64][65]。此外,現任政府一直在努力實現貨幣和財政紀律,以確保財富再分配英语Redistribution of income and wealth和經濟增長。自從1994年非國大領導的政府上台以來,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中,南非的名次一直在下降,直到1990年代中期才重新穩步上升[66]。有些可能歸因於艾滋病和病毒在南非的大流行,以及政府早年未能採取政策來解決這個問題[67]

2008年5月,南非的暴亂造成60人死亡[68]。住房權和驅逐問題中心估計,超過10萬人被趕出家園[69]。目標主要是尋求庇護的移民和難民,但有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是南非公民[68]。在2006年的一項調查中,南非移民項目認為,南非人比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更反對移民[70]。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2008年報告說,在南非申請庇護的難民已經超過200,000人,幾乎是前一年的四倍[71]。這些人主要來自津巴布韋,但也有許多人來自布隆迪剛果民主共和國盧旺達厄立特里亞埃塞俄比亞索馬里[71]就業商業機會、公共服務住房之間的競爭導致難民和收容社區之間的緊張局勢。儘管仇外心理仍然是一個問題[72],但最近的暴力行為已經沒有最初的恐懼那麼普遍[71]

地理[编辑]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在2002年11月拍攝的南非疆域衛星合成圖像。
地圖顯示了在南非重要的地理區域。黑色粗線追溯中部高原邊緣的大陡崖的走向,這條線東部的紅線被稱為德拉肯斯堡山脉。陡崖的最高點高達3000米以上,德拉肯斯堡構成了夸祖魯-納塔爾省和萊索托之間的邊界。除了陡崖或一系列山脈在兩個地區之間形成明確的分界線之外,在地圖上標明的其他區域都沒有明確的明確邊界。其中一些已知的區域被著色,而其他的區域則只是用它們的名字來表示,就像它們在地圖集中一樣。
地圖顯示了南非主要的地形特徵:由大陡崖的中部高原邊緣和南非西南角的開普褶皺帶
南非地勢圖。圖中空洞(白色區域)是「國中之國萊索托,因為不屬於南非而不顯示之。
平頂山(稱為卡魯自然保護區)是卡魯英语Karoo南部和西南部景觀的特徵。這些山丘上有堅硬、抗腐蝕的玄武岩平台。這是一種凝固的熔岩,它是在高壓下被迫在沉積岩的水平地層之間,這些沉積岩構成了大約1.8億年前卡魯的大部分地質。從那時起,南部非洲經歷了長時間的侵蝕,相對較軟的卡魯岩石已經被除去了,除非它們受到一塊玄武岩的保護。這張照片是在東開普省克拉多克附近拍攝的。
Image depicting the Drakensberg
德拉肯斯堡,是大陡崖的東部和最高部分,環繞著南部非洲中部高原的東部、南部和西部邊界。

南非位於非洲最南端的地區,海岸線綿長超過2,500公里(1,553英里),沿著兩個大洋南大西洋印度洋)延伸。國土面積達1,219,912平方公里(471,011平方英里)[73]

根據《聯合國人口年鑑》[74],南非是世界上第25大的國家。它的面積與哥倫比亞差不多大,是法國的兩倍、日本的三倍、意大利的四倍或英國的五倍[75]

位於德拉肯斯堡馬法迪英语Mafadi海拔高達3,450米(11,320英尺),是南非最高峰。不包括愛德華王子群島,南非位於緯度南緯22度至南緯35度和經度東經16度至東經33度之間。

南非的內陸地區的大部分地區幾乎由廣闊平坦的高原組成,海拔在1000米(3,300英尺)至2,100米(6,900英尺)之間,東部最高,西部和北部平緩傾斜,而對南部和西南部則略微不那麼明顯。這座高原被大陡崖所包圍[76],其東部和最高的延伸部分被稱為德拉肯斯堡[77]

高原的南部和西南部(海拔約1100-1800米)和下面的相鄰平原(海拔700-800米左右 - 見右圖)被稱為大卡魯英语Karoo,它由人口稀少的灌木叢組成。在大北部,大卡魯北部地區的卡拉哈里沙漠最終成為乾旱的叢林地帶。高原的中東部和最高部分被稱為高地草原英语Highveld豪登省這個相對灌溉的地區擁有南非大部分商業農田,並擁有最大的城市。高地草原以北約25°30'的緯線,高原向下傾斜進入灌木叢草原英语Bushveld,最終進入位於林波波省的低地或低地草原英语Veld#Highveld and Lowveld[76]

位於大陡崖下的海岸帶從東北部順時針方向移動,由林波波省低地草原組成,該海域與普馬蘭加省德拉肯斯堡(大陡崖東部)之下的普馬蘭加省低地草原匯合[78]。這比斷崖上方的高地草原更熱,更乾燥,培養得更少[76]。位於南非東北部林波波省和姆普馬蘭加省的克魯格國家公園佔據了低地草原的大部分,面積達19,633平方公里(7580平方英里)[79]。在低地草原南部,年降水量隨著進入夸祖魯-納塔爾省,尤其是在海岸附近,亞熱帶濕熱。夸祖魯-納塔爾省-萊索托國際邊界由大陡崖的最高部分或德拉肯斯堡組成,達到海拔3000米(9,800英尺)[80]。德拉肯斯堡這一部分腳下的氣候溫和。

位於大陡崖南部和西南部延伸部分下方的海岸帶包含幾個與海岸平行的開普褶皺山脈,將大陡崖和海洋分隔開來[81][82]。(這些平行的折疊山脈在地圖上顯示,左上方注意這些山脈北部的大陡崖的路線)。這兩個山脈之間的陸地(海拔約400-500米)南部的褶皺山脈(即南部的奧特尼誇和蘭格伯格山脈和北部的斯瓦特山脈之間)被稱為小卡魯英语Karoo[76],它由半沙漠灌木叢地帶組成,類似於大卡魯河,除了它在斯瓦特山脈山腳下的北部地帶有一個更高的降雨量,因此比大高加索山脈更為人工栽培。小卡魯歷史上並且仍然以在奧茨胡恩鎮周圍的鴕鳥養殖而聞名。斯瓦特山脈北部到達大陡崖山脈以北的低地地區(海拔700-800米)是大卡魯的低地部分(見右上圖),氣候和植物學幾乎無法與在大陡崖之上的卡魯。最向海的開普褶皺山脈(即蘭格伯格-奧茨胡恩山脈)與海洋之間的狹窄沿海地帶具有適度高的全年降雨量,特別是在被稱為花園大道的喬治-克尼斯納-普利登堡灣地區。它以南非土著森林最廣泛的地區而聞名。

在南非西南部,開普半島形成了與大西洋接壤的沿海地帶的最南端,並最終終止於南非與奧蘭治河邊境的納米比亞邊界。開普半島具有地中海氣候,使其及其周圍成為撒哈拉以南非洲唯一一個冬季降雨量最大的地區[83][84]。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開普敦大都市區英语City of Cape Town位於開普半島,擁有370萬人口。這是南非的立法首都。

開普半島以北的沿海地帶由西大西洋和​​東南角第一排南北向開普角山組成。開普褶皺山脈位於南緯32°S附近[82],之後,沿海平原由大陡崖本身圍繞。該海岸帶最南端的部分被稱為斯瓦特蘭和馬姆斯伯里平原,這是一個重要的小麥種植區域,依靠冬季降雨。更北的地區被稱為納馬誇蘭英语Namaqualand[85],隨著人們接近奧蘭治河而變得越來越乾旱。秋天的小雨傾向於在冬季下降[84],這成為了在春天(8月 - 9月)展示的世界上最壯觀的花卉之一。

南非還擁有一個名為愛德華王子群島的印度洋小型群島,由馬里恩島(290平方公里或110平方英里)和愛德華王子島(45平方公里或17平方英里)組成(不要與加拿大同名的省份混淆)

氣候[编辑]

南非的柯本氣候類型

南非氣候普遍溫和,部分原因是南非三面被大西洋印度洋包圍,位於氣候溫和的南半球,由於平均海拔高度穩定向北(向赤道)和進一步內陸。由於這種不同的地形海洋影響,存在各種各樣的氣候帶。氣候帶的範圍從最西北的納米比南部的極端沙漠到東部沿莫桑比克邊界和印度洋的茂密亞熱帶氣候。南非的冬天在6月至8月。

極端西南部的氣候與地中海氣候非常相似,冬季潮濕,而夏季炎熱乾燥,擁有著名的灌木叢和叢林的凡波斯生物群落。該地區還生產南非的大部分葡萄酒。而這個地區也因其而聞名,風幾乎全年間歇性地吹。這種風的嚴重性使得繞過好望角的人,特別是對水手來說是危險的,造成許多沉船殘骸。在南部海岸東部,全年降雨量分佈更均勻,形成綠色景觀。這個地區通常被稱為花園大道

自由邦省特別平坦,因為它位於高原的中心。在瓦爾河以北,高地草原變得更好澆水,不會遇到亞熱帶的極端高溫。約翰內斯堡位於高地草原的中心,海拔1,740米(5,709英尺),每年平均降雨量為760毫米(29.9英寸)。雖然積雪很少,但這個地區的冬天很冷。

德拉肯斯堡山脉形成了高地草原的東南陡崖,在冬季提供有限的滑雪機會。南部非洲大陸上最寒冷的地方是位於羅赫費爾德山英语Roggeveld Mountains西部的薩瑟蘭英语Sutherland, Northern Cape,其冬季氣溫可低至-15°C(5°F)。愛德華王子島的每年平均氣溫較低,但薩瑟蘭的極端溫度較低。南部非洲大陸深處內部氣溫最高:1948年在烏平通附近的北開普省喀拉哈里的氣溫為51.7°C(125.06°F)[86],但這個溫度是非官方的,沒有用標準設備記錄,1993年1月Vioolsdrif英语Vioolsdrif官方最高氣溫為48.8°C(119.84°F)[87]

生物多樣性[编辑]

南非於1994年6月4日簽署了《生物多樣性公約》,並於1995年11月2日成為該公約的締約國[88]。南非隨後制定了合乎該公約的國家生物多樣性戰略和行動計劃,南非於2006年6月7日承認該公約[89]。在全球17個大國中排名第6位[90]

動物[编辑]

包括德蘭士瓦獅非洲豹南非獵豹南部白犀牛英语Southern white rhinoceros藍角馬捻角羚英语kudus黑斑羚鬣狗河馬南非長頸鹿英语South African giraffe在內的許多哺乳動物都被發現。包括克留格爾國家公園薩比沙禁獵區英语Sabi Sand Game Reserve在內的東北部以及在沃特堡生物圈英语Waterberg Biosphere的最北部都有很大的灌木叢。南非擁有許多特有物種,其中包括卡魯英语Karoo中嚴重瀕危的南非山兔

菌類[编辑]

截至1945年,已有4900多種真菌(包括地衣形成物種)被記錄[91]。在2006年,南非的真菌數量估計約為20萬種,但沒有考慮到與昆蟲有關的真菌[92]。如果正確的話,那麼南非真菌的數量相比其植物矮小。在至少一些主要的南非生態系統中,特別高比例的真菌在其發生的植物方面具有高度特異性[93]。南非的生物多樣性戰略和行動計劃沒有提到真菌(包括形成地衣的真菌)[89]

植物[编辑]

擁有超過22,000種不同的高等植物,佔地球上所有已知植物種類的約9%[94],南非的植物多樣性特別豐富。南非最普遍的生物群落是草原,特別是在高地草原,其中植物覆蓋主要是不同的、低灌木和金合歡樹,主要是駱駝刺山楂樹。由於降雨量少,植被向西北方向變得更加稀疏。在非常炎熱乾燥的納馬誇蘭英语Namaqualand地區,有幾種儲水多肉植物,如蘆薈大戟屬慢慢朝向大草原更加密集地生長,變成南非東北部的一個叢林草原。克留格爾國家公園北端附近有大量的猴麵包樹[95]

位於西開普省一個小地區的六個花卉王國之一的弗洛勒爾角的大部分地區和植物生活的凡波斯生物群落包含超過9000種這些物種,地球上植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大多數植物是常綠硬葉植物,具有精細的針狀葉,如硬葉植物。另一個獨特的南非開花植物組是海神花屬。南非有大約130種不同的海神花屬品種。

雖然南非擁有大量開花植物,但南非只有1%是森林,幾乎全部位於夸祖魯-納塔爾省潮濕的沿海平原,那裡還有南部非洲的河口紅樹林。火災範圍內的森林儲量甚至更小,被稱為山地森林。進口樹種的種植園是主要的,特別是非本地桉樹松樹

保育問題[编辑]

過去40年來,南非失去了大面積的自然棲息地,主要原因是19世紀人口過剩、發展模式蔓延和森林砍伐。南非是世界上受影響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涉及許多外來物種(如黑荊樹傑克遜港楊柳英语Acacia saligna哈克馬纓丹藍花楹等)對當地生物多樣性和本已稀缺的水源等資源構成的重大威脅。第一批歐洲殖民者發現的原始溫帶森林被無情地剝削,直到只剩下小片森林。目前,南非的硬木樹,如黄木英语Podocarpus latifolius臭木英语Ocotea bullata南非黑鐵木英语Olea laurifolia等都受政府保護。來自南非環境事務部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有1215頭犀牛死亡[96]

預計氣候變化將對這個已經半乾旱地區的大部分地區帶來相當大的變暖和乾燥,其中極端天氣事件如熱浪洪水乾旱的發生頻率和強度更大。根據南非國家生物多樣性研究所製作的計算機生成的氣候模型[97],南部非洲的部分地區將沿海岸的溫度上升約1攝氏度,在已經炎熱的腹地如北部地區,預計在2050年春末和夏季北開普省的溫度將上升超過4弗洛勒爾角被認定為全球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之一,它將因氣候變化而受到嚴重打擊。預計乾旱、火災強度和頻率的增加以及攀升溫度將推動許多稀有物種滅絕

政治和政府[编辑]

Photo of the Union Buildings
比勒陀利亞聯合大廈英语Union Buildings,行政所在地
開普敦議會,立法所在地

南非是議會共和國,與大多數此類共和國不同,總統既是國家元首也是政府首腦,他的任期取決於議會的信任。行政、立法和司法都受到憲法至上的約束,如果違憲,上級法院有權制止行政行為和議會行為。

國民議會,即南非议会的下议院,共設400個議席,每五年由政黨派名單比例代表制選出新一届的议会。省级事务委员会,即南非议会的上议院,共設90個議席,由南非9省的立法机关各自推选10席构成。在每次大选后,国民议会将推选一人成为南非总统。因为總統同样是国民议会议员,所以其任期與大會相同一般也是5年。同一人担任南非总统不得超過兩屆[98]。总统可以委任他的副总统和部长们,而这些人及其领导的各个部门构成了内阁。

在2014年5月7日举行的大选中,非洲人國民大會贏得了62.2%的選票和249個席位,而最大反对党民主聯盟则贏得了22.2%的選票和89個席位。由从非国大青年聯合會脱离的前主席朱利葉斯·馬爾馬英语Julius Malema創立的經濟自由戰士則贏得了6.4%的選票和25個席位。自1994年種族隔離結束以來,非國大在南非执政至今,一直是南非的執政黨。2018年2月14日晚上,第4任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宣布辞职,西里爾·拉馬福薩成为第5任南非总统。

南非没有法定的首都。《南非宪法》第四章規定:“議會所在地是開普敦,但根據第76节第(1)和(5)條頒布的議會法可以確定議會所在地在其他地方。”[99]。代表南非政府的三项权力分布在三座城市:比勒陀利亞作為總統和內閣的所在地,是行政首都;開普敦作為議會的所在地,是立法首都;布隆方丹作為最高上訴法院所在地,是司法首都;至於南非憲法法院則坐落在約翰內斯堡。而大多數外國大使館都位於比勒陀利亞。

自2004年以來,南非有數千次民眾抗議活動,有些是暴力活動,據一位學者稱南非是“世界上最富抗議力的國家”[100]。有一些政治鎮壓事件以及違反憲法的未來鎮壓威脅,導致一些分析家和民間社會組織得出結論認為南非存在或可能存在新的政治壓制氣氛[101][102]或政治容忍度下降[103]

2008年,南非在易卜拉欣非洲治理指數中被列為48個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中的第五位。南非在法治,透明度和腐敗以及參與人權等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績,但在安全和安保方面表現相對較差[104]。2006年11月,南非成为第一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非洲国家,这被认为是一个巨大的进步[105]

法律[编辑]

索韋托自豪2012參與者抗議針對女同性戀者的暴力行為。南非擁有強大的人權法,但仍有一些群體受到歧視。南非是非洲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

南非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South Africa是南非的最高法律。作為荷蘭人的定居點和英國殖民主義的南非,南非法律的主要來源是羅馬 - 荷蘭法和擁有英國的普通法[106]。南非的第一部歐洲法律是由荷蘭東印度公司提出的,被稱為羅馬 - 荷蘭法。它是在歐洲法律編入拿破崙法典之前輸入南非的,在許多方面與英國法律相似。這是19世紀英國法律所遵循的,它們都是普通和法定的。在1910年四個英國殖民地合併成為南非聯邦之後,南非擁有自己的議會,該議會通過了針對南非的法律,建立在以前為個別殖民地成員所通過的法律上。

司法制度由裁判法院組成,聽證較少的刑事案件和較小的民事案件高等法院是管轄一般具體領域的法院;最高上訴法院是除憲政事務外的最高法院;憲法法院只管轄憲法問題。

除愛滋病的流行外,南非犯罪率的高企被視為國家危機。根據德國司機及其家屬的調查,犯罪也被視為他們個人的威脅之一。在平均大約18個月的時間內,他們每個人或每個親屬都成為犯罪的受害者。在調查前的兩年內,有20%的公司因犯罪問題失去了員工。47%的企業、經理或高素質人員因犯罪問題離開了南非。

某些政治人物為支持其政治理想而製造了暴力犯罪。這種暴力犯罪特別針對像白人農場主這樣的目標。特別是農場謀殺和暗殺大多數白人農場主(尤其是阿非利卡人)及其家人,這引起了南非和國際媒體的注意。農場謀殺的一些受害者是兒童,有些是老年人,這是因為他們的身份不能對犯罪分子構成威脅,並被犯罪分子視為手無寸鐵。執政的非國大的政治家們否認了這種現象。當這些政治家提到農場謀殺,許多阿非利卡人描述農場謀殺為種族滅絕,並希望作為一般犯罪統計的一部分,然而這些政治家拒絕關注它。因此,雖然一些私人實體和個人試圖統計數字,但沒有真正的統計數據。城市地區基於種族的謀殺案比實際數字更為多。

南非每天有近50宗謀殺[107]。在截至2014年3月的一年中,共發生了17068宗謀殺案,謀殺率為每10萬人中32.2人,比全球平均數為10人中的6人高出約五倍[108]中產階級的南非人在尋求封閉式社區安全[109]。南非的私營安保行業是世界上最大的[110],擁有近9000家註冊公司和400,000名註冊的私人保安人員,比南非警察和軍隊的總和還要多[111]。來自南非的許多移民還表示犯罪是他們決定離開的主要因素[112]。對農業社區的犯罪仍然是一個主要問題[113]

據估計,在南非每年有500,000名婦女被強姦英语Sexual violence in South Africa[114],一般女性平均比中學生可能更容易被強姦[115]。2009年的一項調查發現,四分之一的南非男子承認強姦某人[116],另一項調查發現,在4000名受調查的女性中,有三分之一的女性表示在過去的一年中遭到強姦[117]。有些強姦是由兒童犯下的(有些年僅十歲)[118]。在世界範圍內,南非的兒童和嬰兒強姦事件發生率是最高的,這主要是由於處女愛滋清除說的結果,一些高調的案例(有時只有8個月[118])已經玷污了這個國家[119]

外交關係[编辑]

  南非
  駐有南非外交使團的國家
  未駐有南非外交使團的國家
2016年在杭州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上的金磚國家領導人。

1948年至1991年,南非白人政府採行種族隔離政策,遭受國際社會普遍抵制,國際地位極為孤立,僅有一些國土北方的白人政權為盟,而這些白人也支持南非有爭議的種族政策,但這些白人政權多數也面對非洲戰爭、黑人暴動、疾病等國內外的威脅,使得南非經濟一度被支援其他白人政權的軍事花費拖垮。1991年6月,南非實現轉型正義廢除種族隔離政策後,世界各國相繼解除對南非的經濟制裁,並紛紛提昇、恢復或建立與南非之外交關係。1998年1月1日,南非與中華民國斷交,是最後一個和中華民國斷交的主要邦交國,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儘管如此,南非仍在台灣設立代表處,是少數和台灣維持非官方外交關係的非洲國家之一。

1994年南非種族隔離結束時,時任總統曼德拉的外交政策是以重返並與國際社會整合為目標,而在1999年繼任總統的姆貝基執政9年後,現在南非的外交政策則是以解決貧困人民遭逢的困境、非洲為中心和結合南半球發展中國家關切議題為主,這三大支柱形成了南非與國際社會往來的基礎[120]

南非聯邦作為南非共和國的前身,是聯合國的創始成員之一。當時的總理揚·史末資寫了《聯合國憲章》的序言英语Preamble to the United Nations Charter[121][122]。南非是非洲聯盟的創始成員之一,並且是所有成員國中第二大經濟體。它也是非盟非洲發展新夥伴關係的創始成員之一。

在過去十年中,南非在布隆迪剛果民主共和國科摩羅津巴布韋等非洲衝突中扮演著調解人的角色。種族隔離結束後,南非被重新納入英聯邦。南非是77國集團的成員,並於2006年擔任該組織主席。南非還是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南大西洋和平與合作區英语South Atlantic Peace and Cooperation Zone南部非洲關稅同盟南極條約系統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G20G8 + 5以及東部和南部非洲港口管理協會英语Port Management Association of Eastern and Southern Africa的成員國。

時任南非總統雅各布·祖馬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於2010年8月24日簽署了《北京協定》,將南非早期的“戰略夥伴關係”提升到更高層次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包括加強各自執政黨和立法機構之間的交流[123][124]。2011年4月,南非正式加入由時任總統祖馬確定為全國最大貿易夥伴的巴西 - 俄羅斯 - 印度 - 中國(金磚國家)國家組合,也是與非洲整體最大的貿易夥伴。祖馬聲稱,金磚國家成員國也將通過聯合國、二十國集團(G20)和印度 - 巴西 - 南非論壇英语IBSA Dialogue Forum 相互合作[125]

南非1994年由非洲國民大會黨執政以來,對外政策以非洲集團領袖自居,積極推動非洲合众国,促成非洲團結組織。2001年,常會決議通過成立非洲發展新夥伴計畫,並成功改組成非洲聯盟,為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不結盟運動龍頭,也以第三世界代言人自居。

軍事[编辑]

南非國防軍於1994年成立[126][127],是由南非防衛軍英语South African Defence Force、非洲民族主義組織的部隊(包括民族之矛阿扎尼亞人民解放軍英语Azanian People's Liberation Army)和前班圖斯坦的防衛部隊整合而成[126]。南非國防軍分為四個分支,南非陸軍、南非空軍、南非海軍和南非軍隊衛生服務[128]。近年來,南非國防軍已成為非洲主要的維和部隊[129],並參與了萊索托剛果民主共和國[129]布隆迪[129]等地的行動。例如,南非國防軍軍人也曾在多國聯合國維和部隊中服役,例如聯合國部隊干預旅。

南非是唯一成功開發核武器的非洲國家。它成為第一個擁有核能力的國家(緊隨其後的是烏克蘭)自願放棄和解散其方案,並在這個過程中於1991年簽署了“不擴散核武器條約”[130]。南非在20世紀70年代進行了一項核武器計劃[130]。根據前國家總統德克勒克的說法,早在1974年,南非在蘇聯擴張主義威脅的背景下就決定建立“核威懾[131]。據稱,南非於1979年在大西洋印度洋交界處進行了核試驗[132],儘管這已被官方否認。前總統德克勒克認為南非從未進行秘密核試驗[131]。1980年至1990年間完成了六個核裝置,但是在1991年南非簽署核不擴散條約之前,所有核裝置都已拆除[131]

行政区划[编辑]

南非行政區劃以省、區、地方市政當局三級架構為主,全國一共有9個省、52個區(8個大都市區和44個區市)和226個地方市政當局。在1910年至1993年,南非行政區划分为4个省:开普省德兰士瓦省、纳塔尔省自由邦省。1993年11月18日,南非多党谈判会議通过《临时宪法草案》,南非行政區划改分为9个省:北开普省西开普省东开普省西北省自由邦省比勒陀利亚-威特沃特斯兰德-弗里尼欣省(现名豪登省)、夸祖魯-納塔爾省、东德兰士瓦省(现名普马兰加省)與林波波省等九省。

9個省中的每一個省都由一院制立法機構管理,該立法機構每五年通過黨派比例代表制選舉產生。立法機關選舉主席為政府首腦,主席任命執行委員會為省級內閣。省級政府的權力僅限於南非憲法中列出的內容,這些內容包括健康教育、公共住房交通等領域。

地方市政當局管理最大城市群的大都市,履行地區和地方市政的職能。

South Africa Provinces numbered.png
傳統地域劃分 名稱 南非語 首府 人口 (2016年)[133] 面積
(平方公里/km2)[134]
圖號
德蘭士瓦 豪登省 Gauteng 約翰尼斯堡 13,399,724 18,178 7
林波波省 Limpopo 波羅克瓦尼 5,799,090 125,754 9
普馬蘭加省 Mpumalanga 內爾斯普雷特 4,335,964 76,495 8
西北省 Noordwes 梅富根 3,748,435 104,882 6
納塔爾省 夸祖魯-納塔爾省 KwaZulu-Natal 彼得馬里茨堡 11,065,240 94,361 4
開普省 東開普省 Oos-Kaap 比紹 6,996,976 168,966 3
西開普省 Wes-Kaap 開普敦 6,279,730 129,462 1
北開普省 Noord-Kaap 金伯利 1,193,780 372,889 2
奧蘭治自由邦 自由邦省 Vrystaat 布隆方丹 2,834,714 129,825 5

重要城镇[编辑]

經濟[编辑]

南非各種族群體的人的年均個人收入,相對於南非白人的水平。
約翰內斯堡中心商業區英语Johannesburg CBD

南非實施混合經濟,是尼日利亞之後非洲第二大經濟體。與撒哈拉以南非洲其他國家相比,它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也相對較高(截至2012年,南非購買力平價為11,750美元)。1983年,亞裔(主要指印度人)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南非白人的37%,有色人是26%,而在城鎮內的黑人是22%,至於在鄉村內的黑人更只有南非白人人均可支配收入的6%。生活在班圖斯坦中的黑人有3分之2的人生活在赤貧中。這也導致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成為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而儘管種族隔離已經結束,今天的南非仍然面臨著相對較高的貧困率失業率[135][136][137],並且在基尼係數衡量的收入不平等方面也位居世界前10位國家之列。

經濟結構[编辑]

與世界其他開發中國家以及大多數非洲國家不同,南非的非正規經濟並不蓬勃。南非的就業機會中只有15%屬於非正式部門,而巴西印度則只有一半左右,而印度尼西亞則近四分之三。經合組織將這一差異歸因於南非廣泛的福利制度[138]世界銀行的研究表明,南非是人均國民生產總值與其人類發展指數排名之間最大的差距之一,只有博茨瓦納顯示出較大的差距[139]

1994年,新的南非政府政策降低通貨膨脹率、穩定公共財政,並吸引了一些外資,但經濟增長仍然不佳[140]。從2004年起,南非經濟增長顯著回升,就業和資本形成都增加了[140],在2005年南非GDP增長率為5.1%,而在2006年則為5.0%[141]。在雅各布·祖馬擔任總統期間,政府已經開始增加國有企業的作用。一些最大的國有公司是電力公司斯康英语Eskom南非航空公司和鐵路和港口壟斷公司越網英语Transnet。而其中一些國有公司尚未有盈利,例如南非航空,該公司在20年內需要政府援助的總額達300億蘭特(23億美元)[142]

南非是一個受歡迎的旅遊目的地英语Tourist attraction,並且大量的收入來自旅遊業[143]非法移民參與非正式交易[144]。許多來到南非的移民繼續生活在惡劣的環境中,自1994年種族隔離結束以來,移民政策的限制性越來越大[145]

除其他非洲國家外,南非的主要國際貿易夥伴包括德國美國中國日本英國西班牙[146]

南非農業佔正規就業的10%左右,與非洲其他地區相比相對較低,並為臨時工提供勞動力,為南非貢獻了約2.6%的國內生產總值[147]。由於土地干燥,只有13.5%可用於作物生產,只有3%被認為是高潛力的土地[148]

2013年8月,FDi雜誌英语fDi magazine根據南非的經濟潛力、勞工環境、成本效益、基礎設施、業務友好度和外商直接投資,將南非評為非洲最佳國家[149]FSI英语Financial Secrecy Index將南非列為全球第36個最安全的避稅天堂,位於菲律賓之前,但落後於巴哈馬

南非属于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也是非洲经济最发达的国家[150],資源豐富,財經、法律、通訊、能源、交通業發達,完備的硬體建設和股票交易市場居全球前二十名。2007年,南非的國民生產總值排在全球第20位。標準銀行是源自南非的一大銀行集團。南非發展程度最高的區域包括開普敦約翰内斯堡德班伊麗莎白港,但這些區域外的其他地區發展程度卻非常有限,形成南非國內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另外,南非國內的不同人種收入懸殊造成黑人有排外傾向、罪案率貪污問題嚴重,附近國家難民持續湧入,與及愛滋病率高升,也令經濟發展受限制。所以雖然南非是非洲內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第四高的國家,却依然被稱為發展中國家,而在非洲中南非则为最发达的国家。

南非的法定貨幣單位是南非蘭特。蘭特在2001年一次大貶值後,在隨後的2002年-2005年間,曾經是世界上兌美元升值最快的貨幣,但2005年後蘭特又隨著經濟增長放慢而走軟,此情況持續至今。

2008年,南非因國家內部電力設施不足而發生了能源危機,國家需要間歇性在不同地區停止供電。這嚴重影響了國內的大部分商業的運作,但由於南非國內利率高企及社會不穩,私人資金不願大規模投資能源行業,而政府在基建審批上過度嚴苛,故電力供應的問題短期內未有解決跡象。

交通[编辑]

南非的不同運輸方式包括道路鐵路空中運輸水路運輸石油管道。高速公路與大多數國家不同,因為某些事項是禁止的,包括某些摩托車、沒有手勢信號和機動三輪車英语Three-wheeler。在南非,公共交通被認為是一個優先的事項,這就是發展綜合快速交通系統MyCiTi的原因。MyCiTi是一個公車捷運系統,通過允許其他更便捷的交通方式開放,幫助減少了開普敦的交通問題。南非有許多主要港口,包括開普敦、德班和伊麗莎白港,允許運載乘客船隻和攜帶石油的油輪通過。

自1994年以來,隨著南非向民主和自由市場體系的過渡,南非興建基礎設施的進度變得緩慢。南非只是一直在使用在1994年之前興建的基礎設施,而由於很多鐵路、公路和公共交通都被非國大所控制,非國大作為執政黨遵循自由經濟政策和這些機構私有化。除一些基礎設施外,很多基礎設施的擴建和現有基礎設施的維護已經停止,部分原因是非國大的腐敗。

自1994年以來,南非政府很少關注新的基礎設施項目。因此,在1992年仍然是南非經濟支柱的鐵路系統到現在已經變得日久失修,鐵路變得危險。這意味著大部分鐵路貨運被鐵路企業拆除,留給運輸部門和私營部門的運輸公司。而由於1994年以來南非道路已經變得日久失修,因此今天南非的道路被認為是世界上最糟糕的道路之一。

隨著2010年世界盃的到來,在2010年南非政府開始第一次真正努力制定和實施興建基礎設施計劃。由於遊客比預期的過量,因此非國大已經決定建設世界級的公路和一個名為豪登列車的快速鐵路客運列車系統。而通過主辦足球世界杯,對基礎設施的升級主要是為了遊客的到來。

所以,其實南非人為少數菁英團體利益自由而付出了昂貴的代價。

道路[编辑]

南非的國道英语National routes (South Africa)(藍色)和省道英语Provincial routes (South Africa)(綠色)。
約翰尼斯堡M2高速公路英语M2 (Johannesburg)
MyCiTi巴士在開普敦的海濱英语Foreshore, Cape Town

住宅區的限速為50至80公里/小時,而國道/高速公路的限速為120公里/小時。

2002年,南非有362,099公里的高速公路,其中73,506公里(17%)鋪設了柏油(包括239公里的高速公路)[151]

在南非,高速公路這一術語與世界上大多數其他地區不同。高速公路是適用某些限制的道路[152]。以下是禁止使用高速公路的:

司機不得在高速公路上使用手勢信號(緊急情況除外),高速公路上的最低車速為60公里/小時(37英里/小時)。如果更快的車輛從後方接近並超車,這樣的話,在多線車道高速公路最右側車道的司機就必須向左移動。

儘管在南非,主流的觀點認為“高速公路”是指有至少2條車道的道路,但南非亦存在只有1條車道的高速公路,“南非道路包括1400公里的雙線車道高速公路,440公里的單線車道高速公路和5300公里的單線車道主幹道,可無限制進入”的說法證明了這一點[153]。在南非語的高速公路翻譯是“snelweg”(字面意思是快速公路或高速公路)。

南非運輸部負責管理南非的所有運輸,包括公共交通、鐵路運輸、民航、航運、貨運和機動車輛。根據運輸部的願景聲明,“運輸是南非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的核心”[154]

開普敦市明確表示,如果要實現其長期發展目標,發展公共交通必須成為優先事項。因此,開普敦計劃開發一種名為“MyCiTi”的公車捷運系統。2007年,MyCiTi的建設始於開普敦的公車捷運系統系統的實施。第一階段的設計旨在實現其他形式的公共交通的輕鬆整合,從自行車到南非著名的小巴,在公車捷運系統發展的後期階段(包括軌道交通)[155],目前MyCiTi被視為開普敦公共交通的支柱[156]

鐵路[编辑]

南非的鐵路網。

南非第一條鐵路1859年自開普敦威靈頓英语Wellington, Western Cape,其後隨著開發金礦的人潮漸多,鐵路於是迅速興建起來,在1970年時南非約有11%的鐵路已電氣化。到了2008年南非已有鐵路20,872公里,全部均為3呎半(42吋)的窄軌。其中20,070公里是1,067毫米(3英尺6英寸)量規(即電氣化的9,090公里),剩下的314公里用610毫米(2英尺)計。由於南非缺乏內河航運,而港口之間卻可利用海運,因此城市或港口之間不一定會有鐵路串連,如德爾班東倫敦之間就缺乏直接的陸運聯絡線

一項可行性研究建議建造一條720公里長的1,435毫米(4英尺8 1/2英寸)(標準軌距)線路,連接約翰內斯堡和德班,並使用雙層英语Double-stack rail transport集裝箱列車英语Intermodal freight transport[157]

在2010年6月7日,連接奧利弗·坦博國際機場和桑頓之間的豪登列車開放。這是連接約翰內斯堡、普勒托利亞、艾古萊尼和奧利弗·坦博國際機場的通勤鐵路系統[158]

南非鐵路可以連接到博茨瓦納、萊索托、納米比亞、斯威士蘭和津巴布韋。而連接莫桑比克的鐵路正在修復中。

空中運輸[编辑]

奧利弗·坦博國際機場是非洲最繁忙的機場。

南非最繁忙的機場是約翰內斯堡附近奧利弗·坦博國際機場,其次是開普敦附近的開普敦國際機場南非航空是南非的國營航空公司,提供往返這兩個國際機場的連接。此外,其他主要的國際航空公司,如英國航空荷蘭皇家航空漢莎航空/瑞士航空西班牙航空法國航空也提供每日飛往約翰內斯堡和開普敦的航班。而有幾家航空公司則提供南非的國內航班或飛往鄰國的航班,如南非連接航空康姆航空庫魯拉航空芒果航空納米比亞航空薩法航空南非快運航空。南非較小的機場包括布隆方丹的布拉姆菲舍國際機場、德班的沙卡國王國際機場克魯格姆普馬蘭加國際機場東倫敦機場波羅克瓦尼國際機場伊麗莎白港機場

水路運輸[编辑]

雖然南非缺乏內河航運。但南非的海運十分發達,主要港口有開普敦德班伊麗莎白港東倫敦莫塞爾灣理查茲灣和薩爾達尼亞灣,可和世界各大港口通航。2006年位於伊麗莎白港東北20公里處的科加英语Coega尼奎拉英语Port of Ngqura新港口開放。南非港口設施的管理和運營由越網英语Transnet的兩家子公司——越網國家港口管理局英语Transnet National Ports Authority南非港口運營部門英语South African Port Operations負責。

2002年,南非商船包括8艘1,000 GRT或以上的船舶,總重量為271,650 GRT / 268,604噸載重噸(DWT)。六艘是集裝箱船,兩艘是石油油輪(包括註冊為方便旗的外國船舶:丹麥:3艘;荷蘭:1艘)

勞動力市場[编辑]

南非水果產業的工人在塞雷斯山谷包裝出口的

1995年-2003年期間,正式工作崗位數量減少,非正規就業人數增加,總體失業率惡化[63]

南非政府的南非救助黑人政策引起了南非開發銀行研究和信息首席經濟學家涅瓦·馬基特拉的批評,其重點是“幾乎完全是為了促進黑人的個人所有權(這對於解決更廣泛的經濟差異),雖然富人可能變得更加多元化。”[159]。官方肯定的行動政策已經看到黑人經濟財富的增加和新興的黑人中產階級[160]。其他問題包括國家所有權和干涉,這對許多地區的進入構成了很高的障礙[161]。限制性勞工法規導致了失業問題[63]

與許多非洲國家一樣,南非在過去20年中一直在經歷人才外流。這被認為對區域經濟具有潛在的破壞性[162],並且幾乎肯定不利於那些依賴醫療基礎設施的人的福祉[163]。鑑於南非的技能分佈遺留問題,南非的技能流失往往表現出種族輪廓,從而導致南非白人離開南非[164]。然而,據稱顯示人才流失的統計數據存在爭議,也沒有說明外國工作合同的遣返和到期。根據幾項調查[165][166],2008年-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和外國工作合同到期後,人才流失出現逆轉。在2011年第一季度,PPS調查顯示,研究生專業人員的信心水平為84%[167]

農業[编辑]

1989年的農業區。
理查灣漁港。

由於南非雨水較少,地多乾旱,故全國耕地僅佔總面積12.1%(2005年)[168],農業生產毛額亦只佔全國生產毛額的3%(2009年)[169]。二十世紀以前,南非以畜牧業為主,尤以綿羊(Sheep rearing)為重要,十八世紀,南非引進米里諾種的多毛綿羊,大量生產羊毛,其羊毛出口值佔第二位(次於金礦),牧牛者較少,是因有嗤嗤蠅的干擾,但各大城市附近,由於白人生活上的需要,仍有相當的乳牛業。南非是世界第三大葡萄柚柚子的生产国,仅次于美国和中国。二十世紀以來,南非農業結構逐漸改變,開發水利,實施機械化農業,如1937年全國僅有拖拉機6,000具,1958年增至120,000具,並改良土壤種子等。

礦業[编辑]

南非是世界礦產最豐富的國家之一,目前南非礦產額約為整個非洲的一半,主要礦產如鑽石白金等4種,4種礦產的生產量均占世界第1位。

鋼鐵業[编辑]

鋼鐵工業為汽車機械重工業的基本,南非發展鋼鐵工業,先天條件優越,因其境內俱全;可分三區[170]

工業[编辑]

南非的重工裝以生產機械、火車頭機械化農具船舶修造及汽車裝配為主,化學工業主要分佈在約翰尼斯堡東北部的莫德芳坦英语Modderfontein (East Rand)等地,以肥料人造橡膠為主。其他如紡織食品加工業在南非建立已有近百年的歷史,屬於輕工業。南非可分為四個工業區,除威瓦斯蘭工業區是因為當地礦業興起應需要而建立的工業區外,其他三區均為海港,是利用海港運輸上的便利,輔以當地較廉價的勞工市場而興起的工業區。歸納言之,南非的工業約集中在下列四區[171]

科學和技術[编辑]

南非的太陽能行動電話使用站。
佩林達巴英语Pelindaba核电站

一些重要的科學技術發展都是起源於南非。1967年12月由格羅特·舒爾醫院英语Groote Schuur Hospital心臟外科醫生克里斯蒂安·巴納德進行了第一次人類心臟移植手術馬克斯·泰累爾開發了一種抗黃熱病疫苗阿蘭·麥克萊德·科馬克開創了X射線計算機斷層掃描阿龍·克盧格開發了晶體學電子顯微鏡技術。除了巴納德之外,所有這些進步都得到了諾貝爾獎的認可。西德尼·布倫納最近於2002年因其在分子生物學方面的開創性工作而獲獎。

馬克·沙特爾沃思成立了一家早期的互聯網安全公司Thawte英语Thawte,後來被世界領先的威瑞信收購。儘管政府努力鼓勵生物技術信息技術和其他高科技領域的企業家精神,但在南非還沒有其他值得注意的突破性公司。基於政府認識到南非不能在製造業中與遠東經濟體競爭,而共和國也不能永久依賴其礦產財富,因此政府表達的目標是使經濟轉型更加依賴高科技

南非培育了一個新興的天文學界。它擁有南非大望遠鏡,這是南半球最大的光學望遠鏡。南非目前正在建造卡魯陣列望遠鏡,作為15億歐元平方千米陣項目的探路者[172]。2012年5月25日,宣布將在南非和澳大利亞/新西蘭站點分別建造平方千米陣列望遠鏡[173]

供水和衛生[编辑]

約翰內斯堡密德蘭英语Midrand的水塔。

南非水務部門的兩個顯著特點是自由基本用水政策和水務委員會的存在,水務委員會是運營管道並從水庫向市政當局出售水的大型供水機構。這些特徵導致了服務提供商的財務可持續性方面的重大問題,導致缺乏對維護的關注。儘管如此,2014年5月,德班的水和環境衛生部門因其“變革性和包容性方法”贏得了斯德哥爾摩工業水獎英语Stockholm Industry Water Award,稱其為“世界上最先進的公用事業之一”。德班是南非第一個向貧困人口提供免費基本用水的市政當局,將130萬新增人員連接到自來水,並在14年內為70萬人提供廁所。德班還推廣了雨水收集和小水電[174]。在種族隔離結束後,南非的水資源獲取水平有所提高,因為從1990年到2010年,獲取水的人數從66%增加到79%[175]。在同一時期,衛生設施從71%增加到79%[175]。然而,儘管政府承諾改善服務標準並向水行業提供投資補貼,但近年來南非的供水和衛生設施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176]

2018年2月13日,南非宣佈在開普敦發生全國性災難,因為開普敦的供水預計將在6月底之前枯竭[177]。由於其水壩僅滿24.9%,實施的節水措施要求每個公民從過往平均每天使用200至250公升巨幅下修至少於50公升(後來放寬至每天少於87公升),市長會親自造訪浪費水的家庭,市長辦公室也會公佈前100大水資源浪費者的名單[178]。南非官員在先前預計停水的“大限之日”可能在4月或5月來臨,後來延至6月4日。幸運的是,到了2月底,由於農夫協會慷慨將私用蓄水庫釋出100億公升用水,以及民間節約用水有成,令“大限之日”可以延至7月9日[179]。但南非在3月宣佈如果開普敦再不下雨,無水的“大限之日”最終將可能落在8月27日,屆時開普敦恐怕成為全球第1個無自來水可用的城市[180]。有專家建議將南極冰山拖來開普敦以解決供水問題,方法是用布料包裹冰山以保護冰山並減少融化,然後利用大型油輪引導冰山進入沿著非洲南部西海岸流動的本格拉寒流,把冰山拖到開普敦後,再用一台銑床把冰切塊、融化,製成數百萬公升的飲用水[181]。南非所有9個省都受到政府所描述的3年干旱的“嚴重程度”的影響。根據聯合國認可的預測,開普敦是世界上11個預計將耗盡水的主要城市之一[182][183]

人口[编辑]

數量與結構[编辑]

南非種族組成(2017年)
種族 百分率
班圖人黑人
  
80.8%
有色人
  
8.8%
白人英语White South African
  
8.0%
亞裔英语Asian South Africans
  
2.5%
南非的人口金字塔
歷年南非人口普查
年份 總人口
1904年 5,175,824
1911年 5,973,394 15.4%
1921年 6,928,580 16.0%
1936年 9,598,898 38.5%
1951年 12,671,452 32.0%
1960年 16,002,797 26.3%
1970年 21,794,328 36.2%
1980年 25,016,525 14.8%
1991年 30,986,920 23.9%
2001年 44,819,778 44.6%
2011年 51,770,560 15.5%
1. 1904年-1991年間包括華維斯灣的人口
2. 1980年-1991年不包括班圖斯坦的人口
来源:南非統計局
南非人口密度图

南非是一個擁有約5500萬(2016年)不同來源、文化語言宗教信仰的人口的國家。但也因為這些,南非拥有频繁的衝突與極高的犯罪率,治安問題導致了種族隔離政策的產生,但是道德上的爭議使南非的種族隔離不可持續。上一次人口普查是在2011年舉行的,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進行的跨國籍人口普查[184]。南非估計有500萬非法移民,其中包括約300萬的津巴布韋[185][186][187]。自2008年5月11日起,南非發生一系列反移民騷亂,困扰着这个国家[188][189]

南非統計局英语Statistics South Africa要求人們根據五個種族人口群體在人口普查中描述自己[190]。這些組織的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是黑人佔79.2%,白人佔8.9%,有色人佔8.9%,亞洲人佔2.5%,其他/未指定佔0.5%[191][5]

不少南非白人自南非終止種族隔離政策后,正在離開南非,原因各種各樣並不明確。總而言之,目前白人的比例已經從原先1910年的22%、1970年的15%左右不斷下降中。在1911年的南非首次人口普查中,白人佔人口的22%,但在1980年則下降到只佔16%[192]。不過,白人比例下降的主因並不是因為部分白人離開南非,而是因為黑人的出生率較白人和其他種族高才會導致了黑人以外的種族比例下降。

南非擁有大量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根據美國難民和移民委員會發布的2008年世界難民調查,在2007年南非有約144,700人為難民或尋求庇護者[193]。分別來自津巴布韋(48,400人)、剛果民主共和國(24,800人)和索馬里(12,900人)[193]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群體超過10,000人。這些人口主要居住在約翰內斯堡比勒陀利亞德班開普敦伊麗莎白港[193]。許多難民現在也開始在普馬蘭加省夸祖魯-納塔爾省東開普省等農村地區工作和生活。

语言[编辑]

注有南非文英文科薩文三種文字的政府機構標牌。
地圖顯示在南非佔優勢地位的語言的地區。

南非有11種官方語言[194],分別是南非語、英語、南恩德貝萊語、北索托語、南索托語、斯威士語、聰加語、茨瓦納語、文達語、科薩語以及祖魯語。在這方面,南非的官方语言数量僅次於玻利維亞印度。雖然所有的語言在形式上都是相同的,但是一些語言的口語比其他語言更多。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南非人四種最常說的第一語言分別是祖魯語(22.7%)、科薩語(16.0%)、南非荷蘭語(13.5%)和英语(9.6%)[191]。儘管英語位列第四,並且在2011年僅有9.6%的南非人以英語為其第一語言,但它被認為是商業和科學的語言,它仍然是南非事實上的通用語言[191]

南非還承認幾種非官方語言,包括凡那伽羅Khoe英语Khoe languages羅必都語納馬語英语Nama language北恩德貝萊語英语Northern Ndebele language普地語英语Phuthi language南非手語英语South African Sign Language[195]。這些非官方語言可能会在其流行的地方作为官方语言使用。

薩恩人科伊科伊人包含許多的非官方語言向北延伸到納米比亞博茨瓦納等地區的區域方言。這些人是與其他非洲人身份上不同的人,他們有自己的文化身份,基於他們的狩獵採集社會。它們在很大程度上被邊緣化,其餘的語言都有可能滅絕。

許多南非白人會講歐洲語言,包括葡萄牙語(也有安哥拉人和莫桑比克人講)、德語希臘語,而南非的一些亞洲人也會講亞洲語言,如古吉拉特語印地語泰米爾語泰盧固語烏爾都語,至於在南非的非洲法語圈國家的移民則會講法語

城市[编辑]

在2000年,95%的白人和亞洲人、79%的有色人種和41%的黑人人口居住在城市。2005年至2015年期間,居住在城市住區的佔南非人口總比例從59.5%增加到64.8%。住房短缺和基礎設施不足是城市地區的一個主要問題,因此,城市周邊地區的特點是非正規的住房結構,如寮屋。南非建築業目前無法滿足南非日益增長的住房需求。索維托等黑人城市都面臨人口過剩的問題,在這個城市,仍有3至4百萬人居住在130平方公里的區域。

在種族隔離結束後,中產階級和上層階級的傳統白人生活區受社會變化的影響較小。舊的黑人聚集區在很大程度上被保留,因為只有少數黑人可以負擔白人生活區的房價和租金。而遷移到白人住宅區的少數非白人居民則可以很容易地融入白人中。

黑人人口的城市化進程在21世紀初期繼續,預計農村人口將縮減5%至10%。

宗教[编辑]

荷蘭改革正教會位於沃爾馬朗斯塔德的教堂
南非宗教分佈(2010年)[197]
宗教 百分率
新教
  
73.2%
無宗教
  
14.9%
天主教
  
7.4%
穆斯林
  
1.7%
印度教徒
  
1.1%
其他信仰
  
1.7%

根據2001年的南非人口普查,基督教佔南非人口的79.8%,其中大多數人是各種新教教派(廣義上包括由非洲人發起的教會)和少數羅馬天主教和其他基督教的教徒。基督教教派分別包括錫安基督教(11.1%)、五旬節運動靈恩運動)(8.2%)、羅馬天主教(7.1%)、衛理公會(6.8%)、荷蘭改革正教會英语Dutch Reformed Church(6.7%)、聖公會(3.8%)。剩下的基督教教會教徒佔人口的36%。穆斯林占人口的1.5%、印度教佔1.2%[198]非洲傳統宗教英语Traditional African religions佔0.3%、猶太教佔0.2%。15.1%沒有宗教信仰、0.6%是其他、1.4%沒有指定[146][198][199][200]

非洲發起的教會組成了最大的基督教團體。相信許多聲稱與任何有組織宗教無關的人堅持傳統的非洲宗教。南非估計有20萬土著傳統治療者,高達60%的南非人會向這些治療者諮詢[201],通常稱為桑格瑪斯英语Traditional healers of South Africa伊尼揚加英语Traditional healers of South Africa。這些治療師結合了祖先的精神信仰和對當地動植物精神和藥用特性的信念,通常被稱為“穆提英语Traditional African medicine”,以促進客戶的康復。許多民族有融合基督教和土著影響的融合宗教習俗[202]

南非的穆斯林主要包括那些被描述為有色人印度人的人群。他們已經從非洲其他地區加入了南非黑人或白人的穆斯林[203]。南非穆斯林聲稱,他們的信仰是南非增長速度最快的宗教,黑人穆斯林的數量增長了六倍,從1991年的12,000人增加到2004年的74,700人[203][204]

南非也是一個大量猶太人的家園,來自歐洲猶太人,他們是南非少數歐洲移民中的少數派。這個人口在20世紀70年代達到頂峰,但今天只剩下約67,000人,其餘的已經離開南非。即便如此,這些人口也使南非成為世界第十二大的猶太人社區[205]

印度教民族構成南非人口的另一重要部分。

文化[编辑]

南非黑人中的大多数依旧是農民,挣扎在贫困的农村地域,而这些地域中恰恰也是南非文化传统保留得最完整的地方。但随着越来越多的黑人被城市化和西方化,这些传统文化正在渐渐消失。南非的中产阶级原先几乎都是白人,现在越来越多的黑人、有色人种和印度裔加入到了这个阶级中[206],而他们的生活方式也分別和西欧北美洲澳大拉西亞等诸多国家的人们越来越相似。

南非童军组织是南非第一个向全国所有种族的青年英语Youth in South Africa及成年人开放的一个青年组织之一。该组织在1977年7月2日一场名为“君往何处去”的会议上通过了这个决议[207]

藝術[编辑]

南非的藝術品英语South African art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艺术品,這些藝術品是出土于南非的一个洞穴的,其歷史可追溯至75,000年之前[208],這些畫作和岩畫可以在南非全國3,000多個地方找到[209]。幾個世紀以來,木雕珍珠工藝品陶器一直是南非藝術品的特色,這些藝術品至今仍可以在南非許多地方找到。目前,南非藝術品經常使用如人造纖維的現代材料來製作。大约于公元前10000年进入南非的科伊桑人的分散部落拥有他们自己的文化和艺术風格,也就是今日众多出土的洞穴壁画。然而它们随后被班图人恩古尼人英语Nguni people的文化和藝術形式取代。在矿井城镇里新的艺术形式逐渐进化和演變:使用从塑料条自行车条的各种东西的动态艺术。受到荷兰文化影响的民间艺术家、南非白人游牧布爾人英语Trekboer和从19世纪50年代开始认真跟随不断变化的欧洲传统文化的白人艺术家也给这个至今为止依旧在进化的文化混合体做出了贡献。

南非文學发源于其独特的社会和政治历史。由非洲語言創作的第一部著名小說之一是1930年黑人作家索爾·普拉奇英语Sol Plaatje寫的《Mhudi》。在20世紀50年代,鼓聲雜誌英语Drum (South African magazine)成為政治諷刺小說散文的溫床,為城市黑人發聲的文化。

值得注意的南非白人作家包括艾倫·帕頓英语Alan Paton,他於1948年出版了著名的小說《哭吧,我心爱的祖国英语Cry, the Beloved Country》。納丁·戈迪默成為1991年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南非人,他的著名小说《七月的人民》于1981年发表。約翰·馬克斯維爾·庫切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在頒獎時,瑞典學院表示庫切“以無數的偽裝描繪了局外人的驚人參與”[210]

阿瑟爾·富加德英语Athol Fugard的劇目定期在南非、倫敦皇家宮廷劇院英语Royal Court Theatre)和紐約邊緣劇院英语Fringe theatre首演。奧利維·施賴納英语Olive Schreiner的《非洲農場的故事英语The Story of an African Farm》(1883年)是維多利亞時代文學的一個啟示:許多人認為將女性主義引入小說形式。

布雷滕·布雷特巴克英语Breyten Breytenbach因參與反對種族隔離的游擊運動而入獄安德烈·布林克英语André Brink是第一位在發行小說《血染的季節》後被政府禁止的南非人作家。

媒體與流行文化[编辑]

位於約翰內斯堡的南非廣播公司總部。

南非媒體英语Media of South Africa部門規模龐大,南非是非洲的主要媒體中心之一。雖然南非的許多廣播公司和出版物反映了整個人口的多樣性,但最常用的語言是英語。但是,所有其他十種官方語言在某種程度上都有代表性。

南非音樂英语Music of South Africa有很多種。黑人音樂家開發了一種名為庫威多英语Kwaito的獨特風格。據說庫威多影響了廣播電視雜誌[211]。值得注意的是布蘭達·法西英语Brenda Fassie,她的歌曲《Weekend Special》以英語演唱而名聲大噪。更多著名的傳統音樂家包括萊迪史密斯·布萊克·馬巴索英语Ladysmith Black Mambazo,而索維托弦樂四重奏英语Soweto String Quartet則演奏非洲風味的經典音樂。南非製作了世界著名的爵士音樂家,特別是休·馬西克拉英语Hugh Masekela霍納斯·格汪瓦英语Jonas Gwangwa阿卜杜拉·易卜拉欣英语Abdullah Ibrahim米瑞安·馬卡貝喬納森·巴特勒英语Jonathan Butler克里斯·麥格雷戈英语Chris McGregor薩馬·貝亞·本傑明英语Sathima Bea Benjamin。南非語音樂涵蓋多種類型,如當代史蒂夫·霍夫梅爾英语Steve Hofmeyr龐克搖滾樂隊Fokofpolisiekar英语Fokofpolisiekar創作歌手傑里米·羅波斯英语Jeremy Loops

雖然在南非以外製作的南非電影英语Cinema of South Africa很少,但很多外國電影製作的都是關於南非。可以說,近年來描繪南非最引人注目的電影是《第九禁區》。其他值得注意的是電影《黑幫暴徒》,它在2006年第78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而《U-Carmen eKhayelitsha英语U-Carmen eKhayelitsha》在2005年柏林國際電影節上獲得金熊獎。2015年,奧利維·赫曼努斯的電影《無盡河》成為第一部入選威尼斯電影節的南非電影。

飲食[编辑]

圖中是傳統南非烤肉英语Braai的肉類。
古荷蘭燉肉英语Potjiekos,南非語字面翻譯為“鐵鍋燉菜”,是在戶外中以傳統的圓鍋、鐵鍋或三足鍋製作的燉菜。圖中是一個在燒烤架上正在煮熟的古荷蘭燉肉。

南非文化多種多樣,正如其“彩虹之国”的称呼。南非的饮食文化也相当多样化,来自不同文化的各式各样的食物形成了南非多彩的饮食文化。所有人都喜歡來自不同文化的食物,尤其是那些希望品嚐各種南非美食的遊客。不仅仅是饮食音乐舞蹈也具有相当高的多样性。

南非的菜餚和饮食文化大多以肉类为基础,并形成了南非特色的社交聚会形式,当地人称为“布莱”,意为烤肉或燒烤。南非發展成為一個主要的葡萄酒生產國,在葡萄酒制造业上也颇具名气,在斯泰倫博斯、弗朗斯胡克、帕阿爾及巴里代尔,山谷中诸多上好的葡萄园亦驰名世界[212]

南非葡萄酒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659年,其創始人贊·范里貝克在開普敦生產了第一瓶葡萄酒。南非葡萄酒打進國際市場導致新投資進入南非葡萄酒的市場。葡萄酒生產集中在開普敦,主要葡萄園和生產中心位於康斯坦奇亞英语Constantia, Cape Town、帕阿爾、斯泰倫博斯和伍斯特。南非於1973年實施的原產地系統中約分為60個產區,具有指定生產區域、區域和產區3個等級。原產地系統裏的葡萄酒必須僅包含來自特定原產地的葡萄。“單一葡萄酒”的葡萄必須來自原產地5公頃內的特定區域。如果他們一起種植葡萄並在酒店內生產葡萄酒,“莊園葡萄酒”的葡萄就可以來自鄰近的農場。南非的葡萄酒產區是一個土壤類型或氣候獨特的區域,大致相當於歐洲的葡萄酒產區[213]

体育[编辑]

南非最受歡迎和流行的体育運動是足球橄欖球板球[214]。其他有显著的关注和支持度的運動有游泳田徑高爾夫拳擊網球無板球英语Ringball籃網球。雖然足球在青少年中最受欢迎,但其他運動如包括篮球冲浪滑板等受南非人的支持度持续上升,並變得越來越受歡迎。

曾為主要外國俱樂部效力的足球運動員包括史蒂文·皮納爾盧卡斯·拉迪比菲爾·馬新加英语Philemon Masinga本尼·麥卡錫英语Benni McCarthy阿隆·莫科納德爾羅·巴克利英语Delron Buckley。南非舉辦了2010年國際足協世界盃,國際足聯主席塞普·布拉特因南非成功舉辦世界盃而將南非評為9分(滿分10分)[215]

在贏得2007年世界盃橄欖球賽后,跳羚隊參加了巴士巡遊。

著名的拳擊選手包括“小傑克”雅各布·馬特拉英语Jacob Matlala武亞尼·邦古英语Vuyani Bungu韋爾科姆·西塔英语Welcome Ncita迪加恩·托貝拉英语Dingaan Thobela格里·科策英语Gerrie Coetzee布賴恩·米切爾英语Brian Mitchell (boxer)。德班衝浪選手喬迪·史密斯英语Jordy Smith贏得了2010年Billabong J-Bay比賽,使他成為世界排名第一的衝浪選手。南非產生了一級方程式賽車的1979年世界冠軍朱迪·謝科特。當前著名的板球運動員包括亞伯拉罕·本傑明·德·維里埃英语AB de Villiers哈希姆·阿姆拉英语Hashim Amla戴爾·斯泰恩英语Dale Steyn弗農·菲蘭德英语Vernon Philander法·杜·普萊西斯英语Faf du Plessis等。他們大多數人也參加了印度超級板球聯賽

南非還產生了許多世界級的橄欖球運動員,包括弗朗索瓦·皮納爾英语Francois Pienaar喬斯特·凡·德·韋斯特岑英语Joost van der Westhuizen丹尼·克雷文英语Danie Craven弗里克·杜·布里茲英语Frik du Preez納斯·博塔英语Naas Botha布萊恩·哈瓦那英语Bryan Habana。南非主辦並贏得了1995年世界盃橄欖球賽英语1995 Rugby World Cup,並在法國贏得了2007年世界盃橄欖球賽。它緊隨1995年世界盃橄欖球賽,其後還主辦了1996年非洲國家盃南非國家隊繼續贏得比賽。它還舉辦了2003年世界盃板球賽英语2003 Cricket World Cup2007年世界T20板球錦標賽英语ICC World Twenty20。南非也在決賽中擊敗了西印度群島英语West Indies cricket team,贏得了首屆1998年ICC KnockOut盃英语1998 ICC KnockOut Trophy比賽的冠軍。南非隊也在1998年贏得了首屆世界盃盲人板球賽的冠軍。

2004年,羅蘭·斯庫曼英语Roland Schoeman林登·弗恩斯英语Lyndon Ferns達里安·湯森英语Darian Townsend賴克·尼利恆林英语Ryk Neethling的游泳隊贏得了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金牌,同時打破了4x100自由泳接力賽的世界紀錄。彭洛普·恩斯英语Penny Heyns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贏得了奧運金牌。2012年,奧斯卡·皮斯托利斯成為第一位參加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雙截肢短跑運動員。在高爾夫球上,蓋瑞·普萊爾一直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高爾夫球手之一,贏得了職業大滿貫賽事,這是南非五位高爾夫球手之一。其他贏得重大比賽的南非高爾夫球手包括鮑比·洛克英语Bobby Locke厄尼·艾爾斯雷蒂夫·古森提姆·克拉克英语Tim Clark (golfer)特雷弗·伊梅爾曼路易斯·烏修仁英语Louis Oosthuizen查爾·舒瓦特澤爾

南非在大型國際運動會的成績:

建築[编辑]

開普敦荷蘭式建築[编辑]

在塔爾巴赫的Wittedrif豪宅採用原始巴洛克風格的線條(朱斯特伯格-朗格多克風格),其柔和的曲線很容易辨認。
格拉夫-里內特裡內特鎮的房屋與新古典風格的三角形羅納山牆。

從17世紀後期開始,荷蘭在開普敦及周邊地區的開發令開普敦充滿荷蘭式建築風格。它最突出的特點建築入口處的中央,中央的入口處是阿姆斯特丹特色的尖頂房屋。然而,法國和馬來西亞的影響也是一個例子,從東方帶到開普敦作為奴隸的人在開普敦建築的發展當中發揮了影響力。在開普敦建築的發展中同樣重要的是氣候條件和缺乏傳統歐洲建築材料對開普敦建設者的限制。開普敦的荷蘭式建築有對稱的外牆、厚厚的白色粉刷牆壁草坪屋頂,其中後兩種特色適宜開普敦的氣候條件。

19世紀殖民時期的建築[编辑]

隨著英國開始在開普敦和納塔爾建立殖民地統治,維多利亞時代建築風格被帶到南非。彼得馬里茨堡市政廳等藝術風格的公共建築反映了一個新英語公民階層的野心。同樣,在德蘭士瓦共和國和奧蘭治自由邦的獨立共和國,藝術家們更喜歡大型和莊嚴的建築,例如那些在於普勒托利亞教堂廣場周圍和布隆方丹街道旁的建築,其風格為折衷的威廉風格建築。而約翰內斯堡經濟的日益繁榮和增長反映了在20世紀初的愛德華時代喬治亞式建築新古典主義設計中。

赫伯特·貝克爵士開發了一種南非形式的建築,融合了英國的風格、南非當地景觀和本土的建築材料。他最重要的作品是比勒陀利亞的聯合大廈英语Union Buildings,被認為是南非最優雅的設計之一。

20世紀的風格[编辑]

約翰尼斯堡的卡爾登中心,是非洲最高摩天大樓

對於在城市環境中的設計,南非建築師採用了歐洲和美國的建築風格。因此,裝飾藝術建築在20世紀30年代在開普敦、德班和約翰內斯堡建造起來。但是在1930年代的晚期,激進的新思想影響了建築師們的建築設計和風格。現代主義建築,也被稱為國際風格,與勒·柯比意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等歐洲建築設計大師有關,現代主義建築的風格由熱情的建築師帶進南非,他們在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學習這個建築風格。重要的是雷克斯·迪斯丁·馬丁臣英语Rex Distin Martienssen和德蘭士瓦集團的貢獻。馬丁臣嚴格的現代主義是由20世紀40年代後期的諾曼·漢森和羅伊·坎托羅維奇等德蘭士瓦建築師新定義的。

在南非,大都會的建築風格符合美國的最新建築趨勢。如奧斯卡·尼邁耶巴西現代主義影響了南非的城市建築,包括在被稱為“非洲曼哈頓”的約翰內斯堡。從20世紀50年代到開始南非建築物的高度限制解除後,在約翰內斯堡希爾布羅區英语Hillbrow摩天大樓已經陸續建造起來。

排名 摩天大廈 樓高(米) 所在城市
1 卡爾登中心 223 約翰尼斯堡
2 龐特城市公寓 173 約翰尼斯堡
3 大理石大廈英语Marble Towers 152 約翰尼斯堡
3 珍珠黎明大廈英语Pearl Dawn 152 德班
5 南非儲備銀行總部英语South African Reserve Bank 150 普勒托利亞
5 大都會人壽中心英语Metlife Centre 150 開普敦
7 88場大樓英语88 on Field 147 德班
8 斯坦格金城酒店1座英语KwaDukuza eGoli Hotel 140 約翰尼斯堡
8 米開朗基羅塔樓大廈 140 桑頓英语Sandton
8 信託銀行大廈英语Trust Bank Building 140 約翰尼斯堡

時裝[编辑]

南非時裝設計師艾碧該·基茨英语Abigail Keats
艾碧該·基茨英语Abigail Keats的2010年冬季時裝系列在約翰內斯堡桑頓會議中心的時裝秀上亮相。
約翰內斯堡時裝設計師蘇珊娜·海恩斯英语Suzaan Heyns在她的工作室工作。

加文·拉傑英语Gavin Rajah和珍妮·巴頓的時裝設計師以及像Stoned Cherrie和Sun Goddess的時裝品牌使南非於國際時尚地圖上佔有一席位。開普敦和約翰內斯堡是南非領先的時尚中心,當地時裝品牌和設計師也開始向歐洲市場出口時裝,並在巴黎倫敦的時裝秀上亮相。

約翰內斯堡自1997年以來一直於每年10月主辦Sanlam SA時裝週(展出春季和夏季系列時裝)。而第二場時裝秀即Joburg時裝週,則於每年的8月下旬舉行(展出秋冬系列時裝)。“黃金時尚之城”集中在所謂的時尚區,有100多家時裝公司。從紡織品生產商到頂級設計師,他們建立了自己 的工廠工作室。時尚中心Fashion Capitol作為時尚區的中心,擁有30家精品店,還有定期的時裝秀

開普敦是非洲最重要的國際時裝秀的主辦城市,開普敦時裝周於每年8月初舉行,吸引了超過3萬名遊客、媒體記者和買家。

旅遊觀光[编辑]

南非是一個受歡迎的旅遊目的地,旅遊業佔南非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根據世界旅遊理事會的數據,在2012年南非旅遊業直接為南非國內生產總值貢獻了1,020億南非蘭特,並支持了南非10.3%的就業崗位[216]

南非為國內和國際遊客提供了多種選擇,其中包括風景如畫的自然景觀野生動物保護區、多元的文化遺產和備受推崇的葡萄酒。一些最受歡迎的目的地包括南非幾個國家公園,如南非北部廣闊的克留格爾國家公園、夸祖魯-納塔爾省和西開普省的海岸線和海灘,以及開普敦、約翰內斯堡和德班等主要城市。

根據南非統計局最新的旅遊和移民調查,2017年8月有近3.5萬旅客通過南非的口岸入境[217]。訪問南非的遊客最多的五個海外國家分別是美國英國德國荷蘭法國。從非洲其他地方抵達南非的大多數遊客來自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國家。津巴布韋排名第一,佔31%,其次分別是萊索托、莫桑比克、斯威士蘭和博茨瓦納。此外,尼日利亞遊客佔了抵達南非的遊客中的近30%[218]

國家象徵[编辑]

南非國家象徵
普羅蒂亞花英语King protea,南非國花
黄木英语Podocarpus latifolius,南非國樹
藍鶴,南非國鳥
跳羚,南非的象徵動物
雙帆鱸英语Galjoen,南非國魚

節日[编辑]

最新的南非共和國全國年節及紀念日的假期如下:

日期 年節及紀念日名稱 制定年份 註釋
1月1日 元旦 1910年 一年的第一日。
3月21日 國際人權日 1990年
耶穌受難節 1910年 復活節前的星期五。
復活節星期一/家庭日英语Family Day 1980年 復活節後的星期一。
4月27日 自由日 1994年 紀念南非1994年的第一次民主選舉。
5月1日 國際勞動節 1995年
6月16日 青年節 1995年 1976年索維托起義的日子。
8月9日 全國婦女節英语National Women's Day 1995年
9月24日 遺產日 1995年
12月16日 和解日英语Day of Reconciliation 1995年 旨在促進南非的種族和解與團結。
12月25日 聖誕節 1910年 耶穌誕生日。
12月26日 聖斯德望日 1910年 聖誕節後的第二天。

教育[编辑]

米切爾平原英语Mitchells Plain的學童。

南非在近代受到英国的殖民统治,導致南非如同像是被英國打上了烙印,社會的運作模式几乎都是仿照英国的模式,其中包括了教育制度。因此,南非的教育基本上為英式教育,甚至可以说与英国完全相同。

由于种族隔离政策,早期的南非黑人几乎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力,更甭談享受高等教育了。所以当时南非的大学几乎全是白人学校,直到解除种族隔离制度之后黑人才拥有了平等受教育的權利,在这之后还建立了一些专门为黑人开設的大学,例如夸祖魯-納塔爾大學等。

2007年的成人識字率為88.7%[219]。南非從小學開始實行三級教育,其次是(學術)大學和技術大學的高中和高等教育。學習者可以從1年級到12年級接受12年的正規學校教育,R級是學前教育的基礎年[220]。小學跨越了學校教育的前七年[221]。高中教育再延長五年。高級證書考試在12年級結束時進行,對於南非大學的高等教育學習是必要的[220]

南非的公立大學分為三種類型:分別是提供理論導向大學學位的傳統大學、提供職業導向文憑及學位的技術大學(“Technikons”)以及綜合性大學三種大學,提供兩種類型的資格。南非有23所公立大學,11所傳統大學,6所技術大學和6所綜合性大學。

在種族隔離制度下,黑人學校受到資金不足和單獨的班圖教育課程的歧視,該教學大綱只是為了給予他們足夠的技能來作為勞動者[222]。2004年,南非開始改革其高等教育體系,將小型大學合併並納入更大的機構,並將所有高等教育機構改名為“大學”,以糾正這些不平衡。到2015年,140萬高等教育學生受益於1999年頒布的財政援助計劃[223]

公共教育支出佔2002年-2005年南非國內生產總值的5.4%[224]

公共健康[编辑]

艾滋病影响寿命下降。

根據南非種族關係研究所的數據,2009年南非白人的預期壽命為71歲,南非黑人則為48歲[225]。南非的醫療保健支出約佔GDP的9%[226]

只有16%的人口受到醫療計劃的保障[227]。約20%使用私人醫療保健[228]。其餘的人“自掏腰包”支付或通過醫院現金計劃[228]。三個主要的醫院集團Mediclinic、Life Healthcare和Netcare共同控制著75%的市場份額[228]。大約84%的人口依賴公共醫療系統[226],這種系統受到長期人力資源短缺和資源有限的困擾[229]

南非是世界第三大醫院克里斯哈尼醫院英语Chris Hani Baragwanath Hospital的所在地[230]

人類免疫缺乏病毒/愛滋病[编辑]

南非是全球感染愛滋病人口前幾名的國家,艾滋病在南非是一个严重的问题,2005年在南非高达31%的孕妇感染艾滋病毒,估计20%以上的成年人感染艾滋病[231]。南非国民的艾滋病感染率为21.5%,南非军队中感染艾滋病病毒或艾滋病患者人数比例高达23%[232]。艾滋病毒主要通过性接触传播,而艾滋病长期被前总统塔博·姆贝基和当时的卫生部长曼托·沙巴拉拉否认,他们坚持认为在南非的许多人死亡是由于营养不良贫困,而不是艾滋病毒。[233]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科尔语英语Khoi languages纳玛语英语Nama language桑语系语言、南非手语英语South African Sign Language德语希腊语古吉拉特语印地语葡萄牙语泰卢固语泰米尔语乌尔都语阿拉伯语希伯来语梵语及“其他在南非用于宗教用途的语言”具有特别地位(南非宪法第一章第六条)。

参考文献[编辑]

  1. ^ The Constitution. Constitutional Court of South Africa. [2009-09-03]. 
  2. ^ Principal Agglomerations of the World. Citypopulation.de. [2011-10-30]. 
  3. ^ Mid-year population estimates 2017.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4. ^ Mid-year population estimates 2017 (PDF).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017-07-31]. 
  5. ^ 5.0 5.1 Census 2011: Census in brief. Pretoria: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012. ISBN 9780621413885. Retrieved 12 January 2013.
  6. ^ 6.0 6.1 6.2 6.3 6.4 South Africa.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26 April 2015]. 
  7. ^ Gini Index. World Bank. [2011-03-02]. 
  8. ^ 2015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PDF).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2015 [2015-12-15]. 
  9. ^ (英文)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South Africa. The World Factbook. 2 April 2018 [30 Junie 2018]. 
  10. ^ Rainbow Nation – dream or reality?. BBC News. 18 July 2008 [10 August 2013]. 
  11. ^ Cooper, Andrew F; Antkiewicz, Agata; Shaw, Timothy M. Lessons from/for BRICSAM about South-North Relations at the Start of the 21st Century: Economic Size Trumps All Else?. International Studies Review. 10 December 2007, 9 (4): 675, 687. doi:10.1111/j.1468-2486.2007.00730.x. 
  12. ^ David A. Lynch. Trade and Globalization: An Introduction to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Rowman & Littlefield. 2010: 51 [25 August 2013]. ISBN 978-0-7425-6689-7. Southern Africa is home to the other of sub-Saharan Africa's regional powers: South Africa. South Africa is more than just a regional power; it is currently the most developed and economically powerful country in Africa, and now it is able to use that influence in Africa more than during the days of apartheid (white rule), when it was ostracised. 
  13. ^ South Africa. World Bank. [30 October 2011]. 
  14. ^ David Waugh.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chapter 19), World development (chapter 22). Geography: An Integrated Approach. Nelson Thornes. 2000: 563, 576–579, 633, 640 [24 August 2013]. ISBN 978-0-17-444706-1. 
  15. ^ Livermon, Xavier. Sounds in the City. (编) Nuttall, Sarah; Mbembé, Achille. Johannesburg: The Elusive Metropolis. Durham: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8: 283. ISBN 978-0-8223-8121-1. Mzansi is another black urban vernacular term popular with the youth and standing for South Africa. 
  16. ^ Mzansi DiToloki. Deaf Federation of South Africa. [15 January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January 2014). uMzantsi in Xhosa means 'south', Mzansi means this country, South Africa 
  17. ^ Taylor, Darren. South African Party Says Call Their Country ‘Azania’. VOA. [18 February 2017] (英语). 
  18. ^ Wymer, John; Singer, R. The Middle Stone Age at Klasies River Mouth in South Africa.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2. ISBN 0-226-76103-7. 
  19. ^ Deacon, HJ. Guide to Klasies River (PDF). Stellenbosch University: 11. 2001 [5 September 2009]. 
  20. ^ Fossil Hominid Sites of Sterkfontein, Swartkrans, Kromdraai, and Environs. 
  21. ^ Stephen P. Broker. Hominid Evolution. Yale-New Haven Teachers Institute. [19 June 2008]. 
  22. ^ Langer, William L. (编). An Encyclopedia of World History 5th. Boston, MA: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72: 9. ISBN 0-395-13592-3. 
  23. ^ Leakey, Louis Seymour Bazett. Stone Age cultures of South Africa. Stone age Africa: an outline of prehistory in Africa reprint. Negro Universities Press. 1936: 79 [2018-02-21]. In 1929, during a brief visit to the Transvaal, I myself found a number of pebble tools in some of the terrace gravels of the Vaal River, and similar finds have been recorded by Wayland, who visited South Africa, and by van Riet Lowe and other South African prehistorians. 
  24. ^ 24.0 24.1 San Parks. Thulamela. 2006 [4 August 2007]. 
  25. ^ Domville-Fife, C.W. The encyclopedia of the British Empire the first encyclopedic record of the greatest empir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ed.. London: Rankin. 1900: 25. 
  26. ^ Mackenzie, W. Douglas; Stead, Alfred. South Africa: Its History, Heroes, and Wars. Chicago: The Co-Operative Publishing Company. 1899. 
  27. ^ Pakeman, SA. Nations of the Modern World: Ceylon 1964. Frederick A Praeger, Publishers. : 18–19. ASIN B0000CM2VW. 
  28. ^ 28.0 28.1 28.2 Alexander Wilmot & John Centlivres Chase. History of the Colony of the Cape of Good Hope: From Its Discovery to the Year 1819 2010. Claremont: David Philip (Pty) Ltd. : 1–548. ISBN 978-1-144-83015-9. 
  29. ^ Kaplan, Irving. Area Handbook for the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 (PDF). : 46–771. 
  30. ^ African History Timeline. West Chester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31. ^ 31.0 31.1 Hunt, John. Campbell, Heather-Ann, 编. Dutch South Africa: Early Settlers at the Cape, 1652–1708.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2005: 13–35. ISBN 978-1-904744-95-5. 
  32. ^ Worden, Nigel. Slavery in Dutch South Africa 201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40–43. ISBN 978-0-521-15266-2. 
  33. ^ 33.0 33.1 Nelson, Harold. Zimbabwe: A Country Study. : 237–317. 
  34. ^ 34.0 34.1 34.2 34.3 34.4 Stapleton, Timothy. A Military History of South Africa: From the Dutch-Khoi Wars to the End of Apartheid. Santa Barbara: Praeger Security International. 2010: 4–6. ISBN 978-0-313-36589-8. 
  35. ^ Keegan, Timothy. Colonial South Africa and the Origins of the Racial Order 1996. David Philip Publishers (Pty) Ltd. : 85–86. ISBN 978-0-8139-1735-1. 
  36. ^ John Dugard. Human rights and the South African legal order.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rinceton (New Jersey). 1978. ISBN 0-691-09236-2. 
  37. ^ 37.0 37.1 37.2 Lloyd, Trevor Owen. The British Empire, 1558–1995.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201–203. ISBN 978-0-19-873133-7. 
  38. ^ Shaka: Zulu Chieftain. Historynet.com. [30 Octo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9 February 2008). 
  39. ^ Shaka (Zulu chief).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30 October 2011]. 
  40. ^ W. D. Rubinstein. Genocide: A History. Pearson Longman. 2004: 22 [26 June 2013]. ISBN 978-0-582-50601-5. 
  41. ^ Williams, Garner F. The Diamond Mines of South Africa, Vol II. New York: B. F Buck & Co. 1905: Chapter XX. 
  42. ^ Bond, Patrick. Cities of gold, townships of coal: essays on South Africa's new urban crisis. Africa World Press. 1999: 140. ISBN 978-0-86543-611-4. 
  43. ^ Cape of Good Hope (South Africa). Parliament House. Report of the Select Committee on Location Act. Cape Times Limited. 1906 [30 July 2009]. 
  44. ^ Godley, Godfrey Archibald, Welsh, William Thomson, Hemsworth, H. D. Report of the Inter-departmental committee on the native pass laws. Cape Times Limited, government printers: 2. 1920. 
  45. ^ Great Britain Colonial Office; Transvaal (Colony). Governor (1901–1905: Milner). Papers relating to legislation affecting natives in the Transvaal. His Majesty's Stationery Office. January 1902. 
  46. ^ De Villiers, John Abraham Jacob. The Transvaal. London: Chatto & Windus. 1896: 30 (n46) [30 July 2009]. 
  47. ^  Cana, Frank Richardson. South Africa. (编) Chisholm, Hugh. 大英百科全書 25 第十一版. 劍橋大學出版社: 467. 1911年. 
  48. ^ Native Land Act. South African Institute of Race Relations. 19 June 1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October 2010). 
  49. ^ Gloria Galloway, "Chieft Reflect on Apartheid", The Globe and Mail, 11 Dec 2013
  50. ^ Beinart, William (2001). Twentieth-century South Afric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202. ISBN 978-0-19-289318-5.
  51. ^ Noah, Trevor. Born a Crime: Stories from a South African Childhood,. Random House. 2016. ISBN 978-0399588174. 
  52. ^ South Africa – Overcoming Apartheid. African Studies Center of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26 December 2013]. 
  53. ^ South Africa: A War Won, TIME, June 9, 1961
  54. ^ Hendrik Frensch Verwoerd. South African History Online. [9 March 2013]. On 5 October 1960 a referendum was held in which White voters were asked "Do you support a republic for the Union?" — 52 percent voted 'Yes'. 
  55. ^ Gibson, Nigel; Alexander, Amanda; Mngxitama, Andile. Biko Lives! Contesting the Legacies of Steve Biko. Hampshire: Palgrave Macmillan. 2008: 138. ISBN 978-0-230-60649-4. 
  56. ^ Switzer, Les. South Africa's Resistance Press: Alternative Voices in the Last Generation Under Apartheid. Issue 74 of Research in international studies: Africa series. Ohio University Press. 2000: 2. ISBN 978-0-89680-213-1. 
  57. ^ Mitchell, Thomas. Native vs Settler: Ethnic Conflict in Israel/Palestine, Northern Ireland and South Africa. Westport: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8: 194–196. ISBN 978-0-313-31357-8. 
  58. ^ Legasick, Martin (1974). "Legislation, Ideology and Economy in Post-1948 South Africa." Journal of South African Studies. 1 (1): 5–35.
  59. ^ Bridgland, Fred. The War for Africa: Twelve months that transformed a continent. Gibraltar: Ashanti Publishing. 1990: 32. ISBN 978-1-874800-12-5. 
  60. ^ Landgren, Signe. Embargo Disimplemented: South Africa's Military Industry 1989.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6–10. ISBN 978-0-19-829127-5. 
  61. ^ South Africa Profile. Nti.org. [30 October 2011]. 
  62. ^ John Pike. Nuclear Weapons Program (South Africa). Globalsecurity.org. [30 October 2011]. 
  63. ^ 63.0 63.1 63.2 Post-Apartheid South Africa: the First Ten Years – Unemployment and the Labor Market (PDF). IMF. 
  64. ^ Zuma surprised at level of white poverty — Mail & Guardian Online: The smart news source. Mail & Guardian. 18 April 2008 [30 May 2010]. 
  65. ^ BS世界のドキュメンタリー 〈シリーズ 南アフリカ 第2週 変革の中で〉 プア ホワイト. 2010-06-01 [2013-10-28]. 
  66. ^ South Africa.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2006 [28 Nov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9 November 2007). 
  67. ^ Ridicule succeeds where leadership failed on AIDS. South African Institute of Race Relations. 10 November 2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4 May 2016). 
  68. ^ 68.0 68.1 Broke-on-Broke Violence. [6 July 2011]. 
  69. ^ COHRE statement on Xenophobic Attacks. [6 July 2011]. 
  70. ^ Southern African Migration Project;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in South Africa; Queen's University. Jonathan Crush, 编. The perfect storm: the realities of xenophobia in contemporary South Africa (PDF). Idasa. 2008: 1 [26 June 2013]. ISBN 978-1-920118-7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30 July 2013). 
  71. ^ 71.0 71.1 71.2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UNHCR Global Appeal 2011 – South Africa. UNHCR. [30 October 2011]. 
  72. ^ 2010年6月6日放送 NHKスペシャル「アフリカンドリーム 第3回 移民パワーが未来を変える」より。
  73. ^ Country Comparison. World Factbook. CIA. 
  74. ^ United Nations Statistics Division - Demographic and Social Statistics. unstats.un.org. [2017-12-12]. 
  75. ^ How big is South Africa? - South Africa Gateway. South Africa Gateway. 2017-11-23 [2017-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12 December 2017) (英国英语).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76. ^ 76.0 76.1 76.2 76.3 Atlas of Southern Africa. (1984). p. 13. Readers Digest Association, Cape Town
  77. ^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975); Micropaedia Vol. III, p. 655. Helen Hemingway Benton Publishers, Chicago.
  78. ^ Atlas of Southern Africa. (1984). p. 186. Readers Digest Association, Cape Town
  79. ^ Kruger National Park. Africa.com. [16 Decem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18 December 2014). 
  80. ^ Atlas of Southern Africa. (1984). p. 151. Readers Digest Association, Cape Town
  81. ^ McCarthy, T. & Rubidge, B. (2005). The story of earth and life. p. 194. Struik Publishers, Cape Town.
  82. ^ 82.0 82.1 Geological map of South Africa, Lesotho and Swaziland (1970). Council for Geoscience, Geological Survey of South Africa.
  83. ^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975); Micropaedia Vol. VI, p. 750. Helen Hemingway Benton Publishers, Chicago.
  84. ^ 84.0 84.1 Atlas of Southern Africa. (1984). p. 19. Readers Digest Association, Cape Town
  85. ^ Atlas of Southern Africa. (1984). p. 113. Readers Digest Association, Cape Town
  86. ^ South Africa's geography — SouthAfrica.info. Safrica.info. [30 Octo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8 June 2010). 
  87. ^ South Africa yearbook. South African Communication Service. 1997: 3. 
  88. ^ List of Parties. [8 December 2012]. 
  89. ^ 89.0 89.1 South Africa's National Biodiversity Strategy and Action Plan (PDF). [10 December 2012]. 
  90. ^ Biodiversity of the world by countries. Institutoaqualung.com.br. [30 May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1 November 2010). 
  91. ^ Rong, I. H.; Baxter, A. P. The South African National Collection of Fungi: Celebrating a centenary 1905–2005. Studies in Mycology. 2006, 55: 1–12. PMC 2104721. PMID 18490968. doi:10.3114/sim.55.1.1. 
  92. ^ Crous, P. W.; Rong, I. H.; Wood, A.; Lee, S.; Glen, H.; Botha, W. l; Slippers, B.; De Beer, W. Z.; Wingfield, M. J.; Hawksworth, D. L. How many species of fungi are there at the tip of Africa?. Studies in Mycology. 2006, 55: 13–33. PMC 2104731. PMID 18490969. doi:10.3114/sim.55.1.13. 
  93. ^ Marincowitz, S.; Crous, P.W.; Groenewald J.Z. & Wingfield, M.J. Microfungi occurring on Proteaceae in the fynbos. CBS Biodiversity Series 7. (PDF). 2008 [26 June 20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9 July 2013). 
  94. ^ Marco Lambertini. The Flora / The Richest Botany in the World. A Anturalist's Guide to the Tropics Revised edition (May 15, 2000).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 46. ISBN 978-0-226-46828-0 (英语). 
  95. ^ Plants and Vegetation in South Africa. Southafrica-travel.net. [30 October 2011]. 
  96. ^ Environmental Affairs. Progress in the war against poaching. Environmental Affairs (South Africa). 22 January 2015 [22 January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January 2015).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97. ^ South African National Biodiversity Institute. Sanbi.org. 30 September 2011 [30 October 2011]. 
  98. ^ Term Limits in Africa. The Economist. 6 April 2006 [26 June 2013]. 
  99. ^ Chapter 4 – Parliament. 19 August 2009 [3 August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30 May 2013). 
  100. ^ Abahlali baseMjondolo. Mercury: Rethinking the crisis of local democracy. Abahlali.org. [30 October 2011]. 
  101. ^ J. Duncan. The Return of State Repression. South African Civil Society Information Services. 31 May 2010 [26 June 2013]. 
  102. ^ Increasing police repression highlighted by recent case.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stitute. 2006 [26 June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 January 2013).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103. ^ Imraan Buccus. Political tolerance on the wane in South Africa. SA Reconciliation Barometer. 2011 [26 June 2013]. 
  104. ^ South Africa's recent performance in the Ibrahim Index of African Governance. Mo Ibrahim Foundation. [16 Febr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8 February 2013). 
  105. ^ SA marriage law signed. BBC News. 30 November 2006 [26 June 2013]. 
  106. ^ Pamela Snyman & Amanda Barratt. Researching South African Law. w/ Library Resource Xchange. 2 October 2002 [23 June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17 June 2008). 
  107. ^ How dangerous is South Africa?. BBC News. 17 May 2010. 
  108. ^ Check,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 and Africa. Factsheet: South Africa's official crime stats unpacked. 
  109. ^ K Landman. Gated communities in South Africa: Comparison of four case studies in Gauteng (PDF). Wits University. [5 March 20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1 October 2012). 
  110. ^ South Africa has world's largest private security industry; needs regulation – Mthethwa. DefenceWeb. [3 May 2013]. 
  111. ^ Bigger than the army: South Africa's private security forces. CNN. 8 February 2013 [3 May 2013]. 
  112. ^ Afrikaner Farmers Migrating to Georgia. VOA. 14 September 2011 [3 May 2013]. 
  113. ^ Adriana Stuijt. Two more S. African farmers killed: death toll now at 3,037. Digital Journal. 17 February 2009 [24 May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 May 2011). 
  114. ^ SOUTH AFRICA: One in four men rape. IRIN. 18 June 2009 [30 October 2011]. 
  115. ^ South Africa's corrective rape. Time. 8 March 2011 [12 July 2011]. 
  116. ^ South African rape survey shock. BBC News. 18 June 2009 [23 May 2010]. 
  117. ^ South Africa's rape shock. BBC News. 19 January 1999 [30 May 2010]. 
  118. ^ 118.0 118.1 Child rape in South Africa. Medscape. [31 December 2010]. 
  119. ^ Perry, Alex. Oprah scandal rocks South Africa. Time. 5 November 2007 [15 May 2011]. 
  120. ^ 南非外交政策三大支柱是與國際社會往來基礎 《大紀元時報》 2006年2月4日
  121. ^ Rosalind Rosenberg. Virginia Gildersleeve: Opening the Gates (Living Legacies). Columbia Magazine. Summer 2001. 
  122. ^ Schlesinger, Stephen E. Act of Creation: The Founding of the United Nations: A Story of Superpowers, Secret Agents, Wartime Allies and Enemies, and Their Quest for a Peaceful World.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Westview, Perseus Books Group. 2004: 236–7. ISBN 0-8133-3275-3. 
  123. ^ China, South Africa upgrade relations to "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 Capetown.china-consulate.org. 25 August 2010 [26 June 2013]. 
  124. ^ New era as South Africa joins BRICS. Southafrica.info. 11 April 2011 [26 June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8 April 2011).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无效|dead-url=bot: unknown (帮助)
  125. ^ SA brings 'unique attributes' to BRICS. Southafrica.info. 14 April 2011 [26 June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9 July 2011).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无效|dead-url=bot: unknown (帮助)
  126. ^ 126.0 126.1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 Act 200 of 1993 (Section 224). South African Government. 1993 [23 June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12 June 2008). 
  127. ^ Col L B van Stade, Senior Staff Officer Rationalisation, SANDF. Rationalisation in the SANDF: The Next Challenge.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 1997 [23 June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March 2016). 
  128. ^ Defence Act 42 of 2002 (PDF). South African Government: 18. 12 February 2003 [23 June 200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4 June 2008). 
  129. ^ 129.0 129.1 129.2 Mosiuoa Lekota. Address by the Minister of Defence at a media breakfast at Defence Headquarters, Pretoria. Department of Defence. 5 September 2005 [23 June 2008]. 
  130. ^ 130.0 130.1 Lieutenant Colonel Roy E. Horton III (BS, Electrical Engineering; MS, Strategic Intelligence). Out of (South) Africa: Pretoria's Nuclear Weapons Experience. USAF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 October 1999 [23 June 2008]. 
  131. ^ 131.0 131.1 131.2 Educational Foundation for Nuclear Science, Inc. South Africa comes clean. 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 Educational Foundation for Nuclear Science, Inc. May 1993: 3–4 [26 June 2013]. ISSN 0096-3402. 
  132. ^ Christine Dodson. South Atlantic Nuclear Event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Memorandum) (PDF).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under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Request. 22 October 1979 [23 June 2008]. 
  133. ^ Community Survey 2016 In Brief (PDF).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8 April 2018]. 
  134. ^ Stats in Brief, 2010 (PDF). Pretoria: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010: 3. ISBN 978-0-621-39563-1. 
  135. ^ Inequality in income or expenditure / Gini index,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07/08. Hdrstats.undp.org. 4 November 2010 [26 June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January 2013). 
  136. ^ Distribution of family income – Gini index. Cia.gov. [26 June 2013]. 
  137. ^ South Africa has highest gap between rich and poor. Business Report. 28 September 2009 [7 November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October 2011). 
  138. ^ South Africa's economy: How it could do even better.. The Economist. 22 July 2010 [17 October 2011]. 
  139. ^ DEPWeb: Beyond Economic Growth. The World Bank Group. [17 October 2011]. 
  140. ^ 140.0 140.1 Economic Assessment of South Africa 2008: Achieving Accelerated and Shared Growth for South Africa. OECD. (原始内容存档于9 August 2009). 
  141. ^ http://www.jetro.go.jp/biz/world/africa/za/stat_01/
  142. ^ "Commanding Plights." The Economist 29 August 2015: 37-38. Print.
  143. ^ SA Economic Research – Tourism Update (PDF). m/ Investec. October 2005 [23 June 200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4 June 2008). 
  144. ^ Solomon, Hussein. Strategic Perspectives on Illegal Immigration into South Africa. African Security Review. 1996, 5 (4): 3. doi:10.1080/10246029.1996.9627681.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October 2005). 
  145. ^ Mattes, Robert; Crush, Jonathan & Richmond, Wayne. The Brain Gain: Skilled Migrants and Immigration Policy in Post-Apartheid South Africa. Southern African Migration Project, Queens College, Canada. (原始内容存档于25 November 2005). 
  146. ^ 146.0 146.1 South Africa. The World Factbook. CIA. 
  147. ^ Unequal protection the state response to violent crime on South African farms. Human Rights Watch. 2001. ISBN 1-56432-263-7. 
  148. ^ Mohamed, Najma. Greening Land and Agrarian Reform: A Case for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编) Ben Cousins. At the Crossroads: Land and Agrarian Reform in South Africa Into the 21st Century. Programme for Land and Agrarian Studies (PLAAS). 2000. ISBN 978-1-86808-467-8. 
  149. ^ African Countries of the Future 2013/14. fDiIntelligence.com. [4 December 2013]. 
  15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南非国家概况#经济
  151. ^ 中央情報局世界概況. 南非交通運輸. 
  152. ^ Road Traffic Act No 29 of 1989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17 June 2011.
  153. ^ Transportation: Roads. South Africa:– Stats and Facts. [15 June 2010]. 
  154. ^ http://www.transport.gov.za/Home/AboutUs.aspx
  155. ^ Archived copy. [2015-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1 January 2016).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156. ^ Archived copy. [2015-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September 2015).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157. ^ International Railway Journal, 2005-01-03
  158. ^ http://allafrica.com/stories/201006090790.html
  159. ^ Neva Makgetla. Inequality on scale found in SA bites like acid. Business Day. South Africa. 31 March 2010 [26 June 2013]. 
  160. ^ Black middle class boosts car sales in South Africa – Business – Mail & Guardian Online. Mail & Guardian. 15 January 2006 [30 October 2011]. 
  161. ^ Economic Assessment of South Africa 2008. OECD.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April 2009). 
  162. ^ Collier, P. World Bank, IMF study 2004. Journal of African Economies (Jae.oxfordjournals.org). 3 December 2004, 13: ii15 [30 May 2010]. doi:10.1093/jae/ejh042. 
  163. ^ Health Personnel in Southern Africa: Confronting maldistribution and brain drain (PDF). [30 May 20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30 April 2011).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164. ^ Haroon Bhorat; 等. Skilled Labour Migration from Developing Countries: Study on South and Southern Africa (PDF). International Labour Office. 2002 [26 June 2013]. 
  165. ^ South Africa's brain-drain generation returning home. CNN World. 22 April 2009 [4 June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December 2010). 
  166. ^ South Africa's brain drain reversing. Times Live. [4 June 2011]. 
  167. ^ Graduates confident about SA. Times Live. [4 June 2011]. 
  168. ^ 中央情報局世界概況. 各國土地利用. 
  169. ^ 中央情報局世界概況. 各國生產毛額組成. 
  170. ^ publisher=改寫自《非洲地理》195頁,1983年9月三版
  171. ^ publisher=改寫自《非洲地理》195~196頁,1983年9月三版
  172. ^ SKA announces Founding Board and selects Jodrell Bank Observatory to host Project Office. SKA 2011. 2 April 2011 [14 April 2011]. 
  173. ^ Africa and Australasia to share Square Kilometre Array. BBC. 25 May 2012. 
  174. ^ "Most progressive water utility in Africa" wins 2014Stockholm Industry Water Award.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Water Institute (SIWI). [8 June 2014]. 
  175. ^ 175.0 175.1 WHO/UNICEF:Joint Monitoring Programme for Water Supply and Sanitation:Data table South Afric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9 February 2014., 2010. Retrieved 3 November 2012
  176. ^ Professor Says Cape Town Crisis Should Serve as a 'Wakeup Call to All Major U.S. Cities'. www.newswise.com. [2018-06-14]. 
  177. ^ 天災人禍夾擊 南非開普敦恐成全球首座無水供應城市 《香港01》 2018年1月29日
  178. ^ 開普敦如何暫時逃過無水之災? 《天下雜誌》 2018年5月10日
  179. ^ 開普敦缺水末日 《中時電子報》 2018年3月11日
  180. ^ 氣候劇變無水用 8/27開普敦供水大限 《民視新聞》 2018年3月9日
  181. ^ 南非開普敦乾旱嚴重 南極冰山能解救? 《新唐人亞太電視台》 2018年7月9日
  182. ^ "The 11 cities most likely to run out of drinking water - like Cape Town" 11 February 2018. BBC News. https://www.bbc.com/news/amp/world-42982959.
  183. ^ 南非開普敦以外 全球11城市缺水危機倒數 北京榜上有名 《香港01》 2018年2月12日
  184. ^ Community Survey 2016.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 May 2018]. 
  185. ^ Anti-immigrant violence spreads in South Africa, with attacks reported in Cape Town – The New York Times.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23 May 2008 [30 Octo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1 February 2009). 
  186. ^ Escape From Mugabe: Zimbabwe's Exodus. (原始内容存档于24 January 2016). 
  187. ^ More illegals set to flood SA. Fin24. [30 Octo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February 2009). 
  188. ^ South African mob kills migrants. BBC. 12 May 2008 [19 May 2008]. 
  189. ^ Barry Bearak. Immigrants Fleeing Fury of South African Mobs. The New York Times. 23 May 2008 [5 August 2008]. 
  190. ^ Lehohla, Pali. Debate over race and censuses not peculiar to SA. Business Report. 5 May 2005 [25 August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August 2007). Others pointed out that the repeal of the Population Registration Act in 1991 removed any legal basis for specifying 'race'. The Identification Act of 1997 makes no mention of race. On the other hand, the Employment Equity Act speaks of 'designated groups' being 'black people, women and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The Act defines 'black' as referring to 'Africans, coloureds and Indians'. Apartheid and the racial identification which underpinned it explicitly linked race with differential access to resources and power. If the post-apartheid order was committed to remedying this, race would have to be included in surveys and censuses, so that progress in eradicating the consequences of apartheid could be measured and monitored. This was the reasoning that led to a 'self-identifying' question about 'race' or 'population group' in both the 1996 and 2001 population censuses, and in Statistics SA's household survey programme. 
  191. ^ 191.0 191.1 191.2 Census 2011: Census in brief (PDF). Pretoria: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012: 23–25. ISBN 978062141388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13 May 2015). 
  192. ^ Study Commission on U.S. Policy toward Southern Africa (U.S.). South Africa: time running out: the report of the Study Commission on U.S. Policy Toward Southern Afri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1: 42. ISBN 0-520-04547-5. 
  193. ^ 193.0 193.1 193.2 World Refugee Survey 2008. U.S. Committee for Refugees and Immigrants. 19 June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October 2014). 
  194. ^ Constitution of South Africa, Chapter 1, Section 6. Fs.gov.za. [30 May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November 2012). 
  195. ^ The languages of South Africa. SouthAfrica.info. 4 February 1997 [7 November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4 March 2011).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无效|dead-url=bot: unknown (帮助)
  196. ^ Community Survey 2016: Provinces at a Glance (PDF).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8 April 2018]. 
  197. ^ Religions in South Africa - PEW-GRF. www.globalreligiousfutures.org. 
  198. ^ 198.0 198.1 South Africa – Section I. Religious Demography. U.S. Department of State. [15 July 2006]. 
  199. ^ Wessel Bentley; Dion Angus Forster. God's mission in our context, healing and transforming responses. Methodism in Southern Africa: A Celebration of Wesleyan Mission. AcadSA. 2008: 97–98. ISBN 978-1-920212-29-2. 
  200. ^ CIA World Factbook "South Africa"2013年8月1日閲覧。
  201. ^ van Wyk, Ben-Erik and van Oudtshoorn, Gericke N. Medicinal Plants of South Africa. Pretoria: Briza Publications. 1999: 10. ISBN 978-1-875093-37-3. 
  202. ^ South Africa. State.gov. 15 September 2006 [30 October 2011]. 
  203. ^ 203.0 203.1 In South Africa, many blacks convert to Islam /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30 October 2011]. 
  204. ^ Muslims say their faith growing fast in Africa. Religionnewsblog.com. [7 November 2010]. 
  205. ^ Rebecca Weiner, Rebecca Weiner (编), South African Jewish History and Information (PDF), Jewish Virtual Library, 2010 [13 August 2010] 
  206. ^ Black middle class explodes. FIN24. 22 May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2 August 2007). 
  207. ^ History of Scouting in South Africa. History of Scouting in South Africa. South African Scout Association. 2006 [30 November 2006]. 
  208. ^ Radford, Tim. World's Oldest Jewellery Found in Cave. London: Buzzle.com. 16 April 2004 [16 April 2011]. 
  209. ^ (德文) Johannes Haape (red.): Südafrika. München: APA Publications 1997, bl. 89
  210. ^ Th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John Maxwell Coetzee. Swedish Academy. 2 October 2003 [2 August 2009]. 
  211. ^ South African music after Apartheid: kwaito, the "party politic," and the appropriation of gold as a sign of success.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June 2013). 
  212. ^ South African Wine Guide: Stellenbosch, Constantia, Walker Bay and more. Thewinedoctor.com. [30 October 2011]. 
  213. ^ Wine of Origin booklet (PDF). SAWIS. 13 August 2005 [20 June 200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8 September 2007). 
  214. ^ Sport in South Africa. SouthAfrica.info. [28 June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9 June 2010).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215. ^ Cooper, Billy. South Africa gets 9/10 for World Cup. Mail & Guardian. 12 July 2010 [9 September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July 2010). 
  216. ^ Travel & Tourism Economic Impact 2013 South Africa (PDF). WTTC. March 2013 [20 November 20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9 March 2014). 
  217. ^ Tourism and Migration, August 2017.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5 October 2017 [24 November 2017]. 
  218. ^ 3,5 million travellers to South Africa.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5 October 2017 [24 November 2017]. 
  219. ^ National adult literacy rates (15+), youth literacy rates (15–24) and elderly literacy rates (65+). 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220. ^ 220.0 220.1 A parent's guide to schooling. [31 August 2010]. 
  221. ^ Education in South Africa. SouthAfrica.info. [20 June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17 June 2010). 
  222. ^ Bantu Education. Overcoming Apartheid. [20 June 2010]. 
  223. ^ Cele, S'thembile; Masondo, Sipho. Shocking cost of SA’s universities. fin24.com. City Press. 18 January 2015 [19 January 2015]. 
  224. ^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09 – South Africa. Hdrstats.undp.org. [30 May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April 2010). 
  225. ^ Peoples Budget Coalition Comments on the 2011/12 Budge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16 May 2012.
  226. ^ 226.0 226.1 ‘Clinic-in-a-Box’ seeks to improve South African healthcare. SmartPlanet. [25 August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30 July 2013). 
  227. ^ What does the demand for healthcare look like in SA? (PDF). Mediclinic Southern Africa. [25 August 20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 October 2013). 
  228. ^ 228.0 228.1 228.2 Motsoaledi to reform private health care. Financial Mail. [25 August 2013]. 
  229. ^ South Africa. ICAP at Columbia University. [25 August 2013]. 
  230. ^ The Biggest Hospitals in the World. 2 January 2013. 
  231. ^ HIV & Aids in South Africa. Avert. [2006-10-08]. 
  232. ^ [1]
  233. ^ Sack SA Health Minister– world's AIDS experts. afrol News. [2006-10-08]. 

外部連結[编辑]

坐标30°S 25°E / 30°S 25°E / -30; 25